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分类:儿童文学

  哈,今天我去找那些送给我姐姐照片的人了,真好玩啊!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我们终于盼到了这热闹的星期二……

  “唉!领导你好!怎么在这里啊?”我偶遇了单位退下来的一位副局长。
  “小伙子,你好,你怎么也在这里啊?”领导没有了从前的威严,平和的让人有点不适应。
  “我家就在青城山啊,一般周末我都要回来的,你是在这里度假吧?”我看见领导夫人拿着菜篮子,“来买菜?”
  “度什么假,都退休半年多了,在这里消夏,青城山不是凉快吗。”领导用这种态度给我们这些科员说话还是第一次。
  “我也是回来凉快凉快的,顺便来街上逛逛。”我习惯性地给领导认真汇报。
  “这样,你去买菜,我要和单位同事聊聊。”这种口气像领导。领导夫人优雅的向我笑笑点点头,拿着菜篮子走进了镇上的菜市场。
  “小伙子,我们到那边茶馆去坐坐。”领导不由分说拉着我走到街对面的茶馆里。
  “年轻人,你快给我说说现在单位的情况,半年多了,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我们这些没有用了,现在才知道什么叫人走茶凉。”领导显得很焦急。堂倌掺上了茶,领导马上递上了茶钱。我一手拦住他,一手忙掏钱,怎么能让领导付钱呢。
  这种川西街边老茶馆已经很少了,现在都是和城里一样的茶楼茶庄茶苑了。只有这老茶馆才是倒好茶就要付钱的,而且一般都是先来的茶客给后来的付线,堂倌还要高喊着谁把谁的茶钱给了。
  “我逢场都要在这里喝喝茶,来来来,收茶钱。”我按住领导的手,把钱递给堂倌,堂倌却没有接,他扫了一眼堂子,只听有个声音:“这里给了。”于是堂倌大声叫道:“某师傅给了!”我也没听清楚是什么师傅,马上转过身去看到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我忙站起来说:“谢了,谢了。”这些都是老茶馆的规矩。
  “果然是你老家,熟人多,我来快一月了,都是自己付茶钱。”领导又感叹了。然后就详细地了解了这半年来单位的种种变化,领导就像桃花源中人听渔人讲外面的朝代更替时的“皆叹惋”。
  “谢谢你啊,小伙子,没有看见你,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我想:你都退了,知道这些有个屁用?但我没有说出来。看着他喝着青城山普通素茶,还很惬意的样子,想想过去,简直有点滑稽。
  “退休了,一点都不习惯,你是我退后见到的单位的第一个同事,人走茶凉啊!”不断的摇头,不断的叹气。“不会的不会的,领导们不是忙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没事,我们可以经常见面啊,周末我回来我们都在这里喝茶,你想知道什么,我就通通告诉你。”渐渐我也适应了这种聊天的氛围了,说话也顺溜了。
  “好好好,太好了,谢谢你哈。”差点就老泪纵横了。
  “走不走啊?”不知什么时候领导夫人提着一篮菜站在了旁边,我忙说,您坐会儿吧。领导也说休息下吧。
  她用扇子扇扇本来就干净的竹椅子坐下,我又说,喝杯茶?她使劲的摇手说,不喝不喝!很坚决,好像谁要强迫她似的,说着拿出自己带的杯子,看来男人的适应能力就比女人强啊。
  “以前没看见过你哈,小伙子,你叫啥?”领导夫人的风范还在。
  “哦,大姐,你怎么会看见过我呢?我叫李伟,在宣传科。”我恭敬地回答。
  “哦,李伟,李伟,我终于想起来了!唉,老了!”领导恍然大悟似的挠了挠头。
  “人家不说你就想起来了,走不走啊?”夫人把脸转过去问。
  “唉,走吧,走吧。李伟啊,下周回来联系我,我们就在这里喝茶,再好好聊聊。”说完,站了起来,把手伸向我,我也赶紧站起来握住领导温暖的手说:“好,王局长,你慢走,下周见。”
  只见领导嘴角动了动,难堪地喃喃道:“我……我姓刘,刘……”   

一个人有一个儿子,这儿子英俊无比。父亲得了病,一天,他把儿子叫到身边,说:“桑得利诺,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我死后,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给你留下的这点家业啊。”父亲死后,儿子并没有努力工作、好好照顾父亲留下的家业,相反,他纵情挥霍,一年不到,就穷困潦倒,流落街头。没办法,他就跑到王宫,请求国王收他做随从。国王见这青年很英俊,就留下他做了仆人。王后看到他后,马上就喜欢上他了,想要他成为自己的贴身侍从。但桑得利诺刚一觉察出王后爱上了他,就想:最好是在国王觉察之前,剪断这根绳子。他提出了辞职,国王问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他说自己有事,就走了。他来到另一个王国,面见国王,请求收留自己做仆人。国王看他长相英俊,当即就答应了,于是桑得利诺进了王宫。这个国王有一个女儿,一见到桑得利诺,立即就疯狂地爱上了他,肆无忌惮。事情变得很严重,桑得利诺不得不请求辞职,免得发生什么灾祸。国王还蒙在鼓里,问他怎么会做出如此决定。他说自己有事,国王也就不好勉强他了。后来,他又到一个王子家中当差,但王子的妻子爱上了他,他也只好离开了那个地方。他又换了五六个主人,每次都是因为有女人爱上了他而让他不得不离开。可怜的小伙子诅咒自己的美貌,竟说宁愿把灵魂送给魔鬼来换得自己的安静人生。他的这句话刚一出口,一位年轻的绅士便出现在他的面前,问他:“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牢骚?”桑得利诺就把自己的经历向他描述了一遍。那位绅士对他说:“听着,我给你这条裤子。但你必须一直穿着,不能脱。我在整七年后再把它取走。在这七年间,你连脸都不能洗,不能剪头发、剃胡子、剪指甲。除此之外,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事事如意了。”说完,年轻绅士就消失了,这时,敲响了午夜的钟声。桑得利诺套上裤子,躺在草地上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他揉了揉眼睛,猛然想起魔鬼对他说的话和裤子的事。他站起身,感到裤子很沉重,他移动了几步,只听钱币叮叮当当响,原来他穿的裤子里装满了金币,越往外掏,里边的钱就越多。他来到一个王国,找到一家旅馆,租了一间最好的房间住了下来。他每天做的事,只是从裤子里往外掏钱,把它们堆成堆。谁替他做了点什么事,他就赏给谁一枚金币,哪个穷人向他伸手,就是一枚金币。因此,他的门前总是排着长队。一天,他对店伙计说:“你是否听说有人要卖宫殿?”店伙计告诉他,正好王宫对面有一处宫殿要买,但因为要价昂贵,没人买。桑得利诺说:“你替我买下它,我会给你佣金的。”店伙计跑前跑后,替他买下了这座宫殿。桑得利诺让人把宫殿全部重新改造了一番,然后又在底层的所有房间里加上铁地面,在门外加了道围墙,他把自己关在宫殿里,整天往外掏着金币。装满一个房间,又去另一个房间,所有的底层房间就这样装满了。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头发和胡子已经长得让人认不出他了。指甲也长得像一把梳理羊毛的梳子,因为脚指甲太长,无法穿进鞋子,他只好穿上了一双修士用的凉鞋。他浑身上下结出了一指厚的泥垢。看上去根本不像个人,倒像只动物。为了让裤子显得于净些,他要不停地在上边涂些白灰和面粉。要知道,这个王国的国王正在与附近的一个国王交战,国王正因无钱支撑战争而感到绝望。一天,他把财政总管喊来。“陛下,有什么新指示。”“我们现在是处在铁砧和锤子之间,处境艰难。”国王说,“我再也没有一文钱好打仗了。”“陛下,住在王宫对面的那位先生钱多得都没地方放了。我可以去向他借用五千万。也许能借到,最糟也只不过碰个壁而已。”财政总管以国王的名义面见桑得利诺,他把桑得利诺热情地赞美了一番,然后,转达了国王让他带来的口信。“请您转告国王,我随时愿意为他效劳,”桑得利诺说,“但有一个交换条件,就是请允许我娶国王的一个女儿为妻,三个女儿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对我都一样。”“我会转达您的意思。”财政总管说。“那么,我在三天之内等候答覆,”桑得利诺说,“过了三天,我的承诺将自动放弃。”当国王听到对方的条件时,说:“这下可麻烦了,我的女儿们看到这个长相像牲畜的男人,谁知道她们会说什么!你至少应该向他要张画像,好让我的女儿们有点心理准备。”“我这就去向他要一张画像。”财政总管说。桑得利诺听到国王的请求后,召来一个画家,让他给自己画了张像,然后交给了国王。国王看到画像上这个牲畜,倒退了一步,大叫:“我的女儿中哪个会对这么一副嘴脸感兴趣呢!”不过,国王还是要试一试,就把大女儿叫了来,向她解释了事情的重要性。但这个女儿马上表现出不满,说:“这样的事就该我去?您认为能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吗?”说完,转身背向父亲,赌气不说话了。国王一屁股坐在他专为不幸的日子准备的一张黑色扶手椅上,一直半死不活地待着。第二天,他又壮了壮胆子,让人把二女儿叫了来,但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女儿来了,国王又把对大女儿讲的话跟她说了一遍,让她明白,她的回答关系到国家的得救。二女儿有点好奇地说:“这样的话,父亲大人,让我看一眼画像吧。”国王把画像递给了她。她接过来瞥了一眼,马上把它甩出老远,就好像手里抓住的是一条蛇。“父王!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会要求女儿跟牲畜结婚,我现在知道您对女儿的慈爱了!”说完,她疯狂地抱怨着,走出了房门。国王自言自语说:“就让我们毁灭吧,这样,我也不必再跟女儿们谈论这桩婚事了。两个大女儿都这样,那个最漂亮的小女儿会说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他瘫倒在黑色扶手椅里,吩咐下人一整天不见任何人。大女儿们看到父亲没来吃饭,也不问父亲是怎么回事。只有小女儿悄悄地溜出去,来到了父亲的房间。她跟父亲撤了一阵子娇后,对父亲说:“您为什么这样忧愁,爸爸?高兴点。离开这把椅子,高兴点,您要是老这样,我也要哭出来了。”小女儿请求国王说出心中的烦恼,逼得他没办法,只好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说了。“哦,这么严重?”姑娘说,“那让我看看他的画像,我们来想个办法。”国王打开一个小匣子,拿出画像,交给了她。佐莎仔细地看了画像的各个细节后,说:“父亲大人,您看,在这又长又乱的头发下,是不是一张英俊的脸?他的皮肤黑兮兮的,这不假,但假如洗一下,肯定与现在大不相同。您看他的手,要是剪掉这些长指甲,该有多漂亮?还有他的脚;也很漂亮呀!而且,其他部位也是这样。父亲大人,您放心吧,我愿意嫁给他。”国王双手抱住佐莎,又是拥抱,又是亲吻。随后他叫来财政总管,派他告诉那位先生,他最小的女儿愿意嫁给他。桑得利诺听到消息,说:“干得好,我们就按事先约好的来办吧。你转告陛下,这五千万金币就归他了,请马上派人来取,同时,带只口袋来为您自己装一袋,以表示我的一点谢意。你告诉国王不必为新娘准备什么,我想自己全包办了。”两个姐姐得知佐莎答应了婚事,都讥讽她,但佐莎毫不理会,任凭她们瞎说。财政总管带人来取金币时,桑得利诺让他们从金币堆中装满了一个巨大的口袋。财政总管说:“得数一下,我觉得这些比事先定好的数目要多。”“没关系,”桑得利诺回答,“多点少点对我无所谓。”随后,桑得利诺派人到城中所有珠宝商的店里.买下了他们最好的东西,什么耳环、项链、手链、胸针、头饰、戒指等,其中一枚戒指上的钻石有榛子大小。他用一个银托盘把这些珠宝都装好,然后派了四个侍从带给新娘做聘礼。国王看到这一切,欢喜不已,佐莎更是不停地试戴着这些珠宝,两个姐姐开始感到了嫉妒,说:“要是他漂亮一点,就好了。”“我觉得只要他是个好人就够了。”佐莎说。这时,桑得利诺派人请来了最好的化妆师、裁缝、鞋匠、婚纱设计师、做帽子的、做饰带的,等等,吩咐他们在十五天之后,把一切准备妥当。十五天里,一切都在赶制着,果然,十五天后,一切都准备好了:有绣花长到膝盖的睡衣,薄得吹口气都能穿过去;有精美的亚麻裙子,裙摆高高地支起;有漂亮的手帕,上面满是刺绣,连擦鼻子的空地方也没有;还有各种颜色的和饰着宝石、绣着金丝银丝的丝绸衣服,红色和深蓝色的天鹅绒外衣。婚礼前夜,桑得利诺让伙计倒满了四浴盆的热水和冷水。水准备好后,他首先跳进那个最热的浴盆里,一直泡得一身脏垢由硬变软,然后又跳进另一个热水盆开始搓身,只见黑泥垢像木屑一样直往下落,要知道他已经七年没洗过澡了!当身上的泥垢搓得差不多了,他又跳进另一盆温热的带香味的水中,往身上擦肥皂,这时,他身上原先那光滑白净的皮肤才又显现出来。接着,他跳进另一个搀着花露香水的大桶里又泡了好一会,最后,冲洗干净全身。“马上把理发师叫进来!”理发师进来,像剪羊毛似的剪掉了他的头发和胡须,然后又用热铁和发油把他的头发烫拳,最后又修剪了他的指甲。第二天早上,当他走下马车来迎接新娘的时候,两个姐姐正在窗前等着那个怪物到来,却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无比英俊的年轻人,“他是谁,一定是那个怪物不想亲自现身而派来的一个伙计。”连佐莎也以为他只是丈夫的一个朋友。她上了马车,来到了丈夫的宫殿后,她问:“新郎在哪里?”桑得利诺拿出那张画像,对她说:“你仔细看看这上边的眼睛,这张嘴,真的认不出他就是我?”佐莎高兴得不知所措,“那你怎么会变成那副模样呢?”“别再追问下去了。”新郎说。两个姐姐看到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就是新郎,嫉妒得要死。在婚宴上她们直盯着佐莎和桑得利诺,好像要用她们的眼睛把他们吃了。两个人悄声说:“我们宁愿把灵魂交给魔鬼,也不愿再看见他们这么幸福。”那天正好是魔鬼跟小伙子说好的七年期限。午夜,魔鬼就要来找桑得利诺索回他的裤子。十一点钟的时候,新郎送别了所有的客人,又告诉身边的人说,自己要单独待一会。等只剩下他和新娘两个人的时候,他对佐莎说:“我的妻,你现在就上床休息吧,我要晚一会才能来。”佐莎心里想着:不知道他脑子里又有什么怪主意。然而她还是在侍女的服侍下,宽衣上床了。桑得利诺把魔鬼的裤子卷成了一包,等着魔鬼的到来。他让所有的仆人都去休息,一个人待着,桑得利诺顿时感到全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午夜的钟声敲响了。整个宫殿震动了一下,桑得利诺看见魔鬼朝他走了过来。他把裤子递了过去,说:“这是您的裤子,现在我还给您。”“现在,我还得把你的灵魂取走。”魔鬼说。桑得利诺哆嗦不止。“但是,因为你替我另找了两个灵魂代替了你的,”魔鬼继续说道,“我就把这两个灵魂取走,至于你,你可以安静地生活了!”第二天早上,桑得利诺安静地躺在新娘的身边睡着觉。这时,国王来了,他向他们打了招呼后,就问佐莎是否知道两个姐姐的下落,她们失踪了。大家一起来到两个姐姐的房间,踪影皆无,但桌子上留下了一个条子:你们该受诅咒!为了你们,我们受到惩罚,被魔鬼带走了。这时,桑得利诺才明白,代替自己被魔鬼带走的,是她们两个的灵魂。

  我第一个找的是卡洛·内利。他是一个门面漂亮的时装店老板,总是穿着最流行的衣服,走起路来老用脚尖,大概因为鞋子太瘦了。内利一见我进了他的店,就对我说:

  卡泰利娜给我穿上了新西装,系上卡洛·内利送我的鲜红的丝领带。卡洛·内利就是照片上写着“老来俏”的那个,我不知道他今天会说些什么。

  “噢!加尼诺,你病好了吗?”

  姐姐们对我进行了一番训话,长得就像守斋时听的祷告那样。内容无非是要好好的,不要干坏事,对客人们要表现出有教养以及类似的话。所有的男孩子都懂得要耐着性子听她们说上一小时,并且要表现出对长者的顺从,其实,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我回答他说好了,接着又一个个地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他送了我一根漂亮的红领带。

  自然,我总是回答“是”。于是,我得到许可,走出我的房间,到下面客厅里转转。

  我谢了谢他,这是我应该做的。既然他开始问我姐姐的事,我认为是时候了,就取出了照片。这张照片背后用钢笔写着:“老来俏,我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一切都准备好了,舞会马上就要开始。多漂亮啊!客厅里灯火辉煌,镜子里反映的灯光更耀眼!到处摆满了盛开的鲜花,到处飘散着诱人的芳香。

  他看了自己的照片(就像画上画的),小胡子气得都竖了起来,嘴张得很大,大得都快要连到耳根了,脸涨得像红辣椒。他对我说:“好哇!是你在跟我搞恶作剧?!”

  但是,最好闻的是摆在餐桌上的奶油巧克力和香草奶油,堆得高高的各式糕点和面包,以及在盘子里不断散发出香味的红、黄色冰淇淋。餐桌上还铺着非常漂亮的绣花台布。悦目的银器和水晶灯也都在闪光。

  我回答他说不是的。这张照片是在我姐姐抽屉里找到的。

  姐姐们打扮得漂亮极了。她们袒胸露臂,穿着白色的衣裙,两颊红红的,眼睛里闪着幸福的光。她们挨个地把客厅、餐厅都检查了一遍,看看东西是不是都放好了,准备迎接客人。

  说完,我就跑了。因为我看见他的脸色让人害怕,再说,我也不愿意听他啰啰唆唆地耽搁时间,我还要去散发其他的照片。

  我到楼上房间里马上写下了这些舞会前的情况。现在,我的头脑很清醒……因为等一会儿,我的日记,我就不能担保是否还能在你的上面写下我的印象。

  接着,我马上跑到皮埃利诺·马西的药店里。

  时间很晚了,但在睡觉前我首先要讲一下舞会的情况。

  他长得多丑啊!可怜的皮埃利诺长着红红的鬈发,脸色蜡黄,脸上还尽是坑坑洼洼的。

  当我从楼上回到客厅时,小姐们已经来了。有些是我认识的,例如像玛内莉、法比娅妮、比切·罗西、卡尔莉妮以及其他人。来宾中还有一个叫梅罗贝·桑蒂妮的干瘦女人,她跳起舞来的动作让人恶心,为此,维基妮娅姐姐还给她起过外号。

  “你好,彼特罗。”我问候他。

  小姐们到得很多,但男士却很少,只到了露伊莎的未婚夫科拉尔托和乐队的人。乐手们都叉着手坐在那儿,等着让他们演奏的信号。钟上的指针指到了九点,于是,乐队开始演奏起波尔卡舞曲,但是小姐们仍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互相交谈着。

  “噢,是加尼诺!家里的人都好吗?”他问我。

  接着,乐队又奏起了马祖卡舞曲,两三个小姐决定先自己跳起来,但没有什么意思,因为这种舞需要男舞伴带着跳。

  “都好,大家也问你好。”

www.4166.com,  这时已经九点半了。

  这时,他从药架子上取下了一只白色的大玻璃瓶,对我说:“你喜欢吃薄荷片吗?”

  我的可怜的姐姐们,老是睁着眼睛望着钟的指针,并不时地转身看着门口。她们凄惨的神情让人怪同情的。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抓了一把五颜六色的薄荷片给我。

  妈妈也很着急。我却趁这时一份接着一份地吞下了四份冰淇淋,而且谁也没有发现。

  确实是这样,男孩子有个可爱的姐姐真是福气,总是能受到小伙子们的注意。

  其实,我心里也是非常后悔的。

  我收起薄荷片,然后取出照片,热情地对他说:“你看看,这是今大早上我在家里找到的。”

  终于在十点钟还差几分的时候,门铃响了。

  “让我看看!”皮埃利诺伸长了手。我不愿无代价地把照片给他,可是,他用力抢了过去,念起照片背面用蓝铅笔写的字:“他想吻我的手,真是笑话!”

  小姐们觉得这铃声比钢琴的乐声还动听。所有的人都舒了一口气,转身朝门口望去,等着她们久盼的男舞伴。我的姐姐们都跑向门口,去迎接男舞伴的到来……

  皮埃利诺的脸马上像纸一样刷白,我甚至以为他会马上晕过去。但是,他没晕倒,却咬牙切齿地说:

  但是,进来的不是男舞伴们,而是卡泰利娜,她把一个信封递给了阿达。露伊莎和维基妮娅围着阿达问:“是谁不能来?”

  “你姐姐这样愚弄一个好人是可耻的,你懂吗?”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既不是信,也不是请帖,而是她们熟悉的一张照片,是一张锁在露伊莎桌子抽屉里很久的照片。

  尽管我已经完全懂了他的话,但他为了让我更明白他的意思,就举起腿来做了一个踢足球的动作。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抓起一把散在柜台上的薄荷片,飞快地跑出药店,到乌戈·贝利尼那儿去了。

  露伊莎的脸红了起来,但她马上就对照片产生了疑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的?”

  乌戈·贝利尼是一个很年轻的律师,快二十三岁了,同他父亲在一个律师事务所里做事。事务所设在维多利亚·埃马努埃莱路十八号。看走路的样子,就知道谁是乌戈了。他走起路来挺胸凸肚,鼻子朝天,可是说起话来声音却很低,好像脸要碰到鞋底似的。

  过了一会儿,门铃又响了……小姐们又重新朝门口望去,期待着她们久等的舞伴。但是像刚才一样,卡泰利娜又递上了一封使姐姐们心里发慌的信。信中夹着另一张前天我送出去的照片。

  他确实长得很滑稽,我姐姐说的是有道理的。我向他打招呼,心里有点不忍,因为他是个一本正经的人。

  ***************

  我进了门,对他说:“请问,乌戈·贝利尼在这儿吗?”

  五分钟后,门铃又响了,又是一张照片。

  他回答我说:“你找他干吗?”

  姐姐们的脸涨得通红。这时,我使劲地让自己别去想这些不愉快的事,因为事情是由我造成的。我低着头拼命吃夹肉面包,来掩饰自己的不安。我非常懊悔自己所干的事,恨不得钻到什么地方去,只要不看见姐姐们就行。

  “这里有一张他的照片。”

  最后乌戈·法比尼和埃乌杰尼奥·廷蒂来了,他们显得很高兴。我可知道他们为什么高兴!我记得姐姐在法比尼的照片后面写着“多么可爱的小伙子!”,在廷蒂的照片后面写着“漂亮,世界上少有的,漂亮极了!”

  我把照片递给他,照片背面写着:“像个老头,多滑稽啊!”

  但是,舞会上连同跳舞时蠢得像狗熊一样的科拉尔托,一共也只有三个男舞伴。三个人怎么能满足二十多位小姐跳舞呢?

  乌戈·贝利尼接过照片,我回头就跑。这么一来效果更强烈,因为当我下楼梯时,就听见了他可怕的吼声:“没教养的!多管闲事!粗鲁!”

  乐队奏起了四步舞曲,但是跳这种舞必须有男舞伴才行。这样,舞会就显得更加冷冷清清,大家都很扫兴。

  啊!要是把今天上午的事都写上的话,那么今天晚上觉都睡不成了!

  只有怀着恶意的人,这时才会因为舞会的失败而幸灾乐祸,而我的姐姐们却可怜得几乎要哭了。

  那些小伙子,当他们看到照片背后的字时,脸色多难看啊!看到他们的种种怪样子,我都要笑破肚皮了。

  不过,饮料倒很好喝。尽管我为破坏了舞会而心事重重,仅仅喝了三四种饮料,但我要说,最好喝的是马莱纳,利贝斯也不错。

  然而,最可笑的是基诺·维阿尼,当我递给他背面写着“一脸驴相”的照片时,他的样子真叫人可怜。他流着眼泪,有气无力地说:“我完了!”

  正当我在客厅里逛来逛去的时候,我听见露伊莎小声对科拉尔托说:“我的上帝,要是知道是谁捣的鬼,我可饶不了他!……这个玩笑开得太荒唐了,明天肯定要传得满城风雨,谁能受得了啊!唉,要是我知道谁捣的鬼就好了……”

  他说得不对,因为,如果他真的完了,那他就不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嘟囔那么一大堆废话了。

  这时,科拉尔托走到我面前,眼睛盯着我,对我姐姐说:“可能加尼诺能告诉我们是谁捣的鬼,不是吗?加尼诺?”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回答着,但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什么意思?是谁把露伊莎房间里的照片拿出去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噢,可能是小猫毛利诺干的……”

  “什么?是猫干的?”姐姐怒视着我。

  “是的。上星期我拿了两三张照片让它叼着玩,可能是它把照片叼到外面,丢到马路上了……”

  “好哇,原来是你干的!”露伊莎吼着,她的脸红得像烧红的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露伊莎凶得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我害怕极了,急忙在衣袋里塞满了杏仁饼,躲回了我的房间里。

  当客人走时,我已经脱衣服睡觉了。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上一篇:捣蛋鬼日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哈,今天我去找那些送给我姐姐照片的人了,真好玩啊!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我们终于盼到了这热闹的星期二…… “唉!领导你好!怎么在这里啊?”我
  • 天空中的大象,非洲历险
    天空中的大象,非洲历险
    黎明时分,装载着野兽的大笼车已经跑在通往海港的公路上。哈尔随车前去监督装船的事情。 黎明时分,装载着野兽的大笼车已经跑在通往海港的公路上。
  • 非洲历险,哈尔罗杰历险记8
    非洲历险,哈尔罗杰历险记8
    哈尔在历数这些天碰到的麻烦。其他时候他通常都是在数自己走的好运,而现在他数的是麻烦,第一是他爸受伤;第二是抓野兽的责任因此而落到他的肩上
  • 乔罗失踪之谜,小豹子的早餐
    乔罗失踪之谜,小豹子的早餐
    正当他们要离去时,一个手电筒的光照到了两头小豹子身上,它们刚从猴面包树洞中钻出来,要找妈妈。它们就像长得太大的小猫咪,不断“喵喵”地叫着
  • 捣蛋鬼之死,捣蛋鬼日记
    捣蛋鬼之死,捣蛋鬼日记
    他在姐姐的婚礼上把炮仗拴在了姐夫的扣眼上;他在客厅里表演魔术,差点儿射瞎了客人的眼睛;他在家里玩钓鱼,却钓下了一个老人的牙齿;他在火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