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楚海童话选,绑架之谜
分类:儿童文学

第一章  

吕丽是外企的高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是全国各地的跑,有的时候一个月也见不到人影。他的老公已经习惯了,各过各的,也自得其乐。可是,这却苦了她的儿子小乐。

www.4166.com 1 一天上午,天空上流动着几块灰不溜秋的云彩,一会儿整齐,一会儿分散,后来,云彩越聚越大,转眼就把天遮严了,像屋子拉上了窗帘,一切暗淡下来。正在上班的张英,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一看,是135开头的电话,按了接听键,传来的是她儿子肖荣的声音:“妈妈,我被人绑架了!”张英问这是谁的电话?
  “是绑架我的叔叔的电话。”肖荣说:“妈妈你要拿钱救我啊!”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当时,张英以为是肖荣的爸爸肖强打了他,他在故意撒谎,便没有放在心上。
  3个小时后,张英再次接到电话,儿子肖荣在电话中带着哭腔说:“妈妈,我真的被人绑架了,绑架我的有四个人,现在被蒙住双眼放在床底下,你快来救我啊!”
  张英听到心里好似有一条蜈蚣,百爪抓心,一下子慌了。她赶紧给肖荣的爸爸肖强打电话,说儿子肖荣被绑架了,问135开头的号码是谁的?肖强也是一头雾水,毫不知情,并指责她是怎么带的儿子……
  这时,135开头的手机号码又发来短信,“要想救你的孩子,拿两万元现金来换,否则你的孩子不保了!”张英急得哭了,儿子是她身上掉下的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得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回短信:“请你不要害我儿子,我一定准备好钱,求求你给我半天时间。”
  接着张英和肖强商量报了警,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迅速派了三名警察前来找到张英了解情况,分析研究如何解决这绑架事件。此时,135开头的手机号码又发来多条短信,让张英将钱放在火车站好吃街的指定地方,同时还发来一张肖荣的照片,他的嘴巴被一块白色的布塞住。
  不过,民警仔细分析发现,每次对方与张英联系,都是使用的一个135开头的成都移动号码,这是一个虚拟号码;同时,肖荣说的话中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一会儿说在火车站,一会又说被带到好吃街了。还有135开头的号码发来的短信中,一会是第一人称,一会又是第三人称。
  警察尽管感觉疑窦丛生,但这事关人命,不敢怠慢,一边让张英通过电话与肖荣积极联系,争取时间,想办法引“绑匪”现身,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侦查肖荣的下落。最终发现肖荣藏身于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旅馆内,警察随即按图索骥找到了肖荣,把他带了回来。
  这起“绑架案”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肖荣离家出走后,自编自导自演的这场“被绑架”的一场戏!
  肖荣六岁以前,长得很乖,聪明活泼,逗人喜爱。可就在六岁那年,张英嫌肖强老实,是个泥水匠,只晓得砌砖修房挣钱少,同他离了婚,肖荣跟随张英生活。不久张英再婚,继父有自己的儿子,对肖荣没有丝毫爱心,有时还动手打他。张英也没有时间关心他爱护他,更没有经常教育他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和不三不四的同学在一起,养成了一些坏习惯,贪玩好耍,还有时悄悄拿别人的东西,慢慢的年纪大了就涉及到钱方面的事,读五年级时偷过家里两次钱去上网,遭继父暴打,打得遍体鳞伤。张英每天上班总是提心吊胆的,深怕他出去闯祸干坏事。
  肖荣年龄大了,进入小学六年级,张英已经管不到他,也不知道怎么管他。事发前几天,她叫肖荣到他亲生父亲肖强那里住几天。为了教育他,肖强把他带到了建筑工地,让他协助铲沙子和灰浆,做起来既累又辛苦,肖荣坚持了三天,实在受不了了,找个借口跑了出来。
  肖荣跑进网吧想玩游戏,可身上没有钱,进去了又出来。他想到同学有手机玩游戏,真是太好太过瘾了。为了弄到钱,他又不敢再偷盗家里的钱,便想到用被绑架的办法。他向同学借了手机,自己导演了“被绑架”这一场戏……
  肖荣走上歪路,这是谁的过?是父母的离异?是教育的缺失?是……

                             巧妙的救人

  小力克神秘地失踪了。  

小乐今年13岁了,是一名初一的学生。小学的时候,因为妈妈工作忙,都是爸爸接送上下学,每次家长会也都是爸爸参加,妈妈也极少给小乐生活上的照顾,小乐的生活里缺少了妈妈的陪伴。

                                          文/朱成龙

  在他失踪一天以后,爸爸妈妈给警察快局打了报警电话。  

现在上了初中,爸爸就让小乐自己上下学,爸爸总是说,男孩子嘛,要早点独立。

  “啊!啊!不一,救我!”关侍雅在手机里冲孙不一大声呼救,此刻她正被一个凶悍的绑匪A摁在桌上强暴!

  一个小时后,警察光临小力克的家。  

可是就在小乐自己上学没几天,几场莫名的绑架扰乱了爸爸妈妈的心。

  孙不一接到好友关侍雅的求救电话后整个人呆了,忽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机掉的老远。

  “你儿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警探开始盘问小力克的父母。  

一天晚上,正在出差的吕丽,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拿起一看,一条短信让她惊呆了:你儿子被我们绑架了,明天准备好十万元,否则我们撕票。开始吕丽以为是发错了,赶紧打电话给她丈夫,战战兢兢地说:“老公,我收到短信,说儿子被绑架了,现在儿子在家吗?”他老公一惊,恐慌地说:“糟了,这事有可能是真的,小乐现在还没回来。”吕丽一听,呆立了良久,突然哭出来声,她抽泣着说:“老公,你先别报警,赶快准备好十万块钱,我现在买飞机票回去,我的小乐啊!”说着说着,已泣不成声。

  孙不一是关侍雅最好的朋友,关侍雅将其手机中孙不一号码的昵称改为老公,有趣的是,她把前夫号码的昵称改为小三。

  “今天上午。”爸爸回答。  

等吕丽赶回家时,已经凌晨一点了,小乐还没回家,吕丽的心像被刀扎了一样疼。她扑到老公的怀里,喃喃自语地说:“都是我不好,每天只知道工作,没有给小乐充分的母爱,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老公不停地说:“别难过,放宽心,他们就是为了钱,给了他们,小乐就没事了。”

  孙不一与关侍雅柤识于自己的“品优跆拳道馆”,那日,关侍雅将六岁的儿子关爱可送去学拳,刚一见面,两个成年人互为对方的气质与才气所吸引,暗地互为爱慕,可谁也没说出口。

  “在他失踪以前,他有没有说要到哪去?”警探又问。  

这一宿,他们无眠。

  三年后,调皮的关爱可每日不时的冲关侍雅比划着拳脚,对于儿子有板有眼的动作,关侍雅看在眼里,仿佛那就是自己梦中情人孙不一的影子,遂不止一次冲上去抱住关爱可,口中却喃喃自语:“不一,不一。”

  “没有。”妈妈摇了摇头,又说,“不过,他今天一直呆在家里。”  

第二天,天刚亮,小乐却奇迹般地回来了,吕丽喜极而泣,一把搂住了儿子,哭着说:“小乐,没事吧?他们没有为难你吧?你是怎么回来的?”

  关爱可则调皮的推开关侍雅:“我不是不一,我是他的徒弟,您的宝贝儿子。”

  “一直呆在家里?”警探觉得奇怪。  

小乐依在妈妈的怀里,体会到久违的温暖,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抽抽搭搭地说:“昨天放学时,我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窜出两个人,在我头上套上了布袋,还打了我两下,然后把我藏在学校附近的房子了。我是趁他们睡觉的时候,偷偷地溜出来的。”

  每次关侍雅都脸红心跳的暗地里小鹿乱撞。而孙不一对关侍雅也是相当倾心与爱慕,可是面对面时却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是的。”爸爸肯定地点头。  

吕丽听说小乐遭受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心疼地摸着小乐的脑袋说:“儿子,妈妈这几天请假在家陪你上下学,你可不能出半点闪失啊!”

  关侍雅作为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强人,数年经营酒店生意,生意渐好规模渐大,直到今年关侍雅已坐拥四家连锁酒店,身价上千万。

  “你能肯定?”警探说。  

小乐一听,眼里闪过一道亮光,还有泪珠的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

  关侍雅有钱,有个喜欢赌博的有心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设计绑架了她年仅八岁的儿子。

  “完全肯定。”爸爸的口气绝对肯定。  

这几天吕丽请了假,专门在家照顾小乐,家里一下子热气腾腾的。早上给小乐做了早餐,吃完后,再送他上学。晚上在校门口等着小乐一起回家。回家后,又陪着孩子聊天,学习,看书……小乐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样幸福过。

  绑匪A打电话给关侍雅:“你儿子在我手上,识相的赶紧带着一百万过来赎人,不准报警!”

  “今天上午,我们一直让他呆在家里写作业,没有让他出去过。”妈妈补充。  

可是两个星期后,吕丽的年假休完了,单位几次三番地打电话,说上海成立了分公司,让她去上海协助处理公司业务。吕丽很无奈,想着那几个绑匪也不敢再轻易动小乐,就瞒着小乐,去了上海。

  “妈妈!妈妈!”听筒里传来关爱可的哭喊声。

  “那么在这之前,你儿子有没有过离家出走的迹象?”  

晚上,小乐放了学,看着今天来接他的是爸爸,心中不悦,已经猜出妈妈又忙去了。但是他啥也没说,回家后,饭也没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焦急的关侍雅辗转多种渠道于两小时内凑了八十万赎金,而后关侍雅赶往交付地点,亲手将钱交由绑匪A,绑匪B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关侍雅的脖子上。

  “离家出走?没有。”爸爸妈妈同时摇头。  

以后的两个星期,吕丽比以前更忙了,基本上回家也是很晚,第二天又匆忙上班了,周末有时也要加班,家里一下子后冷清了许多,小乐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美女,我们要的是一百万!一百万!”绑匪B一巴掌狠狠抽在关侍雅脸上。

  警探沉思,过了一会,他跟另外几个警察低声议论起来。  

距离上次绑架事件一个月后,正在上海工作的吕丽,又一次接到了绑匪的短信:上次让你儿子跑了,这次他又捞到我们手上了,明天准备二十万,否则,等着收尸吧!”

  绑匪A假意捉住了绑匪B打人的手,看向关侍雅:“是不是想我们放了你儿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爸爸忐忑不安地问。  

吕丽万万没想到,平静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可怜的小乐又被绑匪抓了去,她疯了似的拨通了老公的电话:“接到小乐了吗?小乐在家吗?我又接到绑匪的短信了。”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关侍雅拼命点头。

  “是这样的,我们怀疑你的儿子被人绑架了!”警探回答。  

小乐爸爸一时慌了神:“今天我们单位有事,我让小乐自己回家,怎么会……”“都怨我,都怨我。”

  绑匪A放了关爱可,关侍雅催儿子快点回家,并以性命威胁,关爱可哭着跑了出去。

  “绑架?!”一向认为这种只有发生在有钱人家的事的爸爸妈妈异口同声叫起来。  

又是凌晨一点,吕丽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她身心疲惫,心里想不通:这些绑匪怎么总对小乐下手啊!

  随后绑匪A一把扯下了关侍雅单薄的衣服并将之撕成布条,绑匪B神色痴迷的看着关侍雅身前的两个坚挺的尤物,又抬头看了眼关侍雅漂亮的脸颊和慌张的眼神。

  “是的,最近城里出现了一伙犯罪份子,专门绑架小孩。你们的儿子极有可能被他们绑架了。”警探神色郑重地说。  

第二天,吕丽收到绑匪的短信,让她把钱放在学校附近的一个旧仓库里,回家就能看到小乐,并要求不能报警。吕丽和丈夫将信将疑地到了学校,果然在附近发现一个旧仓库,放下钱后,就急匆匆地往家跑。

  ……

  “这怎么可能?小力克一直在家里,难道坏蛋会到家里绑架?”妈妈不信。  

刚回到家,小乐已经回来了,问他发生的事情,他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吕丽想:就当花钱免灾了,孩子没事就好。但是,小乐的爸爸心生怒火,骂道:“我们招谁惹谁了,他妈的!我一定要出这口气!”

  “啊!啊!不一,救我!”关侍雅在手机里冲孙不一大声呼救,此刻她正被凶悍的绑匪A摁在桌上强暴!

  “可能你们的儿子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到外边玩了。”警探推测。  

于是他抓起电话就报警了。公安人员问他:是什么人绑架你儿子的?他不知道,小乐也说不清。最后只提供了几条短信,公安人员无从着手,这件事就变成了悬案。更巧的是,几天后,绑匪要去的那些钱竟然出现在了自己家的车里,真是邪了门。

  “侍雅,你在哪里?”孙不一焦急道。

  爸爸妈妈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有了两次的绑架经历,吕丽的心再也无法放在工作上了,她向领导提出申请,调回了本市工作,虽然工资少了很多,但是她再也经不起孩子被绑架的事情了,如果孩子出了事,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我……在……”关侍雅喘着粗气。

  “可是我们家并不富裕呀!”爸爸说。他认定犯罪份子有眼无珠。  

吕丽担负起了接送孩子的重任,每天按时上下班,接送孩子,偶尔单位走不开,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老公把孩子接回家。平静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吕丽的心稍稍放了下,似乎这场绑架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绑匪A抢过电话:“哦,记得带二十万过来换人,不准报警!”

  “或许犯罪份子绑架他不是为了钱,而是有其它原因。”警探这么说,“不过,这些只是我们的推测,还得有待证实。”  

突然有一天,吕丽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说是绑架案件有了新线索。吕丽来到公安局,在问询室里,公安人员问她:“你和你儿子的关系如何?”吕丽想了想说:“很好啊,我儿子很懂事,以前我工作忙,他都很自立,不用我操心。”公安人员疑惑地看了看吕丽说:“不对吧,经过我们调查,你儿子的两次绑架事件,都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你家楼下的监控录像显示,是你儿子把那二十万放在了你家车里。”

  孙不一一想这关侍雅肯定是被绑架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一个开道馆的到什么地方弄这么多钱。

  “怎么证实?”妈妈问。  

吕丽想起来了,发现二十万的前一天,儿子还真的要了车钥匙,说是取学习资料,难道……,吕丽不敢往下想。不一会儿,老公和儿子也赶到了,小乐看到公安人员的证据,惭愧地低下了头,公安人员讯问小乐:“你为什么要自己绑架自己?”

  孙不一取出了自己卡中仅有的十万块钱,将之装在一黑色手提包内,而后骑车火速赶往绑架地点,七转八拐之后,孙不一敲响了绑匪的房门。

 “你们儿子要是真的被人绑架了,犯罪份子一定会给你们打电话,威胁你们去做 什么事。到时候就可以证明他是不是被绑架了。”警探这么说。  

小乐的答案让在场的人潸然泪下:我妈妈太忙了,没有时间陪我,我做梦都想让妈妈多陪陪我,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个主意。我不是为了钱,我只想告诉妈妈,我需要母爱,有钱没钱都不重要,我只要妈妈在身边……

  绑匪B提上裤子开门,并接过孙不一的手提包,同时,孙不一进屋。

  爸爸妈妈提心吊胆地看了电话一眼。

  孙不一看到自己爱慕的人正双手被反绑着紧并着双腿独自哭泣。

 

  “侍雅,侍雅,我是不一啊。”孙不一快步走向关侍雅,关侍雅满眼是泪的看着孙不一,仿佛见了陌生人一样,只是傻傻看着,一句话不说!

 

  “小子,你干什么?”绑匪B将匕首抵向了关侍雅的脖子,一道明显的血痕

第二章  

落了下来。

  星期天上午,小力克被爸爸妈妈关在房间里写作业,小力克最讨厌作作业了,他常想如果自己当了教育部长,就把这些对学生有害无益的作业撒消掉。  

  孙不一小声对绑匪B说:“我刚才给A的手提包里有二十万块钱,你不怕那人独吞么?”

  “唉,真没劲!”小力克说着把写作业的本子搁在一边,他想到外边玩,可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看着他,没辙!  

  此刻绑匪A还在一张一张数着手提包的现金和之前的八十万巨款,绑匪B看了一眼绑匪A那无比贪婪的眼神,瞬间手中的匕首从关侍雅身上撤了下来,而后起身直逼绑匪A,直接一个利索的身后割喉了结了绑匪A,同时将两个包提在左手,而后就要走出门口。

  他钻到床底下,想找些什么好玩的东西,终于被他找到了一只大箱子,小力克打开箱子一看,唷,里边有小汽车、小皮球、火车头、电动飞机、还有……都是他小时候的玩具。  

  孙不一眼疾手快一脚踢飞绑匪B的匕首,左右飞腿连击,瞬间绑匪B痛苦倒地。

  忽然,小力克发现在箱子的一个角落里有一瓶药。  

  孙不一揭开两名绑匪的口罩,关侍雅惊呼:“老公(前夫)!”

  “哪来的药?”小力克心说。他记不起这瓶药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了。  

  而后孙不一调出了自己手机上用软件透过关侍雅手机摄像头录下的绑匪作案全过程视频,并将身上的微型摄像头取了下来。

  他拿起药瓶看了看,上边写着“隐身药”三个字。  

  孙不一抱着关侍雅走向门口,忽而,八岁的关爱可带着警察走了过来……

  “隐身药?是童话吧。”小力克撇撇嘴,不信。  

  再细仔一看,只见“隐身药”三个字下边还有一行小字,是这样写的:  

  本产品每次只能服一片,药效持续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凡是服用了本产品的人,能在一个小时里隐身。  

  “试试看,没准是真的!”小力克眼睛一亮。  

  他拨开瓶塞,取出一片药,吞进肚子里,过了大半天,小力克觉得自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什么隐身药?骗人的!”他随手把那瓶药扔掉了。  

  这时,外边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力克,作业写好了没有?”  

  “糟糕,妈妈要来检查作业了!”小力克吐了吐舌头,要知道,他的作业还没写呢!  

  他赶紧回到写字台旁边的座位上,刚要动手写作业,这时,妈妈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完了!”小力克想。  

  “小力克,你躲到哪去了?快出来吧!”妈妈打量着屋子,却没见到小力克的影子,她认定儿子在跟她抓迷藏。  

  “我不是在这吗?”小力克觉得奇怪。  

  “咦,这孩子跑哪去了?”妈妈自言自语。  

  “对了,一定是隐身药的作用,隐身药真的能隐身!”当小力克反应过来时,他兴奋了。www.4166.com,  

  为了试了试自己是不是真的隐身了,小力克故意走到妈妈跟前,妈妈果然没看见他!  

  “我真的隐身了!”小力克激动地想。  

  小力克决定到外边玩个痛快,于是,他悄悄地从家里出来。

 

 

第三章  

  小力克走出家门不久,就看见两个大男孩拦住了一个女孩的去路,小力克认出那个女孩是他的同班同学张小璐。  

  “你们要干吗?”张小璐倒退了一步,问。  

  “大哥这几天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借点钱花花!”一个眼珠比较小的男孩厚颜无耻地说。  

  “我身上没带钱。”张小璐回答。  

  “我们打听过了,你家里有的是钱,你会没钱?你骗得了谁呀!”另一个面孔特别长的男孩冷笑一声。  

  “我真的没带钱!”张小璐说。  

  “快把钱交出来,要不,你今天就别想回家了!”小眼珠使用威胁的口气说。  

  “你……你们这是拦路抢劫!”张小璐生气了。  

  “对啦,咱们哥儿俩就是拦路抢劫,你识相的就把钱交出来,要不,就别想活命!”长脸大声说。  

  “就算我身上带了钱,也不会把它交给你们这两个坏蛋!”张小璐大声说。别看她是个女孩子,关键里刻可一点也不含糊。  

  “好样的。”小力克佩服张小璐的胆量。本来他挺瞧不起女孩子的,现在他的看法改变了,他发觉女孩子一点也不比男孩差。  

  “啪!”长脸狠狠地打了张小璐一记耳光。  

  “交不交出来!”长脸大声质问。  

  “不交!”张小璐不甘示弱。  

  “岂有此理!”长脸大怒。  

  “别跟她罗嗦,先搜她的书包再说!”小眼珠说。  

  长脸一把抢过张小璐的书包,搜了起来。  

  “这两个家伙真坏!得教训教训他们!”小力克心想。  

  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长脸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长脸冷不防被踢倒在地上,他回头一看,没人?!顿时愣住了。  

  “刚才是谁踢我?”长脸问小眼珠。  

  “不知道。”小眼珠摇头。  

  “是谁?快出来!”长脸喝道。  

  “是我!”小力克冲着长脸大声说。  

  他伸手狠狠地拧住长脸的耳朵,长脸疼得直咧嘴!  

  “有鬼!”小眼珠听到小力克的声音以后,一个念头闯进他的脑海里。  

  小力克跟着也在小眼珠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妈呀──”毛骨悚然的小眼珠吓得拨腿就跑。  

  长脸以百米赛跑的速度步小眼珠后尘。  

  小力克笑得死去活来。  

  “你是谁?”张小璐听到小力克的声音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是我,小力克!”小力克告诉她。  

  “你在哪儿?”张小璐又问。  

  “我就在你身边。”小力克回答。  

  “你就在我身边?我怎么看不见你?”张小璐不解。  

  “那是因为我吃了隐身药。”  

  “隐身药?是什么东西呀?”  

  小力克就把自己怎样找到隐身药的经过告诉张小璐。  

  “真有这种东西?”张小璐说。  

  “那当然。”小力克肯定,“我就是证明。”  

  “真好玩!”张小璐羡慕地说,“对了,谢谢你刚才帮我!”  

  “别客气!”小力克笑了。  

  “我该回去了,再见!”  

  “再见!”  

  小力克目送着张小璐向远处走去。  

  就在这时,一辆小轿车在张小璐身边停了下来,车门开了,跟着从车上下来几个大人,其中一人抓住了张小璐,另外两个人用绳子把张小璐五花大绑。  

  “救……”张小璐刚想大声呼救,一个人用布块堵住了她的嘴。  

  张小璐拼命挣扎,结果还是被那几个人推进了车里。  

  小轿车一溜烟跑了。  

 

第四章  

  “不好,张小璐被人绑架了!”一个念头迅速地闯进了小力克的脑海里。  

  他顾不上细想,拨腿朝小轿车追了上去,大概是因为小力克服了隐身药的缘故,他居然跑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小轿车。  

  小轿车里的人一点也没发觉有人在后边追赶。  

  不知过了多久,小轿车停在一座屋子门口。  

  张小璐被押下了轿车。  

  小力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冲上去救张小璐,但他转念一想,决定先看看绑架张小璐的人是谁,再设法救人。  

  几个人押着张小璐走进了屋子里。  

  小力克跟在这伙人后边,谁也没有瞧见他。  

  没多久,小力克就看见屋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这家伙穿着西装,系着一条灰色的领带,样子很是神气。  

  小力克对灰带领挺反感。  

  “她就是那个有钱人的女儿?”灰领带朝张小璐看了一眼。  

  “没错,就是她。”一个头上戴着鸭舌帽的坏蛋说。他是负责绑架张小璐的人之一。  

  “富翁的女儿起码也值十万块钱。”灰领带眉飞色舞。  

  小力克已经清楚这是一个专门绑架孩子的犯罪团伙。  

  灰领带拿起了电话。  

  “这家伙准是想给张小璐的爸爸妈妈打电话,跟他们要赎金。”小力克猜测。他经常从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场面。  

  小力克决定抓弄灰领带一下,他一眼督见一把放桌子上的剪刀,灵机一动,拿起剪刀剪断了电话线。  

  当绑匪们看到桌子上的剪刀突然飞起来时,都吓得目瞪口呆。  

  “这……这屋子有鬼!”鸭舌帽头一个反应过来。  

  其他的绑匪纷纷拨腿就跑。  

  “站住!”灰领带喝道。  

  没人听他的。  

  灰领带火了,他拨出手枪,朝屋顶开了一枪,吓得面如土色的绑匪们,又重新回到灰领带麾下。  

  “准是有人在作怪!”灰领带用怀疑的目光把屋子打量了一遍,大声说,“是谁?快出来!”  

  “别怕,我是小力克,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小力克趴在张小璐耳边低声说。  

  张小璐点点头。  

  灰领带立刻注意到张小璐的举止。  

  “你知道是谁在作怪?”灰领带说着从张小璐嘴里取出布块。  

  “不知道!”张小璐大声说。  

  “那你干吗点头?快说实话!”灰领带质问。  

  张小璐索性不说话。  

  灰领带大怒,他打了张小璐一巴掌。  

  小力克一头撞在灰领带背上,灰领带差点儿摔倒。  

  “难道真的有鬼?”灰领带心虚了。  

  他瞄准空气开枪。  

  小力克一直站在灰领带身后,所以灰领带一枪也没打中他。  

  “怪事?”灰领带自言自语。  

  小力克觉得好玩,他抓住了灰领带的右腿,使劲儿一扯,扑嗵一声,灰领带摔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绑匪们看见灰领带身旁站着一个正在哈哈大笑的男孩,正是小力克。  

  “小力克,你……你……”张小璐惊叫起来。  

  “怎么啦?”小力克不明白张小璐怎么也大惊小怪起来。  

  “我……我看见你了!”张小璐告诉小力克。  

  小力克这才知道时间一过,隐身药的药效已经消失了。  

  “糟了!”小力克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  

  他刚想拨腿往外跑,可是,灰领带一挥手,两名大汉立刻朝小力克扑上去,用绳子把他捆住了。  

  “原来是你这小子在搞鬼。”灰领带把小力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你到底是谁?”  

  “我偏不告诉你!”小力克哼了一声。  

  “你会魔法?”灰领带问。  

  “是呀,你最好把我们放了,要不,呆会我变只老虎把你们吃了!”小力克说。  

  “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灰领带打了小力克一记耳光,“说不说?”  

  小力克不理他。  

  “先把他们俩关起来!”灰领带对鸭舌帽说。  

  “是。”鸭舌帽应道。  

  小力克和张小璐被关进一间又脏又臭的房子里。  

 

第五章  

  夜幕降临,夜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月亮被厚厚的云朵遮住了,只散发出一点淡淡的光芒。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映在小力克和张小璐身上。  

  “都是我不好,把你给连累了。”张小璐内疚地说。  

  “这怎么能怪你呀?”小力克说,“都是那帮坏蛋不好!”  

  “我爸爸妈妈现在一定很担心我。”张小璐叹气。  

  小力克也开始想念爸爸妈妈了。  

  “不行,咱们不能呆在这儿等死,得想个办法逃出去!”小力克这么说。  

  “可是怎么逃出去呢?”张小璐问。  

  “有了,我先把捆在你身上的绳子咬断,然后你再帮我解开绳子。”小力克的脑子转得挺快。  

  张小璐同意。  

  小力克使用牙齿跟张小璐身上的绳子博斗。  

  “行了。”小力克小声说。他的牙齿战胜了绳子。  

  张小璐摆脱了绳子的束缚。  

  她解开了小力克身上的绳子。  

  “快走!”小力克说着轻轻推开房门。  

  他俩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子。  

  外边一片漆黑,张小璐一不小心,不知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当的一声响。  

  “准是那两个小家伙逃跑了,快去抓住他们!”从对面的屋子里传出了灰领带的声音。  

  绑匪们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小力克和张小璐拨腿就跑。  

  但是,绑匪们跟小力克和张小璐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你往哪边跑!”小力克指着一个方向对张小璐说。  

  “那你呢?”张小璐问。  

  “我去引开他们。”小力克说回答。“呆会再去找你。”  

  “不行,你这么做太危险了!”张小璐反对。  

  “没事。”小力克说,“要是我没去找你,那就证明我给他们抓住了,你就到我家去跟我爸爸妈妈说一声。”  

  “可是……”  

  “别犹豫了,要不,呆会咱们一块被抓住了更倒霉。”  

  张小璐点点头,转向朝小力克指的方向跑去。  

  小力克向西边跑去。  

  “站住!”小力克身后响起灰领带的声音,“再不站住我可要开枪了!”  

  小力克心头一横,使劲往前跑。  

  但是,灰领带和手下很快就赶上了他。  

  小力克再一次落入绑匪手里。  

  小力克的父母在家里等了一天一夜,始终没有儿子的消息,他俩急坏了。  

  正在这时,张小璐闯了进来。  

  “你是小力克的同学?”妈妈认出了张小璐。张小璐以前到过小力克家。  

  “不……好了!”张小璐上气接不着下气。  

  “到底出了什么事?”警探忙问。  

  “小力克被坏蛋抓住了!”张小璐说。  

  “坏蛋在哪?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问。  

  张小璐把经过说了一遍。  

  “你马上带我们去!”警探说。  

  张小璐点头答应,她忽然想起隐身药,她征求小力克的爸爸妈妈同意以后,跑进小力克的房间里找到了那瓶隐身药。  

  “把它带在身上,没准用得着。”张小璐心想。  

  她把隐身药放进口袋里。  

  在张小璐的带领下,爸爸妈妈和十几个警察一起前去拯救小力克。  

 

第六章  

  小力克被绑匪们押回了屋子里。  

  “臭小子,竟敢逃跑!不想活了!”灰领带打了小力克几记耳光。  

  小力克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难受极了,但他始终一声不吭。  

  “你们家住在哪?电话号码是多少?”灰领带大声问。他在打小力克家的主意了。  

  小力克狠狠地瞪着灰领带,一句话也没说。  

  “臭小子,你倒挺有骨气!”灰领带一脚把小力克踢倒在地。  

  “老大,那个小丫头跑了,没准会去报案,咱们还是赶快撒吧!”鸭舌帽提醒灰领带。  

  “没错,咱们马上就走。”灰领带点头。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来报告:“老大,有人想跟买个男孩传宗接代,问咱们有没有货?”  

  “那人靠不靠得住?”灰领带谨慎地问。  

  “那家伙是个乡巴佬,绝对靠得住。”墨镜一脸肯定。  

  “好极了,咱们的手头上刚好有货,正好卖给他。”灰领带说,“叫他进来吧。”  

  “是。”墨镜走出屋子。  

  “这家伙不但绑架小孩,还贩卖人口,真够坏的!”小力克心说。  

  不一会儿,就见墨镜带着一个小个子进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灰领带和小个子终于谈妥了价钱。  

  “从现在起,你就是他的儿子。”灰领带指着小个子对小力克说,“快叫爸爸。”  

  “你才是他儿子呢!”小力克瞪了灰领带一眼。  

  “叫不叫?”灰领带用手狠狠地捏着小力克的脸蛋。  

  “打死我也不叫!”小力克大声说。  

  “老大,不……不好了!”一名绑匪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什么事?”灰领带瞪着眼睛问。  

  “警……警察已经包围了咱们这座屋子!”绑匪边说边喘大气。  

  绑匪们都慌了。  

  “有人质在咱们手上,你们慌什么?”灰领带说着看了小力克一眼。  

  “屋子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弃械投降吧!”屋外响起了警察的声音。  

  灰领带把小力克押到门口,然后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  

  “谁敢过来我就毙了他!”灰领带喝道。  

  “小力克!”爸爸妈妈同时惊叫起来。  

  “爸爸妈妈!”小力克叫道。  

  小力克的父母想要冲上前去,却被警察拦住了去路。  

  “你去把车开过来,咱们立刻就走。”灰领带冲着鸭舌帽说。  

  鸭舌帽点头。  

  当鸭舌帽刚把小轿车开到灰领带身旁时,灰领带突然咧嘴痛叫,他的右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手枪顿时掉在地上。  

  小力克趁机摆脱了灰领带。  

  灰领带俯身去捡手枪。  

  突然,手枪从地上飞了起来,瞄准了灰领带。  

  灰领带傻眼了。  

  警察冲上前把绑匪们一网打尽。  

  “小力克!”一个女孩声音钻进了小力克的耳朵里。  

  “张小璐!”小力克冲着身边的空气叫道,“你也吃了隐身药?”  

  “没错。”张小璐说,“我现在就在你身边。”  

  小力克乐了。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郭楚海童话选,绑架之谜

上一篇:捣蛋鬼日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郭楚海童话选,绑架之谜
    郭楚海童话选,绑架之谜
    第一章 吕丽是外企的高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是全国各地的跑,有的时候一个月也见不到人影。他的老公已经习惯了,各过各的,也自得其乐。可是,
  • 成村致富带头人,捣蛋鬼日记
    成村致富带头人,捣蛋鬼日记
    我们到车站去接梅罗贝·卡斯苔莉夫人和玛丽娅。玛丽娅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孩子,讲的是一口惹人发笑的波伦亚方言,我们一点也听不懂。 玛丽娅和父母
  • 让心灵安在这里,捣蛋鬼日记
    让心灵安在这里,捣蛋鬼日记
    我已经吃到第十九碗汤面了……我要报仇。 我姐夫的确是个出色的人,他总是把我当成大人对待,从不指责我。他经常说: 今天是“端午节”,村里的老
  • 奇妙的加工船,哈尔罗杰历险记5
    奇妙的加工船,哈尔罗杰历险记5
    傍晚时分,加工船徐徐驶入视线。在罗杰眼中,它大得像一艘航空母舰。 傍晚时分,加工船徐徐驶入视线。在罗杰眼中,它大得像一艘航空母舰。“真是庞
  • 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捣蛋鬼日记,魔鬼的裤子【www.4166.com】
    哈,今天我去找那些送给我姐姐照片的人了,真好玩啊!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我们终于盼到了这热闹的星期二…… “唉!领导你好!怎么在这里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