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尾和黑妮www.4166.com:,郭楚海童话选
分类:儿童文学

一  

警句: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坚持走自己的路,偶尔也要听听别人的劝告 。  老鼠饿极了,看到墙角有粒花生米拿起来就想吃,黑狗看到了,就小声对它说要小 心。老鼠是精明的,心想人们常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今天它不光不拿我, 反而告诫我小心,我看它一定是想霸占这粒花生米的坏家伙。于是,老鼠不听黑 狗的劝告而把花生米吃了,其结果是,不久老鼠一挺腿死了。  老鼠临咽气前对黑狗说:你真是只好狗,可惜你做的事情有悖于常理,我没听   事情就是这样:有时叛逆者对敌人说的也是真话,但敌人并不相信他是个可靠的 人,只是利用,不是信任!  老鼠断气后,一只猫走过来叼起这只老鼠想找个背静处把它吃掉。结果,又被黑 狗拦住了。黑狗故意问猫:猫小弟,这鼠是你捉的还是捡的?  猫得意地说:命好捡的呗!  如果这样就请你不要吃,吃,自己就下工夫去捉!黑狗诚恳地说,这是主 人药死的鼠!  你看见主人下毒药了?  黑狗说没有。  猫说:你既然没有看见怎么知道这只鼠是被药死的呢?  黑狗说:是我亲眼看到这只老鼠吃了一粒花生米之后死的。  ‘吃东西后死不能说明一定就是药死的一 人一天吃三顿饭,不管老人在什么时 候得病死都可以说是饭后死的,你能说他们一定吃了有毒的饭吗?猫的矫情上来了 ,这鼠的肉虽然不多,老兄想吃我可以分给你一半,不可耍手腕想独吞啊!  得,黑狗的一片好心变成了驴肝肺,这最让它伤心。  狗难过地还想再劝猫不要吃这死鼠,猫却又摆出了一套理论:狗老兄,我不是 批评你,你好好想想,主人养我干吗,还不是捉鼠吃?鼠是主人的敌人,我是捉鼠的 ,自然是主人的朋友,主人为什么要间接地害他自己的朋友呢?于理不通!  黑狗气愤了,说:因为你是只懒猫、馋猫老鼠骑到你脖子上都不管,他不 药老鼠怎么办,嗯?  猫觉得受到了狗的侮辱,就吼:你狗拿耗子你像狐狸样吃不到葡萄就说葡 萄是酸的我就吃这药死的耗子看你怎么着?  猫说着就把死耗子真吃了,不久猫自然也躺下了,再也没起来   心灵感悟:  虽然善意的劝告有时会妨碍眼前的利益,但后果却是甜的。如果盲目自信,不听 从别人的劝告,很容易会因妄自尊大而吃亏。

家里近期闹鼠患,主人从农村抱了只黑猫来。它瘦得可怜,两只眼睛看起来也没有多少光彩了。到这里的当天白天,它懒洋洋地闭目养神,主人对它的捕鼠能力都有所怀疑了。可等到天一黑,它便来了精神。它蹲在衣柜背后,尾巴不停地左右摇摆,不一会儿,传来了一声老鼠的尖叫,主人跑来一看,只见它嘴里正叼着一只老鼠“呜呜”地叫着,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主人。这下主人乐了,把它赶到阳台上,让它好好去享受这顿美餐。
   过了一会儿它又回来了,在屋子里巡查了一圈,又从厨房里拉出一只半壮的老鼠。这一夜它共逮住了四只老鼠,吃了两只,其余两只,被主人拿去给了隔壁的一只波斯猫。
  黑猫的故事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家属院,有不少人就提出要借黑猫去他家驱鼠。但主人说,自己家的老鼠还很多,等一段时间再说。
   等到主人把它借给别人的时候,它已经是一只肥得臃肿的大猫了,身上的毛油光发亮,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它成了这个家属院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了。有人就戏称它为“黑猫警长”。它受到了所有人的爱戴和尊敬,它对捕鼠工作也更加努力了。
   半年后,它逮住了这个家属院里最后一只老鼠。老鼠给它跪下,求饶道:“黑猫大哥,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你知道吗?我是这个家属院里最后的一只老鼠了。我妻子生下六个孩子后不久,便让你给吃了。现在,地洞里那些孩子还饿着肚子呢。你吃了我,它们也都得饿死。等这个家属院里没了老鼠,你的主人还养你干啥?”猫听了这话,爪子抖了一下。
   老鼠接着说:“放了我吧!以后咱交个朋友,你想吃啥,我给你弄啥,咱院里要是没有,我就是托朋友从外地地下运输也要给你弄来,报答你的不吃之恩。”
   猫想了想说:“那好,你走吧。只要以后不到我主人家来就行。”
   当晚,老鼠便请猫喝酒。它称猫为猫哥,猫称它为鼠弟。三杯酒下肚,猫红着脸,拍着老鼠的肩膀说:“兄弟,不是我非和你过不去,我这是职务……”
   老鼠接过话:“别说了,猫哥,这些我都理解,你有你的难处。现在好了,咱是哥们了,以后我的孩子们还需你多多关照呢。”
   “你放心!在这个院里,只要有我在,保你们没事!”猫说。
   它哥俩又干了几杯,猫回家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两个月后,家属院里的老鼠又多了起来,主人又催猫去邻居家逮老鼠了。猫每次总是睁只眼闭只眼,走走过场,有时候,别人捉只活老鼠给它送来,它玩玩也就放了。
  老鼠对猫也不吝啬,隔三差五的给猫拉来张家一只鸡腿,叼来李家一条鲤鱼,猫也就当仁不让,全权笑纳了。
  直到有一天,主人给孩子买的生日蛋糕也被老鼠给吃了,主人一把将猫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摔在地上,并告诉它,再不抓老鼠就三天不给它饭吃。当天晚上,猫就抓住了偷吃蛋糕的那只老鼠,一巴掌打下去,老鼠就吐了血,回到家里一会儿就断了气。
  终于在一天晚上,老鼠来请猫去喝酒,猫准时赴约了。老鼠们安排了舞会,并轮流着给猫敬酒,不胜热情。
   猫这会儿有了很多感想:“都说猫和老鼠是生死冤家;因为有老鼠才会有猫。可要是把老鼠吃完了,咱这些猫还会被主人包在被窝里吗?自从自己‘农猫转居猫’以来,没少抓老鼠,最后还和老鼠称兄道弟,做了朋友,虽说这是在猫鼠界开了个先河,可这样一来,既肥了自己,又不会被主人遣送还乡,落了个人鼠同敬的好猫美誉。”它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得猫了,它现在才领悟到了做猫的真正乐趣。“唉!猫作到我这份上也值了!”它想。“喝!不醉不归!”它说。
  过了一会儿,它觉得肚子疼,头也开始晕了,还想吐。不一会儿便口吐白沫,眼前发黑、腹如刀绞。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便问老鼠:“你给我喝了什么?”
   老鼠笑着回答:“这是我托朋友从农村捎来的老鼠药。”
   “啊!?”猫想把它喝进肚子里的毒酒全部吐出来,但已经晚了,只有白沫从它的嘴角流出来,“我对你不错呀,你为何要害我?”猫实在想不明白。
   “哼!以前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前两天你竟然又打死了我们家老四,它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老鼠兄弟黑着脸对猫哥说。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许你们到我主人家去的。”猫又重申了一次它们之间的约定。
   “嘻!我们才不管是谁家呢,只要有好吃的,我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干。”老鼠说。
  猫难过地呻吟了一声。老鼠又说话了:“自古人道:‘猫鼠不共戴天’,不管什么时候,猫始终是老鼠的绊脚石,不除掉你,我们不敢大胆地去干每一件事情,不除掉你,我们家族将无法正常的繁衍下去,所以只好把你请来,毒死你这只贪猫……不过,这也是你自作自受。”
  猫这会儿终于醒悟了过来,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吃了那最后的一只老鼠。放鼠回去,惹来后患,祸害主人,殃及全院。它笑自己愚蠢——和老鼠拜把子,为了长期被主人奉养,任其肆虐,将自己的美名活活的糟蹋,玷污。想到这里,它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它想举起爪子再好好地抓它几个老鼠,但自己却已经看不见了,也动不了了。只听见老鼠叫了一声:“孩子们,上!”一群小老鼠便趴在它身上,你一脚我一脚地在它的肚子上,脖子上乱抓乱踩。猫只有无可奈何地为自己的来生做祈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最后,它伸着腿,龇着牙,不动了。老鼠们也不再咬它了。
  第二天下午,主人在地下室的一个废弃的乳胶漆桶里找到了这只“为公殉职”的“白猫”。   

一  

  长尾和短尾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这座屋子里除了主人之外,还有尖嘴、细尾巴和丽丽三个住户,在这三个住户之中,尖嘴和细尾巴最先在屋子里定居,随后才是丽丽,由于丽丽的出现,尖嘴和细尾巴结束了昔日安宁的日子,生活进入了紧张状态。  

  长期以来,这两只老鼠家族中的同胞兄弟,住在这间屋子的一个破角落里,导致他俩的日子过得困难的原因是屋子里那只名叫黑妮的黑猫,长尾和短尾对她怕得要命。  

  尖嘴和细尾巴是老鼠家族的成员,他俩一起居住在屋子里一个破角落里。丽丽则是他们的克星──大花猫!  

  他俩在黑猫的叫声中度过了饥饿的一天。  

  丽丽常常跟尖嘴和细尾巴过不去,所以他俩对丽丽又恨又怕。  

  “出去弄点吃的吧?”已经饿得受不了人短尾忍不住说。  

  尖嘴和细尾巴每天轮流出洞找食物,今天轮到了尖嘴,他像往常一样,道先把脑袋探出洞口,看看丽丽有没有在屋里。  

  “万一被黑妮抓住怎么办?”长尾提心吊胆。  

  “怎么样?丽丽在不在?”细尾巴低声问。  

  “可咱们不出去弄吃的,总会饿死的呀!”短尾愁眉苦脸。  

  “这家伙趴在墙角里睡大觉呢!”尖嘴回答。  

  “那有什么办法?谁叫咱们是老鼠呀?”长尾叹息。  

  “太好啦!现在正是出去找东西的好机会。”细尾巴眉开眼笑。  

  “我要是只猫,那该多好呀!”短尾羡慕地说。  

  “要是她在装睡,怎么办?”尖嘴心虚。  

  “胡说!没有咱们老鼠,猫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长尾瞪了短尾一眼,他觉得短尾的话有损老鼠家族的尊严。  

  “没事。你瞧,这家伙睡得死死的,哪儿像装睡呀?”细尾巴给尖嘴打气。  

  “这倒是。”短尾觉得哥哥的话有理,“家里没有咱们老鼠,人家还养猫干吗呀?”  

  “万一……”尖嘴还是不放心。  

  “可不是嘛。”长尾点头。  

  “没事,快去吧!”细尾巴说,“要不,这家伙呆会醒来,可就更麻烦了!”  

  “照这么说,猫离不开咱们老鼠呀!咱们一走,她的饭碗就丢了。”短尾乐了。  

  尖嘴只得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钻出了鼠洞,他在屋子里东张西望了一番,最后目光停在桌子上边的一盘花生米上。  

  “就是。”长尾说,“可是黑妮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一点。”  

  尖嘴咽了一下口水,一边蹑手蹑脚地向桌子靠近,一边丽丽看去,生怕她突然醒过来,所以心里做好了随时往回跑的准备,还好,丽丽睡得很死,一点也没有发觉尖嘴。  

  “对了,咱们应该提醒她!”短尾灵机一动。  

  尖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桌子上,他迫不及待地从盘子里抓起几颗花生米往嘴里塞,唷,真香!  

  “提醒她?”长尾不明白。  

  细尾巴站在洞口朝尖嘴打手势,示意他快回来。  

  “告诉她咱们对她有多重要呀!”短尾说。  

  尖嘴不由得向丽丽看去,他看见丽丽的身子动了一动,知道她要醒了,心里大吃一惊,顿时手忙脚乱起来,一不小心,盘子从桌子上掉了下去,摔到地上,哗啦一声,盘子被摔得粉碎,花生米也掉了一地。  

  “是呀,只要她意识到咱们的重要性,说不定会对咱们好一点。”长尾开窍了。  

  丽丽被惊醒过来。  

  “对,咱们告诉黑妮,她以后要是对咱们好一点的话,咱们就长期住在这里,她要是不答应,咱们就离开这儿。”短尾笑着说。  

  尖嘴吓坏了,他迅速地从桌子上窜了下来,朝鼠洞跑去。  

  “这样一来,她的饭碗就保不住了。”长尾幸灾乐祸。  

  “臭老鼠,大白天竟敢出来偷东西!”丽丽立刻发现了了尖嘴,她马上朝尖嘴扑了上去。  

  “咱们现在就去跟她说。”短尾迫不及待。  

  尖嘴来不及躲开,身体被丽丽的爪子紧紧地按在地上。  

  “万一黑妮不肯听咱们的话,还要把咱们抓起来,那怎么办?”长尾皱眉。  

  “救命!”尖嘴大声呼救起来。  

  “这……”短尾犹豫了。  

  “笑话!谁会来救你们这些臭老鼠?”丽丽觉得好笑。  

  短暂的沉默。  

  正当她准备对尖嘴执行死刑时,她后腿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下,回头一看,是细尾巴!  

  “为了以后能过上好日子,只好冒险去碰碰运气了!”短尾下了决心。  

  “臭老鼠!”丽丽骂了一句。  

  “没错,反正咱们呆在这儿也是个死。”长尾表示同意。  

  细尾巴冲着丽丽扮了个鬼脸,然后撒腿就跑。  

  长尾和短尾开始行动了。

  “我非抓住你不可!”丽丽火了,她松开了尖嘴,拨腿朝细尾巴追上去。  

 

  细尾巴东跑西窜,可是丽丽很快就追了上来,她一脚踩住了细尾巴的尾巴。  

 

  “看你还往哪儿跑?”丽丽的口气像个得胜的大将军。  

二  

  细尾巴使劲儿挣扎着往前跑,突然他的尾巴断成两截,鲜血流了出来,细尾巴疼得差点昏死过去,他一咬牙跑回了鼠洞里。  

  自从黑猫黑妮来到这间屋子以后,很明显,老鼠都不敢出来偷东西了,因为这个缘故,黑妮得到了主人的赏识。  

  尖嘴跟着跑了回来。  

  黑妮感到自豪。  

  丽丽在洞外破口大骂。  

  这天,黑妮正在吃午饭,两只老鼠──长尾和短尾──闯入了她的眼帘。  

  “你怎么样了?”尖嘴问。  

  “老鼠?!”黑妮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这两只老鼠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她面前,她对这两只老鼠的胆量感到吃惊。  

  “真疼!”细尾巴回头看已经断了半截的尾巴,心疼地说。  

  黑妮本能地朝长尾和短尾扑了过去。  

  “丽丽可真狠!”尖嘴气愤地说。  

  长尾和短尾灵活地避开了黑妮的攻击。  

  “应该找个机会报复她一下!”细尾巴咬牙切齿。  

  在黑妮准备再度向两只老鼠发动攻击时,长尾的话钻进了她耳朵里:“我们是来跟你谈判的!”  

  尖嘴同意。  

  “谈判?”黑妮一愣。  

 

  “没错。”短尾状着胆子说。  

二  

  “谈什么判?”黑妮认定这两只老鼠的脑子有问题。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丽丽产下了一只小花猫,这只小花猫的个子比老鼠还小,丽丽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做豆芽。  

  长尾和短尾七嘴八舌地把谈判的内容告诉黑妮。www.4166.com,  

  豆芽问世不久,丽丽就教给她抓老鼠的本领。  

  “什么?要我以后对你们两只老鼠好一点?”黑妮加重了“老鼠”这两个字的语气。  

  一天下午,丽丽抱着女儿在墙角里睡觉,很快,丽丽就进入了梦乡,豆芽却一点也睡不着,她从妈妈怀里钻了出来,然后打量着屋子的东西,她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没错。”长尾不否认。  

  当豆芽来到床底下时,她发现了一个老鼠洞。  

  “休想!”黑妮一口拒绝,她觉得好笑。  

  这时,丽丽正在做美梦呢,她在梦里见到女儿一口气抓了十几只老鼠,被主人表扬了一番,丽丽高兴得笑出声来。  

  “那我们就离开这里。”短尾尽量使用威胁的口吻。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女儿不见了,她把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女儿的踪影。  

  “没有了我们老鼠,人类还养你干吗呀?”长尾也说。  

  当丽丽判断豆芽失踪以后,她嚎啕大哭起来。  

  “……”黑妮想起她的一个朋友帮人类抓完老鼠以后,被主人赶出去的经历,她不得不承认长尾的话有点道理。  

  豆芽到哪里去了呢?  

  “怎么样?只要你以后给我们点吃的,我们一辈子都住在这里。”长尾看出黑妮动摇了。  

 

  “好吧。”黑妮终于点头了。  

三  

  长尾和短尾欢呼。  

  “来了一只小猫!”这天下午,尖嘴把这个发现告诉细尾巴。  

  “我们肚子饿了,现下就想弄点吃的。”短尾对黑妮说。  

  “小猫?”细尾巴问,“在哪儿?”  

  “哪儿有吃的。”长尾的目光落在黑妮身旁那碗猫食上。  

  “就在外边。”尖嘴回答。  

  他俩迫不及待地跑到碗边,大口大口地吃起猫食来,这顿饭吃得特香。  

  “是来找咱们麻烦的吧?”细尾巴猜测。  

  突然,两只爪子分别按住了长尾和短尾。  

  “好像不是。”尖嘴摇头。  

  他俩抬头一看,禁不住大吃一惊──那是黑妮的爪子!  

  “那她来干什么?”细尾巴觉得奇怪。  

  “你要干吗?”长尾大声质问。  

  “不知道。”尖嘴说,“不过,那只小猫好像是丽丽的女儿。”  

  “臭老鼠,你们敢吃我的东西!活得不耐烦了!”黑妮厉声喝道。她不能忍受两只老鼠分享她的食物而自己无动于衷。  

  “丽丽的女儿?就是那只叫豆芽的小花猫?”  

  “你答应过给我们吃的,怎么还要抓我们?”短尾说。  

  “没错,就是她。”  

  “可我现在不答应了!”黑妮出尔反尔。  

  “太好了!咱们正好把她抓起来!”  

  “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长尾生气地说。  

  “抓她干吗?”  

  “笑话!对付你们这些臭老鼠,还用得着讲信用?”黑妮冷笑一声。  

  “让丽丽也着急着急!”细尾巴说。他没有忘记丽丽害得他断尾巴的事。  

  “放开我!”短尾叫道。  

  “对呀,只要咱们抓走了豆芽,丽丽找不到豆芽,一定很着急!”尖嘴开窍了,“她老是欺负咱们,这回轮该到咱们欺负她了。”  

  “没门!”黑妮大声宣布。  

  于是,他俩钻出了鼠洞。  

  “你要是吃了我们,对你自己也没好处。”长尾说。  

  这时,站在尖嘴和细尾巴对面的就是丽丽的女儿──豆芽。  

  “对,主人准会把你赶走的。”短尾也说。  

  “这家伙长得真像丽丽!”尖嘴看了豆芽一眼,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哼,我才不管呢!”黑妮说,“就算真的没有你们这些臭老鼠,我也有办法让主人养我。”  

  “先抓住她再说!”细尾巴说着向豆芽走近。  

  “什么办法?”长尾反问。  

  “她该不会把咱们吃了吧?”尖嘴心有余悸。  

  “我可以假装抓老鼠,主人不但不会赶我走,还会以为我很卖力呢!”黑妮一脸的狡黠。  

  “哪能呀!”细尾巴说,“她的个子比咱们还小,就是想吃咱们,也没那个能耐呀!”  

  长尾和短尾没想到黑妮还有这一手,都愣住了。  

  尖嘴状着胆子跟在细尾巴后边。  

  短尾使劲儿挣扎。  

  豆芽见到尖嘴和细尾巴,她知道他们是老鼠,心里立刻想起妈妈教给她的本事:一见到老鼠就大叫一声,然后扑上去。于是,她冲着尖嘴和细尾巴叫了一声:“喵──”  

  长尾趴在黑妮的爪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黑妮大疼得叫起来,爪子一松,长尾撒腿就跑。  

  尖嘴吓得撒腿就跑。  

  短尾也趁机溜走了。  

  “怕什么呀?”细尾巴一把拉住了尖嘴,说。  

  黑妮气得直跺脚。

  “这家伙的叫声挺吓人的。”尖嘴惊魂未定。  

 

  这时,豆芽朝他俩扑了上来,可是,非但没有抓住尖嘴和细尾巴,反而被他俩一把按倒在地上。  

 

  “先带她回洞里。”细尾巴说。  

三  

  小花猫豆芽被两只小老鼠押进了鼠洞里。  

  长尾和短尾窜回了鼠洞里。  

 

  “好险!差点就没命了!”死里逃生的长尾感到庆幸。  

四  

  “黑妮真坏!居然说话不算数。”短尾生气地说。  

  细尾巴和尖嘴把豆芽推倒在地上。  

  “咱们马上离开这,黑妮的饭碗就保不住了!”长尾说。  

  “你们要干吗?”豆芽质问。  

  “就这么走太便宜她了。”短尾不甘心。  

  “你妈妈得罪了我们,我们也要得罪她一下!”细尾巴说。  

  “那你说怎么办?”长尾问。  

  “快放我走,我不喜欢呆在这儿!”豆芽从地上爬起来,朝洞口走去。  

  “得想个办法好好教训她一下!”短尾这么说。  

  “站住!”尖嘴拦住了豆芽的去路。  

  “那你快点想吧。”长尾知道自己的智商不如短尾,他把用什么办法教训黑妮的权利让给了短尾。  

  “我妈妈说老鼠都是坏蛋,我不想跟你们在一起。”豆芽大声说。  

  短尾想了一整天,脑子都想疼了,可就是想不出教训黑妮的办法。  

  “你妈妈才是坏蛋呢!”细尾巴瞪了豆芽一眼。  

  夜幕降临了。  

  “你……你胡说!”豆芽生气了。  

  “肚子又饿了。”长尾摸摸肚皮,说。  

  “我没胡说,你妈妈老是欺负我们。”细尾巴说。  

  “先出去弄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短尾想了想,说。  

  “那是因为你们是老鼠,我妈妈才会欺负你们,老鼠都是大坏蛋!”豆芽不甘示弱。  

  “可是黑妮在外边呢。”长尾心有余悸地提醒短尾。  

  “闭嘴!”细尾巴打了豆芽一记耳光。  

  短尾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鼠洞,只见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显然主人已经去睡觉了。  

  豆芽吓得哭了起来。  

  “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黑妮准是睡着了。”短尾小声说,“咱们出去吧。”  

  “不许哭!”细尾巴使用命令的口气喝道。  

  长尾犹豫了一下,跟着短尾钻出了鼠洞。  

  豆芽哭得更欢。  

  他俩凭着感觉,蹑手蹑脚地向食品柜靠近。  

  “吓唬她一下就行了,干吗打她呀?”尖嘴觉得细尾巴太过份了。  

  突然,他俩的脚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影。  

  “谁叫她骂咱们老鼠是坏蛋呀!”细尾巴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后悔了。  

  “黑妮!”长尾和短尾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一个名字。  

  “要是让她妈妈听见,那就麻烦了。”尖嘴看着细尾巴说,“你赶快向她道歉吧。”  

  “快跑!”短尾说着拨腿就跑。  

  细尾巴犹豫了一下,对豆芽说:“对不起!求求你别哭了。”  

  长尾跑得更快。  

  豆芽的哭声开始由强变弱。  

  于是,他俩又回到鼠洞里。  

  “其实我们老鼠也不全都是坏蛋呀!”尖嘴对豆芽说,“就好像你们猫里边也有坏蛋一样。”  

  “奇怪,屋里怎么没有动静?”短尾纳闷了。  

  豆芽对尖嘴的话似懂非懂,不过,她开始发觉这两只小老鼠并不像她想像的那么坏了。  

  “黑妮刚才见到咱们,怎么一声不吭?”长尾也觉得奇怪。  

  “我们只是想让你妈妈担心一下,过几天就放你走。”细尾巴告诉豆芽。  

  短尾探头一看,只见屋子里那个黑影始终一动不动。  

  “我肚子饿了。”豆芽说。  

  “这家伙一定有问题,我出去看看。”短尾自告奋勇。  

  “我出去给她弄点吃的。”尖嘴对细尾巴说。他的胆子忽然变大了。  

  “小心点!”长尾叮嘱了一句。  

  “小心点。”细尾巴点头说。  

  短尾重新来到屋子里,然后悄悄地靠近黑影。  

  尖嘴出去了。

  经过一番仔细的研究,短尾才知道这个黑影不是黑妮,而是一只布袋木偶狗,他这才松了口气。  

 

  “我想到一个对付黑妮的办法了!”短尾兴气冲冲地从外跑回来。  

 

  “真的?”长尾眼睛一亮,问,“危不危险?”  

五  

  短尾趴在长尾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过了没多久,尖嘴拿着一个纸包东西回到了洞里。  

  长尾乐了。

  “是什么呀?”细尾巴问。  

 

  “花生米。”尖嘴说着把纸包打开,露出许多香喷喷的花生米,然后把它递到豆芽面前,“快吃吧。”  

 

  “我吃不下。”豆芽看着花生米摇头。  

四  

  “你不是饿了吗?”尖嘴觉得奇怪。  

  天亮了,太阳像往常一样从东边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你真笨!她是猫,又不是咱们老鼠,怎么会喜欢吃花生米呀?”细尾巴提醒尖嘴。  

  一个声音把黑妮从睡梦中惊醒:“快醒醒!”  

  “这倒是。”尖嘴说,“那我再去给她弄条鱼吧。”  

  黑妮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一只黑狗出现在她面前。  

  “这次让我去。”细尾巴说着走出洞去。  

  “你……你想干吗?”黑妮下意识地向后倒退,她怕狗。  

  细尾巴知道食品柜里有鱼,当确定丽丽不在屋子里以后,他朝食品柜的方向走去。  

  “我听说你经常欺负小老鼠,有没有这回事?”黑狗凶巴巴地质问。  

  终于,细尾巴艰难地登上了食品柜。  

  “没……没有!”黑妮撒谎。  

  他打开食品柜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条大鱼从食品柜里拖出来。  

  “撒谎!”黑狗瞪着眼睛做了个准备扑向黑妮的姿势,“快说实话!”  

  当细尾巴拖着大鱼准备返回鼠洞里,一只爪子按住了他的身体,细尾巴抬头一看,天哪,按在他身上的是丽丽的爪子!  

  “我说,我说!”黑妮忙说,“我是经常欺负老鼠,不过抓老鼠是我的任务呀!”  

  “臭老鼠,看你还往哪跑?”丽丽把细尾巴拧了起来。  

  “住口!这座屋里的老鼠都是我的朋友,以后不许你欺负他们,听见没有?”  

  细尾巴企图摆脱丽丽的爪子,但是没有成功,他绝望了。  

  “这……”  

 

  “怎么?你敢不听我的话?”  

六  

  “我……我听!”  

  尖嘴和豆芽从洞里看到这一切,尖嘴急了。  

  “这还差不多,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欺负老鼠,我就跟你不客气!”  

  “你肯不肯帮我把细尾巴救出来?”尖嘴问。  

  黑狗说完大摇大摆地走了。  

  “肯,我现在就去叫妈妈把他放了!”豆芽回答。  

  黑妮一点也不知道黑狗是长尾和短尾用布袋木偶打扮的。  

  “别去!你妈妈最恨我们老鼠了,她不会听你的。”  

  长尾和短尾笑得死去活来。

  “那怎么办呀?”  

 

  “别急,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五  

  “我假装把你当人质,再用你把细尾巴换回来,你妈妈准得答应。”  

  自从长尾和短尾打扮成黑狗把黑妮吓中唬了一番以后,黑妮果然对他们奉若神明。  

  “什么是人质?”  

  长尾和短尾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善。  

  尖嘴解释。  

  然而,好景不长……  

  “行,就这样。”豆芽一口答应。  

  “最近黑妮好像又开始瞧不起咱们了。”长尾说。  

  于是,尖嘴押着豆芽从洞里走出来。  

  “不要紧,咱们再扮狗吓唬她。”短尾笑着说,“她准得乖乖听咱们的。”  

  “妈妈──”豆芽冲着丽丽叫。  

  “她这一次要是不听怎么办?”长尾表示担心。  

  丽丽大喜过望。  

  “黑妮最怕狗了,她怎么会不听呀?”短尾觉得长尾胆子挺小。  

  “臭老鼠,快把豆芽放了!”她冲着尖嘴喝道。  

  “这倒是。”长尾点头说。  

  “你放了细尾巴,我就放你女儿。”尖嘴大声说。  

  于是,通过化妆,他俩再一次变成黑狗出现在黑妮面前。  

  “好吧。”丽丽一口答应。  

  黑妮一见到黑狗,立刻变得服服帖帖。  

  她狠狠地把细尾巴掷到地上。  

  短尾通过舌头把黑妮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细尾巴,快跑!”尖嘴说着放开了豆芽。  

  当长尾和短尾转身离开时,黑妮发现黑狗的屁股上拖着一条极长的老鼠尾巴!  

  当细尾巴和尖嘴撒腿往鼠洞跑去的时候,丽丽突然扑过去,同时把他俩抓住了。  

  黑妮恍然大悟。  

  细尾巴和尖嘴都傻眼了。  

  她马上扑了过去,把黑狗按在地上,然后将长尾和短尾从布袋木偶里揪出来。  

  “妈妈,快放了他们!”豆芽忙说。  

  长尾和短尾企图摆脱黑妮的爪子,但是没有成功,他俩几乎是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  

  丽丽瞪了豆芽一眼,她没想到女儿居然会替老鼠说话。  

 

  尖嘴和细尾巴被丽丽当场判了死刑。  

六  

  豆芽嚎啕大哭。

  屋子里没有老鼠以后,黑妮开始在夜里表演抓老鼠的场面,一开始主人还表扬黑妮呢!可是,日子一长,主人见屋子里的老鼠老是抓不完,于是,他认定黑妮已经不中用了。  

  半个月后,主人炒了黑妮的鱿鱼。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短尾和黑妮www.4166.com:,郭楚海童话选

上一篇:捣蛋鬼日记www.4166.com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儿童故事之鼠老大和鼠老二,郭楚海童话选
    儿童故事之鼠老大和鼠老二,郭楚海童话选
    “臭老鼠,看您还往哪跑?”丽丽把细尾巴拧了起来。 西克火了,他三只把橡皮狗撞了个跟斗,当她回过神来时,西克曾经溜回了鼠洞里。 “臭老鼠,看
  • 小老虎回家,斑虎和雪兔的故事
    小老虎回家,斑虎和雪兔的故事
    “嗯。”安哥拉点点头,叹了口气。        冬天到了,小雪利爪堆雪人,用木头做了一个雪橇。有一次,她从山坡上往下滑雪,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摔了
  • 星空少女,蓝耳朵飞船
    星空少女,蓝耳朵飞船
    在无边无际的宇宙里,有数不尽的星星,它们不停地闪烁着眼睛,其中有一颗最亮的星星,名叫宝石星,因为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用宝石做的。 准备
  • www.4166.com郭楚海童话选,支教日记1
    www.4166.com郭楚海童话选,支教日记1
    小狂胜的书包活了,不信,你看看下边包车型地铁旧事就明白了。 染舒赶到体育场所的时候程浩正倚着她们班后门上,染舒计划以前门进去,正好和她打一
  • 金沙手机投注网址:木偶奇遇记,捣蛋鬼日记
    金沙手机投注网址:木偶奇遇记,捣蛋鬼日记
    前天午夜,传来了一个令人优伤的音讯,威纳齐奥先生今日深夜死了。 木偶剧团班主吃火人(他就叫这么个名字)看样子是个可怕的人,那是没话说的,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