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和小林,叭哈的家里
分类:儿童文学

  包包一扭一扭地走出大门,就坐上了马车。包包对马说:“得儿!到叭哈家。我是要跳墙的,只要到叭哈家的墙外就行了。知道了么?”  

作者简介:张天翼,学名张元定,号一之。原籍湖南湘乡,生于南京。现代著名作家、儿童文学家。

  你想,这封信寄不寄得到?  

  日子过呀过的就到了星期六。  

  “知道了。”  

一、出门遇险 从前有一个很穷很穷的农人,和他的妻子住在乡下。他们都很老了,老得连他们自己都说不上有多大岁数了。有一天,他们忽然生了两个儿子。这个老农人非常快活,叫道:我们有了儿子了!我真想不到这么大年纪还生儿子。 他妻子也很高兴。她说:我们一定得给他们取两个好名字。 取个什么名字呢?老头儿可没了主意。他想,翻《学生字典》罢,翻到什么字就取什么。 一,二,三!一翻,是个菜字。大的叫大菜,小的叫小菜么? 哼,我们饭都吃不上,还‘菜呢!老头自言自语。 第二次翻,是个肥字,也不合适。 翻来翻去总找不到适当的字。这老头儿就这么翻了一晚。到快天亮的时候,这老头拿着锄头走出门去。外面太阳照着树林,这老头儿高兴地叫:好了,就取个树林的‘林罢。 名字就给取定了:大的叫大林,小的当然叫小林。 过了十年,老农人和他的妻子死了。临死的时候,他们对大林和小林说:家里什么也没有,你们应当到外面去做工。我们死了之后,你们可以把我们抬到后面小山上。山上的乌鸦会来给我们造坟墓。然后你们就带着应用的东西去找活儿吧。 大林和小林就把他们父母的尸体抬到了山上。他们刚下山,树上的乌鸦们忽然一齐飞起来,一面哇哇地叫,一面去衔了土,给这两位老人堆成了一座坟。 哥哥,小林对大林说,我们快去收拾东西吧。我们早点出门去。 他们回了家,把一小袋米背在背上,又拿一个麻布袋子,把他们的破衣裳、粗饭碗,都装到了袋里,他们这就出了门。 大林说:向哪里去呢? 他们想起没有妈和爸了,他们又不知道要走哪条路好,他们都坐在地上哭起来。 四面是山,是田,是树,都是别人的。他们不知道要在哪里落脚。他们怎么办呢?天也晚了,太阳躲到山后面睡觉去了,月亮带着星星出来向他们眨眼。 大林和小林还哭着。哭呀哭的,太阳睡了一觉醒来了,又从东边笑眯眯地爬出来。 小林揩揩眼泪说:你还哭不哭?我想不哭了。 好,我也懒得哭了。走吧。 两个人都认不得路。他们只是向前面走着。走了许多时候,他们带着的一点儿米已经吃完了。 东西都吃完了,怎么办呢?大林说。 我们休息会儿,再找东西吃。好不好? 他们于是在一座黑土山下面坐下来。 大林看看口袋,叹了一口气:我将来一定要当个有钱人。有钱人吃得好,穿得好,又不用做事情。 小林反对道:嗯,爸爸说的:‘一个人总得干活。 因为爸爸是穷人呀。财主老爷就不用干活。爸爸说的:‘你看有田有地的可多好! 妈妈和爸爸都是穷人,妈妈和爸爸都是好人。可不像财主老爷。 可是,有钱人才快活呢,大林大声说,穷人一点也不快活,穷人要做工,要 突然有个很大很大的声音,像打雷似地叫起来:要什么?要吃掉你们! 大林和小林吓得摔了一跤。他们的口袋也吓得发了一阵抖。 是谁说话呀? 没有一个人。 兄弟俩彼此抱了起来,脸上的汗淌得像下雨似的,四条腿儿打着战。他们四面看看,可是什么也没看见。 大林问:究竟是谁说话? 不知道呀。 可是过了会儿他们就知道了。又过了会儿,他们跟前的黑山忽然动了起来 地震!快逃!小林叫。 两个人刚要跑,那座山动呀动的陡地站了起来! 啊呀,是个怪物!人不像人,兽不像兽。 这个怪物原来在这里睡觉。他们还以为他是一座黑山呢。怪物现在站直了,眼睛像一面锣那么大,发着绿光。他伸出他那长着草的手来抓大林和小林。他要吃他们! 真不幸,大林和小林一定会给怪物吃掉了! 大林想道:我们妈和爸都没有了,粮食也吃完了。又没田地又没钱,什么都没有。就让怪物吃了吧! 小林可非常着急。他想逃是逃不掉的。因为怪物手长,你即使跑了很远很远的路比如说,三里吧,他也能一手抓到你。 怪物知道有东西吃了,他笑着看着大林和小林。

  当然寄不到。  

  包包拿一件黑衣服让大林穿上,吩咐大林:“你到了下午三点钟,就到叭哈家里去。我再给你一个戒指,你可以拿给叭哈先生看看,当作证据。从今天起,你可就是大富翁了。叭哈先生如果问你从哪里来,你就说是从天上来的。知道了么?”  

  马车一口气跑过去,跑到一座白墙跟前停下了。墙上写着许多黑字:  

小林问:一定得吃我们么? 不吃你们也可以,可是你们得送我几件珠宝。 什么珠宝?我们看都没看见过。 哈哈哈,那对不起了! 小林低声对大林的耳朵说:我们逃吧。 他追得上呢。 那么我们分两头跑吧,他准一个也追不上。 一,二,三!大林向东跑,小林向西跑。 怪物要追大林,又想要抓小林。东跑几步,西跑几步,就一个也没追着。 大林和小林都逃掉了,只有麻袋还丢在地上。怪物实在饿了,就拾起麻袋吃了下去。可是嘴太大,麻袋太小,麻袋给塞住在牙齿缝里。他拔起一棵大松树来当牙签,好容易才剔出来。 他想:还是再睡吧。 月亮已经出来了,月亮像眉毛似的弯弯的。 怪物伸个懒腰,手一举,碰在月亮尖角上,戳破了皮。他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呸,今天运气真不好!

  小林也不请教中麦爸爸,也不和乔乔商量,就把这封信发出去了。小林盼着哥哥的回信。  

  “知道了。”  

  “这是叭哈先生的家,
  不准乱涂乱画。
  你如果乱涂乱画,
  我搔你脚板一百二十下!”  

二、国王的法律 小林一口气跑了二十里路,跑进了一个山谷里。他回头一看,怪物没追上他,他才停下来。喘气喘得要命。他叫:哥哥!哥哥! 可是他马上记起,哥哥是和他分两个方向跑的。现在哥哥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他抹抹眼泪,打算要哭,可是太疲倦。他就在草地上躺下来,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月亮出来了。小林眼角上挂着的泪珠闪闪地发光。 小林睡了两个钟头,就有两个绅士走过他面前。 一个绅士是狗,叫做皮皮。那一个是个狐狸,叫做平平。他们俩都穿得很讲究,平平戴着的那顶帽子尤其漂亮,好像是银子打的。皮皮对平平说:今天我运气可好呢。今天我捡到了一口皮箱。 皮箱里有些什么?平平问。 你再也猜不到:皮箱里是满满一箱子苍蝇。 捡到一箱子苍蝇,似乎也不算什么。平平说。平平是一个很有学问的绅士。 皮皮叫道:那么平平先生,你说要捡到什么东西才算稀罕呢? 依我看来,顶好能捡到一个人。 这也不难,我准有这个好运道。 他们谈着谈着,就走到了小林身边。 皮皮一看见小林,就高兴得跳起来,叫道:平平先生,你看这个人值几个钱一斤? 小林还没有睡醒,咕噜着:我还要睡呢。你们哇啦哇啦吵什么? 皮皮大笑起来:什么,你说我们吵醒你么?哈哈哈,我捡起你来了,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小林吃了一惊,完全醒过来了。啊呀不对,又是不幸的事! 什么,我好好地睡觉,干你什么事呀? 不管三七二十一,你是我捡起来的。皮皮说。 你捡起了我,我就是你的东西了么? 当然。你不信,你问他。皮皮指指平平。 平平对小林鞠个躬,把他的耳朵一直鞠到地下,雪白的耳朵上粘上了许多黄土。他说: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么一个规矩:谁拾到了什么东西,这东西就是他的。皮皮先生既然拾起了你,你就不可否认地是皮皮先生的东西了。 小林揉揉眼睛,瞧瞧皮皮,又瞧瞧平平,说道:我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规矩! 皮皮说: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我们的法律是这么规定的。我既然拾起了你,你就归我。要不然,你出一千块金砖给我,我可以放你自由。 小林用力地挣扎着,可是什么用也没有。皮皮的力气很大,使劲地抓住小林不放。 小林嚷开了:我不是你的!我也没金砖给你!我不相信有这样的法律,我不服! 我和你去问问人,看有这个法律没有。好不好?皮皮问。 行!我和你去问国王! 好,我们走吧。 他们开步走。皮皮还是抓住小林。小林说道:皮皮先生,你抓着我走,我真谢谢你。我正很疲倦呢,叫我自己走可走不动。 皮皮虽然力气大,可是提着小林走了几里路,手也提酸了,他只好抓得轻一点。 小林恭敬地说:皮皮先生,你提不动了?我自己走吧。 好吧。 等皮皮手一放,小林就飞跑了。 平平大吃一惊,耳朵竖了起来,帽子就朝天飞去,一直飞到天上,挂在月亮的角尖上了。 他急得哭起来。 啊呀,我的帽子! 他的好朋友皮皮没有工夫去管别人的帽子。皮皮只是想要抓住小林,他就拼命追。皮皮跑得比小林还快,因为他本来是猎狗出身。果然,皮皮先生的手离小林只有一尺远了。 真糟糕!皮皮先生的手又向小林靠近,现在只有五寸远了。 小林,快呀,快快跑呀!小林对自己打气。 可是皮皮先生的手离小林只有一寸远了! 天上的月亮也跟着小林跑,尖角上挂着平平的高帽子,被风吹得摇晃晃的。 最后,皮皮的手搭在小林的肩上了。皮皮先生一把抓住了小林。 小林就说:算你跑第一吧。 小林,不管四七二十八,我和你问国王去,究竟你是不是我的东西。 这位狗绅士把小林拖回来。那个挂着银色帽子的月亮也跟了回来。 平平还哭着,张大了红眼看月亮角上的帽子。他说:怎么办呢? 皮皮不耐烦地说:哭什么!等到月亮圆起来,就挂不住帽子了。你等半个月不就得了么? 平平哭丧着脸:好,那么再见吧,你们先走。我在这儿等着。 皮皮和小林于是向京城走去。两个钟头之后,他们到了京城门口。 皮皮敲城门。 开城门,开城门!他叫。 那位国王正要睡下,听见敲城门,就皱起眉毛来:这么半夜还来敲门!谁呀? 我! 国王没有法子,只好起来开城门。国王年纪很老了,很长很长的白胡子拖到了地上,走路走得一不留心,他就会绊住自己的胡子摔跤。这时候国王手里拿一支蜡烛,慢慢地走到城门口,啪达就摔了一跤,蜡烛也熄了。 哎哟!国王哭起来。 皮皮等得不耐烦,叫道:啧啧!你这个国王!为什么还不来开门呀? 好,就来就来。等我把蜡烛点上。唉,真麻烦! 一小时以后,国王开了城门。 什么事?国王问。 皮皮对国王鞠一个躬说道 不对,他说错了!原来皮皮先生还没有开口,小林就抢着说了,他说得很快,他说:我在地上睡觉。后来这个皮皮先生来了,后来这皮皮拾起了我,后来皮皮先生说我是他的东西,后来我不服,后来我们来问你这个国王。 后来呢?国王问。 后来敲城门,后来你这个国王摔了一跤,后来你这个国王哭了。 国王脸红起来:我可没有哭! 皮皮又鞠一个躬:国王您说,皮皮拾得了小林,小林就是皮皮的东西了,法律上不是有的么? 小林大叫:不对! 别嚷!皮皮说,我们问国王吧。国王,您给我们判一下。 国王一面把胡子用手托着,一面说道:皮皮的话不错,小林是皮皮的东西 我可不信!小林嚷。 你不信也不行。 国王于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法律书来,放到蜡烛下翻着,翻了老半天翻出来了。国王道:小林,这是我们的法律书,你看:‘法律第三万八千八百六十四条:皮皮如果在地上拾得小林,小林即为皮皮所有。 有什么法子呢,国王的法律书上规定的呀。 皮皮问小林:怎么样? 好,跟你走吧。 可是小林非常恨国王:你这个国王一定哭过了。 不怕羞, 一个红鼻头, 一条牛, 一条狗, 一缸油。 皮皮摇摇头:这一首诗可不大高明。他又向国王鞠躬:国王,谢谢您。 皮皮这就把小林拖走了。国王刚要关城门,可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叫住了皮皮:皮皮,你们要是遇见了馄饨担子,就叫他挑到我这儿来,我要吃馄饨。 是。 要是没有馄饨担子,卖油炸臭豆腐的也行。 是。 皮皮,你要是遇见了那些担子,你先给我付了钱吧。 是。

  等呀,等呀,──可总得不到一点点大林的讯息。  

  “很好,”包包拍拍大林的肩膀,“我再说一遍,从今天起,你就是大富翁了。你可别忘了我呀,得好好报答我。”  

  在这些字旁边,又写着六个斗大的字:  

三、拍卖 月亮带着平平的帽子向西走下去,太阳从东边吐出红光来,红里面带着金色,照着树林美丽极了。 皮皮和小林走到了一座城里。 小林问: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带到我的店里。 给你做工么? 你别问。你既然是我的,我叫你怎么着你就怎么着。 小林想道:妈妈爸爸都死了,哥哥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我又变成了皮皮先生的东西。吓,真糟糕! 想着想着,小林非常伤心起来。 他们走到了街上,皮皮就叫:马车! 一辆马车飞跑了过来。皮皮拉着小林上了车,皮皮自己也坐上去,对马车夫说:回去! 马车就开走了。小林很疲倦,闭上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他梦见妈妈和爸爸坐在他旁边,大林拿糖给他吃。

  小林天天晚上梦见大林,一醒来就不见了。  

  “我一定报答。”  

  “此处不准写字!”  

小林笑着叫道:哥哥! 怎么叫我哥哥? 小林糊涂起来,说道:怎么?你不认识小林了么? 他更使劲地拽住大林。大林推开了他:好好地睡吧,拽住我做什么! 小林可就醒来了,原来小林拽住的是一个狗绅士。小林还是什么都没有。小林是做了一个梦。于是他哇地哭了起来。 那位绅士又把小林拖下马车:别哭了,已经到了。 这是一条非常热闹非常热闹的街,街两旁都是极讲究的店铺。 皮皮把小林带到了一家最大的店里。这家店的招牌是:皮皮商店。门口画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狗头,头上带着发光的黑帽子,领上有一个美丽的领结。 他们俩走进店去,店里的人都对皮皮鞠躬。店里的经理叫做鳄鱼小姐。她长着一双小眼睛,一张大嘴。她的皮肤又黑又粗又硬,头发像钢针一样。这位鳄鱼小姐总以为自己很漂亮。她预备将来跟世界上顶美丽的王子结婚。她每天要在脸上拍四百八十次粉,烫两回头发。她脚上穿着顶贵的丝袜和跳舞鞋,可是腿子很短。 鳄鱼小姐一看见皮皮回来,就赶快拿出一面像月亮那么大小的圆镜子,对着镜子在脸上拍粉,然后跑到皮皮先生身边来:皮皮先生,您办好了货了么?办了些什么货? 皮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来,说道:这是一箱苍蝇。又指指小林说,哪,还有一个小林。 鳄鱼小姐就拿一张纸写道:苍蝇一箱。小林一个。 这位小姐把小林带到里面去,把小林关在一间很大的货仓里。这仓里堆满了货,什么都有。有猫,有毛巾,有糖,有小林,有镜子,有鸡蛋,有铅笔,还有许多许多用的吃的东西。 小林在货仓里住了三天。每天要吃饭的时候,鳄鱼小姐就带他出来吃饭,饭后又带他到花园里散步。 有一天吃过午饭,鳄鱼小姐带小林到花园里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少年男子在门口走过。鳄鱼小姐忽然放下小林,去追那个少年。那个少年可没命地逃跑了。鳄鱼小姐没追上,一个人跑回来,哭了一场。 你为什么追他?小林问。 鳄鱼小姐说:我爱他呀。可是他不爱我。他本来在皮皮商店办事的,他怕我爱他,怕得哭鼻子,哭了一个星期,就逃走了。我追不上他。今天我又没追上他。 说了又哇地哭起来。哭完了就把小林带回货仓。 到第五天,他们把小林装进一只桶里。这只桶里除了小林之外,还有一瓶墨水,一盒火柴,一片饼干,一张画片,一个铁球。于是他们把这桶子抬到一个大院子里。院子里一排一排的放着几千几万个桶,都是货物。 干么呀?小林问。 要把你卖掉。皮皮说。 好,谢谢你。 下午三点钟,鳄鱼小姐把铃子摇起来,就有许多人到这院子里来了。他们都是来买东西的,挤来挤去地坐在椅子上。 皮皮对他们叫道:各位!现在皮皮商店要拍卖这许多货。货色都是最上等的。喂,注意!现在要卖第一桶了。第一桶里,有小林一只,墨水一瓶,火柴一盒,饼干一片,画片一张,铁球一个,都是好货色。看各位肯出什么价钱。 买东西的人就哇啦哇啦叫起来。 我出一分钱! 我出两分钱! 十个铜子! 十二个! 五分钱! 六分! 六分半! 六分七厘五! 七分! 有一个满脸绿胡子的男子站起来说:我出一毛钱,一毛钱! 皮皮先生叫道:好了,卖给你。小林,你以后是这位四四格先生的东西了。 原来这个绿胡子叫做四四格。 鳄鱼小姐走来对小林说:再会呀,小林。小林别忘了我呀。 我才忘不了呢。 皮皮先生也走来对小林说:再会呀,小林。别忘了皮皮呀。 小林答道:我也忘不了。 四四格先生就把小林一挟,坐上了一辆绿色马车。 小林问:你带我去做什么? 做工,做工。 做什么工? 什么工都要,都要做。 给钱么? 不给,不给。 过了一会,小林又问:你说起话来,为什么一句话要说两遍? 四四格摸摸绿胡子,答道:因为我的鼻孔太大了,太大了。说起话来鼻孔里就有回声,有回声。

  “哥哥,你在哪里呢?”  

  “你还得严守秘密。”  

  包包就在这里下了车。包包看看这座墙。这座墙是银的,有一丈多高。银子亮得和镜子一样,照出包包的脸,脸是花的,又红,又白,又黑。包包忍不住叫起来:“可真美!真可爱!现在我还不是大臣哩,我如果做了大臣,我就更可爱了。我得让大林做叭哈先生的儿子。我得跳上墙去。跳呀,跳呀。”  

四、足刑 他们坐的马车停下来了。 四四格也开着一家很大的公司,比皮皮商店还要大。门口有一块半里路长的招牌。 咕噜公司,咕噜公司 本公司专制各种珠宝,珠宝, 珠子,玉,金银,还有金刚钻,金刚钻! 都好极了,好极了!真好,真好! 你瞧见了这招牌没有,牌没有?四四格问小林。 瞧见了。 对了,对了。那你就得在我公司里做工,里做工。你如果偷懒我就打你,打你。 咕噜公司有八百个女孩和男孩做工,他们都是制造珠子和金子和银子的。小林呢,绿胡子老板叫他制造金刚钻。制造金刚钻的人可少极了,连小林只有三个人。 四四格对小林说:你早晨三点钟起来,替我到厨房里去把我的早饭拿来,早饭拿来。然后你给我剃胡子,剃胡子。然后你去做工,做工。然后休息一秒钟,一秒钟。然后再做工,再做工。然后再休息一秒钟,一秒钟。然后再做工,再做工。然后到了晚上十二点钟睡觉,睡觉。然后三点钟起来,给我到厨房里去把我的早饭拿来,早饭拿来。然后你给我剃胡子,剃胡子。 小林就忙极了。三点钟起开,天当然还没有亮,只有月亮站在窗子外面望着小林。小林就得给四四格拿早饭。四四格早饭要吃五十斤面,一百个鸡蛋,一头牛。小林拿这些东西真拿不动。幸得有个朋友帮助他,这朋友叫四喜子,也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也是制造金刚钻的。 等四四格先生吃过了早饭,小林就给四四格剃胡子。原来四四格的绿胡子天天要长的。三点半钟剃了,到四点钟又长得像昨天一样长了。

  真的,大林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听故事的人都想要知道。  

  “我一定守秘密。”  

  包包预备好,一二三!一跳。  

四四格告诉小林:要是我的胡子不天天剃,天天剃,恐怕要比全世界还要长呢,长呢。 给四四格剃了胡子,小林就去做金刚钻。小林到四四格的秘密地窖里,从一个漆黑的地洞拿出一些像泥土一样的东西来,就放到一个桶里去搅。搅上三天三夜,流下十几身汗,就制出一百颗金刚钻。每一颗金刚钻可以卖十万块钱。四四格当然很阔气很阔气的了。 小林虽然这么苦,可是四四格还常常打他。只要小林看一看别处,打一个呵欠,四四格的鞭子就拍!打到背脊上。四四格一天到晚老拿着鞭子。无论谁都得挨打。 有一天,小林很努力,造的金刚钻比平日多,四四格非常高兴,给了小林一个铁球玩。四四格还说:今天你的工作很好,很好。我给你一个铁球奖励你,奖励你。可是你平日做得不好,不好。可见你平日不努力,不努力。你平日为什么不努力呢,不努力呢?可见你这个人坏,人坏。坏的人是要挨打的,打的。我今天还是要打你,打你。 于是小林又挨了一顿打。 这么着过了许多日子。如果要把这许多日子的事都说出来,这故事就太长太长了。现在我们只要翻开小林的日记,就可以知道这许多日子里的事。 星期五,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六,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日,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一,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二,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到了一个月,小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小林悄悄地问四喜子:为什么把汗流到泥土里,就变成金刚钻呢? 我不知道。四喜子说。 金刚钻为什么这么贵呢?有什么用呢? 我不知道。 小林低声说:泥土是我们掘的,汗是我们流的,桶子是我们搅的,那么我们也可以卖金刚钻了。 四喜子想了一想,说道:是呀。 四四格为什么可以拿去卖钱呢? 我不知道。 还有一个制造金刚钻的孩子叫木木。木木说:那我们拿去卖罢。 同意! 小林问:要是四四格知道了,他会不会打我们? 四喜子又想了一想,说道:我说不会。我们可以对四四格说:‘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可以卖掉,你管不着! 这天他们三个人都不睡,他们三个人拿了几颗金刚钻,溜到了街上。 木木就吆喝着:一二三,卖金刚钻!一二三,卖金刚钻!价钱公道,每颗只要五万! 有一位老太太走了过来:少一点行不行? 四喜子说:五万够便宜的了,奶奶! 老太太摇头:太贵,太贵。 老太太就走了。走了几步,她又打回头,拿起一颗金刚钻细细地看了一会,忽然她嚷了起来:这是假的! 小林不服了:怎么是假的! 你们是什么公司的?为什么没有商标? 这是我们自己造的。 说呀说的有一个巡警跑过来了。这个巡警有四只眼睛。巡警一把抓住木木和小林和四喜子:你们这批小鬼是不是咕噜公司里的? 是的。 巡警把他的四只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好,你们竟把咕噜公司的金刚钻偷出来卖!跟我走! 什么偷出来卖!这是我们自己造的! 不管,跟我走! 他们三个人正想要逃走,那个巡警已经拿出一根绳子把他们三个绑起来了。 巡警把他们带到一个官儿面前。这位官儿是个狐狸,是平平的弟弟,叫做包包。包包的脸是黑色的,身子也是黑色的。包包说:你们为什么要偷金刚钻出来卖? 我们没有偷,这些金刚钻都是我们自己造的。 是呀,我可长得很美丽。所以你们偷了东西,就得罚你们。 小林大叫道:我们刚才说我们没有偷,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 包包点点头道:不错,我已经到御花园去过了,大家都称赞我美丽。我既然很美丽,所以你们到这里来了,我就得罚你们。 小林小声问四喜子:这个官儿说话干么那么奇怪? 我不知道。 木木问包包:你凭什么罚我们?什么理由? 包包又点点头:是呀,我已经吃了两只鸡,一只兔子,这么着就非罚你们不可。并且又因为月亮上挂着的帽子,已经掉到地上来了。所以我要把你们关起来,关一个星期。你们下次不准偷东西! 四喜子正要说话,那个四眼巡警就把他和小林和木木抓去了,给关到了一个房间里。 小林说:为什么要把我们关起来? 四喜子哭了,一面说:我不知道。 这时候,四四格不见了小林和四喜子和木木,他就大发脾气。四四格手里的鞭子呼呼地响:呼呼,我要打人!呼呼,我要打人! 四四格对鞭子道:别多嘴,多嘴!我自然知道,知道!找到了他们我总得结结实实打他们一顿,他们一顿! 过一会四四格知道了他们出的事,四四格就跑到了包包那里。 包包先生,先生。你把他们三个人关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谁给我做金刚钻呢,钻呢?请你别关他们,用别的法子罚他们吧,他们吧。 包包说:可以。 包包就叫人把他们三个放出来。包包在一张纸上写着:罚足刑。 要罚他们足刑了。足刑是什么呢?不知道。小林想,这足刑大概是用鞭子打脚。打可不怕,他们都挨打挨惯了。 巡警把他们三个带到一个房间,门口有一块牌子: 足刑室 那些巡警把小林他们三个绑起来,再把他们的鞋子和袜子都脱去,就开始上足刑了。 足刑并不是用鞭子打,是啊呀,不得了,可真难受极了!原来是啊呀!可真难受! 小林叫:啊呀,不行不行!这么着可不行! 四喜子也叫着:放了我呀,放了我呀!哎哟! 木木脸上都是眼泪:啊呀,真要命!轻一点吧,轻一点吧!啊呀啊呀! 现在我趁他们不叫的时候说出来吧。足刑是什么呢?原来是搔脚板! 他们三个都给绑得紧紧的,一动都不能动。巡警们就用手在他们脚板上很重地搔着。他们都痒得要命,难过极了,又挣不脱。三个人都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出了眼泪。他们三个人又想哭。 搔脚板搔了一个钟头。 后来四四格把他们三个带回去了。四四格拿着鞭子,说道:你们这么可恶,可恶,偷我的金刚钻去卖,去卖。今天我要狠狠地打你们,打你们! 拍!拍!拍! 这次挨打比平常还重,他们三个都给打得皮破肉绽,血一条一条地流了下来。三个人嚷着,哭着。小林想起没有了妈妈和爸爸,又没有了大林,他就哭得更伤心了。 四四格打累了,才住了手:便宜了你们,你们。现在去做金刚钻去,钻去! 他们的腿子都给打得走不动了,就一拐一拐地走去。 拍!又是一鞭。 快点!

  大林么?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的家里。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家里吃饭。大林吃起饭来才麻烦呢。大林的旁边站着二百个人……  

  到了下午三点钟,大林穿着黑衣,带着包包给他的戒指,到叭哈家去了。叭哈家的大门是钢的,上面镶着金刚钻。大门口有一块一里路长的牌子:  

  可是墙太高,包包先生跳不上去,跌到了车下。马看见了就笑起来了,说道:“呜呜呜,包包老爷跌得苦!”  

五、小林的力气 到了冬天了,冷起来了。 太阳怕冷,穿上一件很厚很厚的衣服,因此太阳也不大有热气了。 小林和四喜子和木木睡在一个小房间里,垫着稻草,盖的也是稻草。他们都冷极了,做金刚钻的时候,手冷得发僵。小林因为太冷,连牙齿上也生了冻疮,又胀又痒又痛,难受得很。小林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得碰着牙齿上的冻疮,啊哟,可真痛! 有一天,小林正要睡,忽然有一个东西滚到了他面前。一看,是个鸡蛋。 小林救救我! 谁说话呀?小林四面瞧瞧。 我,我是个鸡蛋。 木木和四喜子也醒来了,坐了起来。 小林对鸡蛋说:什么!叫我救你? 鸡蛋好像要哭了似地说:救救我,四四格要吃我了。我本来不是鸡蛋。 他们三个人奇怪起来。四喜子说:鸡蛋先生,你先请坐罢,坐下再详详细细告诉我们。 我坐不稳呀。鸡蛋说。 小林就把鸡蛋放到稻草上。鸡蛋也生了冻疮,蛋壳上有一块红的。 鸡蛋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谢谢你们,我冷极了。我告诉你们罢,我本来是个人,叫做乔乔。我本来也是在咕噜公司做金刚钻的。四四格是个坏极了的坏蛋。我给他做了两年金刚钻,四四格就对我说:‘一二三,变鸡蛋,一二三,变鸡蛋!我就变成鸡蛋了。在这咕噜公司的孩子都会要变成鸡蛋的,变成了鸡蛋就给四四格吃掉了。 他们听了鸡蛋乔乔的话,都吓得直打哆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鸡蛋低声说:害怕有什么用呢,得想想办法。 小林想:对,先得把乔乔救出来。他问:有什么办法能救你吗? 能。鸡蛋乔乔说,小林,你不是有个铁球么?你只要把铁球对我一打,打碎了,就变成人了。 那不把你打坏了么? 不会,快动手吧。 小林拿起他的铁球对鸡蛋一打,拍的一声,鸡蛋就马上变成一个女孩儿了,圆圆的脸。这就是乔乔的本相。 乔乔叫他们三个围拢来,小声儿说:明天小林给四四格拿早饭的时候,把黑地洞的泥土放一点儿在他吃的东西里,他吃了就会睡着。我们就可以逃走了。 这些话马上传到隔壁房,隔壁房里又传到隔壁,传呀传的全个咕噜公司的小孩子都知道了。大家都挤到小林他们三个人的房里来。 大家都要把四四格打死。 小林跳了起来:对!只要没有了四四格,我们就都能过好日子了。 一不留神,碰着了牙齿上的冻疮 哎哟! 乔乔就和几个人到四四格放鸡蛋的地方,拿铁球去打鸡蛋。有的是真正的鸡蛋,有的可就变成了一个人。 到了三点钟,小林就依了乔乔的话,把那个黑洞里的泥土放一块在面里,给四四格先生吃。四四格先生刚吃了一口,就呼噜呼噜睡着了。 大家叫道:好了,我们可以动手了! 乔乔说:只能使铁球,把铁球往上面扔去,要刚刚落在他身上,他才会完蛋。 那还不容易! 可是铁球要扔上一百丈高才行,乔乔说,要是扔不到那么高,就打不死四四格,倒把他打醒了,那他就得把我们全都吃掉。 四喜子嚷:那可危险!要是我们不扔铁球,不打四四格呢? 那么,反正总有一天,我们会变成四四格的鸡蛋。 那我反对!我同意扔铁球! 谁有那么大力气呀?谁来扔呀? 小林!小林! 好,我来!小林应了一声。 小林天天给四四格送早饭,早饭是很重的,天天送,天天送,小林力气就练大了。于是小林拿起铁球,预备好姿势,咬一咬牙可是咬到牙齿上的冻疮了,痛得手发软。 第二次,小林又预备好,要扔得高,越高越有力量 一,二,三! 可是力气使得太大了,铁球一直往上飞,尽飞尽飞,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大家都仰着头看着,简直看不见了。这么着等了好久好久。 小林着急起来:怎么办呢?我们用棍子打他行不行? 棍子可打不死四四格。乔乔说。 原来只有铁球才行。 那我们来制造一个!小林提议,刚才我扔的那个铁球扔没了。 好,就来制造! 大家就动手来造铁球,一直忙到半夜。四四格呢,四四格还在睡觉。 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忽然从天上掉下一个铁球来,掉到了四四格的脚边。 四四格还在那里打鼾,绿胡子一掀一掀的。 唉,没打中!小林说。 小林扔铁球的时候只是注意使劲,只是使蛮力,可是没有注意要扔得准。 小林走去捡起那个铁球:再扔! 这回可扔得很小心,对准了,只使了一半力气。 铁球只不过给扔到一百丈高的地方,就落了下来,恰恰打中了四四格。 大家看见四四格给打死了,他们不会变成鸡蛋了,非常高兴,就大叫道:这可好了!这可好了! 小林大笑起来,他快活极了。笑呀笑的忽然 嗯! 牙齿!牙齿!

  刚说到这里,你一定会问:“你为什么不从头说起呢?大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大林怎么会有自己的家呢?那天怪物要吃大林和小林,大林和小林分开跑,我们就没看见大林了。你从那里说起吧。”  

  叭哈先生的家  

  包包生了气。  

六、到了中麦伯伯那里 大家都说道:四四格死了,公司是我们大家的了。我们该怎么着? 乔乔提出了一个主张:我们仍旧做工,做各种的活儿。做出来的东西我们自己拿去卖。 我赞成!小林叫。 大家也都叫:赞成,赞成! 四喜子说:以后不准打人。 那当然哪,大家都说,四四格已经死了,还会有谁打我们? 反对搔脚板!木木提议。 又一个举起手来说:我还反对睡稻草。 乔乔就拿一支笔写着,嘴里一面念:反对打人,反对搔脚板,反对睡稻草。还有什么? 小林大声说:我反对牙齿上生冻疮!应当有冻疮药。 乔乔也写着:应当有冻疮药。 大家议好了办法,就把四四格的早饭拿来吃。大家快活极了。 可是这一天,还有许多事情要讨论。 要选出一个班长来。一个说。 还得有人管事。又一个说。 我们要定出规则来 问题可多哩。 中间休息了一会,大家就唱起歌来。还有几个孩子按着拍子跳舞。 正在快活的时候,灾难可又来了。 大家还正在唱歌跳舞,忽然一下子,门口走进一个人来。一看见这个人,大家就都愣住了。有的孩子吓得发抖。许多人都叫了一声啊! 这是谁? 吓,是四四格! 四四格一点不错,是四四格! 四四格还是绿胡子,手里还是拿着一条皮鞭。 可是小林回头看看打死四四格的地方啊呀真怪,那个死四四格分明躺在那里! 你是谁?四喜子问那个活四四格。 我么,我是第二四四格。 停了一会,这第二四四格又说:你们以为打死了四四格就好了么?哼,还有我第二四四格!我要叫怪物来把你们一个个都抓去,把你们一个个都判罪!你们犯了杀人罪! 乔乔大声说:四四格才犯了杀人罪哩!他害死了那么多孩子! 哼!第二四四格说,总而言之,你们打死了老板! 小林趁他说话的时候,偷偷地拿起铁球,对准了往上一扔,落下来打死了第二四四格。 乔乔叫:大家快跑!大家快跑! 大家正要跑出大门,忽然又进来一个四四格! 不许跑!我是第三四四格。你们一跑,我就叫怪物来! 快逃!木木叫。 于是大家向门口冲去,把第三四四格冲倒在地上,大家跑出门去了。 第三四四格就大叫起来:救命呀!快来呀!怪物快来呀! 叫呀叫的,忽然天上全黑了。地也摇动起来。怪物来了!他身子太大,所以把天都挡黑了。这怪物是谁呢?就是那天要吃大林和小林的那个怪物。 另外,还有许多巡警也来了。巡警是来抓杀人犯的,因为他们打死了两个四四格。 小林想起那天和大林分做两头跑,怪物就追不着。小林就叫:分开跑!分开跑! 大家分开跑,怪物就没有办法了。有几个跑得慢点的就被怪物一手抓去吃了,四喜子就被怪物吃掉了,木木也不见了。 小林和乔乔在一起跑,幸亏跑得快,不然可真危险! 小林正跑呀跑的,忽然不小心碰着一棵大树,小林的耳朵给碰掉了。 等一等!我掉了东西! 乔乔就把小林的耳朵拾起来。 好,快跑罢。 让我把耳朵包起来,别把它弄脏了。 乔乔拿一张报纸让小林把耳朵包起来,藏到了衣袋里,于是又跑。一口气又跑了五十几里路,回头看看,怪物没追上来,乔乔和小林才坐到地上休息。 乔乔对小林说道 乔乔正要说话,可是小林忽然怪叫起来:乔乔,你脸上少了一件东西! 少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脸上少了一件东西,就不像乔乔了。我的耳朵呢? 乔乔就从衣袋里拿出耳朵来,给小林装上去,她一面问:我究竟掉了什么?耳朵么? 大概是的一会儿又嚷:不是!噢,看出来了!你掉了鼻子! 乔乔在脸上一摸,真的不见了鼻子。她着急起来:啊呀,这可怎么办呢! 他们俩在地上找,可是找不着。这么着找了一夜。 到第二天,他们只好不找了,又走起来。走不到两里路,就到了一个火车站。 火车站旁边有一所小屋子,屋子门口挂着一块牌:招领 昨天我拾得了一个鼻子,不见了鼻子的人请进来领鼻子。 中麦敬启 乔乔,你的鼻子在这儿哩! 小林和乔乔就走进门去,看见一个老伯伯在那里吃饭。老伯伯说:我就是中麦。你们是不是来领鼻子的?你的鼻子是个什么样儿? 尖的,有两个鼻孔。 对了,你拿去吧。 他们拿了鼻子要走了。可是他们肚子都饿了,看看桌子上的饭,又看看中麦伯伯。他们咽着唾涎。 中麦已经看出来了,就问:你们还没吃饭吧? 没呢。 快来吃,不然要冷了。你们是哪儿来的孩子呀? 乔乔和小林经这位老伯伯一提,他们想到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就哭了起来。乔乔和小林一面哭,一面吃,一面说:我们在咕噜公司做工,后来四四格打我们,后来还要变鸡蛋吃,后来打死了四四格,后来第二四四格,后来第三四四格,后来怪物追我们,后来掉了耳朵,后来掉了鼻子。后来上您这儿来,后来您问我们,后来我们说:‘我们在咕噜公司做工,后来四四格打我们,后来还要变鸡蛋吃,后来打死四四格,后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没有家,你们没有地方可以去,那你们就住在我这里吧。 中麦把乔乔和小林抱起来。乔乔和小林眼泪汪汪地笑着。中麦也眯起眼睛向他们微笑,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于是乔乔和小林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

  那天不是怪物没抓住大林和小林么?那天大林也像小林一样,拼命跑,拼命跑,一口气跑了二十里路。大林回头一看,怪物不见了,小林也不见了。  

  大门口站着二十四个狐狸,都穿着大礼服,一动不动地站着,像石头一样。大林刚刚一走到,那二十四个狐狸就对大林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  

  “呸,你笑我跳不上么?你再看!”  

七、小林给大林的一封信 哥哥,我真想念你呀。你在哪里呢? 我和乔乔找鼻子,找着了中麦伯伯。鼻子已经装好了。我们都叫中麦伯伯爸爸。中麦爸爸可爱我们呢。 中麦爸爸是开火车的。中麦爸爸教我们读书。中麦爸爸说:我老了,我老了。我教你们开火车。你们帮我开火车。 后来我们说:好极了! 我们就学开火车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儿学,一定要把它学会。 哥哥,你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呀?你想小林么? 后来乔乔的鼻子常常要掉下来。后来乔乔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乔乔的鼻子就各笃!掉下来了。乔乔上火车的时候,乔乔的鼻子也掉下来了。后来呢,后来怎么着,哥哥,你猜猜看?你知道后来怎样? 哈,猜不着!后来乔乔就把鼻子装了上去。 有一天,我和乔乔跳绳。乔乔跳得可好呢。跳呀跳的,忽然乔乔的鼻子又掉下来了。后来我们就把鼻子 后来中麦爸爸说道:我要带乔乔上医院里去,把乔乔的鼻子医一下。 可是并没有带乔乔上医院去,因为中麦爸爸没有钱。 后来我又记起哥哥来了。有一天做个梦,梦见你来了。我可真快活,我问你:你怎么来的? 你说:中麦爸爸叫我来的。 我快活极了。我就和你抱了起来。后来我和你和中麦爸爸打怪物,怪物大叫道:我要吃掉你们! 后来乔乔拿跳绳的绳子把怪物绑起来了。我把铁球一扔,怪物就忽然死了。 后来月亮出来了。月亮对我们笑,我们也对月亮笑。后来忽然四四格和皮皮走来了,皮皮拾起了你,乔乔就赶走了皮皮。四四格忽然拿鞭子打我,中麦爸爸就拿铁球打四四格。 后来我和你和中麦爸爸都快活极了。后来我们大家开火车。后来月亮请我们吃饭,我们忽然就把火车开到月亮家里去了。月亮家里还有四喜子和木木。 后来我忽然醒来了。 原来是个梦。中麦爸爸在我旁边,乔乔在我旁边,可是没有你了。 我还是在找你。 哥哥呢,哥哥呢? 我哭了。 哥哥,你快来吧。你到了火车站,就可以问中麦伯伯住在什么地方,他们就会领你来。千万要来,千万别不来! 中麦爸爸希望你来,乔乔希望你来。你来了我们可就快活了。 哥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你来的时候先写一封信给我,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先要给你买个皮球,买一个苹果。你千万要写信来,你千万别不写信来。 正写到这里,乔乔的鼻子又掉了。中麦爸爸先生正在这里替她找,我也给她找。你等一等吧。 啊呀,真麻烦! 后来怎样呢?后来又把鼻子装上了。 现在中麦爸爸催我睡,我不写了。我明天还得起早。 你千万要来呀。你千万要写信来呀。你得写信告诉我们,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 如果回信上不告诉我,那我可就要罚你二十下手心。 我天天想念着你。 你想念我么? 快来快来

  大林疲倦极了,他就坐在一棵树旁休息起来。大林想着:“小林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假如是富翁就好了。我们假如是富翁,我们就有珠宝给怪物,怪物就不会吃我们了,我和小林就不会分开跑了。”  

  “您是叭哈先生的少爷么?”  

  包包就用了全身的力气,预备好,一二三!包包把两只脚一用力,就跳上去了。包包就从墙头爬到树上,从树上爬进一扇窗子,就到了叭哈先生的房里。  

上面是小林写给大林的一封信。 信封上是这样写的: 速寄 哥哥先生收 小 林 缄

  想呀想的,大林就把眼睛闭起来。大林躺到了地上,就睡着了。大林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小林都做了富翁。他和小林拿许多许多珠宝给了怪物,怪物就乖乖地走开了。怪物还对着他和小林鞠躬哩。他又梦见他和小林住在一间很好很好的屋子里,吃得好,穿得好,又不用做活。大林快活极了。  

  “我是从天上下来的。我是叭哈先生的儿子。”  

  包包坐在地板上休息了一下。他张开眼睛仔细一看,看见叭哈正在床上睡觉呢。叭哈的床是金的。叭哈的胡子是绿的。叭哈打着鼾,把绿胡子吹得飘起来。叭哈的肚子很大,好像一座山一样。叭哈盖的被窝是一张张的钞票缀成的。叭哈的嘴唇很厚──真厚极了,有人说曾经有一个臭虫从他上嘴唇爬到下嘴唇,足足爬了几个钟头才爬到。后来叭哈怕这个臭虫太劳累,还请了一个医生来给它打针哩,因为这个臭虫是叭哈养的。叭哈顶爱养臭虫,一共养了三万多个。到了晚上,臭虫就到工人宿舍去旅行,去玩捉迷藏。这时候有一个臭虫正爬到了叭哈的鼻孔里,叭哈的鼻孔痒了起来。  

小林写好信封,就把信丢到邮筒里了。

  “做了富翁可真好呀!”  

  “戒指呢?”  

  “啊──啊──吃!”  

八、美丽的天使 你想,这封信寄不寄得到? 当然寄不到。 小林也不请教中麦爸爸,也不和乔乔商量,就把这封信发出去了。小林盼着哥哥的回信。 等呀,等呀,可总得不到一点点大林的讯息。 小林天天晚上梦见大林,一醒来就不见了。 哥哥,你在哪里呢? 真的,大林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听故事的人都想要知道。 大林么?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的家里。大林这时候正在他自己家里吃饭。大林吃起饭来才麻烦呢。大林的旁边站着二百个人 刚说到这里,你一定会问:你为什么不从头说起呢?大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大林怎么会有自己的家呢?那天怪物要吃大林和小林,大林和小林分开跑,我们就没看见大林了。你从那里说起吧。 那天不是怪物没抓住大林和小林么?那天大林也像小林一样,拼命跑,拼命跑,一口气跑了二十里路。大林回头一看,怪物不见了,小林也不见了。 大林疲倦极了,他就坐在一棵树旁休息起来。大林想着:小林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假如是富翁就好了。我们假如是富翁,我们就有珠宝给怪物,怪物就不会吃我们了,我和小林就不会分开跑了。 想呀想的,大林就把眼睛闭起来。大林躺到了地上,就睡着了。大林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小林都做了富翁。他和小林拿许多许多珠宝给了怪物,怪物就乖乖地走开了。怪物还对着他和小林鞠躬哩。他又梦见他和小林住在一间很好很好的屋子里,吃得好,穿得好,又不用做活。大林快活极了。 做了富翁可真好呀! 忽然有一个声音叫道:你愿意做富翁么? 谁和我说话呀? 是我,那个声音又叫着,我叫做包包。 大林想:我做梦吧? 大林不是在做梦。大林已经醒来了。他把眼睛张开,就看见一个狐狸绅士站在面前。这个狐狸绅士的脸是黑色的,身上穿着大礼服,脚上一双水晶鞋在月亮下面照着,好看得叫人眼睛都要花了。这位绅士是平平的弟弟,叫做包包。包包又问大林:你真的愿意做富翁么? 你是谁? 我叫做包包。呃,你不是愿意做个富翁么? 那还用说!大林打了一个呵欠。 我叫做包包。我可以想法子让你变成一个富翁。 什么?大林马上坐了起来。 大林还当是自己听错了呢,又问:请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 包包答道:当真,我可以帮助你变成一个富翁。 哈,当真!大林马上站了起来,对包包说:你可真是好人!你真的可以让我做一个富翁么?你要我报答么? 当然要报答。包包笑了。 怎么报答呢? 下回再说。你现在和我到我家里去吧。今天是星期一,到了星期六,你就是一个大富翁了。 包包就搀着大林的手走了。进了城,到了包包的家里。包包家里有巡警给他守卫,还有巡警给他跑腿。 包包对大林说:我跳高跳得很好,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 上次运动会的时候,我跳高第一。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有一个大富翁,叫做叭哈先生,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 叭哈先生是世界上顶富顶富的大富翁,美国的煤油大王还向叭哈先生借过钱呢。叭哈先生还没有儿子。你要是给他做了儿子,你就是大富翁了。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我是一个做官的,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 我是一个官儿,可是我官儿并不很大。我想做一个大官儿,顶大的官儿。我想做一个大臣。叭哈先生和国王很要好,国王很相信叭哈先生的话。叭哈先生要是对国王说:‘国王,你叫包包做一个大臣吧。国王就会让我做大臣。你明白了么? 明白了。大林应着。 包包看看大林,点点头说:那么,你就应当要求你爸爸,叫你爸爸去见国王 大林糊涂起来:怎么要求我爸爸?我爸爸死了。 我说的是叭哈先生。你给叭哈先生当了儿子,他还不是你的爸爸么? 可是我怎样可以做叭哈先生的儿子呢? 包包笑道:我自然有法子。你瞧吧,我要扮做一个天使。 包包就拿出一盒白粉来,把粉涂到了脸上。包包的脸上涂了一点胭脂。包包又拿出一件女子的长衣来穿在身上。包包装扮好之后,就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大林跟前,问道:我美么? 美! 包包有学了女子的声音问大林:我像一个天使么? 像! 后来包包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包来。包包告诉大林:这是一对鸡翅膀,昨天我吃了十只鸡,留下了一对鸡翅膀。 说了之后,包包就把这一对鸡翅膀插在背上。 大林问:这是做什么? 包包诧异道:咦,你不知道么?你看过童话没有?外国的童话里,都说天使是有翅膀的。所以我要把鸡翅膀插在背上。这就完全像一个天使了。 包包照一照镜子,叫了起来:真是一个天使!真美呀! 包包脸上出了汗,汗流过的地方就把白粉和胭脂都洗去了。他的脸上就又有黑色,又有白色,又有红色,变成了一个花脸。 这位美丽的天使四面瞧瞧,对大林小声说:你别乱跑,得好好在这儿等着我。你要是饿了,可以打开窗子吸一点儿新鲜空气。我出去办事去了。再会! 再会! 可是今天的事,你非守秘密不可。你要是泄漏了秘密,那你就当不成富翁的少爷,我也当不成大臣了。记着! 我记着。 包包就走出去了。到门口又打回转,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鸡蛋糕,又把柜子锁上。包包一面嚼着鸡蛋糕,一面说:当个天使还得会唱歌才行。这个可考不住我。 大林就听见包包一路唱着《天使之歌》走了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吃一块鸡蛋糕。 声音愈来愈小,听不见了。大林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就赶紧去打开一扇窗子。可是窗子外面站着一个巡警,对大林叫道:怎么!你想逃走么? 谁说我想逃走!我才巴不得给叭哈先生当儿子呢。

  忽然有一个声音叫道:“你愿意做富翁么?”  

  “哪,这里。”  

  叭哈打了一个喷嚏,就醒来了。  

九、天使给叭哈的幸福 包包一扭一扭地走出大门,就坐上了马车。包包对马说:得儿!到叭哈家。我是要跳墙的,只要到叭哈家的墙外就行了。知道了么? 知道了。 马车一口气跑过去,跑到一座白墙跟前停下了。墙上写着许多黑字: 这是叭哈先生的家, 不准乱涂乱画。 你如果乱涂乱画, 我搔你脚板一百二十下! 在这些字旁边,又写着六个斗大的字: 此处不准写字! 包包就在这里下了车。包包看看这座墙。这座墙是银的,有一丈多高。银子亮得和镜子一样,照出包包的脸,脸是花的,又红,又白,又黑。包包忍不住叫起来:可真美!真可爱!现在我还不是大臣哩,我如果做了大臣,我就更可爱了。我得让大林做叭哈先生的儿子。我得跳上墙去。跳呀,跳呀。 包包预备好,一二三!一跳。 可是墙太高,包包先生跳不上,跌到了车下。马看见了就笑起来了,说道:呜呜呜,包包老爷跌得苦! 包包生了气。 呸,你笑我跳不上么?你再看! 包包就用了全身的力气,预备好,一二三!包包把两只脚一用力,就跳上去了。包包就从墙头爬到树上,从树上爬进一扇窗子,就到了叭哈先生的房里。 包包坐在地板上休息了一下。他张开眼睛仔细一看,看见叭哈正在床上睡觉呢。叭哈的床是金的。叭哈的胡子是绿的。叭哈打着鼾,把绿胡子吹得飘起来。叭哈的肚子很大,好像一座山一样。叭哈盖的被窝是一张张的钞票缀成的。叭哈的嘴唇很厚真厚极了,有人说曾经有一个臭虫从他上嘴唇爬到下嘴唇,足足爬了几个钟头才爬到。后来叭哈怕这个臭虫太劳累,还请了一个医生来给它打针哩,因为这个臭虫是叭哈养的。叭哈顶爱养臭虫,一共养了三万多个。到了晚上,臭虫就到工人宿舍去旅行,去玩捉迷藏。这时候有一个臭虫正爬到了叭哈的鼻孔里,叭哈的鼻孔痒了起来。 啊啊吃! 叭哈打了一个喷嚏,就醒来了。 包包就赶快站起来,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叭哈的床边。包包尖着声音叫:叭哈,醒来!叭哈,醒来! 叭哈先生问:谁叫我? 是我叫你。我是一个天使。我是天上下来的。 叭哈先生想道:我听说天使都很美,都长着翅膀。一个人要是遇见了天使,就会有幸福。我来看看这位天使美不美。 叭哈先生把眼睛张得很大,仔细看着这位天使。把叭哈的眼睛都看花了。 啊!叭哈叫了起来,这真是我的天使!这真是我的天使! 叭哈马上爬起来,跪在床上,对包包说:美丽的天使呀,美丽的天使呀!您怎么肯降临我这里呢?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吩咐我呢?您是不是要使我幸福呢?您是不是爱我呢?您的翅膀为什么像鸡翅膀呢? 包包说:天使的翅膀都是这样的。 啊,是的是的。真是耳闻不如目见。天使呀,您来有什么话对我说? 有很要紧的话。你别老这么跪着了,坐下谈谈吧。 好极了。美丽的天使请坐吧。美丽的天使要不要抽烟? 好,拿一支给我吧。 叭哈马上拿一支烟给包包,还给包包点了火。包包就坐到椅子上,把左腿搁到右腿上,一面抽烟一面说道:这种烟很不错,在天上可没得抽。喂,叭哈,我们谈正经事吧。叭哈,你不是没有儿子么? 唉,是呀。这正是我的心事。 你想不想有一个儿子? 当然想!当然,唉!天使能帮我一个忙么? 包包用力抽了一口烟,说道:哈,我就是来办这件事的。我看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来送一个儿子给你。 叭哈高兴得直喘气:真的?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您带来了么? 包包叫道:别忙!天使做事情可不会这么快。叭哈,我肚子饿了,你有什么吃的没有?有酒么? 有,有! 叭哈先生按了按铃,就有几个听差托着一个盘子走出来,又是酒,又是肉。包包一面吃一面说:到了星期六,你就有儿子了。星期六下午三点钟,有一个穿黑衣裳的小孩子会走过你门口,这孩子就是你的儿子。现在我给你一个戒指,到星期六那天,那个穿黑衣裳的孩子也有一个戒指,他的戒指和你的戒指一个样,这就是证据。 叭哈听了,欢喜得哭了起来。叭哈就又对包包跪下:感谢天使!感谢天使!哈,我有了儿子了,我有了儿子了! 别吵,听我说!你的儿子已经有十来岁了,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你得听他的话。 是,是。 好,我要走了。 包包就站起来,一扭一扭地走到窗子旁边,要往下跳一二三!包包正要跳,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你这里这一盒烟和这一瓶酒,我想带到天上去给大家尝尝,行么? 叭哈就送给包包一盒烟和一瓶酒。包包这才跳下窗子,走了。 叭哈连忙跪在地下:感谢天使!感谢天使

  “谁和我说话呀?”  

  于是那二十四个狐狸又对大林鞠一个躬,说道:“那您就是大少爷,一点不错。请进!”  

  包包就赶快站起来,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叭哈的床边。包包尖着声音叫:“叭哈,醒来!叭哈,醒来!”  

十、叭哈的家里 日子过呀过的就到了星期六。 包包拿一件黑衣服让大林穿上,吩咐大林:你到了下午三点钟,就到叭哈家里去。我再给你一个戒指,你可以拿给叭哈先生看看,当作证据。从今天起,你可就是大富翁了。叭哈先生如果问你从哪里来,你就说是从天上来的。知道了么? 知道了。 很好,包包拍拍大林的肩膀,我再说一遍,从今天起,你就是大富翁了。你可别忘了我呀,得好好报答我。 我一定报答。 你还得严守秘密。 我一定守秘密。 到了下午三点钟,大林穿着黑衣,带着包包给他的戒指,到叭哈家去了。叭哈家的大门是钢的,上面镶着金刚钻。大门口有一块一里路长的牌子: 叭 哈 先 生 的 家 大门口站着二十四个狐狸,都穿着大礼服,一动不动地站着,像石头一样。大林刚刚一走到,那二十四个狐狸就对大林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 您是叭哈先生的少爷么? 我是从天上下来的。我是叭哈先生的儿子。 戒指呢? 哪,这里。 于是那二十四个狐狸又对大林鞠一个躬,说道:那您就是大少爷,一点不错。请进! 忽然有一辆马车从里面跑出来了。车上有四个大字:欢迎儿子 那二十四个狐狸请大林坐上去,就拉到里面去了。这所房屋真大极了,马车走了一个钟头才走到。叭哈亲自接大林下来,看了看大林手上的戒指,快活得叫道:我有了儿子了,我有了儿子了!快叫我爸爸! 爸爸! 叭哈想要抱一抱儿子,可是抱不起来,因为叭哈的肚子太大了。他伸长了手,还摸不到自己的肚子尖呢。不过叭哈仍然非常快活,格格格地笑着,那大肚子一高一低地动着。叭哈说:我是世界第一大富翁。你是我的儿子,你也就是世界第一大富翁了。我是世界第一大胖子,我也一定要把你养胖。我有了儿子了,真快活!我今天晚上要开个大宴会庆祝呢。我要给你取一个名字,我要叫你一个美丽的名字。我要叫你做唧唧。我还要送你进学校。 从此以后,大林就不叫大林了,叫做唧唧。我们也管大林叫唧唧吧。唧唧就说:我真

  “是我,”那个声音又叫着,“我叫做包包。”  

  忽然有一辆马车从里面跑出来了。车上有四个大字:“欢迎儿子”。  

  叭哈先生问:“谁叫我?”  

  大林想:“我做梦吧?”  

  那二十四个狐狸请大林坐上去,就拉到里面去了。这所房屋真大极了,马车走了一个钟头才走到。叭哈亲自接大林下来,看了看大林手上的戒指,快活得叫道:“我有了儿子了,我有了儿子了!快叫我爸爸!”  

  “是我叫你。我是一个天使。我是天上下来的。”  

  大林不是在做梦。大林已经醒来了。他把眼睛张开,就看见一个狐狸绅士站在面前。这个狐狸绅士的脸是黑色的,身上穿着大礼服,脚上一双水晶鞋──在月亮下面照着,好看得叫人眼睛都要花了。这位绅士是平平的弟弟,叫做包包。包包又问大林:“你真的愿意做富翁么?”  

  “爸爸!”  

  叭哈先生想道:“我听说天使都很美,都长着翅膀。一个人要是遇见了天使,就会有幸福。我来看看这位天使美不美。”  

  “你是谁?”  

  叭哈想要抱一抱儿子,可是抱不起来,因为叭哈的肚子太大了。他伸长了手,还摸不到自己的肚子尖呢。不过叭哈仍然非常快活,格格格地笑着,那大肚子一高一低地动着。叭哈说:“我是世界第一大富翁。你是我的儿子,你也就是世界第一大富翁了。我是世界第一大胖子,我也一定要把你养胖。我有了儿子了,真快活!我今天晚上要开个大宴会庆祝呢。我要给你取一个名字,我要叫你一个美丽的名字。我要叫你做唧唧。我还要送你进学校。”  

  叭哈先生把眼睛张得很大,仔细看着这位天使。把叭哈的眼睛都看花了。  

  “我叫做包包。呃,你不是愿意做个富翁么?”  

  从此以后,大林就不叫大林了,叫做唧唧。我们也管大林叫唧唧吧。唧唧就说:“我真快活!这下子可真好了。”  

  “啊!”叭哈叫了起来,“这真是我的天使!这真是我的天使!”  

  “那还用说!”大林打了一个呵欠。  

  “好儿子,来亲我一下!好儿子!”  

  叭哈马上爬起来,跪在床上,对包包说:“美丽的天使呀,美丽的天使呀!您怎么肯降临我这里呢?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吩咐我呢?您是不是要使我幸福呢?您是不是爱我呢?您的翅膀为什么像鸡翅膀呢?”  

  “我叫做包包。我可以想法子让你变成一个富翁。”  

  唧唧跑了过去,好容易爬上叭哈的肚子,和叭哈亲了一个嘴。  

  包包说:“天使的翅膀都是这样的。”  

  “什么?”大林马上坐了起来。  

  叭哈于是叫二百个听差来,这二百个听差都穿得很讲究。叭哈对这二百个听差说:“以后你们就伺候唧唧少爷,你们得听唧唧少爷的话。你们现在给唧唧少爷换换衣服吧,拣顶漂亮的给他穿上。”  

  “啊,是的是的。真是耳闻不如目见。天使呀,您来有什么话对我说?”  

  大林还当是自己听错了呢,又问:“请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  

  又对唧唧说:“这二百个听差是专门伺候你的。这二百个听差都编了号,你就叫他们第一号,第二号,第三号,第二百号,──用不着记他们的名字,免得你费脑筋。”  

  “有很要紧的话。你别老这么跪着了,坐下谈谈吧。”  

  包包答道:“当真,我可以帮助你变成一个富翁。”  

  那二百个听差就给唧唧少爷换了衣裳,后来又带唧唧少爷到一间很亮爽的、香喷喷的房子里。  

  “好极了。美丽的天使请坐吧。美丽的天使要不要抽烟?”  

  哈,当真!大林马上站了起来,对包包说:“你可真是好人!你真的可以让我做一个富翁么?你要我报答么?”  

  “唧唧少爷,这是您的书房。”  

  “好,拿一支给我吧。”  

  “当然要报答。”包包笑了。  

  这间书房真好极了。桌子是寇寇糖做的。椅子是胡桃糖做的,上面铺了一层奶酪做的垫子。地板是玻璃的,亮得像镜子一样,再仔细一看,原来不是玻璃,是冰糖。唧唧说道:“好了,从此以后我就享福了,我是大富翁了。从此以后我就吃得好,穿得好,又不要做工作。真好呀,真好呀!我一定要爱这个爸爸。”  

  叭哈马上拿一支烟给包包,还给包包点了火。包包就坐到椅子上,把左腿搁到右腿上,一面抽烟一面说道:“这种烟很不错,在天上可没得抽。喂,叭哈,我们谈正经事吧。叭哈,你不是没有儿子么?”  

  “怎么报答呢?”  

  后来这二百个听差又领唧唧到叭哈房里去。这时候叭哈房里坐着一个医生。叭哈正听着那个医生说话呢。医生说:“请叭哈先生放心,这个病是不要紧的。我今天再给他打三针就好了。”  

  “唉,是呀。这正是我的心事。”  

  “下回再说。你现在和我到我家里去吧。今天是星期一,到了星期六,你就是一个大富翁了。”  

  叭哈站了起来:“好,现在我们去看看病人吧。唧唧,跟我同去。”  

  “你想不想有一个儿子?”  

  包包就搀着大林的手走了。进了城,到了包包的家里。包包家里有巡警给他守卫,还有巡警给他跑腿。  

  叭哈就牵着唧唧的手,同医生到一个房间里去看病人。病人旁边站着十八个看护妇。她们低声对医生说:“他睡着了。”  

  “当然想!当然,唉!天使能帮我一个忙么?”  

  包包对大林说:“我跳高跳得很好,你知道么?”  

  医生问:“他怕不怕冷?”  

  包包用力抽了一口烟,说道:“哈,我就是来办这件事的。我看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来送一个儿子给你。”  

  “我不知道。”  

  “他没有怕冷的样子。”  

  叭哈高兴得直喘气:“真的?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您带来了么?”  

  “上次运动会的时候,我跳高第一。”  

  “那好,”医生搓搓手微笑说。“现在我来打针吧。”  

  包包叫道:“别忙!天使做事情可不会这么快。叭哈,我肚子饿了,你有什么吃的没有?有酒么?”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有一个大富翁,叫做叭哈先生,你知道么?”  

  唧唧觉得奇怪:“哪有什么病人呀?这病床上不是空的么?我眼花了么?”  

  “有,有!”  

  “我不知道。”  

  唧唧就跑过去仔细一看,原来确有一个病人,不过病人身体太小,不容易看见罢了。  

  叭哈先生按了按铃,就有几个听差托着一个盘子走出来,又是酒,又是肉。包包一面吃一面说:“到了星期六,你就有儿子了。星期六下午三点钟,有一个穿黑衣裳的小孩子会走过你门口,这孩子就是你的儿子。现在我给你一个戒指,到星期六那天,那个穿黑衣裳的孩子也有一个戒指,他的戒指和你的戒指一个样,这就是证据。”  

  “叭哈先生是世界上顶富顶富的大富翁,美国的煤油大王还向叭哈先生借过钱呢。叭哈先生还没有儿子。你要是给他做了儿子,你就是大富翁了。”  

  原来这是个臭虫!  

  叭哈听了,欢喜得哭了起来。叭哈就又对包包跪下:“感谢天使!感谢天使!哈,我有了儿子了,我有了儿子了!”  

  过了一会,包包又对大林说:“我是一个做官的,你知道么?”  

  医生给这臭虫打过了针,就对那十八个看护妇说:“现在让病人好好睡一觉,不准有一点声音吵他。睡到六点四十七分五十八秒钟,你们就叫醒他,给他喝牛奶,然后带他到桌子上去散步。”  

  “别吵,听我说!你的儿子已经有十来岁了,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你得听他的话。”  

  “我不知道。”  

  医生吩咐了之后,就格哒格哒地走了。  

  “是,是。”  

  “我是一个官儿,可是我官儿并不很大。我想做一个大官儿,顶大的官儿。我想做一个大臣。叭哈先生和国王很要好,国王很相信叭哈先生的话。叭哈先生要是对国王说:‘国王,你叫包包做一个大臣吧。’国王就会让我做大臣。你明白了么?”  

  叭哈就拉了唧唧的手,一面走出去,一面对唧唧说:“这个医生是鼎鼎大名的,诊一次病,要一千二百块钱哩。我现在带你去看看臭虫俱乐部吧。”  

  “好,我要走了。”  

  “明白了。”大林应着。  

  他们走进一个房间。这里有许多许多的臭虫,唧唧一进门,连连打了十几个喷嚔。这房间里趴着许许多多臭虫,叭哈对它们说了一声:“立正!”  

  包包就站起来,一扭一扭地走到窗子旁边,要往下跳──一二三!……包包正要跳,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你这里这一盒烟和这一瓶酒,我想带到天上去给大家尝尝,行么?”  

  包包看看大林,点点头说:“那么,你就应当要求你爸爸,叫你爸爸去见国王

  那许许多多臭虫马上就排了队站着。  

  叭哈就送给包包一盒烟和一瓶酒。包包这才跳下窗子,走了。  

……”  

  叭哈先生点点头笑一笑,就牵着唧唧的手走开了。  

  叭哈连忙跪在地下:“感谢天使!感谢天使……”

  大林糊涂起来:“怎么要求我爸爸?我爸爸死了。”  

  唧唧问叭哈:“爸爸,你为什么要养臭虫?”  

  “我说的是叭哈先生。你给叭哈先生当了儿子,他还不是你的爸爸么?”  

  “我一天到晚不用做事,就养臭虫玩。臭虫是全世界上顶可爱的东西。如果有谁不听我的话,我就叫臭虫去叮他。”  

  “可是我怎样可以做叭哈先生的儿子呢?”  

  到了五点钟,有一个怪物来见叭哈。这个怪物的眼睛有一面锣那么大,发着绿光。他手上长着草。右手上贴着一块膏药。  

  包包笑道:“我自然有法子。你瞧吧,我要扮做一个天使。”  

  唧唧一看见这怪物,撒腿就逃。这正是那天要吃大林和小林的那个怪物!  

  包包就拿出一盒白粉来,把粉涂到了脸上。包包的脸上涂了一点胭脂。包包又拿出一件女子的长衣来穿在身上。包包装扮好之后,就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大林跟前,问道:“我美么?”  

  叭哈叫道:“唧唧!唧唧!别怕,别怕,这怪物是很听我的话的。”就对怪物说:“这是我的儿子,这儿子是一位美丽的天使送给我的。”  

  “美!”  

  怪物对唧唧鞠一个躬,说道:“我和您做好朋友吧。”  

  包包有学了女子的声音问大林:“我像一个天使么?”  

  叭哈问怪物:“有事么?”  

  “像!”  

  “没有什么事。只看叭哈先生有什么吩咐。”  

  后来包包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包来。包包告诉大林:“这是一对鸡翅膀,昨天我吃了十只鸡,留下了一对鸡翅膀。”  

  “你的手为什么贴橡皮膏?”  

  说了之后,包包就把这一对鸡翅膀插在背上。  

  “给月亮戳的呀。”  

  大林问:“这是做什么?”  

  “好,没有什么事,你去吧。今天晚上我要开宴会呢。”  

  包包诧异道:“咦,你不知道么?你看过童话没有?外国的童话里,都说天使是有翅膀的。所以我要把鸡翅膀插在背上。这就完全像一个天使了。”  

  怪物鞠了一个躬,就走了。  

  包包照一照镜子,叫了起来:“真是一个天使!真美呀!”  

  叭哈告诉唧唧:“怪物每天来见我一次。”  

  包包脸上出了汗,汗流过的地方就把白粉和胭脂都洗去了。他的脸上就又有黑色,又有白色,又有红色,变成了一个花脸。  

  唧唧越想越快活:“真好!真好!我一做了富翁,什么事都很好了。小林为什么说做富翁不好呢?小林现在在什么地方呢?小林有没有做富翁呢?爸爸说爸爸是世界第一大富翁,爸爸是世界第一大胖子,我也要胖起来才好。”  

  这位美丽的天使四面瞧瞧,对大林小声说:“你别乱跑,得好好在这儿等着我。你要是饿了,可以打开窗子吸一点儿新鲜空气。我出去办事去了。再会!”  

  后来叭哈对唧唧说:“唧唧,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要听我的话。第二,你不准做事。你无论什么都要听差去做,依我么?”  

  “再会!”  

  “我依。”  

  “可是今天的事,你非守秘密不可。你要是泄漏了秘密,那你就当不成富翁的少爷,我也当不成大臣了。记着!”  

  “啊,好儿子,来!亲我一下。”  

  “我记着。”  

  唧唧就用了全身的力气,爬上叭哈的肚子,去亲了一下。爬下来的时候出了一身大汗。

  包包就走出去了。到门口又打回转,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鸡蛋糕,又把柜子锁上。包包一面嚼着鸡蛋糕,一面说:“当个天使还得会唱歌才行。这个可考不住我。”  

  大林就听见包包一路唱着《天使之歌》走了──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美丽的包包。
  吃一块鸡蛋糕,
  吃一块鸡蛋糕。
  ……”  

  声音愈来愈小,听不见了。大林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就赶紧去打开一扇窗子。可是窗子外面站着一个巡警,对大林叫道:“怎么!你想逃走么?”  

  “谁说我想逃走!我才巴不得给叭哈先生当儿子呢。”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林和小林,叭哈的家里

上一篇:第三十七章,长腿叔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三十七章,长腿叔叔
    第三十七章,长腿叔叔
    这里的人有山普先生和山普太太,还有一个雇来的女孩子和两个雇来的工人。雇员都在厨房用餐,而山普家跟茱蒂则在用餐室里。我们吃火腿,蛋,土司,
  • 海枯石烂,郭楚海童话选
    海枯石烂,郭楚海童话选
    小力克买了一盘儿童歌曲录音带,当他把录音带放进录音机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他十岁丧父,小学三年级就被迫辍学。但是,他对唱歌却情有独钟。长
  • 落水的人,哈尔罗杰历险记5
    落水的人,哈尔罗杰历险记5
    抹香鲸吞下一个人,就跟人吞下一粒丸药一样便当。捕鲸者们曾多次在抹香鲸的肚子里发现体长达3.6米甚至更长的鲨鱼。 鲸鱼突然改变方向。一股突如其来
  • 哈尔罗杰历险记5,格林德尔洗鲸脂澡
    哈尔罗杰历险记5,格林德尔洗鲸脂澡
    哈尔攀上绳梯,他尽量不弄出声来。他仰起头来时格林德尔船长正好往下看。船长恐惧的双眼像巨大的玻璃珠一样突出来。他挣扎着想开口,却一个字儿也
  • 【金沙国际平台】不列颠尼亚号依然是个谜,在
    【金沙国际平台】不列颠尼亚号依然是个谜,在
    3.不速之客 笔者们早已说过,海轮老婆是二个慷慨豪爽的人。她刚刚的这种表现正是八个证实。哥利纳帆爵士有如此一人贤惠的老婆,既可以通晓他,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