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第十一章
分类:儿童文学

 

牐犓⒀莱菸颐撬乩淳头浅L盅帷
牐犖颐呛鼙歉,居然一度照她的话办,
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
牐犎拥粞栏喟桑
牐犖颐窃僖膊恍肴ハ赐耄
牐犝饩褪俏颐侨松的信念。
牐牼里储藏那么多清水,
牐犞徊还是叫我们的嘴不发干。
牐犖颐蔷×可傧础⑸偈帐胺考洌
牐犜僖膊恍枰什么扫帚、簸箕、肥皂,
牐犖颐钦庑┣咳说纳活与这些东西无关,
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
牐牬虻瓜赐耄
牐犖颐窃僖膊灰把柴来砍,
牐犖颐窃僖膊簧火做饭——
牐牳不要一个女人当我们的老板。
牐犖颐且丫请这位姑姑退休,
牐犖颐墙窈蟮囊磺薪按照我们的方式办。
牐犖颐敲咳舜哟私会愉快、幸福,
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
牐犖颐墙一定这样干!  

 

牐犌康撩前训绯悼走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呆在家里。
牐犜谒们的那个贼窝里,一切仍然是像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地方一切都乱七八糟的。他们成天只是争论谁应该收拾屋子。他们谁都不喜欢干活儿,因此从来就没有人收拾房子,卫生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坏。他们谁也不愿意洗刷,因此盘子和饭锅就从没有洗刷过。东西只要用过以后,谁也不把它们收拾起来,因此,杯子和盘子、罐子扣饭锅、衬衫和鞋子、衣服扣子扣钱币到处都是,乱作一团。强盗们只要一走动,就会绊着一些东西。
他们成天找东西
牐牴士贝的帽子飞向何方?
牐犑裁炊西都不知去向。
牐犇侵换鼓艽迪斓钠瓶谇僖彩ё伲
牐犖业暮炜泷靡膊患,
牐犠俺纳赖某槎房湛盏吹础
牐犇歉别不住东西的别针谁人拿走?
牐犠蛱煳一拱阉别在身上。
牐牭侥睦锶フ椅业钠【破扛牵
牐牭侥睦锶フ椅夷ヌ甑兜钠ご?
牐犖彝嘧由系拇蠖匆彩ё伲真怪!
牐犖业哪前丫缮ㄖ阋蚕声匿迹。
牐犖夷歉缝扣眼的针,又光又快,
牐犗衷谝用它补背心上的一个大洞,
牐犓也不知去向,虽然它昨天还在。
牐犖业钠ご哪里去找?
牐犖业娜人瓶也不见了!
牐犖夷亲白盼逄跎扯∮愕奶罐
牐牶退⒌靥旱乃⒆樱也无法找到。
牐牷褂心侵慰人缘亩西,
牐犓一直失踪,虽然它治病有效。
牐犠蛱煳曳用它还觉得很好。
牐犖业氖嶙酉衷谝参拮儆埃
牐牥括那块抹了黄油的烤饼!
牐牷褂心堑弊魍矸钩缘娜馐常
牐犖乙蚕氩黄鹚在什么地方藏身!
牐牸炙古搴凸士贝去到什么地方?
牐犂帜傻ぶ还匦耐翟祖母的金银,
牐犖壹堑盟昨天还在附近。
牐牎拔颐钦飧鑫葑永镉Ω糜幸桓龈九才好。”贾斯佩说。
牐牎敖兴为我们料理家务。”哈士贝说。
牐牎敖兴为我们做饭。”乐纳丹说。
牐牎笆堑模我们应该有一个管家婆。”哈士贝说。
牐牎拔乙皇被瓜氩怀稣沂裁慈烁烧庵只疃。”乐纳丹说。
牐牎拔颐强梢匀ネ狄桓鋈死础!惫士贝建议。
牐牎岸裕对了。”他们都一致表示同意。他们的情绪也高起来了。
牐牎罢飧鋈吮匦牖崾帐拔葑樱打扫卫生,”贾斯佩说,“还要会照看狮子。”
牐牎盎挂会做出真正味道好的伙食!”乐纳丹说。
牐牎班牛我想起了一个人。”贾斯佩说。
牐牎八?”哈士贝叫出声来,“快点儿说,谁?”
牐牸炙古暹肿煨α艘幌隆!八辗乒霉谩!彼说,“大家都说她的饭做得非常出色,屋子也收拾得非常干净。”
牐牎罢馓理想了!”哈士贝用坚决、肯定的声音说。
牐牎安还她的脾气暴躁。”乐纳丹警告他们。
牐牎霸趺矗磕训廊个强盗还害怕一个苏菲姑姑不成?”贾斯佩讥笑地说。
牐牎暗还有一个问题,”哈士贝说,“我们有什么办法把她从家里偷来呢?”
牐牎岸裕这倒不是一桩容易的事儿。”乐纳丹说。他们坐着把这个问题思考了一套儿。哈士贝第一个发言。
牐牎敖裉煲估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他说,“我们溜到镇上去。径直摸进她的住屋,一声不响,在她睡着了的时候把她偷走。”
牐牎凹偃缢醒来了呢?”乐纳丹说。
牐牎翱龋我不相信她会醒来。”哈士贝说。
牐牎澳敲淳驼庋办吧!”贾斯佩说。
牐犓们坐着等待黑夜的到来。当钟声敲了十二下的时候,他们便开始准备行动,站了起来。
牐牎鞍衙潘好,哈士贝。”他们中的一位说。
牐牎昂谩!惫士贝说。
牐牎拔颐前咽ㄗ右惨黄鸫去吗?”乐纳丹问。
牐牎安唬不能把狮子带去,”贾斯佩说,“肯定会弄出麻烦。把它留在哈士贝的房间里,门锁得紧紧的。”
牐牎熬驼庋办吧。”哈士贝说。
牐牎岸浴!崩帜傻に怠
牐牸炙古逄嶙诺屏在前走,哈士贝拿着一把钥匙跟着,最后是乐纳丹,拿着一块面包和香肠。
牐犔煲丫够黑了。这个小镇是寂静无声的,甚至警察也睡着了。强盗们踮着脚走到苏菲姑姑的大门口,静静地听动静。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哈士贝取出他的一把钥匙,一一地在锁孔里试。那第三十五把钥匙正对得上口径,门开了。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停了一阵,仔细听。他们听到一个声音从一个房间里飘出来。乐纳丹说:“苏菲姑姑在打鼾。”
牐牎耙磺性诎凑占苹实现。”贾斯佩低声地说。他们轻轻地打开通向厨房的门。苏菲姑姑就在那里的一个吊床上睡着了。
牐牎罢孀咴耍 奔炙古逅担“现在我们可以把她抬走,连吊床一起!”
牐牎罢庹是我们要干的事儿。”哈士贝说。
牐犓仔细地把吊床从吊着它的那两个钩子上取下来。贾斯佩抓住一端,哈士贝抓住另一端。他们把它抬出去,穿过厨房门,走出过道,来到街上,然后穿过街道,一直抬到空地上的那座屋子里。在整个的行程中,苏菲姑姑一直是鼾声不停。
牐犑潞笏们各自溜进睡房里去,一直睡到天亮。
牐牎八醒转来时,一定会大吃一惊吧?”乐纳丹躺到床上时禁不住发出一个笑声。  

牐犇歉鑫按蟮南募居我栈峋傩械娜兆又沼诘嚼戳恕
牐犚淮笄逶纾人们就开始兴奋起来。这时,镇上乐队的成员都戴着时髦的白帽子,衣扣里插着花朵,已经在市集广场上准备停当,并且又奏起了新的《豆蔻镇进行曲》。
牐犝馐且桓雒览龅娜兆樱⊙艄饷髅模所有的房子都用花朵装饰一新,国旗也被升到旗杆顶上。孩子们的学校都放了假,成年人的商店和机关都关了门。大家都穿着礼拜天的衣服,虽然这天不过是星期二。
牐牰罐⒄蛲獾娜嗣牵也都乘着漆上了粉红色的车子赶来,连拉车的驴子也都在脖子上挂起花环,头上戴起纸帽。一切都尽量显得既快乐又漂亮。
牐牬蠹叶枷蚬园里的游艺会场走去——只有小贾莱娅是例外。苏菲姑姑不让她去,因此她感到非常难过。
牐犓一直在盼望这一天的到来,为的是去听音乐和唱歌,同时也参加一些游艺活动。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她只有尽量忍受这种不幸。苏菲姑姑的主张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的。她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甚至巴士贤都怕她。
牐牸掷虫只好坐在钢琴前,练些曲子。她可以从弹琴中得到一点儿安慰。当她正弹着一首华尔兹舞曲的时候,她的好朋友多米正好在她窗前骑着驴子走过。他在外面停下来,听她弹琴。他认为她弹得非常好。
弹钢琴的贾莱娅
牐犌胩我演奏,
牐犖乙恢痹诹贰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犖蚁衷诜⒊霾音,
牐犌逦,甜蜜。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犝飧銮子非常新鲜,
牐犇愦永床辉听见——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犇闶欠裉过这样的敲击?
牐犗袼母隼叭的声音旋转——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犖颐刻煸诹罚
牐牭髯右换岫苦,一会儿甜。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牭蔽页さ酶叽笞辰。
牐犖业氖种敢不嵩龀ひ话耄
牐犎嗣墙会发现我是天才,
牐犚弧⒍、三,一、二、三。
牐牰嗝赘吆埃骸拔梗贾莱娅!”她走到窗前,朝外面看。
牐牎澳愕得真好。”多米说。
牐牎把剑你是这样想的吗?”贾莱娅感到很高兴,因为他恭维了她。
牐牎拔野职值难葑嘁膊换担”多米说,“他会吹喇叭。”
牐牎拔蚁不独叭。”贾莱娅说。
牐牎澳敲茨憬裉炀涂梢蕴到他吹了,”多米告诉她,“他和镇上的乐队将在公园里吹奏。”
牐牎暗是我去不了。”贾莱娅叹了一口气。
牐牎叭ゲ涣耍为什么?”多米问。
牐牎八辗乒霉貌蛔夹∨孩儿去参加游艺会。所以我得呆在家里,苏菲姑姑也呆在家里。”
牐牎罢馓糟了,”多米说,“如果你能来,我将让你骑我的庞踢五。”庞踢五是他的驴子的名字。“你不能偷偷地溜出来,不让苏菲姑姑看见吗?我可以把你从窗口扶下来呀。”
牐牎把剑那可不能。”贾莱娅说。
牐牎昂茫那么我们想想别的办法。”多米说。他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但没有结果。“我得到塔上去找找老杜比雅,”他最后说,“他一定能够想出一个办法。”
牐牎翱龋我希望他能够!”贾莱娅哭起来。
牐牰嗝着芸了。他爬到杜比雅所住的塔上。
牐牎凹掷虫没有得到准许去参加游艺会,”他说,“这多不像话。”
牐牎叭肥挡幌窕埃”杜比雅表示同意,“我们得想个办法,看是否能帮助她。”他们两人都想了一会儿。
牐牎拔腋嫠吣阍趺窗欤”杜比雅最后说,“我们得先劝苏菲姑姑去参加游艺会。如果她去,她就不能把贾莱娅一人留在家里。她一定会带她同去。”
牐牎罢庥械愣不太那个——”多米说。
牐牎安惶那个——可是不那么容易,”杜比雅说,“我们得找个合适的人带苏菲姑姑到游艺会场上去。”
牐牎拔蚁氩怀鏊合适。”多米说。
牐牎耙残砦易约嚎梢匀ナ允钥础!倍疟妊潘怠
牐牰嗝追浅8咝恕!澳是一个绝对合适的人。”他说。
牐犆还多久。杜比雅就去敲苏菲姑姑的门。她亲自开了门。
牐牎把剑是你!”她说。
牐牎笆堑模是我,”老杜比雅说,“我特来请你去参加游艺会。”
牐牎胺浅8行荒悖不过我不能去,我得呆在家里,照看贾莱娅。”
牐牎把剑但是贾莱娅不也可以去吗?”
牐牎翱隙ú荒苋ィ”苏菲姑姑说。“她太小了,不能参加游艺会那一类的东西,荡来荡去。”
牐牎疤小了?”杜比雅惊奇地说,“游艺会就是为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们开的呀。你知道,我答应过巴士贤警长,我本人就要在那里唱歌的呀。”
牐牎罢娴穆穑俊彼辗乒霉盟怠
牐犓把脑袋掉向一边,想了一会儿。
牐牎斑恚”她最后说,“我去。是的,我一定去。”
牐牎澳闾好了。”杜比雅说。
牐牎罢馓覆簧稀!彼辗乒霉盟怠
牐牎昂猛郏 奔掷虫欢呼起来。
牐牎安蛔己啊好哇’!”苏菲姑姑毫不客气地说。
牐犓们准备好以后就一齐出发:苏菲姑姑、贾莱娅、老杜比雅、多米和驴子庞踢五。
牐牎凹掷虫可以骑着庞踢五去——如果她愿意的话。”多米说。
牐牎澳翘好了!”她兴奋地说。老杜比雅把她抱到驴背上,多米赶着驴,在她旁边步行。
牐牎翱蠢矗贾莱娅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苏菲姑姑说,可是没有人接她的话。
牐犓们就这样一齐去参加游艺会,一个人骑驴,三个人步行。  

牐牭诙天早晨,当苏菲姑姑醒转来的时候,她向周围望了一眼,感到莫名其妙。
牐牎罢庋一个可怕的脏地方真是少见!”她对自己说。
牐犓跳下床来,走到隔壁房间里去。她发现那三个强盗正在等待,他们颇为激动,为的是想看看她作何表示。
牐牎八住在这个骇人听闻的地方?”她问。
牐牎扒装的苏菲姑姑,是我们呀!”贾斯佩说。
牐牎昂撸∧忝牵对吗?”苏菲姑姑说,“我相信是你们。请过来,给我说声‘早安’——说准确一点儿。”
牐牸炙古逋着其他两人。
牐牎拔铱醋詈没故前凑账讲的话办。”他咕哝着。他走向她,粗声说:“我的名字叫贾斯佩。”
牐牎安灰大叫,”苏菲姑姑说,“这是不礼貌的。”
牐牎拔蚁不洞笊喊就大声喊。”贾斯佩说。
牐牎罢獠皇呛鸵桓龈九讲话的样子。”苏菲姑姑说。
牐牎拔移偏要……嗯。”贾斯佩说,但他的声音有点儿软下去了。
牐牎跋乱桓觥!彼辗乒霉盟怠
牐牎拔业拿字叫哈士贝。”下一个人说。他非常有礼貌地鞠了一躬。
牐牎罢饣瓜窀鲅子。”苏菲姑姑说。
牐牎拔医欣帜傻ぁ!钡谌个人说。
牐牎班牛嗯!”苏菲姑姑说,“所以你的名字叫做乐纳丹。请走过来让我瞧瞧你的耳朵。”
牐牎澳鞘俏易约旱亩朵呀。”乐纳丹反驳着说。
牐牎笆堑模是你自己的耳朵,你应该为你的这一对耳朵感到羞耻。”苏菲姑姑说,“黑得像煤烟灰一样!你大概好几年没有洗过它们吧。”
牐牎八高兴洗就洗!”哈士贝咆哮着。
牐牎拔也孪氪蟾乓彩钦飧鲅子。”苏菲姑姑说。她把他们每个人轮流观察了很久,接着问:“为什么我到这个屋子里来了?我是怎样来的?”
牐牎把剑苏菲姑姑,”贾斯佩说,“你知道,是我们——我们——把你绑架来的。”
牐牎暗购芾鲜担∥蚁肽忝谴蟾乓晕这是你们干的一件得意的事吧。”
牐牎安还艿靡獠坏靡猓”贾斯佩鼓起勇气说,“事情是干了。我们需要有一个人来料理我们的家务。”
牐牎袄窗盐颐堑奈葑邮帐案删弧!惫士贝补充着说。
牐牎巴时给我们做饭。”乐纳丹急速地说。
牐牎澳敲茨忝侨个人干什么呢?”苏菲姑姑问。
牐牎拔颐窍不陡墒裁淳透墒裁础!奔炙古甯嫠咚说。
牐牎澳忝堑故窍氲煤苊畎。 彼辗乒霉盟怠
牐牎岸浴!崩帜傻に怠
牐犓辗乒霉米叱隽朔考洹K们可以听见,她在巡视各个房间。
牐牎罢馔耆是一个猪窝!”她对他们说。
牐牎爸砦咽窃谖莺笱健!惫士贝说。
牐牎澳忝怯卸嗌偻分恚俊彼问。
牐牎爸挥幸煌贰!崩帜傻に怠
牐牎耙煌芳尤头等于四头,”苏菲姑姑说,“一头在外面,三头在屋里。”
牐牎八这话是什么意思?”贾斯佩问。
牐牎八是指我们。”哈士贝说。
牐牎拔腋嫠吖你们她的睥气不好。”乐纳丹嘟囔着。
牐牸炙古逭馐鄙起气来。他吼了一声:“我告诉你,在这里我们是决定一切的主人。”
牐牎安皇悄悖 惫士贝补充一句。
牐牎扒牍来,哈士贝。”苏菲姑姑说。
牐犓望了望贾斯佩,又望了望乐纳丹。他不愿意听苏菲姑姑的指挥,但不知怎的,他却仍然走上前来了。
牐牎澳闱萍了你们这里乱七八糟的情况吗?”她问他。
牐牎拔以盖剖裁淳颓剖裁础!惫士贝绷着脸说。
牐牎昂茫”苏菲姑姑说,“现在请你把周围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捡起来。把贾斯佩的放在这里,把乐纳丹的放在那里。你自己的则请放在这里。”
牐牎笆帐岸西不是我的专长。”哈士贝说。
牐牎澳憧梢匝Щ崾帐啊!彼辗乒霉盟怠
牐牎拔什么不叫乐纳丹做?”他问。
牐牎拔一褂斜鸬幕疃让他干。”
牐犝馐崩帜傻ぞ筒簧不响地站起来,想溜出房间,不过苏菲姑姑止住了他。
牐牎扒牖乩础D恪!彼说。
牐牎拔蚁氤鋈ド⑸⒉健!崩帜傻さ蜕说。
牐牎扒肽懔粼谡饫铮”她坚定地说,“把这些杯子、碗、盘子、刀子和汤匙先收拾好,然后把它们洗干净。”
牐牎拔什么贾斯佩不干这些活儿呢?”
牐牎凹炙古寤褂斜鸬氖乱干。”苏菲姑姑说。
牐牎拔蚁不陡墒裁淳透墒裁础!奔炙古宕笊地说。
牐牎昂茫现在就请你干这件活儿,”苏菲姑姑说,“你先去劈点儿柴,把它放进炉子里烧点儿水,好叫乐纳丹能够洗一洗。”
牐牎八不需要用热水去洗。”贾斯佩说。
牐牎八需要。这件活儿干完后,还请你再烧点儿热水,我们需要用它。”
牐犝馊个坏家伙尽量地抗拒。只要他们说“不干”,苏菲姑姑就坚持说:“得干!”
苏菲姑姑和强盗之歌
牐犖业奶欤我的天,这里一切都稀巴烂!
牐犚巫由戏抛旁嗟钠降坠,炉子上撒满稀饭。
牐牴士贝,穿上你的袜子,样儿整齐一点,
牐犎缓蟮酵饷嫒ィ帮助一下那个乐纳丹。
牐犑堑模你得干。
牐牸炙古澹去劈点儿柴,把火烧旺。
牐犖业糜眯┕鏊,你做个榜样!
牐犗此⑹抢帜傻さ姆荻,不要推让,
牐牥严赐氤乩锏耐胂锤删唬
牐犇愕美侠鲜凳档馗梢怀。
牐犑堑模干一场。
牐牴士贝脖子上的脏东西可以刮下几两,
牐犅砹迨砜梢栽诶帜傻さ亩朵上生长——
牐牻裉欤你们这帮无赖得乖乖地洗一场,
牐牪蝗晃揖筒恋裟懔┑钠ぃ用我的一切力量。
牐犑堑模用我的一切力量。
牐犖医教你们怎样把房子收拾干净——
牐牪坏骄诺阒樱不准你们将工作停顿。
牐牪蛔寄忝钦辩或者反问。
牐牭毙奈腋你们耳光,我是这里的主人。
牐犖沂钦饫锏闹魅恕
牐牎拔也幌胂础!奔炙古逅怠
牐牎昂冒桑那就请你不要吃午饭。”她说,“你不妨就是那个样子给我干坐在桌子旁。”
牐牎拔也⒉皇窍窦炙古迥茄脏呀。”哈士贝说。
牐牎昂靡馑颊庋说!让我瞧瞧你的双手,”苏菲姑姑说,“真够脏的,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再让我瞧瞧你的脖子。乖乖,完全跟我想象的是一样。”
牐犆挥邪旆ǎ哈士贝只好彻头彻尾把自己洗一通。贾斯佩也只好这样做。至于乐纳丹,由于他洗了一大堆碗碟,他的手是比较干净一点儿。但是他也被命令大刷了一通牙齿,大洗了一通耳朵。
牐牎罢饣瓜窀鲅子。”在他们洗完了以后,苏菲姑姑说,“现在请你们脱下靴子和袜子,在我去给你们做午饭的时候,好好地把你们的脚和腿洗一番。”
牐犝馓舳了贾斯佩的火气。
牐牎拔颐遣荒茏ㄎ了吃一餐午饭就去洗我们的脚呀!”他怒吼起来——不过苏菲姑姑已经到厨房做午饭去了,他们还得去洗。
牐牭彼们把脚伸进盆里,正在洗脚的时候,他们有时间在一起研究下一步形势的发展。
牐牎霸谖颐撬作的案中,这是我们干的一桩最蠢的事。”哈士贝说。
牐牎澳鞘蔽揖透嫠吖你们,她的脾气很坏,”乐纳丹提醒他们说,“我的话你们早就该听呀。”
牐牎芭一个女人到这屋子里来,是贾斯佩出的主意。”哈士贝说。
牐牎笆堑模不过把她绑架到这里来却是乐纳丹叫干的。”贾斯佩说。
牐牎拔掖用挥兴狄去把苏菲姑姑绑架来。”乐纳丹不同意对他的指责。
牐牎懊挥校那是贾斯佩的想法。”
牐牎昂冒桑就算是我说的吧。”贾斯佩说。
牐牎拔蚁M,我们重新恢复我们的独立自主权。”乐纳丹叹了口气说。其余的两人也表示同意。
牐牎翱龋我也有这个想法。”
牐犓们开始考虑,下一步他们将采取什么步骤。
牐牎拔颐强梢郧肭笏厚道一点儿,主动地回到她自己的家里去。”贾斯佩说。
牐牎班牛我们可以这样办。”哈士贝说。
牐牎澳敲茨阕约喝ゴ理这件事吧,”乐纳丹说,“我是不想插手的。”
牐牎昂谩N胰グ臁!奔炙古逅怠
牐犓们洗完以后就来到餐室里。贾斯佩很有礼貌地来到苏菲姑姑面前。他尽可能地做出一副和善的面孔,说:“亲爱的苏菲姑姑,你能不能现在回到你自己的家里去?”
牐牎安荒堋!彼辗乒霉没卮鹚担“我既来了,就得呆在这里!”
牐牎拔业奶欤 奔炙古逅怠
牐牎澳愕谋疽獠皇钦庋,对吗?”哈士贝问。
牐牎拔业谋疽饩褪钦庋,一点儿也不含糊。”苏菲姑姑说。
牐牎罢嬖阃噶耍 崩帜傻に怠
牐犝馓煜挛纾三个强盗望见有人打那块荒地上向他们的屋子走来。来人是警察巴士贤、香肠店主和一两个其他的人。
牐牎熬察来了。”贾斯佩低声说。
牐牎拔铱辞榭霾幻睢!惫士贝说。
牐牎耙残硭们是来接苏菲姑姑的。”乐纳丹满怀希望地说。
牐牎跋乱徊骄褪抢唇游颐恰!奔中屡逅担“伙计,走吧!”
牐犓们跑到地下室里去,在那里藏起来。
牐牥褪肯椭刂氐卦诿派锨茫高声喊:“开门!以法律的名义,开门!”
牐犓辗乒霉每了门。
牐牎拔颐侵沼谡业侥懔耍 卑褪肯腿惹榈厮担“我真高兴!”
牐牎把剑你高兴?”苏菲姑姑说。
牐牎拔业秸饫锢矗为的是把你从强盗手中救出来呀。”他解释着说。
牐牎拔什么?”苏菲姑姑问。
牐牎班牛因为他们把你绑架走了,”巴士贤和善地说,“我们将保护你,安全地把你送回家。”
牐牎拔宜亢烈膊桓行荒悖”苏菲姑姑说。“我愿意呆在现在的地方。我喜欢这样做。什么事也没有比痛骂一阵叫人感到高兴,特别是对那些值得痛骂一阵的人。”
牐牥褪肯秃屠慈硕几械侥名其妙。
牐牎澳闼档幕笆浅鲎阅愕谋疽饴穑俊本察问。
牐牎耙坏愣也不错。”苏菲姑姑说。
牐牎安还——对于那头狮子你怎么想?”他问,“那是一个很危险的动物呀!”
牐牎巴耆不是这么一回事。”苏菲姑姑说。
牐牎罢獾拐娼腥似婀帧!毕愠Φ曛魉怠
牐牎昂冒桑无论如何,我们得逮捕这几个强盗。把他们带到警察局去。”巴士贤说。
牐牎巴耆没有这个必要,”苏菲姑姑说,“我来对付这几个强盗——你看我能不能!我将叫他们刨土、种蔬菜、种豆蔻。我将要把他们改变成善良、有用的公民。”
牐牎班牛嗯,嗯!”巴士贤说,顿时感到轻松,因为他不需要逮捕任何人了,“那么——那么我们在这里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
牐牎懊挥校什么事情也没有。”其余的人说。他们掉转身离开了。
牐犜诘叵率依铮这三个强盗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他们的头垂了下来,心也往下沉了一下,他们彼此呆望看。
牐牎八说,她不愿意回家去!”贾斯佩说。
牐牎罢嬖悖 惫士贝说。
牐牎澳忝翘见了吗,她要我们刨土?”哈士贝说,紧张起来,“你们听到了吗?”
牐牎疤到了,还要种蔬莱,种豆蔻。”贾斯佩说。
牐牎安还她救了我们,我们可以不蹲监狱。”哈士贝说。
牐牎拔夷可蹲监狱,也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乐纳丹说。
牐牎拔颐堑孟敫霭旆ń饩稣飧鑫侍猓 奔炙古逅怠
牐犓们想了很久。最后乐纳丹想出了一个主意。
牐牎疤着,”他说,“请听我讲。今天夜里,当苏菲姑姑睡着了的时候,我们再绑架她一次,把她偷偷地送到她原来的地方去。”
牐牎罢飧霭旆ê芎谩!奔炙古逅怠
牐牎澳憧墒枪淮厦鞯模 惫士贝大声地说。
牐牎翱刹皇牵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乐纳丹说。
牐犝庋,当黑夜降临、万物寂静无声的时候,苏菲姑姑在厨房的吊床里睡得又香又熟,强盗们踮着脚尖,从钩子上取下吊床,把她连床带人送回到镇上她自己的家里去。一路上苏菲姑姑没有醒过来,他们沿路也没有碰见任何人。他们小心谨慎地把她抬进门,照旧把吊床挂在两个钩子上,苏菲姑姑仍然在它里面熟睡。这三个强盗感到非常得意,愉快地回返他们的贼窝,一路唱着得意的歌,庆幸他们的生活又恢复到苏菲姑姑没有到来之前的那个样子。
强盗们的愉快之歌
牐犕蛩辏我们现在向自己的家回转,
牐犖颐侨盟辗乒霉枚雷源蛩的鼾。
牐犝媸且蛔天大的幸事,摆脱了她,
牐犓的咆哮、跋扈和给我们的难堪。
牐牥。洗脸、洗脖子、洗脚不是我们的事

牐牼察巴士贤非常喜欢组织游艺晚会这类事儿。自从夏季游艺会结束后,好几个星期过去了。不过现在他又有一件新的事情要考虑了。有一天上午,当他在巡逻的时候,他遇见了莱莫。
牐牎耙不要我告诉你一件秘密?”莱莫问。当巴士贤说“请讲吧”,他就说:“明天杜比雅老爷爷将是七十五岁了。”
牐牥褪肯透械椒浅>奇。“老杜比雅七十五岁了!”他惊叹了一声,“这可能吗?”
牐牎笆撬亲口对我讲的,”莱莫说,“刚才不久讲的。”
牐牎斑恚那么我们要为他大大地热闹一番。”巴士贤说。
牐牎拔颐堑盟退一件美好的礼物。”莱莫说。
牐牎笆堑摹N颐堑谜庋做,”巴士贤表示同意,“还得有些人讲话。”
牐牎袄侄踊沟米嘟行曲。”莱莫补充着说。
牐牎拔颐腔沟梦他鳊一支特别的歌。”巴士贤说。
牐犝馐彼辗乒霉么咏稚献吖来。
牐牎罢馐窃趺匆换厥拢俊卑褪肯徒谐錾来,“你又回到家来了不成?”
牐牎拔沂怯只氐轿业募依锢戳恕!彼辗乒霉眉虻ッ髁说鼗卮鹚怠
牐牎澳憧芍道,老杜比雅明天将是七十五岁了吗?”
牐牎霸醯模只那么一把年纪吗?”苏菲姑姑问。
牐牎八是一个非常好的老人。”巴士贤满怀热情地说。
牐牎暗比槐饶承┤艘好些。”她说,但究竟这某些人是指谁,谁也弄不清楚,“我们得送他一件礼物。”
牐牎拔颐歉詹呕乖谔刚飧鑫侍猓”巴士贤说,“问题是——什么礼物。”
牐牎耙桓瞿种釉趺囱?”苏菲姑姑说。她一直是一个讲实际的人。
牐牎拔蚁耄倒不如给他一件他所喜爱的东西。”巴士贤说。
牐牭彼们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理发师到来了。
牐牥褪肯桶颜飧雒孛芨嫠吡怂。
牐牎八退一头他能够骑的驴子,怎样?”理发师说,“这样他就不用老走路了。”
牐牎罢庥欣难,驴子爬不上那么高的楼梯到塔顶上去。”巴士贤说。
牐牎耙残砦颐强梢运退一只小一点儿的动物,”莱莫说,“当他单独一个人在塔上的时候,一个可以和他讲话的动物。”
牐牎拔叶了,”理发师说,“一只鹦鹉。他可以和鹦鹉讲话,鹦鹉也可以和他讲话。”
牐牎罢飧鼋ㄒ榈够共换怠!卑褪肯退怠
牐牎拔颐敲咳硕嫉貌渭樱”苏菲姑姑说,“每个人都作出一点儿贡献。”
牐牎暗比唬”巴士贤同意,“我们凑钱来买这件礼物。”
牐犓们一同到一个观赏动物商店去。在所有的金丝鸟和鹦鹉之中,他们发现了一只特别有价值的鹦鹉。
牐牎八是一只非常出色的鸟儿,”观赏动物店主说,“它能讲话……能唱歌……是一只聪明的鸟儿。”
牐牎澳敲慈梦颐翘听吧。”苏菲姑姑说。
牐牎暗比唬欢迎你们听听。”观赏动物店主说。他叫这鹦鹉唱:
美洲来的鹦鹉
牐听着,我是来自美洲的鹦鹉波利,
牐犖页錾的年代太久,我记不起。
牐犖疑下时不能讲话,但是妈妈说得有理
牐牎按它长大,它就学会人讲话的口气。”
牐犗衷谖揖湍芙不埃法拉拉,法拉里!
牐犛腥宋饰遥骸澳憷醋院畏健L乩拉?”
牐犖液芸炀突卮穑骸胺ɡ里奥……拉。”
牐犖沂抢醋悦乐薜钠亮鹦鹉波利。
牐犜诎怂暌郧拔乙恢弊≡谏林里,
牐犚桓霾赌袢擞幸惶旌鋈话盐易テ稹
www.4166.com,牐牬哟私涛已Ы踩嗣堑幕坝铮
牐牪⑶医涛已С一些歌词。
牐犑堑模我能唱,啊,法拉拉,法拉里!
牐犛腥艘问:“你从哪里学会,特拉拉?”
牐犖液芸炀突卮穑骸胺ɡ里奥……拉。”
牐犖以经跟美洲的那个捕鸟人学习。
牐犚桓龃长有天上岸买了我的身体,
牐犓把我装在他那庞大的衣袋里。
牐犓带我横渡大海,有一天,
牐犖易瓿鲆麓,当他正闭眼休息。
牐犖曳傻秸舛,啊,法拉拉,法拉里,
牐犖以谡饫锇布遥特拉拉,这地方我很欢喜。
牐牭是,啊,法拉里奥,拉,在远方或内地,
牐犖沂侵名的来自美洲的鹦鹉渡利。
牐牎罢馊肥凳且恢环浅:玫酿叙摹!卑褪肯退怠
牐牎鞍阉送给杜比雅是再好不过了。”理发师说。
牐牎笆堑模我们就把它要下吧。”苏菲姑姑说。
牐犓们还谈论了除此以外他们还可以为杜比雅的生日做些什么其他事情。他们决定,巴士贤应该组织一个特别的七十五岁生日庆祝会。他对于这个任务当然感到高兴。于是他便在镇上巡视一番,向大家报告这个消息。他同时也征求大家的意见,他们能帮些什么忙。这样,这个庆祝会便开始具体化了。
牐牭绯邓净答应编一支新歌:《杜比雅长寿歌》。音乐和游泳家安德生答应作一支新的进行曲,专门为他的生日演奏。几乎每个人都作出了贡献。那天下午,当杜比雅来到理发店修理胡子的时候,他发现店门锁上了。
牐犂矸⑹σ丫出去和豆蔻镇的乐队预演《生日进行曲》去了。当然,这些事情杜比雅一点儿也不知道。
牐牎岸嗖淮涨桑他今天关了门。”他想。他在店门口等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接着他听见有人在奏乐。这当然是镇上的乐队在练习那支新的进行曲。关于这,杜比雅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他在静静地听,而且还很喜欢这音乐。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第十一章

上一篇:格林童话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第十一章
    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第十一章
    牐犓⒀莱菸颐撬乩淳头浅L盅帷 牐犖颐呛鼙歉,居然一度照她的话办, 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 牐犎拥粞栏喟桑 牐犖颐窃僖膊恍肴ハ赐耄 牐
  • 丛林中的守财奴
    丛林中的守财奴
    一个农场主有一个忠诚的仆人,这个仆人辛辛苦苦地给他干了三年的活,而他却没有给仆人付过任何工钱。最后仆人打定主意,如果农场主再不付给他工钱
  • 死神教父
    死神教父
    穷人便说:“那我就不求你给孩子做教父了。你把什么都给了富人,而让穷人挨饿。”说完转身继续朝前走。不久他遇到了魔鬼。魔鬼说:“你还找什么?
  • 格林童话
    格林童话
    往昔有生龙活虎部分贫穷的夫妇,他们除了有意气风发座小棚子外,别的一无全数,他们靠捕鱼来维持生计,生活时常民穷财尽。有一天深夜,老公坐在水
  • 格林童话www.4166.com
    格林童话www.4166.com
    从前,有位住在瑞士的老伯爵只有一个儿子,可这儿子傻傻的,什么也学不会。父亲于是对儿子说:“听着,儿子。我已经尽一切努力教你,可你什么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