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之跪下来,都是钱惹的祸
分类:儿童文学

跪下来,叫声娘

  一
  “天爷啊,都是俩钱儿惹的祸!”
  魏洪祥一边用力地捶打着自己受伤的左臂,一边仰脸向天,野狼般嘶喊。
  他站在一个鱼塘坝上,斜靠着一棵老柳树,那老柳树已经有了年头,虬曲的老枝已有了干枯的枝条,树干上布满沟沟壑壑,恰如魏洪祥的老脸。
  鱼塘上面晨雾弥漫,阴郁重重,周围的杨柳树云遮雾罩,蔫头耷脑,使他一夜郁闷的心情愈发的憋闷。
  天刚蒙蒙亮,周围没有人,他才敢大声嘶喊,他的嘶喊像被厚重的雾霾吸收了似的,连他自己都觉得绵软无力。
  他现在的身份是看鱼塘的,是给自己一个本家侄子看鱼塘。白天相对自由一些,晚上必须睡在鱼塘,白天喂喂鱼,晚上时不时围着鱼塘转转,转到一间小简易房里,就睡。
  在这里,他倒挺知足。一个半残人,不出大力,一月就挣一千块钱!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知足吧!
  在家里,不是老婆整天嘟嘟囔囔,就是看儿媳妇的冷脸。儿媳妇不高兴的时候经常指着家里那条老狗骂:“老不死的,该叫唤你憋气不吭,不该叫唤你汪汪叫,烦死人!”
  这样的叫骂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满肚子像喝了涮锅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但又不便发作。
  娶儿媳妇的时候,魏洪祥的身份还是县城一个工厂里的老工人,每月都往家里拿工资。就仗着这一点,儿子建业娶了个俊俏媳妇。本来,初中毕业的儿子也在外打了几年工,挣了几个钱儿。但没想到,娶了俊媳妇儿,醉在温柔乡,就不再出去打工,说在家乡干活挣钱,今天学修车,明天学焊工,结果干啥啥不成,白投进了几千块钱,全打了水漂儿。现在好赖开了个修车门市部,修理电动车自行车摩托车,生意清淡得很,一月挣个千儿八百的,还不够他吸烟喝酒打麻将挥霍的。儿子还特别爱耍酒疯,平时一见媳妇,就像老鼠见了猫,发起酒疯来,也是张嘴就骂,而且谁劝骂谁。有时,还给人家打架惹事儿。娘吵他,他要么说胡话,要么哼哼唧唧不搭腔。爹不管还好些,一管就招来一连串的难听话,把满腔的怒气都朝爹身上发泄,说爹没本事,说自己混不出来都怨爹,说爹老糊涂,把魏洪祥气得七佛出世,儿子这么大了,又守着儿媳妇,打吧没法打,清受窝囊气。有几次,真憋不住,只好打自己的脸,用头碰门框。后来,一见儿子发酒疯,干脆就躲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儿子结婚后的第二年,厂子彻底垮了,魏洪祥无奈回到家乡,回归了农民身份。一家子光靠种地,生活就渐渐的捉襟见肘。本来在村里是中等家庭,一两年下来,就变成了垫底儿的。家穷气就多。刚结婚三两年,儿媳妇还算贤惠,日子长了,大概是觉得凤凰落到鸡窝里,委屈天天写在脸上,生了孙子以后,更是天天仰着个脸,摆着皇后娘娘模样。魏洪祥也觉得自己的混球儿子对不住人家,心里有愧,就处处忍着。但时间长了,儿媳妇越发的泼辣,简直像个母夜叉。
  昨天晚上,儿子有事外出,没在家。吃晚饭的时候,儿媳妇就耷拉个脸,满脸秋霜,像谁欠了她三吊钱。刚吃过饭,一尥碗筷,儿媳妇就阴阳怪气开了腔,“娘,俺来魏家来得晚,俺也不知道您儿是不是您亲儿,要说是亲儿吧,不该啥事儿都瞒着;要说不是亲儿吧,长得跟俺爹咋恁像啊?”
  “霞,不是亲儿是啥?你说的啥话啊?有啥事儿瞒你啊?”婆婆听着儿媳妇的话刺耳,就有些急,想发火,又不敢,但毕竟心里窝着火儿,虽然声音不高,语气比较平和,但说话的意思很明白,有斥责的意味儿。
  儿媳妇不急不燥,满脸冷笑,避开婆婆前两句话,只回答后一句。“啥事儿您不知道啊?那事儿不是您办咧?是贵人多忘事儿,还是俺爹偷着办咧?俺爹没那胆儿吧?”
  话里有话,又捎带着讽刺她公公怕老婆。魏洪祥本来还没吃完晚饭,听着儿媳妇话里的冷风刮到了自己,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就一摔筷子,也想接腔,又有些犹豫,莫不是儿媳妇知道了那事儿?嘴张了几张,没发出声,扭脸看着老伴儿,老伴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赶紧接过去,“啥事儿你就明说吧,别叫俺搁这猜谜啦!”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偷偷摸摸办了事儿,还在这儿装晕!那俺就说啦?”
  “说吧,说吧!”婆婆明显不耐烦起来,但也似乎底气不足,语气中竟然有些乞求的味道。
澳门金沙手机版赌场,  “您非叫俺说俺就说啦哈,可是您叫俺说咧哈,俺说了您二老别生气哈!”儿媳妇玩起了绕口令,有点儿老鼠逗猫的味道。“您说俺爹工伤赔了五万,公家到底赔多少万啊?”
  二
  “不就……就……那五万吗?存折不是在你手里吗?”婆婆脸有些红,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澳门金沙js55,  “不是吧?俺咋听说是九万啊?”儿媳妇脸上的冷笑更加波涛汹涌,如黄河涨潮一般。“娘,您咋脸红啦?”
  “俺脸红啥?你爹的一条胳膊卷到机器里,差点没要了命,胳膊残了,你不知道心疼,老是钱钱咧,你……你懂点事儿中不中?”婆婆真急了,脸色由红转白,嘴唇也哆嗦起来,说到后面,声音也哽咽起来。
  “俺爹咧命是命,您孙咧命就不是命啦?您儿不争气,您孙儿将来上幼儿园,上学,不都得钱啊?这点儿钱要是都倒蹬走,没钱供养他,叫您孙将来喝西北风去啊?”儿媳妇脸上的冷笑倏然退潮,一刹间,狂风卷着阴云,席卷而来,且阴云又沉又重,像要拧出水来。说话的分贝也明显提高,高喉咙大嗓门的喊起来。“明给您说吧,劳动局那个姓赵的叫俺大哥给您儿打电话,说是九万,还非叫您儿表示表示!”
  她这一喊,三岁多的孙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儿媳妇正好借题发挥,一巴掌就轮到孩子身上,“哭,哭,我叫你哭,您娘还没叫人逼死咧,你就哭丧!”
  当婆婆的听儿媳妇这么恶言恶语,气得浑身发抖,抖擞着手指,指着儿媳妇,说:“谁……谁……谁逼你啦?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逼谁!”
  魏洪祥一直在一旁低着头,闷声不吭,听儿媳妇这么一说,心说,雪窝里埋不住死孩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儿媳妇挑明了,就得掰扯清楚了。就拍了一下桌子,大喝一声,“都别吵啦!”
  魏洪祥平时里像个病猫,寡言少语,蔫不拉耷,这病猫一发威,倒有老虎势,把老伴和儿媳妇都吓得一怔,都噤了嘴。
  “当初劳动局是赔了九万,给你们说五万,不就是要留个后路吗?建业往外挥霍钱多,挣钱少,我胳膊残疾,不能干重活,现在给人家看鱼塘,每月也就是挣个千儿八百的。你娘有老胃病,天天断不了药,孩子买奶买零食也不少花钱,再说,亲戚邻居,婚丧大事,人情来往,都得花钱,光靠那几亩地打的粮食和我看鱼塘挣的钱,最多能维持日常花销,平时全靠这些钱往上贴补呢!再说了,我和你娘年龄一天天老了,真有个病啊灾的,不也得钱吗?要是不留个后路,到时候一把抓,回哪抓钱啊?”
  其实,还有一件事儿,魏洪祥没提。正如老板说的,那五万块钱的存折本就在儿媳妇手里。说到那存折,又是一件伤心事儿。儿媳妇说倒蹬钱的话里,就含沙射影,在埋怨婆婆偏向闺女。
  三
  那天,和老伴一起在县城劳动局办完工伤补偿的领款手续,回到家,儿媳妇就盯着问,“领了多少钱啊?”
  在回家的路上,老两口就商量好了,得留个后路,不能把底儿都漏给儿子和媳妇。所以,到家以后,老伴就告诉儿媳妇,“五万多。”老伴害怕儿媳妇犯嘀咕,又让她看了存折。
  儿媳妇当时倒也没说什么。因为这五万块钱,那一段时间,她显得比过去和顺多了,家里也就安生了许多。首先就是对婆婆比过去好了,过去很少下厨房,那一段时间,每到做饭时间,就跑进厨房,争着做饭炒菜。过去很少叫爹,也经常脸上挂着笑,嘴上抹了蜜似的,甜甜的叫“爹!”吃饭的时候,也时不时的从厨房里端出饭菜,摆在公公面前,笑嘻嘻的喊:“爹,吃吧!”
  儿子好像也比过去懂事许多。
  好景不长,一个多月的光景过去。出嫁的闺女得大病住了院。
  家里给儿子娶媳妇办婚宴的时候,女儿从拿了两千块钱,挡了急。一个两三年过去了,也没还上。现在女儿这种情况,急需钱,她婆家也不宽裕,自己手里又有钱,不帮衬女儿,最起码,得把女儿的钱还她啊!于是,在一家人到医院去看女儿的时候,老伴当着儿子媳妇的面,拿出两千块钱就给女婿,并且特别声明,是还女儿的。很明显,就是怕儿子媳妇误会。
  没想到,回家以后,一进家门,媳妇就兴师问罪,大闹一场。
  “娘,您说是还俺姐咧钱,俺咋没听说俺姐借给过咱钱啊?”一开始,就直奔主题。
  “你姐给钱的时候,建业在场啊,你问建业。”老伴指着儿子说。
  儿子吭哧吭哧,没说出话来,脸憋得通红。
  “就算俺姐拿的钱,他弟弟结婚,就不该拿啊?还有还的理儿啊?”儿媳妇眼斜着,嘴撇着,一脸睥睨相。
  “你姐家老公公得癌症刚到济南大医院住过院,花好几万,家里钱都花完啦,还东磨西借。接着你姐又住院,你姐夫做难死啦,你姐不说叫还,咱也得还啊!”婆婆还是不紧不慢的应答。
  “哼!染坊里倒白布,没听说过!就知道心疼闺女,您儿就不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啦?”儿媳妇仍不依不饶。接着话锋一转,“”就算您说得对,该还!您也得跟俺商量商量啊,要不,那几万块钱都蹬倒走,俺还蒙在鼓里哪!”
  儿媳妇以退为进,实际上是步步紧逼。
  “算俺不对,没跟你商量!”
  “既然承认不对,那就得改啊!”
  “你说咋改啊?”
  “叫我说嘛,娘……”娘这一字,儿媳妇拖得很长,而且越来越含有甜腻的味道,像嘴里吃了芝麻糖。还没等婆婆答话,又急忙说,“您既然叫我说咋改,我说个法,您看行不行?”
  “说吧你!”
  “我说啦哈!”
  “说吧你!”婆婆有些不耐烦。
  “那我就说啦?要不,存折俺拿着?”儿媳妇欲言又止,拿眼斜觑着婆婆。
  “那不行!”婆婆断然答道。
  “娘!俺话还没说完咧。俺咧意思是,俺拿存折,您跟俺爹记密码,想取钱咧时候,跟俺说一声,您跟俺爹取就是了!反正俺不知道密码,俺取不出来钱。俺只是替您保管存折,您年纪大了,不是好忘事吗?”
  这一番话说下来,一句比一句甜,不仅仅是芝麻糖的味道了,是枣花蜜的味道,浓稠而甜腻,但细品品,又有些微微的苦味儿。
  听了儿媳妇这一番话,老伴竟有些发愣,转脸看着魏洪祥。魏洪祥一直抽着闷烟,闷声不吭的听。听到儿媳妇这一番话,心里就说,这儿媳妇,鬼心眼真多!看老伴瞅自己,是向自己求援。仓促之下,自己也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要……我说……”心里犹豫,嘴里便结结巴巴。
  儿媳妇又马上接过话去,“爹,俺咧意思是,这钱不能轻易动,要给您和俺娘养老用,当然,也预备着将来您孙子上学用。”
  本来就是要把老公公的血汗钱攥进手里,却打着一个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设圈套,让公婆往里钻。
  就这样,绕来绕去,魏洪祥和老伴晕晕乎乎就被儿媳妇饶了进去。最终,无奈的把那五万块钱的存折交给了儿媳妇。
  四
  “爹!”
  一声呼唤,将陷入烦恼中的魏洪祥吓了一跳,也把他拉回现实,他懵懵懂懂,定眼一看,眼前站着儿子建业。
  “你?干啥来了?”
  眼前的雾霾依然又粘又稠,儿子的脸在雾霾中朦朦胧胧,有些虚幻。
  “劳动局那个姓找的又打电话啦,非让咱表示表示。”
  “你昨夜跑哪去啦?”魏洪祥一听儿子重提昨天晚上儿媳妇的话题,就极度反感,并没有直接回应儿子的话题,而是反问儿子。昨天晚上他就一直怀疑,儿子说不定是媳妇撺掇着,故意躲开的。
  “我……我朋友家爹过三年,昨晚……要祭奠,我……在他家一直到后半夜两点。”儿子脸有些红红的,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爹,今早晨那姓赵的又叫霞他大哥打电话,非叫咱表示表示!”
  儿子又回到原话题上来。
  “咋表示啊?那姓赵的不是不管这个事儿了吗?咱不已经给那姓刘的两千块钱了吗?”
  “人家说了,当初你这个事儿他是主管,那个姓刘的只是协办,他调到其他科室之前,经他手,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只差领钱了。”
  “这么长时间,早就完事儿了,怎么现在又提着个事儿?”
  “要完事儿就好啦!这事中间夹着霞他大哥,人家老是找霞他大哥,您说怎么办?”
  当初去劳动局找自己工伤赔偿的事儿,真是俩眼一抹黑,不认识一个人,找谁都是带答不理的。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儿子建业的大丈哥说自己的一个亲戚在劳动局,就提着礼物,和他一起去找了那个亲戚,那个亲戚找经办人员姓赵的和姓刘的打了招呼,并花了千把块请了一次客,事情才有了眉目。
  没想到,钱都领了几个月了,还有这么个后患。
  魏洪祥越来越怀疑,领钱那一天,有很多猫腻。
  “因为你,我没少作难,费老大劲,才领回来这九万两千块钱。”姓刘的斜着身子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边慢悠悠地说着,一边用肥胖臃肿的手指敲着桌子,桌子发出“笃笃”的响声。“严格说,因为熟人关系,你的工伤伤残等级定得高,赔偿就高。要是降一级,就得差一两万。”

从踏上列车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告诉女友自己家庭的真实情况。看到头一次出远门的她是那样的意趣盎然,又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

两个年轻人毫不在意,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地上呻吟的中年妇女,甚至想把她拖出去,以免挡了别人的路。

就你这样子,还能有个上大学的儿子,还想娶大学校长的女儿当儿媳妇?!两个年轻人放肆地大声笑着,顺手推了中年妇女一把,她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倒了,头碰在水泥台阶上,顿时流出了鲜血。

国庆节学校放假7天,热恋中的女友忽然提出来,要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家,见一见我的父母,我顿时变得惶恐不安。

我跳下车,冲过去,推开两个年轻人,搀起那个中年妇女。我站在车站的台阶上,声音不高但是很有力地说:是的,她只是个乡下妇女,很穷。她没有钱,却有超出常人的自尊,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她却培养出一个上了名牌大学的儿子说到这里,我眼眶一热,猛地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中年妇女面前,泪流满面地、声嘶力竭地、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娘!

经过一夜颠簸,火车停靠在古城邯郸。我们又转乘汽车,坐了将近6个小时,才回到我的家乡,一个偏远的山区小城。此时,灰头土脸的女友已经累极了,靠在我身上,勉强笑了笑,问:咱们到家了吧?

第四天,女友没打招呼,独自一人回了武汉。

娘躲了出去,不愿见我的女友。我知道,尊贵的、城里来的准儿媳第一次上门,却遇上了这种事,娘心里不安。

我有些苦涩地叹了口气,拉着她,上了一辆开往乡下的破旧的公交车。

我想,她是不会原谅我,我也不会。我欺骗了她,也欺骗了自己的良心,我亵渎了我们的感情,也亵渎了自己的娘亲。

可是可是我的脸烫得厉害:他们都住在乡下。

我立刻惊叫一声啊旋即弯下腰,用手遮住脸,躲在女友的背后。

那上下班多不方便呀!单纯的女孩没有多想,说:不过,这样也好,乡下空气新鲜,我还没去过乡下呢。

有,有。那个中年妇女急忙向这边跑。她满脸油汗,皮肤黑红,一身沾满灰尘的衣服已辨不出本来的颜色。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嗫嚅着:不,还要转车。

爹给她的红包,她没有要,放在枕头边。那里是1万元钱,二老让我们毕业后结婚用的。

直到新婚之夜,我问她为什么可以原谅我,她才平静地说:只为你在那种场合下能够跪下来,叫她一声娘

女友很奇怪:你的父母不是在县委工作吗?

可是,这本书的定价是4.5元。

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但迟迟没有开走的意思,在零乱肮脏的车站里很慢地兜圈儿。女友百无聊赖,不停地左顾右盼着,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报纸杂志,谁看报纸杂志

喂,有《当代青年》吗?女友推开窗,向外喊。

姑娘,我在车站里卖书,是要交管理费的。

我忽然站起来,忽然大吼,我喊得那么响,车站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包括我的女友,他们都呆呆地望着我,傻了一般。

女友挑出一份《当代青年》,从车窗里递出去钱,但中年妇女却不接,她脸上堆满了卑微的笑,说:5元一份。

回到学校后,我没再去找过她,她也没再找过我。偶尔见了面,也只是互看一眼,淡淡的。

后来,女友在我家住了三天。三天里,我,女友,爹,都没有什么话。

住手!

中年妇女的嗓门很大,而且沙哑,这对于有着良好家教的女友来说,无疑是种不可忍受的噪音。她厌恶嘟囔了一句无商不奸,正要掏钱,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地,边往外推搡那个中年妇女边说:你这个月的管理费还没交呢,谁让你又来了?

我稍稍抬起头,向外张望,只见中年妇女脸上的笑容更加卑微了,她不停地向那个和他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鞠着躬,赔着不是,解释说:月底我一定把管理费补齐,您知道吗?我儿子在外面读大学,学费很高,最近又交了一个女朋友说出来你们怕是不信,你们别看我臭婆子不怎么样,可我未来的儿媳妇却是大学校长的女儿哩!

可是没想到,毕业后,女友最终还是回到了我身边。我们一直没有再谈那件事,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儿童故事之跪下来,都是钱惹的祸

上一篇:我见过情商最低的行为,柳林风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蓝色的海豚岛
    蓝色的海豚岛
    那一个汉子在岸上扎营生火,小编从高地上阅览他们,直到太阳下山。然后笔者重临家里,一整夜都并未有合眼,想着那些曾经叫唤过我的娃他爹。 笔者抱
  • 天涯旅人,柳林风声
    天涯旅人,柳林风声
    羊群紧紧挤在一起,薄薄的鼻孔喷着气,纤细的前蹄不停地跺着地面,仰着脑袋朝羊栏奔去。羊群里腾起一股蒸气,冉冉上升到寒冷的空气里。河鼠和鼹鼠
  • 邢台部署开展,哪种书借得最多
    邢台部署开展,哪种书借得最多
    摘要 :2014年,你买了哪些书?借了什么书?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从重庆新华书店集团、重庆图书馆获悉,重庆新华书店2014年销售图书排行榜、重庆图书馆
  • 如何诞生【www.4166.com】,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携
    如何诞生【www.4166.com】,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携
    有着“中国童书皇后”美誉的成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携新书《杨红樱爱的教育童话》来到成都西西弗恒大广场店,与孩子和家长们亲密接触。在现
  • 我在岸上的冒险是怎样开始的,八个里亚尔
    我在岸上的冒险是怎样开始的,八个里亚尔
    风好像是特意讨好我们,现在转成了西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地从岛的东北角驶到北汊的入口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锚索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不敢让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