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的小兔子,得到解救
分类:儿童文学

  那餐车叫作尼尔餐车。那个词是用红色霓虹灯的字母大写的,时闪时灭。餐车里面温暖而明亮,像是有炸鸡、烤面包和咖啡的味道。

第二十一章

  你一生中见过多少只跳舞的小兔子?”布赖斯问爱德华,“我可以告诉你我见过多少只。一只,就是你。这就是你和我将如何去赚钱的方法。我最后一次看到跳舞表演是在孟斐斯。普通百姓就在大街的拐角那儿上演着各种节目,人们会为看他们的演出而付钱。我见过。”

  “布赖斯,”那老太太说,“离开那小兔子。我花钱可不是雇你站在那儿看着他。”

  布赖斯坐在柜台旁,把爱德华放在他旁边的一个小凳子上。他把那小兔子的前额靠在柜台土,以免他摔倒。

那家小饭店叫做尼尔之家。这名字被做成了霓虹灯,字体又大又红,灯一开一关不停闪烁。里面温暖亮堂,有炸鸡,吐司面包和咖啡的味道。

  到城镇去的路走了一整夜。布赖斯不停地走,一只胳膊下夹着爱德华,并且一直在和他谈话。爱德华用心地倾听着,可是可怕的稻草人的感觉又回来了,那是在那老太太的菜园子里他被钉住耳朵吊着的感觉,那是一切都无所谓而且一切都再也无所谓了的感觉。

  “好的,太太。”布赖斯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仍然在看着爱德华。那男孩儿的眼睛是棕色的,眼里闪着金色的光芒。

  “你们要吃点什么,亲爱的?女服务员对布赖斯说。

布赖斯坐在吧台旁,把爱德华放在紧邻自己的一张凳子上。他让兔子的前额抵着吧台以免他跌落。

  爱德华不仅感到肚子饿了,他还感到疼痛。他的瓷制的身体遍体鳞伤。他思念着萨拉·鲁思。他想让她抱着他,他想为她跳舞。

  “嗨。”他小声对爱德华说道。

  “给我来几张薄饼,”布赖斯说,“几个鸡蛋,我还要份牛排。我要大一点烤得老一点的牛排。再要一些烤面包。还要一点儿咖啡。”

“你要吃什么,小甜心?”服务员对布赖斯说。

  而且他的确跳舞了,不过不是为萨拉·鲁思跳舞。爱德华在孟斐斯的一条脏兮兮的街道的拐角那儿为陌生人跳舞。布赖斯吹着他的口琴,牵动着爱德华的绳子,爱德华弓起身子,跳着摇摆舞,左右晃动着。人们停下来观看,指点着,大笑着。在他们前面的地上放着萨拉·鲁思的纽扣盒子。盒盖是打开的,以鼓励人~住盒里扔零钱。

  一只乌鸦落在了爱德华的头上,那男孩儿拍打着他的手叫喊着:“走开,蠢货!”那乌鸦展开翅膀飞走了。

  那女服务员欠了欠身子,拉着爱德华的一只耳朵,然后把他向后推了推,以便可以看到他的脸。

“我要一点薄烤饼,”布赖斯说,“一点鸡蛋,我还想要牛排。要一大块老牛排。一点吐司面包和一点咖啡。”

  “妈妈,”一个小孩子说,“看那只小兔子。我要摸摸它。”他把他的手向爱德华伸过来。

  “布赖斯!”那老太太喊道。

  “这是你的小兔子?”她对布赖斯说。

服务员向前靠拉拉爱德华的一只耳朵,然后又把他向后拽,看到了他的脸。

  “不行,”那位母亲说,“脏!”她把那个小孩儿拉了回去,离开了爱德华,“脏死了。”她说道。

  “什么事?”布赖斯说。

  “是的。现在他是我的了。他原来是属于我妹妹的。”布赖斯用他的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我们是卖艺的,我和他。”

“这是你的兔子?。她对布赖斯说。

  一个戴着顶帽子的男子停下来注视着爱德华和布赖斯。

  “离开那小兔子,干你的事去!我不想再说一遍了。”

  “是吗?”那女服务员说。她的连衣裙前有一个名牌,上面写着马琳。她看着爱德华的脸,然后松开了他的耳朵,他向前倒下去,于是他的头又靠在柜台上。

“是的。他现在是我的。他以前是我妹妹的。”布赖斯用手背擦擦鼻子,“我们现在在做表演行当,我和他。”

  “跳舞是有罪的。”他说。然后停了好一会几,他说,“兔子跳舞更是罪加一等。”

  “好的。布赖斯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我很快就回来把你接走。”他对爱德华说道。

  接着干,马琳,爱德华想。随便摆布我吧。你要把我怎么样都行。那有什么关系?我已经破碎了。破碎了。

“是吗?”服务员说。她裙子前面有一个胸牌。上面写着,马琳。她看看爱德华的脸,然后放开了他的耳朵,于是他向前倾,头又靠在吧台上了。

  那个男子摘下他的帽子把它拿在胸前。他站在那里长时间地注视着那男孩儿和那小兔子。最后,他又把他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便走开了。

  那小兔子被钉住耳朵吊了一天了,在炎炎的烈日下烘烤着,看着那老太太和布赖斯在菜园子里锄草。趁那老太太没有留神的工夫,布赖斯抬起手来挥舞着。

  食物送上来了,布赖斯把食物吃了个精光,他的目光甚至一刻都没离开过他的盘子。

爱德华想,来吧,马琳,随便拉扯我吧,怎么都行。有什么关系呢?我心碎了,碎了。

  影子变长了。太阳变成了一个橙黄色的、边缘模糊的球低低地悬在空中。布赖斯开始哭起来。爱德华看到他的眼泪落在了人行道上。可是那男孩儿却没有停止吹他的口琴。他也没有让爱德华停止跳舞。

  鸟儿们在爱德华的头上转着圈并嘲笑着他。

  “嗯,你一定饿了吧,”马琳收拾盘子的时候说道,“我想卖艺是种很累的工作。”

食物来了,布赖斯全都吃完了,吃的时候甚至没有抬一下头。

  一位老太太拄着一根手杖走近了他们。她用深邃suì而乌黑的眼睛注视着爱德华。

  长上翅膀会是什么样呢?爱德华想知道。如果他有翅膀的话,他在被扔到船外时就不会沉入海底了。他便会向相反的方向飞,向上飞,向那深邃的、明亮的、蔚蓝的天空飞去。当洛莉把他扔进垃圾堆的时候,他就可以从垃圾里飞出来,跟着她,落在她的头上,并用他的尖利的爪子抓住她。在那火车上,当那个男人踢他时,他就不会摔到地上了;相反他会飞起来坐到火车的顶上嘲笑那男人:呱呱、呱呱、呱呱。

  “是的。”布赖斯说。

“嗯,你一定很饿,”马琳清理盘子的时候说,“我猜表演行当很辛苦吧。”

  佩勒格里娜? 那正在跳舞的小兔子想。

  下午晚些时候,布赖斯和那老太太离开了田野。布赖斯从爱德华身旁经过时朝他眨着眼。乌鸦中的一只落在爱德华的肩膀上,用他的嘴在爱德华的脸上轻轻地敲着,每敲一下都在提醒那小兔子他没有翅膀,他不仅不能飞翔,甚至一点都动弹不得。

  马琳把账单放在了咖啡杯子底下。布赖斯拿起账单看着然后摇了摇头。

“是的。”布赖斯说。

  她冲他点了点头。

  暮色降临在了田野上,接着天色完全黑下来了。一只夜鹰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歌。维扑儿,维扑儿。那是爱德华听到过的最悲哀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另一种鸣声——口琴发出的声音。

  “我不够呢。”他对爱德华说。

马琳把账单压在咖啡杯下面。布赖斯拿起它,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

  看着我,他对她说。他的手臂和两腿猛地动了一下。看着我!你的愿望实现了,我学着如何去爱。那是次可怕的旅程。我被打碎了。我的心被打碎了。救救我!

  布赖斯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小姐,”当马琳回来为他添加咖啡时他对她说,“我不够了。”

“我钱不够。”他对爱德华说。

  那个老太太转过身去蹒跚地走了。

  “嗨,”他对爱德华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然后用口琴又吹了另一支小曲,“我敢说你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可是,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什么,亲爱的?”

“女士,”等马琳回来给他添满咖啡杯时,他对马琳说,“我不够。”

  回来,爱德华想。看着我。

  当布赖斯爬上木杆解着那绑在爱德华腕子上的铁丝时,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空心的兔子。

  “我的钱不够呢。”她停止了倒咖啡并看着他。“这件事你得和尼尔说去。”

“什么不够,小甜心?”

  布赖斯哭得更厉害了。他让爱德华跳得更快了。

  当布赖斯把钉子从爱德华的耳朵上拔出来时,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瓷制的玩具。

  尼尔原来既是主人又是厨师。他是个高大的、红头发红脸的男人,他一只手里拿着把切刀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钱不够。”

  太阳终于落下去了,街道黑暗了下来,布赖斯也停止了吹他的口琴。

  可是当最后一颗钉子被拔出,小兔子向前落入布赖斯的怀抱时,他一下子感到解脱了,解脱很快又变成了一种喜悦的感觉。

  “你饿了才到这里来的,对吗?他对布赖斯说。

她不再倒咖啡,看着他:“你和必须得和尼尔说这事。”

  “我现在已经精疲力竭了。”他说道。

  或许,他在想,并不算太晚,毕竟,我得到解救了。

  “是的,先生。”布赖斯说。他用他的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

尼尔原来既是这儿的老板也是厨师。他块头很大,红头发,红脸。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锅铲。

  他让爱德华倒在人行道上。“我不用哭了。”布赖斯用他的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和他的眼睛,他拾起那纽扣盒子向里面望着,“我们已挣到了足够的钱买些东西吃了,”他说道,“跟我来吧,詹理斯。”

  “你点了些吃的,我把它们做好了,而马琳把它们端给你。对吗?”

“你饿了,来这儿,对吧?”他对布赖斯说。

  “我估计是这样。”布赖斯说。

“是的,先生。”布赖斯说,用手背擦擦鼻子。

  “你估计?”尼尔说。他把那把刀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面。

“你点餐,我做出来,马琳端来给你,对吧?”

  布赖斯跳了起来。“是的,先生。我的意思是说,不,先生。”

“我想是的。”布赖斯说。

  “我——把吃的——为你——做好了。”尼尔说。

“你想是的?”尼尔说。他啪的一声把锅铲放在吧台上。

  “是的,先生。”布赖斯说道。他把爱德华从凳子上拿起来,并紧紧地抱着他。

布赖斯跳起来。“是的,先生,我是说,不是的,先生。”

  餐车里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进餐。他们都注视着那个男孩儿和那个小兔子以及尼尔。只有马琳把目光转向别处。

“我,做,吃,的,给,你。”尼尔说。

  “你点了菜。我做好了菜。马琳给端上来的。你把它吃了。现在,”尼尔说,“我要我的钱。”他轻轻地拍着柜台上的切刀。

“是的,先生。”布赖斯说。他把爱德华从凳子上拿起来,紧紧地抱着他。小饭馆里的所有人都停止吃饭了,他们看着男孩,兔子和尼尔。只有马琳看着别处。

  布赖斯清了清他的嗓子。“你曾经见过小兔子跳舞吗?”他说。

“你点餐,我做饭,马琳服务,你吃了。现在,”尼尔说,“我要我的饭钱。”他拿锅铲在吧台上轻轻敲着。

  “那又怎么样?”尼尔说。

布赖斯清清喉咙:“你以前看过兔子跳舞吗?”

  “你平生见过一只小兔子跳舞吗?”布赖斯把爱德华放到地板上并开始拉那拴在他脚上的线,使他慢慢地手舞足蹈起来。他把他的口琴放到他的口中并吹了一支悲伤的曲子来伴着那舞蹈。

“什么东西?”尼尔说。

  有人大笑起来。布赖斯把口琴从他的唇边拿下来并说:“如果你要他跳的话他可以再多跳几个舞蹈。他可以用跳舞来偿付我吃饭的钱。”

“在你以前的生活里,你看过兔子跳舞吗?”布赖斯把爱德华放在地上,开始拉系在他脚上的细线,让他缓缓走起来。他把口琴放进嘴里,和着舞蹈吹了一首悲伤的曲子。

  尼尔盯着布赖斯。然后他二话没说便伸手向下一把抓住爱德华。

某个人笑了。

  “这就是我对跳舞的兔子的看法!”尼尔说。

布赖斯把口琴从嘴里拿出来,说:“如果你想的话,他可以跳更多。他可以用跳舞来偿还我的饭钱。”

  他抓住爱德华的脚抡着他,把他的头重重地撞到了柜台的边儿上。

尼尔盯着布赖斯。然后毫无预兆的,他弯下身子抓起爱德华。

  接着是一声断裂的巨响。

“这才是我想的跳舞兔子。”尼尔说。

  布赖斯尖叫了起来。

他拽着爱德华的脚,挥舞他,结果他的头重重地撞在吧台边缘。

  爱德华的眼前一片黑暗。

碎裂声。

布赖斯的尖叫声。

整个世界,爱德华的世界,变黑了。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跳舞的小兔子,得到解救

上一篇:鬼火进城了,害人鬼进城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鬼火进城了,害人鬼进城了
    鬼火进城了,害人鬼进城了
    “你的消息真灵通!”这人说。 猫头鹰和鹳鸟也提了一些意见不过他们说,这都不值得一谈,因此我们就不提了。国王瓦尔得马尔这时正来到沼泽地上野猎
  • 跳蚤和教授
    跳蚤和教授
    有一位气球驾驶员,他很倒霉,他的气球爆了,这位驾驶员摔了出来,跌得粉身碎骨。他的儿子在出事前两分钟被他用降落伞送下,这是孩子的幸运。他没
  • 安徒生童话
    安徒生童话
    你真应该认识姨妈!她真可爱!是啊,就是说她的可爱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那种可爱。她很甜很和蔼,有自己独特的令人觉得有趣的地方。若是有人想闲聊
  • www.4166.com:安徒生童话
    www.4166.com:安徒生童话
    我们去巴黎旅行,去看展览会①。 现在我们在那里了!这是一次快速的旅行,就像一阵风似地,但完全不是凭什么魔法,我们是借助水陆蒸汽交通工具去的
  • 安徒生童话澳门金沙网上真人娱乐
    安徒生童话澳门金沙网上真人娱乐
    山上有贰个扇车。它的样子很骄傲,它和睦也着实感觉很自负。 “作者好几也不作威作福!”它说,“然则本人的凡事都很明亮。太阳和明亮的月照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