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雪涛的意外发现,逼上梁山
分类:儿童文学

  家人都发现范晓莹今天下班回家后神色不对。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除殷静外,家人都对贾宝玉在此时此刻的深沉睡眠感到不解。

  3个家庭联袂将殷静护送回孔若君家。在获悉孔若君家祸不单行被盗后,宋光辉和石玮当即决定各家分别赞助范晓莹家两万元。

  “出什么事了?”殷雪涛问现任妻子。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贾宝玉从来不在咱们用餐时睡觉呀?”范晓莹边吃晚饭边说。

  大家又聚首商量了一番殷静的事。

  “郝斌让我在帐目上捣鬼。”范晓莹说。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它错吃了安眠药吧?”殷雪涛说。

  “最近,记者少不了,一概不要见。”宋光辉对殷雪涛说。

  郝斌是范晓莹供职的证券公司的老总,范晓莹是财务部经理。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今天小静也大白天睡觉。”孔若君说。

  “小静就这么着了?”殷雪涛发愁。

  “怎么搞?”殷雪涛问。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咱家有瞌睡虫了?”范晓莹说。

  “我觉得,既然能变过去,也能变回来。”孔志方说。

  “挪用股民的股票储备金。”范晓莹说。“他说事成之后给我6万元。”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可能是。”殷静表情不自然。

  “我每天来给殷静做体检,随时注意她的变化。”石玮对范晓莹说。

  “这是犯法的事呀!”殷雪涛吃惊,“给6000万也不能干。”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家人已经能从殷静的狗头上看出不自然的表情了。

  “谢谢你。”范晓莹说。

  “我如果不敢,肯定被炒鱿鱼。”范晓莹说。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有事?”殷雪涛问女儿。

  “可能是记者!”崔琳提醒要去开门的范晓莹。

  “炒鱿鱼也不能干。”孔若君说。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殷静欲盖弥彰。

  范晓莹只打开防盗门上的小窗户。外边是一男一女。

  “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殷静说。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大家都看殷静。

  “找谁?”范晓莹警惕地问。

  “我这年龄,跳槽就意味着失业。如今招聘广告上的上限年龄已经下降到了35岁了。”范晓莹愁眉苦脸。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殷静索性用另一桩事转移家人的视线。

  “这里是殷静同学的家吗?我们是电影学院招生办的。”男的掏出证件递到小窗口前打开给范晓莹审查。

  “你辞职,我养活你!不就是多开几个保龄球教学班嘛!”殷雪涛说,“犯法的事咱不能干,失业比蹲监狱强。”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蒙面人说明天上午必须见我,否则一刀两断。”殷静放下筷子说。

  范晓莹开门。

  “咱家已经有两个没工作的了,再加一个,你怎么受得了?你现在已经累的脸都绿了。”范晓莹心疼继夫。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孔若君恍然大悟。

  “是这样。”女的进门后说,“我们从媒体上获悉,已经被本校录取的殷静同学出了点儿事,我们想证实一下。”

  孔若君和殷静对视。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现在蒙面人对殷静的重要性,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发疯。家里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如果是真的呢?”殷雪涛问。

  孔若君和殷静异口同声:“我们要去挣钱。”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范晓莹看孔若君:“若君,你懂网恋,怎么才能既不见面又不失去对方?”

  “我们见她本人后再决定。”男的说。

  “你这个样子怎么出门?”殷雪涛对女儿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使劲儿打自己的头。

  崔琳到殷静的房间叫女儿出来。

  “小静不用出门就能挣钱,她已经是网络高手了。”孔若君说。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是殷静的头致使她不能见蒙面人。孔若君在自责。

  招生办的人间了殷静面面相觑。

  “我和哥哥可以给别人编主页。”殷静说,“足不出户就把钱挣了。”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若君,你别这样。”殷雪涛说,“咱们想想办法。”

  “很遗憾,我们不能录取她了。”女的说。

  “我们3个挣的钱还养活不了你?”孔若君对妈妈说。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孔若君说:“明天上午只有我替小静去见蒙面人。”

  “为什么?”殷雪涛明知故问。

  范晓莹热泪盈眶。

  殷雪涛凑过来看。

  “你去?”范晓莹说,“他会以为你就是狗头,蒙了他。”

  “她这个样子,怎么到学校上学?”男的说。

  “我上班不光为了挣钱,我需要接触人。如果一天到晚在家呆着,我会闷死。”范晓莹说。

  “真帅呀!”范晓莹说。

  孔若君说:“我能让他相信狗头是我妹妹。我和蒙面人在网上打过牌,我说出我的网名,他会相信的。”

  “会影响其他同学的正常学习……”女的说。

  “妈,我交你上网。”殷静说。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殷雪涛问:“你怎么跟他解释小静不来赴约?”

  殷静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关上门。

  “已经安了两部电话上网了,再给我安一部?再说我对上网也没有兴趣。”范晓莹说。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孔若君说:“我就说小静确实有事,一个月内保证见你。如果你是真爱她,就宽她一个月时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变不回小静的头,我就把我的头也变成贾宝玉!”

  “你们会后悔的。”崔琳对招生办的人说。

  “又不能辞职,又不能助纣为虐,怎么办?”孔若君替娘犯愁。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孔若君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殷静的头变不回来,就意味着辛薇的头变不回来,那他孔若君就索性舍命赔君子,以狗头和辛薇永结秦晋之好。至于殷静,孔若君想,如果蒙面人真的爱狗头,他也会嫁狗随狗。

  “你们走吧!”殷雪涛驱逐那男女。

  “我有办法了!”殷静说。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哥,这事只有拜托你了。”殷静对孔若君说。

  孔若君走到窗前往楼下看,他看见招生办的人出楼门后,立即被众多守候在门口的记者围住,招生办的人绘声绘色地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快说!”孔若君说。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贾宝玉总算醒了,只见他呆头呆脑地走过来朝殷静叫了一声。

  孔若君突然看见金国强混在记者群里在认真听。孔若君觉得殷静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金国强。

  殷静欲言又止:“……你们会骂我……”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你是怎么了?”孔若君拍拍贾宝玉的头。

  孔若君开家门要下楼,范晓莹问:“你出去?”

  “怎么会骂你?”范晓莹说。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只有殷静明白贾宝玉干吗冲她叫。

  “我看见金国强在楼下,我叫他上来。”孔若君说。

  殷雪涛和孔若君对殷静说:“你说吧。”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次日上午九点整,孔若君出现在湖滨公园北门。

  范晓莹看殷雪涛,殷雪涛点头同意。

  殷静说:“我说了你们绝对不骂我?”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公园门口人不多,以孔若君的网龄,他很快就判断出站在距离公园门比较的一棵树下的那个戴墨镜的小子就是蒙面人。

  孔若君下楼找到金国强,对他说:“你上去吧,殷静在等你。”

  “绝对不骂。”3个人说。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孔若君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蒙面人?”

  “殷静真的变成狗头了?”金国强问孔若君。

  殷静说:“让哥哥换郝斌的头。”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杨倪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我被你骗了,我真的以为你是女的。你戏弄了我的感情,我会杀了你。”

  孔若君点头。

  家人都愣了。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杨倪认定跟前这个知道他网名的小伙子是在网上男扮女装的狗头。

  “我走了。”金国强说。

  殷静说:“说好了不许骂,包括在心里骂。”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你误会了,我不是狗头。我是狗头的哥哥。”孔若君说。

  “为什么?”孔若君问。

  “换了郝总的头,他的阴谋就破产了?”范晓莹不知问谁。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接着骗?”杨倪冷笑。

  “麻烦你跟殷静说一声,我对不起她。可我也实在没办法。”金国强转身走了。

  殷静看出继母有给她的建议开绿灯的倾向,她说:“你们想想,变头是大事,咱们有体会。我变头后,连录取我的大学都反悔了,何况证券公司肯定有觊觎郝总位置的副手,人家肯定会以次为理由逼郝总下课回家呆着去。郝总回家了,挪款的阴谋就破产了。就算郝总承受能力强,赖着不走,我估计他也会别换头搞的心慌意乱,顾不上干坏事了。”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孔若君说:“咱们早就在网上认识,我的网名是牛肉干。咱俩在联众锄过大地。”

  孔若君追上去:“你这算什么?”

  “我觉得小静的话有道理。”范晓莹表态。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杨倪想起牌桌上确实有个网友名叫牛肉干。

  “换了你,你怎么办?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结婚?”金国强反问孔若君。

  “给郝总这样的人换头,也不算干坏事。”殷雪涛说。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孔若君说:“还记得有一次我出牌太慢,你说牛肉干你怎么出牌跟大象生孩子似的。我问你大象怎么生孩子,你说大象生孩子特慢。”

  “如果是真爱,我会的。”

  大家都看不做声的孔若君。他是关键,他不同意,谁同意也没用。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你确实是牛肉干。”杨倪说。

  “假装崇高。”

  孔若君不说话。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狗头是我妹妹。”孔若君说。

  “你起码也应该在这种时刻安慰她,然后再慢慢分手。”

  殷静对孔若君说:“到了考验你是否孝顺咱妈的时候了。”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她为什么不来?她特难看。”杨倪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狗头长得比猪八戒的妹妹还难看,我今生今世也非她不娶了。”

  “你很虚伪。”

  孔若君说:“<鬼斧神工>一天不善处,世界就一天不得安宁。”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孔若君很感动,他看出蒙面人是真爱上殷静了。

  “你是一个混蛋。”

  殷静说:“哥,其实你不必内疚,如果说我强迫你变辛薇的头还算那个的话,这回你变郝总的头可真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了。你不可怜散户股民的血汗钱?如果郝总挪用股民的钱一旦还不上,事发之后肯定有股民跳楼。哥,你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我妹妹很好看,不亚于电影明星。”孔若君说。

  “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乎。”金国强走了。

  孔若君说:“昨天电视上说,最近连续出现人头变异的事件,已经引起了国内和国外专家的重视,研究这一现象的专家很多。我担心咱们再弄,终会引火烧身。你们想想看,总会有专家发现,所有变头的人都和咱们家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要么是女儿,要么是邻居,要么是中学同学,要么是老板。”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真的?”杨倪说,“那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孔若君怏怏地回家。

  殷静说:“哥哥的担忧有道理。不过我估计,这世界上能想通白客造成换头的专家还没生出来。白客有悖常理,不合逻辑。”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孔若君对杨倪有好感,且不说杨倪身高180公分以上,胸前戴着清河大学的校徽,单是杨倪刚才那句猪八戒的妹妹也要娶的豪言壮语,就令孔若君为殷静高兴。

  “我看错了,不是金国强。”孔若君一进家门就说。

  殷雪涛说:“小静的话有道理。专家的特点就是考虑问题符合逻辑。”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我不想编谎话。”孔若君对杨倪说,“但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真实原因。你知道,谁都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殷静在她的房间大哭。刚才她听见孔若君说金国强在楼下,她就一直站在窗前看孔若君叫金国强上来,虽然她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她看懂了。

  殷静说:“这是一个本身没有逻辑的世界,人类却非要拿逻辑束缚自己。人类的每一次前进,都是打破原有逻辑的纪录。这不是我说的,是蒙面人说的。”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这倒是。”杨倪深有体会。

  “你们一定要看住她,她的身边要24小时有人,不要给她创造想不开的机会。”宋光辉对殷雪涛夫妇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蒙面人是女儿的网上恋友。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你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最多一个月,如果我妹妹还不能见你,你就和她分手。”

  “我晚上陪她睡。”范晓莹说。

  殷静说:“哥,我和你打赌,就算你将白客的事公之于众,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会相信你的话,特别是有学问的人。”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她整容了?照着影星的模样?伤口还没愈合?”杨倪猜测。

  “白天我陪她。”孔若君说。

  “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孔若君神情恍惚地说,“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你想歪了,我妹妹无需整容,她本身就是影星模子。”孔若君说。

  “我们的儿子王海涛现在放假在家没事,我们可以让她来陪殷静。”石玮说。

  “给郝总换什么头?”殷静迫不及待兴奋异常。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匪夷所思。”杨倪说。

  “我们的儿子宋智明也可以来。”宋光辉说。

  “得给郝总换一颗见不得人的头,最好能让他永远不再来证券公司上班。”范晓莹说出心狠手辣的话。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没有悬念的经历没价值。好事多磨。”孔若君说。

  “智明会说笑话,殷静和他在一起不会闷。”崔琳说。

  一家人连饭都顾不上吃,讨论给郝总换什么头。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好,我信你的话,我等她一个月,从今天算起。”杨倪说,“能麻烦你带一张照片给她吗?”

  “大家又商量了一会,决定这些天随时保持联系。殷雪涛和范晓莹心里踏实了些。孔志方,石玮,崔琳和宋光辉告辞了。

  “蟒头怎么样?”殷静先出创意。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你的照片?”孔若君问。

  殷雪涛顾不上心疼他的骷髅保龄球,他到厨房做午饭。保龄球馆来电话,问殷教练怎么一上午没露面,学员都等急了。范晓莹供职的证券公司也来电话问她干吗不上班。

  “我看蟑螂头不错。”殷雪涛说。

  殷雪涛点头。

  “咱们年龄差不多吧?”杨倪问。

  “我的照片呢?”殷静发现她床头柜上的照片不见了。

  “也别太恐怖了。”孔若君说。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我18岁,高考落榜。我妹妹也是18岁,我们是再婚父母双方各自带来的孩子。”

  孔若君这才想起刚才他急着去医院看效果,忘了将殷雪涛的照片放回原处。

  “最好是小静的动物画册里有的,省得若君拍了。”范晓莹说。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她参加高考了吗?”

  “对不起,在我这儿。”孔若君将照片还给殷静。

  “我去拿。”殷静去她的房间拿画册。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参加了。”

  “你那我的照片干什么?”殷静头一次认真看着孔若君说话。

  一家人聚首画册探讨。

  孔若君再看照片。

  “落榜?”

  “我……”孔若君尴尬。

  “老虎怎么样?”殷静指着画册上一只斑斓猛虎的头问家人。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录取了。”

  范晓莹进来给儿子解围:“孔若君觉得你还是原来的你,所以他……”

  “不行,那样郝总就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他更肆无忌惮了。”范晓莹说。

  殷雪涛点头同意。

  “她在哪所大学?”杨倪急于想知道有关狗头的一切信息。

  殷静拿着照片看,然后说:“我的眼睛长的好有什么用,看不准人。”

  “我看这只蜥蜴不错,变色龙。”殷雪涛说,“郝总原来不这样。”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被取消了上学资格。”

  孔若君和范晓莹不明白殷静的话。

  “就给郝斌换变色龙的头吧。”范晓莹看孔若君。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能问为什么吗?”

  “我看错了金国强。”殷静叹气。

  孔若君点头。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无可奉告。以后她见你时会告诉你。”

  “小静,别灰心,你看,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帮你。和这些人比,大学算什么?金国强算什么?你有3个妈妈,3个爸爸,谁能和你比?”范晓莹声泪俱下。

  “不太生猛。”殷静表示遗憾。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高考被录取后又被取消入学资格,原因就那么几个,好事不多。杨倪隐约感到狗头可能是他的同路人,他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妈妈,你说得对。其实,我今天觉得挺幸福的。如果没有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这么为我两肋插刀。有这样的真情亲情,人生足矣!”殷静直接从自己肺腑里往外掏话。

  “少数服从多数吧。”殷雪涛对女儿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孔若君说:“再见。她在网上等你呢。”

  范晓莹抱住殷静。

  “妈,你有郝斌的照片?”孔若君问范晓莹。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杨倪说:“我这就回学校上网。”

  “若君哥哥,过去是我不好,我自恃长的好,瞧不起你,我今天变了样才知道,长得好有什么用?相貌早晚会失去。”殷静对孔若君说,“今天我看到你忙前忙后,我心里知道什么是好看,你别笑话我说酸话。早晨我发脾气说贾宝玉是巫狗,我向你道歉。我心里清楚,我变头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没关系,和贾宝玉更没关系,要不怎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就我变?这肯定是上帝在教育我。我看到你对贾宝玉那么好,你面对警察的大钳子毫无惧色保护贾宝玉,我真的很感动……。”

  “我有一张我们公司的合影,其中有他,行吗?”范晓莹问。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孔若君没走出几步,杨倪叫他。

  孔若君傻站在那里,他看着殷静的头,觉得她比原来更美了。

  “拿来看看,只要清楚就行。”孔若君说。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孔若君站住。

  不知什么时候,殷雪涛已经倚在门口听女儿说话。

  范晓莹找出照片,孔若君看完说:“没问题。”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杨倪过来对他说:“有一句话我忘了说:大学里坏蛋多着呢,不上也没什么。”

  “爸,妈,哥,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自杀。如果早10年,我肯定会自杀。为什么?现在有英特网呀!英特网就是给我这种人准备的,长得好的人生活在英特网时代是悲剧。”殷静对亲人说。

  “白客太伟大了,足不出户,就能换别人的头。”殷静感慨。

  沉默。

  孔若君说:“谢谢。你快走吧。你早一秒钟上网,我妹妹早一秒钟高兴。”

  “非常精彩的话!”孔若君由衷地赞赏。

  殷雪涛说:“这本事要是让坏人拿去了,地球就乱套了。”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杨倪是坐出租车走的。孔若君等公共汽车。

  殷雪涛说:“从小我就听'坏事变好事'这句话,今天我才体会到。今天我真的觉得有很多变化,比如我和若君的关系,和宋光辉他们的关系,我活到今天才明白好多事……。。”

  “好人可以拿他整理地球。”殷静说,“咱们现在干的就是这种事。”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孔若君进家门时,殷静已经和蒙面人在网上卿卿我我多时了。

  四个人抱在一起。贾宝玉从孔若君的床下出来,挨个在他们腿上偎蹭。

  孔若君使用数码照相机翻拍蜥蜴和郝斌,然后将照片输入他的电脑,再用<鬼斧神工>切换郝斌和蜥蜴的头。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狗头:我哥回来了,我先去看你的照片,待会儿说感受。

  下午,范晓莹和殷雪涛去上班,孔若君对殷雪涛说:“爸爸,你放心去吧,我陪殷静。”

  “现在就换?”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孔若君问范晓莹。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蒙面人:估计你看了很失望。你哥可把你描述成仙女。

  殷雪涛居然在女儿变狗头的当天眉开眼笑:孔若君终于管他叫爸爸了。

  “当然。”殷静越俎代庖。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狗头:没那么辉煌。但也不会让你觉得丢人。

  殷静过去对上网不感兴趣,就像大多数长得好的女孩儿都对上网这种戴着面罩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生怕浪费了自己的宝贵资源一样。

  “等等。”范晓莹说。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蒙面人:觉得妻子长的丢人的男人不是人。丢不丢人不在脸上。

  下午,孔若君指导殷静上网。

  孔若君抬头看妈妈,他希望她反悔。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狗头:我先去看你的尊容。我哥给我送来了。

  “你要先给自己起一个网名。”孔若君和殷静肩并肩坐在电脑前。

  范晓莹说:“郝斌说,明天上午让我挪款。在挪款钱,我打电话通知你,你再换不迟。”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孔若君将信封交给殷静。

  “你的网名是什么?”殷静问。

  “这是干吗?”殷静不解。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殷静拿出照片,说:帅哥呀!“

  “牛肉干。”

  范晓莹说:“不管怎么说,郝总是有恩于我的人,当初是他调我来证券公司的,现在是晚上,郝斌在家里,他变头,还不吓死他的家人?还是在办公室变比较好。”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还是清河大学的学生,和咱们同龄。你的眼力真不错。”孔若君说。

  “好玩。”殷静说,“我叫'狗头'怎么样?”

  殷雪涛点头。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殷静哭了。

  “酷!”孔若君批准。

  殷静说:“当初给我变头的人可没这么周到地考虑。”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你怎么了?”孔若君问。

  殷静以狗头的名义开始网上生活。

  孔若君尴尬。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如果我不能复原,他不会要我。”殷静抽泣。

  在一个网站的聊天室里,网友们正在聊殷静变头的新闻,殷静和孔若君参加进去大发高论。

  “小静!”殷雪涛说。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他说你就是猪八戒的妹妹他也要你。这人不错。”孔若君安慰殷静。

  晚上,殷雪涛和殷静下班回家,他们看到孔若君和殷静在电脑前开心的样子,心里踏实了。

  “明天就明天。”殷静说,“但愿郝太太再最后享受一晚为人妻的美好。明晚她就是蜥蜴太太了。郝总这是自找。”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我如果是猪八戒的妹妹就谢天谢地了,我比猪八戒的妹妹难看多了。”殷静还哭。

  孔志方和石玮,崔琳和宋光辉前后脚来电话询问殷静的现状。当他们获悉殷静的变化时,难以置信。

  殷雪涛一家吃晚饭时,已经是深夜1点了。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杨倪通过ICQ的敲桌子功能呼叫殷静。

  孔如君注意到,殷静去卫生间时不用一次性纸坐垫了。

  次日,范晓莹出门上班前,和孔若君约好,只要她给孔若君打电话说“确定”两个字,孔若君就换郝斌的头。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

  蒙面人:看完了吗?评头论足吧。

  夜间熄灯后,孔若君躺在床上睡不着。昨天晚上他在电脑中给殷静换头与今天殷静变头真的只是巧合吗?怎么会这么巧?可这之间怎么可能有联系?

  范晓莹到证券公司后,她像往常那样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但她心乱如麻。她清楚,郝斌变头后,公司将大乱,业务会中止。范晓莹喜欢自己的工作。

  “他们为你高兴。”孔若君说,“我也饿了,谁做饭?”

  狗头:我很不安。

  孔若君的眼睛在黑暗中突然一亮:那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再找人做一次试验!

  果然,郝斌走进范晓莹的办公室。

  孔若君担心谁绷不住劲说漏了,他急于支走父母。

  蒙面人:我很丑?

  “拿谁做试验呢?这是违法的事吧?”孔如君问自己。

  范晓莹站起来,她的腿在发抖。

  “我去做饭。”殷雪涛说。

  狗头:你很帅,我担心……

  “肯定不会成功,否则真是天下大乱了。”孔若君对自己说。

  “你怎么了?”郝总看出范晓莹异常。

  电话铃响了。

  蒙面人:为你的学历担心?没关系,明年再考,我辅导你。我有死记硬背的绝招儿。

  孔若君决定试。

  “没什么……早晨有点儿……不舒服……”范晓莹掩盖。

  殷雪涛接电话,是孔志方打来的,他找孔若君。

  狗头:大学请我我都不去了。

  试验目标锁定在小区居委会主任身上。居委会主任对所有狗都深恶痛绝,她曾多次和贾宝玉过不去。有一次贾宝玉想对她表示友好,没想到吓得她摔了一跤。起来后非说自己坚固如初的骨头折断了,还去医院拍了片子。她到派出所告贾宝玉的状,要求片警驱逐贾宝玉。后来孔志方托了人,才保住贾宝玉。

  “昨天我跟你说的挪款的事,算了。”郝斌说。

  “若君,你爸找你。”殷雪涛说。

  蒙面人:应该有这种气魄。

  次日清晨,孔若君别有用心地早起床。他知道,每天早晨,居委会主任都率领一帮年龄逾耳顺之年的人在类似于哀乐旋律的音乐伴奏下晨练。

  “为什么?”范晓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孔若君接生父的电话。

  狗头:大学里好女孩儿特多吧?

  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下楼,他居心叵测地占据了小区花园里距离晨练最近的一个石凳。参加晨练的人开始陆续到来,孔若君没有看到居委会主任。

  郝总说:“这么大的事,我不能自己作主,我是有家小的人。我昨晚回去和太太商量了,我问她你想不想要200万元,她问怎么要,我说通过挪用股民储备金获利。她坚决不让我做,还给我跪下求我别干傻事。她说我们现在钱不少了,再说她宁愿没钱也不愿在监狱外边等我,更不愿意到法院的刑场给我收尸。她还说贪污犯罪的人都没有想象力,下手时想不到日后自己戴着脚镣被押赴刑场的场面。她还说手中掌有权力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想象力。我觉得她说的对,我不挪款了。”

  “若君,咱们不是说好了,辛薇是最后一个吗?”孔志方使用明显责怪的口气质问孔若君。给辛薇变头后,孔若君要儿子发誓再不当白客。

  蒙面人:最好的不在大学里。

  先到的人随意地伸胳膊蹬腿。孔若君看见居委会主任拎着录音机出现了。

  范晓莹的眼泪成喷薄状射到郝总脸上。她觉得郝总的太太是真正爱自己的先生和孩子的人。正是她的爱,挽救了郝总和一个家庭。

  “您是什么意思?”孔若君听不明白。

  狗头:在哪儿?

  人们和居委会主任打招呼,居委会主任将录音机放在地上,按下按钮。

  “真是千钧一发呀!”范晓莹说。

  “你还装傻!你又弄了一个人的头!”孔志方怒不可遏。

  蒙面人:最好的是你。被有眼无珠的大学取消了入学资格。

  准哀乐的旋律响起,人们整齐地操练起来,象是在预演彩排什么的。

  “可以这么说。”郝斌说,“如果我让你挪了款,就追悔莫及了。

  “我又弄了一个?我弄谁了?”孔若君反问生父。

  狗头:你的嘴很甜。

  孔若君举起数码照相机,对准全神贯注晨练的居委会主任,他按下快门。孔若君从数码相机的视窗中检验拍摄效果,他很满意。保险期间,孔若君又给居委会主任补拍了一张。

  郝斌的想象力不足以想到白客。

  “你打开电视看看!”孔志方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蒙面人:我心更甜。

  没人注意孔若君。

  “您还有事吗?我要打个电话!”范晓莹怕孔若君在殷静的鼓动下擅自给郝斌换蜥蜴头。在孔若君的电脑中,蜥蜴头已经长在郝总的头上,一触即发。

  孔若君放下电话后急忙打开电视机。

  蒙面人:希望这个月过的快一些,早些见到你。

  孔若君回家时,范晓莹已经起床了。

  “你怎么了?打什么电话?”郝总奇怪范晓莹的举动。

  电视台正在紧急报道本市一位高中教师的头在1个小时前变成马头的新闻。顶着马头的教师在电视屏幕上晃来晃去。

  狗头:你要是真爱我,应该希望这个月过得慢一些。

  “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去了?”范晓莹惊奇爱睡懒觉的儿子今天起得如此早。

  “您快出去,我要打一个重要的电话!”范晓莹往门外推郝总。

  孔若君,殷雪涛,殷静和范晓莹都雕塑般凝固了。

  蒙面人:我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我真的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孔若君举起手中的数码相机,说:“我去拍照。”

  “你已经举报我了?”郝总问。

  殷雪涛和范晓莹同时看孔若君:“你干的?”

  狗头:好在离真相大白不远了,让悬念再陪伴你最多一个月吧。

  范晓莹这才想起孔若君拿到孔志方送的生日礼物后就遇到了殷静变头的事,儿子还没顾上玩数码相机。

  “我是那种人吗?我如果不干,只会辞职。”范晓莹将郝总推出门外,她锁上自己办公室的门。

  “绝对不是!”孔若君大喊。

  殷静和蒙面人一直聊到傍晚,谁也没吃午饭。

  “好吗?”范晓莹问儿子对数码相机的感觉。

  郝总站在范晓莹的门外发愣。

  “别人也有<鬼斧神工>?”殷雪涛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几乎是同时下班回到家里。

  “真不错。”孔若君一边说一边回自己的房间。

  范晓莹拨家里的电话。

  “不可能!”孔若君否定。

  “你今天还要多陪殷静。”范晓莹叮嘱儿子,“上午王海涛和宋智明也来,你们一起玩。”

  孔若君一听是妈妈,就问:“确定?”

  殷静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没问题。”孔若君赶上门前说。

  范晓莹急忙说:“不是确定!是不确定!听清楚了吗?你先把右手从鼠标上拿开!”

  孔若君忽然想起昨天殷静曾经莫名其妙地问过他可否复制<鬼斧神工>。

  孔若君迫不及待地做到电脑前,他用导线将数码相机和电脑连接在一起,数码相机里变成数字的居委会主任顺着导线进入孔若君的电脑,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居委会主任。

  孔若君:“不确定是什么意思?”

  “小静,你干的?”孔若君问殷静。

  孔若君再从电脑里调出贾宝玉的图片,孔若君打开他的《鬼斧神工》软件,准备施行换头。

  范晓莹生怕儿子理解有误,她说:“行动取消。明白吗?不换了!”

  “小静怎么会?”范晓莹制止儿子。

  当孔若君将贾宝玉的头裁下移到居委会主任的头上时,他突然停止了操作。

  “为什么?”孔若君问。

  “小静昨天问我能不能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说。

  “万一成功了,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的又是贾宝玉的头,贾宝玉和两个人的异变有关系,它可真的就在劫难逃了。”孔若君想。

  “郝总决定不挪款了。”

  殷雪涛在孔若君向殷静发问前就怀疑到是女儿的恶作剧,刚才电视台的记者介绍说到那变成马头的教师所在的校名时,殷雪涛心中就格登一下,那是殷静就读的高中。殷雪涛的初步判断是孔若君意志不坚定,再次被殷静说服戏弄她的中学老师。殷雪涛没想到是女儿独立当了白客。

  可孔若君家只有贾宝玉一只狗,不换它的换谁的?

  “太好了!”孔若君如释重负,他为郝斌高兴,“你说服他了?”

  “小静!”殷雪涛怒斥女儿,“你变了头是很痛苦,我们在为你想办法。你不能这样连续祸及他人。连有益传播艾滋病都是违法行为,何况故意换人家的头!”

  楼下的一声犬吠提醒了孔若君:小区里有那么多宠物狗,拿数码相机随便去拍一只不就行了!

  “他太太说服他了。”

  殷静大哭。

  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再次下楼,他很顺利地拍摄到一只哈巴狗。狗的主任根本没发现。

  “男人就要找这样的妻子。有了这样的妻子,穷光蛋也是亿万富翁!”孔若君仰天长叹。

  “雪涛,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这样说小静,她也有她的难处……”范晓莹劝阻丈夫。

  “你这一趟一趟的是干吗呢?”范晓莹一边在厨房做早餐一边探头问孔若君。

  殷静在一边看出有变。孔若君放下电话三下五除二删除电脑中长着蜥蜴头的郝斌。

  殷静突然站起来,她声嘶力竭:“金国强!我杀了你!!”

  “刚才我没拍好,又去补拍了一次。”孔若君匆忙进自己的房间。

  “你干吗?”殷静问。

  金国强?家人面面相觑。

  孔若君屏住呼吸,它通过《鬼斧神工》将哈巴狗的头嫁接到居委会主任身上。

  孔若君解释。

  孔若君猛然想起昨天他回家时贾宝玉的异常表现。

  电脑问孔若君:确实要完成此次移花接木吗?

  殷静在失望之余不得不感慨:“郝总的妻子做梦也想不到她做了什么样的事。否则,今天晚上她就会和蜥蜴同床共枕了。”

  “金国强来过?”孔若君全身不寒而栗。

  孔若君作了个深呼吸,他稍事犹豫后,依然按下了确定键。

  孔若君望着窗外说:“真正力挽狂澜的事,都是女人做的。力挽狂澜这个词同男人没任何关系。”

  殷静哭诉经过。

  殷静说:“女人每次生孩子都是力挽狂澜。”

  家人都瘫在地上,只剩下殷静站着颤抖。

  阿里巴巴在网上呼叫牛头干。几乎是同时,蒙面人呼叫狗头。

  殷雪涛骂道:“小静,你混!你糊涂!金国强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你确实是狗脑子!”

  殷静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边说:“郝总没变头,损失最大的是媒体。”

  “你冷静点……。”范晓莹泪流满面地劝丈夫。

  “贾宝玉,你给我过来!”孔若君趴在地上叫贾宝玉。

  贾宝玉知道没好事,它战战兢兢过来。

  “你看到金国强进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咬他?他给你香肠了?你是个笨蛋!”孔若君怒斥贾宝玉。

  贾宝玉很委屈,它发誓再见到金国强一定咬死他。

  有人按门铃。

  殷静看门外是孔志方,就开了门。

  孔志方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躺在地上,他对孔若君说:“我很后悔给你买数码照相机。”

  “不是若君的事,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殷雪涛对孔志方说。

  “还能有谁的事?”孔志方说。

  殷雪涛冲殷静努努嘴。

  范晓莹将孔志方拉进他们原先的卧室,详述原委。

  孔志方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不瘫在地上。

  谁都清楚,金国强这种人成为白客,说是世界末日都有可能。

  “咱们要赶紧制定对策!”孔志方对前妻说,“除了殷静,你把他们都叫来。”

  孔志方觉得现在暂时不让殷静知道蒙面人有骷髅保龄球比较稳妥。

  殷静对于家人将她排斥在外商量对策大为不满,但她没有办法。

  关门前,孔若君反复警告殷静不要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蒙面人。殷静说你当我是弱智呀,说完她自己又说自己确实是弱智。

  “首先,咱们应该马上确定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是不是咱们的,如果是,咱们再想办法从他那儿拿回有小静照片的磁盘。”孔志方说,“上帝保佑蒙面人没有覆盖那张磁盘!”

  不能轻易报警,我担心惊动金国强后,他会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谁都可以下载,那可就真是天下大乱了。“殷雪涛说,”我比你们了解金国强,他现在绝对不会把<鬼斧神工>传出去,他要垄断。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删除若君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以金国强的品质,他应该这么干。“

  孔若君说:“也许他没有时间了。我在楼下就听见贾宝玉叫。”

  “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他不会传播<鬼斧神工>。咱们先不要报警,再说,警察里也不是没有坏人,谁都可以复制<鬼斧神工>当白客。”殷雪涛说。

  “现在我就和若君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如果真是蒙面人干的,咱们再定方针。”孔志方说。

  孔若君说:“我通过因特网和郑渊洁联系。”

  “但愿他在网上。”范晓莹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1小时后,孔若君和孔志方坐在郑渊洁家的客厅里。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急的事。”孔志方拿出儿子使用打印机打印的杨倪的照片递给郑渊洁:“您认识这个人吗?”

  郑渊洁拿起杨倪的照片看,他摇摇头,说:“不认识。”

  “您有一个骷髅保龄球?”孔若君问郑渊洁。

  郑渊洁点头。

  “别人借走过吗?”孔若君又问。

  郑渊洁摇头。

  孔若君和孔志方现在确定无疑蒙面人起码和盗窃磁盘的人有关系。

  “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吗?照片上这个人是谁?你们干吗对骷髅保龄球感兴趣?”郑渊洁说。

  孔若君看看爸爸,他觉得可以信任郑渊洁。孔志方点点头。

  孔若君问郑渊洁:“您从电视上知道人头异变的事了吧?”

  郑渊洁说:“我有10年不看电视了。”

  “报纸上也报道了。”孔志方说。

  “我有8年不看报纸了。我是从网上知道的。”郑渊洁说。

  孔若君尽量简要地告诉郑渊洁<鬼斧神工>的事。

  “真没想到,变头的原因是这样。”郑渊洁感叹,“生活本身就是童话。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写出来谁信?”

  “事情结束后,我们将结果告诉您,您写本书。”孔若君对郑渊洁说。

  “一言为定,书名就叫<白客>。”郑渊洁说,“作品写完后,拿我的骷髅保龄球当封面。”

  “说起来,白客的事还跟您有关系。”孔若君说。

  “跟我有关系?”郑渊洁惊讶。

  “我最初在电脑里换殷静的头,是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的封面启发,那期的封面是您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的合影。”

  “这么说,我是白客的源头了?”郑渊洁笑。

  “您对人的研究比我们多,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从蒙面人手里拿回磁盘?”孔志方问郑渊洁。

  “他可能是坏人。”孔若君说。

  “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就像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一样。”郑渊洁说,“刚才你们说了,蒙面人很爱殷静,这是说服他交出磁盘的基础。”

  孔志方和孔若君对视,他俩觉得郑渊洁的话有道理。

  郑渊洁站起来:“这是孤注一掷。你们好象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我等你们的结局再动笔。”

  孔志方和孔若君起身告辞。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殷雪涛的意外发现,逼上梁山

上一篇:动物庄园,外国科幻小说1000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宝葫芦的秘密
    宝葫芦的秘密
    从此今后──你们当然也得以想到,小编各方面包车型客车活着都也起了转换。 那天笔者回来家里,已经很迟了。奶奶一瞧见作者就问:“哪去了,这么晚
  • 宝葫芦的秘密
    宝葫芦的秘密
    “你们怎么忽然想到上我这儿来了?”我问。 “王葆,你这么着,可不会有人同意你……” 就这么着,我甩着两个膀子,这儿看看,那儿看看。我不知道
  • 窗边的小姑娘,窗边的小豆豆www.4166.com:
    窗边的小姑娘,窗边的小豆豆www.4166.com:
    同学们又是笑,又是喊,真是锣鼓喧天极了。 中午那明亮的阳光正照在留意察看学生饭菜的校长的双肩上。 电车的玻璃窗在日光下闪闪夺目。小豆豆两眼
  • 【金沙澳门娱乐】宝葫芦的秘密
    【金沙澳门娱乐】宝葫芦的秘密
    “唉,怎么是开玩笑呢!我只是想让你别误解我,”它身子不知为什么哆嗦了一下。“你说吧。你自己什么事也不用干,可又要什么有什么,那当然就去白
  • 宝葫芦的秘密
    宝葫芦的秘密
    刚这么一转念,我的脚就“空通!”一声,踢着一个铁桶,溅了我一脚水。一瞧,不是我那桶鱼是什么!那根钓竿也陡的钻到了我手里。 四唉呀你们瞧!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