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柳彻子,窗边的小姑娘
分类:儿童文学

  当满头大汗的小豆豆手里攥着五分钱下到月台上时,她觉得浑身累极了。同时又想到,如果现在就把钱送到离地很远的派出所去,回家就要晚了,那样妈妈会担心的。所以小豆豆一边在心里仔细考虑解决办法,一边蹬蹬地走下了站台的台阶,最后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第九章

当满头大汗的小豆豆手里攥着五分钱下到月台上时,她觉得浑身累极了。同时又想到,如果现在就把钱送到离地很远的派出所去,回家就要晚了,那样妈妈会担心的。所以小豆豆一边在心里仔细考虑解决办法,一边蹬蹬地走下了站台的台阶,最后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今天先把它放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等明天上学时带到学校去,再和大家商量商量。再说还从没有哪位同学捡到过钱,应该拿给他们看看,并且告诉他们:‘瞧,这就是捡来的钱!’” 接着小豆豆又考虑起藏钱的地方来了。如果把钱拿回家去,妈妈很可能要问的: “这是怎么回事?” 因此不能放在家里,得另外找个地方。 于是小豆豆钻进车站紧旁边一个茂密的树丛里找了一下。看起来这个地方还是十分保险的,既不会被人发现,也不必担心有人近来。小豆豆用根棍子在地上挖了个小洞,把那宝贵的五分钱放到正中,用土严严实实地盖好。然后又找来一块形状特别的石头放在上面,做为标记。随后小豆豆便钻出树丛,一溜烟地朝家里跑去。 当天晚上,小豆豆没有象平时那样滔滔不绝地讲学校里的事,也没有等妈妈说“到睡觉时间啦”才住口,没大讲话就早早地睡下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小豆豆一睁开眼睛,心里就觉得好象“有一件什么异常重大的事情”似的,当她想起这就是那件“秘密宝贝”时,心里简直高兴极了。 小豆豆今天比平时提前一会儿离开了家门,一路上和洛克赛跑似的钻进了那片小树丛。 “啊!还在!” 小豆豆昨天精心放在上面做记号的那块石头,还好好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小豆豆对洛克说: “等着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说完就把石块拿开,轻轻地挖开洞口。然而,事情简直再奇怪也没有了,那个五分钱硬币不见了!小豆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有人看到我藏钱了吧?”“石头被移动过了吧?”小豆豆心里做了各种猜测,又到处把土挖开看了看,结果哪儿也没发现那五分钱硬币。巴学园的同学们是看不成了,小豆豆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不过,相比之下,小豆豆感到“奇怪”的心情却更为强烈。 自那以后,小豆豆每次路过这里都要钻进树丛去挖挖,连着挖了两三次,却始终没有见到捡来的那枚五分钱硬币的影子。 “是让鼹鼠给叼走了吗?” “难道是昨天做的一个梦吗?” “是让神仙看到了吗?” 这些想法一个接一个地从小豆豆的脑海里跳出来。不过,再怎么考虑这也仍旧是件怪事,是一件永远永远也忘不了的怪事。今天下午,在自由冈车站检票口附近,小豆豆看见有两个比自己略大一点的男孩和一个女孩正在一起说话。乍看上去又好象在猜拳的样子。但仔细一看,他们那手势比猜拳用的石头、剪子、布要复杂得多,因此小豆豆觉得非常有趣,便靠近前去细细地看了一番。三个人看起来是在说话,但却没有声音,其中一个用手这样那样比划了一通,另一个看着看着又打了一通其他样的手势,第三个只比划了几下,就突然显得特别有趣似的发出了一点声音,随后就大笑起来。小豆豆看了一会儿,终于弄明白了,他们是在用手讲话。 “我要是也能用手讲话该多好啊!” 小豆豆十分羡慕地这样想到。她很想和他们交个朋友,但又不知道该怎样用手表示“让我也参加到你们一块吧”这个意思。再说他们又明明不是巴学园的学生,如果自己讲出去了,反而会显得不礼貌的。想到这里,小豆豆便始终没有吭声,一直瞧着他们三个人坐上东京到横滨的电车走远了。小豆豆在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要做个能用手和大家讲话的人!”对于当时的小豆豆来说,她还不知道世上有的人是聋子;而方才那三位小朋友本是府立聋哑学校的学生,聋哑学校又恰恰和小豆豆一样,都在大井町线终点站的大井町,这些事小豆豆就更不了解了。 在小豆豆的心目中,只觉得那几位两眼闪光看着对方手指动作的小朋友特别好看,盼望总有一天能和他们交上朋友。巴学园小林校长的教育方法虽然独特,但大部分也是受了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影响的结果。例如:以节奏入门的新的旋律教育法;吃饭或散步等场合的礼节;至于中午饭时唱的那支歌:“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则更是只把英国那首著名《划船曲》的歌词换了一下罢了;此外也还有其他许多方面都是受到了上述国家的影响。 然而,小林校长的得力助手丸山老师,在一般学校他的地位相当于首席教师,却在某些方面完全和校长的作法不同。 丸山老师的头长得和他的名字里的“丸”字一样,“丸”本来就是圆的意思,他的头就长得很圆,而且脑瓜顶上光溜溜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但要仔细看去,从耳鬓到后脑勺部分还是密密麻麻地长了不少又短又亮的头发。除了这些特征之外,他那通红的脸蛋上方还带了副圆圆的眼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和小林校长大不相同。 这还不算,他还常常念诗给大家听,本来应该是: “鞭声肃肃夜渡河。” 他念出来的却大不一样,成了: “弁庆哭哭夜渡河。” 结果小豆豆和同学们都信以为真了,以为那首诗就是讲弁庆在夜里哭哭咧咧过河的事呢!尽管如此,丸山老师的“弁庆哭哭”还是出了名。 现在我们来说说十二月十四日这天的一件事。早晨,大家全都到校以后,丸山老师说: “今天是四十七壮士为他们的主君浅野长矩报仇、攻打吉良义央宅邸的日子,我们要步行到泉岳寺去扫扫墓。这件事已经跟你们家里联系好了。” 小林校长对丸山老师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反对。虽然不了解校长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但他并没有持反对态度,这就等于他默认了这“不是一件坏事”。尽管如此,小豆豆妈妈和其他家长还是觉得把巴学园和为四十七壮士扫墓凑在一起有趣的。 出发之前,丸山老师把有关四十七壮士的故事梗概讲了一下。其中有一段他给大家反复讲了好几遍,这段故事的内容是:有一个负责为四十七壮士筹备披甲头盔的人,他的名字叫天野屋利兵卫,无论当时官府的人怎样追问,他都只回答一句话:“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始终没有泄露一点有关复仇的机密。 学生们虽然不太懂得四十七壮士的事,但对不上课、带着午饭到比九品佛寺还要远的地方去散步这件事却感到非常兴奋。临走前大家向校长和其他老师鞠躬告别,同时说了声: “我们走啦!” 然后全校五十名学生由丸山老师领队出发了。一路上,队伍里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在嚷嚷: “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而且连女孩子们也大声叫喊: “我……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所以路上行人不时笑着回过头来看看他们。从自由冈到泉岳寺大约要走二十四里路。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头顶碧蓝的天空,脚踏东京的土地,在这十二月份的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走在路上,而且还不断地喊着:“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这一切的一切使孩子们一路上丝毫也没有感到劳累。 到泉岳寺后,丸山老师把香、花和水分给了大家。比起九品佛寺院来,这里虽然很小,一排排的墓却很多。 当想到这里供着一位叫“四十七壮士”的人时,小豆豆的心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了,上过香,供完花,便一声不吭地学着丸山老师的样子,鞠了一躬。一种肃穆的气氛笼罩在五十名学生中间。对于巴学园来说,这真是难得的宁静。每座墓前都有袅袅香烟升起,而且越升越高,最后缭绕着形成了各种图案。 从这一天开始,小豆豆一闻到香的味道就想起丸山老师。而且紧接着又想起“弁庆哭哭”、“天野屋利兵卫”,以及在泉岳寺那种宁静…… 尽管孩子们当时对“弁庆”和“四十七壮士”还不大理解,但对于十分热心地把这些历史知识告诉给自己的丸山老师却怀有尊敬和亲切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和对小林校长不同的另外一种感情。至于小豆豆本人,她还从心里特别喜欢丸山老师那又深又厚的眼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和他那与高大身材不相称的柔和的声音。 这时候,春节已经临近了。在小豆豆从家到电车站往返的路上,有一个朝鲜人住的大杂院。小豆豆当然不知道他们是朝鲜人。她只知道其中有一位阿姨经常“正雄!正雄!”地大声吆唤自己的孩子。这位阿姨的头发从正中间分开,在脑后盘个垂髻,身体略有些发胖,穿着一条长裙,外面套一件西服上衣,胸前系一个很大的蝴蝶结,脚下穿一双象小船似的尖头白色胶鞋。 的确,这位阿姨总是不住声地喊着“正雄”这个名字。而且,一般人喊“正雄”这两个字时,都是把“雄”字拖得很长,可这位阿姨却把“正”字也拖得很长,拖长音喊“雄”字的时候,开头和结尾声调都很高,因此小豆豆听起来仿佛有一种凄凉感。 这个大杂院在一个不太高的近似断崖的土岗上,正对着小豆豆每天都要坐的大井町线的电车路。 小豆豆早就认识正雄小朋友。他比小豆豆稍大一点,可能是二年级学生,但不知道他在哪个学校上学,只是看到他头发乱蓬蓬的,经常牵着一条狗在街上走。 有一次,小豆豆放学回家从这个小断崖下路过。这时正雄小朋友刚好叉开双腿站在上面。他两手叉腰,显出不可一世的样子,突然对小豆豆大喊了一声: “朝鲜人!”这尖叫声充满了憎恶的情绪,小豆豆害怕了。她感到十分吃惊,自己既没有跟这个小男孩讲过话,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这小男孩为什么站在高处对自己讲这种充满仇恨的话呢? 小豆豆一到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 “正雄小朋友喊我是朝鲜人!” 妈妈听完小豆豆的报告,立即用手把小豆豆的嘴掩住了。转瞬之间,妈妈的眼里便噙满了泪水。小豆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讲的是一句什么非常坏的话。这时,妈妈连眼泪也没有去擦,鼻尖发酸地对她说道: “怪可怜的,……一定是别人总叫他‘朝鲜人!朝鲜人!’他就把‘朝鲜人’当成一句骂人话了。正雄小朋友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太小啦!人们骂人的时候,都是常讲‘混蛋’这个词,对吧?正雄小朋友大概也想学别人那个样子骂骂人,所以他就照别人平常说自己那样,用‘朝鲜人’这个词骂了你一下。人们平时对他讲这种话太不应该啦……” 妈妈擦了擦眼泪,接下来又以缓慢的语调对小豆豆说: “小豆豆是日本人,而正雄小朋友是一个叫朝鲜的那个国家的人。可是,你也好,正雄小朋友也好,都同样还是孩子嘛!所以绝不要在这些事上区别什么‘这个人是日本人’,‘那个人是朝鲜人’,懂吗?小豆豆可要好好和正雄小朋友相处呀,啊?因为他是朝鲜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挨人家骂,这有多么可怜哪!” 妈妈讲的这些事情小豆豆一时还无法理解,但至少她知道了正雄小朋友挨别人骂是毫无道理的。这时她才想明白,那位母亲大概正是由于担心,才经常出来吆唤正雄小朋友的。所以当第二天早晨再次从崖下经过,听到那位母亲正尖着嗓门喊叫正雄时,小豆豆心里想着: “正雄小朋友跑到哪儿去了呢?我虽然不是朝鲜人,但假如正雄小朋友还那样骂我的话,我就对他说:‘咱们都是一样的孩子!’咱们交个朋友吧!” 尽管小豆豆怀有这样友好的愿望,但正雄小朋友母亲的吆唤声却仍旧给人以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拖得长长的余音里交织着焦虑和不安。而这种声音还时常被旁边通过的电车声所淹没。不过,母亲却还在一个劲地喊着: “正——雄——!”这声音那么凄凉,仿佛含着辛酸的泪,人们只要听到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小豆豆近来有两个心愿,一是前些日子运动会上想穿的女式运动短裤,一是把头发编成辫子。小豆豆是在电车上看到大姐姐的辫子时产生这个念头的: “我也要做一个有那样头发的人!” 因此,尽管小女孩们都留着刘海型的短发,小豆豆却从左右各分出去一小缕,用绸带扎上,长长地垂在两边。这也是妈妈的兴趣,同时也因为小豆豆过去曾要求过扎小辫。而今天小豆豆终于请妈妈给正式扎上了三股头发编的辫子。用皮筋扎住小辫梢,又系了根绸带,看起来真想个高年级的学生。小豆豆高兴极了,用镜子照了照是否漂亮,心里想到:“和大姐姐们相比,我这头发实在是又短又少,简直就象个小猪尾巴。”但她还是跑到小狗洛克跟前,很珍贵似的捏着小辫让它看。洛克只把眼睛眨巴了几下。小豆豆说: “如果你的毛也能扎小辫就好了。” 然后小豆豆便乘上了电车。在电车里还一直留心:“可不能让辫子散了!”所以她的头一动也不敢动。她甚至还期待着,说不定乘客里会有人这样称赞一句: “瞧,这小辫多漂亮!” 然而却根本没人夸奖自己的辫子。到学校以后就不同了,美代、朔子、青木惠子等同学一齐叫了起来: “哎呀,扎上小辫啦!” 小豆豆听了,心里非常得意。还让大家轻轻地摸了摸头上那三股头发编成的辫子。不过,男孩子里却好象根本没人表示吃惊。 可是,吃完中午饭时就有人发现了。同班的大荣同学突然高声喊了起来: “快看哪!小豆豆同学头发和平时不一样啦!” 小豆豆高兴极了,心想:“男孩子们也终于发现啦!”便十分得意地说: “是啊,扎上了小辫!” 就在这时,大荣同学来到小豆豆耳边,冷不防伸出双手揪住了小豆豆的辫子,然后又象唱歌似的说:“啊!今天太累了,正好抓着它休息一下。这可比电车上的皮拉手舒服多啦!” 而小豆豆受的罪还不止于此。因为大荣同学在全班个子最高,身体最胖,看上去两个瘦小的小豆豆也顶不上他一个。就是这个大荣同学,说完“舒服多啦”那几个字以后,便用力往后一拉,小豆豆踉踉跄跄地跌了个屁股蹲。大荣同学仍然抓着小豆豆的小辫想让她站起来,就半开玩笑地说了声:“预备——开始!”说完就象运动会上拔河似的,使劲拉辫子。小豆豆方才被说成“皮拉手”就已经伤了自尊心,接着又摔了个屁股蹲,这会儿被大荣再一拉,立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在小豆豆看来,扎辫子是“成了大姑娘”的标志。她甚至还想过,同学们看到自己扎了辫子,肯定会佩服地说: “真不简单哪!”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小豆豆“哇哇”地哭着跑到校长室去了。 小豆豆边哭边敲门,校长马上把们打开,并象往常一样把腰弯得和小豆豆的眼睛一般高,问道: “怎么了?” 小豆豆首先用手摸了摸辫子是否还和原来一样,然后才说: “大荣同学使劲拉我这辫子,嘴里还喊着‘预备——开始!’” 校长看了看小豆豆,她那又细又短的小辫子与挂满泪珠的脸形成鲜明对照,显得很有精神,好象在跳舞似的。校长坐到椅子上,并让小豆豆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跟平时一样,毫不介意自己缺牙漏风,笑眯眯地说道: “不要哭嘛,你的头发真漂亮呀!” 小豆豆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老师,您喜欢这辫子吗?” “蛮好嘛!” 听到校长这句话,小豆豆的眼泪止住了。小豆豆从椅子上下来说: “大荣同学再喊‘拉’,我也不哭了。” 校长点了点头笑了,小豆豆也笑了,那笑脸和小辫子刚好相称。 小豆豆向校长鞠了个躬,然后便跑到操场上和大家一起玩起来了。 正当小豆豆玩得几乎把刚才哭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时,大荣同学挠着头站到了小豆豆面前,以略微迟顿的语调大声说: “对不起!刚才拉了你的辫子,校长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说对女孩子要亲切,还说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可不准再这样啦!” 小豆豆觉得有点意外,“对女孩子要亲切”这句话还是第一次听到。因为受宠的总是男孩子。就是在小豆豆所熟悉的那些多子女的家庭里,平时吃饭也好,吃点心也好,总是男孩子优先;家里的女孩子要是说点什么,母亲就要说: “女孩子家,还是少开口吧!” 尽管如此,校长却对大荣同学说“对女孩子要尊重”。小豆豆感到实在不好理解。紧接着心里又高兴起来了,有谁不高兴自己受到别人尊重呢! 对大荣同学来说,今天这件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这句话已经永远印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大荣同学在巴学园期间,过去和后来都没有被校长批评过,只有这次是唯一的一次。寒假到了。和暑假不同,寒假里学校没有集体活动,同学们都将和家里人一起度过寒假。右田同学早就向大家宣布: “我要到九州的爷爷家去过新年!” 喜欢化学试验的泰明同学兴奋地说: “我要和哥哥到一个物理研究所去参观。” 大家也都谈了各自的打算,分手时互相告别道: “再见!开学再见!” 小豆豆这次是和爸爸妈妈去滑雪。爸爸的朋友,和他在同一个交响乐团的第一大提琴手兼指挥斋藤秀雄叔叔,在志贺高原有一套非常高级的住宅。每年冬天都要去那里打扰他,因此小豆豆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学滑雪了。 从车站乘马拉爬犁一到志贺高原。眼前便是一片皑皑白雪的世界,根本没有登山吊车之类的工具,滑雪的地方常常有树墩子露在外面。据妈妈说:志贺高原上再没有象斋藤叔叔那样的住宅了,能住人的地方只有一家日本式旅馆和一幢西方格调的饭店。然而有趣的是,外国人却非常非常多。 与前些年相比,今年的小豆豆有了新的变化,一是她已成了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二是从爸爸那里学会了一句英语。这句英语就是: “谢谢!”平时,只要小豆豆穿上滑雪板一站在那里,很多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都要说上一句什么。他们讲的很可能是“真可爱”一类的词句,可惜小豆豆听不懂。所以到去年为止,小豆豆总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但是今年就不同了,凡是这种时候,小豆豆就微微点点头,每次都学着用英语说上一句: “谢谢!”一听到小豆豆的这句英语,那些满脸挂笑的外国人眼睛眯得更细了,一个个嘴里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其中有的妇女还过来和小豆豆亲亲脸蛋,有的叔叔则把小豆豆紧紧地抱在怀里。小豆豆这时常想,只用英语讲了一句“谢谢”,就能和大家这么亲近,真是太有趣了。有一天,这些外国人里有一位很亲切的年轻男子来到小豆豆身边,打着手势问她: “你愿意坐到我的滑雪板前面吗?” 征得了爸爸的同意,小豆豆才用英语向那位年轻的外国人说了声: “谢谢!”于是,那位外国人让小豆豆蹲在自己穿的滑雪板上,把那两只滑雪板并在一起,顺着志贺高原一个坡度最缓的长长的斜坡风驰电掣地滑了下去。小豆豆只觉得空气在耳边发出“呼呼”的声响。她用两手抱住膝盖,随时留心身体不至于向前扑倒。虽然有点害怕,但却觉得非常好玩。滑完以后,旁观的人都鼓起掌来。小豆豆从滑雪板前端站起身来。立即向大家微微点了点头,并用英语说了声: “谢谢!” 大家的掌声更响了。 后来小豆豆才知道,这位年轻的外国人名叫舒奈依达,是世界著名的滑雪能手,身边经常带着很稀有的鹰嘴形银柄滑雪杖。当滑雪归来,人们为小豆豆鼓过掌以后,这个年轻男子弯下腰拉着小豆豆的手,象对待非常尊敬的客人似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用英语说了声: “谢谢!” 听到这句话,小豆豆才觉得自己从心里喜欢起这位年轻的外国人来了。 这个年轻的外国男子仿佛不是把小豆豆当成孩子,而是把她成年女子来看待了。而且这位男子弯腰时的姿态,好象使小豆豆从心底里感受到了他的亲切之情。与此同时,展现在他身后的是一片洁白的世界,而那洁白的世界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 寒假结束,学生们又回到学校来上学了。他们发现,放假期间学校又添了一样了不起的东西,因而高声叫了起来。 那就是在大家作教室用的这排电车的另一侧,……也就是隔着礼堂的对面的那个花坛旁边,又来了一辆电车,并在寒假期间把它改成了图书室,而且一切都布置好了。看来这是受到大家尊敬的勤杂工阿良叔叔付出辛勤劳动所取得的成果。电车里搭了很多架子,上面摆着一排排各种故事书和五颜六色的画书。为了便于阅读,里面还整整齐齐地摆上了桌子和椅子。 校长对同学们说: “这就是你们的图书室。这里的书,大家可以随便读。什么‘哪年级的学生可以读哪些书’啊,根本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只要你们高兴,什么时候到图书室来都没关系。也可以把想借的书带回家去看。不过有个条件,看完了可要送回来哟!如果家里有什么想给大伙看的书,同学们把它带到图书室来,老师也非常欢迎。总而言之,希望大家读的书越多越好。”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对校长说: “今天第一节课就在图书室上吧!” “大家想去吗?” 校长看着同学们兴奋的样子,高兴地笑了,停了一会儿才说: “好,就这么办吧!” 于是,巴学园全校五十多名学生都进了一辆电车。大家吵吵嚷嚷地选好了自己要看的书,然后准备坐到椅子上,可是只有一半人有座位,剩余的人就只好站着看了。这情景确实就象在挤满人的电车里站着看书似的,只从这点来看也够有意思的了。然而,同学们却高兴得不得了。 小豆豆还没识那么多的字,所以便挑了一本有“有趣插图”的书来看。大家手里拿着书一页页地看起来,这时图书室里才稍微安静下来了。但这仅仅是一会儿的工夫,紧接着满屋子又热闹起来了,有高声朗读的,有的向其他人问不认识的字的,还有嚷着要彼此交换书的,也还有放声大笑的。其中还有的孩子因为在看《边唱边画》这本书,于是便放开嗓门唱了起来:

  就这样,巴学园的同学们和宫崎同学很快就熟悉起来了。宫崎同学也每天把各式各样的书带到学校来,在午休时读给大家听。

  “今天先把它放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等明天上学时带到学校去,再和大家商量商量。再说还从没有哪位同学捡到过钱,应该拿给他们看看,并且告诉他们:‘瞧,这就是捡来的钱!’”

  当满头大汗的小豆豆手里攥着五分钱下到月台上时,她觉得浑身累极了。同时又想到,如果现在就把钱送到离地很远的派出所去,回家就要晚了,那样妈妈会担心的。所以小豆豆一边在心里仔细考虑解决办法,一边蹬蹬地走下了站台的台阶,最后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所以,看上去宫崎同学简直就成了大家的家庭英语教师了。不过,也是投桃报李,宫崎同学的日本话也眼看着越说越好了,而且对日本国内的风俗习惯也很熟悉了,诸如往壁龛那儿坐的事也没有了。

  接着小豆豆又考虑起藏钱的地方来了。如果把钱拿回家去,妈妈很可能要问的:

  “今天先把它放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等明天上学时带到学校去,再和大家商量商量。再说还从没有哪位同学捡到过钱,应该拿给他们看看,并且告诉他们:‘瞧,这就是捡来的钱!’”

  小豆豆和同学们也知道了许许多多关于美国风俗的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小豆豆又考虑起藏钱的地方来了。如果把钱拿回家去,妈妈很可能要问的:

  在此刻的巴学园,日本和美国已经亲密起来了。

  因此不能放在家里,得另外找个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巴学园外面,美国已经成为敌对国家,英语成了敌国语言,已经从所有学校的课目上取消了。

  于是小豆豆钻进车站紧旁边一个茂密的树丛里找了一下。看起来这个地方还是十分保险的,既不会被人发现,也不必担心有人近来。小豆豆用根棍子在地上挖了个小洞,把那宝贵的五分钱放到正中,用土严严实实地盖好。然后又找来一块形状特别的石头放在上面,做为标记。随后小豆豆便钻出树丛,一溜烟地朝家里跑去。

  因此不能放在家里,得另外找个地方。

  政府发表的公告说:

  当天晚上,小豆豆没有象平时那样滔滔不绝地讲学校里的事,也没有等妈妈说“到睡觉时间啦”才住口,没大讲话就早早地睡下了。

  于是小豆豆钻进车站紧旁边一个茂密的树丛里找了一下。看起来这个地方还是十分保险的,既不会被人发现,也不必担心有人近来。小豆豆用根棍子在地上挖了个小洞,把那宝贵的五分钱放到正中,用土严严实实地盖好。然后又找来一块形状特别的石头放在上面,做为标记。随后小豆豆便钻出树丛,一溜烟地朝家里跑去。

  “美国人是魔鬼!”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小豆豆一睁开眼睛,心里就觉得好象“有一件什么异常重大的事情”似的,当她想起这就是那件“秘密宝贝”时,心里简直高兴极了。

  当天晚上,小豆豆没有象平时那样滔滔不绝地讲学校里的事,也没有等妈妈说“到睡觉时间啦”才住口,没大讲话就早早地睡下了。

  与此同时,巴学园的孩子们却在齐声朗读:

  小豆豆今天比平时提前一会儿离开了家门,一路上和洛克赛跑似的钻进了那片小树丛。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小豆豆一睁开眼睛,心里就觉得好象“有一件什么异常重大的事情”似的,当她想起这就是那件“秘密宝贝”时,心里简直高兴极了。

  “美丽是‘毕奥蒂夫尔’!”

  “啊!还在!”

  小豆豆今天比平时提前一会儿离开了家门,一路上和洛克赛跑似的钻进了那片小树丛。

  从巴学园上空吹过的风暖融融的,孩子们的心灵是美好的。“演戏了!演戏了!要进行汇报演出了!”

  小豆豆昨天精心放在上面做记号的那块石头,还好好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小豆豆对洛克说:

  “啊!还在!”

  自巴学园创办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演戏呢!因为尽管过去一直坚持吃午饭时每天出来一个人站在大家面前讲故事,可是在有客人的情况下,又要求在礼堂的那个小舞台上演戏,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那舞台本是放大钢琴的,平时上旋律课时校长就坐在舞台上给大家弹琴。……总之,哪个孩子也没有看过戏。就连小豆豆也是如此,除了看过一次芭蕾舞剧《天鹅湖》之外,其它戏一次也没有看过。虽说大家都没有看过戏,但还是按不同年级商量了要演出的节目。并且,尽管内容基本上与巴学园挂不上钩,但因是教科书里出现的,小豆豆这个班还是决定要演《劝进帐》这个节目。

  “等着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小豆豆昨天精心放在上面做记号的那块石头,还好好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小豆豆对洛克说:

  接下来又决定请丸山老师担任指导。剧中人物弁庆由身材高大的税所爱子同学扮演,富木坚这个角色决定由一看就知道办事认真、嗓门特大的天寺同学担任。又经过大家共同商量,确定义经由小豆豆来扮演。其余的同学都扮演在山中修行的僧人,也叫“山伏”。

  说完就把石块拿开,轻轻地挖开洞口。然而,事情简直再奇怪也没有了,那个五分钱硬币不见了!小豆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有人看到我藏钱了吧?”“石头被移动过了吧?”小豆豆心里做了各种猜测,又到处把土挖开看了看,结果哪儿也没发现那五分钱硬币。巴学园的同学们是看不成了,小豆豆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不过,相比之下,小豆豆感到“奇怪”的心情却更为强烈。

  “等着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在开始排练之前,大家首先要记住台词。但是小豆豆和那些扮演“山伏”的同学没有台词,所以他们很轻松。这是为什么了?因为“山伏”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只要默默地站在台上就行了。为了顺利通过富木坚所把守的“安宅关口”,弁庆有个动作要打主人义经,“这样一来,义经这个角色也就和山伏差不多了”,因此扮演义经的小豆豆只要蹲着不动就可以了。扮演弁庆的税所爱子同学可就费力气了,除了和富木坚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唇枪舌战的交锋之外,还有更难的表演,比如富木坚拿出一个空白的卷轴,对他说:

  自那以后,小豆豆每次路过这里都要钻进树丛去挖挖,连着挖了两三次,却始终没有见到捡来的那枚五分钱硬币的影子。

  说完就把石块拿开,轻轻地挖开洞口。然而,事情简直再奇怪也没有了,那个五分钱硬币不见了!小豆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有人看到我藏钱了吧?”“石头被移动过了吧?”小豆豆心里做了各种猜测,又到处把土挖开看了看,结果哪儿也没发现那五分钱硬币。巴学园的同学们是看不成了,小豆豆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不过,相比之下,小豆豆感到“奇怪”的心情却更为强烈。

  “请您念一念吧!”

  “是让鼹鼠给叼走了吗?”

  自那以后,小豆豆每次路过这里都要钻进树丛去挖挖,连着挖了两三次,却始终没有见到捡来的那枚五分钱硬币的影子。

  这时就得即兴编词,尽最大努力去念,以便打动敌手富木坚的心。

  “难道是昨天做的一个梦吗?”

  “是让鼹鼠给叼走了吗?”

  税所编的词是:

  “是让神仙看到了吗?”

  “难道是昨天做的一个梦吗?”

  “当初,为兴修东大寺……”

  这些想法一个接一个地从小豆豆的脑海里跳出来。不过,再怎么考虑这也仍旧是件怪事,是一件永远永远也忘不了的怪事。今天下午,在自由冈车站检票口附近,小豆豆看见有两个比自己略大一点的男孩和一个女孩正在一起说话。乍看上去又好象在猜拳的样子。但仔细一看,他们那手势比猜拳用的石头、剪子、布要复杂得多,因此小豆豆觉得非常有趣,便靠近前去细细地看了一番。三个人看起来是在说话,但却没有声音,其中一个用手这样那样比划了一通,另一个看着看着又打了一通其他样的手势,第三个只比划了几下,就突然显得特别有趣似的发出了一点声音,随后就大笑起来。小豆豆看了一会儿,终于弄明白了,他们是在用手讲话。

  “是让神仙看到了吗?”

  因此,每天都得练习这套台词。

  “我要是也能用手讲话该多好啊!”

  这些想法一个接一个地从小豆豆的脑海里跳出来。不过,再怎么考虑这也仍旧是件怪事,是一件永远永远也忘不了的怪事。今天下午,在自由冈车站检票口附近,小豆豆看见有两个比自己略大一点的男孩和一个女孩正在一起说话。乍看上去又好象在猜拳的样子。但仔细一看,他们那手势比猜拳用的石头、剪子、布要复杂得多,因此小豆豆觉得非常有趣,便靠近前去细细地看了一番。三个人看起来是在说话,但却没有声音,其中一个用手这样那样比划了一通,另一个看着看着又打了一通其他样的手势,第三个只比划了几下,就突然显得特别有趣似的发出了一点声音,随后就大笑起来。小豆豆看了一会儿,终于弄明白了,他们是在用手讲话。

  扮演富木坚的天寺同学台词也不少,因为富木坚得把弁庆驳倒,所以天寺同学为背台词也忙得不亦乐乎。

  小豆豆十分羡慕地这样想到。她很想和他们交个朋友,但又不知道该怎样用手表示“让我也参加到你们一块吧”这个意思。再说他们又明明不是巴学园的学生,如果自己讲出去了,反而会显得不礼貌的。想到这里,小豆豆便始终没有吭声,一直瞧着他们三个人坐上东京到横滨的电车走远了。小豆豆在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我要是也能用手讲话该多好啊!”

  排练终于开始了,富木坚和弁庆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弁庆身后则跟着好几排“山伏”。而小豆豆便站在这些“山伏”的最前面。然而小豆豆并不了解这出戏的具体情节。当排练到弁庆把扮演义经的小豆豆推倒并用棒子打她时,小豆豆突然进行了抵抗,对扮演弁庆的税所爱子同学又是抓又是踢结果,税所爱子同学被打哭了,而“山伏”们却哄堂大笑起来。

  “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要做个能用手和大家讲话的人!”对于当时的小豆豆来说,她还不知道世上有的人是聋子;而方才那三位小朋友本是府立聋哑学校的学生,聋哑学校又恰恰和小豆豆一样,都在大井町线终点站的大井町,这些事小豆豆就更不了解了。

  小豆豆十分羡慕地这样想到。她很想和他们交个朋友,但又不知道该怎样用手表示“让我也参加到你们一块吧”这个意思。再说他们又明明不是巴学园的学生,如果自己讲出去了,反而会显得不礼貌的。想到这里,小豆豆便始终没有吭声,一直瞧着他们三个人坐上东京到横滨的电车走远了。小豆豆在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其实,这出戏的故事是这样的:不管弁庆对义经怎么敲怎么打,义经都只能乖乖的忍着,因此使富木坚理解到弁庆心里的苦衷,最后让弁庆通过了“安宅关口”。所以义经一进行抵抗,这场戏就吹了。丸山老师把这些情况都向小豆豆做了讲解。然而小豆豆却坚持说:

  在小豆豆的心目中,只觉得那几位两眼闪光看着对方手指动作的小朋友特别好看,盼望总有一天能和他们交上朋友。巴学园小林校长的教育方法虽然独特,但大部分也是受了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影响的结果。例如:以节奏入门的新的旋律教育法;吃饭或散步等场合的礼节;至于中午饭时唱的那支歌:“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则更是只把英国那首著名《划船曲》的歌词换了一下罢了;此外也还有其他许多方面都是受到了上述国家的影响。

  “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要做个能用手和大家讲话的人!”对于当时的小豆豆来说,她还不知道世上有的人是聋子;而方才那三位小朋友本是府立聋哑学校的学生,聋哑学校又恰恰和小豆豆一样,都在大井町线终点站的大井町,这些事小豆豆就更不了解了。

  “税所同学要动手打的话,我也要打!”

  然而,小林校长的得力助手丸山老师,在一般学校他的地位相当于首席教师,却在某些方面完全和校长的作法不同。

  在小豆豆的心目中,只觉得那几位两眼闪光看着对方手指动作的小朋友特别好看,盼望总有一天能和他们交上朋友。巴学园小林校长的教育方法虽然独特,但大部分也是受了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影响的结果。例如:以节奏入门的新的旋律教育法;吃饭或散步等场合的礼节;至于中午饭时唱的那支歌:“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则更是只把英国那首著名《划船曲》的歌词换了一下罢了;此外也还有其他许多方面都是受到了上述国家的影响。

  结果这个戏就排不下去了。

  丸山老师的头长得和他的名字里的“丸”字一样,“丸”本来就是圆的意思,他的头就长得很圆,而且脑瓜顶上光溜溜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但要仔细看去,从耳鬓到后脑勺部分还是密密麻麻地长了不少又短又亮的头发。除了这些特征之外,他那通红的脸蛋上方还带了副圆圆的眼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和小林校长大不相同。

  然而,小林校长的得力助手丸山老师,在一般学校他的地位相当于首席教师,却在某些方面完全和校长的作法不同。

  后来又把那个场面排练了好几次,每次小豆豆都是蹲在那里进行抵抗。最后丸山老师只好对小豆豆说:

  这还不算,他还常常念诗给大家听,本来应该是:

  丸山老师的头长得和他的名字里的“丸”字一样,“丸”本来就是圆的意思,他的头就长得很圆,而且脑瓜顶上光溜溜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但要仔细看去,从耳鬓到后脑勺部分还是密密麻麻地长了不少又短又亮的头发。除了这些特征之外,他那通红的脸蛋上方还带了副圆圆的眼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和小林校长大不相同。

  “很抱歉,义经这个角色还是请泰明同学来扮演吧!”

  “鞭声肃肃夜渡河。”

  这还不算,他还常常念诗给大家听,本来应该是:

  这对小豆豆来说也算求之不得的,因为自己就是不愿被人又推又打的。接下来丸山老师又说:

  他念出来的却大不一样,成了:

  “鞭声肃肃夜渡河。”

  “那么,小豆豆就演山伏吧!”

  “弁庆哭哭夜渡河。”

  他念出来的却大不一样,成了:

  于是小豆豆就被安排到了“山伏”们的最后面。大家心想:

  结果小豆豆和同学们都信以为真了,以为那首诗就是讲弁庆在夜里哭哭咧咧过河的事呢!尽管如此,丸山老师的“弁庆哭哭”还是出了名。

  “弁庆哭哭夜渡河。”

  “这回总算能顺利排练下去了!”

  现在我们来说说十二月十四日这天的一件事。早晨,大家全都到校以后,丸山老师说:

  结果小豆豆和同学们都信以为真了,以为那首诗就是讲弁庆在夜里哭哭咧咧过河的事呢!尽管如此,丸山老师的“弁庆哭哭”还是出了名。

  结果,大家还是估计错了。因为山伏们上山下山都要用一根长棍子,当把这根棍子交给小豆豆时,就又出事了。小豆豆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一会儿用那根棍子捅捅身旁“山伏”的脚,一会儿又探到前面“山伏”的肢窝下挠挠痒。接下来又模仿乐队指挥,用那根棍子打起拍子来了,弄得周围的人都很担心;而最严重的是,富木坚和弁庆的这场戏叫她给破坏掉了。

  “今天是四十七壮士为他们的主君浅野长矩报仇、攻打吉良义央宅邸的日子,我们要步行到泉岳寺去扫扫墓。这件事已经跟你们家里联系好了。”

  现在我们来说说十二月十四日这天的一件事。早晨,大家全都到校以后,丸山老师说:

  由于这些原因,最后把小豆豆从“山伏”的角色里也撤下来了。

  小林校长对丸山老师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反对。虽然不了解校长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但他并没有持反对态度,这就等于他默认了这“不是一件坏事”。尽管如此,小豆豆妈妈和其他家长还是觉得把巴学园和为四十七壮士扫墓凑在一起有趣的。

  “今天是四十七壮士为他们的主君浅野长矩报仇、攻打吉良义央宅邸的日子,我们要步行到泉岳寺去扫扫墓。这件事已经跟你们家里联系好了。”

  而扮演义经的泰明同学却紧咬牙关让弁庆又踢又打,旁观的人肯定都从心里同情他。

  出发之前,丸山老师把有关四十七壮士的故事梗概讲了一下。其中有一段他给大家反复讲了好几遍,这段故事的内容是:有一个负责为四十七壮士筹备披甲头盔的人,他的名字叫天野屋利兵卫,无论当时官府(在日本称“幕府”)的人怎样追问,他都只回答一句话:“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始终没有泄露一点有关复仇的机密。

  小林校长对丸山老师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反对。虽然不了解校长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但他并没有持反对态度,这就等于他默认了这“不是一件坏事”。尽管如此,小豆豆妈妈和其他家长还是觉得把巴学园和为四十七壮士扫墓凑在一起有趣的。

  《劝进帐》的排练,在没有小豆豆的情况下,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学生们虽然不太懂得四十七壮士的事,但对不上课、带着午饭到比九品佛寺还要远的地方去散步这件事却感到非常兴奋。临走前大家向校长和其他老师鞠躬告别,同时说了声:

  出发之前,丸山老师把有关四十七壮士的故事梗概讲了一下。其中有一段他给大家反复讲了好几遍,这段故事的内容是:有一个负责为四十七壮士筹备披甲头盔的人,他的名字叫天野屋利兵卫,无论当时官府(在日本称“幕府”)的人怎样追问,他都只回答一句话:“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始终没有泄露一点有关复仇的机密。

  小豆豆孤零零地来到校园里,并且脱掉鞋,光脚跳起了小豆豆式的芭蕾舞。自己想怎么跳就怎么跳,这倒使她感觉非常痛快。小豆豆一会儿装成白天鹅,一会儿又变作风,一会儿扮演成怪人,一会儿又立在那儿当一棵树。在这一个人也没有的校园里,小豆豆自己越跳越起劲。

  “我们走啦!”

  学生们虽然不太懂得四十七壮士的事,但对不上课、带着午饭到比九品佛寺还要远的地方去散步这件事却感到非常兴奋。临走前大家向校长和其他老师鞠躬告别,同时说了声:

  尽管如此,小豆豆心里仍有一丝遗憾:

  然后全校五十名学生由丸山老师领队出发了。一路上,队伍里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在嚷嚷:

  “我们走啦!”

  “本来我还是想演义经的哪!”

  “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然后全校五十名学生由丸山老师领队出发了。一路上,队伍里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在嚷嚷:

  不过,一旦真让她再演义经的话,她肯定还会对扮演弁庆的税所爱子同学又抓又打的。

  而且连女孩子们也大声叫喊:

  “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结果就是这样,在巴学园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学习成绩汇报演出会”上,小豆豆终于十分遗憾地没能参加表演。

  “我……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而且连女孩子们也大声叫喊:

  春假结束了,第一天上学的那天早上,孩子们都集合在校园里,小林校长和往常一样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一动不动地站在大家面前。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把两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两眼瞧着大家。校长好象哭过似的。他以缓慢的语调向同学们说道:

  所以路上行人不时笑着回过头来看看他们。从自由冈到泉岳寺大约要走二十四里路。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头顶碧蓝的天空,脚踏东京的土地,在这十二月份的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走在路上,而且还不断地喊着:“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这一切的一切使孩子们一路上丝毫也没有感到劳累。

  “我……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泰明同学死了。今天,我们大家去参加他的葬礼。泰明同学是大家的朋友哇!太可惜啦!老师也和大家一样,心里感到非常悲哀……”

  到泉岳寺后,丸山老师把香、花和水分给了大家。比起九品佛寺院来,这里虽然很小,一排排的墓却很多。

  所以路上行人不时笑着回过头来看看他们。从自由冈到泉岳寺大约要走二十四里路。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头顶碧蓝的天空,脚踏东京的土地,在这十二月份的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走在路上,而且还不断地喊着:“我天野屋利兵卫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这一切的一切使孩子们一路上丝毫也没有感到劳累。

  说到这里,校长的眼圈红了,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当想到这里供着一位叫“四十七壮士”的人时,小豆豆的心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了,上过香,供完花,便一声不吭地学着丸山老师的样子,鞠了一躬。一种肃穆的气氛笼罩在五十名学生中间。对于巴学园来说,这真是难得的宁静。每座墓前都有袅袅香烟升起,而且越升越高,最后缭绕着形成了各种图案。

  到泉岳寺后,丸山老师把香、花和水分给了大家。比起九品佛寺院来,这里虽然很小,一排排的墓却很多。

  同学们都茫然若失地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出声。大家的胸中肯定都涌起了各自对泰明同学的怀念之情。巴学园的校园里,从来没有笼罩过这样悲哀寂静的气氛。

  从这一天开始,小豆豆一闻到香的味道就想起丸山老师。而且紧接着又想起“弁庆哭哭”、“天野屋利兵卫”,以及在泉岳寺那种宁静……

  当想到这里供着一位叫“四十七壮士”的人时,小豆豆的心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了,上过香,供完花,便一声不吭地学着丸山老师的样子,鞠了一躬。一种肃穆的气氛笼罩在五十名学生中间。对于巴学园来说,这真是难得的宁静。每座墓前都有袅袅香烟升起,而且越升越高,最后缭绕着形成了各种图案。

  小豆豆心里在想:

  尽管孩子们当时对“弁庆”和“四十七壮士”还不大理解,但对于十分热心地把这些历史知识告诉给自己的丸山老师却怀有尊敬和亲切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和对小林校长不同的另外一种感情。至于小豆豆本人,她还从心里特别喜欢丸山老师那又深又厚的眼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和他那与高大身材不相称的柔和的声音。

  从这一天开始,小豆豆一闻到香的味道就想起丸山老师。而且紧接着又想起“弁庆哭哭”、“天野屋利兵卫”,以及在泉岳寺那种宁静……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春假之前泰明同学还问自己:‘你看么?’把《汤姆叔叔的小屋》那本书借给了自己,可我还没全部看完呢,他就不在了!”

  这时候,春节已经临近了。在小豆豆从家到电车站往返的路上,有一个朝鲜人住的大杂院。小豆豆当然不知道他们是朝鲜人。她只知道其中有一位阿姨经常“正雄!正雄!”地大声吆唤自己的孩子。这位阿姨的头发从正中间分开,在脑后盘个垂髻,身体略有些发胖,穿着一条长裙,外面套一件西服上衣,胸前系一个很大的蝴蝶结,脚下穿一双象小船似的尖头白色胶鞋。

  尽管孩子们当时对“弁庆”和“四十七壮士”还不大理解,但对于十分热心地把这些历史知识告诉给自己的丸山老师却怀有尊敬和亲切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和对小林校长不同的另外一种感情。至于小豆豆本人,她还从心里特别喜欢丸山老师那又深又厚的眼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和他那与高大身材不相称的柔和的声音。

  小豆豆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泰明同学的往事。她想起春假之前临分别时,泰明递给自己书时那弯曲着的手指。在第一次见面那天,小豆豆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走路呢?”他亲切而平静地回答说:“我得过小儿麻痹症。”他这声音和微笑的面容,小豆豆都还记得很清楚。还有夏天那次他们俩人秘密的冒险行动,也仍然历历在目。虽然他棉铃和身体都比小豆豆大,但他却对小豆豆充满信任,把一切都交给了小豆豆。当时泰明同学的体重此刻也成了令人怀念的记忆了。“电视机这种东西美国就有。”教给小豆豆这件事的,也是泰明同学呀!

  的确,这位阿姨总是不住声地喊着“正雄”这个名字。而且,一般人喊“正雄”这两个字时,都是把“雄”字拖得很长,可这位阿姨却把“正”字也拖得很长,拖长音喊“雄”字的时候,开头和结尾声调都很高,因此小豆豆听起来仿佛有一种凄凉感。

  这时候,春节已经临近了。在小豆豆从家到电车站往返的路上,有一个朝鲜人住的大杂院。小豆豆当然不知道他们是朝鲜人。她只知道其中有一位阿姨经常“正雄!正雄!”地大声吆唤自己的孩子。这位阿姨的头发从正中间分开,在脑后盘个垂髻,身体略有些发胖,穿着一条长裙,外面套一件西服上衣,胸前系一个很大的蝴蝶结,脚下穿一双象小船似的尖头白色胶鞋。

  小豆豆很喜欢泰明同学。无论下课时,吃午饭时,还是放学回家到车站的路上,小豆豆总是和他在一起。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怀念的。然而。小豆豆知道,泰明同学再也不会到学校来了,因为死就是这个意思,那几只可爱的小鸡死了以后,不是再叫也不会动了吗?

  这个大杂院在一个不太高的近似断崖的土岗上,正对着小豆豆每天都要坐的大井町线的电车路。

  的确,这位阿姨总是不住声地喊着“正雄”这个名字。而且,一般人喊“正雄”这两个字时,都是把“雄”字拖得很长,可这位阿姨却把“正”字也拖得很长,拖长音喊“雄”字的时候,开头和结尾声调都很高,因此小豆豆听起来仿佛有一种凄凉感。

  泰明同学的葬礼在一个网球场附近的教堂里举行,这所教堂和泰明同学在田园调布的家的方向正好相反。同学们默默地排成一行,从自由冈朝教堂走去。往常走路时总爱东张西望的小豆豆,今天也一直低着头。而且,她发觉这会儿和刚听到校长讲话时的心情有些不一样。刚才的心情还是“不敢相信”和“感到留恋”,而现在胸中却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即哪怕一次也好,想再见上泰明同学一面。见了面,还有许多话要说。

  小豆豆早就认识正雄小朋友。他比小豆豆稍大一点,可能是二年级学生,但不知道他在哪个学校上学,只是看到他头发乱蓬蓬的,经常牵着一条狗在街上走。

  这个大杂院在一个不太高的近似断崖的土岗上,正对着小豆豆每天都要坐的大井町线的电车路。

  教堂里摆着许多白色的百合花。泰明的母亲、他那位长得很漂亮的姐姐,以及家里的其他人,都身穿黑色的西服站在门口外边。当她们看到小豆豆和巴学园全校同学时,一下子哭得比刚才更厉害了,都紧紧地攥着手里的白手绢。小豆豆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举行葬礼,知道了葬礼上的气氛是非常沉痛的。根本没有一个人吭声。风琴静静地奏着赞美歌。教堂里尽管阳光明媚,看上去却每个角落都找不出一丝欢乐的气氛。一个臂戴黑纱的男人把一束束白花交给巴学园的每位师生,同时告诉大家手持白花排成一行进入教堂,然后请把花轻轻地放入泰明同学长眠的棺材里。

  有一次,小豆豆放学回家从这个小断崖下路过。这时正雄小朋友刚好叉开双腿站在上面。他两手叉腰,显出不可一世的样子,突然对小豆豆大喊了一声:

  小豆豆早就认识正雄小朋友。他比小豆豆稍大一点,可能是二年级学生,但不知道他在哪个学校上学,只是看到他头发乱蓬蓬的,经常牵着一条狗在街上走。

  泰明同学仰卧在棺材里,在百花簇拥之中闭着双眼。尽管他已经永远不会睁开眼睛了,但看上去却还象平常那么善良、聪明。小豆豆跪下双膝把花放到泰明同学的手边。然后轻轻地摸了摸泰明同学的手。这是一只不知被小豆豆拉过多少次的令人怀恋的手。与小豆豆那又脏又小的手相比,泰明同学的手显得雪白,长长的手指就好象是大人的手似的。

  “朝鲜人!”这尖叫声充满了憎恶的情绪,小豆豆害怕了。她感到十分吃惊,自己既没有跟这个小男孩讲过话,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这小男孩为什么站在高处对自己讲这种充满仇恨的话呢?

  有一次,小豆豆放学回家从这个小断崖下路过。这时正雄小朋友刚好叉开双腿站在上面。他两手叉腰,显出不可一世的样子,突然对小豆豆大喊了一声:   “朝鲜人!”这尖叫声充满了憎恶的情绪,小豆豆害怕了。她感到十分吃惊,自己既没有跟这个小男孩讲过话,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这小男孩为什么站在高处对自己讲这种充满仇恨的话呢?

  “再见吧!”小豆豆轻轻地对泰明同学说道,“等长大以后,我们也许还会在什么地方见面的。到那时你的小儿麻痹症若是能治好,那就好啦!”

  小豆豆一到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

  小豆豆一到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

  说完小豆豆站起身来,再次看着泰明同学。哎呀!对啦!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给忘啦!

  “正雄小朋友喊我是朝鲜人!”

  “正雄小朋友喊我是朝鲜人!”

  “《汤姆叔叔的小屋》没法还给你了!那么,在下次见面以前,我来代你保存吧!”

  妈妈听完小豆豆的报告,立即用手把小豆豆的嘴掩住了。转瞬之间,妈妈的眼里便噙满了泪水。小豆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讲的是一句什么非常坏的话。这时,妈妈连眼泪也没有去擦,鼻尖发酸地对她说道:

  妈妈听完小豆豆的报告,立即用手把小豆豆的嘴掩住了。转瞬之间,妈妈的眼里便噙满了泪水。小豆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讲的是一句什么非常坏的话。这时,妈妈连眼泪也没有去擦,鼻尖发酸地对她说道:

  然后小豆豆才迈步离去。就在这时,仿佛觉得身后传来了泰明同学的声音:

  “怪可怜的,……一定是别人总叫他‘朝鲜人!朝鲜人!’他就把‘朝鲜人’当成一句骂人话了。正雄小朋友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太小啦!人们骂人的时候,都是常讲‘混蛋’这个词,对吧?正雄小朋友大概也想学别人那个样子骂骂人,所以他就照别人平常说自己那样,用‘朝鲜人’这个词骂了你一下。人们平时对他讲这种话太不应该啦……”

  “怪可怜的,……一定是别人总叫他‘朝鲜人!朝鲜人!’他就把‘朝鲜人’当成一句骂人话了。正雄小朋友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太小啦!人们骂人的时候,都是常讲‘混蛋’这个词,对吧?正雄小朋友大概也想学别人那个样子骂骂人,所以他就照别人平常说自己那样,用‘朝鲜人’这个词骂了你一下。人们平时对他讲这种话太不应该啦……”

  “小豆豆,快活的事太多了,我不会忘记你的。”

  妈妈擦了擦眼泪,接下来又以缓慢的语调对小豆豆说:

  妈妈擦了擦眼泪,接下来又以缓慢的语调对小豆豆说:

  “是啊!”小豆豆走到教堂门前转过身来又说道:

  “小豆豆是日本人,而正雄小朋友是一个叫朝鲜的那个国家的人。可是,你也好,正雄小朋友也好,都同样还是孩子嘛!所以绝不要在这些事上区别什么‘这个人是日本人’,‘那个人是朝鲜人’,懂吗?小豆豆可要好好和正雄小朋友相处呀,啊?因为他是朝鲜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挨人家骂,这有多么可怜哪!”

  “小豆豆是日本人,而正雄小朋友是一个叫朝鲜的那个国家的人。可是,你也好,正雄小朋友也好,都同样还是孩子嘛!所以绝不要在这些事上区别什么‘这个人是日本人’,‘那个人是朝鲜人’,懂吗?小豆豆可要好好和正雄小朋友相处呀,啊?因为他是朝鲜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挨人家骂,这有多么可怜哪!”

  “我也不会忘掉泰明同学的!”

  妈妈讲的这些事情小豆豆一时还无法理解,但至少她知道了正雄小朋友挨别人骂是毫无道理的。这时她才想明白,那位母亲大概正是由于担心,才经常出来吆唤正雄小朋友的。所以当第二天早晨再次从崖下经过,听到那位母亲正尖着嗓门喊叫正雄时,小豆豆心里想着:

  妈妈讲的这些事情小豆豆一时还无法理解,但至少她知道了正雄小朋友挨别人骂是毫无道理的。这时她才想明白,那位母亲大概正是由于担心,才经常出来吆唤正雄小朋友的。所以当第二天早晨再次从崖下经过,听到那位母亲正尖着嗓门喊叫正雄时,小豆豆心里想着:

  明媚的春光,……这和电车教室里第一次与泰明同学相识时毫无二致的明媚的春光,此刻正把小豆豆揽在自己的怀抱里。然而,与第一次相识那天不同的是,泪珠正顺着小豆豆的面颊流淌下来。

  “正雄小朋友跑到哪儿去了呢?我虽然不是朝鲜人,但假如正雄小朋友还那样骂我的话,我就对他说:‘咱们都是一样的孩子!’咱们交个朋友吧!”

  “正雄小朋友跑到哪儿去了呢?我虽然不是朝鲜人,但假如正雄小朋友还那样骂我的话,我就对他说:‘咱们都是一样的孩子!’咱们交个朋友吧!”

  由于泰明同学的长眠,巴学园全体师生一直处于悲哀之中。特别是小豆豆这个班,足足花了好长时间才习惯了一个现实,即早晨到上课时间以后,泰明同学还没有出现在电车教室里,这种现象无论发生多少次,都不再是迟到,而是永远不会来了。一个班只有十名同学,这在正常情况下并不觉得怎样,但在这种时候,大家心里都觉得特别不舒服。因为眼前的现实是确凿无疑的:

  尽管小豆豆怀有这样友好的愿望,但正雄小朋友母亲的吆唤声却仍旧给人以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拖得长长的余音里交织着焦虑和不安。而这种声音还时常被旁边通过的电车声所淹没。不过,母亲却还在一个劲地喊着:

  尽管小豆豆怀有这样友好的愿望,但正雄小朋友母亲的吆唤声却仍旧给人以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拖得长长的余音里交织着焦虑和不安。而这种声音还时常被旁边通过的电车声所淹没。不过,母亲却还在一个劲地喊着:

  “泰明同学不在了!”

  “正——雄——!”这声音那么凄凉,仿佛含着辛酸的泪,人们只要听到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小豆豆近来有两个心愿,一是前些日子运动会上想穿的女式运动短裤,一是把头发编成辫子。小豆豆是在电车上看到大姐姐的辫子时产生这个念头的:

  “正——雄——!”这声音那么凄凉,仿佛含着辛酸的泪,人们只要听到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小豆豆近来有两个心愿,一是前些日子运动会上想穿的女式运动短裤,一是把头发编成辫子。小豆豆是在电车上看到大姐姐的辫子时产生这个念头的:

  不过,总还有一件事帮了大忙,这就是大家的座位并没有固定。假如泰明同学的座位是固定的,而且又永远空着的话,那肯定将是一件令人无法忍受的事。幸好巴学园规定每天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座位,这在目前就更显出它的宝贵意义来了。

  “我也要做一个有那样头发的人!”

  “我也要做一个有那样头发的人!”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小豆豆一直在考虑自己长大以后“究竟干什么才好”。原先还小的时候,曾想过当广告宣传员或芭蕾舞演员;第一次到巴学园来的那天,又觉得当个电车上的剪票员也不错。但现在又改变主意了,想从事一种适合女子做的、具有某种特点的职业。

  因此,尽管小女孩们都留着刘海型的短发,小豆豆却从左右各分出去一小缕,用绸带扎上,长长地垂在两边。这也是妈妈的兴趣,同时也因为小豆豆过去曾要求过扎小辫。而今天小豆豆终于请妈妈给正式扎上了三股头发编的辫子。用皮筋扎住小辫梢,又系了根绸带,看起来真想个高年级的学生。小豆豆高兴极了,用镜子照了照是否漂亮,心里想到:“和大姐姐们相比,我这头发实在是又短又少,简直就象个小猪尾巴。”但她还是跑到小狗洛克跟前,很珍贵似的捏着小辫让它看。洛克只把眼睛眨巴了几下。小豆豆说:

  因此,尽管小女孩们都留着刘海型的短发,小豆豆却从左右各分出去一小缕,用绸带扎上,长长地垂在两边。这也是妈妈的兴趣,同时也因为小豆豆过去曾要求过扎小辫。而今天小豆豆终于请妈妈给正式扎上了三股头发编的辫子。用皮筋扎住小辫梢,又系了根绸带,看起来真想个高年级的学生。小豆豆高兴极了,用镜子照了照是否漂亮,心里想到:“和大姐姐们相比,我这头发实在是又短又少,简直就象个小猪尾巴。”但她还是跑到小狗洛克跟前,很珍贵似的捏着小辫让它看。洛克只把眼睛眨巴了几下。小豆豆说:   “如果你的毛也能扎小辫就好了。”

  “护士也不错呀!……”小豆豆想到了这项工作。

  “如果你的毛也能扎小辫就好了。”

  然后小豆豆便乘上了电车。在电车里还一直留心:“可不能让辫子散了!”所以她的头一动也不敢动。她甚至还期待着,说不定乘客里会有人这样称赞一句:

  “可是……”小豆豆马上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前些日子去医院慰问伤兵的时候,护士阿姨不是正给他们打针吗?那个工作好象有点难……”

  然后小豆豆便乘上了电车。在电车里还一直留心:“可不能让辫子散了!”所以她的头一动也不敢动。她甚至还期待着,说不定乘客里会有人这样称赞一句:

  “瞧,这小辫多漂亮!”

  “这个要是不行,那该做什么好呢……”

  “瞧,这小辫多漂亮!”

  然而却根本没人夸奖自己的辫子。到学校以后就不同了,美代、朔子、青木惠子等同学一齐叫了起来:

  小豆豆自言自语地刚说到这里,突然高兴得蹦了起来。

  然而却根本没人夸奖自己的辫子。到学校以后就不同了,美代、朔子、青木惠子等同学一齐叫了起来:

  “哎呀,扎上小辫啦!”

  “有了!要当什么,原先早就定了嘛!”

  “哎呀,扎上小辫啦!”

  小豆豆听了,心里非常得意。还让大家轻轻地摸了摸头上那三股头发编成的辫子。不过,男孩子里却好象根本没人表示吃惊。

  接着小豆豆便跑到泰二同学跟前去了。泰二同学在教室里,刚好要点亮酒精灯。小豆豆洋洋自得地对他说:

  小豆豆听了,心里非常得意。还让大家轻轻地摸了摸头上那三股头发编成的辫子。不过,男孩子里却好象根本没人表示吃惊。

  可是,吃完中午饭时就有人发现了。同班的大荣同学突然高声喊了起来:

  “我想当个间谍!”

  可是,吃完中午饭时就有人发现了。同班的大荣同学突然高声喊了起来:

  “快看哪!小豆豆同学头发和平时不一样啦!”

  泰二同学把目光从酒精灯的火苗移向小豆豆,眼珠一动不动地瞧着她的脸,然后又把视线转向窗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这时才回过身来面对小豆豆,为了使小豆豆容易听懂,他用清脆而又循循善诱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快看哪!小豆豆同学头发和平时不一样啦!”

  小豆豆高兴极了,心想:“男孩子们也终于发现啦!”便十分得意地说:

  “要想当个间谍,脑瓜不灵是当不成的呀!而且,还要懂得许多国家的语言,否则也是没法当的。……”

  小豆豆高兴极了,心想:“男孩子们也终于发现啦!”便十分得意地说:

  “是啊,扎上了小辫!”

  说到这里,泰二停下来稍微喘了喘气。然后仍旧目不转睛地瞧着小豆豆,十分明确地说:

  “是啊,扎上了小辫!”

  就在这时,大荣同学来到小豆豆耳边,冷不防伸出双手揪住了小豆豆的辫子,然后又象唱歌似的说:“啊!今天太累了,正好抓着它休息一下。这可比电车上的皮拉手舒服多啦!”而小豆豆受的罪还不止于此。因为大荣同学在全班个子最高,身体最胖,看上去两个瘦小的小豆豆也顶不上他一个。就是这个大荣同学,说完“舒服多啦”那几个字以后,便用力往后一拉,小豆豆踉踉跄跄地跌了个屁股蹲。大荣同学仍然抓着小豆豆的小辫想让她站起来,就半开玩笑地说了声:“预备——开始!”说完就象运动会上拔河似的,使劲拉辫子。小豆豆方才被说成“皮拉手”就已经伤了自尊心,接着又摔了个屁股蹲,这会儿被大荣再一拉,立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首先,当女间谍非得长得漂亮才行。”

  就在这时,大荣同学来到小豆豆耳边,冷不防伸出双手揪住了小豆豆的辫子,然后又象唱歌似的说:“啊!今天太累了,正好抓着它休息一下。这可比电车上的皮拉手舒服多啦!”

  在小豆豆看来,扎辫子是“成了大姑娘”的标志。她甚至还想过,同学们看到自己扎了辫子,肯定会佩服地说:

  小豆豆把目光慢慢地从泰二身上移到地板上,微微地垂下了头。停了一会儿以后,泰二同学才把目光移向别处,边思索边放低了声音说道:

  而小豆豆受的罪还不止于此。因为大荣同学在全班个子最高,身体最胖,看上去两个瘦小的小豆豆也顶不上他一个。就是这个大荣同学,说完“舒服多啦”那几个字以后,便用力往后一拉,小豆豆踉踉跄跄地跌了个屁股蹲。大荣同学仍然抓着小豆豆的小辫想让她站起来,就半开玩笑地说了声:“预备——开始!”说完就象运动会上拔河似的,使劲拉辫子。小豆豆方才被说成“皮拉手”就已经伤了自尊心,接着又摔了个屁股蹲,这会儿被大荣再一拉,立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真不简单哪!”

  “还有,多嘴多舌的孩子恐怕也当不成间谍吧……”

  在小豆豆看来,扎辫子是“成了大姑娘”的标志。她甚至还想过,同学们看到自己扎了辫子,肯定会佩服地说: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小豆豆“哇哇”地哭着跑到校长室去了。

  小豆豆吃了一惊。这倒不是因为自己想当间谍遭到了反对,而是因为泰二同学讲的话全都是对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真不简单哪!”

  小豆豆边哭边敲门,校长马上把们打开,并象往常一样把腰弯得和小豆豆的眼睛一般高,问道:

  小豆豆本身也彻底想通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自己都是不配当间谍的。自然,泰二同学的话也完全是出于好意。当间谍的念头只好放弃了。跟别人商量商量还是有收获的。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小豆豆“哇哇”地哭着跑到校长室去了。

  “怎么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小豆豆心里想道,“真了不起呀!泰二同学跟我年纪一般大,可他却懂得那么多的事情!”

  小豆豆边哭边敲门,校长马上把们打开,并象往常一样把腰弯得和小豆豆的眼睛一般高,问道:

  小豆豆首先用手摸了摸辫子是否还和原来一样,然后才说:

  假如泰二同学对小豆豆说:

  “怎么了?”

  “大荣同学使劲拉我这辫子,嘴里还喊着‘预备——开始!’”

  “我倒是想当个物理学家!”

  小豆豆首先用手摸了摸辫子是否还和原来一样,然后才说:

  校长看了看小豆豆,她那又细又短的小辫子与挂满泪珠的脸形成鲜明对照,显得很有精神,好象在跳舞似的。校长坐到椅子上,并让小豆豆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跟平时一样,毫不介意自己缺牙漏风,笑眯眯地说道:

  那么小豆豆究竟该向人家说些什么呢?

  “大荣同学使劲拉我这辫子,嘴里还喊着‘预备——开始!’”

  “不要哭嘛,你的头发真漂亮呀!”

  “我看你可以当一个用火柴麻利地点燃酒精灯的人呀!”

  校长看了看小豆豆,她那又细又短的小辫子与挂满泪珠的脸形成鲜明对照,显得很有精神,好象在跳舞似的。校长坐到椅子上,并让小豆豆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跟平时一样,毫不介意自己缺牙漏风,笑眯眯地说道:

  小豆豆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可是,这样说未免有点太小孩子气了!

  “不要哭嘛,你的头发真漂亮呀!”

  “老师,您喜欢这辫子吗?”

  “你会用英语说狐狸是‘奥克斯’、鞋子是‘舒尔兹’哩!那还能当不成?”

  小豆豆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蛮好嘛!”

  这样讲,好象也不够理想。

  “老师,您喜欢这辫子吗?”

  听到校长这句话,小豆豆的眼泪止住了。小豆豆从椅子上下来说:

  “总之,泰二同学干那种聪明人做的工作最合适。”

  “蛮好嘛!”

  “大荣同学再喊‘拉’,我也不哭了。”

  小豆豆心里这样想道。泰二同学这时正在一声不响地注视着烧瓶里的气泡,小豆豆便很亲切地对他说:

  听到校长这句话,小豆豆的眼泪止住了。小豆豆从椅子上下来说:

  校长点了点头笑了,小豆豆也笑了,那笑脸和小辫子刚好相称。

  “谢谢!我不当间谍了。不过,泰二同学你一定会当个了不起的人哪!”

  “大荣同学再喊‘拉’,我也不哭了。”

  小豆豆向校长鞠了个躬,然后便跑到操场上和大家一起玩起来了。

  泰二同学嘴里不知在嘟哝些什么,挠着头一心扑到打开的书本里去了。

  校长点了点头笑了,小豆豆也笑了,那笑脸和小辫子刚好相称。

  正当小豆豆玩得几乎把刚才哭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时,大荣同学挠着头站到了小豆豆面前,以略微迟顿的语调大声说:

  “当间谍也不行的话,那可当什么才好呢?”

  小豆豆向校长鞠了个躬,然后便跑到操场上和大家一起玩起来了。

  “对不起!刚才拉了你的辫子,校长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说对女孩子要亲切,还说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可不准再这样啦!”

  小豆豆和泰二同学并排站在一起,两眼盯着酒精灯上的火苗,心里却这样想着。吃完中午饭,大家把围成圆圈的桌椅板凳拾掇完,礼堂里就显得宽敞了。

  正当小豆豆玩得几乎把刚才哭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时,大荣同学挠着头站到了小豆豆面前,以略微迟顿的语调大声说:

  小豆豆觉得有点意外,“对女孩子要亲切”这句话还是第一次听到。因为受宠的总是男孩子。就是在小豆豆所熟悉的那些多子女的家庭里,平时吃饭也好,吃点心也好,总是男孩子优先;家里的女孩子要是说点什么,母亲就要说:

  小豆豆心里早就想好了:

  “对不起!刚才拉了你的辫子,校长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说对女孩子要亲切,还说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可不准再这样啦!”

  “女孩子家,还是少开口吧!”

  “今天要第一个爬到校长的身上去。”

  小豆豆觉得有点意外,“对女孩子要亲切”这句话还是第一次听到。因为受宠的总是男孩子。就是在小豆豆所熟悉的那些多子女的家庭里,平时吃饭也好,吃点心也好,总是男孩子优先;家里的女孩子要是说点什么,母亲就要说:

  尽管如此,校长却对大荣同学说“对女孩子要尊重”。小豆豆感到实在不好理解。紧接着心里又高兴起来了,有谁不高兴自己受到别人尊重呢!

  小豆豆往常也是这么想的,但总是稍一疏忽就落后了。校长盘腿坐在礼堂正中央。早有人坐到了他的腿上,背上起码也有两个人正吵吵嚷嚷地往上爬。这时校长总是给压得满脸通红,一边笑一边说:

  “女孩子家,还是少开口吧!”

  对大荣同学来说,今天这件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这句话已经永远印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大荣同学在巴学园期间,过去和后来都没有被校长批评过,只有这次是唯一的一次。寒假到了。和暑假不同,寒假里学校没有集体活动,同学们都将和家里人一起度过寒假。右田同学早就向大家宣布:

  “喂!好啦!好啦!”

  尽管如此,校长却对大荣同学说“对女孩子要尊重”。小豆豆感到实在不好理解。紧接着心里又高兴起来了,有谁不高兴自己受到别人尊重呢!

  “我要到九州的爷爷家去过新年!”

  可是那些已经占领了校长身体的孩子死活也不想离开,所以只要稍迟一步,个头布告的校长身上早已经乱作一团了。不过小豆豆今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在校长来到之前,早已站在礼堂正中等好了。并且一看到校长走过来她就大声喊道:

  对大荣同学来说,今天这件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对女孩子要尊重,要和蔼!”这句话已经永远印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大荣同学在巴学园期间,过去和后来都没有被校长批评过,只有这次是唯一的一次。寒假到了。和暑假不同,寒假里学校没有集体活动,同学们都将和家里人一起度过寒假。右田同学早就向大家宣布:

  喜欢化学试验的泰明同学兴奋地说:

  “老师!我有话告诉您!我有话告诉您!”

  “我要到九州的爷爷家去过新年!”

  “我要和哥哥到一个物理研究所去参观。”

  校长一边盘腿坐下,一边高兴地问:

  喜欢化学试验的泰明同学兴奋地说:

  大家也都谈了各自的打算,分手时互相告别道:

  “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呀?”

  “我要和哥哥到一个物理研究所去参观。”

  “再见!开学再见!”

  小豆豆是想把几天前就想好的事趁现在明确地告诉给校长。当校长盘腿坐好之后,小豆豆心里突然决定:“今天不往老师身上爬了。”她觉得谈这种问题还是规规矩矩地与校长面对面坐者才合适。于是小豆豆便紧挨着校长正对面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并且把脸稍稍歪向一边。小豆豆做出的这副表情从小就常常受到妈妈和别人的称赞,大家都说“这模样真漂亮!”这是一副故作郑重的神态,含笑的小嘴稍露出一点牙齿。每当做出这副表情的时候也就是小豆豆充满信心并自认为是个好孩子的时候。

  大家也都谈了各自的打算,分手时互相告别道:

  小豆豆这次是和爸爸妈妈去滑雪。爸爸的朋友,和他在同一个交响乐团的第一大提琴手兼指挥斋藤秀雄叔叔,在志贺高原有一套非常高级的住宅。每年冬天都要去那里打扰他,因此小豆豆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学滑雪了。

  校长向前探着双膝问道:

  “再见!开学再见!”

  从车站乘马拉爬犁一到志贺高原。眼前便是一片皑皑白雪的世界,根本没有登山吊车之类的工具,滑雪的地方常常有树墩子露在外面。据妈妈说:志贺高原上再没有象斋藤叔叔那样的住宅了,能住人的地方只有一家日本式旅馆和一幢西方格调的饭店。然而有趣的是,外国人却非常非常多。

  “什么事啊?”

  小豆豆这次是和爸爸妈妈去滑雪。爸爸的朋友,和他在同一个交响乐团的第一大提琴手兼指挥斋藤秀雄叔叔,在志贺高原有一套非常高级的住宅。每年冬天都要去那里打扰他,因此小豆豆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学滑雪了。

  与前些年相比,今年的小豆豆有了新的变化,一是她已成了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二是从爸爸那里学会了一句英语。这句英语就是:

  小豆豆简直就象校长的姐姐或者母亲似的,以慢条斯理的温和的语调说:

  从车站乘马拉爬犁一到志贺高原。眼前便是一片皑皑白雪的世界,根本没有登山吊车之类的工具,滑雪的地方常常有树墩子露在外面。据妈妈说:志贺高原上再没有象斋藤叔叔那样的住宅了,能住人的地方只有一家日本式旅馆和一幢西方格调的饭店。然而有趣的是,外国人却非常非常多。

  “谢谢(thank you)!”平时,只要小豆豆穿上滑雪板一站在那里,很多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都要说上一句什么。他们讲的很可能是“真可爱”一类的词句,可惜小豆豆听不懂。所以到去年为止,小豆豆总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但是今年就不同了,凡是这种时候,小豆豆就微微点点头,每次都学着用英语说上一句:

  “我长大以后,保证来这个学校给您当一名老师。”

  与前些年相比,今年的小豆豆有了新的变化,一是她已成了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二是从爸爸那里学会了一句英语。这句英语就是:

  “谢谢!”一听到小豆豆的这句英语,那些满脸挂笑的外国人眼睛眯得更细了,一个个嘴里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其中有的妇女还过来和小豆豆亲亲脸蛋,有的叔叔则把小豆豆紧紧地抱在怀里。小豆豆这时常想,只用英语讲了一句“谢谢”,就能和大家这么亲近,真是太有趣了。有一天,这些外国人里有一位很亲切的年轻男子来到小豆豆身边,打着手势问她:

  校长刚刚要笑,马上又收住了,脸上十分认真地向小豆豆问道:

  “谢谢(thankyou)!”平时,只要小豆豆穿上滑雪板一站在那里,很多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都要说上一句什么。他们讲的很可能是“真可爱”一类的词句,可惜小豆豆听不懂。所以到去年为止,小豆豆总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但是今年就不同了,凡是这种时候,小豆豆就微微点点头,每次都学着用英语说上一句:

  “你愿意坐到我的滑雪板前面吗?”

  “说定了吗?”

  “谢谢!”一听到小豆豆的这句英语,那些满脸挂笑的外国人眼睛眯得更细了,一个个嘴里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其中有的妇女还过来和小豆豆亲亲脸蛋,有的叔叔则把小豆豆紧紧地抱在怀里。小豆豆这时常想,只用英语讲了一句“谢谢”,就能和大家这么亲近,真是太有趣了。有一天,这些外国人里有一位很亲切的年轻男子来到小豆豆身边,打着手势问她:

  征得了爸爸的同意,小豆豆才用英语向那位年轻的外国人说了声:

  从校长的表情来看,似乎真心希望小豆豆能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名老师。小豆豆用力点了点头,说:

  “你愿意坐到我的滑雪板前面吗?”

  “谢谢!”于是,那位外国人让小豆豆蹲在自己穿的滑雪板上,把那两只滑雪板并在一起,顺着志贺高原一个坡度最缓的长长的斜坡风驰电掣地滑了下去。小豆豆只觉得空气在耳边发出“呼呼”的声响。她用两手抱住膝盖,随时留心身体不至于向前扑倒。虽然有点害怕,但却觉得非常好玩。滑完以后,旁观的人都鼓起掌来。小豆豆从滑雪板前端站起身来。立即向大家微微点了点头,并用英语说了声:

  “说定了!”

  征得了爸爸的同意,小豆豆才用英语向那位年轻的外国人说了声:

  “谢谢!”

  口里说着,心里也在嘱咐自己:“保证,一定要当!”

  “谢谢!”于是,那位外国人让小豆豆蹲在自己穿的滑雪板上,把那两只滑雪板并在一起,顺着志贺高原一个坡度最缓的长长的斜坡风驰电掣地滑了下去。小豆豆只觉得空气在耳边发出“呼呼”的声响。她用两手抱住膝盖,随时留心身体不至于向前扑倒。虽然有点害怕,但却觉得非常好玩。滑完以后,旁观的人都鼓起掌来。小豆豆从滑雪板前端站起身来。立即向大家微微点了点头,并用英语说了声:

  大家的掌声更响了。

  就在这一瞬间,小豆豆想起了第一次来到巴学园那天早晨的事。虽说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但她还清楚的记得刚上一年级时,在校长办公室里与校长初次见面的情景。校长耐心地听自己讲了四个小时的话。在那以前和那以后,再也没有哪个大人能听小豆豆连续讲四个小时了。而且当小豆豆讲完以后,校长当场就对她说:

  “谢谢!”

  后来小豆豆才知道,这位年轻的外国人名叫舒奈依达,是世界著名的滑雪能手,身边经常带着很稀有的鹰嘴形银柄滑雪杖。当滑雪归来,人们为小豆豆鼓过掌以后,这个年轻男子弯下腰拉着小豆豆的手,象对待非常尊敬的客人似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用英语说了声:

  “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啦!”

  大家的掌声更响了。

  “谢谢!”

  小豆豆现在还记得校长讲这句话的温和声调。小豆豆觉得自己比那时更喜欢小林校长了。她暗暗下了决心:只要能为校长工作,只要是对校长有利的事,无论叫自己做什么都行。

  后来小豆豆才知道,这位年轻的外国人名叫舒奈依达,是世界著名的滑雪能手,身边经常带着很稀有的鹰嘴形银柄滑雪杖。当滑雪归来,人们为小豆豆鼓过掌以后,这个年轻男子弯下腰拉着小豆豆的手,象对待非常尊敬的客人似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用英语说了声:

  听到这句话,小豆豆才觉得自己从心里喜欢起这位年轻的外国人来了。

  校长听了小豆豆的决心,立即象往常一样,毫不在意地咧开掉了牙齿的嘴,十分高兴的笑了。

  “谢谢!”

 这个年轻的外国男子仿佛不是把小豆豆当成孩子,而是把她成年女子来看待了。而且这位男子弯腰时的姿态,好象使小豆豆从心底里感受到了他的亲切之情。与此同时,展现在他身后的是一片洁白的世界,而那洁白的世界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

  小豆豆把小拇指伸到校长面前,说:

  听到这句话,小豆豆才觉得自己从心里喜欢起这位年轻的外国人来了。

  寒假结束,学生们又回到学校来上学了。他们发现,放假期间学校又添了一样了不起的东西,因而高声叫了起来。

  “一言为定!”

  这个年轻的外国男子仿佛不是把小豆豆当成孩子,而是把她成年女子来看待了。而且这位男子弯腰时的姿态,好象使小豆豆从心底里感受到了他的亲切之情。与此同时,展现在他身后的是一片洁白的世界,而那洁白的世界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

  那就是在大家作教室用的这排电车的另一侧,……也就是隔着礼堂的对面的那个花坛旁边,又来了一辆电车,并在寒假期间把它改成了图书室,而且一切都布置好了。看来这是受到大家尊敬的勤杂工阿良叔叔付出辛勤劳动所取得的成果。电车里搭了很多架子,上面摆着一排排各种故事书和五颜六色的画书。为了便于阅读,里面还整整齐齐地摆上了桌子和椅子。

  校长也把小拇指伸了出来。他的小手指虽然很短,但却十分有力,令人感到完全可以信赖。小豆豆和校长拉钩发了誓啦!校长开怀大笑起来。小豆豆看到校长这样高兴,自己也放心的笑了。

  寒假结束,学生们又回到学校来上学了。他们发现,放假期间学校又添了一样了不起的东西,因而高声叫了起来。

  校长对同学们说:

  “当巴学园的老师!”

  那就是在大家作教室用的这排电车的另一侧,……也就是隔着礼堂的对面的那个花坛旁边,又来了一辆电车,并在寒假期间把它改成了图书室,而且一切都布置好了。看来这是受到大家尊敬的勤杂工阿良叔叔付出辛勤劳动所取得的成果。电车里搭了很多架子,上面摆着一排排各种故事书和五颜六色的画书。为了便于阅读,里面还整整齐齐地摆上了桌子和椅子。

  “这就是你们的图书室。这里的书,大家可以随便读。什么‘哪年级的学生可以读哪些书’啊,根本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只要你们高兴,什么时候到图书室来都没关系。也可以把想借的书带回家去看。不过有个条件,看完了可要送回来哟!如果家里有什么想给大伙看的书,同学们把它带到图书室来,老师也非常欢迎。总而言之,希望大家读的书越多越好。”

  这该多了不起呀!

  校长对同学们说: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对校长说:

  “我要是当了老师的话……”

  “这就是你们的图书室。这里的书,大家可以随便读。什么‘哪年级的学生可以读哪些书’啊,根本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只要你们高兴,什么时候到图书室来都没关系。也可以把想借的书带回家去看。不过有个条件,看完了可要送回来哟!如果家里有什么想给大伙看的书,同学们把它带到图书室来,老师也非常欢迎。总而言之,希望大家读的书越多越好。”

  “今天第一节课就在图书室上吧!”

  小豆豆在脑海里做了各种各样的设想,她想到了下面的这些事: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对校长说:

  “大家想去吗?”

  “课嘛,还是少上一点!多多地搞些运动会呀,野外做饭呀,野营呀,等等,对啦,还有散步!”

  “今天第一节课就在图书室上吧!”

  校长看着同学们兴奋的样子,高兴地笑了,停了一会儿才说:

  小林校长显得十分高兴,尽管要想象长大以后的小豆豆是很困难的,但校长内心里认为,小豆豆肯定能当上巴学园老师的。并且还想到,凡是从巴学园毕业的孩子,都不会忘记童年时代的心灵,因而每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巴学园的一名老师。

  “大家想去吗?”

  “好,就这么办吧!”

  当时人们传说,载有炸弹的美国飞机何时在日本上空出现,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就是在这种时候,在排列着电车教室的巴学园的校园里,校长和一名学生约定了十多年以后要做的事。

  校长看着同学们兴奋的样子,高兴地笑了,停了一会儿才说:

  于是,巴学园全校五十多名学生都进了一辆电车。大家吵吵嚷嚷地选好了自己要看的书,然后准备坐到椅子上,可是只有一半人有座位,剩余的人就只好站着看了。这情景确实就象在挤满人的电车里站着看书似的,只从这点来看也够有意思的了。然而,同学们却高兴得不得了。

  “好,就这么办吧!”

  小豆豆还没识那么多的字,所以便挑了一本有“有趣插图”的书来看。大家手里拿着书一页页地看起来,这时图书室里才稍微安静下来了。但这仅仅是一会儿的工夫,紧接着满屋子又热闹起来了,有高声朗读的,有的向其他人问不认识的字的,还有嚷着要彼此交换书的,也还有放声大笑的。其中还有的孩子因为在看《边唱边画》这本书,于是便放开嗓门唱了起来:

  于是,巴学园全校五十多名学生都进了一辆电车。大家吵吵嚷嚷地选好了自己要看的书,然后准备坐到椅子上,可是只有一半人有座位,剩余的人就只好站着看了。这情景确实就象在挤满人的电车里站着看书似的,只从这点来看也够有意思的了。然而,同学们却高兴得不得了。

  小豆豆还没识那么多的字,所以便挑了一本有“有趣插图”的书来看。大家手里拿着书一页页地看起来,这时图书室里才稍微安静下来了。但这仅仅是一会儿的工夫,紧接着满屋子又热闹起来了,有高声朗读的,有的向其他人问不认识的字的,还有嚷着要彼此交换书的,也还有放声大笑的。其中还有的孩子因为在看《边唱边画》这本书,于是便放开嗓门唱了起来: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黑柳彻子,窗边的小姑娘

上一篇:窗边的小姑娘,黑柳彻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www.4166.com睡前聊天,捣蛋鬼日记
    www.4166.com睡前聊天,捣蛋鬼日记
    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没有出什么事。我还没有见到爸爸,我衷心希望见到他时,风平浪静。  今天是周一,我休息。乐凡早上醒了,要给她穿衣服,洗
  • 第十六章,罗木乘风飞去
    第十六章,罗木乘风飞去
    离开巴西后,我们继续西行。因为前面有陆地,我们不得不向南绕一下。我规定了航线,排好班,就离开了指挥台。现在,我们航行得极为顺利,风好像就
  • 到阿拉斯加去,巨兽之战
    到阿拉斯加去,巨兽之战
    为什么在阿拉斯加一切都那么巨大?阿拉斯加本身就是美国50个州中的巨人。得克萨斯州是个大州——阿拉斯加却比得克萨斯大一倍,3个加利福尼亚州合起
  • 饿肚子真不好受,第十二章
    饿肚子真不好受,第十二章
    孩子们穿上衣服。赫斯基狗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雪橇上的东西虽然被水溅湿了不少,但没有什么重大损失。 孩子们穿上衣服。赫斯基狗们的任务完成得很
  • 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金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金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孔若君进家门后对贾宝玉说:“我老远就听见你叫,咱们又不是好多天没见。” 审判长宣告原告败诉后,电视机前的殷静伸出双臂高呼生母万岁。孔若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