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女孩和咖啡厅老板的故事,_书评影评_好文学
分类:古典文学

他在咖啡馆里工作,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看似无望。桌子脏了,第一时间去擦;客人来了,第一时间去点单,第一句话总是问想要喝什么;有人吃完了一餐,他就跑...

透过玻璃窗看世界真的很不爽,模糊的人,模糊的物,总让人有种近视的感觉。

“焦糖”

草成这样一段文字:

他在咖啡馆里工作,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看似无望。桌子脏了,第一时间去擦;客人来了,第一时间去点单,第一句话总是问想要喝什么;有人吃完了一餐,他就跑过去拿走餐盘换下一餐;客人要埋单,就递过去埋单的单子。

尤其是下雨天。

“老样子?”

晚上九点五十分。中环一家咖啡馆的灯光和烛光并没有照进那些客人的脑子里。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脑中白天晚上都亮着好多种颜色的霓虹灯广告牌,比咖啡馆里的灯光烛光亮好几倍。三四十岁壮年人的头发都让香港伦敦纽约的证券交易所的电脑不停敲打,咖啡馆里的灯光烛光只隐约照出他们半秃的头。五六十岁以上的人不太多;脑中亮着儿时乡下夜归人手提的灯笼,半明,不灭。灯笼不够亮;他们看不见咖啡馆里的灯光烛光,只看见灯笼下青白青白的石板路。中环这家咖啡馆的咖啡泡不出当年欧美咖啡馆里的灵感。

和这个世界所有的服务生一样,生活是重复的。连在咖啡机器里面热牛奶,那蒸气向上发出怪兽一般的声响,都不能让思绪飞扬。一切都是重复的,以至于没有新鲜感。

雨滴轻轻敲打着窗户,像是弹奏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我拿出封藏已久的茶杯,慢慢的清洗着,缓缓倒上半杯开水。几片茶叶落入杯中,慢慢舒展开来。热气携带着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模糊了双眼。

“嗯。”

写到这里停笔重读,发现整段句子是无端生出来的句子,只见感觉不见实事。赶紧不往下扯。灯光和烛光不是互光,当然照不进客人的脑子里。谁都看不到年轻人脑中的霓虹灯广告牌,到底又是哪一些行业的广告牌?三四十岁的人不是每一个都半秃;更不是每一位都买股票。写灯笼的五六十字想营造一点时间空间交叠的效果,不料陷进诗词的泥沼中,愈发不能自拔!

他来自南美,18岁那年,他千里迢迢飞来巴塞罗那,想要追寻欧洲梦。虽然和所有南美人一样,即使语言相通,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仍然从事着低端的工作。

“我喜欢先加水,后加茶叶。”

“这么喜欢喝啊?”

光写直觉感觉难切实际。近年连写小说都要做多年专题研究才能成书,况乎散文小品。周作人爱抄书不算错。知识爆炸,猎涉学问猎涉不完,偶得而录,也可补补别人的遗漏。要能加点自己的议论,更好。咖啡馆和咖啡学问并不小。公元八五○年阿拉伯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树。十六世纪下半叶咖啡盛行土耳其;一六一五年输进意大利。此后五十年中,法国人英国人开始喝咖啡,一六五0年英国第一家咖啡馆在牛津开业,叫天使,也许因为十六世纪阿拉伯诗人作诗吟咏情妇劝喝咖啡催情,诗人自夸喝了可以斗四十名骑士,拥五十位美女。其实未必。一六九五年巴黎医学院出报告,说男人常喝咖啡生殖力会减退;英、法女人担心得不得了。德国女人不理,大喝咖啡;巴哈于是谱大合唱曲笑那些妇人。至于当年欧美咖啡馆中边喝边聊,搞出法国革命、印象主义、颓废派、超现实主义、摇滚乐文化、存在主义、迷惘的一代,更是大文章的料子。咖啡馆里咖啡之外还有茶喝。茶也害人。中外论茶有褒有贬,研究起来资料不少,结论还是张大复《茶说》里那句话:天下之性,未有淫如茶者也。虽然,未有贞于茶者也。吃英国早餐必有一道咖啡或茶任选一样,多少道出做人做文可有选择之乐、选择不多之苦。不如掷笔!

有个女孩,每天都会来。

第一次看见他,也是在雨天。

“是啊。”女孩露出笑容。

第一次来,她只点了早餐,能够吃到别人吃完了中饭吃完了晚餐,她还是能剩一片土司在那里。她的茶,冲了很多次,结果都淡了。她只有一本书、一支笔,还有几张纸。看起来很穷,但她还是给自己的生活一些好看的样子,比如在纸上画一些图案。她读书的时候,好像钻进了另一个世界,表情总在变。

街角的咖啡馆,一向很静。不是顾客很守规矩,而是人太少了。咖啡够不够味,我不管,反正我也品不出来。我喜欢的就是人少和它的名字, Black roses 。

1

他忙碌地擦着桌子。咖啡店离巴塞罗那的领事馆区很近,中国客人很多,也常来日本人,不过她应该是中国人。

咖啡店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叫夜。据说是个富二代,和家里闹翻了,一气之下跑出来自己创业。说是创业,不过是等她的父亲消气后来接她回家。谁知道开个咖啡馆开的这么惨淡,连亏本经营都很少有人来。于是,她便辞退了员工,自己兼职老板和服务员,开咖啡馆的目的也转变为了找人聊天。对于我这样的“忠实”顾客,自然成了她的固定聊天对象。不过,我到这的原因可是为了清静,陪聊可不行。

回到冬夜的某天晚上,一个女孩围着厚厚的围巾,约了朋友准备看电影,便在商场的五楼的一家咖啡厅等候。

这时候进来了一个抱着小孩的中国女人,要他去热牛奶,这个女人光顾着小孩,自己就点了一杯水。临走前,女人心疼水钱,把水都喝掉了。他摇了摇头,中国人真是神秘。

“每天半小时,咖啡免费!”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丝毫不容拒绝。

“老板,帮我来杯焦糖,嗯,再来杯卡布奇诺。”

收走了水杯,他看了一眼这个女孩,她面前所有的纸张已经写满了,脸上有一种满意的神情,好似一件事情总算有了突破。她朝他示意埋单,付了钱,没有留下小费。不过在这个时代,大家都不留小费了,这家咖啡店的东西本来就是稍贵的。而且,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的。他擦了擦桌子,再见了,莫名其妙写字的女孩。

一天,雨儿在外面下的正欢,我和她也在纠结的正欢。问题是现已经聊了是半个小时还是二十九分钟。这时候,有个人推轻轻推开了门,细声问道:“请问,这儿招服务生吗?”是个男孩,消瘦的面庞。我们呆呆的看着他,原本就很安静的咖啡馆显得更安静了。见没有人回答,他挥了挥手中的纸,又问:“我可以在留在这儿吗?”

老板转过身来“好的,你稍微等下。”

第二次来,她带上了电脑,他很快认出她来,她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故事和风景。

夜接过他手中的纸,纸色略显发黄。原来是很久以前,刚来的时候发的招聘广告。夜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们现在已经不招员工了。”

女孩拿起手机便微信付款,不知当时什么原因,咖啡厅的微信无法支付。

这一回她来这里吃午餐,咖啡厅里面空调开得很足,她吸了吸鼻子。他走过去问她喝什么,她问:“饮料包括吗?一杯茶就可以了。”她点了能吃饱的东西:意大利面。真是个实在的人,他心里默默想着,但是表面上还是不作声。对他来说,日子太无聊,只能在心里说话。

“不要工资,有吃有住就行!”

女孩便满脸尴尬,老板笑着亲切的说“没事,这次请你了,下次有时间再过来。”

她突然问:“这里能够充电吗?我的电脑……”他听了这有些别扭的西班牙语,还是懂了,掩盖住情绪,冷冷回答:“不能。”其实她早就看到,一旁有一个插座,是工作人员给手机充电的地方。她说了声“谢谢”,还是打开电脑,兴奋地敲打。发表后,认真看评论,思量了很久。然后,又开始打字。

这语气让我想起了夜那日对我说的话,他和她拥有一样的眼神,不容拒绝。

女孩连忙摇头,“这不行的,你等我,我家就在旁边的小区,我去回家拿下包。”

时间不动声色地流逝,窗外的光景,是唯一的见证。

于是乎,他理所当然的留下来了,不知道夜是不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没等老板反应过来,女孩便溜的一下跑走了,一路小跑,拿了包,回到咖啡厅。付完钱,女孩才心安下来,忙对老板说“谢谢,谢谢。”

他总端着盘子路过她身边,而这女孩低头敲打键盘就好似看书一般认真,偶尔自言自语,是他所不懂的语言,有时候情绪激动得所有表情都写在了脸上。他看着她,虽然看不懂她在敲打什么,屏幕上都是密密麻麻像是画一样的文字,可是他还是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故事。

于是乎,我也理所当然的认识了他。他说他叫哲泽。

老板笑了笑。

她在写文章,不会写故事的她很笨拙。眼见着电快没有了,她拿起茶抿了一口,看到窗外暗下来的天,有些惊讶。她拿出了手机看上面的新闻,然后离开了。她付钱的时候,他很想告诉她,其实那个插座没有人在用,可还是收了钱,冷冷地说了声“再见”。

哲泽干事很是勤快,可能是想给他的老板留下个好印象吧。咖啡馆到处都擦的很干净,美妙的音乐也在咖啡馆内环绕起来,咖啡馆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隔壁学校学生,三五成群,经常过来捧场。

朋友来电话,女孩便走了。

第三次来,她又带上了电脑。她敲打着,知道自己要什么,于是不看餐牌。他过去说,今天你可以在这里充电。她开心地坐在了有插座一边的桌子上,一共点了三杯茶,他时不时过去看看能不能倒水,然后她对他礼貌地微笑。他觉得很惭愧,却不知道为何。

貌似这不是个好兆头。

后来,女孩经常在双休或者约朋友的时候,去到那家咖啡厅,本来就在五楼,又多了一层楼梯,阳光也甚是充足,女孩经常待在那里看书,一看就是一下午。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这样花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很不可思议。他差点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心里呐喊的人,原来有个人,还能够这样发泄出来。

夜看了看我,嘴角流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又轻轻的敲了敲哲泽的头,咳嗽了声,说道:“不错不错嘛,没想到你还是个旺店货,哈哈哈哈。”哲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个,老板,和你商量个事呗?”夜大方的说道:“爷今天心情好,有什么要求提吧!”

“来,喝杯热牛奶。”

她在打字。咖啡店里面,常来的中年女人又在聊儿女家常。她不去听,她像是有个保护膜,一旦读书写字就与周围分隔开来。他觉得她很美,他觉得她像是一个冒险家。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面,在这个小咖啡馆里,他像是旅行一样,在看风景。

“每天下午五点到六点时间,可以给我自己利用吗?”

“嗯?”女孩突然疑惑的抬起头,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他鼓起勇气走过去,告诉她,你很美丽。

“没问题!”

“你手中的咖啡都凉了,喝这杯吧。”

她说了一声谢谢,咧开嘴笑了。

“那个,还有个小请求,每天这个时间,我能要一杯咖啡吗?”

“嗯,谢谢”。

后来,她回到了中国。她想去发表在那里写的那些文字。

“你也喜欢喝咖啡吗?当然可以了,哪种都可以。”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后来,他还是在那里,在心底里思考,忙碌时抬起头瞥见那个座位,还会记得那个女孩,穿红色上衣,表情多变,时而自言自语。

“我要夏末阳光。”

“可以啊。”

餐厅的客人来了又去,敲敲打打的碗和杯子们,哎,只有它们才是热闹的。所有人心里,都在这座诗意的城市中,肆意上演着一出未完成的戏剧,时而荒诞,时而令人回味无穷。

于是,每天的五点到六点,在咖啡馆里便看不到哲泽了。我半开玩笑问夜:”你怎么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了他呢?不像你的作风啊。”夜呆呆的说:“人家不要工资帮我干活,只要一杯咖啡而已。”

安静的午后,咖啡厅几个热情的服务员,还有认真工作的白领们。

他不知道,很久以后,这个女孩无比怀念那样诗意和肆意的日子。

可悲的是,由于咖啡馆的生意爆好,这个时间段,我就被强行征用了。用她的眼神说,不容拒绝。

“咖啡喝多了不好哦。”

每天的十一点到一点,咖啡馆的人会特别少。每到这个时候,哲泽便会重重的坐在我的对面的椅子上。我们一起聊天。

“你可是卖咖啡的,还这样劝我们这种消费者?”

哲泽不喜欢喝咖啡,他喜欢喝茶。而且泡茶的顺序居然是先加开水,后加茶叶。他说,咖啡苦,却没有茶苦的有韵味,咖啡香,却没有茶香的有个性。夜大骂他不懂享受,更是痛骂他用词错误,茶还能有性格?

“只对你说这种话。”

日子过的很是平淡, 哲泽依旧不紧不慢的擦着桌子,每天和我们一起聊天,五点到六点端着咖啡出门。

敲打着电脑的双手突然停下来,女孩害羞的低着头,

几个月的时间很快溜过,哲泽的面庞不在消瘦,可能是咖啡馆的伙食好吧。而我的书也快看完了。

“额,额……”

一天,哲泽兴奋的哼着小调,端着咖啡走到门口。那时,咖啡馆的客人很多,我端着咖啡在桌丛中来回晃过。他朝我抛了一个万分感谢的眼神和微笑,便出门了。

咖啡店老板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孩,好像满脸的得意,却又无法言说。

这天他到九点才回到咖啡馆。夜准备大发雷霆。哲泽慢慢抬起了头,眼角的微微淡红想要证明什么。

有段时间,女孩忙于工作,很久没有再去咖啡厅。咖啡店老板给女孩发信息,约她周末去咖啡厅,说是一个圈内人活动,女孩应约去参加了。

“老板,我。。。我不想干了。”

女孩也不认识什么人,便安静坐在二楼的角落边,玩弄着桌子上的布偶。咖啡店老板穿梭在人群中,热情的招应每个朋友,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女孩。

一句话让夜把即将爆发的怒火吞了回去。

喝了手中的伏特加,听说这是老板亲自调的酒。这是女孩刚进来时,里面的服务员窃窃私语道。

“为什么?”

一杯有温度的伏特加,独特的味道。

“没有为什么。”

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11点,虽说这才是大魔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可是女孩却一点都不想待下去,着实无聊,起身离开。

次日清晨,我看到哲泽在咖啡馆里擦着桌子。

“你要走吗?”

“又想通了哈?继续干?”

门口的服务员好像认识这个女孩,嗯,再熟悉不过了。

“不。”他顿了顿,“今天下午就走。”

“嗯,太晚了,我先走了。”女孩礼貌的笑了下,这是再烂不过的理由。

上午咖啡馆的生意很少,夜便提前打烊了,弄了一桌酒菜,说是要为哲泽饯行。

推开那扇门,一阵寒风吹过,顶楼确实冷,咖啡厅开在这里,也是个另类的想法。女孩边裹着厚重的羽绒服,边念叨着。

夜斟了一杯酒,送向哲泽:“这么多天,谢谢你帮我打理咖啡馆了。”然后自斟了一杯。哲泽接过一饮而尽,夜用嘴唇轻轻点了点,脸上升起一抹红霞,显然不会喝酒。之后夜便招呼我们吃菜。我吃的正欢,却瞥见哲泽只是一个劲的喝酒。

“是吗?”

下午,哲泽没有走掉,晕在他的员工宿舍。

女孩突然愣在那里。

第三天清晨,我没有看见哲泽。

咖啡店老板掐掉手中的半截烟,“那你有什么主意?”走向女孩。

第四天清晨,夜坐在那儿发着呆。

“没有,没有。”女孩有点尴尬的低着头。

后来,我始终没有见到哲泽。夜说,估计第三天一大早哲泽便走了,她也不知道。

咖啡老板把手中的围巾披在女孩身上。

咖啡馆的音乐没有再次响起,客人渐渐少了,我也不需要再被征用了。

“我不,不,冷。”女孩推搡的说道。

一天,我们在纠结我们到底是聊了半个小时还是二十九分钟的时候。一道光从我的脑海闪过,我问夜:“夏末阳光是什么?”

“别人跟你说话,你就要理?”咖啡店老板一脸吃醋的说道。

夜愕然道:“那是我自己调的咖啡,取名夏末阳光,那菜单上有的。”

原来女孩刚在咖啡厅里面一个人坐着,一个男士端着酒杯过来和女孩打招呼,便坐在那里聊了一会,恰巧被准备过去的咖啡店老板看到。

我拿过菜单:夏末阳光,在没有火热太阳的时候,去做一个火热的太阳,献给最亲最爱的人。咖啡上有两个太阳,一个笑脸。

“你有点乱说了,我一个人坐在那无聊,是别人主动找我的,又不是我找别人的。”女孩低着声说道。

一辆暗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咖啡馆门口,夜的父亲过来了。

突然,咖啡店老板把女孩拉入怀抱“以后无聊,就告诉我。”

夜临走前告诉我,其实哲泽走之后留下了一封信,没有写上收信人,也没有写上寄信人。

女孩有点不知所措,“我,我先回家了。”

“那天真是是个好天气。我在校门口碰到她,我走到她的面前,用几乎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喜欢你’,她没有回答,好像冲我笑了笑。不过,没有回答是最好的了。至少,我还有希望。”

“做我女朋友吧。”

“我在咖啡馆工作。其实我并不是想找工作,我只是想找个离她最近的地方。”

女孩突然抬起头,惊讶道“这有点太突然了,我好像还没准备好。”

“很庆幸,我在咖啡馆工作,因为她说她很喜欢喝咖啡”

咖啡店老板摸着女孩的脸“我准备好了,我随时等你。”

“六年了,已经六年了,不过又算的了什么。”

2

“我觉得完了,真的,完了,一切都完了,都结束了。”

隔天,咖啡店老板早早到女孩楼下。

“已经梦到过许多次,可是心为什么还会这么痛。”

好像所有的恋情开始都是这样。

“我走了,不要记得我,我只是个无名的流浪者。”

“尝尝我调的Chocolates tea。”

确实,先加开水,后加茶叶,喝起来更有韵味和个性。

“过甜了。”

雨还没有停,轻轻敲打窗户,似乎是什么不知名的小调。

“那我再重新调一杯。”

白雾腾起,哲泽样子渐渐模糊了。

“那我以后甜点是不是全部有人承包了啊?”女孩得意洋洋的趴在桌子上。

“是啊,就是别到时候有人天天喊胖,每天都给你做一份蛋糕。”咖啡店老板刮着女孩的鼻子一脸宠爱的表情说着。

3

女孩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一个咖啡店的老板娘,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咖啡店门口,一个女人提着行李箱,看着吧台的一男一女在欢快的打闹,她毫不犹豫的走进去。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咖啡店老板突然愣在了那里。

女孩也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女孩看得出来这中间的尴尬,便借口说自己有事,先行离开。

后来,咖啡店老板好几天没有找女孩,女孩便跑到咖啡店,也没有见到。服务员告诉她,老板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了。

女孩便联系咖啡店老板,后来终于回了电话,女孩哭了。咖啡店老板见到女孩只是一直抱着她。

“那是我的初恋,她三年前突然离开,我以为当时因为自己穷,一昧的痛恨她,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她生病了,做了手术,这几年一直在国外休养。”

“你跟我说这个,是因为你觉得对不起她吗?”女孩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的,我觉得我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没有留在她身边,而是责怪她,是我的错。”

女孩转身离开了。

后来,咖啡店老板一直联系不到女孩,女孩那段时间也不出门,也不上班。

再一次接到咖啡店老板电话,已经是两周之后了。女孩打扮整齐,便去了那家咖啡厅,远远看到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坐在那里。

“我没有办法不对她负责,可是我心里真的爱你……”

咖啡店老板一直在说,女孩好像已经听不进去,双手放在桌子上,看着面前的焦糖。

“今天我来,就是告诉你,我们分手吧,我知道,其实我不用说这句话,我们的关系也已经到此结束,只是我觉得它应该画个完整的句号。”

拿起包,转身准备离开,“对了,谢谢你的咖啡。”

咖啡店老板看着女孩的背影,女孩慌乱的按着电梯,幸好,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哦,有一个蹲在那里痛哭的女孩。

女孩离开了,那些天,她想明白了,她也给咖啡店老板的初恋打去了电话,她觉得她应该放手,负责任的男人是应该值得爱的。他们在一起才是对的。

4

五楼天台上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高跟鞋和风衣的搭配好像显的格外优雅和性感,身边的客户抱着电脑。

女孩的客户公司恰巧在这里,再次来到这里也已经是两年后。

客户邀请女孩去咖啡厅喝咖啡,女孩拒绝了,谈完工作便匆匆离开。

走过咖啡店,玻璃透明的恰好看到吧台的他们,老板在调咖啡,她坐在旁边看着,一切都刚刚好。

女孩踩着脚下的高跟鞋,低着头走了过去。趁着还有时间,便去了书店。

走在书廊中,翻着手中的书页,找到一个有阳光的地方坐下。

“诺,你的焦糖。”

女孩突然转过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嗯,不是幻觉。

“谢谢。”

“我带现金了,给你。”

“请你喝的。”

咖啡店老板变了,好像岁月在他脸上显的格外明显。

阳光洒下,两个人都没有互道重逢的友好,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也许,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种爱,并非得到,而是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我依然记得你的喜好。

5

星巴克

“惯例,焦糖?”我边掏出星巴克卡,边问向靠在窗边的May。

May摇了摇头,“不喝焦糖了,来杯其他的。”

我端着手中的牛奶和咖啡,坐在May对面,“怎么了?这么多年,终于戒了?”

“爱一个人就像那杯咖啡,喝多了终究会对身体不好,我还是换个口味吧。”

“那不能再叫你焦糖May了。”

“哈哈…………”两个人相视一笑

午后的阳光充实的可怕,星巴克成为我们每周末的聚众点,只是那家咖啡,我们再也没有提起过。

不是所有的爱情最后都是仇恨,那是什么呢?哦,还有回忆和最初的美好。

故事完结。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焦糖女孩和咖啡厅老板的故事,_书评影评_好文学

上一篇:医保卡什么时候能全国通用,后一公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