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深刻又朴素,中的艺术评论
分类:励志美文

  不知不觉,傅雷先生已经含冤离世35年了。而他那广为传阅的《傅雷家书》,历尽沧桑,也已经由三联书店出版到第五版(1998年)。傅雷于书信中对服从的谆谆教诲,成为不少知识分子教育子女的范例。而其中对文化艺术的评论,亦是其中的精华。

傅雷

《傅雷家书》记录了傅雷先生及其妻子在1954年至1966年5月期间寄给儿子傅聪的数百封书信,从傅聪离家到波兰留学到傅雷夫妇因文革而含冤离世。

什么样的父子关系是理想的父子关系,应该是像惺惺相惜的朋友一般,灵魂相知,彼此欣赏,在一起可以谈人生,谈理想,也可以相劝勉,共进步。

  1957年,傅聪经过在波兰三个月的短暂准备后,参加了肖邦钢琴大赛,获得第三名,位列哈拉谢维茨(Harasiewiz)和阿什肯纳齐(Ashkenazy)之后(这两位现在也是蜚声国际的大师),并获得马祖卡(mazurka)特别奖。当时的《法国晚报》就评论说,“才华毕露的是中国钢琴家傅聪,由于他优雅的文化背景和成熟的领悟能力,在全体参赛者里显得出类拔萃”。而在傅聪得奖23年后的1980年,另一个东方人--越南的邓泰松获得肖邦比赛冠军,评论界却波澜不惊。其中的反差,我认为大概可以归结到傅雷身上,他深厚的国学根基和对西方文化的准确掌握,以及艺术家的气质,都给了傅聪莫大的影响。

几个月前想借阅《傅雷家书》,去过几家图书馆,不是没有此书,就是还未归还。干脆在当当网买本呗,但转念一想,书非借不看也。愈是借不到,惦念的心情愈是强烈。终于在本月初,浦东图书馆里的书架上找到了它的踪影,自动借阅机上匆匆办完手续,就在浦图一楼的晒台座椅上正襟危坐,双手捧着书翻阅着。秋日的暖阳沐浴着阅读中的我,恍惚中,仿佛书信是写给我的,可惜读得迟了。我想,读过此书的人,都会这么想的。

从这一封封或长或短的书信中,我感觉我看到了傅雷先生身上许多不一样的性格特点:他时而唠叨,时而开明,时而严肃,时而和蔼,时而可爱……在他的文笔中,他不仅仅是一名父亲,也是一名音乐家,是一名翻译家,是一名政治家。

傅雷和儿子傅聪的关系就是一个最好的印证吧。

  傅雷非常注重对傅聪进行传统文化的熏陶,在多年的书信中,经常对中国古代诗词进行很精辟的分析,以增强傅聪的艺术分析能力。同时,在日常书信中,也把东方的文化融入了傅聪的艺术思想中,使他的弹奏流露出令人信服的东方色彩。

傅雷早年留学法国,回国后投身于文学翻译事业,成就斐然。因出生时哭声洪亮,长辈们便以“雷”为名,以“怒安”为字。

在最早期的信中,多是傅雷先生夫妇对在京就读又即将远洋留学的儿子的劝勉,开导,激励,感觉傅雷先生与傅聪先生之间已不再是在家时刻板的父子关系,而更多的是朋友关系。就傅雷先生自己而言,小时候对两个儿子的教育十分严厉,完全扼杀了他们的童心,而现在的教育多是循循善诱,以自己为个例的真挚的建议和疏导。从傅雷先生真心真意的文笔中,我仿佛看到了傅雷先生对于儿子既成人又成才的殷切期盼。

傅雷在给傅聪的信中曾说“我高兴的是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儿子变成了朋友,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这种幸福相比的!”

  傅聪就读于克拉可夫作参赛准备时,傅雷在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八日的信中,对他提到了白居易对音节与情绪关系处理的妙处,以西洋古典音乐中的staccato(断音)pause(休止)等,结合国学中的音韵问题进行分析“白居易对音节与情绪的关系悟得很深。凡是转到伤感的地方,必定改用仄声韵”分析到了全诗音节与韵的变化。同时指出了“明明是悲剧,而写得不过分的哭哭啼啼,多么中庸有度,这是浪漫底克兼有古典美的绝妙典型。”

傅雷人如其名,秉性倔强与孤傲。长子傅聪的气质从父亲那里承袭而来。可想而知,一起生活时,父子两人是水火不相容的。少年的傅聪练习钢琴时偷看小说,琴音稍有异样,立刻被书房里的父亲发现,下楼对着傅聪一通爆吼,把儿子吓得魂飞魄散。19岁的傅聪与父亲谈到贝多芬的奏鸣曲时,因意见不和争论起来,傅聪甚至气得离家出走一个多月。

在傅聪先生在海外学习音乐,并在音乐会上崭露头角时,我在信中看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希望傅聪先生能够永远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演奏出最纯粹的干净的音乐,不忘初心,教育儿子要一直真诚,因为是艺术家,所以要比常人更真诚,更虚心,更勇敢,更坚韧,总而言之,就是要比别人少一点不完美。

傅雷家书,主要是自傅聪20岁(1954年)受文化部选派赴波兰深造开始,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思想交流,是游子和家人之间的情感联系。 通过书信,他们谈音乐,谈诗词,谈人生的矛盾,也谈爱情和婚姻,家庭和生活。

  熟悉音乐的人都知道,肖邦的音乐属于浪漫主义乐派,里面充满易碎的欢乐和感伤,感情非常细腻,但同时也有人指出其中暗藏的爱国主义精神。因此,肖邦的音乐被人誉为“花丛中的大炮”。从这个角度看来,傅雷的信里面虽说是在谈论白居易,但对傅聪理解肖邦作品却自有其启发。

自从1954年傅聪赴波兰留学,远隔重洋,父子俩唯有通过书信直抒胸臆。从1954年至1966年,十二年通信数百封,贯穿着傅聪出国学习、演奏成名到结婚生子的成长经历,也映照着傅雷的翻译工作、朋友交往以及傅雷一家的命运起伏。

傅雷先生主要从事的是翻译工作,但是在信中傅雷先生与儿子的交流涉及很多的内容,有关音乐,有关指法,有关老师,有关乐风等等。所以他们父子俩之间进行了十余年的书信交流,除了一次邮局弄丢了傅聪先生的家信之外,从来没有因为没有话说断过联系,可见傅雷先生为了让儿子在音乐上有所成就,也可以说是为了中国音乐艺术的发展,为了解乐风以及国外各个知名艺术家的风格付出了很多。

傅雷以翻译家闻名,其实他对艺术有着颇为高深的造诣,16岁留学法国,专攻美术理论和艺术批评,受到罗曼·罗兰影响,热爱音乐。大儿子傅聪从小就显示出对音乐的喜爱,七岁时被父亲的挚友雷垣发现其音乐天赋,遂专心培养。

  傅雷对儿子的指导,除了通过分析中国古典诗词外,还涉及到了中国的哲学思想。他希望通过给傅聪介绍分析传统的哲学思想,使儿子懂得在艺术修养的问题上,应该尽量做到对感情有所控制。

傅聪和父母

在傅聪先生在音乐界小有成就后,傅雷先生的书信也逐渐从对儿子的思念,对儿子的身心成长的关注,对儿子在老师手中的学习等方面转变,平时写的更多的是自己忙忙碌碌的政治文化生活,还有自己在外的旅游生活,还有中国各个政党之间的纷争,谈了很多很多。如果儿子在学习生活感情方面有任何困惑不解或是烦恼,先生都会第一时间给予儿子相应的合理的建议。

先做人,再做艺术家。

  为了艺术的修养,在heart过多的人还需要尽量自制。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痴如狂,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

傅雷对犬子的舔犊之情流淌在每一封书信里,那激情澎湃的拳拳爱心表达得一览无遗。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反而使得父爱酝酿得更加浓不可化。傅雷其实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他再也不像以前傅聪在家那样,掩饰内心的父爱,只是一味地管教、训斥儿子,而是用充满温情的文字事无巨细地关心儿子的思想、学习、工作和生活。

要说看完这本书之后的感慨,其实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也许是傅雷先生的可爱吧(也许我形容的不太恰当)。

做事先做人是傅雷对孩子们从小就反复教导的原则。家书中也时时提及。

  从上面的片段我们不难看见,傅聪那让人信服的东方化演绎,渗透着傅雷多少的笔墨和心血。

在朋友眼里的傅雷,身材颀长,神情严肃,仿佛一只昂首天外的仙鹤,从不低头看一眼脚下的泥淖。而在写给儿子的第一份家信,傅雷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对自己严苛体罚儿子的管教方式感到内疚,为傅聪的童年没有享受到温暖的父爱感到无法释怀的痛苦。我想,这份真挚的歉意非但没有降低傅雷作为父亲的尊严,反而增添了傅雷的人格魅力,拉近了父子间的心距。远在欧洲的傅聪收到信后,应是贪婪地享受这汹涌澎湃的父爱吧!

有一次邮局弄丢了傅聪先生的家书,弄得傅雷先生在没有接到信得那段时间内心备受煎熬,甚至以为儿子厌烦自己,不想在给自己写信,20多天里一直在反省自己,看自己对儿子有哪些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后来解释清楚了,我原以为书信丢了就丢了吧,以后寄信的时候小心一点。然后傅雷先生的做法真是让我乐了好久。我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率真可爱的父亲。与常人不同,他写信告诉儿子,自己和妻子为了这一封丢失了的信,经历了二十多天的身心折磨和内心焦灼,可以说是付出了不少代价。所以也让儿子为这一封丢失的信付出一点代价,每天晚上抽出一段时间,把这一封丢失的信补起来再寄回来。这样的傅雷先生不同以往的学术化,反而有一点孩子气在里面,显得很是率真。

他说,“我始终认为弄学问也好,弄艺术也好,顶要紧是humain,要把一个“人”尽量发展,要成为某某某家之前,先要学做人。否则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

  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总是在不断的练习中获得进步,傅聪也不例外,在比赛前,他往往是每天练习十小时。为父的傅雷了解到这些,自然深感欣慰,但也以一个艺术家的眼光指出了傅聪练习中的一些问题。

傅雷在家信中告诫儿子,一生任何时期做到三个“第一”:学问第一,艺术第一,真理第一。他自己身体力行实践着三个“第一”。傅雷对自己的翻译工作一丝不苟,简直严苛到极点。每次翻译,原著他已看了四五遍,领会其中神韵、风格,这才下笔。不懂的地方,绝不马虎敷衍,四处向法国友人请教。《高老头》前后翻译三次,从第一次到最后一译,其中横跨十七年之久。《约翰·克里斯多夫》,更是倾注了无限的心血。

傅雷先生之于傅聪先生是父亲,是朋友,是老师,是可以一起谈论音乐,谈论艺术的对手;傅聪先生之于傅雷先生是儿子,是学生,是音乐家,是能让祖国民族音乐蓬勃发展的希望,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真诚是第一把艺术的钥匙。艺术家一定要比别人更真诚,更敏感,更虚心,更勇敢,更坚忍,总而言之,要比任何人都less imperfect。”

  在五四年八月十一日的信里面,傅雷一方面为爱子感受性极强、极快感到高兴,另一方面也对此感到一丝担忧。他认为,对一切新的感受和认识,都要用冷静而强有力的智力进行分析,以使很快得来的新东西得到巩固。

傅雷与儿子傅聪的书信里,曾多次提到克里斯多夫,鼓励儿子像克里斯多夫那样坚强、果敢。在傅雷看来,克里斯多夫不是完人,但一生都在追求至纯至美的精神境界,其刚强的生命力,是直入灵魂的激励。

这样美好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文革开始,傅雷夫妇含冤被发配,被批判,傅聪先生也被诬陷为反叛者的儿子,书信寄出去,也收不到海外来的书信。就这样一直到1966年9月2日深夜,9月3日凌晨,傅雷夫妇从从容容,坦坦荡荡的含恨离世。

这也正完完全全是傅雷一生的写照。

  弹琴不能徒恃sensation,sensibility。那些心理作用太容易变。从这两方面得来的,必要经过理性的整理、归纳,才能深深的化入自己的心灵,成为你个性的一部分,人格的一部分。……艺术家天生敏感,换一个地方,换一批群众,换一种精神气氛,不知不觉会改变自己的气质和表达方式但主要的是你心灵中最优秀最特出的部分,从人家那儿学来的精华,都要紧紧抓住,深深的种在自己性格里,无论何时何地这一部分始终不变。这样你才能把独有的特点培养得厚实。

在傅聪音乐上取得成就时,父亲的家信紧跟而来。“盛名之下,其实难负”,教育儿子如何面对少年得志,不负祖国的期望。

但是傅雷先生临去世之前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是傅雷先生的最后一封家书,也是遗书,交代妻子的哥哥一些善后事宜:未交付的一些资金,还有交还别人寄存在自己这里的物件,还有自己的火葬费。当我看着这些文字,想象着傅雷先生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笔一划的从从容容写着自己死后的相关事宜,甚至还有火葬费,不觉感到有些心疼,一个人的需要多少勇气,又是受了多少苦难,受了多少折磨,才能如此坦荡面对自己的死亡,才能如此从容不迫。

留学回国在上海美专任教两年,因为不满校长刘海粟对待教师的刻薄及办校的商业化作风,坚决与之绝交,辞去教职,埋首翻译。

  从以上的引文中我们可以看见,作为一名翻译家的傅雷,通过自己对艺术的深刻理解和对音乐的认识,准确地指出了傅聪如果要提高,需要的是理性而非sensation和sensibility。要做到这点,就需要在平时的练习多加注意。于是,在同年十一月六日的信里面,傅雷明确指出了练习不应该投入太多感情,而应“更要抑制一点”,以免对精力和健康造成损害。在这里,我不由得把著名的女大提琴家杜普雷(du pre)和傅聪作了个比较。杜普雷也是四十年代左右出生,但她习惯于在练习中倾注全部的感情,这样一来,尽管她留下了不少举世闻名的经典录音,但在四十岁的时候便由于身体原因离开了舞台,七年后便匆匆辞世。而傅聪现在年逾花甲,仍活跃在舞台上,这不能不说有傅雷反复嘱咐的功劳。

傅雷对音乐、绘画、文学等艺术有很高的鉴赏力。他与儿子的书信往来经常谈论对贝多芬、舒伯特、肖邦、莫扎特等的音乐比较和感受,并为聪翻译古典音乐家写的文章,帮助聪更好地领会音乐作品。

也许我无法真正理解文革,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傅雷先生应该受的罪。他的离世是翻译界,文学界,政治界的一大损失。正如刘再复先生说“翻译家死了,留下了洁白的纪念碑,留下了一颗蓄满着大爱的心。”傅雷先生“把全部的爱都注入洁白的事业,像大海把全部爱情都注入了白帆。”

抗战期间,为避免向日本宪兵行礼,傅雷“东不至黄浦江,北不至白渡桥”,更加深居浅出。

傅雷随信附寄《元朝散曲选》、《古诗源选读》、《唐五代宋词》、《世说新语》等中国古典书籍。他叮嘱傅聪在学习西方音乐艺术之余,不忘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的唐诗宋词最能为独在异国他乡的游子排解苦闷和寂寞的。父亲对儿子的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傅聪曾向金圣华追忆往事,“那时候,李公朴、闻一多遇难,甘地遭暗杀。父亲为这些事曾几天不吃饭,关起门不见人。妈妈流着眼泪敲着门,老傅啊,不要这样,吃点东西吧。”

在傅聪的感情、婚姻、生活上,傅雷更是以一个过来者的身份谆谆教导儿子如何处理夫妻关系,如何控制物欲,量入为出,就连人的行为举止、餐桌礼仪、出台谢幕行礼等等的细小琐事都不放过。傅雷爱“较真”的可爱之处显现出来了。傅聪看到此信,一定回想起自己童年时,在饭桌上,因跟父亲顶嘴,被父亲一碗饭直扣脸上,把鼻梁骨打断的情景,而家信中的父亲却显得温情脉脉,完全判若两人。

傅雷也在信中剖白过自己:“……对善恶美丑的爱憎心极强,为了一部坏作品,为了社会上某个不合理现象,会愤怒得大生其气……”。而先生如此受到后人的敬重和喜爱,不也正因其一生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真理的执着和对国家的一片赤诚之心吗。

傅雷鼓励儿子再忙也要多写信,多谈谈对艺术、人生的感受,强迫自己整理思想,训练自己的文笔。他把傅聪学习音乐的经过和国外音乐报道都编录出来,把和傅聪每一次的音乐长谈的要点做好笔记,为了处于西方音乐萌芽时代的中国尽一份薄力。这是何等的爱国情怀,明镜可鉴!

许多做人的道理,也体现在日常生活点滴之处。

傅雷夫妇

傅聪的朋友牛恩德生病,傅雷督促傅聪给恩德写信安慰。傅聪大概因为忙没有及时写,傅雷说,“自己责备自己而没有行动表现,我是最不赞成的。这是做人的基本作风。只有事实才能证明你的心意,只有行动才能表明你的心迹。待朋友不能如此马虎。”

傅雷的家信里还常常写自己翻译工作的困惑,和家人看川剧、昆曲演出的感受,很多生活琐碎和心里话都向傅聪一吐为快,他视儿子为朋友、知己,和傅聪在一次次笔下长谈中碰撞出艺术和文学的智慧火花。这样的父子关系已经达到了崭新的境界。

提醒留学的傅聪按时写信给中央乐团的李团长汇报学习情况,“不可只忙着自己的事情,给人一个‘忘恩负义’的印象。”

《傅雷家书》不在教训,而在熏陶。傅雷用丰厚的文化底蕴,不断涵养出一个艺术家的傅聪。更是一位中国君子教他的孩子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中国君子。

父母寄的乐谱是否收到,在回信中也得提一提“来信及谱二册均已收到”,不能光提“来信都收到”。

傅雷夫妇

“希望你从今以后,一辈子记住这一点。大小事都要对人家有交代!”

文化大革命爆发,红卫兵多次抄家,谩骂和殴打傅雷。1966年9月2日夜里,傅雷夫妇不堪凌辱,在江苏路284路5号住所“疾风迅雨楼”双双自杀身亡,傅雷系吞服巨量毒药,在躺椅上自杀,享年58岁。夫人朱梅馥系在窗框上自缢,追随孤独的丈夫而去,寒梅开,只为一人香。

一位父亲的拳拳之心,我读着,好像是在聆听长辈教诲一般。我自己从小被父母娇惯,年少时做什么事,只凭着随心所欲,不去考虑他人感受。

我的目光停留在1966年6月3日傅雷写给儿子的最后一封家书上,想要寻找点什么反常,无果,信中语气一如既往。时隔三个月,傅雷夫妇与儿子阴阳两隔。世事难料,中国失去一位伟大的文学译匠,中华民族失去一位有品质的文人,令人扼腕叹息,痛心疾首!

我喜欢和朋友们出去玩,经常回得很晚,也不提前和家里打个招呼。手机放在背包里,也不看一下,玩到尽兴才回家。父母问,怎么不接个电话,我马上一通说辞,玩得嗨,哪听得见,你们不要管我就是了。时间久了,自己都习惯了。

木心在文革期间两次入狱,坐牢的木心心不死,他有活下去的野心:“一死了之,这是容易的,而活下去苦啊,我选择难的”。

记得大学时,有一次过年因为参加一个竞赛,没有回家。正月初六,老师叫我去他家吃饭,说好下午三四点去,结果自己磨磨蹭蹭,到了饭点才到。餐桌上,老师的孩子说,父亲已经等了我一下午了。我当时才忽然发觉自己做得不妥,应按约好的时间来,或者不能按时到提前说一声也好。吃过饭回了宿舍,我只顾着玩去了,还是老师打电话问我到了没有,因为假期校园里人少,担心安全。我又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应该一回来就给老师发个信息。

傅雷不是木心,刚正不阿的傅雷性格使然,士可杀不可辱。当人格和尊严备受凌辱,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傅雷的终极抉择,竟然是与心爱的妻子一起自杀。

后来自己慢慢注意起来,也留心观察身边做事周全的朋友,也终于明白,与人相处,多为别人着想一点,多做一点事,多做一点交代,比不做总是好得多。

傅聪绝对想不到,深爱自己的父母会抛下儿子,双双弃世。傅聪在心底里早已为父母祭扫了无数次,时隔十多年才返乡真正祭扫,倔强的傅聪终究还是原谅了父母。

在家书中,父子之间有很多对音乐的讨论,如弹琴的技巧,情感的处理,对作品的理解。连我这个艺术细胞缺乏症患者也逐渐感觉被治愈,早上起来听听巴赫,也感觉到朝气和信心。

艺术和人生原就是一体

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这也是傅雷在家信中写到的一句话。赤子远离了我们,他遗留下的艺术瑰宝,引领着一代又一代人,无数次的汲取养料,滋润出赤子般高贵的灵魂。

傅雷常提到人格的修养,说“你能掌握整个的乐曲,就是对艺术加增深度,也就是你的艺术灵魂更坚强更广阔,也就是你整个的人格和心胸扩大了。”

我想,接下来自己要做三件事。

傅聪提到自己总是热情有余,理智不足,傅雷仍然建议,加强修养能够使你的brain (理智)与heart(感情)保持平衡。“在heart过多的人还需要尽量自制。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

第一件:去江苏路284路5号住所“疾风迅雨楼”瞻仰,那是傅雷夫妇生前住所。

父子俩有一段关于赤子之心的对话。

第二件:重读《约翰·克里斯多夫》,非得是傅雷的译本。

傅聪1955年在波兰音乐学院的演出获得巨大成功,听众为之疯狂。一位当地友人称赞傅聪的音色变化是一种不可学的天赋,“这种天赋很难说来自何方,多半是来自心灵的纯洁;唯有这样纯洁到像明镜一般的心灵才会给艺术家这种情感,这种激情。” 傅聪在信中转述时,说“这儿,她的话不正是王国维的话吗: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第三件:把《世说新语》作为自己的枕边书,傅雷推荐的中国古典书籍必须看。

傅雷在回信中就这句话,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段。

“赤子之心这句话,我也一直记住的。赤子便是不知道孤独的。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永远保持赤子之心,到老也不会落伍,永远能够与普天下的赤子之心相接相契相抱!你那位朋友说得不错,艺术表现的动人,一定是从心灵的纯洁来的!……”

后来的信中,傅雷又写到“赤子之心,不但指纯洁无邪,指清新,而且还指爱!而且这个爱绝不是庸俗的,婆婆妈妈的感情,而是热烈的、真诚的、洁白的、高尚的、如火如荼的、忘我的爱。”

从书信中也能感受得到傅雷对艺术,对祖国,对青年的这种赤诚的爱。

“但愿你把技巧改进的经过与实际谈得详细些,让我转告李先生,好慢慢帮助国内的音乐青年……”。“爸爸的一颗赤诚的心,忙着为周围的几个朋友打气,忙着管闲事,为社会主义事业尽一分极小的力,也忙着为本门的业务加工,但求自己能有寸进……”。

傅雷夫妇的墓碑上便刻着“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

艺术是相通的,钢琴家如果只谈钢琴,那只能称为演奏家,而不是艺术家。

傅雷和傅聪谈唐诗宋词,谈中国戏曲,谈古希腊雕塑,谈文艺复兴,谈东西方的历史对比。给傅聪寄《古诗源选》、《唐五代宋词选》、《元明散曲选》等以增加文学修养。忍着腰酸背痛, 眼花泪流,抄写丹纳《艺术哲学》译文,帮助傅聪更好的理解古希腊文明。

屡次要求傅聪去大英博物馆看画,通过绘画风格的演变来了解历史,从而更好的理解同时代的音乐家。

“假如一个人永远能开垦自己心中的园地,了解任何艺术品都不应该有问题的”

傅聪说,中国的民族性和古典文学的熏陶,使他更擅长把握肖邦这位最具有诗人气质的钢琴家的神韵。他说,“熟读后主词”,就基本上是肖邦的精神;舒伯特就像陶渊明,恬静悠然;莫扎特就像贾宝玉加孙悟空,大慈大悲又千变万化。穿越时空的类比,也恰恰印证了不同的艺术形式的相通之处。

勤勉自制

傅雷几乎每天坚持翻译八小时,如果白天有朋友来访,晚上也要多工作一会;而傅聪在留学时,经常每日练琴八小时以上,有时甚至十二小时左右,让家人老师不禁担心他的健康。

我们看到傅雷翻译的鸿篇巨制,看到傅雷用心血写的封封家书,看到傅聪耀眼的艺术成就,而这背后都是我们没有看到的日复一日的辛勤付出,十年如一日的克制自律。

傅雷教导儿子如何不分散精力,最基本的是要能抓紧时间。
“你该记得我的生活习惯吧?早上一起来,洗脸,吃点心,穿衣服,没一件事不是用最快的速度赶着做的;而平日工作的时间,尽量不接见客人,不出门;……”

傅雷做事严谨,一丝不苟,傅聪写信封不够整齐,傅雷也要在信中专门说一下,并自己附上一小方纸做示范。“无论如何细小不足道的事,都反映出一个人的意识与性情。修改小习惯,就等于修改自己的意识与性情。”

不由得反思一下自己,资质平庸如我,有何理由不严格要求自己。

真实的光不能永远湮灭

那个特殊的岁月,个人的命运总是被时代裹挟。57年傅雷热情响应“百家争鸣”号召,写六千字长文,提出出版界的问题;但很快风云突变,受到重重批判,被打为右派。

66年文革到来, 红卫兵抄家,在遭受连续四天三夜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后,傅雷夫妇双双自缢,以生命维护尊严,以死亡对抗疯狂。

傅雷的朋友楼适夷在《傅雷家书》首次出版时作序:一颗纯洁、正直、真诚、高尚的灵魂,尽管有时会遭受到意想不到的磨难、污辱、迫害,陷入到似乎不齿于人群的绝境,而最后真实的光不能永远湮灭,还是要为大家所认识,使它的光焰照彻人间,得到它应该得到的尊敬和爱。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深刻又朴素,中的艺术评论

上一篇:别做海鸥,方法比什么都重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中学生成功法
    中学生成功法
    叁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意愿在心里形成 从福寿齐天起头 同学们平日会敬慕和惊羡那一个世界上各样领域的功成名就人员,从理所当然到文化艺术、到医学、
  • 现在要做好一件事最需要的是什么,中学生成功
    现在要做好一件事最需要的是什么,中学生成功
    如果你就是想浑浑噩噩、糊糊涂涂、庸庸俗俗过一生,乃至到了三十岁还要靠父母养活,或者你就是想混世一生,那你可以不训练这个。 以前也写过一些博
  • 分享自己的小故事,二零一八
    分享自己的小故事,二零一八
    弃学请三思 今早共读第三章 后天是2017的尾声一天。 有一封信,让小编心头向来很不安,想了十分久才过来。写信的丫头叫“梅”,上高中二年级。她在信
  • 一九五四年三月十九日,需要单独再报个乐理知
    一九五四年三月十九日,需要单独再报个乐理知
    你那二日忙得什么?乐理伊始未有?希望您把练琴时间抽一局地出来商讨答辩。琴的主题材料不平时急不来,况兼技巧根本要改。乐理却是能够随着赶一赶
  • 把孩子培养成学习的天才,父母造成孩子成绩差
    把孩子培养成学习的天才,父母造成孩子成绩差
    做任何事情首先要有诚意,想去做,才有可能做成。所以,首先要肯定你心中的这片诚意和决心。把这个诚意、决心和勇气以及这个出发点在你的心中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