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之宽容的最高境界,友情故事之把伤害
分类:励志美文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不分彼此,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 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艰难地度过了几日。可也许是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的一点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 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只是伤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去,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 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事隔30年后,那位受伤的战士安德森说:“我知道是谁开的那一枪,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时,我碰到他那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宽恕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的鹿肉活下来,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家,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后来他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他,我没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宽恕他。” 放下即宽容。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恶意诽谤和致命的伤害,但唯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让世界少一些不幸,回归仁慈友善,才是宽容的至高境界。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艰难度过几日了。可也许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下的一些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再一次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已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来,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他们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事隔30年,那位受伤的战士安德森说:“我知道谁开的那一枪,他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时,我碰到了他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宽恕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带的鹿肉活下来,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他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他,我没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宽恕他。” 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傲慢无礼、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恶意诽谤和致命的伤害。但惟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让世界少一些不幸,回归温馨、仁慈、友善与祥和,才是宽容的至高境界。

  漫漫人生路,有时退一步是为了踏越千重山,或是为了破万里浪;有时低一低头,更是为了昂扬成擎天柱,也是为了响成惊天动地的风雷;如此的低一低头,即便今日成渊谷,即便今秋化作飘摇落叶,明天也足以抵达珠穆朗玛峰的高度,明春依然会笑意盎然,傲视群雄。

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艰难度过几日了。可也许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下的一些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

  钓鱼

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再一次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来,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心中贪的欲念使我们放不下,内心的欲望与执着,使我们一直受缚,我们惟一要做的,只是将我们的双手张开,放下无谓的执著,就能逍遥自在了。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放下无谓的执著,就能逍遥自在。

事隔30年后,那位受伤的战士回忆时说:

  有些文字看过之后,让人过目难忘。

“我知道那一枪是我的战友开的,他去年去世了。那天,在他抱住我时,我碰到他那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宽恕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带的鹿肉活下来,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后来他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他,我没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宽恕他。”

  一个出身贫困的孩子十分喜爱钓鱼,可是却从来没有钓过一尾大鱼。在鲈鱼钓猎开禁前的那天晚上,他和母亲又来到湖边钓鱼。放好鱼线,安好鱼饵,一次次地将鱼线抛向湖中。

放下即宽容。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致命伤害,但唯有以德报怨,回归仁慈友善,才是至高境界的宽容,才能让世界少一些不幸。

  湖面十分平静,他和母亲守在那里,等着鱼上钩。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一条鱼上钩。

  就在他们准备回家的时候,鱼线突然动了。他拎一拎,发现异常沉重,觉察到这肯定是一条大鱼上钩了。

  他兴奋极了,急忙快速地收鱼线,线越收越短,湖面响起鱼拍击水面的声音,母亲取出网罩在湖边准备捞住它。

  果然是条大家伙。母亲打开手电,照着鱼身,发现它却是条鲈鱼,它银白色的鱼鳞闪耀着光芒。

  母亲看着夜光表,对孩子说:“现在是10点。离开禁还有两个小时,孩子我们放了它吧。”

  孩子说:“不,妈妈,我们好不容易钓到它。”

  孩子哭了,母亲安慰他:“我们还会钓到更大的鱼。”

  孩子环视四周,湖边了无人影,夜色深沉。他对母亲说:“别人不知道我们钓到了鲈鱼。”

  母亲说:“孩子,湖边没有眼睛,但我们心里有眼睛。”

  在母亲的坚持下,鲈鱼被放走了。

  30年后,这个小男孩成为纽约最著名的建筑师,他的作品遍及纽约。

  没有人能理解出生在贫民窟里的男孩会成为纽约的知名人士,受到民众的尊敬。更没有人会把他的成就与30年前那个夜晚联系起来。

  时刻约束自己,该放手时一定要放手。这样一个能告诉孩子心里有眼的母亲,肯定会造就一个伟大的孩子。这一切,都在于放下。

  心中贪的欲念使我们放不下,内心的欲望与执着,使我们一直受缚,我们惟一要做的,只是将我们的双手张开,放下无谓的执著,就能逍遥自在了。

  放下是宽容的最高境界

  惟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才是宽容的至高境界。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

  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艰难度过几日了。可也许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下的一些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

  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再一次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已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来,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

  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事隔30年后,那位受伤的战士安德森说:“我知道谁开的那一枪,他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时,我碰到他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宽恕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带的鹿肉活下来,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他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他,我没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宽恕他。”

  放下即宽容。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傲慢无礼、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恶意诽谤和致命的伤害。但惟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让世界少一些不幸,回归温馨、仁慈、友善与祥和,才是宽容的至高境界。

  椰子砸着经理的头

  机遇于人,一律平等;自强不息,别问前程。

  海南的海口满街都是椰子树,椰子熟时,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有人开玩笑说,现在改革开放,经济繁荣,满街人头攒动,掉下来的椰子肯定会砸中一个当总经理的。

  阿成是四川南下打工的,千里迢迢来到海南,一出码头就让人掏了钱包,弄得身无分文,在码头可怜兮兮地等着雇主来雇用。即使流落街头,他也不会回到乡下去,在乡下干一年也不过三百多块钱,这里干一个月,就算是捡破烂也不止这个数。

  有两个看来是新婚的本地男女,女的朝打工仔撇撇嘴,轻蔑地说:“这么多盲流,真讨厌,真有碍市容。”

  男的说:“别小看他们,没准椰子砸下来,砸着的是总经理呢!”

  女的揶揄说:“那你就等着椰子砸下来吧,你比他更有条件呢!”

  男的说:“我有固定工资,生活也算中等,没有必要舍掉这个铁饭碗。我可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大概过了十年左右,这对夫妻也有了孩子,可单位不景气,两人都下岗了,只好在大街上的椰子树下摆摊。又是椰子熟了的时节,两人都没有挨过椰子砸脑袋的经历,所以不以为然。

  一辆名贵的轿车嘎然停下,走出来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这时,嗖地一下,一只椰子不偏不倚砸在他的头上,把那油亮亮的西装头也打乱了。

  那女的对自己的男人叫:“嗨!又砸着一个总经理!”

  男的一看,那个总经理不就是一年前在码头徘徊衣衫褴褛的四川打工仔么?真是那个阿成,原来他当时被老板招去烧砖,后来便自己烧了。因为到处盖高楼大厦,砖头需求极大,阿成接了大量的订单。于是他又去招了不少人来替他烧砖,成了这一带的大建材商。现在他又把目光放到房地产市场了。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哲理故事之宽容的最高境界,友情故事之把伤害

上一篇:父母造成孩子成绩差的八种方式,把孩子培养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