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分类:励志美文

  这种自惭形秽的心理在年幼的心灵中,乌云笼罩般折磨着孩子,有时甚至会成为最大的自卑。孩子会像丑小鸭一样低头耷脑、忍气吞声地生活,在未来的人生中或消沉颓废,成为失败者;或奋发图强,用事业的成功使自己变成美丽的天鹅。

《丑小鸭》是《安徒生童话》中的又一名篇,其流传范围之广,稍有文化常识的人很少不知道“丑小鸭和白天鹅”的故事。有一年夏天,一群小鸭子从鸭蛋里孵化出来,最后从一个特别大的蛋中破壳而出的是一只看起来个子很大、模样很丑的小鸭子。鸭妈妈不知道这是从鹅蛋里孵出的小鹅,只觉得所有的孩子都不像它。这只又大又丑的小鸭子在饲养场里遭到了所有鸡和鸭的欺负,谁都去啄它、挤它、耍弄它,它不知道躲到哪儿去才好。连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开始讨厌它,甚至鸭妈妈也希望它离远一些。一天,女饲养员踢了丑小鸭一脚,它就扑腾着翅膀飞过矮矮的树篱跑远了。它到了野鸭栖息的沼泽地,又受到野鸭们的歧视。噩运无法摆脱地跟随着它。当冬天来临时,丑小鸭在一片冰湖中被冻晕了。一个农夫把它拾到家中,交给妻子,小鸭子慢慢苏醒了。孩子们想逗小鸭子玩,可是它见了他们就害怕,慌慌张张扑到一个牛奶罐里,溅得牛奶四溅。女主人尖声叫起来,丑小鸭更着急了,飞到奶油盆里,再飞进面粉桶里,当它飞出来时,样子十分难看。女主人嚷着用棒打它,孩子们奔跑着要捉住它。它便一溜烟跑到了外面,钻进了灌木丛。就这样,它在沼泽的芦苇里躲过了令人心酸的冬天。春天来了,它的翅膀忽然伸展起来,拍打得比以前有力多了,它也能往高处飞了。这时,它发现自己落在一个花园里,三只美丽的白天鹅轻盈地浮在水面上。小鸭子认出了它们,心里一阵难受,它决心飞到那些高贵的鸟儿那里,它宁肯被它们啄死,也胜过其他动物啄它、咬它,它再也不愿过可怕的冬天了。当它向它们游过去时,它们也迎面游过来。杀死我吧!小鸭子一面喊着一面低下头去,等待着痛苦的结局。然而,它在清澈的水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出乎意外,它已经不再是笨拙的丑小鸭了,而是一只姿态优美的白天鹅。三只白天鹅游过来,用嘴捋顺它的羽毛。小孩们喊了起来:这里有一只新来的天鹅,它是这一群中最美的。白天鹅们向它表示祝贺,它伸长了美丽的脖子,心中被深深地感动。它想,当我还是一只丑小鸭时,谁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如此幸运呢?《丑小鸭》的主人公自然是丑小鸭了,正像其他童话中的动物角色一样,这无疑又在用动物比拟人的故事。那么,丑小鸭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安徒生童话》中曾经写到它是一只公鸭,因此,丑小鸭自然可以看成是男孩的象征了。然而,这一说明并未引起读者怎样的注意,丑小鸭的故事也很少让人联想到它是公鸭。特别是当它变成白天鹅之后,读者往往把它看成女孩的故事,因为小鸭和天鹅在形象上都更容易使人联想到女性,在童话故事中,它们也大多是女子的象征。这应该不是牵强附会的杜撰。艺术是在形象的必然联系上找到比喻的对应。鸭子,特别是天鹅,在人的艺术想像中更靠近女性。在这里,我们把最后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也看成女孩是无妨的。在《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这类童话中,我们直接看到的是人类的故事,对这些故事中隐含的人类社会关系、家庭结构是比较容易看穿的。而在《海的女儿》中,我们无疑要透过比喻的手法,看清海底人鱼世界依然是在象征人类社会,当我们解剖小人鱼的社会家庭处境时,无疑要比解剖白雪公主和灰姑娘有更透彻的眼光。然而,海的女儿最终还是以人的形体与王子及整个人类社会相汇合,所以,这里的拟人手法对读者的遮蔽还不太浓重。到了《丑小鸭》中,则是鸭子的世界了。人们或许只能简单地看到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是对一种人生故事的比喻,而对更具体的比拟就不深究了。其实,无论作者自觉不自觉,他在撰写《丑小鸭》时,依然非常具体地规定了这个小女孩或者小男孩的家庭社会环境。我们首先看到,所有的小鸭子都是没有父亲的,这个被遗落在鸭窝里的鹅蛋孵出的丑小鸭自然也没有父亲,显然,它比其他小鸭子离父亲更遥远。作为一个遗落在鸭窝中的鹅蛋孵出的小鸭子,自然也远离了自己的生母,孵化它的母鸭不过是养母,或者可以看成继母。在这看来不惹人注意的叙述中,我们却看到了小主人公与白雪公主、灰姑娘有着共同的童年家庭环境,他们没有父爱,面对的只是一个缺乏母爱的继母。作为一只鸭子,丑小鸭的童年家庭环境很难引起读者的注意和深究;然而,艺术的影响是暗示的,当一个象征隐含在故事中时,不管自觉不自觉,它都会引起你内在的联想与共鸣。丑小鸭在没有父亲又没有生母的家庭中成长,这已是非常艰难的童年环境。因为相貌丑,它又遭到了兄弟姐妹的歧视和嘲笑。无论这一笔在故事中显得多么不经意,却又比拟了一个小孩的童年家庭环境:它是众多兄弟姐妹中备受歧视的一员。这对于一个小孩无疑又是特别重要的生活处境。很丑的丑小鸭在兄弟姐妹的歧视下,自然是垂头丧气,没有欢笑可言。接着我们看到,母亲也越来越歧视它,越来越以它为耻。这对于一个本来就很自卑的小孩不啻是灭顶之灾,它的自卑及无望是可想而知的。接下来,我们还看到,丑小鸭受到了整个社会的歧视,所有的鸡、鸭都来啄它、挤它、耍弄它,它东躲西藏,无处栖身。这样,我们小主人公的生存境况就相当艰难了。深究丑小鸭遭受家庭内外歧视的原因,是因为“丑”。它因为丑而被歧视;遭受歧视使它变得更加自卑,自卑低下的结果是变得更丑。这个在别人眼里的丑孩子,在自己眼里加倍地丑了。它就这样战战兢兢、自惭形秽、苟延残喘地勉强活下来,终于被饲养员一脚踢出了篱笆,开始了悲惨的流浪生涯。在流浪中,它又被野鸭群所歧视,在颠沛流离中捱过了严寒而又漫长的冬天。然而,终有一天,它显现了白天鹅高贵美丽的本来形象。这对于它自己是完全意外的,它也因此受到了普遍的赞美和欢迎。当它舒展雪白的羽毛、伸展美丽的长颈感慨万端时,我们不由得联想到很多童话故事中的共同模式:一个出身高贵的王子或公主在磨难中落入社会底层,在历尽坎坷之后真相大白,重新显露出原本高贵的身份。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不过重演了这个十分常见的故事逻辑。《丑小鸭》同《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同是广为流传的著名童话。就故事的美丽而言,它似乎不及《白雪公主》、《灰姑娘》和《海的女儿》,这里没有小矮人、王子、仙女,也没有海王、小人鱼、海巫婆,只写了一只丑小鸭怎样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然而,它的社会影响却更为普遍。自诩“丑小鸭”的人,显然要比自诩白雪公主、灰姑娘或小人鱼的更多。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自比“丑小鸭”,我们也经常听到人们说某个人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更像故事中的美丽人物;而丑小鸭却更接近生活。丑小鸭要比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离人们更近。丑小鸭是一种更普遍的社会现象和人物形象。或许因为丑小鸭既可以代表男孩,也可以代表女孩,少了性别的局限;然而我们说,这里其实有着更多的原因。第一,或许就因为它用动物比拟了人类的故事。正是在这种比拟中,一方面包含了丑小鸭从小失去亲生父母、被继母收养的家庭背景,同时又将之隐蔽得难以觉察。这样,人们便更能广泛地对号入座了:我们不是白雪公主,我们没有出生在王宫里;我们也不是被继母虐待的灰姑娘;我们只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普通孩子,我们就是丑小鸭。具体的家庭出身、童年环境被隐蔽了,更多的人便可以根据某一方面的联系进入丑小鸭角色。也就是说,丑小鸭显然比白雪公主、灰姑娘、小人鱼有更普遍的象征意义。第二,丑小鸭自小受歧视、遭凌辱的经历,显然比白雪公主、灰姑娘、小人鱼的童年更曲折,也更生活化。丑小鸭所受到的精神创伤是很多人在自己的经历中都能够体验到的。当丑小鸭在饲养场中遭到鸡鸭的啄、挤、耍弄时,从小受过欺凌的孩子一定会联想到自己的经历。而丑小鸭受到兄弟姐妹和母亲的嘲弄和歧视,又非常生活化地勾引起许多人类似的童年体验。作为一个从小自卑的孩子,丑小鸭那自惭形秽的、东躲西藏的、不敢挺胸抬头的心理,有着相当多的共鸣者;它比灰姑娘因为不能参加舞会而躲在厨房里的哭泣离人们的童年生活近得多。童年时代在家庭、在学校、在社会中的任何自卑片断,无论是兄弟姐妹的歧视,还是同学、老师的冷落,或是社会上受欺负的遭遇,都可能成为进入丑小鸭角色的基础。第三,丑小鸭与白天鹅是十分儿童化的动物形象,是极为形象的象征,也是十分成功的象征。正是丑小鸭与白天鹅的象征,高度凝练了生活,成为一种人物、一种人生、一种经历、一种命运的代表性语码。“丑小鸭”已经成为人类描述生活现象时一个不可缺少的称谓。丑小鸭情结特别容易在那些从小缺少家庭温暖的孩子身上形成,如灰姑娘的童年生活环境。然而,很多正常家庭环境下生长的孩子,也会产生丑小鸭情结。探究这类人的童年生活及人生经历,我们就能发现,一些看来极简单的原因,都可能是丑小鸭情结的通道。一,例如,一个小孩从小长得不好看,或者瘦小,或者肥胖,或者面貌丑陋,都可能形成深深的自卑心理。这种自惭形秽的心理在年幼的心灵中,乌云笼罩般折磨着孩子,有时甚至会成为最大的自卑。孩子会像丑小鸭一样低头耷脑、忍气吞声地生活,在未来的人生中或消沉颓废,成为失败者;或奋发图强,用事业的成功使自己变成美丽的天鹅。二,小孩很少有能力正确判断人的相貌,很多孩子仅仅因为穿着的差劣,不仅产生穿着上的自卑,而且产生相貌上的自卑。在许多孩子那里,穿着常常等于相貌。穿得差,或者因为家贫;或者因为兄弟姐妹多,他只能穿旧衣;或者是母亲的一种管教方式;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会在孩子心灵上结成自惭形秽的自卑情结。这在许多成年人看来十分幼稚可笑的事情,却是很多孩子童年极其灰暗的一页。一个孩子,当他看到别的孩子穿着远比自己鲜艳漂亮时,那种深深的嫉羡和难以驱除的自卑,只有回到童年的心灵中才能够真切体验到。即使在成年人的社会,穿着也会影响人的心理,影响他人对自身的感觉和评价。三,一个孩子之所以产生相貌上的自卑,也可能只是父母苛刻的挑剔,判断的错误;也可能是父母偏爱其他子女而对这个小孩独有的歧视。在孩子的心目中,父母的评价就是一切。当鸭妈妈说丑小鸭长得丑时,它肯定会自惭形秽。父母对孩子缺乏爱意的评价,常常可能不易觉察地造成对孩子致命的伤害。四,姐姐哥哥排斥性的嘲讽,同样造成孩子的自卑情结。当这种排斥和嘲讽一旦落在相貌上,那么,哥哥姐姐们看不顺眼的相貌,也就是他自己眼里的丑陋。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了相貌对幼小心灵的重要性。很多长大后相当漂亮的女孩,都曾有过自卑的童年。有的可能到了十多岁的年龄才在别人的评价中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是好看的。有的人甚至到了二十来岁才从别人的欣赏与追慕中,知道自己原来是美丽的。“女大十八变”,这里自然有发育中的变化,不好看的女孩有可能长得好看了;但更多的原因却是从小错以为自己丑陋。丑还是美,是小孩子自卑还是自信的重要原因之一。五,也可能一个小孩并不难看,但是,他存在着一些行为上的缺陷,如口吃、尿急,等等,都可能产生强烈的自卑。口吃往往在回答问题时会引得课堂上一片哄笑,上课时举手要求上厕所也会引起同学们嘲笑,这使孩子感到自己成了一个从奶油盆里又飞到面粉桶里的行为不当的丑小鸭,在嘲讽的哄笑中形成丑小鸭情结。六,倘若相貌并没有痛苦地纠缠过孩子的心灵,他似乎在一个正常的环境中成长,在外人看来,他也不缺乏父爱和母爱,离灰姑娘的命运十万八千里;然而,仍会有一些因素影响到孩子的心理。那些看来很平常的来自父母的冷落与忽略,都可能造成小孩的自卑。也可能父母对其他兄弟姐妹偏爱了一点点;也可能父母对他多了些不满与指责;也许父母更愿意带领其他子女出去走亲访友;这些极家常的事情落到一个敏感小孩的心灵上,都可能造成丑小鸭特有的自卑心理。当这个世界熙熙攘攘地嗡嗡旋转时,谁都不会注意一个小孩子的郁郁寡欢。他独自坐在那里和布娃娃游戏时,似乎一切正常,而内心却早就像丑小鸭一样痛苦。他觉得自己很丑。七,当一个小孩因为家境低下而受到歧视时,自卑又铸造出新的丑。在年幼的心灵中,家境低下的自卑与相貌丑陋的自卑是相通的。八,学习与智能的任何自卑,都可能弥漫着一个人的少年儿童时代,那也是丑小鸭的自卑。甚至可能只是体质差一些,同样使他自惭形秽:操场上制造出的丑小鸭情结与课堂上制造出的自卑情结是一样的,都会使一个小孩缩在角落里抬不起头来。以上,父母的态度,兄弟姐妹的关系,自幼的相貌、发育,家境的贫富,穿着的优劣,学习能力的高低,各方面的自卑都可能在年幼的孩子心灵中形成丑小鸭情结。有些自卑或许在成年人眼里是毫无道理的;然而,它却攫住了孩子的心灵。丑小鸭情结是一个广泛存在的情结。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生活在丑小鸭情结的汪洋大海中。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创建的“个体心理学”认为:人的主要动机是为至善而奋斗,也可变成为自尊而奋斗,从而成为对自卑感的一种补偿。阿德勒在其一生的心理学研究中,对人的自卑感进行了相当着重的研究,也有相当出色的发现。阿德勒认为,心理健康的特征是富于理性,具有社会兴趣和自我超越精神;而精神障碍的特征则是自卑感,患得患失,惴惴不安。现在,我们将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与《丑小鸭》的故事结合在一起,就会得到一个非常清楚而连贯的思路。《安徒生童话》中的丑小鸭无疑从两方面表现了心理健康的特征和精神障碍的特征:它是充满自卑感的,它是自惭形秽、惴惴不安的,它在歧视的环境中表现出了种种精神障碍;然而,它又一直在进行自我超越的努力,从饲养场到野鸭群中,又历经坎坷在冰湖中挣扎,从农夫的家里跑出去,在严寒中度过漫长的冬天,最后冒着一死的危险游向天鹅群,去争取人生的高境界。我们的丑小鸭正是在“抵抗”自卑感的冲突中与外界斗争着,直到变成了一只美丽的白天鹅。那时,自卑就得到了充分的补偿,丑小鸭的一生也就成了为至善和自尊奋斗的一生。这样,我们就可以对丑小鸭情结做出完整的定义。只有自卑,不是丑小鸭情结;在自卑中抗争,努力争取至善和自尊的境界,才是完整的丑小鸭情结。丑小鸭情结是“抗议”自卑、战胜歧视、追求成功与高尚的情结。丑小鸭情结是相当广泛的情结,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自觉,即使是读过《丑小鸭》的人,也很少有人认真将它与自己联系起来。很多人从小到大似乎比较平顺地走了过来,有些人甚至还颇为成功,当他们回顾童年以来的生活时,似乎都是些喜乐的记忆。回忆可能省略不快,然而,只要追根问底地探寻自己人生的动力,就会发现,在许多轰轰烈烈的人生奋斗中,深深隐藏着丑小鸭情结。这自然和童年时期就开始感受到的自卑直接相关。考察众多怀有丑小鸭情结的人物,有一些值得重视的规律。一,倘若自幼生活经历造成的自卑比较强烈,同时心理中没有足够对抗自卑的“抗议”力量,就会表现出各种精神障碍。这时,强烈的自卑与患得患失、忐忑不安、胆小怯懦结合在一起,铸造出一个失败的人生。二,倘若自幼就有较强的自卑体验,又由于生活的原因,心理上有足够的“抗议”力量,那么,就会形成完整的丑小鸭情结。丑小鸭情结往往表现出奋斗的精神,他在战胜和补偿自卑感的过程中,克服着人生道路上的各种困难,追求至善与自尊。那些具有创造性的人物,常常是有过强烈的自卑体验,又有足够心理上的“抗议”力量。就这个意义上讲,人类相当多的奇迹归因于对自卑的体验与抗议。三,丑小鸭情结不仅使人在一生的努力中注释丑小鸭怎样成功地变成白天鹅,同时,他人生中的很多局部胜利就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过程。这些过程有些来自生活本身的恩赐。例如,一个自幼觉得自己难看的女孩,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漂亮了,她十分惊喜。当她在人们反复的评价与在镜子面前反复的自我端详中终于确认了这一点时,她既会揉着眼睛激动不已,无疑又增加了女孩的自信。这一刻,正是丑小鸭在水面倒影上第一次发现自己变成白天鹅的喜悦。然而,这个喜悦绝没有完成她一生的追求,只会给她以鼓舞,让她从此出发,更有信心地去追求至善至美的人生境界。四,受丑小鸭情结驱动的奋斗者,往往十分具体地体现了为至善与自尊奋斗的特征。很多女性在人生奋斗中无止境地追求,要求事业至善,要求人生至善。作为事业家,作为女儿,作为妻子,作为母亲,作为与人相处的朋友,她们都希望做得完美。她们在全方位地证明自己。她们希望父母在晚年时终于说出,她是他们最喜爱的孩子;她也希望丈夫认为自己是最理想的妻子;希望孩子认为自己是最慈爱的母亲。当她的父母面对世界上一切其他人的子女都不丧失骄傲时,当她的丈夫面对世界上所有的妻子都心满意足时,当她的子女面对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毫无羡慕时,她会感到由衷的安慰。为了获得这个称赞,她会加倍地努力。在追求至善、实现自尊的奋斗过程中,表现出伟大的牺牲精神,而这种牺牲又让她从更高的意义上获得至善的感觉。丑小鸭情结是一个既美丽又充满生气的情结。倘若没有了丑小鸭情结,我们的世界会凋零得多。

  而在《海的女儿》中,我们无疑要透过比喻的手法,看清海底人鱼世界依然是在象征人类社会,当我们解剖小人鱼的社会家庭处境时,无疑要比解剖白雪公主和灰姑娘有更透彻的眼光。然而,海的女儿最终还是以人的形体与王子及整个人类社会相汇合,所以,这里的拟人手法对读者的遮蔽还不太浓重。

  这样,我们就可以对丑小鸭情结做出完整的定义。

  一个孩子,当他看到别的孩子穿着远比自己鲜艳漂亮时,那种深深的嫉羡和难以驱除的自卑,只有回到童年的心灵中才能够真切体验到。

  白天鹅们向它表示祝贺,它伸长了美丽的脖子,心中被深深地感动。它想,当我还是一只丑小鸭时,谁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如此幸运呢?

  丑小鸭情结往往表现出奋斗的精神,他在战胜和补偿自卑感的过程中,克服着人生道路上的各种困难,追求至善与自尊。

  在流浪中,它又被野鸭群所歧视,在颠沛流离中捱过了严寒而又漫长的冬天。

  当冬天来临时,丑小鸭在一片冰湖中被冻晕了。

  八,学习与智能的任何自卑,都可能弥漫着一个人的少年儿童时代,那也是丑小鸭的自卑。

  在孩子的心目中,父母的评价就是一切。当鸭妈妈说丑小鸭长得丑时,它肯定会自惭形秽。

  春天来了,它的翅膀忽然伸展起来,拍打得比以前有力多了,它也能往高处飞了。这时,它发现自己落在一个花园里,三只美丽的白天鹅轻盈地浮在水面上。小鸭子认出了它们,心里一阵难受,它决心飞到那些高贵的鸟儿那里,它宁肯被它们啄死,也胜过其他动物啄它、咬它,它再也不愿过可怕的冬天了。

  五,也可能一个小孩并不难看,但是,他存在着一些行为上的缺陷,如口吃、尿急,等等,都可能产生强烈的自卑。

  深究丑小鸭遭受家庭内外歧视的原因,是因为“丑”。它因为丑而被歧视;遭受歧视使它变得更加自卑,自卑低下的结果是变得更丑。这个在别人眼里的丑孩子,在自己眼里加倍地丑了。它就这样战战兢兢、自惭形秽、苟延残喘地勉强活下来,终于被饲养员一脚踢出了篱笆,开始了悲惨的流浪生涯。

  《丑小鸭》的主人公自然是丑小鸭了,正像其他童话中的动物角色一样,这无疑又在用动物比拟人的故事。那么,丑小鸭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四,受丑小鸭情结驱动的奋斗者,往往十分具体地体现了为至善与自尊奋斗的特征。

  二,小孩很少有能力正确判断人的相貌,很多孩子仅仅因为穿着的差劣,不仅产生穿着上的自卑,而且产生相貌上的自卑。在许多孩子那里,穿着常常等于相貌。

  其实,无论作者自觉不自觉,他在撰写《丑小鸭》时,依然非常具体地规定了这个小女孩或者小男孩的家庭社会环境。

  这些过程有些来自生活本身的恩赐。例如,一个自幼觉得自己难看的女孩,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漂亮了,她十分惊喜。当她在人们反复的评价与在镜子面前反复的自我端详中终于确认了这一点时,她既会揉着眼睛激动不已,无疑又增加了女孩的自信。这一刻,正是丑小鸭在水面倒影上第一次发现自己变成白天鹅的喜悦。

  很多长大后相当漂亮的女孩,都曾有过自卑的童年。有的可能到了十多岁的年龄才在别人的评价中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是好看的。有的人甚至到了二十来岁才从别人的欣赏与追慕中,知道自己原来是美丽的。“女大十八变”,这里自然有发育中的变化,不好看的女孩有可能长得好看了;但更多的原因却是从小错以为自己丑陋。

  我们首先看到,所有的小鸭子都是没有父亲的,这个被遗落在鸭窝里的鹅蛋孵出的丑小鸭自然也没有父亲,显然,它比其他小鸭子离父亲更遥远。

  当这个世界熙熙攘攘地嗡嗡旋转时,谁都不会注意一个小孩子的郁郁寡欢。他独自坐在那里和布娃娃游戏时,似乎一切正常,而内心却早就像丑小鸭一样痛苦。

  穿得差,或者因为家贫;或者因为兄弟姐妹多,他只能穿旧衣;或者是母亲的一种管教方式;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会在孩子心灵上结成自惭形秽的自卑情结。这在许多成年人看来十分幼稚可笑的事情,却是很多孩子童年极其灰暗的一页。

  第十五章丑小鸭情结

  就这个意义上讲,人类相当多的奇迹归因于对自卑的体验与抗议。

  然而,终有一天,它显现了白天鹅高贵美丽的本来形象。

  二

  五

  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了相貌对幼小心灵的重要性。

  这只又大又丑的小鸭子在饲养场里遭到了所有鸡和鸭的欺负,谁都去啄它、挤它、耍弄它,它不知道躲到哪儿去才好。连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开始讨厌它,甚至鸭妈妈也希望它离远一些。一天,女饲养员踢了丑小鸭一脚,它就扑腾着翅膀飞过矮矮的树篱跑远了。

  《安徒生童话》中的丑小鸭无疑从两方面表现了心理健康的特征和精神障碍的特征:它是充满自卑感的,它是自惭形秽、惴惴不安的,它在歧视的环境中表现出了种种精神障碍;然而,它又一直在进行自我超越的努力,从饲养场到野鸭群中,又历经坎坷在冰湖中挣扎,从农夫的家里跑出去,在严寒中度过漫长的冬天,最后冒着一死的危险游向天鹅群,去争取人生的高境界。

  第一,或许就因为它用动物比拟了人类的故事。正是在这种比拟中,一方面包含了丑小鸭从小失去亲生父母、被继母收养的家庭背景,同时又将之隐蔽得难以觉察。

  就这样,它在沼泽的芦苇里躲过了令人心酸的冬天。

  三,丑小鸭情结不仅使人在一生的努力中注释丑小鸭怎样成功地变成白天鹅,同时,他人生中的很多局部胜利就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过程。

  这对于它自己是完全意外的,它也因此受到了普遍的赞美和欢迎。

  正是对这个情结的解析告诉我们,最美丽的情感与可歌可泣的事迹通常来自童年时代种下的深刻情结。一个女性为着爱做出牺牲与奉献,是因为她从小就萌发的苦苦追求崇高的需要。

  也可能父母对其他兄弟姐妹偏爱了一点点;也可能父母对他多了些不满与指责;也许父母更愿意带领其他子女出去走亲访友;这些极家常的事情落到一个敏感小孩的心灵上,都可能造成丑小鸭特有的自卑心理。

  一,例如,一个小孩从小长得不好看,或者瘦小,或者肥胖,或者面貌丑陋,都可能形成深深的自卑心理。

  一个农夫把它拾到家中,交给妻子,小鸭子慢慢苏醒了。孩子们想逗小鸭子玩,可是它见了他们就害怕,慌慌张张扑到一个牛奶罐里,溅得牛奶四溅。女主人尖声叫起来,丑小鸭更着急了,飞到奶油盆里,再飞进面粉桶里,当它飞出来时,样子十分难看。女主人嚷着用棒打它,孩子们奔跑着要捉住它。它便一溜烟跑到了外面,钻进了灌木丛。

  这时,强烈的自卑与患得患失、忐忑不安、胆小怯懦结合在一起,铸造出一个失败的人生。

  四,姐姐哥哥排斥性的嘲讽,同样造成孩子的自卑情结。当这种排斥和嘲讽一旦落在相貌上,那么,哥哥姐姐们看不顺眼的相貌,也就是他自己眼里的丑陋。

  无论这一笔在故事中显得多么不经意,却又比拟了一个小孩的童年家庭环境:它是众多兄弟姐妹中倍受歧视的一员。这对于一个小孩无疑又是特别重要的生活处境。很丑的丑小鸭在兄弟姐妹的歧视下,自然是垂头丧气,没有欢笑可言。

  七,当一个小孩因为家境低下而受到歧视时,自卑又铸造出新的丑。

  四

  这样,我们小主人公的生存境况就相当艰难了。

  那些看来很平常的来自父母的冷落与忽略,都可能造成小孩的自卑。

  三

  在《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这类童话中,我们直接看到的是人类的故事,对这些故事中隐含的人类社会关系、家庭结构是比较容易看穿的。

  以上,父母的态度,兄弟姐妹的关系,自幼的相貌、发育,家境的贫富,穿着的优劣,学习能力的高低,各方面的自卑都可能在年幼的孩子心灵中形成丑小鸭情结。

  当它舒展雪白的羽毛、伸展美丽的长颈感慨万端时,我们不由得联想到很多童话故事中的共同模式:一个出身高贵的王子或公主在磨难中落入社会底层,在历尽坎坷之后真相大白,重新显露出原本高贵的身份。

  有一年夏天,一群小鸭子从鸭蛋里孵化出来,最后从一个特别大的蛋中破壳而出的是一只看起来个子很大、模样很丑的小鸭子。鸭妈妈不知道这是从鹅蛋里孵出的小鹅,只觉得所有的孩子都不像它。

  口吃往往在回答问题时会引得课堂上一片哄笑,上课时举手要求上厕所也会引起同学们嘲笑,这使孩子感到自己成了一个从奶油盆里又飞到面粉桶里的行为不当的丑小鸭,在嘲讽的哄笑中形成丑小鸭情结。

  丑小鸭是一种更普遍的社会现象和人物形象。或许因为丑小鸭既可以代表男孩,也可以代表女孩,少了性别的局限;然而我们说,这里其实有着更多的原因。

  噩运无法摆脱地跟随着它。

  然而,这个喜悦绝没有完成她一生的追求,只会给她以鼓舞,让她从此出发,更有信心地去追求至善至美的人生境界。

  《丑小鸭》同《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同是广为流传的著名童话。就故事的美丽而言,它似乎不及《白雪公主》、《灰姑娘》和《海的女儿》,这里没有小矮人、王子、仙女,也没有海王、小人鱼、海巫婆,只写了一只丑小鸭怎样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然而,它的社会影响却更为普遍。

  它到了野鸭栖息的沼泽地,又受到野鸭们的歧视。

  只有自卑,不是丑小鸭情结;在自卑中抗争,努力争取至善和自尊的境界,才是完整的丑小鸭情结。

  即使在成年人的社会,穿着也会影响人的心理,影响他人对自身的感觉和评价。

  到了《丑小鸭》中,则是鸭子的世界了。人们或许只能简单地看到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是对一种人生故事的比喻,而对更具体的比拟就不深究了。

  丑小鸭情结是“抗议”自卑、战胜歧视、追求成功与高尚的情结。

  三,一个孩子之所以产生相貌上的自卑,也可能只是父母苛刻的挑剔,判断的错误;也可能是父母偏爱其他子女而对这个小孩独有的歧视。

  作为一个遗落在鸭窝中的鹅蛋孵出的小鸭子,自然也远离了自己的生母,孵化它的母鸭不过是养母,或者可以看成继母。

  一,倘若自幼生活经历造成的自卑比较强烈,同时心理中没有足够对抗自卑的“抗议”力量,就会表现出各种精神障碍。

  丑小鸭所受到的精神创伤是很多人在自己的经历中都能够体验到的。当丑小鸭在饲养场中遭到鸡鸭的啄、挤、耍弄时,从小受过欺凌的孩子一定会联想到自己的经历。而丑小鸭受到兄弟姐妹和母亲的嘲弄和歧视,又非常生活化地勾引起许多人类似的童年体验。

  丑小鸭在没有父亲又没有生母的家庭中成长,这已是非常艰难的童年环境。

  那些具有创造性的人物,常常是有过强烈的自卑体验,又有足够心理上的“抗议”力量。

  父母对孩子缺乏爱意的评价,常常可能不易觉察地造成对孩子致命的伤害。

  当它向它们游过去时,它们也迎面游过来。杀死我吧!小鸭子一面喊着一面低下头去,等待着痛苦的结局。

  有些自卑或许在成年人眼里是毫无道理的;然而,它却攫住了孩子的心灵。

  作为一个从小自卑的孩子,丑小鸭那自惭形秽的、东躲西藏的、不敢挺胸抬头的心理,有着相当多的共鸣者;它比灰姑娘因为不能参加舞会而躲在厨房里的哭泣离人们的童年生活近得多。

  因为相貌丑,它又遭到了兄弟姐妹的歧视和嘲笑。

  在年幼的心灵中,家境低下的自卑与相貌丑陋的自卑是相通的。

  也就是说,丑小鸭显然比白雪公主、灰姑娘、小人鱼有更普遍的象征意义。

  《安徒生童话》中曾经写到它是一只公鸭,因此,丑小鸭自然可以看成是男孩的象征了。然而,这一说明并未引起读者怎样的注意,丑小鸭的故事也很少让人联想到它是公鸭。特别是当它变成白天鹅之后,读者往往把它看成女孩的故事,因为小鸭和天鹅在形象上都更容易使人联想到女性,在童话故事中,它们也大多是女子的象征。

  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创建的“个体心理学”认为:人的主要动机是为至善而奋斗,也可变成为自尊而奋斗,从而成为对自卑感的一种补偿。阿德勒在其一生的心理学研究中,对人的自卑感进行了相当着重的研究,也有相当出色的发现。阿德勒认为,心理健康的特征是富于理性,具有社会兴趣和自我超越精神;而精神障碍的特征则是自卑感,患得患失,惴惴不安。

  正是丑小鸭与白天鹅的象征,高度凝练了生活,成为一种人物、一种人生、一种经历、一种命运的代表性语码。“丑小鸭”已经成为人类描述生活现象时一个不可缺少的称谓。

  在这看来不惹人注意的叙述中,我们却看到了小主人公与白雪公主、灰姑娘有着共同的童年家庭环境,他们没有父爱,面对的只是一个缺乏母爱的继母。

  这自然和童年时期就开始感受到的自卑直接相关。

  自诩“丑小鸭”的人,显然要比自诩白雪公主、灰姑娘或小人鱼的更多。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自比“丑小鸭”,我们也经常听到人们说某个人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在这里,我们把最后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也看成女孩是无妨的。

  我们的丑小鸭正是在“抵抗”自卑感的冲突中与外界斗争着,直到变成了一只美丽的白天鹅。那时,自卑就得到了充分的补偿,丑小鸭的一生也就成了为至善和自尊奋斗的一生。

  丑小鸭情结特别容易在那些从小缺少家庭温暖的孩子身上形成,如灰姑娘的童年生活环境。然而,很多正常家庭环境下生长的孩子,也会产生丑小鸭情结。探究这类人的童年生活及人生经历,我们就能发现,一些看来极简单的原因,都可能是丑小鸭情结的通道。

  作为一只鸭子,丑小鸭的童年家庭环境很难引起读者的注意和深究;然而,艺术的影响是暗示的,当一个象征隐含在故事中时,不管自觉不自觉,它都会引起你内在的联想与共鸣。

  丑小鸭情结是相当广泛的情结,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自觉,即使是读过《丑小鸭》的人,也很少有人认真将它与自己联系起来。很多人从小到大似乎比较平顺地走了过来,有些人甚至还颇为成功,当他们回顾童年以来的生活时,似乎都是些喜乐的记忆。

  具体的家庭出身、童年环境被隐蔽了,更多的人便可以根据某一方面的联系进入丑小鸭角色。

  一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生活在丑小鸭情结的汪洋大海中。

  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更像故事中的美丽人物;而丑小鸭却更接近生活。

  接下来,我们还看到,丑小鸭受到了整个社会的歧视,所有的鸡、鸭都来啄它、挤它、耍弄它,它东躲西藏,无处栖身。

  甚至可能只是体质差一些,同样使他自惭形秽:操场上制造出的丑小鸭情结与课堂上制造出的自卑情结是一样的,都会使一个小孩缩在角落里抬不起头来。

  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不过重演了这个十分常见的故事逻辑。

  接着我们看到,母亲(自然是养母了)也越来越歧视它,越来越以它为耻。这对于一个本来就很自卑的小孩不啻是灭顶之灾,它的自卑及无望是可想而知的。

  丑小鸭情结是一个广泛存在的情结。

  这样,人们便更能广泛地对号入座了:我们不是白雪公主,我们没有出生在王宫里;我们也不是被继母虐待的灰姑娘;我们只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普通孩子,我们就是丑小鸭。

  这应该不是牵强附会的杜撰。艺术是在形象的必然联系上找到比喻的对应。鸭子,特别是天鹅,在人的艺术想像中更靠近女性。

  六,倘若相貌并没有痛苦地纠缠过孩子的心灵,他似乎在一个正常的环境中成长,在外人看来,他也不缺乏父爱和母爱,离灰姑娘的命运十万八千里;然而,仍会有一些因素影响到孩子的心理。

  第二,丑小鸭自小受歧视、遭凌辱的经历,显然比白雪公主、灰姑娘、小人鱼的童年更曲折,也更生活化。

  《丑小鸭》是《安徒生童话》中的又一名篇,其流传范围之广,稍有文化常识的人很少不知道“丑小鸭和白天鹅”的故事。

  现在,我们将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与《丑小鸭》的故事结合在一起,就会得到一个非常清楚而连贯的思路。

  第三,丑小鸭与白天鹅是十分儿童化的动物形象,是极为形象的象征,也是十分成功的象征。

  然而,它在清澈的水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出乎意外,它已经不再是笨拙的丑小鸭了,而是一只姿态优美的白天鹅。三只白天鹅游过来,用嘴捋顺它的羽毛。小孩们喊了起来:这里有一只新来的天鹅,它是这一群中最美的。

  很多女性在人生奋斗中无止境地追求,要求事业至善,要求人生至善。作为事业家,作为女儿,作为妻子,作为母亲,作为与人相处的朋友,她们都希望做得完美。她们在全方位地证明自己。

  丑小鸭要比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离人们更近。

  丑还是美,是小孩子自卑还是自信的重要原因之一。

  童年时代在家庭、在学校、在社会中的任何自卑片断,无论是兄弟姐妹的歧视,还是同学、老师的冷落,或是社会上受欺负的遭遇,都可能成为进入丑小鸭角色的基础。

  他觉得自己很丑。

  回忆可能省略不快,然而,只要追根问底地探寻自己人生的动力,就会发现,在许多轰轰烈烈的人生奋斗中,深深隐藏着丑小鸭情结。

  二,倘若自幼就有较强的自卑体验,又由于生活的原因,心理上有足够的“抗议”力量,那么,就会形成完整的丑小鸭情结。

  考察众多怀有丑小鸭情结的人物,有一些值得重视的规律。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上一篇:名物种种,循序渐进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这种自惭形秽的心理在年幼的心灵中,乌云笼罩般折磨着孩子,有时甚至会成为最大的自卑。孩子会像丑小鸭一样低头耷脑、忍气吞声地生活,在未来的人
  • 与学生对诗,人生感悟
    与学生对诗,人生感悟
       鼓励学生可以有多种方式,如在试卷、作业本上留言或电子邮件等方式。还有一种我喜欢的鼓励方法,就是写诗或与学生对诗。 还没到上学的年龄我就
  • 英才是怎样造就的,心与心的沟通
    英才是怎样造就的,心与心的沟通
       我们整天看到的是,家长对学生的要求,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校长对学生的要求。但是,现在有谁来听一听,我们的学生有什么要
  • 我的人生我做主,问题的解决方法往往不在问题
    我的人生我做主,问题的解决方法往往不在问题
    我们中国人老喜欢用“武大郎开店--专挑矮子”这句谚语来嘲笑外行管理内行,其实这种观点不见得正确。因为武大郎本身的个子就很矮,他对他的身高已
  • 工作中得到快乐,生存的能力比知识更重要
    工作中得到快乐,生存的能力比知识更重要
    这些人之所以不快乐,是因为他们都做了相同的决定--让别人来控制他的心情! 父子俩话别,各自寻找上山的路口。东南山口就在离他们父子分手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