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散文集,文言津逮
分类:励志美文

  (1984年版) 吕叔湘
  我跟中行同志认识三十年了,可是因为住处离得远,一年难得见上几次。我知道他 的笔是闲不住的,可是不知道他在写些什么。大约半年前吧,我在《语文教学》上看见 他写的一篇《文言的用典》,写得深入浅出,令人叹服。我想,这不会是孤立的一篇, 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姊妹篇。果然,有一天,他挟着一包稿子找我来了。他说:“这里边 是讲怎样学习文言的文章,一共十篇,外加一篇附录讲工具书,你给看看,提提意见。 还有,我打算把它们印成一本小书,还没个书名,你也给想想。”他把稿本留下,我翻开来看看,讲用典故那篇赫然在内。

自从三月九日以来,《民国日报》的《觉悟》登载了十几篇关于"文言白话之争"的文章。这是春季国内文坛上一件极可喜的事;这也是宣传"白话"的一个好机会。因此,我们不但感谢那几位替"白话"作辩护人的同志,并且也感谢那几位"白话反对者"(或可说是怀疑者,因为其中几位并非绝对的反对白话)给大家一个考虑的机会:使我们的同志能够畅快的答辩一次,使反对者多一次的反省。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孰丑孰美,文言与白话的美丑,美是怎样说……等等问题,已经讲得多了,我也没有另外新的意见说给读者听,我今天只想请读者看看现代别的民族里将要解决或已解决的"文言与白话"之争。日前《觉悟》讨论"文白问题"的通信里,也曾论到“文言"的定义。有一位先生因见现在的白话文内也有文言文里用过的"词",便断定这些白话文就是文言,可知现在还有许多人对于"文言"和"白话"的分别弄不清楚。我们现在简单的说:凡一种发表思想情感的工具,只用在纸面,而不用在口头的,叫做文言;反之,只能说在口头,而不许写到纸上的,叫做白话。他们的区别就在:一个单用在纸面,一个单用在口头。除此以外,一切异点,都不必提起。如果现在中国竟有一处地方,会像《镜花缘》里的"君子国"一般,把我们所目为"文言文"的东西(自然我们不就指君子国内酒保嘴里说的是"文言",并且也不竟以为主张文言文者目中之文言就是君子国酒保嘴里的东西)挂在嘴头,那么,我们愿意说他们的"白话",就是"文言",或我们目为文言的东西,在他们就是"白话"。但现在中国境内既然没有《镜花缘》上的君子国,所以到底只好把用在纸面的东西呼作"文言"了。所以即使有人说现在的白话不过把"的了罢呢"换代"之乎者也",其他还是和文言一样;但现在既没有人把"之乎者也"挂在嘴头,我们还是要把"的了罢呢"式的文言作为白话的!这是我们眼中的"文白之分",先要请读者认清。所以我们中国人要发表思想、宣泄情感,须得学习两种“工具":一是文言,一是白话。这是我们的重大的负担;除掉哑巴与自愿剥夺天生权利之一部分的人。但这种"特别国情",在地球上,也还找得出第二第三个来。举普通的例,就是犹太民族和希腊民族。在今世纪初,犹太著作家写在纸面上的,是希伯莱文;但是他们口里说的,却是德国中部的一种古代的方言,叫做yid-dish。所以希伯莱文是犹太人用的"文言",而yiddish是他们的"白话"。犹太族中善用希伯莱文的老宿,常把yiddish看作村俗不堪入文,正像我们的文言忠臣对于"白话"的态度。当二十年前,犹太新文人如潘莱士等,提倡"白话文",把“白话"写在纸面,作文,作小说,作诗,那时候,希伯莱文的忠臣极力反对,也不亚于我们今日的"文白之争";然而现在如何?现在是伧俗的yiddish战胜了有古老历史的希伯莱文了。由于宾斯奇和考伯林等人的努力,犹太人的"文白之争"是解决了。希腊的"文白之争"更是我们眼前的好例。希腊古代文学是西欧文学的源泉,这是谁也承认的。(甚至有人说希腊古文可以算是欧洲各民族文字的古文;有一位文言忠臣曾据此驳难主张白话者。)希腊古文学在他本国以及在世界文学史上有怎样重大的价值,是可以想见的了。然而古希腊文到了现在,也成为纸面上的东西。现代的希腊人口里说的,另是一种东西,据说有四五种方言。(我这里不多举,请把大英百科全书"希腊文学"一条翻出来一看就得了。)所以希腊人也和我国一样,有"文言"与"白话"这个问题,横在他们面前。因为自从前世纪后半期希腊得到政治独立以来,兴起了一种“文学复兴"运动,青年的作者竟激烈到要用"白话"来写在纸面,代替那有极光荣极悠久的历史的古文了!希腊的国粹家的努力反抗,自不必说;听说在四五年前,两派还是对峙;常常见杂志上并排列着他们的"文言"论文,和"白话"论文。一个懂得古希腊文的外国人只能看懂文言文的一排,那些白话文是不懂的!倒不如我们中国的白话文,到底还有几分可懂。现在他们的"文白之争"究竟到什么程度,我可不知道,因为我的参考书是旧的,然而我们知道他们现代大作家都用"白话"著书(如思想家诗人的KostesPalamas),可知他们的"白话"的前途了!我们现在常听得有人说:中国文言文中有过许多杰作,文言文已有成绩,所以改用未著成效的白话,是不值得的。在反对白话的许多理由中,这是一个较动人听的。但不知他们看了希腊人的"文白之争",作何感想?或者他们要说:原来迷新的疯人不但是中国有之,西洋也有的!是呀!在人类进化史上,疯人是不绝地出现的!而且这种疯平原也是普遍的,非一民族所得专;且幸而不为一民族所专有。

澳门金沙投注官网,除了武侠小说,金庸在“文学江湖”上是十八般“文”艺,样样了得。他在随笔散文方面的才华在新近出版的《寻他千百度》一书中得到完美展示。金庸散文写得不多,他对历史、对人生、对东西方文化的深切理解和博闻多识,与形诸文字的篇幅有点不成比例,但少才弥足珍贵。 《寻他千百度》收录金庸半个世纪以来经典散文作品40篇——东西方影评,古今剧评,围棋史话,文史札记,海内外史论……他的影评文笔委婉,见解清新,是一时之选。他自己说,作为一个随笔专栏,愈是没有拘束的漫谈,愈是轻松可喜。在《〈相思曲〉与小说》中,金庸发现俗套的电影与有力量的原着之间的巨大落差:《相思曲》实际上是媚俗的,糟蹋了美国一流作家凯恩的原意。文章的结尾,金庸风趣地说,凯恩对于好莱坞一点也不尊敬,于是他们对他的小说也使用了暴力,不过不是在教堂里,是在摄影场上。 金庸的作品历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赞扬者说,金庸的文字“千奇百怪集君肠,巨笔如椽挟雪霜”。金庸的语言是传统小说和新文学的综合,兼融两方面的长处,通俗而又洗练,传神而又优美。前人论杜甫是“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此言用于金庸也并不过分。批评者声称,从语言到立意,金庸基本没脱旧白话小说的模式。金庸的作品之所以那么畅销,是因为在社会转型时期,很多人生活得很辛苦,面对现实有太多无奈与无助,希望在金庸营造的“侠义世界”中得到心灵的抚慰。 金庸的文字无论粗犷、典雅、精悍,还是夸张、讥讽,都得心应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的作品可以说是“誉”多于“毁”。而对于他的随笔,尤其是文史札记,大家的看法则是出奇的一致:金庸洞察时事,常写社论,熟悉历史,并无好古轻今,也不脱离现实……上下、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了无凿痕。董桥说,查先生文章与史识都上乘,以史论政,独步文林。在《马援见汉光武》一文中,金庸信手拈来,对恢弘大度、得陇望蜀等典故做了深入浅出的解说,告诉读者:今日情况当然与从前帝王争天下完全不同,但做领导的人如有风度有见识,自能使人一见钦佩,古今都是如此。 《寻他千百度》除了收进《三剑楼》辑内金庸的作品外,还穿插了“后三剑”时期发表的文章,譬如短篇小说《月云》。淡淡的哀伤文字《月云》虽在附录部分,意义却非常重要。《月云》讲的是20世纪30年代的江南小镇,富家少爷宜官与小丫头月云之间的故事。读者可别想当然地以为,这又是另一个版本的觉慧和鸣凤,又会上演一出悲情戏。金庸小说中的丫头月云虽然名字很美,让人浮想联翩,实际的情况是:宜官觉得她生得丑,毫不可爱,但宜官对人温柔亲善,从不打骂月云。在战乱中,小丫头月云不知所踪。在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小说中,直到读到这样一段话,读者才恍然大悟:宜官的学名叫良镛,后来他写小说,把镛字分开,笔名叫做“金庸”。金庸说,自己的小说写得并不好,不过他总觉得,不应当欺压弱小,使得人家没有反抗能力而忍受极大痛苦,所以他才写武侠小说。他在写武侠小说时,也常常为书中人物的不幸而流泪,世上有不少更加令人悲伤的真事,旁人不少,自己也不少。《月云》多少让读者理解了金庸的大致身世,以及他写武侠小说的原因。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1澳门金沙网上娱乐,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澳门金沙网站手机版,');" >

    另外九篇也都是同样深入浅出,引人入深。从古今 文字的异形、异义、异用,讲到反映在文字上的古今风俗习惯的差别,又讲到由于传钞、 版刻的不同而产生的疑难,如此等等。总之是以过来人的资格,把学习文言所可能遇到 的困难,给读者一一指明,并且告诉他怎样去克服。正如一个有经验的障碍赛跑运动员 指点后来者怎样通过那花样繁多的重重障碍。过了半个多月,中行同志来取回稿子,问我怎么样。

    我说:“这是一本异常有用的书,你就放心拿去出版吧。”他说:“你还没 给取名字呢。”我说:“这本书的目的是要把读者引进文言世界,何不就叫做《文言世 界漫游记》?如果你嫌这个名字太时髦,喜欢古雅点儿,那就不妨叫做《文言津逮》。” 他说:“好!就《文言津逮》。”于是他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是为序。

                
   1982年6月29日 ------------------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茅盾散文集,文言津逮

上一篇:金沙4166芝麻芝麻,芝麻开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童话人格,丑小鸭情结
    这种自惭形秽的心理在年幼的心灵中,乌云笼罩般折磨着孩子,有时甚至会成为最大的自卑。孩子会像丑小鸭一样低头耷脑、忍气吞声地生活,在未来的人
  • 与学生对诗,人生感悟
    与学生对诗,人生感悟
       鼓励学生可以有多种方式,如在试卷、作业本上留言或电子邮件等方式。还有一种我喜欢的鼓励方法,就是写诗或与学生对诗。 还没到上学的年龄我就
  • 英才是怎样造就的,心与心的沟通
    英才是怎样造就的,心与心的沟通
       我们整天看到的是,家长对学生的要求,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校长对学生的要求。但是,现在有谁来听一听,我们的学生有什么要
  • 我的人生我做主,问题的解决方法往往不在问题
    我的人生我做主,问题的解决方法往往不在问题
    我们中国人老喜欢用“武大郎开店--专挑矮子”这句谚语来嘲笑外行管理内行,其实这种观点不见得正确。因为武大郎本身的个子就很矮,他对他的身高已
  • 工作中得到快乐,生存的能力比知识更重要
    工作中得到快乐,生存的能力比知识更重要
    这些人之所以不快乐,是因为他们都做了相同的决定--让别人来控制他的心情! 父子俩话别,各自寻找上山的路口。东南山口就在离他们父子分手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