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与我共同浴血,遍地狼烟
分类:小说中心

几个人走走停停,半夜的时候才从一个铁路洞子下摸进市区,因为宵禁怕被鬼子发现,他们专找小巷子钻。沦陷后的大街小巷一片萧条,路上冷冷清清连人影子也看不到一个,到处都是炸塌或者烧毁的建筑物,偶尔会有一小队的鬼子巡逻兵经过,他们的脚步声在空旷无人的大街上显得格外响亮和刺耳。 终于看到一家挂着“永乐堂”招牌的药铺,牧良逢看看四下无人,就上去敲门,敲了几下却无人开门,于是急中生智,用脚重重地踢了几下门:“他妈的快开门,皇军查夜。” 门一下子开了,一个50来岁的老头站在门后面:“皇军,这么晚还……”一把手枪已经顶在他的头上:“别说话,否则一枪打死你。”几个人扶起汪教官进了门,然后顺手把门关了。 “几位皇军,我可是大大的良民,你们这是……” “放屁,老子是正宗的中国人,少来鬼子来寒碜我。”猛子低吼一声:“少罗嗦,快点帮我们救人。” 那老头一看不是日本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自己人,你们快抬伤员进里屋,我帮他看看。”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有言在先,我这里缺医少药,如果伤势太重的话得另外找地方。” “你那来的废话,快救人。”猛子没好气地说。 老头帮汪教官检查了一下伤口:“好在没有伤到骨头。不过我这里没有麻醉剂,英雄你忍得住吗?”估计他当他们当成流窜的土匪了。 汪教官点点头:“没关系,你只管动手。” 老头得到他们的同意后,拿出一把镊子在伤口上夹出一颗子弹头,帮他涂上一些消炎药包扎好。汪教官虽然痛得满头大汗,但还是忍住一声没吭。 “真是佩服英雄啊!这都忍得住。”老头感叹道。 “我们不是什么英雄,我们是国军。” “啊!你们是国军?怎么还敢在这里啊!”老头脸色一下子变了:“这里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被他们抓到的话就没命了。” 门外的大街上有汽车呼啸而去的声音,紧接着又有成片的马蹄声,老头连忙用一张黑布把窗户朦上。 “鬼子反应真是慢,这会才派援军去收尸。”小伍乐呵呵地说。 汪教官处理好伤口感觉好多了,这才想起问他们村口的枪声是怎么回事,牧良逢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 汪教官一听,眼睛睁得像灯笼一样:“有这种事,你小子运气不错,回去后我给你们请功。” 老头一听眼前这几个小伙子居然在几个小时前居然杀了20多个鬼子汉奸,也惊呆了:“你……你们真是了不起啊!” “爹,都几点了啊!你怎么还不睡?”一个声音在楼梯口响起,几个人应声望去,原来是一个23、4岁的年轻人,他长得一表人才,头发也油光发亮的。 老头一看到自己儿子出来,脸色一下子变了:“你去睡觉,这里没你的事。” 那年轻人迷迷糊糊地打着哈欠:“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显然是没睡醒。 老头生气了:“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回去睡觉。” 年轻人这才慢慢看清楚了,屋子里坐着的三个人都背着枪,他有些惊慌失措地说:“你们是什么人?” 牧良逢看这老头他儿子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又联想到这是一家药铺,要知道在敌占区这样的地方,没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基本不可能开得起一家药铺。于是他反问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市政府的翻译。”那年轻人不小心泄露天机,那老头一看儿子身份暴露,跪在地上求饶:“各位国军好汉,我儿子虽然在市政府上班,但他不是汉奸啊!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在伪市政府上班,不是汉奸是什么?”猛子一瞪眼,手中的家伙也竖了起来。 “念在我刚刚还救过你们的份上,放我儿子一马吧!他真不是汉奸,前些天鬼子在街上乱开枪杀人,他还救过几个难民呢!” 牧良逢看看那个年轻的翻译,虽然脸上有些慌乱,倒还是有些几分正气。 “今天我们放了你,你回头就让鬼子把我们抓了。” “绝对不会,这种味良心的事我们打死也不会做的,再说我们也都是中国人,绝对不会帮着鬼子来对付自己人。”那年轻人说:“我当这翻译也是没办法的事,上次被他们抓到,要不是我会说日本话,只怕我们爷俩都死了。” 牧良逢看出来他们不像说假话的,就示意猛子放下枪。 汪教官说:“我希望你们说的是真话,如果敢帮着鬼子出卖我们,我们一定用对付汉奸的办法来对付你们。” 那爷俩连声称是。 汪教官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借住一段时间,当然我们会给你钱。行不行?” “各位国军兄弟看得起我,只管住下就是了,我老汉那还敢收各位的钱。” “是啊!你们只管住下,在我这里,日本人一般还会给点面子,不会主动上门找麻烦,不过你们白天最好不要带伤出门。” 那父子俩说。 “这个我们知道。” “各位国军兄弟,天快亮了,你们上楼休息吧!?”说着他把他们四个安排在楼上的两间房里。 “这以前是我店里的伙计睡的,后来武汉沦陷他们都跟着国军跑了,各位就将就着住吧!”老头帮着他们把床铺好。 “你们为什么不跟国军走呢?”牧良逢好奇地问。 “唉,实话跟各位说吧!我家三代经营这家药铺,我是守死也舍不得丢下这份祖上遗产。”教养叹息一声:“后来我儿子说服了我,正准备逃命时鬼子已经占领了这里。” “老伯怎么称呼?”牧良逢见他们不像是在撒谎,说话也客气了很多。 老头呵呵一笑:“老汉姓郑,单字一个万。我儿子叫郑柯兴。你们先休息吧!我在楼下睡,有事你们喊一声。”说完他下楼去了。 郑柯兴冲他们点头笑了笑,也去隔壁睡觉了。 父子俩走后,猛子说:“我还是有点信不过他们,万一他们把我们出卖了怎么办?” 汪教官也点点头:“非常时期,大家警惕一点没错,这样吧!你们三个轮流观察着,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撤退。” 几个人在药铺住了几天相安无事,郑万每天按时给他们送饭送茶,郑柯兴上班下班,一切并无异常。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大家终于相信了郑氏父子是诚心诚意想帮助他们,汪教官的伤口也在郑万的精心照料下慢慢好起来。他们尝试用电台联系总部,希望通过总部联系上沦陷区其他的军统地下组织,但是总部方面一直没有给出回复。 “我们不能这样干等着了,不联系其他人了,我们自己动手。”猛子是个急性子,他有点迫不及待了。牧良逢想想也对,在敌占区的时间越长,对他们越不利。汪教官终于也发出了指示:不靠别人,自己动手单干。他们翻出一份汉奸的资料和名单,黑名单上的汉奸分别有: 伪湖北省省长何佩璐。 伪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武汉绥靖主任公署主任叶蓬。 伪武汉特别市政府市长张仁蠡。 伪武汉治安维持委员会兼伪武汉难民救济会会长计国桢。 除了为首的这四人,还有伪湖北高等法院和汉口地方法院两院院长凌启鸿。 这些人是彻头彻尾的大汉奸,军统的指示是尽可能的将他们全部干掉,但是这帮汉奸也深知自己为世人所不容,一般不轻易露面,住所和办公场地更是森严壁垒,想刺杀他们是有一定难度的。 “我们第一个目标就是何佩璐,不过这老家伙很狡猾,我们三次刺杀计划都没有成功,还达进去几个兄弟。”汪教官说。 牧良逢想了想说:“我们能不能通过郑柯兴收集一些情报,毕竟他在伪政府工作,信息灵通。” 他的一句话提醒了汪教官:“对,等下郑柯兴回来,我们可以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他愿不愿意帮我们。”

刚窜出一条大街,后面的几辆鬼子卡车和三轮摩托车追上来了,架在车顶上的两挺机枪“哒哒哒哒”吐着火舌,子弹不时擦着牧良逢他们的头皮飞过,几个中国军人害怕伤及到大街上的无辜市民,不敢放开手脚开枪开车,小鬼子可不管这么多,卡车和摩托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又一顿乱枪扫射,一些躲闪不及的中国老百姓纷纷被流弹击中倒地。 牧良逢大叫:“这样不是办法,跳车吧!?” 军统特工也叫:“现在不能跳车,一下车就会包围消灭。” “那怎么办?” “你们只管坐好,等一会儿小鬼子就追不上我们了。”开车的军统特工粗着脖子吼叫。 果然,两辆小汽车一前一后驶进了一条小巷子,刚好够小汽车通过,体形巨大的鬼子军用卡车只能停在路口处,几辆三轮摩托车追进来没多远,就被中国狙击手几个点射掀翻了,几十个小鬼子急得哇哇大骂:“八格牙鲁!”从卡车上跳下来跑步追。 小鬼子的两条腿短腿怎么可能追得上汽车的四个轮子,牧良逢他们一下子就将鬼子甩得无影无踪。 两辆汽车开到郊区的江边停了下来。军统特工们上来和他们的新上司汪教官打过招呼,请示说:“副主任,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汪教官冷酷地看着江面上,考虑了一下问猛子和牧良逢:“你们干掉几个?” 猛子说:“我和良逢的枪下没有活口。” 小伍想了想说:“当时情况复杂,计国桢被我打了一枪,我不敢确定击中要害。” 牧良逢说:“五颗手雷估计也炸死了几个。” 汪教官拍了拍几个狙击手的肩膀:“你们干得好,我一定给你们请功。”然后又看看他的几个手下:“你们的电台还在吧?” “在!” “那好,晚上就给总部发报,内容如下:凌启鸿、张仁蠡、计国桢三大头目汉奸已被击毙,枪手为204团的狙击手。伪省长何佩璐和叛徒‘九号’在逃,我们正在追捕当中。” 几个军统特工有些不满:“副主任,这样怕有失公充吧?虽说204团的兄弟表现优秀,但是我们几兄弟也功不可没啊!” “你们的情况,我回去后会当面向总部汇报,今晚的电报就按这个发吧!” 一个军统特工还是满腹牢骚:“我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七、八口子人就等着我拿命养他们呢!” 牧良逢和猛子不是很在意什么军功,想想军统这帮战斗在沦陷的人也真是在玩命,过来帮着说话,汪教官这才同意将电报内容改掉。 汪教官看看一江东流之水,再看看眼前这几个穿便服的中国小伙子,感慨说:“我们这帮人,拿起枪就是军人,丢了枪就是老百姓,如果国人都像我们这样,何愁赶不跑鬼子?!……唉!我们就在这里等天黑吧!现在估计鬼子正在全城大搜捕,” “我们一下子闹出这么大个动静,鬼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小伍从包里拿出一些干粮分给大家:“没有水了,大家就着江水吃点东西吧!”分完吃的后,204团的三个狙击手和四个军统的人分别坐在江边的两棵树下,双方间隔20来米。 “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你们吃了东西可以先休息一下,由我们望风。”一个军统的人冲这边说。 小伍拿出一包卷烟自己点上一根,又递给猛子和牧良逢,牧良逢想了想接过来,学着他们抽了一口。 “唉!也不知道我们团现在调到什么地方去了?”小伍很失落地说。 猛子吸了一口烟:“到什么地方都是打鬼子,争取早点完成任何回去找部队吧!” 牧良逢听着他们说话,若有所思,突然他的脑海涌动着一个大胆的念头:“我跟你们商量一个事。” 猛子和小伍一脸狐疑地看看他。 牧良逢说:“今天肯定有不少汉奸送进了医院,我们干脆杀他个回马枪,去医院把没死的都做了。他们肯定以为我们此时正在四处逃命,绝对想不到我们会来这一手,” “你这想法很大胆,并我觉得可行,要不我们去找军统的人商量一下?”猛子同意他的这个想法。 三个人走过去把这个想法一说,汪教官也同意这个计划:“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人太多,目标太大了,另外我们也不知道汉奸们在什么医院。” 牧良逢想了想说:“人不用太多,你们派两个熟悉沦陷区情况的人跟我和猛子分成两个小组,分开行动,这样目标也不大,至于汉奸住的医院,我们可以先去找郑柯兴打听一下。这样行不行?” 汪教官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下说:“牧良逢,你小子天生就是干这块的材料,不来我们军统真是浪费人才了。” “我对你们军统没兴趣,完成任务我们就回部队打鬼子去了。”牧良逢一点也不领情。 “好吧!那现在就行动,争取天黑之前就把这事给办了。”汪教官说着喊一高一矮两个军统特工的代号:“14号,你和牧良逢一组,17号,你和猛子一组,大家只本配带手枪和手雷,长枪留下由我和小伍还有31号带回办事处,任务完成后我们直接在办事处碰头。” 牧良逢看看准备和自己搭档的14号说:“我们先去药铺找郑氏父子了解汉奸住院的情况,情况清楚后摸进医院。” “好,就这么办吧!”汪教官说:“大家注意安全,不管得不得手都要及时撤退,不过我还是要重申一下,万一任务失败,无论是谁落入敌人的手里都不得出卖组织,否则我们军统的纪律大家都是知道的。”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就行动吧!” 大家清理好武器,兵分两路出发了,几个人穿着打扮完全像普通老百姓,混杂在大街上的人群里,不时有成队的鬼子和伪军耀武扬威地跑步经过。 “永乐堂”药铺的生意清淡,武汉沦陷后,城里的大多数药铺和医院已经跟着国军撤离了,剩下的几家也是缺医少药,鬼子进城里后,又将战争急需的一些药品洗劫一空,并且限制药铺经营各类敏感药物,所以“永乐堂”货架大多是些中草药,西药极少。 牧良逢看看周围环境,确认安全后才和军统14号进了药铺。 郑万看到牧良逢,连忙他们拉进里屋,一脸的欣喜:“谢天谢地,你们去了这么久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呢!” 牧良逢笑笑:“我们没事,郑大哥呢?” 郑万关切地问:“都没事吧?” “都没事。” 郑万这才松了一口气:“听说你们打死不少鬼子汉奸,但一直没有看到你们回来,你郑大哥就出去打听你们的情况了。” 军统14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法币递给郑万:“大叔,我们今后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这点钱请你收下。” 郑万一看到这钱,立即不高兴了:“我看到你们打鬼子,不知道有多开心,那还能要你们的钱啊!” 牧良逢把钱接过来硬塞给郑万:“郑大叔,这钱你无论如何得收下。” 郑万看他们态度坚持,这才把钱收下:“另外几个人呢?” “他们都在外面。” “都叫他们进来啊!外面不安全。” “不了,你店里人太多了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再说我们一会儿还有任务,我是来找郑大哥打听一些情况的。” “那你们等一下,我出去找找他。”郑万话声未落,郑柯兴就进了里屋,看到牧良逢他们乐了:“就知道你们没事,哈哈哈……你们干得真漂亮,死了四个汉奸头子,重伤三个,另外还有好几个鬼子伤亡。” “我们没有看到伪省长何佩璐。” 郑柯兴呵呵更乐了:“何佩璐这个老狐狸化妆了,混在一堆便衣队的里面进去开会的,出来的时候被你们手雷炸断了一条腿。” 牧良逢也乐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现在何佩璐这个老家伙在什么医院?” 郑柯兴说:“都帮你们打听好了,陆军第三医院,你们找不到地方的话我带你们去。” 军统14号说:“不用你出面了,万一暴露目标了对你们不利,陆军第三医院我们知道,自己找过去就是了。” 郑柯兴想想说:“具体位置是住院部三楼特护区103房,其他几个受伤的汉奸也在那一层接受治疗。不过你们要小心一些,楼梯口和病房前面都有鬼子和便衣队的人看守着。”说完他还凭记忆画了一张医院的草图:“我去过那里几次,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牧良逢把草图递给军统14号:“太谢谢郑大哥了,那我们先走了!” 郑氏父子千叮万嘱:“这是在敌人的地方,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别开枪,我们是自己人。”前面那帮人喊话:“你们快过来。” 三个人跑上前去,这才看清楚了这帮人的样子,一个个老百姓装扮,衣衫褴褛,手上的家伙也是五花八门的,汉阳造、三八大盖、中正式、伪德国24响盒子炮,还有两把牧良逢熟悉的火铳。这帮人放过牧良逢一行,然后趴下来开火阻击鬼子和汉奸,各种武器一起开火,正在后面追击的鬼子汉奸一下子被这强大的火力打懵了,也搞不清楚山上虚实,纷纷趴在地上对射。 “你们是什么人?”牧良逢问领头的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憨厚地嘿嘿一笑:“我们是*鄂南中心县委的游击队,我是队长老马。几位小兄弟,你们是……” “我们是国军的人。” “今天在伪市政府会场前面的除奸行动是你们干的?”老马有些惊异。 牧良逢点点头。 “干得漂亮!我们早就想动手了。”老马一拍大腿:“大家跟我们走吧!这一带地形我们熟悉。” 牧良逢和猛子没什么意见,军统17号却反对,老马笑了笑:“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大家都是中国人,抗日救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时候就不要分彼此了吧!?” 军统17号嘿嘿笑了笑:“马队长见外了,只是我们兄弟还有其他任务在身,不便久留。”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说什么了。”老马打了个哈哈:“我们护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吧!” 猛子说:“现在鬼子也搞不清楚山上的情况,我们一起撤吧!否则鬼子反应过来后怕你们也走不掉了。” 老马想了想,朝他的队伍下达命令:“同志们,我们再坚持一下,掩护友军撤到安全地带。” 军统17号拱拱手:“多谢各位弟兄,我们后会有期了。”说着朝山的另一面跑下去了。牧良逢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折回来:“马队长,我想您打听两个人。” “小兄弟有什么事只管说。” “男的叫牧大明,女的叫余秀兰。” “他们是什么人?” “我爹我娘,都是你们共产党八路军的人。” 老马一听眼前这小伙子的爹娘是自己人,立即有了亲切感:“你可以跟我们一起,以后自己慢慢找?” 牧良逢不说话了。老马看看他左右为难的样子,笑了笑:“好吧!虽然我不认识你爹娘,但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你是那个部队的?有机会看到你爹妈我也好告诉他们。” “我是第四军26师204团狙击排的,我叫牧良逢。” “我记下了。” 猛子和军统在前面回过头来:“良逢你倒是快点。” 牧良逢追上他们,几个人一起下了山,顺着山沟的铁路摸进了市内。还能稀稀拉拉听到背后的枪声。 牧良逢看看身后,叹息一声:“真希望他们不要出什么事。” 军统17号说:“放心吧!这帮共产党的游击队成年在山里钻,鬼子想吃掉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说天现在已经黑了,他们肯定会没事的。” 天色真的暗了下来,黑夜已经来临。 牧良逢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回头看看身后的夜幕里,枪声依然在响着,那一群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此时为了掩护他们三个人,正在与敌人浴血奋战,牧良逢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敬意。 军统设在沦陷区的地下组织就在《大楚报》社的楼上,这是一栋6层的商业楼,一楼是日本人开的商行,二楼是伪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机关报《大楚报》社,军统地下组织在三楼,对外是一家贸易公司,平时里与日本商人做些生意,和一些日本人颇有几分交情,因为这层关系掩护,所以他们还是比较安全的。前段时间,军统9号叛变,沦陷区的好几个点都遭到破败,唯独这个点他不知道,才得以幸存。 《大楚报》刚创刊不久,从社长到记者大部分都是汉奸文人,报纸主要刊登一些汪精卫的卖国理论和美化侵略者的内容,对沦陷区的人们荼毒极大。出于抗日救国的需要,军统会迟早灭了这家报纸,只是目前时机尚不成熟。 三个人上了楼,汪教官和小伍几个已经焦急地等候多时了。看到他们回来,大家松了一口气。 “副主任,14号牺牲了。”军统17号神情黯然地说。 汪教官和房子里的其他几个军统特工站一听都起来肃立。 “我会向重庆方面为他请功的,争取让他的家属拿到一笔丰厚的抚恤金。”汪教官又对牧良逢、猛子还有小伍说:“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留下来的话,我安排你们今天晚上就离开。你们愿不愿意留下来?” 牧良逢三个早就归心似箭,一心想早点回部队,不愿意留下来。 “那好吧!晚上9点钟有一趟去长沙的美国商船,我已经帮你们联系好了,稍晚一些美国人会过来接你们。因为这船是从敌占区开出的,所以沿途可能会有检查,你们的身份是船员。” 正说着,两个军统的特工从外面回来了,看看屋里的人抽着烟沉默了一会说:“狗日的鬼子,他们将14号的尸体挂在广场鞭尸示众!”

郑柯兴下班回来后,一听到这些事满口答应了,同时他还带回来一个重要的情报:明天上午,一群汉奸走狗在市政府大会堂举行规模极大的“拥汪大会”,鼓吹中日双方共同建设“东亚新秩序”,建立“亲善关系”,全省大大小小的汉奸头子都会出席。得知这个消息,汪教官喜出望外,不顾自身有伤带着牧良逢和猛子化妆成普通难民到市政府前面“踩点”。 还未到伪市政府,只见到处站满了军警和日本宪兵警备队的鬼子,将临近市政府的几个大街都封锁了,街口还架起了机枪,普通市民根本不可能靠近。几个人在附近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发现离市政府大门两百米左右距离的一排房子比较适合隐蔽。 “看来想混进会堂是不太可能了,我们只能在外面动手。”汪教官打量着四周,压低声音对牧良逢和猛子说。 牧良逢注意到周围环境:“我们三个就隐蔽在会场对面的那排房子上动手。” “那位置是不错,但是我们要考虑清楚,是汉奸进会场的时候动手还是等他们出来时再动手?任务完成后,鬼子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注意到那房子,我们必须得想好退路。否则一旦被包围后果就严重了。”汪教官到底是军统的人,考虑起问题来可谓面面俱到。 一队鬼子从对面走了过来。牧良逢他们连忙假装成过路的难民,散开往回走。 几个人回去后商量了一番,出台了一个计划:等散会的时候再动手,这样汉奸比较集中,牧良逢、猛子和小伍各趴在一栋五层楼高的楼上面进行狙击,每人的目标明确,伪省长何佩璐由牧良逢负责,伪市长张仁蠡由猛子负责,小伍负责干掉维持会会长计国桢,汪教官花重金租了一辆日本商行的汽车在街口不远处接应,只要枪声一响,汽车马上开到街口接人。万一各自的目标没有出现,狙击手可根据黑名单上提供的汉奸目标自由射杀。 “每人最多只有两枪的机会,如果两枪后没有得手,也要迅速撤退到街口,千万不可恋战。”汪教官布置好任务后强调说。 牧良逢和猛子他们几个知道任务的危险性,这不像阵地战,根本没有强大的地方火力掩护,如果不能及时撤退的话,就会成为荆轲的翻版。 牧良逢说:“今天晚上我们就得摸进阵地,否则到了明天我们不一定上得了楼!” 几个人考虑了一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同意了。 吃过晚饭后,几个人清理一下装备,因为联系不上军统的地下组织,专用的狙击步枪肯定是没有了,每人只能配带一支“三八大盖”和一支手枪,还有手雷4枚和刺刀一把。沦陷区正在宵禁,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汪教官开着从日本商行租来的小汽车将他们送到市政府对面的街口,几个人正准备下车,一辆鬼子的三轮摩托车就从后面开了过来。 “~!%¥#*#-%…………%”三个戴着红袖章的鬼子宪兵同时下了车,拿着手电筒往车里照了照,嘴里说着日本鸟语。 汪教官一身的日本人装扮,看到鬼子上前,不慌不忙地用日语叽哩咕噜说了几句,三个鬼子点头哈腰“嗨,嗨”了几声上车走了。 几个人看看了四周无人,立即卷起一床被单从车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楼下,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的三支步枪全部卷在被单里面。 伪市政府街道对面的那几栋高楼正在装修,估计也是日本人的商行或者办事机构之类的,一块写着“万宝百货行”字样的大招牌还隐隐可见。牧良逢、猛子和小伍三个人从后门楼梯口爬了上去,站在五楼的顶层,附近几条街道的情况尽收眼底,尤其是对面伪市政府会堂大门更是一览无余。再看看刚才下车的街口, 牧良逢把被单解开,把步枪拿出来分给猛子和小伍。 小伍接过枪嘿嘿一笑:“两位老大,我们现在是不是坐在这里数星星吧!” “那你想数什么?”猛子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我想数钱,部队里这两天要发饷银了,你说要是我们回不去了的话,那钱归谁了?” 猛子火了:“闭上你的鸟嘴,再糊言乱语当心我抽你。” 小伍作了个鬼脸:“还是在部队好啊!被军统哄到这个鬼地方来……” 猛子扬起拳头。 “好好好,我不说了。”小伍这才老实了。 “中国到处都有鬼子汉奸,我们在什么地方战斗不都是一样吗?就你名堂多。”猛子说:“良逢,我们到处转转,找几条退路。” 牧良逢就跟着排长到附近看了看地形,他们站的这些楼房一共有七八栋,都是紧靠在一起的,每栋楼房的间距不过一、两米,可以跳过去,每栋楼房都有前两条楼梯上下,无疑这为撤退提供了便利。 夜空里有几丝惨淡的星光,夜色苍茫,这个沦陷的城市失去了它往日的风华,没有灯火辉煌,没有欢声笑语,一切都显得如如死水般沉寂和萧条,唯一有灯光的地方不是妓院就是烟馆。大街上不时还能看到几辆鬼子的汽车或者装甲车得意洋洋地呼啸而过。被日寇占领后的武汉,已经彻底沦为了人间的地狱。 沦陷区的冬天快要到来。 牧良逢躺在房顶上,看着灰蒙蒙的夜空,想起了那个叫柳烟的女人,自从那个春意盎然的晚上后,柳烟的绝色美貌和风姿已经彻底地征服了他的内心,想起她,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傻笑什么?”躺在旁边的猛子问他。 “没什么?”牧良逢像是梦中人猛地被人惊醒,不好意思笑了笑:“排长,等赶跑了小鬼子,你打算干点什么?” “还能干吗?回家娶个老婆生一堆娃,美美地过小日子。”小伍还在为刚才排长训斥他的事生气,忍不住又插嘴挖苦猛子。 但是这次猛子这次同意了他的猜测:“就是这个意思,你小子不也这么想的吗?” 猛子说:“我们家人口多,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打完了鬼子我们就回家团聚。”他在构想着他的美好未来。 “良逢、小伍,你们家都有那些人?” 牧良逢说:“我家就我跟我爷爷,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小伍感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伍,你家都有些什么人?” “我家什么人都没有了,几年前,母亲发病死了,我老子给地主家做长工,因为偷了地主家一包粮食,被地主打成重伤,没几天也死了。”小伍的声音有些颤抖。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那天真是除夕,我只有15岁,在村里几个叔叔帮着埋葬了父亲后,我偷偷跑到地主家放了一把大火,然后连夜逃出来,后来就碰到了国军的一个连长,他收留了我,让我给他当勤务兵。去年连长在南口战役中被鬼子炸死了,我就投靠了204团。” 牧良逢喉咙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他没想到小伍的身世如此凄惨。他和猛子都沉默不语,这时候,什么样的安慰都显得沧白无力。 远处的大街上,依稀传来一声枪响。 “狗日的小鬼子又在做恶了。”猛子轻声骂了一句。 突然,牧良逢听到旁边的一栋楼房下传来一声音细微的声响,他向小伍和猛子两人示意了一下,三个人掏出家伙。 “尽量不要开枪,以免惊动敌人。”猛子压低声音说。 他们的眼睛一齐盯住了旁边楼房的楼梯口,过了一会儿,隐隐隐约约看到两条黑影从楼梯上摸了上来,他们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了一番,朝牧良逢他们隐匿的地方移动过来。 “会不会是鬼子的狙击手?”牧良逢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从被单里抽出三把刺刀,慢慢递给猛子和小伍。 那一高一矮两条黑影慢慢近了,只见他们每人还背着一把长枪。猛子和牧良逢一跃而起扑了上去,将那两个人一把按在地上,那两条黑影身手也很灵敏,一见有人埋伏,一个扫膛腿将牧良逢放倒在地,挣扎着掏出匕首,但是他们还是慢了一步,小伍的手枪已经顶在了他们的头上:“别动,动就打死你们。” “你们是什么人?”两条黑影一听他们说中国话,也不挣扎了。 “我问你们是什么人?”猛子力大如牛,身手相当不错,将那两人按住,把他们的手枪缴了。 “我们是军统的人,你们是共产党的人?” “怎么证明你们是军统的人?”牧良逢也拿出了手枪,顶住他们的脑袋瓜子。那两个人慢慢地从衣服口供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借着微细的星光,他们看清楚了证件封面上的那个大大的青天白日国徽。 牧良逢和猛子这才放开了他们:“我们是204团的。” 两个军统特工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呵呵,原来是自己人,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牧良逢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他们刚刚空降到沦陷区就被军统的叛徒给卖了,这帮人不可轻易相信。 “你们是‘九号’的人?”他问那两个军统特工,手上的家伙却握得紧紧的。 高个子军统特工说:“九号已经叛变,我们在沦陷区的组织彻底被破坏就是拜他所赐,上峰严令要他的狗命,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也就是要他的命。” “我们这段时间一直给总部联系,可是为何迟迟不见你们回应?” “上峰也不能确定你们是否已经被捕叛敌,在没有明确情况前不敢贸然回应你们。”高个子军统特工说:“不过你们别误会,我们也正在多方打探你们的消息,找到你们就好了。” “你们就这三个人了?” “陶教官牺牲了,汪教官受伤,现隐匿在一个老百姓家里,我们计划天亮后在市政府动手刺杀汉奸。”牧良逢说。 “这样吧!明天行动完成后,你们跟我们一起撤,我们有车接应。”高个子军统特工说。 猛子说:“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汪教官明天也会接应我们。” “这样最好。”高个子军统特工把两支长枪递给他们:“你们是专业的,这两把枪给你们用吧!” 牧良逢和猛子接过枪来,是两把崭新的狙击步枪。一下子乐了:“手上有这种家伙就顺手多了。” 牧良逢把那把狙击步枪递给小伍:“你用这个,我就用三八大盖好了。” “这么好的枪,你为什么不留着给自己用?”小伍有点纳闷。 猛子说:“你就拿着吧!这才200米不到的距离,什么枪在良逢的手里都是百发百中!你就未必了。” 小伍把枪接过去:“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来放哨。” 几个人想到明天会有一场恶战,就没再多说,和衣躺在房顶上睡觉了。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谁与我共同浴血,遍地狼烟

上一篇:锄奸行动js金沙游戏3983,无人村杀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锄奸行动js金沙游戏3983,无人村杀机
    锄奸行动js金沙游戏3983,无人村杀机
    猛子也看出了这个名堂,他和牧良逢对视了一下。牧良逢悄声说:“那个来接应我们的人有问题!”“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两个教官就危险了。”猛子说:
  • 英雄本色,好色之徒
    英雄本色,好色之徒
    部队就扎在风铃渡镇的外面,用团长的话说就是防止士兵入镇扰民。部队安营扎寨后,团部真的给狙击排发了一笔钱,作为杀敌的奖励,牧良逢最多,拿了
  • 斯塔布及其他,麦尔维尔
    斯塔布及其他,麦尔维尔
    出海好些天了,神秘的亚哈船长还是未有露面。大副、二副和三副轮值,整整齐齐地布署着船上的平时事务,就疑似船上的最高指挥者就是他俩几人。可是
  • www.4166.com第四十一章,第十三章
    www.4166.com第四十一章,第十三章
    那年头的营生,已越来越难做了。刘范就已深深感觉那或多或少。像他这种天下终南捷径的“生意人”,那回的“生意”竟都做砸了。他已找遍了他以为高
  • 第十四章,世家的荣誉
    第十四章,世家的荣誉
    要打听“卖唱祖孙”的住处并非难事,至少对铁剑堡主来说是如此。原因也很简单,铁剑堡一直派有专人监视慕容飘,慕容飘被暗算之后,那人并没有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