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无人村杀机
分类:小说中心

武汉沦陷后,日本侵略者便将时间拨快一小时,与东京时间相同,称之为“新钟”。并实行宵禁,每天下午5时至次日上午7时为宵禁时间,发现行人即当场枪杀。 一架小型飞机的运输机飞上云层,就在前几天,中国空军飞机轰炸了汉口日军机场,炸毁日机50架多架。但这并不表示空中就是安全的,五个人都身穿便服,丘少校只为他们每人配发一支手枪和20发手枪子弹防身,长枪由沦陷区的军统地下组织负责提供。 在暮色的掩护下,飞机抵达预定地点上空,下面就是沦陷区武汉,防空警报的尖叫声撕破长空,日军的96式25mm高射机关炮和九六式联装25mm高射机关炮组成的弹网不时在飞机两侧炸响。 机组人员打开了机窗:“跳!” 五个人接连跟出飞机,从天而降,为了掩饰目的,飞机很配合的丢下一大堆宣传单,然后调头回去了。 为了防止空降落入日军驻地,地点选择在了郊区的一座小山上,半个小时后,五个人集中在一起。 “我们从这里下山,有人会在山下接应我们。”汪教官看到人都到齐了,用微型手电打开地图看了一下。 “没有人受伤吧?” “没有!” “那就好,你们跟上。” 牧良逢跟在他们的后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教官,现在已经宵禁时间了,我们如何混进市区啊?” 汪教官回过头来:“你只管跟上,这事我们等下再说。” 山下就是一条通往市区的公路。几个人静悄悄地摸到路边,陶教官学了一声布谷鸟,对面立即也传来一声同样的鸟叫声,紧接着,一条黑影从树后面闪了出来。 “我是来打猎的!” 对方回答:“这里没有猎物。” 汪教官和陶教官这才显了身。 牧良逢暗笑一下,军统就喜欢玩悬的。 那条黑影走上前来,原来是个中年商人打扮的人:“跟我来。” 说完迅速带着他们几个钻进对面的小树林,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无人的小村子,只见到处都是残垣颓瓦、满目疮痍。中年商人领着他们几个进了一间已经烧掉一半的土砖房,里面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摆了一张破桌子,地上摆着一张草席和一床被子,窗户用黑布蒙了起来。 牧良逢有些惊诧:“这村里的人呢?” 那中年商人点起一支蜡烛:“鬼子一来,这个村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就成这个样子了!” 牧良逢第一次感觉到了沦陷区的恐怖气氛。 “这他妈的小鬼子为什么连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都不放过呢?”猛子听了这话也是横眉怒目。 中年商人弄了两条木凳招呼他们坐下,叹息一声说:“武汉会战的时候,这个村的老百姓有不少上过战场支援前线,这里沦陷后,汉奸把这事捅给了日本人。后来宪兵队司法课带着几十个汉奸血洗了这里。” 几个人都沉默了,眼睛里燃起了仇恨的火光。 中年商人给每人递了一支烟:“那个出卖树民的汉奸被我们做了,不过我们也损失了两个弟兄。现在沦陷区的形势逼人啊!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们在这里地下组织也遭遇致命的打击,内部也出了叛徒,现在我们都是单线联系了。” 小伍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你们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记住,我们现在是在敌占区,不要到房子外面抽烟说话,一切都要小心行事。”汪教官看看三狙击手,然后和中年商人、陶教官出了门。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连我们都要背着。”小伍哼了一下。 “这是非常时期,我们就不要管这些了。”猛子也取出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干粮,递给牧良逢一些。 “我不想吃东西,没胃口。”牧良逢没有接干粮,说:“排长,你给我一支烟吧! “你不是不会抽烟吗?猛子很奇怪他怎么突然想起抽烟来。 小伍动作快些,拿出一根卷烟递给他,再点上火:“排副,好好抽一口,好有精神去杀那狗日的汉奸。” 牧良逢就是在想着杀汉奸的事,觉得心里堵得慌,把烟在地上踩灭走出门,看看周围静悄悄的,三个军统的人也不见了。 他站在树下,猛子也跟了出来:“怎么啦?” 牧良逢说:“心里不痛快!” “我也不痛快。”猛子又说:“军统的人呢?” “谁知道他们去那儿了。” “该不会是把我们卖了吧!?”猛子的一句戏言突然让牧良逢一个激灵,他心头立即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这情况实在是有些蹊跷。 猛子看着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好象也觉查一些什么,就跑到房里把小伍轻轻地叫出来。三个人都掏出了手枪,那间房子的对面50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栋残缺不全的阁楼,想必它以前的主人也是个有钱的富人。 牧良逢扬了一下手,猛子和小伍回意,经过这段时间的死生相处,三个人有一定的默契,俩人一左一右跟在牧良逢的后面慢慢退到阁楼下面,阁楼建在一栋木宅子上,虽然有些地方已经倒坍了,但是这房子主主体结构还是完整的。牧良逢天生有一双好眼睛,走进残垣颓瓦的房子里,借着一点点星光,他还是找到了一条通往阁楼的楼梯。 这个无人村在黑夜里显得异常阴森诡异。 牧良逢慢慢地顺着楼梯往上爬,小伍和猛子跟在后面,趴在阁楼上,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那间房子甚至是全村各个院落的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把牧良逢吓出一身冷汗,原来那间房子是全村唯一一间单独的房子,房子的四周无遮无拦,是一片大约50米的间隔,与四周的其它房子毫无关联,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一旦被人包围简直就是绝路。

郑柯兴下班回来后,一听到这些事满口答应了,同时他还带回来一个重要的情报:明天上午,一群汉奸走狗在市政府大会堂举行规模极大的“拥汪大会”,鼓吹中日双方共同建设“东亚新秩序”,建立“亲善关系”,全省大大小小的汉奸头子都会出席。得知这个消息,汪教官喜出望外,不顾自身有伤带着牧良逢和猛子化妆成普通难民到市政府前面“踩点”。 还未到伪市政府,只见到处站满了军警和日本宪兵警备队的鬼子,将临近市政府的几个大街都封锁了,街口还架起了机枪,普通市民根本不可能靠近。几个人在附近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发现离市政府大门两百米左右距离的一排房子比较适合隐蔽。 “看来想混进会堂是不太可能了,我们只能在外面动手。”汪教官打量着四周,压低声音对牧良逢和猛子说。 牧良逢注意到周围环境:“我们三个就隐蔽在会场对面的那排房子上动手。” “那位置是不错,但是我们要考虑清楚,是汉奸进会场的时候动手还是等他们出来时再动手?任务完成后,鬼子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注意到那房子,我们必须得想好退路。否则一旦被包围后果就严重了。”汪教官到底是军统的人,考虑起问题来可谓面面俱到。 一队鬼子从对面走了过来。牧良逢他们连忙假装成过路的难民,散开往回走。 几个人回去后商量了一番,出台了一个计划:等散会的时候再动手,这样汉奸比较集中,牧良逢、猛子和小伍各趴在一栋五层楼高的楼上面进行狙击,每人的目标明确,伪省长何佩璐由牧良逢负责,伪市长张仁蠡由猛子负责,小伍负责干掉维持会会长计国桢,汪教官花重金租了一辆日本商行的汽车在街口不远处接应,只要枪声一响,汽车马上开到街口接人。万一各自的目标没有出现,狙击手可根据黑名单上提供的汉奸目标自由射杀。 “每人最多只有两枪的机会,如果两枪后没有得手,也要迅速撤退到街口,千万不可恋战。”汪教官布置好任务后强调说。 牧良逢和猛子他们几个知道任务的危险性,这不像阵地战,根本没有强大的地方火力掩护,如果不能及时撤退的话,就会成为荆轲的翻版。 牧良逢说:“今天晚上我们就得摸进阵地,否则到了明天我们不一定上得了楼!” 几个人考虑了一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同意了。 吃过晚饭后,几个人清理一下装备,因为联系不上军统的地下组织,专用的狙击步枪肯定是没有了,每人只能配带一支“三八大盖”和一支手枪,还有手雷4枚和刺刀一把。沦陷区正在宵禁,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汪教官开着从日本商行租来的小汽车将他们送到市政府对面的街口,几个人正准备下车,一辆鬼子的三轮摩托车就从后面开了过来。 “www.4166.com,~!%¥#*#-%…………%”三个戴着红袖章的鬼子宪兵同时下了车,拿着手电筒往车里照了照,嘴里说着日本鸟语。 汪教官一身的日本人装扮,看到鬼子上前,不慌不忙地用日语叽哩咕噜说了几句,三个鬼子点头哈腰“嗨,嗨”了几声上车走了。 几个人看看了四周无人,立即卷起一床被单从车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楼下,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的三支步枪全部卷在被单里面。 伪市政府街道对面的那几栋高楼正在装修,估计也是日本人的商行或者办事机构之类的,一块写着“万宝百货行”字样的大招牌还隐隐可见。牧良逢、猛子和小伍三个人从后门楼梯口爬了上去,站在五楼的顶层,附近几条街道的情况尽收眼底,尤其是对面伪市政府会堂大门更是一览无余。再看看刚才下车的街口, 牧良逢把被单解开,把步枪拿出来分给猛子和小伍。 小伍接过枪嘿嘿一笑:“两位老大,我们现在是不是坐在这里数星星吧!” “那你想数什么?”猛子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我想数钱,部队里这两天要发饷银了,你说要是我们回不去了的话,那钱归谁了?” 猛子火了:“闭上你的鸟嘴,再糊言乱语当心我抽你。” 小伍作了个鬼脸:“还是在部队好啊!被军统哄到这个鬼地方来……” 猛子扬起拳头。 “好好好,我不说了。”小伍这才老实了。 “中国到处都有鬼子汉奸,我们在什么地方战斗不都是一样吗?就你名堂多。”猛子说:“良逢,我们到处转转,找几条退路。” 牧良逢就跟着排长到附近看了看地形,他们站的这些楼房一共有七八栋,都是紧靠在一起的,每栋楼房的间距不过一、两米,可以跳过去,每栋楼房都有前两条楼梯上下,无疑这为撤退提供了便利。 夜空里有几丝惨淡的星光,夜色苍茫,这个沦陷的城市失去了它往日的风华,没有灯火辉煌,没有欢声笑语,一切都显得如如死水般沉寂和萧条,唯一有灯光的地方不是妓院就是烟馆。大街上不时还能看到几辆鬼子的汽车或者装甲车得意洋洋地呼啸而过。被日寇占领后的武汉,已经彻底沦为了人间的地狱。 沦陷区的冬天快要到来。 牧良逢躺在房顶上,看着灰蒙蒙的夜空,想起了那个叫柳烟的女人,自从那个春意盎然的晚上后,柳烟的绝色美貌和风姿已经彻底地征服了他的内心,想起她,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傻笑什么?”躺在旁边的猛子问他。 “没什么?”牧良逢像是梦中人猛地被人惊醒,不好意思笑了笑:“排长,等赶跑了小鬼子,你打算干点什么?” “还能干吗?回家娶个老婆生一堆娃,美美地过小日子。”小伍还在为刚才排长训斥他的事生气,忍不住又插嘴挖苦猛子。 但是这次猛子这次同意了他的猜测:“就是这个意思,你小子不也这么想的吗?” 猛子说:“我们家人口多,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打完了鬼子我们就回家团聚。”他在构想着他的美好未来。 “良逢、小伍,你们家都有那些人?” 牧良逢说:“我家就我跟我爷爷,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小伍感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伍,你家都有些什么人?” “我家什么人都没有了,几年前,母亲发病死了,我老子给地主家做长工,因为偷了地主家一包粮食,被地主打成重伤,没几天也死了。”小伍的声音有些颤抖。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那天真是除夕,我只有15岁,在村里几个叔叔帮着埋葬了父亲后,我偷偷跑到地主家放了一把大火,然后连夜逃出来,后来就碰到了国军的一个连长,他收留了我,让我给他当勤务兵。去年连长在南口战役中被鬼子炸死了,我就投靠了204团。” 牧良逢喉咙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他没想到小伍的身世如此凄惨。他和猛子都沉默不语,这时候,什么样的安慰都显得沧白无力。 远处的大街上,依稀传来一声枪响。 “狗日的小鬼子又在做恶了。”猛子轻声骂了一句。 突然,牧良逢听到旁边的一栋楼房下传来一声音细微的声响,他向小伍和猛子两人示意了一下,三个人掏出家伙。 “尽量不要开枪,以免惊动敌人。”猛子压低声音说。 他们的眼睛一齐盯住了旁边楼房的楼梯口,过了一会儿,隐隐隐约约看到两条黑影从楼梯上摸了上来,他们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了一番,朝牧良逢他们隐匿的地方移动过来。 “会不会是鬼子的狙击手?”牧良逢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从被单里抽出三把刺刀,慢慢递给猛子和小伍。 那一高一矮两条黑影慢慢近了,只见他们每人还背着一把长枪。猛子和牧良逢一跃而起扑了上去,将那两个人一把按在地上,那两条黑影身手也很灵敏,一见有人埋伏,一个扫膛腿将牧良逢放倒在地,挣扎着掏出匕首,但是他们还是慢了一步,小伍的手枪已经顶在了他们的头上:“别动,动就打死你们。” “你们是什么人?”两条黑影一听他们说中国话,也不挣扎了。 “我问你们是什么人?”猛子力大如牛,身手相当不错,将那两人按住,把他们的手枪缴了。 “我们是军统的人,你们是共产党的人?” “怎么证明你们是军统的人?”牧良逢也拿出了手枪,顶住他们的脑袋瓜子。那两个人慢慢地从衣服口供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借着微细的星光,他们看清楚了证件封面上的那个大大的青天白日国徽。 牧良逢和猛子这才放开了他们:“我们是204团的。” 两个军统特工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呵呵,原来是自己人,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牧良逢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他们刚刚空降到沦陷区就被军统的叛徒给卖了,这帮人不可轻易相信。 “你们是‘九号’的人?”他问那两个军统特工,手上的家伙却握得紧紧的。 高个子军统特工说:“九号已经叛变,我们在沦陷区的组织彻底被破坏就是拜他所赐,上峰严令要他的狗命,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也就是要他的命。” “我们这段时间一直给总部联系,可是为何迟迟不见你们回应?” “上峰也不能确定你们是否已经被捕叛敌,在没有明确情况前不敢贸然回应你们。”高个子军统特工说:“不过你们别误会,我们也正在多方打探你们的消息,找到你们就好了。” “你们就这三个人了?” “陶教官牺牲了,汪教官受伤,现隐匿在一个老百姓家里,我们计划天亮后在市政府动手刺杀汉奸。”牧良逢说。 “这样吧!明天行动完成后,你们跟我们一起撤,我们有车接应。”高个子军统特工说。 猛子说:“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汪教官明天也会接应我们。” “这样最好。”高个子军统特工把两支长枪递给他们:“你们是专业的,这两把枪给你们用吧!” 牧良逢和猛子接过枪来,是两把崭新的狙击步枪。一下子乐了:“手上有这种家伙就顺手多了。” 牧良逢把那把狙击步枪递给小伍:“你用这个,我就用三八大盖好了。” “这么好的枪,你为什么不留着给自己用?”小伍有点纳闷。 猛子说:“你就拿着吧!这才200米不到的距离,什么枪在良逢的手里都是百发百中!你就未必了。” 小伍把枪接过去:“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来放哨。” 几个人想到明天会有一场恶战,就没再多说,和衣躺在房顶上睡觉了。

猛子也看出了这个名堂,他和牧良逢对视了一下。 牧良逢悄声说:“那个来接应我们的人有问题!”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两个教官就危险了。”猛子说:“我们得去接应一下他们。” “万一……” “万一什么?” “万一他们都有问题呢?” 牧良逢说:“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摸出去看一下情况。” “还是我去吧!”猛子说。 牧良逢摇摇手从阁楼退下去了。村子里一片沉寂,借着微弱的星光,牧良逢拿着手枪,贴着一些房子的墙壁向前行,他的身影隐匿在墙壁的阴影里,突然,他听到一丝细微的声响,好象是什么东西踩在了地上的残垣颓瓦,虽然这声音很细微也很短促,但是猎人出身在的牧良逢还是听得真真切切——声音来自村口。 他像猫一样地快速移动到村口的一棵树下,眼睛开始在周围环境扫了一圈,村子的一间倒塌的房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那间房子的后面,隐隐露出一丝光亮,但只是晃了一下就不见了。牧良逢趴在地上一步步向那房子靠拢过去……天啦!那处发光的地方就是一顶鬼子的钢盔,然后地清楚了,房子里面趴着一群鬼子,鬼子离自己趴的地方只有5米左右的距离,最少也有20多个人。他们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像是等待什么指令。 牧良逢的心里咯吱了一下,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现在自己悄悄地摸回去通知猛子和小伍撤退还来得及,但这样一来,两个教官就命运堪忧了。他灵机一动,决定打这群小鬼子个措手不及。 他一步步摸到小鬼子的后边,这才发现,原来趴了一地的鬼子里面还有几个穿便衣的,牧良逢猜测可能是汉奸。 “太君,那人怎么还没发信号啊!” 牧良逢听到路在他前面的一位便身在说。果然是汉奸。 “闭嘴!”一个小鬼子压低声音吼了那汉奸一声。 黑暗里,加上又是在房子里面,光线就更弱了,一群鬼子和汉奸自然发现不了此时已经有一个中国军人摸了进来,都还傻趴在那里等信号。牧良逢看到一个鬼子的腰间挂着几颗“香瓜手雷”。 “有了!”他心里念道着,想起上次两颗手雷收拾了一窝鬼子军官的事。 他慢慢地趴到最后一个鬼子身边,轻轻地去取他腰间挂的“香瓜手雷”。 那鬼子好象有些察觉,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着他穿着便服,以为是个汉奸,挥出手来就想赏他一巴掌。他的手刚好抬起来,他的两个“香瓜手雷”已经被牧良逢拉开了,一时间,手雷冒着青烟,发出滋滋的声响。 一屋子的鬼子和汉奸对这种声音尤其敏感,回过头来看到冒烟的手雷慌了,本来是趴着的,这会儿全部习惯性地站了起来,几个汉奸更是缺欠应变能力,吓得哇哇大叫。 牧良逢将手雷往鬼子堆里一丢,自己调头出了门。有几个鬼子反应挺快,跟着想跑出来,但是迟了,牧良逢的手枪已经对准了门口——“怦怦” 挤在门口的三鬼子应声倒地,随后,房子里轰地两声巨响,只听到里面哇哇一片怪叫之声。那房子是土砖建造的,本来就被炮火轰倒了半边,这下好了,两颗手雷一响,原来没塌的全部塌了下来,将一屋子的鬼子汉奸砸了个严严实实,一时死的死伤的伤,鬼哭狼嚎。 听到枪声,猛子和小伍以为牧良逢出事了,都跑了过来支援他,看到这情形,三把手枪立即围了上去往屋子里面开枪,不管鬼子汉奸死活,一律每人“奖赏”一发子弹。这群鬼子汉奸原本是想来偷袭的,结果自己反被别人偷袭,稀里糊涂送了小命。 “这是在敌战区,大家动作快点,弄出几把枪撤退。”猛子说着划起一根火柴,引燃了旁边的一个小草垛,周围一下子亮如白昼。 牧良逢和小伍立即从一堆鬼子尸体上扯出几把步枪,五把“三八大盖”,机枪一挺,还有“香瓜手雷”21颗,子弹夹若干。 “拿不了这么多,每人只拿一把步枪和4颗手雷,其他的全部炸掉,不能再留给鬼子害人。” 小伍将没用枪支弹药全部堆在一起,看着那挺崭新的机枪,说:“可惜了这些好枪,要是在我们部队该多好啊!”然后把剩下的手雷放在一起引爆,转眼间一批军火就炸得精光。 “我们也算是为村里的老乡们报仇雪恨了!”牧良逢说:“排长,现在怎么办?还找不找军统的人?” 猛子检查手中的枪边还没说话,他们刚才住的那个房子的方向传来了两声枪响。 小伍说:“不好,可能是鬼子的的援兵到了,我们快撤!” 牧良逢说:“不像,这是手枪的声音,可能是军统的人。我们去支援一下。” 三个人操起枪就房子跑,只见陶教官躺着血泊中,汪教官正挣扎着朝前面的黑暗里开枪。看到他们三人过来,汪教官的肩膀中了一枪,他有气无力地说:“快……快追,别让叛徒跑……跑了。” 小伍留下来给汪教官包扎伤口,牧良逢和猛子提着枪朝村口追了出去。俩人追到村口,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只好返回来。几个人围着陶教官看了一下,他头部中枪,已经牺牲了。 猛子问:“发生什么事了?” 汪教官说:“九号让我和老陶跟他出去商量进城的事,没一会儿就听到村里有枪声,我想起你们和电台都在屋里面,就过来接应,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我们前脚刚到,鬼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了?正有所怀疑,九号突然在后面向我们开枪……” “可惜老陶啊!” 牧良逢说:“现在怎么办?” “这里很危险,我们得马上想办法进城。”汪教官痛得满头大汗。 “是啊!汪教官的伤口也得赶紧找个医生帮看一下,弹头还在肉里面呢!”小伍说:“现在只是止了血,不及时夹出弹头的话就麻烦了。” 汪教官说:“先不说这些,你们挖个地方先把陶教官安置好,大家动作快点,我的伤问题不大。” 几个人抬起陶教官的尸体到后山,挖了一个坑把他埋了。然后沿着公路边上往市区走。地图上显示,从这里到市区还有10多公里的路途。

“别开枪,我们是自己人。”前面那帮人喊话:“你们快过来。” 三个人跑上前去,这才看清楚了这帮人的样子,一个个老百姓装扮,衣衫褴褛,手上的家伙也是五花八门的,汉阳造、三八大盖、中正式、伪德国24响盒子炮,还有两把牧良逢熟悉的火铳。这帮人放过牧良逢一行,然后趴下来开火阻击鬼子和汉奸,各种武器一起开火,正在后面追击的鬼子汉奸一下子被这强大的火力打懵了,也搞不清楚山上虚实,纷纷趴在地上对射。 “你们是什么人?”牧良逢问领头的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憨厚地嘿嘿一笑:“我们是*鄂南中心县委的游击队,我是队长老马。几位小兄弟,你们是……” “我们是国军的人。” “今天在伪市政府会场前面的除奸行动是你们干的?”老马有些惊异。 牧良逢点点头。 “干得漂亮!我们早就想动手了。”老马一拍大腿:“大家跟我们走吧!这一带地形我们熟悉。” 牧良逢和猛子没什么意见,军统17号却反对,老马笑了笑:“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大家都是中国人,抗日救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时候就不要分彼此了吧!?” 军统17号嘿嘿笑了笑:“马队长见外了,只是我们兄弟还有其他任务在身,不便久留。”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说什么了。”老马打了个哈哈:“我们护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吧!” 猛子说:“现在鬼子也搞不清楚山上的情况,我们一起撤吧!否则鬼子反应过来后怕你们也走不掉了。” 老马想了想,朝他的队伍下达命令:“同志们,我们再坚持一下,掩护友军撤到安全地带。” 军统17号拱拱手:“多谢各位弟兄,我们后会有期了。”说着朝山的另一面跑下去了。牧良逢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折回来:“马队长,我想您打听两个人。” “小兄弟有什么事只管说。” “男的叫牧大明,女的叫余秀兰。” “他们是什么人?” “我爹我娘,都是你们共产党八路军的人。” 老马一听眼前这小伙子的爹娘是自己人,立即有了亲切感:“你可以跟我们一起,以后自己慢慢找?” 牧良逢不说话了。老马看看他左右为难的样子,笑了笑:“好吧!虽然我不认识你爹娘,但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你是那个部队的?有机会看到你爹妈我也好告诉他们。” “我是第四军26师204团狙击排的,我叫牧良逢。” “我记下了。” 猛子和军统在前面回过头来:“良逢你倒是快点。” 牧良逢追上他们,几个人一起下了山,顺着山沟的铁路摸进了市内。还能稀稀拉拉听到背后的枪声。 牧良逢看看身后,叹息一声:“真希望他们不要出什么事。” 军统17号说:“放心吧!这帮共产党的游击队成年在山里钻,鬼子想吃掉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说天现在已经黑了,他们肯定会没事的。” 天色真的暗了下来,黑夜已经来临。 牧良逢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回头看看身后的夜幕里,枪声依然在响着,那一群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此时为了掩护他们三个人,正在与敌人浴血奋战,牧良逢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敬意。 军统设在沦陷区的地下组织就在《大楚报》社的楼上,这是一栋6层的商业楼,一楼是日本人开的商行,二楼是伪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机关报《大楚报》社,军统地下组织在三楼,对外是一家贸易公司,平时里与日本商人做些生意,和一些日本人颇有几分交情,因为这层关系掩护,所以他们还是比较安全的。前段时间,军统9号叛变,沦陷区的好几个点都遭到破败,唯独这个点他不知道,才得以幸存。 《大楚报》刚创刊不久,从社长到记者大部分都是汉奸文人,报纸主要刊登一些汪精卫的卖国理论和美化侵略者的内容,对沦陷区的人们荼毒极大。出于抗日救国的需要,军统会迟早灭了这家报纸,只是目前时机尚不成熟。 三个人上了楼,汪教官和小伍几个已经焦急地等候多时了。看到他们回来,大家松了一口气。 “副主任,14号牺牲了。”军统17号神情黯然地说。 汪教官和房子里的其他几个军统特工站一听都起来肃立。 “我会向重庆方面为他请功的,争取让他的家属拿到一笔丰厚的抚恤金。”汪教官又对牧良逢、猛子还有小伍说:“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留下来的话,我安排你们今天晚上就离开。你们愿不愿意留下来?” 牧良逢三个早就归心似箭,一心想早点回部队,不愿意留下来。 “那好吧!晚上9点钟有一趟去长沙的美国商船,我已经帮你们联系好了,稍晚一些美国人会过来接你们。因为这船是从敌占区开出的,所以沿途可能会有检查,你们的身份是船员。” 正说着,两个军统的特工从外面回来了,看看屋里的人抽着烟沉默了一会说:“狗日的鬼子,他们将14号的尸体挂在广场鞭尸示众!”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遍地狼烟,无人村杀机

上一篇:谁与我共同浴血,遍地狼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锄奸行动js金沙游戏3983,无人村杀机
    锄奸行动js金沙游戏3983,无人村杀机
    猛子也看出了这个名堂,他和牧良逢对视了一下。牧良逢悄声说:“那个来接应我们的人有问题!”“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两个教官就危险了。”猛子说:
  • 英雄本色,好色之徒
    英雄本色,好色之徒
    部队就扎在风铃渡镇的外面,用团长的话说就是防止士兵入镇扰民。部队安营扎寨后,团部真的给狙击排发了一笔钱,作为杀敌的奖励,牧良逢最多,拿了
  • 斯塔布及其他,麦尔维尔
    斯塔布及其他,麦尔维尔
    出海好些天了,神秘的亚哈船长还是未有露面。大副、二副和三副轮值,整整齐齐地布署着船上的平时事务,就疑似船上的最高指挥者就是他俩几人。可是
  • www.4166.com第四十一章,第十三章
    www.4166.com第四十一章,第十三章
    那年头的营生,已越来越难做了。刘范就已深深感觉那或多或少。像他这种天下终南捷径的“生意人”,那回的“生意”竟都做砸了。他已找遍了他以为高
  • 第十四章,世家的荣誉
    第十四章,世家的荣誉
    要打听“卖唱祖孙”的住处并非难事,至少对铁剑堡主来说是如此。原因也很简单,铁剑堡一直派有专人监视慕容飘,慕容飘被暗算之后,那人并没有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