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光,龙与少年游
分类:小说中心

世界很大,有些人吵闹,有些人静静地不说话。关于我小时候我住在河边,住在一栋远看总觉得有点点歪的楼里,隔水是逍遥津,当年张辽和孙权杀得血流成河的地方。我的书桌面对窗,吸黑的一扇大窗,窗外是河,隔着河就是那个男子纵横了两千年的霸气,晚上做作业的时候竖起耳朵,哗哗地水响,有时候会误以为有人说话。张辽,在我想象力那是个厉鬼一样的男人,顶着残破的盔甲,双手按着一柄剑的柄,站在修罗场上,风吹起他的大氅,被他杀死的幽魂们仿佛暗紫色的、回旋的流星,围绕着他,却不敢逼近。男人抬起两千年前英雄的眼睛,目光越过水面和玻璃窗同我相望,骄傲又孤寂。两千年了没人知道你依然在这里么?小时候我口舌很笨,于是直觉地很少和人说话。但我有一个世界,我站在世界的中央,天高地阔,四方看过去看不到尽头。每天晚上爸爸要求我坐在那张书桌前用功,我就握着笔,趴在数学或者物理的作业上,对着那扇漆黑的窗。有时候和那个名叫张辽的男人对视,有时候想着随风而来的妖怪正在外面的风里亟亟地笑着,有时候想也许世界在我关上门的一刻已经开始变化。这间屋子外,巨大的、不知名的的植物正肆意生长,它们被我的书房抬高、越来越高,等我按照每天的习惯学到九点半,起身去打开房门时,我会看见一片长在天空里的树林。爸爸并不知道我每晚用多少时间发呆,他也不会觉得我有个世界,偶然被他看见我对着一扇漆黑的窗户呆呆地微笑,他大概只会觉得现在的小孩子都很奇怪。大人有时候都觉得小孩子很奇怪,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其实爸爸小的时候也会跟着我一样有个奇怪的世界,只是他忘记了。将来如果我生了小孩,一定要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世界,多跟小孩说话,很安静地听他说,或者和他一起坐在窗边什么的。关于夏达我想夏达是个任性的小孩吧?我猜的,没什么根据。我和她见面次数很少,但是因为有共同的好朋友,所以又很容易地就熟了起来。见面时往往只说点白烂的笑话,一点都不安静。最安静的一次是在杭州聚喜楼吃饭后,深夜,一群人一路从“上天竺”下山,大家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说话,满山都是我们的声音,经过很久才会过来一辆出租车,从我们中接走一些人。人越来越少,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只剩我和夏达一起走,就完全安静了。我其实是想问她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的近况,但是一直在犹豫,低头看着脚前一尺的路,走了很远,我终于问了。问完之后,一辆出租车亮着灯从我们身边经过,在前面停下,把夏达接走了。

周一的下午,咖啡厅里放着慵懒的音乐。温暖的阳光被落地窗隔在外面,一只猫趴在窗外的地面上发呆。尽管对面的马路人来人往,但店里的人比较少,大多数的人在周一都很忙碌,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工作的路上。这时候的夏达的工作也就比较清闲。

国庆节返回魔都的那天,小侄子的表情就不太一样。告诉家里其他人,说姑姑今天就走了。

黑暗中的光

“待会出来见一面吧。”夏达招待完店里的顾客,趁空闲的时间给黎阳发了一条消息。

我想回家这几天,还没有怎么拍小侄子的照片,打开手机的相机跟他说,给你拍张照吧,小家伙就把脸垂下来了,避着。后来我在返程的高铁上查看照片,看到噘着嘴情绪不高的一张幼稚小脸儿,坐在和他做游戏时捉我的“警车”上,其实就是小朋友在家骑的小车。

——我最喜欢的书之《向着明亮那方》

过了一会儿夏达的手机屏幕亮了,是黎阳的回信:“五点,老房子见。”

有时候真的觉得基因很神奇啊,我连性格、脾气都觉得小侄子跟我也很神似啊!果然是一家人。秉性、风格居然也在传承着。在另一个小人身上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也惊讶了。

张曈

夏达看了一眼回信,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转而将目光放到了窗外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夏达盯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点,像是看远方,又像是在放空思索着什么。

临走之前,小侄子应该是终于问了想问的问题,盘桓了很久:

        《向着明亮那方》是我最喜欢的童诗集,它是金子美玲写的,金子美铃也是我最喜欢的童诗人。

外面的猫在晚上的时候一直在叫,现在又十分安静的趴在那。夏达很讨厌晚上的时候猫死命地叫声,他看了一眼此刻安静的猫,转而想到了大学实验室里解剖过的猫。一副冰冷的表情又浮在了夏达的脸上。

以前去上海,为什么上学(上班)又要去上海?他上幼儿园,用他自己的理解向我提问。

     我喜欢她的童诗是因为她的童诗读起来很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诗集开头第一篇就非常明显。

五点刚过,夏达来了老屋。这时候黎阳还没到。照样老屋的门锁钥匙是在旁边的石头下压着,近来的雨水又让钥匙生了锈。夏达费了些力气才把锁打开。

“姑姑要去挣钱啊。”说的我自己都差点信了。

                太阳雨

黎阳乘着傍晚的余热也来了。“给,我口渴在前边商店买的可乐,冰的。”黎阳说着给夏达递来饮料。夏达接过来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让爸爸去挣钱就行了。”小家伙稚嫩的话语把我逗的不行。

   小草

老屋是夏达还小的时候的家,那时候家里也不是很富裕。夏爸爸开始创业刚起步,他们还是住在破旧的小房子里。黎阳黎洛也住在他们家附近。这一片的老屋里留着夏达童年时候的回忆。如今人去楼空,只剩一片荒凉。

除此之外,他还学会了“甜言蜜语”,带他出去玩的时候,说我还没来的时候就想我了。把姑姑小小地感动一下。

   灰扑扑的,

夏达和黎阳面对面坐着。夏达刚想开口时候,黎阳开口说话了。

在我国庆来之前,他已经想不起来我长什么样子了。问他的妈妈,姑姑是什么发型。等我到家了,还不敢直看我,想看又不敢看,有点小害羞。

   雨把它们

“夏达啊,你还记的小时候我们住在这的时候么,那时候多好啊。”

哎,时间真的是不等人啊!小侄子应该还记得他小时候我带他玩过的记忆感觉,但小孩子成长太快了,而我一年也见到不了几次。难得他还记得。

   洗干净了。

“啊……是啊。”夏达好像一下子也想到了那时候。“小的时候觉得这城很大啊。”

每次见面都觉得他又学会了不少新东西,有些事情大人以为他还不懂,其实小孩都能感觉得到。

 

“是啊,有一年下大雪我还记得雪特别厚,好像能有雪墙那么高。后来到现在我都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雪了。也不记得哪场雪有墙那么高了。”黎阳笑着说。

而且每次见面这个小人都给我惊喜,这次居然发现他都会说成语了!

小草

“那不是因为后来你长高了么。小时候的在高的雪墙也不过一米吧。还不是因为那时候的自己长的小。”夏达回答说。

一面欣喜一面也觉得有些失落:没能见证他的成长。就像是以前从不爱说话到现在突然连成语都会说了一样。只是把过程省略了。

湿漉漉的,

“啊,原来这样”黎阳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后来长高了啊。这么多年了,真快。”

他现在张口闭口都爱说“小时候”,这个是小时候做的,那个是小时候做的。有时候他指的“小时候”仅仅是半年前。

太阳把它们

世界疯狂的旋转摇摆,永远不停止流转的步伐。孩子长成了少年,路上匆匆行走的路人转眼没有了踪影。路旁的大树肆意生长,疯狂地张扬。屋子里的人一家家离开,这里就变得人影荒凉。

这不,这个照片也是他小时候拍的,我带他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位置,他已经想不起来了,长大了……

晒干了。

什么能抵得住时光。大概没有了。

澳门金沙网址 1

 

夏达问黎阳:“我记很小的时候,只有经常和黎洛玩啊,那时候好像没有和你呢。那时候你去哪了?”黎阳被夏达突然的问题问得一愣,转而说:“那时候偶还没来吧。”

陪你长大

都是为了让我

“什么叫还没来?”

可以这样躺着

“你真的觉得我们长得很像么?”黎阳反问道。

舒舒服服地

这话问得夏达一头雾水。

仰望天空。

黎阳接着说:“我不是黎家的孩子,我和黎洛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这倒是夏达从来都没想到的回答。小的时候夏达听过大人说过的闲言碎语,但是一个孩子也没想过那么多。只知道邻居家漂亮的小妹妹有一个冷冰冰的小哥哥,大人的世界里说黎阳不是黎妈妈亲生的,可是和黎阳一起玩的很好的小孩子都不相信,去黎家也都觉得黎妈妈对兄妹两人一样好。在孩子们的眼里,反而是黎爸爸对两个孩子的态度有点不同。

金子美铃写的这首诗,事情看上去很简单。就是下了一场雨,然后太阳出来了。这再简单不过了。但是金子美铃却把这件事看成是专门为她而做的。还有那“灰扑扑”的,一听就觉得小草身上覆着一层灰,很重很不舒服,但是它被雨一洗,就像冲了一个澡似的,“湿漉漉”的,非常舒服。所以,我读完她的诗以后,就觉得她真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听了黎阳的解释夏达反而理解了小时候一些感到奇怪的现象,同母异父的回答着实让夏达惊讶了一番。

     她要是这么像小孩子的话,那么她肯定能理解小孩子吧?她的诗里都透着一些小孩子的感情。有小孩子对大人的信任。在《肉刺》中就极其可以看出来:

“很惊讶吧?”黎阳问。

                                     肉刺

“是有点。一起长大都不知道。”夏达回答。

                          舔它、吸它,它都疼,

“恩,小的时候外人都以为我是爸爸的孩子,可能因为姓氏吧。哈哈哈……”黎阳笑了,笑得有点莫名其妙。

                               无名指上的肉刺呀。

莫名其妙的笑,莫名其妙的陷入沉默。

 

夏达打破了沉默,“那天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想起来了

黎阳反问是哪天,其实彼此都是心知肚名。夏达没有说话。渐渐黎阳收起了玩笑的样子,变得认真又有一丝犹豫。

                                 想起来了

“其实那天我和黎洛来老屋了,是你受伤的那个晚上。那天我和黎洛去旧房子里找点东西,要回家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从你家老屋出来,抬头看见了二楼的灯亮着。我妹妹挺好奇的,猜到应该是你回来了,就想去看看,结果就看到了你受伤躺在那。”

                           姐姐曾经说过的话。

“恩,那天喝了点酒。晚上的时候醉了。”夏达说。

 

“我们在路上看到的人是不是那天趁你喝酒以后打伤你的人?”黎阳问道。

                             “手上长肉刺的孩子,

“你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了么?”夏达好奇起来。

                               是不听话的孩子。”

“天有些黑,我不确定是不是……但是好像是……”黎阳犹犹豫豫地样子。

 

“像是谁?”夏达追问道。

                                       ……

黎阳说:“像是大叔,只是好像,天太黑没有看清楚……”

她就写出那种小孩子对一切大人的话都迷信的样子。

夏达陷入迷惑,想着那个身影好像是大叔的身影,好像又不是。不过转而又一想,自己那时候和大叔还不认识,大叔也没有理由来自己家伤害自己才对。但是夏达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寒意,不知不觉中也对大叔有了防备。

     还有小孩子对一些东西的期待。哪个小孩不是这样的呢?就连我也是。那么金子美铃是怎么写的呢?她在一首诗中写道:“眨眼功夫就长高,变成大人该多好。”她就是一个小孩子,很期待长大。我也是,我也期待长大,我总是想知道大人的一切。我很好奇。

夜完全的黑了,夏达走到出租屋的楼下,住处的灯还是亮着的。楼梯的过道黑森森的,这个时间住户大都在家里。

     金子美铃也知道小孩很好奇。她在《奇怪的事》中写得很清楚,她怎么好奇,小孩子怎么好奇:

夏达用钥匙打开住处的防盗门走到客厅里。大叔的房间门已经关上,夏达以为大叔睡了,也没再好意思打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奇怪的事

打开灯后夏达一惊,衣柜的门是开着的,桌子上零七八乱有被翻找过的痕迹。大叔在夏达的床上睡熟了,空气里弥漫着很浓的一股酒气。

                       我奇怪得不得了,

夏达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大叔,想要问什么现在也不会有人回答,想着就在客厅里睡上一晚,明天再问问大叔是怎么回事。然后夏达就转身回到客厅。

                       乌云里落下的雨,

夏达枕着胳膊躺在沙发上,想着黎阳的话,想着刚才的场景,头脑里越来复杂,像是一团乱麻。渐渐睡意袭来,模糊了双眼,夏达渐渐进入梦境之中。

                       却闪着银色的光。

坠入了琐碎的梦。夏达处在繁华的街道,周围人来人往,不过奇怪的是人人都带着面具。白色的鬼面面具让夏达恐慌不已,世界好像也在旋转,阳光刺眼。夏达看着身边的人来人往,想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周围行走的人没有能停下来回答他的。突然的一个带着面具的小孩子站在夏达面前,夏达跑上去一把拿开了孩子的面具,孩子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是小川……

 

夏达一下子从梦中醒过来。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抬起头穿过刺眼的阳光,夏达隐约看见自己房间的门开着。想着莫不是大叔出去买菜忘记带钥匙了?刚睡醒的夏达晕乎乎地走向门去。

                         我奇怪得不得了,


                        吃了绿色的桑树叶

链接到上一章 脸(五)

                       却长出白色的蚕宝宝。

 

                              我奇怪得不得了,

                          谁都没碰过的葫芦花

                           一个人“啪”地就开了花?

 

                              我奇怪得不得了,

                             问谁谁都笑着说:

                              “那是当然的啦。”

      我也非常好奇一切,甚至连别人说的每句话,我都想去问一问。看来小孩子的世界,金子美铃还真懂呢。一般的大人还是不懂的!

     她懂小孩子,小孩子的世界既有开心,也有伤心。金子美铃写的伤心的诗,仿佛诗里面都有她的泪似的。我最喜欢《夜里凋零的花》的最后两句:

                        夜里凋落的花

                           晨光里

                          凋落的花

                          麻雀也会

                          伴它飞舞。

 

                           晚风中

                          凋落的花

                          晚钟也会

                          为它歌唱。

 

                        夜里凋落的花

                         谁来陪它?

                         夜里凋落的花

                          谁来陪它?

最后两句,虽然相同,但意思却不同。第一句是金子美铃在问,谁来陪夜里凋落的花?第二句就是她自己在回答了:夜里大家都回家休息了,所以没有人来陪它。“夜里凋落的花,谁又能陪它落下去呢?”没一个人能!我都可以想象,当时,非常寂静,谁也不在外面,它就独自飘落下去了,没有一个人看着它,没有一个人向它道别,就这样离开了树。

跟《夜里凋落的花》一样孤独的还有《暗夜的星》:

                         暗夜的星

                      暗夜里迷路的小孩

                      是颗小星星。

                      那个小孩

                      是个女孩儿吧。

 

                      像我一样

                       孤单一人

                       那个小孩儿

                       是个女孩儿吧。

这两首诗都是在写金子美铃的孤独和寂寞。“花”“星星”都是那么美好漂亮,可是它们都在夜里孤独着。这本书里还有许多这样孤独的诗,她的心里是像气球一样,空空的。

除了孤独的伤心,金子美铃还写到许多对家人思念的伤心。比如《乳汁河》:

                         乳汁河

                     小狗狗儿,不要哭,

                     天就快黑啦。

 

                     天一黑

                     就不怕没有妈妈了,

 

                     你会看见

                 深蓝色的夜空里

                     若隐若现

                流着一条乳汁河。

        我也不太确定她在想谁,在她小时候,她的爸爸就去世了。那种思念的感觉,一定不好受。还有《牵牛花》:

                    牵牛花

              蓝牵牛花朝着那边开

              白牵牛花朝着这边开。

 

              一只蜜蜂飞过

              两朵花

 

              一个太阳照着

              两朵花

 

              蓝牵牛花朝着那边谢

               白牵牛花朝着这边谢

 

                   就到这里结束啦,

                   那好吧,再见吧。

         我不知道“蜜蜂”和“太阳”是什么意思。这首诗的“这边”、“那边”表明金子美铃与她亲人分别的时候到了,史金霞老师以前跟我们讲这首诗的时候说,这是金子美铃要跟她的丈夫或者弟弟分别了。可是我觉得不应该是她的丈夫。因为虽然这首诗里面没有一个心情沉重的字,后面两句写的那么轻松,可是还是要“结束”,要“再见”了,她那么舍不得。她的丈夫把病传染给她,禁止她做诗,而写诗是她最喜欢的事情。并且把女儿从她身边夺走,她不可能舍不得和丈夫分别。 “蓝牵牛花”、“白牵牛花”是悲伤的,这是金子美铃和她的妈妈、她的弟弟、她的女儿在告别。

金子美铃的一生是既短暂又悲伤还有阴暗的,快乐的时光那么少。可是她为什么还能写出《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们啊。  

 

澳门金沙网址,    灌木丛中的小草和夜里的飞虫,它们都很小,并且都在黑暗之中,就像金子美铃,但是它们的心里也是向着明亮。金子美铃可能也在时刻提醒自己,伤心的时候不要老想着伤心,而是向着快乐那一面。她写了那么多好诗,但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可她一直到选择自杀前还在不停的创作,就像她自己写的:“哪怕烧焦了翅膀,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而最后两节是写给所有小孩子的。她想要告诉都会的孩子们:“哪怕有一次接触到光明的机会,心里也要充满光明去迎接它。”

      生活在“阴暗”的人们要让自己变得积极,一直“向着明亮那方”。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黑暗中的光,龙与少年游

上一篇:东京爱情故事,一些序和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五章 蜂后 倪匡
    第五章 蜂后 倪匡
    28、两个浪子高达蜂后已经是第二次这样说了:“那不是浪子,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第一次,罗开听了就会心中动了一动,起
  • 名人故事之毕加索的创造与破坏,拉斐尔前派创
    名人故事之毕加索的创造与破坏,拉斐尔前派创
    1920年1月24日,在巴黎。一位穷困的三十六岁画家,发了高烧,昏倒在画室里。被发现后,立刻送到慈善医院,晚上八点五十分,他死了。第二天,二十五日
  • 三大名校演讲录,李敖北大演讲全文
    三大名校演讲录,李敖北大演讲全文
    李敖:刚才被美女抱了一下,浑身发热,我可以脱外衣吗?你们各位也可以宽衣,因为这屋好象热了一点,不要客气,不要见怪。毛泽东主席说,辛亥革命
  • 的再讨论,蓬莱岛案
    的再讨论,蓬莱岛案
    一、政治人物要带头坐牢! ——对许信良、陈水扁、黄天福、李逸洋的一点评论恐惧死亡、恐惧失去自由、恐惧丧失已经拥有的财富、声望和地位——这些
  • 陈水扁勇敢吗,又来骗我们了
    陈水扁勇敢吗,又来骗我们了
    李敖之陈水扁(Chen Shui-bian)抢青年票,给青少年们一种影象:陈阿扁是强悍的。我看了,深觉他扭动了历史真相,因为陈水扁(Chen Shui-bian)虽有很多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