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岁赴台老兵回乡探亲,台湾网友替去世爷爷找到
分类:小说中心

“喂,老李,不要在船上忙碌了,跟我走,一位台湾佬找你!”船厂办公室主任老宋跑到老李工作的船上,对正在船上帮着搬运货物的老李大声喊道。
  “让台湾佬找你老婆去,你没看到我正忙着吗?”老宋和老李是同学,说话从来就是没上没下的。
  “真的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快跟我走吧!”老宋走到老李面前,真诚地说道。
  “想让我犯错误是吧!”老李继续在船上忙碌着,根本就不相信老宋的话,当时改革开放刚进行,老宋和老李都是国营船厂职工,只不过老宋在办公室当主任,老李在船上当工人,老李不相信会有什么台湾佬找他,也不想触及与台湾有关的话题,几年前,他曾亲眼看见一位亲戚在台湾的工人被批斗的场景:“一家人带着高帽,胸前挂着‘台湾特务’的牌子,被众人押着沿街游行,周围的人喊着‘打倒台湾特务’的口号,朝他们身上扔垃圾、甩石块,砸得他们伤痕累累……”
  “真有一位台湾商人来找你!”
  “他找我,但我不想找他!”老李没好气的回答道。
  “文化大革命早已结束了,现在搞改革开放,国家允许台湾同胞到祖国探亲访友,说不定找你的台湾佬也是你什么亲人呢?”
  “不可能,我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其他亲人,更没有台湾亲人,他们认错人了!”
  “人家要和你见一面,你还是去看看吧!”看来老宋不是在和他开玩笑,船长也在一旁催道:“去吧,去吧,说不定你真有亲人在台湾呢?”
  老李随老宋来到工厂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老人,看到老李进屋,副厂长老胡介绍说:“老李,他是你爸爸的好友,到大陆来探亲访友,受你爸爸委托,顺便打听你们母子的下落!”
  台湾老人看到老李,激动的站起来,嘴里哆嗦着:“我终于找到你了!”
  “胡说什么?我爸爸去世多年了,你们认错人了!”老李说完准备转身离去。
  “老李,没认错,你亲爸爸现在还活着,他在台湾!”老胡拦住老李,大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
  “这位台湾老人以前是我老家的邻居,当年你父亲曾在这一带兵打仗,那时候我和他都被你父亲抓来当兵,只不过后来他主动随你父亲到台湾去了,我却从军营中逃走了,他现在回老家探亲,向我打听你的下落,我如实禀告了!”老胡解释道。
  “我在你手下干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不曾听你说过这些事?”
  “不是担心连累了你和我吗?”老胡继续解释。
  “我有父亲,他前年去世了,请不要找来一位国民党的军官,随意栽赃到我们家头上,我们家可是正宗的贫下中农!”老李说完又准备离开办公室。
  “你不信,我们去见见你母亲,她会告诉你真相的!”台湾老人激动地站起来,对老李说道。
  “别去,我妈身体不好,你们不要打扰她!”老李阻拦道。
  “老李,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了,台湾亲人到祖国探亲访友,是中央同意的,接待台湾亲人,也是县台办安排的,你不同意接待台湾亲人,就是破坏祖国统一大业,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老胡突然对老李吼道。
  老李从小胆小怕事,被副厂长老胡这么一吓,不敢离开厂办了,吓得一屁股坐到墙角边的凳子上,望着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见见你母亲!”台湾老人继续说道。
  “那我带你们去!”老李无可奈何的回答道。
  老李的家在县城边沿的江边,那里搭建着很多低矮破旧的房子,污水遍地,人口密集,那里的居民和他们的房子一样,早已被县城边缘化了,家家穷困潦倒,老李的母亲在父亲去世后不久,突然卧床不起,老李的妻子颇有几分姿色,属于农村户口,因为看上老李的非农业户口才愿意嫁给他,一家人靠着老李微薄的工资勉强能度日,老李在船上工作,有时几个月不能回家,婆婆瘫痪了,老婆在家既要照顾婆婆,又要拉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受不了这种贫困又忙碌的生活,后来和县城里一位算命先生好上了,和老李吵了一架后,索性带着孩子住进算命先生家里去了,老李为了在家照顾母亲,申请在船码头负责搬运物资,每天一日三餐时间可以回家照顾母亲。
  从船厂出发,老李带着老胡、台湾老人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老李破旧不堪的房子前,老李推开门,走到母亲病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妈,一位台湾客人来看望你了!”
  “谁?”老人突然睁开眼睛,紧张地问道。
  “是我,受张团长委托,特来看望您们!”台湾老人在老李身后也来到老太太床前,弯腰问候道。
  “他还记得我们吗?”老太太沉默了一阵之后,又问道。
  “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你们,以前两岸隔绝,不能来看望你们,现在改革开放了,他委托我来看望你!”
  “他还好吗?”
  “还好?”
  老太太突然一阵咳嗽,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台湾老人尴尬地站在一旁,无所适从,老李既不给他们倒茶,也不让座,完全一副不理睬他们的神态,台湾老人直起身子,看了看破旧的房子,然后将一个包放在老李母亲的枕头旁,和老胡从老李狭窄的房间内退了出来,对尾随而至的老李说:“你父亲非常牵挂你们,照顾好你母亲!”说完和老李握过手后,和老胡离开了老李家。
  老李站在门口,等他们走远后,转身关好门,走到母亲床边,迫不及待的将母亲枕边的包打开:“妈呀!这么多钱?我一辈子都用不完了!”
  “藏好,不要让小偷偷走了?”母亲突然说道。
  “我真还有个台湾父亲?”
  “哎,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把以前的事情告诉你也无妨!”
  “什么事?”
  “他不是你父亲,是你姨夫,部队上的人当年叫他张团长,解放前曾率兵打仗驻扎在我们家附近,竟然和我双胞胎姐姐好上了,我父亲知道后,怒不可赦,但又怕这个张团长,只好忍气吞声将我姐姐悄悄送到乡村老家藏了起来,张团长一连几天见不到我姐姐,带兵到我们家里和父亲理论时,正好遇到我到乡下看望姐姐后刚进门,他们把我当成了姐姐,不顾父亲的阻拦,将我抢走了,刚到部队,张团长突然接到命令,要部队连夜转移,他又安排士兵将我送回来了,走前还说请我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打完仗再来找我们,他们走后,父母将姐姐接回家,发现她怀孕了,担心影响我们家的声誉,父亲匆匆替她找了一户人家,强迫她出嫁,一天夜晚,她突然从家里逃走了,我们找遍了整个县城,也没有寻找到她,我们都认为她随张团长去了,没想到她和张团长也失去了联系!”
  “他们将我当成张团长的儿子,我现在该怎么办?”老李继续问道。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我们这里现在有亲戚在台湾的,都发财了,张团长以前愧对我们,他现在也该补偿我们,只要我不说破实情,他们不会知道,你认下这个父亲,就没有人瞧不起我们了!”
  老李的父亲在台湾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老李的妻子在知道此事的当天,收拾好行李,带着孩子从天天在街上摆摊算命的瞎子家跑了回来,老李不准她进门,两个孩子就抱着老李的腿嚎啕大哭,孩子们以前在母亲的教唆下,不认老李这个父亲,现在又在母亲的教唆下缠着父亲不放,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老李被孩子的眼泪感化了,再加上母亲躺在床上对老李说:“你这个年纪,也不可能再生孩子了,没有孩子,钱再多又有何用?让她们进门吧!”
  老李听了母亲的话,让老婆和孩子回家了,老婆回来后,对老李的母亲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惜老李的母亲命苦,无论老李和妻子对她如何好,她没过几年好日子就去世了,在母亲去世的当天,老李给在台湾的“父亲”发去了电报,不久“父亲”回信:“我身体不好,不能回来,你两个妹妹不久将到大陆来看望你们!”
  安葬母亲后不久,台湾的两个妹妹来了,他们不仅在老李母亲坟前磕了头,烧了纸,还给老李传递了“父亲”的愿望:“父亲岁数大了,身体不好,希望你到台湾去继承父亲的事业!”
  妹妹们还介绍:“父亲在台湾退伍后,办有两家工厂,在没有找到你之前,准备将两个工厂继承给我们,现在找到你了,可以将工厂继承给你!”
  无论妹妹怎么劝说,老李都不愿意去,他担心实情暴露后,父亲不再给他寄钱,再就是自从县里知道他父亲是台湾的富翁后,对他们一家特别关照,还破格提拔他担任了船厂的副厂长,这是老李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他舍不得丢掉副厂长这个职务,在思想中:“台湾很乱,有朝一日,大陆解放台湾后,台湾的资本家又会被批斗!”
  老李的两个子女以前因为家里穷,父亲胆小怕事,母亲淫荡,一家人在周围的名声不好,让他们跟着备受歧视,自从家里一夜之间变得有钱后,攀附、巴结他们的人多了,特别是老李的女儿小丽,上高中后不久就辍学在家,她完整的继承了母亲的漂亮和风流,经常和男人们鬼混,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得了性病,不好意思开口找父亲要钱治病,姑姑们的到来,让小丽看到了发财、治病的希望。
  她每天陪着姑姑玩儿,诉说自己从小跟着父亲所受的苦,在姑姑面前嘴巴甜,人又勤快,每天无微不至的服侍着姑姑们的起居,让姑姑非常喜欢这个侄女,姑姑们给她买新衣服,小丽不准,她流着泪说:“我以前读书成绩很好,因为家里没有钱才辍学,我不想要新衣服,只想要钱去读书!”
  小丽的话感动了姑姑,她们离开大陆前,单独给小丽留了两千元钱,小丽接过钱,送走姑姑,转身就朝医院走去,在医院门口,她转来转去,没有勇气走进医院大门,正在犹豫之际,医院门口来了一位中年妇女,主动和小丽打招呼,还对小丽说:“你个大姑娘家,一些病不能到医院去看的,他们将你的病传出去,你以后怎么见人?我丈夫家有着祖传的治疗妇科疾病的秘方,药到病除,我带你去看病吧!”
  “你知道我患了什么病?”小丽惊讶地问道。
  “我丈夫是治疗妇科疾病的专家,我跟他看病这么多年,女孩子得了什么病,我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小丽被这位中年妇女说动了心,跟着她来到县城内一家偏僻的诊所,诊所的门关着,从诊所的隔壁走出来一位中年男人,被中年妇女叫住,这位中年男人走到她们面前,笑着对她们说:“你们来得好及时,稍微晚一点,我就出诊去了!”
  中年男人站在诊所门前不远处,听了中年妇女的介绍,他看了看小丽的舌头,摸了摸小丽的脉搏,对小丽说:“你的病非常严重,幸好及时遇到我,否则就无药可治了!”
  小丽被她说怕了,紧张地问道:“医生,我的病怎么了?”
  “不用担心,我这里有祖传秘方,每颗药虽然贵点,但可包治百病!”
  “多少钱一颗?”
  “一千元一颗,你的病只需要三颗药就行了,如果不信,可以先买一颗药吃了试试!效果不好,到诊所来将钱退回去,如果效果好,再来买!”小丽听了医生的话,拿出一千元,买了一颗药,就回家去了,在家中,小丽准备吃药时,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却怎么也找不到这颗名贵的药,第二天再次来到这家诊所,没有看见昨天遇到的那位医生,询问坐诊的医生,他笑着说:“小姑娘,你遇到骗子了,一对中年夫妇经常冒充偏僻诊所的医生,在我们诊所周围骗钱!”
  听了医生的话,小丽哭笑不得,幸好自己还有一千元钱,后来用这一千元钱才治好自己的性病,之后,小丽不敢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了,她主动请父亲的朋友帮忙,帮她介绍了一位船厂工人,他们认识了不到一个月就结了婚。
  一年夏天,老李的父亲再次发来电报:“希望你们一家人到台湾来玩儿,我想念你们!”
  老李不为电报所动,他的妻子和子女却动了心,在他们母子的逼迫下,老李请了假,带着一家人去了台湾,在台湾,他们受到父亲一家人的热情接待,父亲还给他讲了很多关于他母亲的故事:
  你妈妈年轻时好美,那时整个县城都没看到比她更美的女人了,我和你母亲相爱,你外祖父母还不知道,她怀上了你,我准备和你母亲结婚时,没想到你外祖父却将她藏了起来,为了爱情,我带兵到你外祖父家中,将她抢了回来,可惜刚将她接到部队,我突然接到通知,部队要连夜转移,只好连夜将她又送回去了!”
  父亲还告诉他:“在认识你母亲之前,我曾结过一次婚,还有一个儿子,那时,我们随部队撤退,和家人失去了联系,至今都没有联系上她们,不知道你那个哥哥还在不在人世?如果他还活着,比你大五岁,你回大陆后,想办法帮我找找,如果能够联系上她们母子,迅速告诉我,我想念她们呀!”
  老人边说还边不停的擦眼泪,那段时间,老李整天陪伴在父亲身边,虽然父亲一再挽留他留到台湾,但老李忧心忡忡,担心自己的身世暴露,再加上自己不习惯台湾的生活,特别是他的孩子和妻子也不习惯台湾的生活,最终他们还是回到了大陆。
  回家后,老李虽然经常和父亲通电话,说自己天天忙于寻找哥哥,但他根本就没将寻找哥哥当回事,他担心替父亲找回另一个儿子,父亲寄给自己的钱会减少,在替父亲寻找另一个儿子期间,船厂破产了,老李下岗了,老爷子知道后,又从台湾给他寄来一笔钱,让他儿子开了酒店,让女儿开了另一家船厂,虽然不久,台湾的老爷子也去世了,但给他寄来的钱已经足够老李夫妇安享晚年了。

“我要和你婆母结婚!”女儿娟和女婿辉帮父亲老胡办完出院手术,一家人走出医院,父亲突然将娟拉倒一边,小声对她如此说道。
  “我们早就看出,这段时间以来,你们关系已经不一般了,她照顾你住院,没想到照顾出感情来了,好呀,我同意!”娟爽快地答道。
  此刻,辉也被他的母亲拉到另一边,小声对他说:“我要和你岳父结婚!”
  “同意!”辉调皮地回答。
  “从今晚开始,我们就要住到一起了!”辉的母亲进一步强调。
  “他家,你家,还是我家?”辉嬉笑着问道。
  “当然是他家!”
  “你们这可是闪婚呀!”
  “去你的,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
  “是很久了,我和娟认识了,你们就认识了!”辉嬉笑道。
  “在你们认识之前,我们就认识了!”
  “我怎么不知道?保密工作做得够好呀!”
  “去你的,不要贫嘴!”
  “那么顽固不化的老头,怎么被你融化了?”辉好奇地问道。
  “看来,你对岳父的成见还是非常大的!”
  “岂止是成见,简直是仇恨,不是他刻意阻拦,我结婚会这么晚吗?”提到此事,辉有点生气了。
  “不要抱怨父亲,他有自己的难处!”母亲责怪儿子。
  “应该抱怨,都怪我以前对你不好!”辉还想继续抱怨岳父几句,没想到岳父和娟已经走了过来,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从现在开始,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娟对辉说道。
  “要想忘记过去的事情,就要将心中的不满说出来,说完了,也就忘了!”老胡鼓励辉说出自己心中的不满。
  娟和辉恋爱时,老胡横加阻拦,还一次次托人帮娟介绍对象,直到娟对父亲说:“我已经怀上辉的孩子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老胡无法阻拦了,才同意他们来往,但又提出一个要求:“你们结婚可以,但必须先买房!”
  两人在母亲的支持下,四处借钱,买了新房后,娟才挺着大肚子和辉结婚,之后,老胡几乎不和他们来往,他大多数时间在河边钓鱼,就是在他那个不足五十平方的老房子里,也很少看到他的身影,偶尔在河里钓到了大鱼,他会主动给女儿送去,但绝对不在他们家吃饭,还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负担我,我也不负担你们了,我的退休金只够我一个人生活!”
  有一天下午,老胡在河边钓到一条两斤多重的草鱼,欣喜异常,急忙收好鱼竿,提着鱼,一路小跑着给女儿送去,没想到在公路转弯处被一辆摩托撞伤,在老胡的要求下,肇事司机打通了女儿、女婿的电话后,才将他送到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老胡全身多处骨折,还流血过多,手术前急需输血,老胡是O型血,医院血库里那几天O型血正告急,娟的血型和父亲不相符,没想到却和辉的血型相符。
  老胡进手术室后,辉笑着问娟:“我的血型和你父亲的血型相符,我的长相比你更像你父亲,难道他也是我父亲?”
  “瞎说什么,那叫缘分!”娟撒着娇说道。“给你妈打电话,晚上到她那儿吃饭去!”娟突然命令辉。
  “又麻烦她老人家干什么?”
  “等爸爸手术完,你在这儿陪护爸爸,我回去帮你们拿洗漱用品,还要到银行取钱,给你们送晚饭,我们忙得过来吗?”娟质问辉。
  “好,我的姑奶奶,不要生气了,我马上给母亲大人打电话!”
  老胡做完手术,躺在病室里,肇事司机答应帮他们照顾着老人,催他们回去吃饭,辉和娟来到母亲云的家里,满桌饭菜正等待着他们,吃饭时,云问儿子:“你们结婚后,很少主动回来吃饭,今天怎么会突然安排我帮你们做饭?”
  “娟子他爸住院了,我们忙不过来!”
  “你们不是说他身体好得很吗?怎么说病就病了?”
  “今天钓了一条大鱼,在给我们送鱼的路上被车撞了!”辉边吃饭,边和妈妈唠叨。
  “你们要上班,娟子也快生了,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干,到医院去帮你们照顾照顾他吧!”云沉默了几分钟后,说道。
  “还是母亲通情达理,谢谢妈妈!”辉笑着回答。
  “这合适吗?”娟子问道。
  “哎!父亲住院,当儿女的不去照顾又不行,住院时间久了,我担心忙坏了你的身体,影响了我的孙子!”云担心地说道。
  这晚,辉在医院通宵陪护着老胡,第二天,云早早的来到老胡的病室,将儿子催回去了,老胡睁开眼睛看见云,歉意地说:“亲家,我的事,您怎么知道了?”
  “您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娟和辉忙不过来,我替他们来照顾您!”云快言快语地说道。
  “怎么好意思麻烦您?”
  “不麻烦我,就要麻烦娟,她怀着孩子,既要上班,又要照顾您,忙得过来吗?”
  “以前总是在娟面前说,老了绝不会连累她的,没想到现在离开他们还真的不行,昨夜可苦了辉,我一会儿要喝、一会儿要上厕所,闹得他通宵没睡!”
  “我儿子是个大孝子吧!”云坐到老胡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和老胡拉着家常。
  “还真不错!”
  “当初,你可是铁了心反对他们来往的!”
  “我当时主要嫌弃他岁数大了点!”
  “男大女十几岁,算什么大?”
  “我当时可不是这样想的,认为三十几岁的男人,还找不到媳妇,自身肯定有毛病!”
  “你现在认为他自身存在毛病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是我看错人了!”
  “您当时不仅反对他们来往,对我也是不理不睬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可是我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还是在他们的婚礼上,要是没看见儿子坐在你旁边,我进病室后,一定不认识你!”
  “都怪我不好,他们认识好几年了,我们两亲家还没走动过!”
  “别自责了,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哪个当父亲的不希望自己女儿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姑爷?”
  他们正说着话,医生查房来了,云问医生:“老胡的伤势如何?”
  “岁数大了,伤筋动骨后,恢复起来比年轻人要慢一点,慢慢调理,不碍事,但要做好在医院呆上一两个月的思想准备!”医生说道。
  “需要住那么长时间的院?”老胡疑惑地问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可况你的伤势还比较严重呢!”医生解释道。
  “完了完了,这可要麻烦娟和辉一阵子了!”老胡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要担心,我替他们照顾你!”云安慰道。
  “麻烦他们是应该的,但麻烦你,我怎好意思?”
  “照顾好你,娟才心安,娟过得舒坦,怀中的孙子才过得舒坦,我现在不仅是在照顾你,也是在照顾儿媳、孙子!”云的话,将老胡逗笑了。
  在云的精心照顾下,老胡可以下床行走了,晚上也不需要家人陪护了,一天上午,老胡打完针后,云说:“我搀扶着你,到病房外走走?”
  “天天躺在医院里,憋慌了,我早就想出去晒晒太阳,透透气儿!”
  医院门前有个花园,花园里花都谢了,但绿叶长得特别茂盛,花园中央栽种着一棵大桂花树,桂花树下面安放着几把靠椅,云扶着老胡围着花园里的小道走了几圈后,来到桂花树下,在靠椅上坐下。
  “有一句话憋在心里好长时间了,就是不要意思开口!”老胡突然问云。
  “什么事?照顾了你这么长时间,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有疑问就问呗!”
  “辉这么优秀,快接近四十岁了,为何以前连女朋友都没谈过?”
  “哎,都怪我,和他爸爸吵了一辈子的嘴,打了一辈子的架,跟着我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读书晚,大学毕业晚,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工作,又在社会上漂泊了好几年,等稳定了工作,和娟好上了,你又拼命的反对,折腾来折腾去,一晃快四十了,才成家!”
  “你和丈夫的关系不好吗?”
  “以前关系还比较,自从有了辉,关系就僵化了!”
  “有了孩子,关系怎么反而僵化呢?”
  “哎,一言难尽呀!”
  云和丈夫松结婚后,多年没有生育,后来有了儿子辉,松也从农村回到了城里,松视儿子如掌上明珠,说儿子给他带来了好运,有一天,我带着儿子在外玩耍,没注意,让他被一位比他大得多的小朋友不小心砍破了手腕上的血管,鲜血直流,等我们将他送到医院,医生说失血过多,马上需要输血,检查血型时,发现儿子竟然是O型血,因为云是A型血,松是B型血,很明显,辉不是松的儿子。
  从此,松不再对儿子好了,对云也耿耿于怀,常常为琐事和她争吵,还骂辉为野种,特别是每次喝醉酒后,打骂她们母子更狠心,改革开放后不久,松被迫从船厂下岗,为了生活,他借钱购买了一条船跑运输,当时跑运输发财快,但他有了钱,却舍不得给云和儿子花,云提出和他离婚,他不理睬,十天半月难得回家一次,回来后就在家里摔摔打打,骂云:“你这个婊子,在外偷人养汉,休想让我帮你养儿子,现在还想和我离婚,没门,我要拖着你,让你生不如死!”
  云忍辱负重,靠自己微薄的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松不给家里一分钱,还经常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到家里来大吃大喝,喝醉了酒就闹事,闹得她们母子不得安宁。有一段时间,松将近一年没有回家了,云担心他出意外,四处打听,才知道松和他船上一位帮他们做饭的女人好上了,他们在一起还生了一个女儿。
  云对不起松在先,知晓此事后,不仅没生气,还感到非常欣慰,联系上松后,表示愿意帮他们带孩子,因为此前,云生了辉后不久,患了子宫瘤,手术后失去了生育能力,让她深感对不起松,所以每次松对她打、骂,她都忍让着,云的宽宏大量感动了松,虽然他从来没有将女儿带回家,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家打骂过云母子,让她们过了一段时间的安宁日子。
  “他现在住在哪儿?”
  “哎!一个夏天,船在江面上行驶,突遇洪水,船翻人亡了,至今尸首都没捞到!”云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啊!”老胡惊叫一声。
  “你怎么了!”云侧目惊讶的望着老胡,问道。
  “松的船号你记得吗?”
  “兴航898!”云脱口而出。
  “就是这艘船,我亲眼看到它沉没的!”
  “你没记错?”
  “当时,我在岸边钓鱼,亲眼看到洪水吞没了那艘船,也就几分钟的事情,我女儿就是从那艘船上飘过来的!”
  “什么?娟不是你女儿?”
  “那天下班后,我像往日一样,到江边钓鱼,鱼钩扔到江中不久,突然狂风大作,波浪翻滚,按照以前钓鱼的经验,知道上游发大水了,我急忙收住鱼钩,朝岸上走去,在我对面的江中,一艘小货船在破浪汹涌的江水中摇摆颠簸,看样子准备向江边驶来,突然,一波大浪打来,小船在江中挣扎了几分钟,我看到有人开始从船上朝江中跳,不一会儿,船就沉没了,正在我惊慌失措之际,突然听到婴儿的哭声,我看到了一个裹着救生衣,绑在救生圈上的婴儿,我跑到江边,将她救了起来,发现是一个女婴,将她抱回家,女朋友要我将她送给别人,我看到小女孩长得清秀,再哭再闹,只要我抱住她,就望着我发笑,我舍不得将她送给别人,留了下来,后来女朋友和我分手了,虽然工作换来换去,家也是搬来搬去,但对小女孩始终不离不弃,终将她拉扯成人了!”
  “这么说,这个小女孩肯定是松的,我第一次见到娟,就觉得她的眼睛特象松,感谢你救了她,而且现在成了我的儿媳,我待她如亲闺女,让我可以心安理得的面对松了!”
  “有一个疑问,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都老了,我也不想隐瞒什么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我不明白,辉为何不是松的儿子?”
  “松生前一直追问这个问题,我始终坚持不说,现在想想,说出来也没什么?”
  云和松结婚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松闹革命非常积极,到处组织批斗人,也得罪了很多人,没想到后来有人检举揭发,松的父亲生前当过伪警察,转眼间,一位在主席台上批斗别人的人变成了被批斗的对象,因松认罪态度好,其父亲早已去世多年,而且在伪警察中也就是一位普通警员,没有欺压过当地百姓,于是没有继续批斗松,而是将他下方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
  一个周末,云放假后,到乡下去看望松,一位和松同时下方到那里的知青接待了云,对她说:“松随社员到山上砍树去了,将近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云不想一个人夜晚住在满屋都是男人的知青下方点,看看天气,还可能赶回家,于是告别男知青,回来时,云选择了走小路,这条小路以前曾来看望松后,回去时随松走过几次,虽然地势偏僻,但沿此路回家,可以节约三分之二的时间,云急急忙忙往回赶,太阳慢慢落山了,小路上不见半个人影,此时已经到了冬季,漫山遍野的杂草已经枯黄,但任然象篱笆一样挺立在小路两旁,挡住了云的身影,寒风吹在杂草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如同人的脚步,云总感到身后有人追随,但停住脚步,回头张望,什么都没有。
  月亮慢慢升起来了,路面变得模糊不清了,远处的山梁沉浸在黑暗的天空中,四周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黑影矗立着,云以快走来掩盖心中的恐惧。突然,杂草中窜出一个粗壮的男人,拦腰将云抱住,拖向路边的草丛,云虽然受到惊吓,但迅速反应过来,拼命的挣扎、呼救。

图片 1 李文平、李三妮与台湾的李尚颖通过微信视频交谈

图片 2图片 3

赴台老兵的遂平亲人找到了 通过微信认亲已采血样做DNA鉴定

小时候

大河报首席记者李钊 通讯员陈童 文/图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核心提示|近日,“今日头条寻人”登载了台湾网友李尚颖的寻亲求助,他希望能替去世的爷爷、赴台老兵李志友,寻找故乡河南省遂平县的家人。1月31日下午,遂平县警方在该县玉山镇寻到了赴台老兵李志友的老家。海峡两岸的亲人通过微信视频见了面。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台湾网友替爷爷寻找遂平亲人

……

“爷爷在世的时候,曾经想过要回到河南寻找家乡亲人,但爷爷年纪大了身子不好,始终无法实现心愿,并在2013年抱憾离世,我想帮爷爷完成他的遗愿。”近日,“今日头条寻人”登载了台湾网友李尚颖的寻亲求助,他希望能替去世的爷爷、赴台老兵李志友,寻找故乡河南省遂平县的家人。

后来啊

李尚颖在头条寻人里说:爷爷李志友出生于1922年3月3日(退伍后户籍资料上写1922年12月10日),其父亲叫李钢翠,母亲姓秦,从当年登记的信息得知,李志友的老家在河南省遂平县西五十里杨村,哥哥叫李勾四,生于1920年2月19日。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听爷爷说过,他老家所在的村庄,村民大都姓李。”李尚颖在寻亲求助上说,爷爷李志友在老家至少有两个兄长。1939年,17岁的李志友被抓入国民党部队,随后在1949年远赴台湾,改名为李志有。1959年10月,李志友退伍,曾先后定居于台湾台北与台中等地。2013年,李志友逝世于埔里荣民医院护理之家,享年91岁。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遂平警方拉网排查找到赴台老兵的家

……

1月30日中午,大河报记者拨通了遂平县公安局局长刘雪岭的手机。

——余光中《乡愁》

“孝顺孙子替爷爷寻找家乡亲人,公安帮助圆梦,责无旁贷。”了解情况后,刘雪岭随即安排警令部立即行动。

“父亲、母亲,儿子今天回来了。”

当天中午,遂平县公安局警令部指令西部山区的阳丰、花庄、文城、玉山、嵖岈山5乡镇的派出所,展开地毯式拉网排查,看哪一个杨村吻合头条寻人上所说的特征。

今日,深秋的江西临川冯家岭冷雨无声

31日中午12时,遂平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张宏拨通大河报记者的电话,激动地说:“找到了,终于找到了!找到头条寻人上所说的那个杨村,是遂平县玉山镇悦庄村的后杨庄自然村。”

99岁的赴台老兵陈竹生

“玉山镇距县城44里,后杨庄自然村距县城49里,不但距离吻合,而且还找到了李志友的侄子、侄女。”张宏说。

跪坐在地上抚摸着父母的墓碑

久久不愿起身

海峡两岸亲人微信里见了面

这一跪,老兵等了29年!

31日下午3时30分,记者与遂平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张宏、警令部主任杨会一起,驱车赶到后杨庄自然村,见到了已故赴台老兵李志友的侄子李文成和李文平。

图片 4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在台湾已故的李志友老人,论辈分俺们应该叫叔的。”70岁的李文成和56岁的李文平激动地说,“父辈是一女四男,兄弟姐妹5个,老大叫李狗四,老二叫李志坤,老三是李志友,老四叫李志毛,还有一个姑姑。1948年,志友叔给家里来过一封信,是牛皮纸信封,信里说他在机场。从那以后,再也没和家里联系过。”

不管身处多远

现年92岁的李三妮,是李志友老人在大陆岁数最大的侄女。当天下午5时许,记者驱车赶到嵖岈山镇常韩庄杨李环村民组李三妮家。老人虽上了岁数,但脑子一点儿也不糊涂。

家乡、父母永远都是我们内心的牵挂……

“那上面说的不对,我父亲叫李狗四,不叫李勾四。志友叔的父亲不叫李钢翠,叫李钢锤,他母亲也不姓秦,是姓银。”据李三妮老人追忆,李志友的小名叫红鼎。

少年时远赴台湾的99岁老兵陈竹生

记者在赶赴遂平县的路上,已加台湾网友李尚颖为微信好友。在李文成、李文平和李三妮家,大河报记者打开手机微信视频,海峡彼岸的李尚颖与大陆的叔叔李文成、李文平,姑姑李三妮亲人在手机里相见,激动地问这问那,久久不愿挂机。他们在视频里反复核实细节,所有特征几乎全部吻合。

时隔29年,终于再一次回到家乡

圆了自己一个多年的梦想

采血样寄往台湾,做DNA鉴定认亲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

31日下午5时许,玉山派出所所长杨红军微信加台湾的李尚颖为好友。“一会儿就给李文平采血,血样尽快寄到台湾。”杨红军在电话里告知李尚颖,虽各项特征都对上了,但最好还是通过DNA鉴定一下,这样比较科学,能消除一切疑虑。

这位99岁的赴台老兵的动人寻亲故事

征得李尚颖的同意后,李文平随后来到玉山派出所血样采集室采了血。“血样将尽快寄往台湾,由台湾方进行DNA鉴定,结果应该2月份就能出来。”杨红军说。

“感谢遂平县公安!”在电话里,李尚颖多次致谢。

陈竹生

“文成、文平的叔找到了,在台湾成了家,他的孙子很快要来认亲了!”31日傍晚,后杨庄自然村的村民们喜上眉梢,奔走相告。

图片 5陈竹生寄给大陆亲属的旧照。照片由陈竹生亲属提供

陈竹生出生于1919年,老家在昔日的江西省临川县南关村牛角湾。抗战时期,无情的战火摧毁了陈竹生的家园,全家人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

年轻的陈竹生决定自愿从军,将部队给的安家费交给母亲,解决家中之困。从此便随着部队辗转,最终远赴台湾,从此与家乡亲人天各一方。

图片 6陈竹生与妻子的结婚合影 照片由陈竹生亲属提供

在台期间,因为教育程度低,为了要有一技之长,让自己独自在他乡能有更多的谋生机会。陈竹生修了医科的相关课程,刻苦研读医书,后来考取的相关资格考,当上了军医。从小兵一路当上了军官。

陈竹生在台湾娶妻成家并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图片 7

老人唯一的女儿陈淑贞说,父亲在当兵的时候,因为亲眼目睹部队有人做了不好的事违反了军中纪律,当场被枪毙了,所以父亲会告诫他们儿女:做人,不能做坏事。

图片 8

经历了无数寒暑的想念与煎熬,直到1989年,70岁的陈竹生终于返乡见到朝思暮想的老家亲人。探亲完回台后,他也曾跟家乡亲属通信往来。

然而,因为年事已高且自觉身子不大好,陈竹生有了许多顾虑。加之所居住的眷村拆迁以及家乡行政区域规划变更等原因,与家乡亲人失去了联系。

图片 9陈竹生给在大陆的亲属寄的信件 照片由陈竹生亲属提供

时光荏苒,陈竹生已是99岁高龄,他人生暮年最大的念想,就是想再一次回乡见见家乡亲戚们。

陈淑贞透露,“爸爸近年不时提起要找江西亲戚,我也按照以前信件往来的地址寄信过两次,但是没有任何回音。”眼看着老父亲身体日渐衰老,想回乡探亲却无法联系到亲人,陈淑贞通过头条寻人的粉丝专页提交寻亲求助,期盼实现爸爸晚年的心愿。

图片 10陈竹生的弟弟陈富生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陈竹生老人的江西亲人描述,“9月10日晚上,朋友转发给我相关信息,我们才总算有了二爷爷的下落。”那晚,他们陆陆续续收到来自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传来的消息,得知陈竹生正在寻找家乡亲人。

“后来我们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通过比对信件和老照片,分散在海峡两岸的一家人终能相认。

图片 11海峡这头期盼已久的亲人们也难掩激动,纷纷上前拥抱老人。 王剑 摄

10月23日晚,一架来自台湾的飞机缓缓降落南昌昌北机场,99岁赴台老兵陈竹生终于见到了阔别29年之久的家乡亲人。

图片 12“欢迎您回到家乡!”王剑 摄

25日,陈竹生在家人们的陪伴下

前往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冯家岭

祭拜父母

图片 13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子侄们的帮助下,冒雨趟过半人高的茅草,来到去世多年的父母墓前。图片 1410月25日,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冯家岭细雨蒙蒙。99岁的赴台老兵陈竹生在家人们的陪伴下祭拜父母。 王剑 摄

从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驱车20余里后,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子侄们的帮助下,冒雨趟过半人高的茅草,来到去世多年的父母墓前。

图片 15陈竹生老人来到去世多年的父母墓前。 王剑 摄图片 16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子侄们的帮助下,冒雨趟过半人高的茅草,来到去世多年的父母墓前。 王剑 摄

不顾劝阻,陈竹生在亲人的搀扶下执意从轮椅上起身,跪拜父母。

图片 17

“儿子来看你们了……”面对父母的墓碑,陈竹生老人数度梗咽,不停擦拭眼泪,交代三个儿女今后要常来祭拜。此情此景,在场的亲属亦是潸然泪下。

图片 18老兵陈竹生数度梗咽,交代三个儿女今后要常来祭拜。 王剑 摄

陈竹生的次子陈建光当日告诉中新网记者,这次和父亲一起回到家乡与大家族团圆非常激动。“一下子多了许多堂兄弟、堂姐妹,以后有机会会带我的孩子多来大陆,回家看看。”

图片 1923日晚,陈竹生及其子女在台湾桃园机场合影留念。 照片由陈竹生亲属提供

“父亲总是念叨想要回家乡看看,这次回来祭祖圆梦,父亲非常高兴。”女儿陈淑贞说。

图片 20老兵和江西亲属在一起其乐融融

在结束在家乡团圆、祭祖、参观等行程后,圆梦后的陈竹生将于10月26日晚和儿女一起返回台湾。

《乡愁》

故乡的歌 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 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 挥手别离

离别後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席慕蓉

作者:王剑 李韵涵 姜涛

编辑:丁宝秀

图片 21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99岁赴台老兵回乡探亲,台湾网友替去世爷爷找到

上一篇:师宗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动真碰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师宗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动真碰硬
    师宗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动真碰硬
    周三下午,鹏旗镇中心卫生院二十三名党员集中在医院大会议室召开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如果是表扬与自我表扬,也许大家还能踊跃些,而
  • 夏多布里昂,亚历山大
    夏多布里昂,亚历山大
    拿破仑来到多罗戈米洛城门,在野外第一座房子里安息,又沿着多伦多河走了一趟,没有碰到壹个人。他重返住处,任命莫蒂埃上校为圣保罗总督,杜罗丝
  • 墓畔回忆录,夏多布里昂
    墓畔回忆录,夏多布里昂
    波拿巴在玛尔梅宗宫——全面放弃要是一个人突然一下从轰轰烈烈的人生舞台转到冰海那静悄悄的岸滩,他那种感受,我在拿破仑墓旁也感到了,因为我们
  • www.4166.com:丢失的信件,找回丢失的麦子
    www.4166.com:丢失的信件,找回丢失的麦子
    早上七点多钟,旅舍门前的台阶上,一群人伸长了脖子在看墙上贴的一张举报信,不常有路过的人停下来,挤进来看举报信写些什么。 “那人胆子可真大啊
  • 我要正确地活下去,从产妇跳楼事件想到的【w
    我要正确地活下去,从产妇跳楼事件想到的【w
    一 华阳镇的苟长生,在当地可是个出了名的人物。他的出名,并不是说他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而是他好吃懒做,耍性子,发脾气,败家当。 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