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5wk.com家长提议请他走人,冲动是魔鬼
分类:小说中心

区街道办干事叶华民在电脑上改写完材料,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离下班不到半个小时,他打印了一份送到主任办公室,主任仔细看了一遍,点头表示满意。下午叶华民一直在忙这份材料,这是他第三次呈送主任审阅。前两次主任看后均提出修改意见,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返工。看来还真是事不过三,材料终于过关了,叶华民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说:“谢天谢地!”
  叶华民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后,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下楼准备走人,他要急着赶回家给儿子做晚饭。
  去年叶华民和妻子离了婚,眼下他一个人带孩子,既当爸又当妈,挺不容易的。儿子亮亮以前在家附近一所小学读书,今年九月,叶华民找关系把儿子送到了市级重点小学育英小学。育英小学离家很远,坐公交有七站路,中途还要倒一次车。往常亮亮早上上学,都是叶华民骑摩托车送,他把儿子送到学校门口后自己再去上班。至于早餐,随便在早点摊上买几个包子、面包、肉夹馍什么的,无须专门做。中午时间紧张,亮亮如果回家用餐就不能午休。叶华民在育英小学附近找了一家托管班,让儿子在那里吃饭休息,也挺方便的。这样,亮亮每天上学是早出晚归,叶华民也只需给儿子做一顿晚餐。叶华民很重视这顿饭,没有特殊情况,他都会满足儿子的要求,儿子喜欢吃什么他做什么,尽自己所能。一个六岁就失去母爱的孩子挺可怜的,叶华民觉得自己给不了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就不能再让他在别的方面有所缺失。往常叶华民下午都要提前半个小时走人,为的就是儿子放学回到家后能及时用餐,他既怕儿子挨饿,更不想耽搁儿子的学习时间。主任清楚叶华民的困难,对他习以为常的早退基本不过问。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车辆拥挤,几乎到了寸步难行的程度,不过叶华民骑的是摩托车,他凭着娴熟的技术在车流中逶迤穿行,很快就赶到了他所居住的小区。
  叶华民刚进小区大门,迎面遇上了儿子的同学李怡佳,他停住摩托车礼节性打招呼,李怡佳道了声“叔叔好”后,突然说:“叶亮亮今天上语文课被高老师罚站了。”高老师就是叶亮亮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高娜。
  叶华民心里“咯噔”一下,紧接着问:“你知道为啥吗?”
  李怡佳说:“他上课和同桌说话,影响了大家,高老师就让他站到教室外面去了。”
  一听到儿子被罚站在教室外面,叶华民火气上来了。《义务教育法》明文规定,教师不得体罚学生,如果儿子被罚站到教室后面还可以接受,而被赶出教室,连课也听不成,高老师怎么能这样呢?
  由于亮亮是这学期转学到育英小学的,叶华民和儿子的班主任高娜只见过几面,并不熟悉,只知道她是位年轻教师,还没有结婚。从儿子口中得知,高娜脾气不好,发起火儿来很凶,学生都不喜欢她。
  叶华民回到家里,看见儿子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电子词典正在玩游戏。这个电子词典是今年五月份亮亮过生日时他妈妈送的礼物,亮亮视若至宝,晚上睡觉都要放到枕头边。电子词典除了可以查字词外,还存储了天文、地理、历史等学科知识,挺实用的,唯一不好的就是里面安装了几款小游戏,撩拨得亮亮一有时间就忍不住要玩上一把。叶华民并不怎么反对亮亮玩电子游戏,他对儿子的要求是,适当玩玩可以,不能着迷不能影响学习。
  “爸爸今天有事,回来晚了,我马上做饭。”叶华民边换鞋边说,亮亮摇摇头表示不饿,叶华民接着问:“今天是不是被老师罚站了?”叶亮亮专注于玩游戏,轻轻“嗯”了一声,头也没抬,看样子满不在乎,叶华民走到儿子身边进一步追问:“为什么罚你?”亮亮只管玩游戏,没理会他。“你先停下来,回答我的问题!”叶华民见儿子疲沓沓的,生气了,声音抬高了许多。
  亮亮停止了玩游戏,撑起眼皮看了爸爸一眼,低下头红着脸说:“孙嘉琪说他妈妈给他买了两只兔子,一只白色的,一只红色的,我说他吹牛,世上就没有红颜色的兔子,他要和我打赌,我不肯,结果被高老师发现了。”
  叶华民又问:“高老师把你俩都轰出去了?”
  亮亮回答:“不是的,高老师只让我站在教室外面。”
  “怎么,就让你一个人站出去,没有罚孙嘉琪?”
  亮亮点了点头,接着说:“我也觉得不公平,本来我在认真听讲,是孙嘉琪先招惹我的,为什么高老师就不处罚他?”
  凭着对儿子的了解,叶华民知道他不会撒谎。是老师都喜欢学习好的学生,至于高娜不处罚孙嘉琪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姑且不论,但也不能这么赤裸裸地偏心眼儿吧!她这么做不但纵容了一个孩子,更重要的是伤害了另一颗幼小的心灵。老师体罚学生本来就不对,轰出教室更不应该,而偏袒一方简直难以接受,从不想让儿子受委屈的叶华民忍不住了。“爸爸要给你讨个公道!”他立刻拨通了高娜的手机,报了姓名后叶华民单刀直入:“高老师,是不是叶亮亮今天被罚站了?”
  高娜沉默了片刻,不冷不热地说:“是的,他上课不听讲,和同桌说话,影响了别的同学。”
  叶华民明显感觉到高娜对他过问这事很不满意,接着说:“那也不能把我儿子轰出教室啊!毕竟是上课时间,他还要听讲!”
  “可除他之外的四十五名学生也要听课,作为班主任和代课老师,我更要对绝大多数学生负责!”高娜为自己的所做辩解。
  “如果我孩子站在教室后面,是不是还影响其他学生听课?”叶华民反问道。
  高娜迟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我认为有这个可能,大家都坐着听讲,叶亮亮站在教室后面,就算一声不吭,一些学生也会不自觉地回过头去瞧一瞧。”
  面对高娜强词夺理,叶华民火冒三丈,索性豁出去了,亮开了嗓门:“既然叶亮亮和孙嘉琪上课说话,还是孙嘉琪先招惹叶亮亮的,为什么只处罚他一个人?”
  “叶亮亮说话声音大,孙嘉琪声音小,至于谁先招惹谁,当时我在上课,没时间也不可能去做调查。”高娜话音刚落,紧接着又说:“叶亮亮爸爸,这件事我只能给你解释到这里,如果没有别的事先挂了,我还要备课。”没等叶华民反应过来,高娜就挂断了手机,显然不想再给叶华民说话的机会。
  叶华民气得七窍生烟,当着儿子面,他不便爆粗口。
  第二天,叶华民仍然余怒未消,他上班闲聊时把这事说给大家听,一位同事说:“重点学校的老师,一个个牛逼哄哄的,不是姑爷爷就是姑奶奶,惹谁也不能惹他们,孩子在人家手里呢!”
  一位同事反驳说:“你这是以点带面杀伤了一大片,绝大多数老师都不错,素质差的是少部分甚至个别人。我孩子也在育英小学,他的班主任挺和蔼的。”
  又一位同事劝叶华民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也别去念叨了,再说让孩子受点儿委屈也不见得全是坏事。”
  叶华民固执地说:“我儿子情况特殊,不能受委屈!”
  不管叶华民心里的结有多大,这件事还只能到此为止。常言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叶华民把这件事已经淡化了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彻底愤怒了。
  往常亮亮晚上做作业时,叶华民忙自己的事,不去打扰,除非亮亮有问题问他或者做完作业喊他签字,他才会进儿子的房间。这天晚上,叶华民进亮亮的房间取东西,看见儿子正在信纸上写什么,他清楚地看见了第一行居中的“检查”两个字,亮亮发现爸爸进来了,马上用课本将所写的内容掩盖住。
  叶华民见儿子举止反常,知道有隐情,便问:“亮亮,你是不是在写检查?让我看看!”
  “不给!你走!”叶亮亮趴在写字台上用两只胳膊紧紧地压住覆盖着检查的课本,儿子越是这样,叶华民越不放心,父子俩一个要看,一个不给,僵持了一阵子后,亮亮突然“哇”一声哭起来。
  亮亮显得非常委屈,边哭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上午第二节课下了打扫卫生时,同学阎振东故意将半盆水泼在了他身上,他气愤不过,扑上前去两人就打起来了。后来高娜把他俩叫到办公室,了解了情况后,说阎振东故意给同学泼水不对,叶亮亮先动手打人也不对,每人各写一份检查。叶华民这才发现儿子身上的灰色校服上衣还没有完全干透,叶华民寻思,大人受到侵犯时,也难以做到心平气和,何况一个十岁的孩子?高老师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明显对儿子不公。叶华民甚至想到了高娜是对他上次打电话耿耿于怀,故意这么做。他手指着儿子,斩钉截铁地说:“把衣服脱下来,检查不用写了,我明天去找你们班主任!”亮亮见爸爸脸色不对,怯生生地脱下了校服上衣,但还是坚持要写检查。叶华民一把夺过去撕了个粉碎说:“别怕!天塌下来有爸爸给你顶着!”
  第二天早上,叶华民骑摩托车把儿子送到学校门口,看着他进去后,便给街道办主任打电话请了个假,然后在旁边的一家早点店用过早餐,磨蹭到八点钟过后,给学校的门卫说了一声,直奔副校长的办公室。叶华民给儿子转学,托人找的就是副校长,他们还在一起吃了顿饭,不敢说有多熟悉,但彼此认识。
  两人寒暄一阵后,叶华民把上次的罚站事件和昨天的写检查事件给副校长详细诉说了一遍,并提出请求,希望给儿子调个班。“这两件事处理得还就是有点儿不太妥当。高娜是个年轻老师,工作经验不足,回头我找她谈谈,至于你说的调班……”副校长面露难色,停顿了一下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学校一般是不会给学生调班的,因为这牵扯到学籍管理方面的许多问题,操作起来比较麻烦。”这等于拒绝了叶华民的请求,他很是失望。
  叶华民垂头丧气地走出了育英小学的大门,他突然想起,有居民在街道办主任跟前反映街道办工作人员的不妥言行时,街道办主任也是虚以委蛇随口应付几句,然后回过头给当事人提个醒,不痛不痒的,副校长今天的态度和街道办主任往日的做法如出一辙,他就更揪心了。
  亮亮下午放学回家后,叶华民迫不及待地问:“高老师要检查了吗?”
  亮亮摇摇头,说:“没有,理都没理我。”
  看来副校长找高娜谈过话了,此时叶华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目前的情况对儿子是祸是福,既然事已至此,索性不要再多想了。他把饭菜端上餐桌招呼儿子吃饭,嘱咐说:“爸爸把你转到重点小学,就是为了以后能上重点中学,将来考名牌大学。专心学习,其他杂七杂八的小事不要太过于计较!”
  这天亮亮回家后,嘴撅脸吊地告诉爸爸:“高老师把我的座位调整了一下,从第三排调到了倒数第一排。”原来阎振东的同桌正是李怡佳,阎振东人高马大,经常欺负她。下午上自习时,阎振东嫌李怡佳的胳膊肘过了他画的楚河汉界,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李怡佳被砸疼了,随手拿起文具盒扔到阎振东的脸上,两人就打起来了。这事闹到了班主任那里,高娜叫了双方的家长,并让阎振东和叶亮亮互换了座位。
  叶华民叮嘱儿子不要计较杂七杂八的小事,可自己做不到不去计较。亮亮个头不高,但视力很好,坐在后面应该不会影响上课,而且不和生性好动爱说话的孙嘉琪做同桌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他觉得是阎振东欺负女同学,凭什么还要把他的座位调整到前面?又凭什么让亮亮做出牺牲?在他看来,最合理的做法是让孙嘉琪和李怡佳互换座位,让爱欺负人爱说话的两个家伙坐在倒数第一排随便吵随便闹去,少影响别人。他问儿子:“最近高老师对你咋样?”
  亮亮回答:“不理我,上课也不叫我回答问题,我现在最讨厌上语文课了!”
  叶华民清楚,这是高娜对亮亮采取冷暴力,他很是气愤,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宽慰儿子说:“只要能看清楚白板上的字,坐在哪里都一样。”
  周末,亮亮嚷着要爸爸带他去打乒乓球,原来学校组织乒乓球赛,每个班出三名男生三名女生,亮亮第一个在班长那里报了名。亮亮从小就爱玩乒乓球,在他们班绝对是佼佼者。
  亮亮对自己的乒乓球技术满怀信心,他向老师夸下海口,冠军不敢肯定,但绝对是年级前三。然而周一下午放学前,班长告诉亮亮,高老师把他刷下来了,理由是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学习成绩不好,担心参赛影响考试成绩,进而影响全班平均成绩。亮亮失望极了,委屈极了,在同学面前他强忍住没有表现出来,放学回家后,一进家门就嚎啕大哭起来。
  叶华民听了更是气愤,他拿起手机找到了高娜的号码,迟疑了一阵后,最终忍住没有按下呼叫键。亮亮转到育英小学后,开始他也担心成绩跟不上。第一次月考,全班四十六名学生,亮亮名列三十三,虽说并不好,但也不算掉队,如今高娜以学习成绩差为由不让亮亮参加乒乓球赛说不过去。叶华民明白,他和高娜之间已经有了隔阂,他能提出疑问,高娜也能找出好多条貌似合理的缘由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总不能为这事再去找副校长吧,而就算去找也不顶用,叶华民只得又好言宽慰儿子。
  期中考试结束了,这天下午学校开家长会,叶华民拿到了儿子的成绩单,傻眼了:语文勉强及格,数学八十二分,只有英语接近满分,名列全班倒数第二,和上次月考相比,语文成绩太差拉了总分拉了名次。叶华民这才明白,怪不得之前他问儿子考试成绩时,儿子吞吞吐吐遮遮掩掩不肯说,原来是考砸了。

金莎娱乐平台,昨天,镇江当地热门论坛上,一个题为“红领巾没有戴,班主任老师让她出去不给上课”的帖子引来争议,发帖人称,“孩子就读于镇江京口区某小学,早晨早读课时间,学校值日生来到班上检查,发现我家孩子红领巾没有戴,好像是扣了班级一分。这时班主任老师很生气,她认为我孩子影响了班级荣誉,立刻让我女儿到教室外面去,让她去别班借红领巾。如果没借到就不给进教室上课。孩子去隔壁几个班借了都没借到。从早读课到上第一节正课就一直站在门外。”记者联系当事家长(微博)得知,事发班级为镇江市京口区实验小学6年级4班,时间是5月25日上午。校方称将就此事进行调查。

网络热帖

       孙子(小名可可)2013.8.31号满六岁,第二天9.1号就入小学。有人开玩笑说他就是为了赶在9.1号入学而出生的。

家长质疑老师让学生罚站

孩子班上有个患多动症的同学叫亮亮,一年级刚开学,班里就发生了几起“流血事件”,好几个同学被亮亮打过。这次开学,亮亮又打人了,而且行为异常。难道我们选择了这个学校,就该把我们孩子的小学时代整个用来奉献爱心吗?班上有44个学生,难道要为了这一个多动症的孩子牺牲吗?

       可可入学之前没有进过学前班,家里也几乎没有对他进行过识字教育。因为爸爸妈妈不相信起跑线一说,他们要给孩子一个没有压力的愉快的童年。因此幼儿园三年是在无拘无束,放任自流中度过的。

当事学生家长韩女士告诉记者,她26日发现女儿佳佳(化名)所戴红领巾不是她自己的,经过询问才得知,25日早上,佳佳匆匆忙忙去上课,忘记戴红领巾,早读时因此被班主任罚站。韩女士称,佳佳手上戴手表,“到教室前门外罚站时,是7点45分,8点10分开始上第一节课(数学课),数学老师并没有让佳佳进教室。后来另一个班级的老师看到被罚站的佳佳,“让孩子跟他去办公室拿了一条红领巾。当孩子戴好红领巾回到教室门口喊报到时。那位班主任明明就坐在门口,却装作没听到。过了两分钟才让她进去。”韩女士称,佳佳“进去了一会儿就下课了,下课时间为9点5分”,据此推算,佳佳被罚站近一个小时。

发帖家长(微博)应联合其他家长一起向校方施压,最好让亮亮转到其他学校,比如特殊教育学校。如果亮亮不转学,应该让自家孩子转学。——跟帖网友

       小学进了让人羡慕的,众多家长向往的市重点小学。在全班36个同学中,无论是年龄还是个头,他都是最小的。

“就算是写检查也行,怎么能让孩子站在外面?”韩女士对老师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如何解决

       

学校称若属实将严肃处理

对于儿子在学校的种种表现,我很清楚,也感觉很痛苦。他(亮亮)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是他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儿子有时故意招惹同学,其实只是想跟同学们玩,他不想被其他同学孤立,只是有时他的举动让同学们很难接受。

澳门金沙5wk.com 1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京口区实验小学。在学校保卫室,记者亮明身份,表面采访意图后,保安和学校取得了联系。随后,一位姓张的女老师来到了保卫室,记者向其反映了事情经过后,张老师返回校内,记者看到,她和一名疑似学校老师的戴眼镜中年女子在校内交谈数分钟。约10分钟后,张老师返回保卫室告诉记者,此事由学校教导处一位姓谢的主任负责,对于谢主任的身份,张老师称其是教导处主任,分管学校6年级事务。

为了他,我们真的付出了不少,也失去了不少东西。面对其他学生家长的抱怨,我心里特别难受。不过我不能在孩子面前将这些表露出来,因为我不想让孩子觉察到自己与其他小朋友是不一样的。——亮亮的母亲

       可可从小生性好动,喜欢奔跑、打闹,坐不住。我曾经预言这个从半岁起,就被大家叫“一刻不歇气”的小屁孩,肯定会被老师罚站的。果然开学第一天就被罚站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被老师点名罚站是常事。

张老师留下记者手记号码,并让记者等待谢主任答复。昨天晚上,记者拨打了京口区实验小学吴校长的手机。“学生家长没有跟我们反映,我也没有上网看到帖子。”吴校长表示,她是昨天下午才得知此事,作为校长,她会第一时间去了解情况。

亮亮真的打骂同学?

       有一天放学我去接他,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听老师讲话,等待放学,就他一人在教室后面靠墙站着。只见他双手背在身后,小屁屁在墙上一撅一撅的,头转来转去,眼睛也瞟来瞟去,对于罚站满脸无所谓的样子。

校方连夜登门道歉

“他伤过好几个,还常被罚站”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他:“这次罚站又是为什么呢?”

澳门金沙5wk.com,昨天晚上10点38分,吴校长致电记者称,已对此事做出紧急处理。吴校长表示,她是接到记者反映后才得知此事,昨天下午5点多,尽管已经下班,她还是召集相关老师进行排查,“了解到的情况和网上略有出入,晚上安排了一个管教学的副校长和管德育的副校长,带着两个主任,到当事学生家中了解情况,通过沟通发现,家长当时比较激动,偏听了孩子的一面之词。7点40分学生陆续进校后,开始进行常规检查,出现‘红领巾’一事时还未到上课时间,第一节课上课不到5分钟时间,另外一个老师带着孩子找到红领巾后,孩子不敢进教室,因为我们倡导老师坐班办公,所以尽管不是班主任老师的课,班主任也坐在教室改作业,她看到了孩子,赶紧把孩子叫了进来,前后只有20分钟左右,真正耽误到学生上课也就5到7分钟。老师也没有说过‘拿不到红领巾就不要回来’这样的话。我们通过了解情况,意识到存在的问题,向学生和家长赔礼道歉。这件事情很严重,按照我们的规章制度,本周行政会将把此事当成重要议题进行讨论,并拿出处理意见,向主管教育部门上报,同时提醒、教育其他老师,对孩子的教育要有耐心和爱心。”(现代快报记者 林清智)

9月25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这所小学,在校门口遇到了亮亮的同班同学小辉。

       “上课没有听讲,和同学打闹。是他先来惹我的。”他一脸的无辜。

分享到:

“他跟我们不一样,我都不和他说话呢,怕他打人。”小辉说,从一年级开始,同学们便发现亮亮和大家不太一样——亮亮上课时不太注意听讲,有时老师批评他了,他也不改,故意在上课时戳戳这个、踢踢那个。下课后,亮亮还喜欢招惹其他同学,有时故意用力推别人,而且很容易生气,稍微不高兴就会动手,有好几次他把班上的同学打伤了,“我们都不愿意和他说话,老师也让我们不要惹他。”

       “罚站有三种情况:一是站在座位上;二是站在教室后面;三是表现最不好的,就被老师叫到教室外面去站。我还好,不算最坏的。”他一边蹦跳一边说,没心没肺地并不难过。

小辉说,同学们都觉察到亮亮与大家不一样,所以不少同学都不愿意跟亮亮一起玩。由于亮亮不遵守纪律,经常被老师罚站。

       他没有学前班的过度,没有上课的概念,还不适应从一个完全玩耍的幼儿园跨进一个学文化知识的小学,所以还得不断地磨合。

“他有多动症,大家都知道呢。”亮亮隔壁班级的一名同学说,亮亮所在的班级和隔壁班级都知道这件事,因为隔壁班级也有同学被亮亮打过。“我们老师也让我们不要惹他,怕他会打我们。”几名小学生说,亮亮虽然有问题,但他并不是没有优点,“他跑得快,在班上没有人能跑得过他呢。而且亮亮并不笨,学习成绩还可以,只是他太调皮了,根本闲不下来。”

       在一年级新生中有个别同学被老师罚站也不稀奇。班主任刘老师每次见到我们总是说“他太小了”。

学校到底管没管过?

       在学校,我和他爷爷喜欢对可可的情况做“民意”调查,见到班上的同学就会问“可可在班上表现好不好啊?”

班主任:调过座位但效果不好

       “不好”一女同学回答。

9月25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亮亮的班主任。谈到亮亮,班主任也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自我控制能力,单靠学校和老师,的确有些力不从心。”班主任说,她本学期才接手这个班级,刚开始并不知道班上有这个孩子,后来她注意到并与亮亮的母亲进行了沟通。亮亮母亲答应,配合学校好好教育儿子,但事实上没多大改观。

       “哪不好呀?”

“我也采取一些办法,让他尽量不要影响到其他学生。”班主任说,本学期开学后,她先把亮亮的位子调到教室最后一排,但亮亮在上课时用铅笔戳前面的学生,扰乱了课堂秩序。后来,她把亮亮的位子调到最前面一排,离讲台最近,但上课时亮亮还是会趁老师不注意,扭头招惹旁边或者后面的同学。上体育课做操时,亮亮也会故意碰、踢周围的同学。“班上40多个孩子,我不可能只盯着他一个,虽然我对他加强了教育,但也不太可能完全避免产生新问题。”

       “上课讲话,搞东西,自己不听讲还影响别人。”一下围上来两三个女同学抢答。

班主任承认,上音乐和体育课时,亮亮往往因为捣乱被老师罚过站,“不过我没有让他罚站。”班主任说,亮亮虽然影响了其他孩子,但他并不是故意这样的,他应该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关心。接下来,她会跟其他任课老师和学生们多沟通,让大家多关心亮亮,大家一起努力,促使亮亮健康成长。

       一年级下期的一天,可可对我们说“现在班上没有人打我、欺负我了。"

难道真让亮亮转学?

www.4787.com,       “哦,是怎么做到的呢?”我问。

校长:没有理由把他推出去

       “我和班上最爱打架,也最会骂人的冯××成了好朋友。他最厉害,我们班上的好多男同学都怕他,都叫他老大。他的哥哥比他还要厉害,哥哥的老师对他都无话可说。”一副崇拜的样子。

亮亮所在学校的校长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按照义务教育法规定,亮亮应该在该校上学,学校没有理由将他推出去。

       “你怎么与他成朋友的?”

校长表示,有多动症的孩子更应该得到大家的关心和爱护,事实上有些症状轻微的自闭症、多动症倾向的孩子,在学校教育、同学帮助下,可以在正常的学校接受正常教育,但对于症状严重的孩子,在正常学校是不是合适,是不是更有利于他的成长,这是值得重视的问题。“在外校有一个学生是自闭症,不与同学们交流,人家上课认真听,他玩橡皮或铅笔,一玩就是一节课。从一年级一直到三年级,后来在学校反复做工作后,这个孩子转到了特殊教育学校,得到了鼓励和表扬,症状明显减轻。”下一步,学校将会加强对于亮亮的教育和管理,确保以后不会出现伤害其他学生的情况。

       “我在他面前很谦虚,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是人小鬼大。

昨天,记者联系上亮亮的母亲。亮亮的母亲表示,她和老公为儿子付出了很多,亮亮上一年级时,她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亮亮符合多动症的症状。打那以后,亮亮一直接受治疗,并在医生指导下做系统的训练,不过治疗效果一直不是太明显。

       “他叫你做什么呢?”

对于有家长提出的“亮亮应该转学”的观点,亮亮的母亲激动地说:“大家都是为人父母的,谁家也不想出现一个有问题的孩子。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做家长的,只是希望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让他接受正常的教育。如果让孩子转学,以后孩子可能就完了。”

       “就是去帮他叫个人过来什么的,很简单。他教我骂人,教了好久,我还是学不会。我们不是酒肉朋友,是真正的朋友哟。”小屁孩讲的话,好社会呀!

那孩子在校谁来看?

       “他怎么骂人的?”

母亲辞职陪读,学校已同意

       “就是骂矮冬瓜、笨冬瓜、二百五之类的”。

昨天上午,在与记者的沟通过程中,亮亮母亲情绪低落,声音带着哭腔,“我也是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成长,真的希望周围其他孩子的家长能理解我。对于孩子的病,我们一直在治。”

       “他好的方面你可以学,但是骂人你千万不能学。”

昨天下午5点半左右,记者再次联系上亮亮的母亲。“我已经决定辞职了,为了儿子。”

       “奶奶,你放心吧,我是不会骂人的。”

她说,看到儿子一天天长大,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另外,其他学生和家长、学校和媒体也关心这件事,尽管这个决定比较难甚至比较痛苦,但最终她下定决心辞掉自己不错的工作。经过与学校的沟通,学校同意她到校陪读,这可能是各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他是我的保护伞,下课我都与他一道走,别人就不敢来打我了。”Oh   my  God!熊孩子还知道狐假虎威,真不可小觑呀。

记者还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希望亮亮转学,有家长认为,学校和老师对亮亮所在的班级应该加以重视,“其实这个孩子在班上,真的可以帮助其他孩子培养包容和善良的品德,但是要有好的老师引导。”

       “我们班上的女同学骂人(也就是同学之间互相取外号)都很厉害,我根本就骂不过她们。我宁愿被打得满头包,也不会骂她们。”还是个银样蜡枪头的小绅士也。

对于这部分家长,亮亮母亲很感激,“谢谢他们,我也希望大家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我会尽力配合学校教育好儿子。”

       其实,可可就是好动,喜欢与人玩笑、打闹,真的与人交恶打架还没有过。胆子特小,也很善良。有时候受到欺负,回家还是有点郁闷。不过,这样的时候不多,他也不会在心里存很久,睡一觉就好了,他是一个可爱的阳光雨露小男孩。

专家观点

       一次放学时,教室里其他同学都走了,就他和另一个男同学还在作业改错。刘老师说“其他同学都在中午就改了,你为什么不改?”

多动症孩子

       “中午不是要静息吗?”可可理直气壮的说。

就诊率不到1%

       “你还有理了?”与老师顶嘴,刘老师很生气。

昨天下午,南京市脑科医院儿童心理卫生研究中心主任医师王民洁告诉记者,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表明,学龄儿童中,多动症儿童占比达5%~8%,王民洁说,多动症儿童到医院就诊的比例不到患儿的1%。

       其实我知道,他这是借口。从来不午睡的人,又那么好动,能静息吗?后来他对我说是和同学打闹了一中午。

对于有些家长主张亮亮转学,王民洁表示,多动症儿童在进行综合治疗过程中,可以在正常的学校就读,当然前提是具有一定的学习能力。目前亮亮母亲决定辞职陪读,这对于亮亮的情绪、行为控制是有利的。不过这样做也有弊端,因为有母亲在身旁,儿童与同学、伙伴的相处会受到影响。

       “经常受老师的批评,你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吗?”我问。

编后

       “刘老师(班主任)批评,潘老师(教数学)批评,英语老师还吵人,我已经习惯了,哪里还有自尊心嘛。”听得心都凉了,小可可千万不能破罐破摔哟!

如果你的孩子

       由于可可没有学前班的经历,幼儿园时,我们也没有要求他一定要认字,算数,背诗什么的,加之好动坐不住,爱走神,读望天书,记得住课文,认不到字,所以显得比其他同学差。经过一学年的磨合,他才慢慢明白和适应了这不是在幼儿园,是在上小学。

是亮亮……

       可可的优势是聪明,反应快,思维能力较强。常识比较丰富,还能言善辩。这与爸爸、妈妈平日里对他的寓教于乐有很大的关系。爸爸妈妈为了他有一个幸福、快乐、难忘的童年,从幼儿园起,周末都是带他到处玩,几乎玩遍了市区所有的大型游乐场。还给他买了很多书,除了漫画、童话故事、自然科学,还有人体构造等等,涉猎广泛,他非常的感兴趣,妈妈也耐心的讲给他听。他还能提出一些问题,也有自己的见解。

看看网帖的措辞:班上有44个学生,难道要为了这一个多动症的孩子牺牲吗?

       一年结束,期末考试语文、数学各考了九十多分,错误是在粗心。老师给他的评语:“你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尊敬老师,会动脑,爱动脑。上课专心听讲有了一定的进步。希望你以后把字写端正,做题时再细心一点,你一定会取得好成绩的。送你一句话’有志者,事竟成’。”老师给了他很多的鼓励。

先来看这个案例:乐乐就读于南京一所普通小学。由于患粘多糖病,每半小时要小便,上课时经常离坐,甚至在教室里小便,最终20多位学生家长向学校要求,将乐乐转出所在班级。

       可可就这样在天天快乐和不计较荣辱中,懵懵懂懂的读完了一年级 ,还不满七岁。

回到亮亮这件事上,乍一看,貌似打骂同学的亮亮在班级里很强势,其他44个孩子处于弱势,但一个没有朋友的孩子,能称为强势吗?

       在这个暑假中,可可一边与我们讲着条件做家庭作业,一边期待着二年级的到来。

说亮亮是弱势群体,并不是无条件地“挺”亮亮,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同学、家长、学校老师都能来关注多动症孩子这个群体。这个班里所有孩子的家长,能否进行一下换位思考:如果你的孩子是亮亮,其他家长要求你把孩子送到特殊学校,你会怎么想?

分享到: 微博推荐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金沙5wk.com家长提议请他走人,冲动是魔鬼

上一篇:早已结痂的伤口却留下了永久的伤痛,那个不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早已结痂的伤口却留下了永久的伤痛,那个不是
    早已结痂的伤口却留下了永久的伤痛,那个不是
    第一章一批流氓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十全十美。” 小强坐在宿舍的椅子上看着大概是电流难点不怎么晃来晃去的计算机显示屏,以为刚才
  • 历代中央领导人最爱吃什么
    历代中央领导人最爱吃什么
    女人走后,吴大勇背靠着一捆玉米秸,坐在地头抽烟,抽过一根烟,他就打起盹来。要不是王贵喊他,说不定他会一觉睡到太阳落山。这两天他实在是累,
  • 我的母亲,被风吹过的夏天
    我的母亲,被风吹过的夏天
    初夏的傍晚,夕阳西下,微风乍暖,刚过下班时间六点。 搬卸完最后一捆邮包,夏天从邮车上缓缓而下,一米七八的个头已显现不出年轻时的矫健。转过身
  • 师宗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动真碰硬
    师宗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动真碰硬
    周三下午,鹏旗镇中心卫生院二十三名党员集中在医院大会议室召开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如果是表扬与自我表扬,也许大家还能踊跃些,而
  • 夏多布里昂,亚历山大
    夏多布里昂,亚历山大
    拿破仑来到多罗戈米洛城门,在野外第一座房子里安息,又沿着多伦多河走了一趟,没有碰到壹个人。他重返住处,任命莫蒂埃上校为圣保罗总督,杜罗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