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分类:小说中心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 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的能力,怎么可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所以这几十米的林间道路大家都走得极为谨慎,生怕和之前的长毛一样,再踩上什么地雷。 百十米的距离不久就到了,小刀子的身影也随着距离的接近而更加清晰。赵半括绕过了一棵大树,看到小刀子半蹲在一堆锈迹斑斑的金属中间一动不动,让接近他的一帮人都很感奇怪。 大牛直接开骂:你个矬子,奶奶个腿的干什么坏事了,这老半天都不出个气?你那是什么姿势,在这儿挺尸呢?拉屎呢? 大牛叫嚷着就朝小刀子伸出手去,但刚把胳膊抬高,却听他突然嗷了一声,一跤坐倒,跟着就发疯似的撅着屁股朝一边窜去。 廖国仁赶忙一把拉住他问是怎么回事,大牛指着小刀子的位置哆嗦着嘴道:那块地他妈的陷人。 沼泽?其他队员都吓了一跳,廖国仁立马站起身,叫道:刀子,千万别动, 廖国仁跑到一边砍下一根粗大的树枝,朝小刀子伸过去,但却立即被站在一边的长毛拉住,说道:队长,先别忙,你看刀子身边的东西。 赵半括也看到了围绕在小刀子周身的那堆金属物。这东西很扎眼,说圆不圆,说方不方,浑身斑驳满是锈迹,也看不出是个什么。表面倒是模糊地印了几个外国字,不知道什么意思。透过草丛的缝隙能看到这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陷到了泥土里,数量不多,一个挨一个挤得很紧。 廖国仁看到这东西,眼睛里露出了奇怪的光彩,也不急着救小刀子了,而大牛这时接过廖国仁手里的树枝,想要够到小刀子跟前,不查想廖国仁突然说道:大牛,不想和那头野猪一样被炸上天的话,就最交好别动他! 大牛身体僵住了,问道:什么意思? 这还不好理解?廖国仁指着那些金属说道,这些东西是炸弹 炸弹?赵半括看到这个词说出来后,小刀子的身体明显抖了下。大牛接话问道:队长,你有什么根据没有?我可从没见过炸弹长这模样。 大牛的话也是赵半括他们的共同疑惑。眼前的这堆东西模样古古怪怪,能是个炸弹?虽然心里疑惑,但大家都还是集体往后退了几步。 根据?刚才的那个大爆坑就是根据!廖国仁没动,回头朝朝身边的长毛问道,长毛,你说说,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东西? 长毛被廖国仁问得一愣,不过很快就回答道:应该是,我没没见过类似的,而且,刚才的那个把野猪弄上了天的爆炸可能就是这东西的杰作, (编者按: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上文说到那头野猪的时候,长毛不在队伍里.文中也未提起长毛探路回来。这里是如何得知道?两个可能,一,作者不够严谨。二,下文伏笔。) 长毛这么一说,队员们一下就炸了锅,妈的,刚才那个爆坑他们都见过,那种威力,见过一次就一辈子也忘不了。小刀子也太他娘的幸运了,被沼泽陷住不说,还被围上了这么一堆看起来更要命的玩意儿!这么些个如果一起爆炸,估计他连根毛都剩不下。而且刚才看到的那只类似野猪的尸体几乎完全熟了,更说明这种炸弹不是靠弹片杀伤,而是高温的冲击波,那样的话,杀伤范围肯定会更大,估计跑出去一里地都还会被波及。 队员们起身就想后退,却被廖国仁喝住:都怕个屁,没看这东西陷在泥里了,只要不去动它就没事。 大牛看着小刀子说道:队长,可刀子怎么办?这种陷人的地我可尝过,妈的,根本不能动,连说个话都不行,一动就往下掉,脚下跟没底一样,恐怖得很。大牛一脸的后怕。廖国仁转而掉头问:长毛你有办法吗? 长毛搓着手道:我得先看看。 说完这话,长毛慢慢靠近了小刀子,看他的样子也没多谨慎。赵半括也侧移到小刀子的正面,发现这位满脸的大汗,长毛挥挥手安慰道:别怕,这些东西锈成这样,不一定有用。 小刀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这边长毛蹲下去,检查着地上的炸弹,看了一阵似乎没什么头绪,回头问廖国仁:队长你既然能认出这是炸弹,是不是知道这种东西的底细? 廖国仁皱着眉头看着,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英国人对这片区域进行轰炸时留下的航空炸弹。 大家一下想起之前看到明那些被炸过的古建筑,看来英军真的曾经对这一片区域进行过密集的轰炸,只不过他们是为了什么? 大牛提出了疑问:就算是英国人的飞机扔下来的,那这些炸弹为什么没有炸? 赵半括已经推测出大概,试着解释给他听:大牛你看,小刀子动也不能动,甚至说话都没办法,这块地方想来是很深的沼泽,炸弹陷入软泥,冲击力被缓解,所以才陷入泥里没有爆炸。你看这炸弹已经非常锈了,可以看出有一段时间了,而软泥干了又湿,反夏之下,本来埋得很深的炸弹也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大牛皱眉道:英国人扔下这么多威力巨大的炸弹,是想轰炸什么? 廖国仁想了想: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很可能就是飞机上运的那玩意儿,他们肯定下了决心,绝对不让这个东西继续存在下去。

www.4166.com,大牛跳了起来:操,弄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炸那个?英国佬到底在想什么? 摇了摇头,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先把刀子弄出来吧,其他的事等找到了那个东西就都明白了。 眼看着小刀子就快要全身陷入泥里,他虽然一动不动,沼泥也已经逐渐陷到他的胸口,再这么下去呼吸就困难了,小刀子看着简直连眼皮都不敢动一下。 当务之急就是把他拉出来,可一是泥沼非常的隐蔽,拉的人不小心也会陷进去,而炸弹又很多,直接拖动小刀子又怕晃动炸弹引发爆炸,所以一时之间大家虽然很着急,但还真他娘的有些棘手。 廖国仁有些焦躁,问长毛能不能搞定这些炸弹,长毛听到廖国仁的话后摊着手说道:这种炸弹的制造原理我不懂,所以没办法。 要你承认不懂还真不容易。军医哼了一声。 长毛耸了耸肩:根本没法懂,我连外壳都拆不下来,引信也看不到,现在只能祈祷它的引信锁还管用,鬼晓得这个败家娃娃是咋个蹦到这堆东西里的,还挤得这么紧。 廖国仁又看了看军医,军医说道:沼泽让刀子的身体自己不能动,他身边又没空间让咱们插脚,我看只有从这沼泽的上边想想办法了。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都抬头朝上看,廖国仁不耐烦了:你有办法就说,咱们时间紧,没空听你打哑谜。 军医摸着几乎没有的胡子笑道:我得先确定一点,这些炸弹不动它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炸? 长毛点头道:那是肯定,不动自己就会炸,那他妈成什么了,谁还敢用? 军医说道:那就好,我的想法是,砍几棵树搭个架子,然后再弄根绳子,悬空吊在这小子的头顶,从上边把他拽起来,就像钓鱼一样。这样一来,就不会碰到那些玩意儿了! 军医的话一说完,大家觉得可行。这办法虽然笨,却是最保陉险的,缺点就是费时间。廖国仁看了看天,随即下达命令,让大牛和曹国舅到前后警戒,剩下的人去砍树做支杆,军医留下来看着小刀子。 树干好弄,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队员们七手八脚召砍了树干,扛过来就支在了沼泽周围。军医指挥着把两根短树干交叉着砑砸到地里,弄成个支撑点,然后又弄了一根长的架到中间,一个简单的力人力钓竿就成了。 长毛小心地把绳子丢给小刀子让他拿好,廖国仁在这边招呼着个队员用力撑住树干,大家在外围一齐用力,终于把小刀子直着钓出了那雄航空炸弹的包围圈。 小刀子一落地,大家就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问他是怎么陷进沼泽里的。小刀子在泥里陷了半天,又爆发强大的臂力显然非常耗毛费心神,他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一会儿后才解释说自己在那边的树上查看四周的情况,无意问就看到了这边的大围墙,好奇心驱使就跑过来查看,当时也看到了这堆炸弹,谨慎加上侥幸,让他并没有去动这些东西,而是想从一旁绕过去,却没想到这炸弹的后边居然是片看不出端倪的沼泽,所以一蹦过来就着了道。 听完小刀子的叙述,连古斯卡都感叹小刀子命大,这么多巧合里,只要稍微出一点差错,他可能就会被崩得连点渣儿都剩不下。 小刀子说完就想站起身,但动了动却站不起来,廖国仁拍了他一巴掌:怎么?才被这地埋了一小会儿就腿软? 赵半括却看到小刀子的腰部位置黑了一大片,衣服都烂了,像是被某种东西侵蚀了样。顺着他的目光,小刀子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骂道:操,这是怎么了,我的腿下边怎么没感觉? 军医赶忙撕开小刀子的衣服看,发现那里的皮肤黑成了一片,这时一边检查炸弹的长毛接口道:你们过来看看,刀子不能动,是不是这个原因。 一帮人抬起头,看到长毛正用一根树枝挑起一点沼泥,上面明显有种黑色的黏液。军医走过去,问那是从哪儿来的,长毛指了指那堆炸弹:有一颗外皮烂了,里面的东西流了出来。我看,这东西肯定有腐蚀性。 军医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把长毛手里的树枝拿了过来,把上面的黏液弄到一块石头上,又拿出一把草药撒到上面,再低头一看立即叫道:坏了,这东西有毒。 小刀子骂道:老草包,你他妈开什么玩笑,老子刚才还好好的,这炸弹又不是毒气弹,怎么还有这功能? 长毛站起身道:是炸弹里的诱爆物变质了。那是美国佬的技术,损阴德得很,算你倒霉。 廖国仁拉过军医:能不能治? 军医看看他看看小刀子,犹豫地说:我尽量试试。 廖国仁顿时发火,骂道:老草包!关键时候就只会说试!小刀子要是有事你就看着办吧! 顿了顿,又看军医委委屈屈的样子,廖国仁只能无奈地吩咐军医尽快想办法给小刀子解毒,大牛和曹国舅则到后边戒备,剩下的人原地休息。 大家都很郁闷。跑了这么一路,德国飞机上的东西没找到不说,小刀子又中了毒。妈的,上次中毒是天灾,这次却是人祸,真不知道这操蛋的树林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怪事都让他们遇到了。 赵半括看到军医满头大汗地忙活了一阵,又打针又嚼草药的,可小刀子还是站不起来。军医看样子是没招了,站起身对廖国仁说道:我没辙了,我只知道他的这种毒偏酸性,这美国人的炸弹理论我不懂,就是懂,他妈的我这里也没有中和这种毒素的物质,这跟咱们在那树林里中的毒不同,那个实在没法了还能找点相生相克的东西来试,这他娘的是人为的。鬼知道美国人制造这死玩意儿时用的是什么东西,唉 廖国仁不看着小刀子,一脸的沮丧,一时也是无话,嘴里喃喃道:真没办法了? 军医道:刀子的命暂时没事,但我不保证他能撑多久。队长,想要刀子活的话,咱们只有回去。 猛地抬头:那不可能! 军医看着廖国仁的脸,不敢再说话,小刀子却笑了笑道:队长,我死不了的,你们先走,我留下。 廖国仁看了看小刀子,说道:别犯傻。又回头吩咐道:你们,赶紧给他做个担架。 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听到一声怪叫从远处的树林里传了过来,队入员们吓了一跳,站起身看发生什么情况,赵半括抬头就看到围墙那边跑过来一个人,是大牛。

这时也不用多说废话,大家拉开枪栓往爆炸的发生地潜了回去,那声响离得并不远,趁乱占便宜的事,他们都懂,再者一个重要的原原因是,如果真是远征军的残余部队,能够和日本人正面交锋的话,肯定是还有战斗力和人员的,必须去看看到底是哪支部队。 蹒跚着朝前挪动,爆炸后产生的浓烟顺风飘了过来,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廖国仁的戒备命令也越来越频繁。前方的树林被烟雾罩得看不不清楚,赵半括握紧了手里的枪,对准了那个方向,但奇怪的是,他们刚近烟雾的区域,小日本的枪声却突然停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廖国仁摆手让大家伏低身子,慢慢匍蔔司过去。爬了一段距离,却发现长毛说的鬼子不见了。他们又在草丛里埋埋伏了一段时间,前方没有任何人。 廖国仁看了看长毛、古斯卡和大牛,没有说话,可能是询问他们们怎么回事,但三个人都一脸疑惑,显然认为看到小日本的事情千真万确 又等了一段时间,廖国仁终于感觉不对,摆了摆手,一帮人都慢慢地爬了过去。 爬了没几步,就看到了那个爆炸坑。爆炸现场一片狼藉,爆坑的四周还躺着七八具日本兵的尸体。枪支弹药什么的散了满地。 大家一看都感到奇怪,廖国仁小心地走了过去,踢开一具鬼子的尸体,赵半括立即就发现鬼子的胸口上烂了一个大口子,正往外不停地滲血。 大牛说道:这帮鬼子够倒霉啊,踩到地雷了? 廖国仁摆手:不是,这种伤口不会是地雷弄的。 大家都走过去,把其他几具日本兵的尸体翻了过来,一看,每具尸体身上都不同程度地烂了一个大洞,只不过部位不同,有两个是在胸口,一个在肚子上,还有两个竟然在裆部。更古怪的是,有两名日本兵的大腿上也空着两个大血洞,那种状态活像被某种大型动物的利爪掏空。 赵半括看得身上直冒寒气,军医就说:乖乖,队长,看来这里还真有怪物,妈的,你看这帮小日本死得有多古怪。 廖国仁不说话皱着眉头,长毛走过来,翻腾着那些鬼子的衣服,王思耄轻蔑地低声骂了句:狗改不了吃屎。 赵半括看着那几具尸体,心里也是起了一层恐惧。他想到的一个可能是野人。这东西曾经在远征军大撤退时出现过,但没人见过真的,些女兵晚上不小心被这种东西弄走,早上发现的时候身上都被咬烂了,那状态和这帮鬼子的死相倒是挺一致,但这种装备的日本兵,一两个野人敢这么大胆来招惹吗? 廖国仁低身探察那个爆炸坑,其他队员分散到了四周,想找到一点能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的蛛丝马迹,可一通搜索下,什么都没有。 大牛摸着头道:妈的,真是怪了,咱们难道都在做梦不成?廖国仁看着四周的树林,说了句:不对 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树林就跑出了曹国舅,只听他疯叫道:鬼子,很多! 一声枪响直接打断了他的惊叫,跟着,激烈的子弹声乒乒乓乓地连续射击过来,打得他们这片区域枝断叶飞。一帮人立即变脸卧倒,手里的枪跟着朝四周还击了过去。但是没有看到子弹是从哪儿射来的。 嘈杂声和人影开始出现在他们四周,赵半括突然意识到,这里的鬼子尸体可能是追撵他们的先头部队,不知道怎么就死在这里,而这时出现的肯定是后续部队。 刚才他们以为出现了友军,而这帮后续的日本兵明显是把这帮先头部队的死当成了他们的手笔,否则子弹不会打这么密集,小日本这次是真愤怒了。 一帮人被这波突然发起的攻击打得抬不起头,幸好这树林很密集,日本兵的攻击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大伤害,只不过小刀子有些倒霉,赵半括看到他躺倒在廖国仁和古斯卡中间,脸上被乱飞的树枝划破了子,血流不止。 廖国仁大叫着让军医过来给小刀子包扎,可这时四面都是敌人,军医也操起枪朝一个方向对射,根本没空做这工作。廖国仁骂了丫一句,叫道:都把手榴弹给我准备好,鬼子右侧的火力不够劲,我数三下,你们都朝那边给我招呼。 赵半括知道这时不能再耽误,鬼子的人数太多,要不是他们的武氏器占便宜,战局优势早就倒向鬼子了。 廖国仁的三跟着喊到,赵半括拧开两个手榴弹朝右边扔去,当时就看见至少十二颗黑疙瘩朝那个位置飞去,轰轰轰地爆烬炸开来。紧跟着是大牛的捷克轻机枪声,一帮队员发了狠,号叫着扣机,朝那个位置倾泻着子弹。鬼子那个方向的射击声被这通猛攻给洽治得断了气,廖国仁立即大吼:快走! 古斯卡抱起小刀子一阵疾走,赵半括跟在他身后,其余人不停歇地朝着四周扫射着子弹,借着浓烟和密林的掩护,往外突击。 赵半括心中这时已经犯了嘀咕,感觉这次完蛋了。这群鬼子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引他们回来,说明其中有一个非常充满聪明的人,而且鬼子人数那么多,怎么可能突击得出去,他心中感觉没什么希望,但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十分钟,他们竟然轻而易举地从鬼子的包围圈里突围了出来。 赵半括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他感觉鬼子的数量极其的多,他们又突围得异常顺利,这群鬼子似乎完全被他们打得找不到北,这太奇怪了,他们明明处于弱势又被伏击。 也许这就是奇迹,或者小日本没有伏击好,他心说,而且小日本还在背后紧紧追着,应该不是小日本在放水。但是,这似乎也太奇迹了。 打了这么多仗,赵半括知道奇迹是存在的,但是奇迹会发生在其他场合,这种一百包围九个的悬殊情况,怎么可能被他们这么容易突围。不过不管怎么说,突围了总比没突围好,虽然又回到了被人追着疯跑的境况。这让一帮队员自觉倒霉到了极点,赵半括心说以后打死也不做这种傻逼事了,身后就是有他妈的女人叫,老子也不回头。 鬼子的追击比前一阵更猛烈,估计是看到了他们这帮人的真容,但长毛实在牛逼,奔跑中还能不停地设置爆炸陷阱,手雷和雷管这家伙换着花样弄,跑了一阵身后就传了一阵连环的爆炸声,这很让大家欣慰。等他们跑得快吐了血时,鬼子的追击声终于没了。但同时,眼前的道路也到了头。 赵半括一看,又回到那道不高的泥石流悬崖了,顿时一阵心悸,妈的,跑了半天又转回来了,身体这时已经吃不消了,刚才都没办法爬上去,这会儿更是别想。廖国仁拿出地图看了看,说道:继续走,咱们还得找到刚才那个斜坡。 小刀子这时已经趴在大牛身上完全没了动静,等到大家又找到那个斜坡时,这人看模样已经晕了过去。 顺着悬崖找斜坡让他们耽误了时间,身后的鬼子兵又跟了过来,冲锋枪在不远处的森林里响了起来。所有人的头皮立即炸了。 这群王八蛋!大牛大怒,他娘的到底和我们有什么仇,还黏上不放了,我操老于子总有一天要把他们全端掉,否则老子就不姓商。 少做梦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不过这群鬼子还真神了,怎么一路能跟得这么准?王思耄眼镜都歪了,咱们就算留下痕迹,在丛林追踪也不可能那么迅速。 这一点赵半括也感到很奇怪,如果鬼子有狗还说得过去,回想一路上,确实鬼子跟得太准了,看样子他们真的路线一致。他娘的,鬼知道以后还得被他们撵多长时间,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过去,他们跟在尼后面来得舒服。 等到一帮人连滚带爬蹿上斜坡,大牛实在背不动小刀子了,喘着气躺倒在地说道:队长,我不行了,咱们得想办法把这矬子的毒治好,要不然,这里没人能背他了。 的确,再不治好小刀子,他们这帮人都可能为他送命。廖国仁顿了顿,说道:说得轻巧,怎么解? 大牛没话了,旁边的军医突然叫道:我,也许能给他解毒!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眼睛都是一亮,他摆摆手说道:看我干什么?看那边! 队员们看向军医指的地方,发现那地方长着几棵古树,枝繁叶才茂,树干离地五六米高的地方很突元地突出了一大块,黑黑黄黄的,也包不知道是什么,猛一看过去,还以为这树长瘤子了。 赵半括有些奇怪:那是什么东西? 军医晒笑:马蜂窝啊,还能是什么? 那又怎么样?大牛不明白。 军医说道:不懂了吧,小刀子中的毒属于酸性,而这马蜂的蜜属于碱性。 大牛摸着头:什么玩意儿?洋碱? 军医哼了一声:妈的,你不懂就给我闭嘴。 你的意思,这蜂蜜可以解刀子的毒?廖国仁接话道。 军医点头道:我不敢保证完全治好,但能稍微中和一下他的毒素。 廖国仁摆手道:那就快点,把那蜂窝给我捅了。 王思耄听到这里插了句话:队长,鬼子在后边跟得紧,那蜂窝可不小,马蜂要是被惹急了,治住它们也肯定需要不少时间。 长毛也附和,廖国仁就有些迟疑了。王思耄的话是实情。身后鬼子的枪声已经又能听见了,离他们这帮人肯定不太远,为了弄一个蜂窝,回头耽误了时间被鬼子撵上,绝对得不偿失。 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奄奄一息的样子,脸上阴沉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么,队员们没有说话,都齐齐地看着他,廖国仁皱着眉头,突然拿出了那张美军地图,摊开了就看。 赵半括看到廖国仁把地图和指北针都拿到了手里,在那张地图上点来点去,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想过去帮他一下,但刚把头伸过去,廖国仁却猛地抬起头,说道:妈的,小日本逼人太甚,老子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赵半括听到廖国仁突然说出这话,猜他有了对策,正想着会是什么,就看见廖国仁把大牛一把拽起,说道:还得劳你的驾,把刀子背一会儿。咱们走。 大牛愣了下道:去哪儿?队长你把话说清楚。 廖国仁急道:妈的,没时间了,没听小日本的枪声离咱们多近?那么多人,只要一照面咱们就完了。都快点,跟我来。 说完话,廖国仁把地图一收就朝一个方向窜了出去,王思耄哼了一声:怕死的,别跟来啊。 长毛笑骂了一声:你妈的,孙子才怕死。

大牛的火力掩护让他们的撤退很顺利,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以为他们把小刀子丢下不管了,一个活着的俘虏自然比他们这帮穷寇重要得多,所以大牛也很顺利地跟了过来,并没有掉队。 廖国仁在前边指引着方向,队员们跟在后边猛跑,直到一声爆炸从身后传来,跑在前边的廖国仁才算是停了一停。赵半括听到那声爆炸后眼泪直接就下来了,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小刀子往身下埋的手榴弹,自然明白这声爆炸的缘由,一时间都红着眼睛摘掉了头盔。大牛的手不停地捶在身边的树干上,咚咚作响,似乎在呼应他胸中的怨气。 廖国仁背向他们,像是没有悲喜,催促道:继续走,别停下。 半袋烟的工夫不到,几声枪响又从身后传了过来,赵半括心里一个激灵,暗骂鬼子的反应速度有够他娘的快,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刚才那一仗窝囊至极,不仅没把鬼子甩掉,还把小刀子的命给搭了进去。他们先前低估了鬼子的跟踪能力,侥幸心理作怪,以为爬到高处就能把鬼子忽悠过去,现在看来实在是幼稚。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在这种密林里走,留下的痕迹根本就没办法消掉,想跟踪他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难。 赵半括心里又开始疑惑。有道是穷寇莫追,这树林这么密,鬼子这种打法,明显是在给他们这帮人报位置,根本就不利于追逃。再往深处一想,赵半括突然发现鬼子追人放枪的手段,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十分的不合理。顿了一顿,换了个角度再一想,他头上的汗立马就下来了。 赵半括为什么流汗,因为他从队员们的奔命里突然想到了自己家乡的放羊人。在老家,那些放羊的总会用鞭子和石块来赶打那些跑出了圈的孤羊,目的就是让混乱的羊群最终走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上。现在身后的鬼子这么明目张胆地放枪,和羊倌赶羊的手段有什么不一样?试想一下,他们这样做产生的效果,不正是让他们这帮人感到恐慌然后加快移动的速度?这么一想,这帮鬼子放枪的目的就明确了,他们并不是追杀,而是驱赶! 赵半括想到这里,把自己的想法对廖国仁说了说,廖国仁却不说话,只是沉着脸跑着。 赵半括以为他还陷在小刀子离开的悲痛中,也就没再说什么。没想到廖国仁隔了半天说道:不错,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赵半括一愣,下意识地摇头,他能想到那些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哪还能想到其他的,很快廖国仁停了下来,把所有人都叫停。 大家听着,我需要你们帮我决定一件事。 什么事? 记得小刀子刚才的遗言吗? 给他爹娘报仇。大牛就道。 咱们被这帮鬼子撵了这么长时间,老这么弄,等于让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现在我假设他们并不知道咱们的真正目的,就是纯粹的取乐,所以,才对咱们的追击不那么紧迫,我看倒可以利用一下他们这种心理。但是,这十分的危险,只要我们一失败,我们的任务就完结了,我们都会死在那里。 大牛听到这话,回身问道:队长,你又卖关子,快说,你想怎么干。 廖国仁的脸在月光下冷成了蓝色,他一字一句说道:我希望你们替我决定,一是我们继续前进,忘记小刀子,二是,咱们占主动,灭了那帮跟屁的鬼子,替小刀子报仇。 军医叫道:队长,刀子是死得冤枉,可你不能就这么感情用事,那帮鬼子不是最早的那一拨人,他们的装备不比咱们差,人数还那么多,咱们就剩这几个人了,怎么打? 廖国仁更加冷峻:先别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们的想法,一还是二。 大家互相看了看,大牛第一个道:二。 赵半括有点犹豫,如果是刚才,他肯定会立即选二,但是现在,他已经冷静了下来。 廖国仁沉静地看着他们,几乎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军医忽然就道:二! 看着大家奇怪的表情,军医背过身道:别看我,我不知道我的胆子能大多久。 长毛呸了一口,道:二,娘的,还能输给这老屁精。 廖国仁看向赵半括,赵半括站直了身体,心说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办法。 二。 二。 二。 所有人都选择了二。 好!廖国仁深吸了一口气。 队长,怎么搞,咱们还打回马枪吗?大牛立刻道。 廖国仁摇头,问长毛道:你的那些手艺没丢吧? 长毛望向身后鬼子的方向,恶狠狠的:命丢了,手艺都不会丢。 那就好。廖国仁说道,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强弱之分。所有的优势都可以转换成弱势。当然,这种转变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今天,咱们就利用这种危险。 赵半括心里跳了跳,这想法他听教官说过,但队长的计划能有几分把握? 廖国仁继续道:首先,你们必须给自己信心,因为这件事情能否成功,我们的信心十分重要,你们必须告诉自己,我们一定可以胜利,否则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 一定胜利?怎么可能?大牛道。 不要去想没可能,弟兄们,有些时候,信心决定一切,我们不要去想那些,你们只需要告诉自己,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是恶魔,我们是小日本最害怕的鬼,这一次,咱们不是去偷袭他们,不是去占些便宜,我们是去狩猎他们。廖国仁顿了顿,现在,该那些小日本们发抖了。 一时间,虽然赵半括心里感到这说法有点问题,但还是被廖国仁说得热血沸腾,不算曹国舅在内,六个人狩猎一百多个鬼子,那是什么,那就是真正的军神。 廖国仁说到这里,不再说话,让他们把手榴弹都拿出来,集中到一起,然后推给长毛。长毛的眼睛在看到了那堆要命的铁疙瘩后一下就亮,嘿嘿笑了笑,把胳膊张开一搂,说道:得,这些宝贝全归我了,你说,想我怎么弄? 廖国仁朝身后一指:鬼子的优势是什么? 人多。而且他们有重型武器。大牛道,他娘的,只要他们没小钢炮,人数少个一半,咱们绝对能和他们拼一下。 对,他们的优势就是人多火力足,但是优势必然带来劣势。鬼子的人一多,他们的机动性就下降,而且,受到扩散火力伤害的可能性会比我们大得多。 什么扩散火力?赵半括有些不明白。 廖国仁拍了拍他的手榴弹:一颗弹药,能同时攻击非常多的人和武器。 那就是手雷呗,队长你别整些俺听不懂的词。大牛在一边道。 廖国仁不理他,道:你们都打过集团会战,小日本一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们手榴弹炸到他的概率是多少?而小日本一百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一颗手榴弹炸到人的概率是多少,我想你们都明白。 赵半括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但他意识到了队长想说什么。 廖国仁继续说:小日本的营地分布,不会太紧也不会太密,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想到,我们这六个人的队伍会去反击他们,因为六对一百,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相信我们这六个人,可以把他们全灭。这是我们最大的机会。当然,我们用枪一个一个杀掉他们,效率太低了,我们要使用一种最简洁有效的方式。 大牛又叫了起来:队长,俺太笨了,俺还是不懂。 赵半括拍了他一下,表示不要急,廖国仁道:首先,咱们有几个人混到小日本的队伍里,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在日本人的帐篷外面,放上一些手榴弹,这些手榴弹如果能在同一时间爆炸,要炸死一百个鬼子,三十颗手榴弹足够了。 怎么让手榴弹同时爆炸?赵半括这时已经十分有信心了,确实,廖国仁的判断十分准确。这个时候,这种滲入作战是最有可能成功的,当然,一旦失败他们必死无疑。 廖国仁看向长毛,长毛会意道:这就是老子的事儿,改装手榴弹是老子的强项,等下给你们,你们就当普通手榴弹那么用,但咱们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完事,知道不?引信最多能钮到五分钟,再多就没办法了。 一帮人开始明白廖国仁突然的信心是从何而来。而赵半括也真正意识到,这次真的可能赢。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上一篇:最后的因缘,梦入神机【www.4166.com】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
  •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面圣 金碧辉煌中,亦步亦趋十三迎上去请安道:"十二哥一路风尘辛苦!弟弟这点子事还劳驾哥哥大老远跑回来,实在不过意呢。"未及十二阿哥回答,旁边
  •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第2节:缘来读《怡殇》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其实,这也是一篇云淡风轻的文章。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面"平淡"这个词汇不断使用的原因。虽然,作者将女
  •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这么一位特殊乘客光临,打乱哥力亚号原本组织紧密小世界。不过船员们全都欣然适应。每天18时,所有船员会在船长室集合吃晚餐。若是在零重力状况下
  •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两日后,大家坐在一起吃早饭。天气晴朗,蚊子稀少。我说起这件事,表示今日要入宋凝梦中,修正一些遗憾,看小蓝是不是可以和我一道。因来姜国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