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南派三叔
分类:小说中心

大牛跳了起来:操,弄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炸那个?英国佬到底在想什么? 摇了摇头,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先把刀子弄出来吧,其他的事等找到了那个东西就都明白了。 眼看着小刀子就快要全身陷入泥里,他虽然一动不动,沼泥也已经逐渐陷到他的胸口,再这么下去呼吸就困难了,小刀子看着简直连眼皮都不敢动一下。 当务之急就是把他拉出来,可一是泥沼非常的隐蔽,拉的人不小心也会陷进去,而炸弹又很多,直接拖动小刀子又怕晃动炸弹引发爆炸,所以一时之间大家虽然很着急,但还真他娘的有些棘手。 廖国仁有些焦躁,问长毛能不能搞定这些炸弹,长毛听到廖国仁的话后摊着手说道:这种炸弹的制造原理我不懂,所以没办法。 要你承认不懂还真不容易。军医哼了一声。 长毛耸了耸肩:根本没法懂,我连外壳都拆不下来,引信也看不到,现在只能祈祷它的引信锁还管用,鬼晓得这个败家娃娃是咋个蹦到这堆东西里的,还挤得这么紧。 廖国仁又看了看军医,军医说道:沼泽让刀子的身体自己不能动,他身边又没空间让咱们插脚,我看只有从这沼泽的上边想想办法了。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都抬头朝上看,廖国仁不耐烦了:你有办法就说,咱们时间紧,没空听你打哑谜。 军医摸着几乎没有的胡子笑道:我得先确定一点,这些炸弹不动它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炸? 长毛点头道:那是肯定,不动自己就会炸,那他妈成什么了,谁还敢用? 军医说道:那就好,我的想法是,砍几棵树搭个架子,然后再弄根绳子,悬空吊在这小子的头顶,从上边把他拽起来,就像钓鱼一样。这样一来,就不会碰到那些玩意儿了! 军医的话一说完,大家觉得可行。这办法虽然笨,却是最保陉险的,缺点就是费时间。廖国仁看了看天,随即下达命令,让大牛和曹国舅到前后警戒,剩下的人去砍树做支杆,军医留下来看着小刀子。 树干好弄,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队员们七手八脚召砍了树干,扛过来就支在了沼泽周围。军医指挥着把两根短树干交叉着砑砸到地里,弄成个支撑点,然后又弄了一根长的架到中间,一个简单的力人力钓竿就成了。 长毛小心地把绳子丢给小刀子让他拿好,廖国仁在这边招呼着个队员用力撑住树干,大家在外围一齐用力,终于把小刀子直着钓出了那雄航空炸弹的包围圈。 小刀子一落地,大家就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问他是怎么陷进沼泽里的。小刀子在泥里陷了半天,又爆发强大的臂力显然非常耗毛费心神,他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一会儿后才解释说自己在那边的树上查看四周的情况,无意问就看到了这边的大围墙,好奇心驱使就跑过来查看,当时也看到了这堆炸弹,谨慎加上侥幸,让他并没有去动这些东西,而是想从一旁绕过去,却没想到这炸弹的后边居然是片看不出端倪的沼泽,所以一蹦过来就着了道。 听完小刀子的叙述,连古斯卡都感叹小刀子命大,这么多巧合里,只要稍微出一点差错,他可能就会被崩得连点渣儿都剩不下。 小刀子说完就想站起身,但动了动却站不起来,廖国仁拍了他一巴掌:怎么?才被这地埋了一小会儿就腿软? 赵半括却看到小刀子的腰部位置黑了一大片,衣服都烂了,像是被某种东西侵蚀了样。顺着他的目光,小刀子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骂道:操,这是怎么了,我的腿下边怎么没感觉? 军医赶忙撕开小刀子的衣服看,发现那里的皮肤黑成了一片,这时一边检查炸弹的长毛接口道:你们过来看看,刀子不能动,是不是这个原因。 一帮人抬起头,看到长毛正用一根树枝挑起一点沼泥,上面明显有种黑色的黏液。军医走过去,问那是从哪儿来的,长毛指了指那堆炸弹:有一颗外皮烂了,里面的东西流了出来。我看,这东西肯定有腐蚀性。 军医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把长毛手里的树枝拿了过来,把上面的黏液弄到一块石头上,又拿出一把草药撒到上面,再低头一看立即叫道:坏了,这东西有毒。 小刀子骂道:老草包,你他妈开什么玩笑,老子刚才还好好的,这炸弹又不是毒气弹,怎么还有这功能? 长毛站起身道:是炸弹里的诱爆物变质了。那是美国佬的技术,损阴德得很,算你倒霉。 廖国仁拉过军医:能不能治? 军医看看他看看小刀子,犹豫地说:我尽量试试。 廖国仁顿时发火,骂道:老草包!关键时候就只会说试!小刀子要是有事你就看着办吧! 顿了顿,又看军医委委屈屈的样子,廖国仁只能无奈地吩咐军医尽快想办法给小刀子解毒,大牛和曹国舅则到后边戒备,剩下的人原地休息。 大家都很郁闷。跑了这么一路,德国飞机上的东西没找到不说,小刀子又中了毒。妈的,上次中毒是天灾,这次却是人祸,真不知道这操蛋的树林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怪事都让他们遇到了。 赵半括看到军医满头大汗地忙活了一阵,又打针又嚼草药的,可小刀子还是站不起来。军医看样子是没招了,站起身对廖国仁说道:我没辙了,我只知道他的这种毒偏酸性,这美国人的炸弹理论我不懂,就是懂,他妈的我这里也没有中和这种毒素的物质,这跟咱们在那树林里中的毒不同,那个实在没法了还能找点相生相克的东西来试,这他娘的是人为的。鬼知道美国人制造这死玩意儿时用的是什么东西,唉 廖国仁不看着小刀子,一脸的沮丧,一时也是无话,嘴里喃喃道:真没办法了? 军医道:刀子的命暂时没事,但我不保证他能撑多久。队长,想要刀子活的话,咱们只有回去。 猛地抬头:那不可能! 军医看着廖国仁的脸,不敢再说话,小刀子却笑了笑道:队长,我死不了的,你们先走,我留下。 廖国仁看了看小刀子,说道:别犯傻。又回头吩咐道:你们,赶紧给他做个担架。 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听到一声怪叫从远处的树林里传了过来,队入员们吓了一跳,站起身看发生什么情况,赵半括抬头就看到围墙那边跑过来一个人,是大牛。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 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的能力,怎么可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所以这几十米的林间道路大家都走得极为谨慎,生怕和之前的长毛一样,再踩上什么地雷。 百十米的距离不久就到了,小刀子的身影也随着距离的接近而更加清晰。赵半括绕过了一棵大树,看到小刀子半蹲在一堆锈迹斑斑的金属中间一动不动,让接近他的一帮人都很感奇怪。 大牛直接开骂:你个矬子,奶奶个腿的干什么坏事了,这老半天都不出个气?你那是什么姿势,在这儿挺尸呢?拉屎呢? 大牛叫嚷着就朝小刀子伸出手去,但刚把胳膊抬高,却听他突然嗷了一声,一跤坐倒,跟着就发疯似的撅着屁股朝一边窜去。 廖国仁赶忙一把拉住他问是怎么回事,大牛指着小刀子的位置哆嗦着嘴道:那块地他妈的陷人。 沼泽?其他队员都吓了一跳,廖国仁立马站起身,叫道:刀子,千万别动, 廖国仁跑到一边砍下一根粗大的树枝,朝小刀子伸过去,但却立即被站在一边的长毛拉住,说道:队长,先别忙,你看刀子身边的东西。 赵半括也看到了围绕在小刀子周身的那堆金属物。这东西很扎眼,说圆不圆,说方不方,浑身斑驳满是锈迹,也看不出是个什么。表面倒是模糊地印了几个外国字,不知道什么意思。透过草丛的缝隙能看到这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陷到了泥土里,数量不多,一个挨一个挤得很紧。 廖国仁看到这东西,眼睛里露出了奇怪的光彩,也不急着救小刀子了,而大牛这时接过廖国仁手里的树枝,想要够到小刀子跟前,不查想廖国仁突然说道:大牛,不想和那头野猪一样被炸上天的话,就最交好别动他! 大牛身体僵住了,问道:什么意思? 这还不好理解?廖国仁指着那些金属说道,这些东西是炸弹 炸弹?赵半括看到这个词说出来后,小刀子的身体明显抖了下。大牛接话问道:队长,你有什么根据没有?我可从没见过炸弹长这模样。 大牛的话也是赵半括他们的共同疑惑。眼前的这堆东西模样古古怪怪,能是个炸弹?虽然心里疑惑,但大家都还是集体往后退了几步。 根据?刚才的那个大爆坑就是根据!廖国仁没动,回头朝朝身边的长毛问道,长毛,你说说,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东西? 长毛被廖国仁问得一愣,不过很快就回答道:应该是,我没没见过类似的,而且,刚才的那个把野猪弄上了天的爆炸可能就是这东西的杰作, (编者按: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上文说到那头野猪的时候,长毛不在队伍里.文中也未提起长毛探路回来。这里是如何得知道?两个可能,一,作者不够严谨。二,下文伏笔。) 长毛这么一说,队员们一下就炸了锅,妈的,刚才那个爆坑他们都见过,那种威力,见过一次就一辈子也忘不了。小刀子也太他娘的幸运了,被沼泽陷住不说,还被围上了这么一堆看起来更要命的玩意儿!这么些个如果一起爆炸,估计他连根毛都剩不下。而且刚才看到的那只类似野猪的尸体几乎完全熟了,更说明这种炸弹不是靠弹片杀伤,而是高温的冲击波,那样的话,杀伤范围肯定会更大,估计跑出去一里地都还会被波及。 队员们起身就想后退,却被廖国仁喝住:都怕个屁,没看这东西陷在泥里了,只要不去动它就没事。 大牛看着小刀子说道:队长,可刀子怎么办?这种陷人的地我可尝过,妈的,根本不能动,连说个话都不行,一动就往下掉,脚下跟没底一样,恐怖得很。大牛一脸的后怕。廖国仁转而掉头问:长毛你有办法吗? 长毛搓着手道:我得先看看。 说完这话,长毛慢慢靠近了小刀子,看他的样子也没多谨慎。赵半括也侧移到小刀子的正面,发现这位满脸的大汗,长毛挥挥手安慰道:别怕,这些东西锈成这样,不一定有用。 小刀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这边长毛蹲下去,检查着地上的炸弹,看了一阵似乎没什么头绪,回头问廖国仁:队长你既然能认出这是炸弹,是不是知道这种东西的底细? 廖国仁皱着眉头看着,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英国人对这片区域进行轰炸时留下的航空炸弹。 大家一下想起之前看到明那些被炸过的古建筑,看来英军真的曾经对这一片区域进行过密集的轰炸,只不过他们是为了什么? 大牛提出了疑问:就算是英国人的飞机扔下来的,那这些炸弹为什么没有炸? 赵半括已经推测出大概,试着解释给他听:大牛你看,小刀子动也不能动,甚至说话都没办法,这块地方想来是很深的沼泽,炸弹陷入软泥,冲击力被缓解,所以才陷入泥里没有爆炸。你看这炸弹已经非常锈了,可以看出有一段时间了,而软泥干了又湿,反夏之下,本来埋得很深的炸弹也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大牛皱眉道:英国人扔下这么多威力巨大的炸弹,是想轰炸什么? 廖国仁想了想: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很可能就是飞机上运的那玩意儿,他们肯定下了决心,绝对不让这个东西继续存在下去。

www.4166.com,总被鬼子耍得团团转,剩下的人,包括军医心里早就憋了一股火,这时听到廖国仁说要开打,虽然奇怪这人能有什么办法,但都很振奋。国仁的出发点是对的,在这个地方,要想活命,决不能跟着日本人的节奏走。第五军的兄弟就是被鬼子的这种战术搞得筋疲力尽,才死伤惨重。不过又想到是他们现在是九对一百,赵半括还是觉得有些冒险。 跑了一阵,廖国仁停了下来,然后低身朝前挪去,他的样子让人不着头脑。这里,离刚才的那个位置也就一里地不到,而且还很开阔,树林也不密集,搞伏击并不是个好地方。 廖国仁没吭声,朝前又走了几步,突然一停,转了个身又蹦了回来,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他刚才站的地方扔去,赵半括看到,那石头落地后蹦都没蹦,直接陷进了它掉落的地里。赵半括吓了跳,但立即就明白了廖国仁把他们领到这里来的目的。 沼泽,廖国仁是想利用这种天然的致命陷阱来搞这场反击战。 其他人也明白了,脑子灵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小心探索起眼前的这片沼泽地带,想要搞伏击,必须把这沼泽的大致面积弄清楚。 廖国仁指挥大牛把刀子放到一棵树下,小刀子这时候也已经醒了过来,听到要搞伏击,也很兴奋,他腿不能动,手还没事,开枪是完全没问题的。但廖国仁却不同意他参加,只肯让大牛把他挪到树林的深处,然后开始布置任务。 伏击的主要点是在沼泽。眼前的沼泽地面积并不大,这对伏击这一项来说,非常的合适,因为沼泽太大的话,他们过不去,小日本也肯定不会过来上当。赵半括刚才也看了美国地图,这里和最初小刀子陷进去的那个沼泽是相连的,这是美国人的功劳,廖国仁肯定也是从地图上发现的这个地方。 廖国仁的想法里有两个重要的点,一是把这片小沼泽稍微伪装一下,让鬼子以为这里是个平地,然后让长毛在这四周弄一些地雷陷阱,造成四周都不能过去的假象,然后他们再对这沼泽的一个方向埋伏。 另外一个点是吸引,还是老办法,人诱。这次把诱惑的任务交给了曹国舅和古斯卡。这两人都很瘦,在树林里跑起来比较利索,而曹国舅的枪法是个保障,可以自保,也能挑逗鬼子的火气,把鬼子引过来的概率要高一些。 然后就是攻击,这还需要长毛来弄,他的爆破手艺要派上大用场,必须保证他弄的爆炸物有自燃效果,爆炸时要让鬼子以为他们进了雷区,然后才会朝一个方向撤退和攻击。而他们这几个人则要冒险分开,在两个方向埋伏,这样既散开了敌人的攻击视线,也加大了他们的攻击范围,在这么小的区域内,斜向交叉攻击是冲锋枪的优势。 分好责任后,队员们各自归位,长毛带着赵半括去四周布置爆炸物,这种东西他们不缺,刚才的地雷阵,这家伙就挑小的拿了一些,加上他身上那些雷管和其他队员给他凑的手榴弹,足够这一仗用了。 赵半括帮他安装着一些隐蔽性非常巧妙的地雷,因为是危险工作,赵半括也不敢聊天,两人闷着头搞完两个方向的地雷,就看曹国舅和古斯卡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长毛笑骂道:妈的,这俩浑蛋还挺准时。 曹国舅叫道:来了,小心! 廖国仁摆手让他进入伏击位置。赵半括和长毛也走到一侧的树后,隐蔽了起来。而不远的树林里,那片沼泽已经被廖国仁用树枝和乱叶覆盖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刚埋伏好,鬼子追击的枪声就到了。 队员们都屏住了呼吸,眼看着树林深处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大堆黄色的军服,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赵半括眯着眼,看最先出现的几个鬼子都是紧身紧裤,由两个机枪手开路,后边的步枪翁立着,沖着不同的方向,显得很是训练有素,不停地朝着四周放枪,子弹嗖嗖乱飞,从树间穿过,一直飞到了他们的藏身地。 一切都很顺利,鬼子穿过了树林,立刻就发现了树干后边被廖国点着的几堆火苗,还有几个他们扔下的背包。鬼子很谨慎,看到这些西后,并没有马上朝这边来,而是掉转了整队人的枪口,朝玥着眼前的林开始漫无目标地扫荡射击。一时间子弹乱飞,树倒枝残,乱七八糟的掉落物几乎把沼泽地面又盖了一层。 鬼子扫射了一阵,看到树林里没反应,开始整理队形,准隹备继续。这时廖国仁一声鸟鸣,长毛立即拉动他手里的地雷引线,三当时在鬼于部队侧翼的两个方向就发出了几声爆炸。那队日本兵顿时骚动了起来,厅尾的鬼子开始朝前移动,侧翼的想朝两边开拔,一时间兵荒马马乱。但这鬼子显然不是乌合之众,乱了不到两分钟就被一阵叫骂给止住,看样子应该是队里的小分队长,就听这人咕噜了一阵,鬼子的队伍就朝磚两边稍微散开了一点,赵半括知道,他们这是要派出几个人去探路。 赵半括心说哪能让你们好过,爆炸再次响起,树林的两侧响起一阵号叫,鬼子踩雷了。 廖国仁又是一阵鸟鸣,赵半括和长毛还有古斯卡、大牛立即移动到了鬼子部队的后边,断他们的后路。而在正对着沼泽的前方,廖国仁带领着王思耄还有军医、曹国舅开始了第一轮的攻击。 这么近的距离,鬼子人数又多,立刻就倒下了一大片,后边的鬼子看到敌人在这边,马上号叫着朝前运动,而廖国仁他们当时不再用强捉火力,只是用两支冲锋枪来跟这帮几十人的鬼子队伍对抗,赵半括等人则爬在原地不动,等着鬼子接近沼泽地。 最前方的鬼子看到攻击他们的只有两支冲锋枪,居然哈哈大笑着朝前猛冲,但是刚冲到树林的中央就发现了这里的玄机,当时就有七八个人陷到了沼泽地里,廖国仁和曹正兑等人不客气地扫掉了他们的命。树林的茂密给了他们极好的歼敌机会,陷进沼泽被冲锋枪毙掉的鬼子没来得及给后边的人报信,后边冲锋的鬼子自然也着了道,又是十几个人陷入进去,廖国仁如法炮制,送他们上了西天。 幸运到这里就终结了,后边的鬼子看出了问题,纷纷止住了脚步,开始向另一侧迂回,长毛看得很清楚,低声说道:好了,该咱们上场了,兄弟们,发财的时候到了。 赵半括这时的情绪已经被战场的气氛提得很高,听到这话有些想笑,四个人端起枪,对准那帮纷乱的鬼子队伍后尾扣动了扳机,顷刻问,一百二十发的点四五子弹朝着那几十个血肉之躯扎了过去。 汤普森冲锋枪的穿透力不行,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这个缺点反倒成了优点,那种打在树上就撞得树皮粉碎的效果让战场的震撼力提升了几倍,一时间,鬼子乱作了一团。在前边的廖国仁四人开始把手榴弹和手雷朝这帮乱了阵脚的鬼子一通狂扔,爆炸加上后方攻击,这帮鬼子彻底乱了。 赵半括打得兴起,直接站起身,靠在一棵树后,把枪口对准了树林中的沼泽空地,狠命扣动着扳机,炽热的弹道冲开爆炸的烟雾扎到了那帮咆哮躲避的日本兵身上。 最先朝一边移动的鬼子,被长毛埋在那里的地雷给炸上了天,一些后来的日本兵哇哇大叫着朝后乱退,但没跑几步就被廖国仁他们扔过来的手雷给轰倒。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小分队的老兵痞们把自己的油滑发挥到了极致,居然出现了默契的递进射击。一个打得没子弹,另外一个及时补上,射击持续声从一开始就没停过,把那帮日本兵干得完全没了斗志。 前后夹击,四面开花,战况到了一个白热化的程度,小分队队员们这时已经没有了子弹不够的概念,妈的,打完就换,不行上手枪,再不行就上手雷。赵半括看到身边的大牛居然端着机关枪撵了过去,后来干脆直接把枪架在了一棵树权上,开始屠杀式的扫射。可怜几个侥幸撤后边的日本兵没被沼泽吞噬,却被这种大口径的机关枪撂倒,,这么近的距离,身子都快被打烂了。 赵半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那种憋了很长时间,又突然爆发出来的快感让他开始浑身颤抖,手里的枪口不停地跳动。这时他的大脑里完全没了害怕两个字,看着鬼子的身体在冒火的枪口下陆续倒下,大家都进入了亢奋状态。 战斗很顺利,十几分钟就结束了,虽然有几个日本兵拼死拼活突围了出去,但他们确实以少胜多,利用地形和勇气创造出了一个战争奇迹。 最后廖国仁喘着气道:赶紧打扫战场,补充下弹药,咱们不能留,这一仗虽然赢了,但保险起见,还是要赶快走。 大家都知道这话里包含的利害关系,这帮鬼子的数量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多,只有五十多个人,后边肯定还有大部队,况且他仉们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巧合,很可能跟那架德国飞机有关,他们这时稍稍肖占了点机,一定要利用好。

一夜无话,第二天赵半括被女俘虏的尖叫吵醒了,起身,却发现廖国仁正站在一旁训斥军医。看样子军医可能是在睡梦中碰到了那女人,闹出了误会。 赵半括好笑地站起身,他看到那女俘虏的头上已经套了个头套,廖国仁也不给她拿掉,又训斥了军医几句,就一把拉起女俘虏,绑到了旁边的一棵粗树上。赵半括明白廖国仁肯定是要审问,识趣地走到了边,和其他人一起盘点起自己的装备。 识趣归识趣,他还是不停地朝那个地方瞄。这个女俘虏能跟着一帮小日本不要命地跑到野人山里来追击他们,肯定不简单。日本人的部队里,女人是完全没地位的,她还说自己不是日本人,又能说中国话,就更得好好问问了,至少要问出那帮鬼子跟着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半括打量那边的状况,看到廖国仁一旦仕用很低刚首重娠文俘虏交谈,那女的最初还有些害怕,可后来似乎被廖国仁说通了,慢慢平静了下来,再后来开始和廖国仁进行交流。 又过了好一阵,廖国仁的脸色突然变了,回头朝他们叫道:你们,都过来一下。 大家听到了招呼围了过去,这么一来女俘虏一下委顿到了地上,看来是被吓到了。廖国仁提高了声音说道:你再不说,别怪我这帮兄弟对你不客气。 赵半括明白这廖国仁肯定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这女的不说,这才把他们找来威胁她一下。虽然他们肯定不会干这种欺负女人的事,但作假谁不会,立刻都是一阵哄笑,军医甚至发出了一连串很淫荡的奸笑声,很有点回归本色的意思。女俘虏的脸被蒙着,看不到赵半括等人的表情,当时就大叫了起来:我说过,我不是日本人,我只是个翻译,被他们找来是为了抓你们的人间话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抓我们?问话?这话一出,赵半括等人都有些奇怪。长毛走上一步问道:日本人为什么抓我们? 我不知道,我跟着他们,跟着你们,就这样,然后,炸弹爆炸,我就被你们俘虏了。女俘虏再也忍不住惊惧,哭成了一团,瘦弱的肩膀抖个不停。 赵半括问道:日本人为什么跟着我们? 女俘虏继续摇头,不知道,日本人在山里有驻军,有哨兵看到你们了,就派人跟了过来。 胡说,这里怎么可能有日本人的驻军?现在离那阵子都过了一年多了!军医插嘴道。 我不是胡说,我被他们从越南抓来,直接就进了这里的军营,就在这山里。女俘虏说道。 这话一说完,大家有些动容。日本人在野人山里有驻军,这消息如果属实,那可真算个很大的军事机密,也解释了深山里那些日本军队的出处。不过这女的说的话能信吗?而且日本鬼子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驻军?难道真和那批美国人有关?赵半括想得头痛,心说,他妈的,这破山里到底有什么玩意儿? 赵半括正想着,女俘虏哭叫着说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求求你们,别杀我! 廖国仁有些不耐烦,把大家招呼到一旁,问道:对她,你们有什么意见? 半括有些没主意,女俘虏的话虽然分不清真真假假,但贸然把她处死似乎也说不过去。平时打小日本这帮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现在这女人却把他们难住了,大眼瞪小眼的,好一会儿都没人说话。曹国舅突然说道:我看,把她绑在这里,任她自生自灭吧。 廖国仁摇头:不行!这样不稳妥。 那就带上他?军医跟了句。 带上她?你个老草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长毛着军医似笑非笑。 军医摆了摆手,神色有些慌张:唉,就当我没说啊。 赵半括看着廖国仁的脸,突然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奇特,心里一震,他试探着说道:既然不能放,又不能带,那就杀了? 廖国仁看着赵半括,说道:你觉得杀了好? 赵半括一听廖国仁不带色彩的口气,心里有了底,硬着心肠道:对,杀了!咱们的任务要紧,带着这女人是个累赘。照这女人的话看,小日本如果在这里有驻军,援兵应该很快就到,虽然未必能那么快找到我们,但还是要争取时间。早点出去最重要,把东西找到更好。 廖国仁把头一点,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 队长,这杀了恐怕不妥吧!曹国舅又开口。 廖国仁转脸看着他,曹国舅看着女俘虏说道:话都没问清楚就杀了她,有些可惜了。 廖国仁摆摆手:能问的我刚才都问了。我看还是按半括的意思办,也省得带着麻烦。 曹国舅还是坚持:队长你没理解我的话,我以前在师部受训的时候学过一些逼供手段,我希望能让我试试,如果用了之后她再不说,再按你的意思杀她也不迟。 赵半括听到曹国舅说这话,心说自己说杀这女的可是假装的,没想到这姓曹的是真狠。当下他想开口阻止,廖国仁却直接同意道:好,不过先把这女的饿上一天,等明天她体力快崩溃时,再用你的方法,这样可以事半功倍。 曹国舅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也好。我正好可以准备一下。 大家继续上路,那个女俘虏仍然被蒙着头,但或许发现自己没被处死,她的心态稍微放松了些,行动上开始变得配合。 后来,赵半括发现脚下的石头道路越来越明显,只要顺着这些瓷实的石头地面走,应该就能很快回到正确的路线然后出去。 一帮人累死累活地走了一天,直到能见度下降到看不见十米外的人影时,廖国仁才让他们原地休息。 队员们喘着粗气坐了下来,女俘虏似乎跟一直拉着她的军医混熟了,一直挨在军医身边不愿意离开。赵半括坐过去,看到军医正一脸陶醉地挨在女俘虏身边,不由得好笑:老哥,小心没吃到腥,再被毒死。 赵半括这话说得军医一下就跳起来,也把女俘虏带倒在地,那女人幽幽地呻吟了一一声,居然趴在原地不动了。赵半括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别是累死了? 军医看了看说道:天知道,这女娃子身体不好,兴许是累坏了。我扶她起来看看再说。 说着军医就开始上手,看着他的动作赵半括有些哭笑不得,指着军医的手骂道:你个老草包,你那是扶人?手朝哪儿摸? 军医嘿嘿了一声,把伸到女俘虏大腿部位的手缩了回来:人老了,眼睛不中用了。 赵半括走过去,帮军医把女俘虏扶起来。赵半括知道这女人被他们推搡着走了一天,体力绝对处在崩溃的边缘,廖国仁又不让给她吃的,喝了一点水,她能挺到现在才晕过去已经是奇迹了。 紧忙活了一阵,军医检查到最后,说道:没事,累的。 赵半括看着女俘虏瘦小的身躯软倒在地上,心里泛起一丝不忍,又看着军医拉开她的头罩,发现满头的黏汗已经让她的长发完全糊到了脸上,几丝头发紧咬在没有血色的嘴里,清秀的脸苍白得吓人。赵半括心道就这女人的样子,能受得了曹国舅的逼供手段? 军医把了把女俘虏的脉,说道:脉象很乱,但表面上没看出有什么伤,或许是受了什么内伤。 赵半括不懂脉象,直接问道:那她还能不能活? 军医嘿了一声:有药就能活,关键看咱们队长了。 赵半括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看着给她治治,至少要让她活到明天。 军医听到这话,猛地扭过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赵半括耸了耸肩膀:老曹不是说了吗,明天要给她上手段。 军医眼里突然透出一种极强的厌恶,嘴巴都哆嗦起来:一个女娃子,这曹国舅也下得去手? 赵半括不想在这问题上和军医哕唆,这也不是他说了算的,也就不再吭声。忽然就见军医站了起来,朝着那女鬼子走了过去。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三章,南派三叔

上一篇: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
  •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面圣 金碧辉煌中,亦步亦趋十三迎上去请安道:"十二哥一路风尘辛苦!弟弟这点子事还劳驾哥哥大老远跑回来,实在不过意呢。"未及十二阿哥回答,旁边
  •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第2节:缘来读《怡殇》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其实,这也是一篇云淡风轻的文章。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面"平淡"这个词汇不断使用的原因。虽然,作者将女
  •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这么一位特殊乘客光临,打乱哥力亚号原本组织紧密小世界。不过船员们全都欣然适应。每天18时,所有船员会在船长室集合吃晚餐。若是在零重力状况下
  •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两日后,大家坐在一起吃早饭。天气晴朗,蚊子稀少。我说起这件事,表示今日要入宋凝梦中,修正一些遗憾,看小蓝是不是可以和我一道。因来姜国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