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www.4166.com,怒江之战
分类:小说中心

www.4166.com,大牛被廖国仁派去警戒后方,那声怪叫就是他发出的,一小会儿后,他居然又跑了回来,很明显是出了什么很紧急的情况。 廖国仁示意大牛别慌,问道:怎么回事? 大牛还没跑到跟前就叫了起来:队长,后边有鬼子! 廖国仁把枪一抬:他们发现你没有?离这里多远?有多少人? 大牛摇头:没有看见我,有十多个,离咱们不到半里地,我估计是被爆炸引过来的,他娘的,这批鬼子速度很快。 廖国仁点了点头,回头向正给小刀子扎担架的队员道:都别弄了,大牛,你把他背上,又对长毛招了招手:墙外边的那片地雷防御圈有多大?还有多少地雷没引爆? 长毛算了一下:最起码还有一大半,按照延伸的方向看,应该有将近一里地。 廖国仁挥手道:我不要应该,你马上验证一下,砍树当标记! 队长,你到底想干吗?大牛问。 那批地雷扔在这树林里烂掉多可惜,干脆咱们做个东,直接送给小日本。,廖国仁反手点上烟,所有人听着,我认为,这是咱们干掉这批跟屁虫最好的机会,长毛标出雷区之后,我们找人把小日本引进去,其他人埋伏在四周,等他们进去之后,在里面干掉他们。 长毛立刻笑了:说起来容易,谁当饵? 廖国仁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你能踩过地雷圈吗?你吸引了鬼子的注意之后,马上穿过雷区。你已经踩过一次了,这一次总不会犯相同的错误。 长毛坏笑:成,其他事情我没兴趣,杀鬼子老子什么都不计争较,不过我得有个帮手。 他这话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赵半括,赵半括心中暗骂不是吧,又是我。长毛就摇头:老子这次要个跑起来快,身子又灵巧的。 大家面面相觑,又看着小刀子,但小刀子肯定是不行了,大牛就自告奋勇:我来! 长毛看了看大牛,啧了一声:我靠,你他娘的几百斤出了事老老扛你都扛不动。 这时候,一边一人沉声道:我来。 赵半括一看,竟然是那个彝族哈桑古斯卡。 这人平时几乎不说话,严肃得要命,也不合群,但是他非常瘦,看上去确实非常轻巧,因为一直特立独行,如今忽然说话,赵半括感娄觉怪怪的。廖国仁看了看长毛,古斯卡不等任何人说话,已经拍了长毛一下,开始往前摸去。 长毛一笑,解开了手上的皮筋扎起了头发,紧跟了上去。 赵半括一下就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在这种节骨眼上,任何预页感都是徒然无用的,即使你知道,你的战友很可能会死去,你也只能做故好你自己手里的事情。 廖国仁也不废话,发唿哨招回了在前边警戒的曹国舅,然后带领一帮人跟着他钻进了左侧的树林里,朝墦外的一側绕了过去。 赵半括被军医拉着,紧跟在大午另庙,看着一帮奋力奔跑的队员,他突然感到一阵悲哀。早年的时候随军征缅,万民相送的场面曾让他血脉贲张,父亲忠大于孝的教诲也总在脑中徘徊,因此在对日战场上他从没有过退缩。可那都有明确目的与责任,而现在的这一切,目的却是何在?仅仅是为了美国人的一张怪到极点的地图,即使现在知道美国人在山里要做什么又如何,还是找不到飞机上的东西,还要继续。 他知道这种心思每个人都有,不过常年的战争已经把这些人磨砺得世故无比,心里再憋屈,不到万不得已,没人出这个头。大家,都在忽。 队员们的移动速度很快,很快就散开隐蔽到了丛林里,所有人都明白,廖国仁的计谋一旦成功,小日本会被他们赶入地雷阵里,只要一次冲击,其中有一个两个人踩响地雷,就足够让他们阵脚大乱。但是,如果引诱失败,他们面临的就是一场正规的硬战,在火力差不多的情况下,那完全拼的是军事素质,他们这几个人,最后能剩下多少谁也说不准。 很快所有人潜伏了下来,就听到长毛忽然开始唱起歌来。 太阳出来罗嘞喜洋洋罗郎罗 挑起扁担耶邓采光采上山岗哟后 所有人又惊又好笑,赵半括还以为他会打枪来勾引鬼子,没想到他居然唱山歌。 曹国舅在他不远处,两人相视,赵半括看到曹国舅也笑了笑,又转回去看着瞄准镜。 长毛继续在那儿唱着。 挑起扁担郎郎采光采上山岗哟后 手里拿把罗儿开山斧嘿哟 不怕虎豹和豺狼后嘿哟 悬岩陡坎嘿吆不稀罕嘿哟 随着歌声越来越欢快,大家估计着鬼子应该已经逐渐到来,扳机全部扣紧了。 然而,长毛继续唱着,等了很久很久,始终没有看到前方出现任何鬼子的身影。 赵半括蹲在大坑后边,心里一阵奇怪,他们也隐蔽有一段时间了,鬼子离这里应该不远,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动静?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队员们的神经依然紧绷,手里的枪口全都严阵以待,对着他们跑过来那段路。长毛仍旧在唱着,但是听得出已经唱得很不耐烦了。 他们继续等着,忽然,长毛的歌声停止了。 大家心中一沉,立即凝神静气,等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前面草木抖动,但是数量不对。 赵半括压住扳机,他知道不能开枪,必须等到确认那群鬼子进入地雷圈,否则鬼子会就地设防,那就难打了。正想着,他面前的草分了,长毛和古斯卡的身影出现眼前。看到赵半括,长毛直接朝他们摆手叫道:先人板板的,莫在这里挺了,快走! 一听这话,四处趴着的人全部站了起来,军医拉过长毛就问道:跑什么?不设伏了。 设个屁的伏,别废话,快跑!长毛说着就往前跑。 没人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战场上条件反射,立即也跟着跑去。不干了,在后头叫道:操他个龟儿子的,十几个鬼子,怕个鸟!干他娘的!队长,咱们再来个回马枪啊!咋你的招数用一次就不灵了呢? 放屁!长毛边跑边骂,这帮鬼子最起码有一个大队,一百多号人,干得过吗?你个龟儿子刚才是怎么数的? 大牛一听鬼子是这个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廖国仁脸色大变,问道:是不是我们在河边碰到的那批鬼子? 长毛点头:应该是,而且人数多了很多,黑压压的一片。 怎么会这样?连王思耄都开始惊讶。 廖国仁想了一下:妈的,难道在河边遇到的只是他们的侦察队.伍,小日本有一只满建制的队伍在殿后。 这他娘的就扯淡了,一百多人号人其实只是一个概述,在丛林里,人数一旦一多,一百多号人和五百多号人看上去没区别,说不定那是鬼子的一支连队。 百个对九个,就算他们的先头部队冲入地雷圈,炸死一半,另一半也能把他们生吞活剥了。如果是一个连队,那他们战神附体都没用。在现代战争里,以少打多是可行的,但是也不能相差那么悬殊。 廖国仁显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他没有犹豫,立即摆手让大牛把小JJ子背上,继续朝森林深处撤去。 这一通跑,是真正的逃跑,让赵半括深刻体会到了第一次大溃败时第五军兄弟们的心情。狼狈,无奈,憋屈,真他娘难受到骨子里了!扭头看到小刀子趴在大牛后背颠得一个劲龇牙咧嘴,他感同身受地从心里升腾起一股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枪声,大家下意识缩头,意识到小日本发现他们了,紧接着,身后立即又是一阵枪声。 身后枪响一片,大家只能不停地加快脚步,但是跑了一大段路,赵半括发现没有任何子弹在他们附近掠过,枪声却一直在响。 这就有点怪了,这帮日本兵到底想怎么着?为什么没有对准他们射击?难道他们其实没有发现他们,只是在打草惊蛇?但是,为什么枪声那么密集,他娘的子弹太多了在炫耀吗?

这时也不用多说废话,大家拉开枪栓往爆炸的发生地潜了回去,那声响离得并不远,趁乱占便宜的事,他们都懂,再者一个重要的原原因是,如果真是远征军的残余部队,能够和日本人正面交锋的话,肯定是还有战斗力和人员的,必须去看看到底是哪支部队。 蹒跚着朝前挪动,爆炸后产生的浓烟顺风飘了过来,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廖国仁的戒备命令也越来越频繁。前方的树林被烟雾罩得看不不清楚,赵半括握紧了手里的枪,对准了那个方向,但奇怪的是,他们刚近烟雾的区域,小日本的枪声却突然停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廖国仁摆手让大家伏低身子,慢慢匍蔔司过去。爬了一段距离,却发现长毛说的鬼子不见了。他们又在草丛里埋埋伏了一段时间,前方没有任何人。 廖国仁看了看长毛、古斯卡和大牛,没有说话,可能是询问他们们怎么回事,但三个人都一脸疑惑,显然认为看到小日本的事情千真万确 又等了一段时间,廖国仁终于感觉不对,摆了摆手,一帮人都慢慢地爬了过去。 爬了没几步,就看到了那个爆炸坑。爆炸现场一片狼藉,爆坑的四周还躺着七八具日本兵的尸体。枪支弹药什么的散了满地。 大家一看都感到奇怪,廖国仁小心地走了过去,踢开一具鬼子的尸体,赵半括立即就发现鬼子的胸口上烂了一个大口子,正往外不停地滲血。 大牛说道:这帮鬼子够倒霉啊,踩到地雷了? 廖国仁摆手:不是,这种伤口不会是地雷弄的。 大家都走过去,把其他几具日本兵的尸体翻了过来,一看,每具尸体身上都不同程度地烂了一个大洞,只不过部位不同,有两个是在胸口,一个在肚子上,还有两个竟然在裆部。更古怪的是,有两名日本兵的大腿上也空着两个大血洞,那种状态活像被某种大型动物的利爪掏空。 赵半括看得身上直冒寒气,军医就说:乖乖,队长,看来这里还真有怪物,妈的,你看这帮小日本死得有多古怪。 廖国仁不说话皱着眉头,长毛走过来,翻腾着那些鬼子的衣服,王思耄轻蔑地低声骂了句:狗改不了吃屎。 赵半括看着那几具尸体,心里也是起了一层恐惧。他想到的一个可能是野人。这东西曾经在远征军大撤退时出现过,但没人见过真的,些女兵晚上不小心被这种东西弄走,早上发现的时候身上都被咬烂了,那状态和这帮鬼子的死相倒是挺一致,但这种装备的日本兵,一两个野人敢这么大胆来招惹吗? 廖国仁低身探察那个爆炸坑,其他队员分散到了四周,想找到一点能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的蛛丝马迹,可一通搜索下,什么都没有。 大牛摸着头道:妈的,真是怪了,咱们难道都在做梦不成?廖国仁看着四周的树林,说了句:不对 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树林就跑出了曹国舅,只听他疯叫道:鬼子,很多! 一声枪响直接打断了他的惊叫,跟着,激烈的子弹声乒乒乓乓地连续射击过来,打得他们这片区域枝断叶飞。一帮人立即变脸卧倒,手里的枪跟着朝四周还击了过去。但是没有看到子弹是从哪儿射来的。 嘈杂声和人影开始出现在他们四周,赵半括突然意识到,这里的鬼子尸体可能是追撵他们的先头部队,不知道怎么就死在这里,而这时出现的肯定是后续部队。 刚才他们以为出现了友军,而这帮后续的日本兵明显是把这帮先头部队的死当成了他们的手笔,否则子弹不会打这么密集,小日本这次是真愤怒了。 一帮人被这波突然发起的攻击打得抬不起头,幸好这树林很密集,日本兵的攻击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大伤害,只不过小刀子有些倒霉,赵半括看到他躺倒在廖国仁和古斯卡中间,脸上被乱飞的树枝划破了子,血流不止。 廖国仁大叫着让军医过来给小刀子包扎,可这时四面都是敌人,军医也操起枪朝一个方向对射,根本没空做这工作。廖国仁骂了丫一句,叫道:都把手榴弹给我准备好,鬼子右侧的火力不够劲,我数三下,你们都朝那边给我招呼。 赵半括知道这时不能再耽误,鬼子的人数太多,要不是他们的武氏器占便宜,战局优势早就倒向鬼子了。 廖国仁的三跟着喊到,赵半括拧开两个手榴弹朝右边扔去,当时就看见至少十二颗黑疙瘩朝那个位置飞去,轰轰轰地爆烬炸开来。紧跟着是大牛的捷克轻机枪声,一帮队员发了狠,号叫着扣机,朝那个位置倾泻着子弹。鬼子那个方向的射击声被这通猛攻给洽治得断了气,廖国仁立即大吼:快走! 古斯卡抱起小刀子一阵疾走,赵半括跟在他身后,其余人不停歇地朝着四周扫射着子弹,借着浓烟和密林的掩护,往外突击。 赵半括心中这时已经犯了嘀咕,感觉这次完蛋了。这群鬼子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引他们回来,说明其中有一个非常充满聪明的人,而且鬼子人数那么多,怎么可能突击得出去,他心中感觉没什么希望,但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十分钟,他们竟然轻而易举地从鬼子的包围圈里突围了出来。 赵半括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他感觉鬼子的数量极其的多,他们又突围得异常顺利,这群鬼子似乎完全被他们打得找不到北,这太奇怪了,他们明明处于弱势又被伏击。 也许这就是奇迹,或者小日本没有伏击好,他心说,而且小日本还在背后紧紧追着,应该不是小日本在放水。但是,这似乎也太奇迹了。 打了这么多仗,赵半括知道奇迹是存在的,但是奇迹会发生在其他场合,这种一百包围九个的悬殊情况,怎么可能被他们这么容易突围。不过不管怎么说,突围了总比没突围好,虽然又回到了被人追着疯跑的境况。这让一帮队员自觉倒霉到了极点,赵半括心说以后打死也不做这种傻逼事了,身后就是有他妈的女人叫,老子也不回头。 鬼子的追击比前一阵更猛烈,估计是看到了他们这帮人的真容,但长毛实在牛逼,奔跑中还能不停地设置爆炸陷阱,手雷和雷管这家伙换着花样弄,跑了一阵身后就传了一阵连环的爆炸声,这很让大家欣慰。等他们跑得快吐了血时,鬼子的追击声终于没了。但同时,眼前的道路也到了头。 赵半括一看,又回到那道不高的泥石流悬崖了,顿时一阵心悸,妈的,跑了半天又转回来了,身体这时已经吃不消了,刚才都没办法爬上去,这会儿更是别想。廖国仁拿出地图看了看,说道:继续走,咱们还得找到刚才那个斜坡。 小刀子这时已经趴在大牛身上完全没了动静,等到大家又找到那个斜坡时,这人看模样已经晕了过去。 顺着悬崖找斜坡让他们耽误了时间,身后的鬼子兵又跟了过来,冲锋枪在不远处的森林里响了起来。所有人的头皮立即炸了。 这群王八蛋!大牛大怒,他娘的到底和我们有什么仇,还黏上不放了,我操老于子总有一天要把他们全端掉,否则老子就不姓商。 少做梦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不过这群鬼子还真神了,怎么一路能跟得这么准?王思耄眼镜都歪了,咱们就算留下痕迹,在丛林追踪也不可能那么迅速。 这一点赵半括也感到很奇怪,如果鬼子有狗还说得过去,回想一路上,确实鬼子跟得太准了,看样子他们真的路线一致。他娘的,鬼知道以后还得被他们撵多长时间,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过去,他们跟在尼后面来得舒服。 等到一帮人连滚带爬蹿上斜坡,大牛实在背不动小刀子了,喘着气躺倒在地说道:队长,我不行了,咱们得想办法把这矬子的毒治好,要不然,这里没人能背他了。 的确,再不治好小刀子,他们这帮人都可能为他送命。廖国仁顿了顿,说道:说得轻巧,怎么解? 大牛没话了,旁边的军医突然叫道:我,也许能给他解毒!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眼睛都是一亮,他摆摆手说道:看我干什么?看那边! 队员们看向军医指的地方,发现那地方长着几棵古树,枝繁叶才茂,树干离地五六米高的地方很突元地突出了一大块,黑黑黄黄的,也包不知道是什么,猛一看过去,还以为这树长瘤子了。 赵半括有些奇怪:那是什么东西? 军医晒笑:马蜂窝啊,还能是什么? 那又怎么样?大牛不明白。 军医说道:不懂了吧,小刀子中的毒属于酸性,而这马蜂的蜜属于碱性。 大牛摸着头:什么玩意儿?洋碱? 军医哼了一声:妈的,你不懂就给我闭嘴。 你的意思,这蜂蜜可以解刀子的毒?廖国仁接话道。 军医点头道:我不敢保证完全治好,但能稍微中和一下他的毒素。 廖国仁摆手道:那就快点,把那蜂窝给我捅了。 王思耄听到这里插了句话:队长,鬼子在后边跟得紧,那蜂窝可不小,马蜂要是被惹急了,治住它们也肯定需要不少时间。 长毛也附和,廖国仁就有些迟疑了。王思耄的话是实情。身后鬼子的枪声已经又能听见了,离他们这帮人肯定不太远,为了弄一个蜂窝,回头耽误了时间被鬼子撵上,绝对得不偿失。 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奄奄一息的样子,脸上阴沉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么,队员们没有说话,都齐齐地看着他,廖国仁皱着眉头,突然拿出了那张美军地图,摊开了就看。 赵半括看到廖国仁把地图和指北针都拿到了手里,在那张地图上点来点去,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想过去帮他一下,但刚把头伸过去,廖国仁却猛地抬起头,说道:妈的,小日本逼人太甚,老子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赵半括听到廖国仁突然说出这话,猜他有了对策,正想着会是什么,就看见廖国仁把大牛一把拽起,说道:还得劳你的驾,把刀子背一会儿。咱们走。 大牛愣了下道:去哪儿?队长你把话说清楚。 廖国仁急道:妈的,没时间了,没听小日本的枪声离咱们多近?那么多人,只要一照面咱们就完了。都快点,跟我来。 说完话,廖国仁把地图一收就朝一个方向窜了出去,王思耄哼了一声:怕死的,别跟来啊。 长毛笑骂了一声:你妈的,孙子才怕死。

大牛的火力掩护让他们的撤退很顺利,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以为他们把小刀子丢下不管了,一个活着的俘虏自然比他们这帮穷寇重要得多,所以大牛也很顺利地跟了过来,并没有掉队。 廖国仁在前边指引着方向,队员们跟在后边猛跑,直到一声爆炸从身后传来,跑在前边的廖国仁才算是停了一停。赵半括听到那声爆炸后眼泪直接就下来了,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小刀子往身下埋的手榴弹,自然明白这声爆炸的缘由,一时间都红着眼睛摘掉了头盔。大牛的手不停地捶在身边的树干上,咚咚作响,似乎在呼应他胸中的怨气。 廖国仁背向他们,像是没有悲喜,催促道:继续走,别停下。 半袋烟的工夫不到,几声枪响又从身后传了过来,赵半括心里一个激灵,暗骂鬼子的反应速度有够他娘的快,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刚才那一仗窝囊至极,不仅没把鬼子甩掉,还把小刀子的命给搭了进去。他们先前低估了鬼子的跟踪能力,侥幸心理作怪,以为爬到高处就能把鬼子忽悠过去,现在看来实在是幼稚。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在这种密林里走,留下的痕迹根本就没办法消掉,想跟踪他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难。 赵半括心里又开始疑惑。有道是穷寇莫追,这树林这么密,鬼子这种打法,明显是在给他们这帮人报位置,根本就不利于追逃。再往深处一想,赵半括突然发现鬼子追人放枪的手段,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十分的不合理。顿了一顿,换了个角度再一想,他头上的汗立马就下来了。 赵半括为什么流汗,因为他从队员们的奔命里突然想到了自己家乡的放羊人。在老家,那些放羊的总会用鞭子和石块来赶打那些跑出了圈的孤羊,目的就是让混乱的羊群最终走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上。现在身后的鬼子这么明目张胆地放枪,和羊倌赶羊的手段有什么不一样?试想一下,他们这样做产生的效果,不正是让他们这帮人感到恐慌然后加快移动的速度?这么一想,这帮鬼子放枪的目的就明确了,他们并不是追杀,而是驱赶! 赵半括想到这里,把自己的想法对廖国仁说了说,廖国仁却不说话,只是沉着脸跑着。 赵半括以为他还陷在小刀子离开的悲痛中,也就没再说什么。没想到廖国仁隔了半天说道:不错,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赵半括一愣,下意识地摇头,他能想到那些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哪还能想到其他的,很快廖国仁停了下来,把所有人都叫停。 大家听着,我需要你们帮我决定一件事。 什么事? 记得小刀子刚才的遗言吗? 给他爹娘报仇。大牛就道。 咱们被这帮鬼子撵了这么长时间,老这么弄,等于让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现在我假设他们并不知道咱们的真正目的,就是纯粹的取乐,所以,才对咱们的追击不那么紧迫,我看倒可以利用一下他们这种心理。但是,这十分的危险,只要我们一失败,我们的任务就完结了,我们都会死在那里。 大牛听到这话,回身问道:队长,你又卖关子,快说,你想怎么干。 廖国仁的脸在月光下冷成了蓝色,他一字一句说道:我希望你们替我决定,一是我们继续前进,忘记小刀子,二是,咱们占主动,灭了那帮跟屁的鬼子,替小刀子报仇。 军医叫道:队长,刀子是死得冤枉,可你不能就这么感情用事,那帮鬼子不是最早的那一拨人,他们的装备不比咱们差,人数还那么多,咱们就剩这几个人了,怎么打? 廖国仁更加冷峻:先别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们的想法,一还是二。 大家互相看了看,大牛第一个道:二。 赵半括有点犹豫,如果是刚才,他肯定会立即选二,但是现在,他已经冷静了下来。 廖国仁沉静地看着他们,几乎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军医忽然就道:二! 看着大家奇怪的表情,军医背过身道:别看我,我不知道我的胆子能大多久。 长毛呸了一口,道:二,娘的,还能输给这老屁精。 廖国仁看向赵半括,赵半括站直了身体,心说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办法。 二。 二。 二。 所有人都选择了二。 好!廖国仁深吸了一口气。 队长,怎么搞,咱们还打回马枪吗?大牛立刻道。 廖国仁摇头,问长毛道:你的那些手艺没丢吧? 长毛望向身后鬼子的方向,恶狠狠的:命丢了,手艺都不会丢。 那就好。廖国仁说道,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强弱之分。所有的优势都可以转换成弱势。当然,这种转变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今天,咱们就利用这种危险。 赵半括心里跳了跳,这想法他听教官说过,但队长的计划能有几分把握? 廖国仁继续道:首先,你们必须给自己信心,因为这件事情能否成功,我们的信心十分重要,你们必须告诉自己,我们一定可以胜利,否则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 一定胜利?怎么可能?大牛道。 不要去想没可能,弟兄们,有些时候,信心决定一切,我们不要去想那些,你们只需要告诉自己,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是恶魔,我们是小日本最害怕的鬼,这一次,咱们不是去偷袭他们,不是去占些便宜,我们是去狩猎他们。廖国仁顿了顿,现在,该那些小日本们发抖了。 一时间,虽然赵半括心里感到这说法有点问题,但还是被廖国仁说得热血沸腾,不算曹国舅在内,六个人狩猎一百多个鬼子,那是什么,那就是真正的军神。 廖国仁说到这里,不再说话,让他们把手榴弹都拿出来,集中到一起,然后推给长毛。长毛的眼睛在看到了那堆要命的铁疙瘩后一下就亮,嘿嘿笑了笑,把胳膊张开一搂,说道:得,这些宝贝全归我了,你说,想我怎么弄? 廖国仁朝身后一指:鬼子的优势是什么? 人多。而且他们有重型武器。大牛道,他娘的,只要他们没小钢炮,人数少个一半,咱们绝对能和他们拼一下。 对,他们的优势就是人多火力足,但是优势必然带来劣势。鬼子的人一多,他们的机动性就下降,而且,受到扩散火力伤害的可能性会比我们大得多。 什么扩散火力?赵半括有些不明白。 廖国仁拍了拍他的手榴弹:一颗弹药,能同时攻击非常多的人和武器。 那就是手雷呗,队长你别整些俺听不懂的词。大牛在一边道。 廖国仁不理他,道:你们都打过集团会战,小日本一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们手榴弹炸到他的概率是多少?而小日本一百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一颗手榴弹炸到人的概率是多少,我想你们都明白。 赵半括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但他意识到了队长想说什么。 廖国仁继续说:小日本的营地分布,不会太紧也不会太密,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想到,我们这六个人的队伍会去反击他们,因为六对一百,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相信我们这六个人,可以把他们全灭。这是我们最大的机会。当然,我们用枪一个一个杀掉他们,效率太低了,我们要使用一种最简洁有效的方式。 大牛又叫了起来:队长,俺太笨了,俺还是不懂。 赵半括拍了他一下,表示不要急,廖国仁道:首先,咱们有几个人混到小日本的队伍里,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在日本人的帐篷外面,放上一些手榴弹,这些手榴弹如果能在同一时间爆炸,要炸死一百个鬼子,三十颗手榴弹足够了。 怎么让手榴弹同时爆炸?赵半括这时已经十分有信心了,确实,廖国仁的判断十分准确。这个时候,这种滲入作战是最有可能成功的,当然,一旦失败他们必死无疑。 廖国仁看向长毛,长毛会意道:这就是老子的事儿,改装手榴弹是老子的强项,等下给你们,你们就当普通手榴弹那么用,但咱们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完事,知道不?引信最多能钮到五分钟,再多就没办法了。 一帮人开始明白廖国仁突然的信心是从何而来。而赵半括也真正意识到,这次真的可能赢。

而且,奇怪的事发生了,他们越跑发现枪声越来越远,似乎日本人根本没有追来。 赵半括有些迷糊,他猜不出是哪种状况,只能不停地跑,怕任何何停顿之后,发现那些疑惑只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能做的就是跑,尽快跑,赵半括知道如果按照他们现在的奔路线一直朝北,再过五六里,就可能是喘息的机会。 枪声一直不停,队员们自然也不能停,就这么坚持着跑了大半天,小刀子已经被队员们换着背了一遍。赵半括也背了他一段,这时已经口干舌燥,眼冒金星。他知道自己体力快到极限了,暗自算了下距离,马上就要离开红圈区域了,从不信神的他居然也开始了祈祷。 正天爷神仙地乱嘟囔,突然听到前边的人发出了一阵惊呼,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片长长高高的山壁,像是从树林里激长出来一样,立在不远处,正挡在他们的行进路线上。赵半括三步并两步跑到这面杂藤缠绕的绝壁下,朝上一看,立刻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挡路的明显是一道地貌丘岭,野人山里不缺这东西,平时见得也多,可这东西出现在这时此地却着实操蛋。要说一般的丘陵也就算了,眼前的这个不算太高,也就十几米而已,可对着他们的这一面竟跟被刀切了似的,竖直得吓人。而他们脚下的乱泥和杂草昭示了一个事实这里刚发生过泥石流。 赵半括看到廖国仁的脸在看到泥石流墙壁的那一刻变得惨白无比,不禁心里狠狠叹了一把,: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掌控得了的,地图上也不可能标出这种意外,这种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怎么办? 队员们四处乱看,想找找有没有乱泥少些的区域,可看了一圈,发现该死的泥石流波及面竟然很广,左右两侧能看到的位置几乎都被掩盖绝壁简直一眼都望不到边。这种情况下,想在短时间内靠两只手爬上去根本不可能,更别提身后还跟着那么一群要命的尾巴。 廖国仁的眉头拧到了一起,看得出心里有些着急,听着身后的枪声又清晰了一些,队员们有些站不住了,纷纷聚到了廖国仁身边,就等着这位队长一声令下,就拼他娘的。 赵半括突然想起那幅地图,赶紧一把拉住廖国仁的胳膊,叫道:队长,你再看看地图,看看附近有没有高地一类的地形,要打的话也要到那种地方,这里,可是绝地。 廖国仁赶紧掏出地图,也不再讲什么避讳,直接就在腿上铺开。 队员们都把头伸到了地图前,廖国仁朝四周一扒拉,骂道:都看得懂吗?挤个屁。 赵半括暗暗好笑,赶紧朝地图上瞄去。 有了先前的高爆炸弹和跑过来的这段路做参照,他一下就发现了地图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狭长丘陵符号,看样子廖国仁这次的路线应该没错,不过按照图上所标示的比例尺一换算,这道拦路丘陵的长度竟然不下十公里! 廖国仁头都快趴到地图上了,看了一阵,突然说道:这里,好像有个小缺口,不知道是不是通路? 他这一说,赵半括和王思耄都把头伸了过去,赵半括看到靠近红线左侧,和丘陵相交的地段没多远,显现出了很小的一段不太明显的弯,旁边还有几个更不明显的小黑点。赵半括有些奇怪地指着那几个黑,点问道:这是什么? 廖国仁看了一眼道:墨水。 帮队员听了差点没吐血,廖国仁难得开了个玩笑,马上又锁起眉头继续说道:放心,这个缺口可不是墨水弄出来的,肯定是本来就有的,如果这东西表示的是一个凹陷地段的话,咱们就有救了。 赵半括听到这里,知道廖国仁这话不是乱说的。他虽然不知道那地图的测绘时间,想来总要比英国人在这里搞事时的时间晚些,因为图的质地在那儿摆着,明显不是旧东西。美国人如果想要顺着这个林林子进到野人山的内部,绝对会遇到这条丘陵地带,那个小缺口可能是当他们炸开的道路。大家的越野能力很强,路可能不太好走但是绝对能迅通过。 廖国仁合上地图吩咐道:不耽误了,赶快出发,鬼子可不等我们。 这时大家也没空再去考虑太多,直接朝着左侧的方向继续转移。个缺口地段在地图上看着非常短,真正走起来却是一段不少于两里地电的路程,这段路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底。 小刀子已经被颠簸得彻底没声了,这时背他的是古斯卡,赵半括到这人的脸部肌肉因为体力的巨大消耗已经颤抖不已,却也没有一丝言,不禁对这个彝族哈桑生出了一点好感。 看到古斯卡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赵半括拍拍他的肩膀,把小刀子接了过来。古斯卡感激地朝他笑了一笑,赵半括也没空给他还礼,这时小刀子已经被颠晕过去了,喊过军医让他看,军医摆摆手表示没办法,没时间停下来处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跑了有差不多一里地,队员们右侧的绝壁依旧是老样子,有些地方甚至比他们最先看到的还要吓人。泥石流的塌陷让一些地段露出了许多巨石,因为地层里植物繁茂的缘故,这些大石被根藤包住了悬在半空,从底下看上十分惊人。如果不是那些藤蔓在起牵制作用,这些东西恐怕早就翻落下来了。 就在他们疲于奔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赵半括一下摔翻在地,他爬起来的同时,他的身后又是无数的爆炸声,回头看去,看到后边一片浓烟和火光,而小刀子依旧昏着。 我操,小日本踩雷!前面的大牛兴奋道,炸死那些龟儿子! 听到身后的爆炸中,枪声还在不停地响,军医叫了声快走,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都看着后面的混乱,他们已经知道不对劲了。 如果刚才是为了打草惊蛇,那么一旦有人炸雷,这种行为就应该停止,但是还有枪声,那说明,他们真的在开枪,但是日本人肯定不是在朝他们开枪。 我操,这好像是一场战斗。长毛道,但是,他们在和什么东西打? 好像还他娘的挺激烈的。大牛奇怪道,我操,难道是咱们第五军的兄弟部队还有人没走出去。 这不太可能,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落单的第五军肯定还有一些小建制的残部困在里面,他们有些是没有弹药迷路了,有些干脆就是逃兵不想再打仗。不过,无论是谁,都不太可能和日本人发生战斗,有整建制有战斗力正规军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再听那些枪声,比较密集,但又不像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真是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廖国仁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鬼子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上膛,我们回去看看能不能有漏子捡。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十二章www.4166.com,怒江之战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南派三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
  •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面圣 金碧辉煌中,亦步亦趋十三迎上去请安道:"十二哥一路风尘辛苦!弟弟这点子事还劳驾哥哥大老远跑回来,实在不过意呢。"未及十二阿哥回答,旁边
  •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第2节:缘来读《怡殇》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其实,这也是一篇云淡风轻的文章。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面"平淡"这个词汇不断使用的原因。虽然,作者将女
  •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这么一位特殊乘客光临,打乱哥力亚号原本组织紧密小世界。不过船员们全都欣然适应。每天18时,所有船员会在船长室集合吃晚餐。若是在零重力状况下
  •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两日后,大家坐在一起吃早饭。天气晴朗,蚊子稀少。我说起这件事,表示今日要入宋凝梦中,修正一些遗憾,看小蓝是不是可以和我一道。因来姜国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