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怒江之战【www.4166.com】
分类:小说中心

这时也不用多说废话,大家拉开枪栓往爆炸的发生地潜了回去,那声响离得并不远,趁乱占便宜的事,他们都懂,再者一个重要的原原因是,如果真是远征军的残余部队,能够和日本人正面交锋的话,肯定是还有战斗力和人员的,必须去看看到底是哪支部队。 蹒跚着朝前挪动,爆炸后产生的浓烟顺风飘了过来,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廖国仁的戒备命令也越来越频繁。前方的树林被烟雾罩得看不不清楚,赵半括握紧了手里的枪,对准了那个方向,但奇怪的是,他们刚近烟雾的区域,小日本的枪声却突然停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廖国仁摆手让大家伏低身子,慢慢匍蔔司过去。爬了一段距离,却发现长毛说的鬼子不见了。他们又在草丛里埋埋伏了一段时间,前方没有任何人。 廖国仁看了看长毛、古斯卡和大牛,没有说话,可能是询问他们们怎么回事,但三个人都一脸疑惑,显然认为看到小日本的事情千真万确 又等了一段时间,廖国仁终于感觉不对,摆了摆手,一帮人都慢慢地爬了过去。 爬了没几步,就看到了那个爆炸坑。爆炸现场一片狼藉,爆坑的四周还躺着七八具日本兵的尸体。枪支弹药什么的散了满地。 大家一看都感到奇怪,廖国仁小心地走了过去,踢开一具鬼子的尸体,赵半括立即就发现鬼子的胸口上烂了一个大口子,正往外不停地滲血。 大牛说道:这帮鬼子够倒霉啊,踩到地雷了? 廖国仁摆手:不是,这种伤口不会是地雷弄的。 大家都走过去,把其他几具日本兵的尸体翻了过来,一看,每具尸体身上都不同程度地烂了一个大洞,只不过部位不同,有两个是在胸口,一个在肚子上,还有两个竟然在裆部。更古怪的是,有两名日本兵的大腿上也空着两个大血洞,那种状态活像被某种大型动物的利爪掏空。 赵半括看得身上直冒寒气,军医就说:乖乖,队长,看来这里还真有怪物,妈的,你看这帮小日本死得有多古怪。 廖国仁不说话皱着眉头,长毛走过来,翻腾着那些鬼子的衣服,王思耄轻蔑地低声骂了句:狗改不了吃屎。 赵半括看着那几具尸体,心里也是起了一层恐惧。他想到的一个可能是野人。这东西曾经在远征军大撤退时出现过,但没人见过真的,些女兵晚上不小心被这种东西弄走,早上发现的时候身上都被咬烂了,那状态和这帮鬼子的死相倒是挺一致,但这种装备的日本兵,一两个野人敢这么大胆来招惹吗? 廖国仁低身探察那个爆炸坑,其他队员分散到了四周,想找到一点能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的蛛丝马迹,可一通搜索下,什么都没有。 大牛摸着头道:妈的,真是怪了,咱们难道都在做梦不成?廖国仁看着四周的树林,说了句:不对 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树林就跑出了曹国舅,只听他疯叫道:鬼子,很多! 一声枪响直接打断了他的惊叫,跟着,激烈的子弹声乒乒乓乓地连续射击过来,打得他们这片区域枝断叶飞。一帮人立即变脸卧倒,手里的枪跟着朝四周还击了过去。但是没有看到子弹是从哪儿射来的。 嘈杂声和人影开始出现在他们四周,赵半括突然意识到,这里的鬼子尸体可能是追撵他们的先头部队,不知道怎么就死在这里,而这时出现的肯定是后续部队。 刚才他们以为出现了友军,而这帮后续的日本兵明显是把这帮先头部队的死当成了他们的手笔,否则子弹不会打这么密集,小日本这次是真愤怒了。 一帮人被这波突然发起的攻击打得抬不起头,幸好这树林很密集,日本兵的攻击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大伤害,只不过小刀子有些倒霉,赵半括看到他躺倒在廖国仁和古斯卡中间,脸上被乱飞的树枝划破了子,血流不止。 廖国仁大叫着让军医过来给小刀子包扎,可这时四面都是敌人,军医也操起枪朝一个方向对射,根本没空做这工作。廖国仁骂了丫一句,叫道:都把手榴弹给我准备好,鬼子右侧的火力不够劲,我数三下,你们都朝那边给我招呼。 赵半括知道这时不能再耽误,鬼子的人数太多,要不是他们的武氏器占便宜,战局优势早就倒向鬼子了。 廖国仁的三跟着喊到,赵半括拧开两个手榴弹朝右边扔去,当时就看见至少十二颗黑疙瘩朝那个位置飞去,轰轰轰地爆烬炸开来。紧跟着是大牛的捷克轻机枪声,一帮队员发了狠,号叫着扣机,朝那个位置倾泻着子弹。鬼子那个方向的射击声被这通猛攻给洽治得断了气,廖国仁立即大吼:快走! 古斯卡抱起小刀子一阵疾走,赵半括跟在他身后,其余人不停歇地朝着四周扫射着子弹,借着浓烟和密林的掩护,往外突击。 赵半括心中这时已经犯了嘀咕,感觉这次完蛋了。这群鬼子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引他们回来,说明其中有一个非常充满聪明的人,而且鬼子人数那么多,怎么可能突击得出去,他心中感觉没什么希望,但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十分钟,他们竟然轻而易举地从鬼子的包围圈里突围了出来。 赵半括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他感觉鬼子的数量极其的多,他们又突围得异常顺利,这群鬼子似乎完全被他们打得找不到北,这太奇怪了,他们明明处于弱势又被伏击。 也许这就是奇迹,或者小日本没有伏击好,他心说,而且小日本还在背后紧紧追着,应该不是小日本在放水。但是,这似乎也太奇迹了。 打了这么多仗,赵半括知道奇迹是存在的,但是奇迹会发生在其他场合,这种一百包围九个的悬殊情况,怎么可能被他们这么容易突围。不过不管怎么说,突围了总比没突围好,虽然又回到了被人追着疯跑的境况。这让一帮队员自觉倒霉到了极点,赵半括心说以后打死也不做这种傻逼事了,身后就是有他妈的女人叫,老子也不回头。 鬼子的追击比前一阵更猛烈,估计是看到了他们这帮人的真容,但长毛实在牛逼,奔跑中还能不停地设置爆炸陷阱,手雷和雷管这家伙换着花样弄,跑了一阵身后就传了一阵连环的爆炸声,这很让大家欣慰。等他们跑得快吐了血时,鬼子的追击声终于没了。但同时,眼前的道路也到了头。 赵半括一看,又回到那道不高的泥石流悬崖了,顿时一阵心悸,妈的,跑了半天又转回来了,身体这时已经吃不消了,刚才都没办法爬上去,这会儿更是别想。廖国仁拿出地图看了看,说道:继续走,咱们还得找到刚才那个斜坡。 小刀子这时已经趴在大牛身上完全没了动静,等到大家又找到那个斜坡时,这人看模样已经晕了过去。 顺着悬崖找斜坡让他们耽误了时间,身后的鬼子兵又跟了过来,冲锋枪在不远处的森林里响了起来。所有人的头皮立即炸了。 这群王八蛋!大牛大怒,他娘的到底和我们有什么仇,还黏上不放了,我操老于子总有一天要把他们全端掉,否则老子就不姓商。 少做梦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不过这群鬼子还真神了,怎么一路能跟得这么准?王思耄眼镜都歪了,咱们就算留下痕迹,在丛林追踪也不可能那么迅速。 这一点赵半括也感到很奇怪,如果鬼子有狗还说得过去,回想一路上,确实鬼子跟得太准了,看样子他们真的路线一致。他娘的,鬼知道以后还得被他们撵多长时间,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过去,他们跟在尼后面来得舒服。 等到一帮人连滚带爬蹿上斜坡,大牛实在背不动小刀子了,喘着气躺倒在地说道:队长,我不行了,咱们得想办法把这矬子的毒治好,要不然,这里没人能背他了。 的确,再不治好小刀子,他们这帮人都可能为他送命。廖国仁顿了顿,说道:说得轻巧,怎么解? 大牛没话了,旁边的军医突然叫道:我,也许能给他解毒!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眼睛都是一亮,他摆摆手说道:看我干什么?看那边! 队员们看向军医指的地方,发现那地方长着几棵古树,枝繁叶才茂,树干离地五六米高的地方很突元地突出了一大块,黑黑黄黄的,也包不知道是什么,猛一看过去,还以为这树长瘤子了。 赵半括有些奇怪:那是什么东西? 军医晒笑:马蜂窝啊,还能是什么? 那又怎么样?大牛不明白。 军医说道:不懂了吧,小刀子中的毒属于酸性,而这马蜂的蜜属于碱性。 大牛摸着头:什么玩意儿?洋碱? 军医哼了一声:妈的,你不懂就给我闭嘴。 你的意思,这蜂蜜可以解刀子的毒?廖国仁接话道。 军医点头道:我不敢保证完全治好,但能稍微中和一下他的毒素。 廖国仁摆手道:那就快点,把那蜂窝给我捅了。 王思耄听到这里插了句话:队长,鬼子在后边跟得紧,那蜂窝可不小,马蜂要是被惹急了,治住它们也肯定需要不少时间。 长毛也附和,廖国仁就有些迟疑了。王思耄的话是实情。身后鬼子的枪声已经又能听见了,离他们这帮人肯定不太远,为了弄一个蜂窝,回头耽误了时间被鬼子撵上,绝对得不偿失。 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奄奄一息的样子,脸上阴沉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么,队员们没有说话,都齐齐地看着他,廖国仁皱着眉头,突然拿出了那张美军地图,摊开了就看。 赵半括看到廖国仁把地图和指北针都拿到了手里,在那张地图上点来点去,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想过去帮他一下,但刚把头伸过去,廖国仁却猛地抬起头,说道:妈的,小日本逼人太甚,老子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赵半括听到廖国仁突然说出这话,猜他有了对策,正想着会是什么,就看见廖国仁把大牛一把拽起,说道:还得劳你的驾,把刀子背一会儿。咱们走。 大牛愣了下道:去哪儿?队长你把话说清楚。 廖国仁急道:妈的,没时间了,没听小日本的枪声离咱们多近?那么多人,只要一照面咱们就完了。都快点,跟我来。 说完话,廖国仁把地图一收就朝一个方向窜了出去,王思耄哼了一声:怕死的,别跟来啊。 长毛笑骂了一声:你妈的,孙子才怕死。

沿着河走了不到五里路后,队员们对桥的疑惑变成了惊叹。原来真得有“桥”,但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而是一棵原本长在河边的大树,这时很巧地横倒在河岸两侧,树干离水面只有不到五十公分,但显然足够人过去。大树的树冠在他们这边,根部在另一边,可以看到树根那里一片黝黑。从功能上说它是座桥也不完全正确,而且一看就知道,大树的根部有明显的爆破痕迹,很显然,之前曾经有人从河对面过来。 军医看了半天,惊叹道:“我操,还有这招。”然后转头看向长毛,嬉皮笑脸说道:“队长啊,你在地图上找找,说不定还真的能找到窑子呢。” 赵半括几个人已经习惯他和长毛一有机会就挤兑,又忍不住得已经哈哈笑了起来。 长毛倒像完全没有听到军医的酸话,表情少有的严肃,说:“老草包你少他妈的扯别的,还有,这是定向爆破,不是小爷我没想到这办法,只是咱们没这设备,要不老子也行。” 总之看到这棵横在河上的大树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下不用冒险从河里膛了,这种山洪一样的水流,直接膛等于找死。至于扎筏子,虽然他们能搞定,但要让十个人安全过去的筏子,砍树制作什么的太麻烦了。 小刀子作为侦察兵,理所当然地头一个走向树桥,先踏上了一只脚,使劲踩了踩。那棵大树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非常粗大结实,小刀子用力踩过只是轻轻颤了颤。一试之下,看来这树桥没有问题,小刀子站了上去,回身打了手势招呼大家过河,但是没想到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远处忽然”砰“的一声,猛然间一颗子弹从他们身后的树林里钻了出来,钉到了小刀子脚下的树干上,古旧的树皮立刻炸开了一团木屑。 这忽如其来的一惊,立刻让小刀子一个趔趄,同时又是几声枪响,也不知道小刀子是被击中还是没有站稳,或者是他选择了就地隐蔽,总之晃了一下他就朝河里栽去,身影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时桥上同时又出现了几个子弹打出的洞,队员们也都反应了过来。赵半括看着木花飞溅,子弹呼啸着乱飞,心中忽然哭笑不得。妈的运气这种东西真的不能说,之前还觉得偷袭鬼子那场遭遇战爽得不行,现在风水轮流转,看来是被另外一伙鬼子盯上了。赵半括下意识地卧倒,身边已经响起了枪声,侧眼一瞟,看到大牛已经半跪着端着机关枪顺势朝子弹的来向开了火,这和刚刚日本人偷袭小刀子时子弹打在树上的声音不同,重机枪一阵扫射下,只听到砰砰的树木碎裂声,很快,一阵叽里咕噜的咆哮夹杂着从树林里传了过来。 果然是日本鬼子!一帮人都找好了掩体,纷纷朝鬼子的喊叫方向扣动扳机。廖国仁没有丝毫犹豫,命令王思耄寻找小刀子,嘴上又嘱咐道:”也别忘了小鬼子,看准了再打,敌人数量不明,别浪费子弹!“ 赵半括靠在一棵大树后,稍微安了下心,感到头顶的子弹嗖嗖乱飞。他边深呼吸边注意听着战场上的声音,毕竟是老兵,一听之下就感到似乎不对,对方这次用的不是步枪,竟然也是连发武器。正想着,一声嗖鸣从头顶传过来,附近的军医顿时大叫道:”小心,这帮鬼子有掷弹筒!“ 赵半括的心沉了下去,这句话传递出的信息其实很多,而且都很要命。 掷弹筒是超轻型迫击炮,口径在50MM以下,可以单兵携带。除了可以发射专用的榴弹外,还可以发射手榴弹,射程能达到两百米。对于赵半括他们这种人数很少的小分队来说,绝对算是非常有压迫性的重型武器了。而这支日军队伍带有掷弹筒编制,说明人数不会太少,至少应该有二十人,这也是他们队伍人数的一倍。最不利的是他们属于卒不及防下被偷袭,处于下风,虽然大家反应很快,但也很难在阵地战中获得什么优势了。 脑子只是一瞬间转过了这些念头,要命的手榴弹就已经到了。掷弹在树林中落下,弹跳几下后蹦到了队员们的藏身处附近炸开了花。一时间烟雾弥漫,碎片飞溅,弄得一帮人都抬不起头,混乱中也不知道有人受伤没有。赵半括双臂死死护住头贴在地上,就算这样,也被震得耳膜生疼,满嘴都是泥,等气浪刚刚过去,头还没抬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颗掷弹炸开,嘴里的泥还没吐干净,又被炸进去不少。 大牛这时也被压制在一棵树后,抱着机枪大怒,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吼道:”曹国舅,你他娘吃白饭的,快把那要命的玩意给我端掉!“ 曹国舅趴在另一边的树后,端着枪正瞄着远方,身子纹丝不动,闭着一只眼,显然在努力锁定目标。听到大牛的喝骂,他呸了一口,把枪口移动了一下,保持瞄准的姿态,喊道:”随便谁,掩护我两秒钟。“ 大牛骂了一声:”你说的!“说完对赵半括他们吼:”掩护国舅爷,手榴弹别他娘留着了。“几个人立即会意,大牛以点头为倒计时,3,2,1,同时从树后闪出,机枪和手榴弹反击过去,那边的枪声顿时被压制住了。 几乎是同一秒,曹国舅以极快的速度一个侧翻,完全无视迎面而来的子弹,非常迅速地恢复卧地瞄准的姿势,瞬间连开两枪,子弹穿过无数的灌木,打在了掷弹筒上,筒身被击中,爆出漫天的火花,立即就报废了。几乎是同时,曹国舅已经又迅速滚回了树后。赵半括在斜后方,清楚地看到曹国舅左边肩膀上的衣服裂开了一道口子,热气腾腾地冒出白眼,显然是刚刚被日军的流弹擦过。赵半括心说我操,这样都没挂,他娘的运气真好。同时也因为曹正兑的枪法和冷静的态度,暗暗在心里给了一个牛逼的评价。 日军的标准配置一般是五十人左右的小分队配备两挺轻机枪和两个掷弹筒,曹正兑毁掉掷弹筒后,就再也没有榴弹袭来。赵半括简单盘算着了一下,看来这并不是一支完全建制的小分队,人数顶多也就二十个,掷弹筒也只有那一门,他这样一想,心里稍稍安定,感觉并不是全无胜算。 日军显然被激怒了,暴怒下立刻报以剧烈的反击,连射的枪声好比暴雨一般,全部倾泻在他们四周。同时手榴弹也飞了过来,炸得天昏地暗。 在自动武器对决的战斗中,先开始进攻的一方有着巨大的优势,赵半括知道,不打到他们心疼子弹的那一刻他们的头绝抬不起来了,索性在树后藏得死死的,同时打量周围,寻找更多的隐蔽点。这是听见廖国仁问王思耄:“小刀子怎么样?找到没?” 因为一直被日军火力压制,王思耄也只能原地盯着附近的河面,他沉着脸摇着头答道:“没看到,这么急的水速,可能冲走了。” 廖国仁一咬牙:“晦气!从哪儿冒出来的鬼子!” 大牛在枪声中却显得很兴奋,大声道:“管他呢!队长,既然看不到刀子,要不别管了,咱们先来个回马枪?” 廖国仁骂道:“回个屁,这帮鬼子潜过来,我们没一个人没发现,说明他妈的战斗素质非常高,装备和人数都比我们强,不能贸然硬突击他们。先别管了,找机会过桥,然后把这东西给老子炸了,再做打算。” 听说要炸桥,王思耄立刻反对:“队长,炸了桥,咱们回来怎么办?” 廖国仁没答理他,瞪着眼睛叫道:“长毛!” 一脸泥浆的长毛抬起头,样子非常狼狈,长发全贴到了脸上:“在!” 廖国仁一通吩咐,一直以来在赵半括眼中跟流氓兵痞没什么区别的长毛,这时候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拖着自己的背包往树桥方向爬去。而在大牛和曹正兑执行命令刻意加强的反击中,日本人的弹药消耗已经很大,他们开始有意控制火力压制的节奏。赵半括等人在廖国仁的具体撤退命令后,从枪声中找到空当,边打边退。移动到树桥附近后,大牛甩出了几颗烟雾弹,这厮力气惊人,投弹的落点也很好,烟雾顿时把两边的视线暂时阻断,凭借着这个掩护,大家得以迅速靠近树桥。日本人看到他们投出烟雾弹,知道他们要逃,马上又加大了进攻节奏,并且大多往树桥的方向扫射。 赵半括一顿,心想即使有烟雾掩饰,但现在桥上被火力覆盖,也很有可能被流弹击中。正纠结着,就看最前面的长毛毫不犹豫,直接整个人贴地窜了过去,滑到桥边时直接钻到当做桥梁的大树下,好似树熊一样,反抱着大树,向对面快速爬了过去。 赵半括不禁暗暗叫好,这么一来日军的子弹即使打在桥上的,但是长毛压根就是从桥下过去,宽大厚实的树身就成了最好的盾牌,想不到这满脑子大洋的人也不是完全没脑子。 片刻之后长毛安全抵达了对面,招手示意后面跟上,然后就地开始防止爆炸物。 后面的人一个个接上,采用同样的方式很快都过去了,随即在对岸建立起防线,以掩护大牛转移。 赵半括最后一个过去,看到大牛正背靠着大树一脸轻松,头也不回地往树后甩出手榴弹,冲锋的第一波鬼子都被大牛的手榴弹阻退。虽然形势很危险,但赵半括看到这些还是差点笑起来,大牛这样实在是像一只正在吃香蕉的大猩猩,扔手榴弹的轻松写意劲头,完全就是大猩猩毫不在意乱扔香蕉皮。 这时原先隐藏在对面草丛、树干后的日本兵都现了身,不顾一切朝着大牛的位置猛冲,让赵半括吃了一惊。这些日本兵的穿戴和前边那一拨明显不一样,衣服上满是口袋,枪声里不少是连发的,钢盔的样子居然跟他们差不多。赵半括打了这么多年仗,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装备的小日本。 这时对岸的攻击点已经建立起来,日本人急于进攻,场上的攻守形势一下子颠倒过来。大牛已经在火力的掩护下快到挪到树桥旁,但被十几个悍不畏死的日本兵用子弹压制得过不来。河这边的赵半括他们自然着急,子弹打得泼水一般,日军找好了隐蔽树木,缓慢前行逼到了大牛附近,局面眼看又要陷入拉锯战。赵半括等人手里射击不停,心里却是急得要命。 长毛是最着急的,因为他的爆炸物已经装好,只等掩护了大牛过来就可以开爆,这样就能彻底脱身,把这波日本人甩掉。可是大牛就是被压得起不了身,急得长毛趴在树干后直骂娘。就在这时候,突然赵半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况。 远处日本人藏身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几声爆炸,接着是一阵冲锋枪的连射,日本兵的阵地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枪声像是被人突然卡住了喉咙,声音一下就哑了。

连最唠叨的军医也没有了开口的兴趣。原先小刀子的警告带给他们的警惕感,已经被刚才的场面冲击得无影无踪。战争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活动,刚才的那些尸体,让他们都一下清醒过来。死亡,其实离他们很近。 不知情带来的苦闷,行动的危险性,一路的诡异感,都让人压抑并且无奈。未知的东西最能冲击人的意志,这次任务明摆着的死亡感,却要比这种未知还要厉害很多。 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没有野猪,没有那种扭扭树的痕迹,一切趋于平静,除了这里的树木开始越来越密集外,四周安静得犹如死地。这种安静让赵半括他们浑浑噩噩,美国毛子的丛林战训练里有一则条例:紧张时你的朋友,安静时你的敌人。在高强度的紧张行进之后,只有经验最丰富的人才能够保持一如既往的警惕。 又深入了至少三公里,终于,有人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小刀子停了下来。 小刀子的忽然停下来让一帮人意识到了什么,大牛立即紧张地问道:“怎么了,矬子?” 小刀子看着四周,皱着眉头,然后吸了一口气:“不太对。” “什么情况?”廖国仁说着还是要走,小刀子摆手让他不要动,然后对大家道:“你们仔细听,四周有什么声音?” 所有人立即凝神静气,开始听四周的动静,不过,听了几分钟,却什么都没听到。还是死地。 大牛不死心,甚至贴地听了一会,但还是一无所获,他站起身,骂道:“死矬子疯了吧!这不屁也没有嘛?你他娘的耳朵里进虫了?” 赵半括松了松肩膀,想站直身子,却看到另外几个人的脸色一前一后突然都变了。随后长毛探察附近,回来道:“确实有点邪门,这地方太安静了,好像什么活物都没有。” “这不奇怪吧,第五军在林子里困了那么长时间,还不得什么野兽都打完了。”军医不以为然。 第五军被困野人山的这几个月里,粮食吃光了没走出去,最后只能打野兽吃。那么多汉子,林子里的野兽的下场可想而知,但即使那样,最后还饿死了不少人,这件事情,只要是在印度集训都知道。 小刀子却不认同,摇头道:“这是森林,森林里不可能连鸟都没有。” 廖国仁有些明白过来了,立即追问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军医摇头道:“不知道,但是这种雨林中多有瘴气,也许是瘴气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有什么大型野兽在附近,把那些东西吓跑了,我们还是把防毒面具戴上,子弹上膛,快点穿过去再说。” 这时王思耄就笑:“野兽?咱们这么多人,有枪有刀的,真来看咱们就吃了它。” 小刀子回头冷冷说道:“你懂个屁。” 王思耄有些生气:“你他妈懂!屁都看不到,装什么神仙,吓唬鬼啊!” 眼看两人要戗起来,廖国仁皱着眉头,回头骂道:“闭嘴。” 赵半括并不相信这里还可能有什么自然界的危险,即使有猛兽也不敢袭击他们这帮武装到牙齿的军人,但四周的情形确实让他觉得不对。大牛就提醒道:“大伙都把刀拔出来放到能握到的位置上,如果真有野兽,刀绝对比枪管用。 廖国仁对了对太阳,道:”时间不早了,天黑前必须走出这里,咬咬牙。“ 短暂的休整后,又开始赶路。赵半括暗叹一声命苦,心说如果他妈的这地方很大,难不成走到天亮也不休息?那岂不是要命。正想着,忽然就看到身后的王思耄脚一软,一下翻到在地。 赵半括心中苦笑,真是事不由人想,一想就来,这四眼竟然会是第一个撑不住的人。他一直觉得这家伙是个内狠型的人物,却没想到居然这么不经用。因为离得近,他走过去想扶他,还没动手,另一边曹国舅也倒了下去。”怎么回事?“廖国仁发现了不对,发怒道:”谁他妈的让你们休息的。“ 王思耄被赵半括扶了起来,但是没站稳一下就挂在了赵半括肩上,又勉强站起来,有气无力道:”见鬼了,刚才走着还好,不知道怎么了一阵头晕。有劳先扶着我,让我抽根烟,兴许就好了。“ 赵半括心说这家伙烟瘾挺大,转念一想,心里又咯噔了一声,妈的,这四眼别是在刚才的尸坑里染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真是要命。军医过来摸了摸王思耄的额头,又让他伸出舌头,翻了翻他的眼皮,然后摇头没没事,可能是中暑了,吃点药就行。 长毛骂道:”没事个屁,你个草包再仔细看看,这人的脸都跟白纸一样了,刚才又碰了那些东西,要是尸瘟我弄死你!“ 军医摇头:”不是尸瘟,是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发作。“说着掏出一贴药,在王思耄脑袋上擦着。 大牛心急想走出去,一停下来立刻冒火,就骂:”我靠,你个倒霉学生当什么兵啊,身体不好,回家让你老婆养着,别他妈的耽误爷们的事。“ 王思耄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听到大牛这么说,眼睛一下就暴了出来,恨声道:”你个胡子,嘴巴干净点,驴日的别栽在我手上!“ 廖国仁拍了一下大牛的脑袋,让他闭嘴,又对其他人道:”原地休息十分钟。“ 赵半括听了心里一松,其他人也纷纷甩掉背包,叹声一片,都感觉其实是借了王思耄的光。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坐下,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

总被鬼子耍得团团转,剩下的人,包括军医心里早就憋了一股火,这时听到廖国仁说要开打,虽然奇怪这人能有什么办法,但都很振奋。国仁的出发点是对的,在这个地方,要想活命,决不能跟着日本人的节奏走。第五军的兄弟就是被鬼子的这种战术搞得筋疲力尽,才死伤惨重。不过又想到是他们现在是九对一百,赵半括还是觉得有些冒险。 跑了一阵,廖国仁停了下来,然后低身朝前挪去,他的样子让人不着头脑。这里,离刚才的那个位置也就一里地不到,而且还很开阔,树林也不密集,搞伏击并不是个好地方。 廖国仁没吭声,朝前又走了几步,突然一停,转了个身又蹦了回来,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他刚才站的地方扔去,赵半括看到,那石头落地后蹦都没蹦,直接陷进了它掉落的地里。赵半括吓了跳,但立即就明白了廖国仁把他们领到这里来的目的。 沼泽,廖国仁是想利用这种天然的致命陷阱来搞这场反击战。 其他人也明白了,脑子灵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小心探索起眼前的这片沼泽地带,想要搞伏击,必须把这沼泽的大致面积弄清楚。 廖国仁指挥大牛把刀子放到一棵树下,小刀子这时候也已经醒了过来,听到要搞伏击,也很兴奋,他腿不能动,手还没事,开枪是完全没问题的。但廖国仁却不同意他参加,只肯让大牛把他挪到树林的深处,然后开始布置任务。 伏击的主要点是在沼泽。眼前的沼泽地面积并不大,这对伏击这一项来说,非常的合适,因为沼泽太大的话,他们过不去,小日本也肯定不会过来上当。赵半括刚才也看了美国地图,这里和最初小刀子陷进去的那个沼泽是相连的,这是美国人的功劳,廖国仁肯定也是从地图上发现的这个地方。 廖国仁的想法里有两个重要的点,一是把这片小沼泽稍微伪装一下,让鬼子以为这里是个平地,然后让长毛在这四周弄一些地雷陷阱,造成四周都不能过去的假象,然后他们再对这沼泽的一个方向埋伏。 另外一个点是吸引,还是老办法,人诱。这次把诱惑的任务交给了曹国舅和古斯卡。这两人都很瘦,在树林里跑起来比较利索,而曹国舅的枪法是个保障,可以自保,也能挑逗鬼子的火气,把鬼子引过来的概率要高一些。 然后就是攻击,这还需要长毛来弄,他的爆破手艺要派上大用场,必须保证他弄的爆炸物有自燃效果,爆炸时要让鬼子以为他们进了雷区,然后才会朝一个方向撤退和攻击。而他们这几个人则要冒险分开,在两个方向埋伏,这样既散开了敌人的攻击视线,也加大了他们的攻击范围,在这么小的区域内,斜向交叉攻击是冲锋枪的优势。 分好责任后,队员们各自归位,长毛带着赵半括去四周布置爆炸物,这种东西他们不缺,刚才的地雷阵,这家伙就挑小的拿了一些,加上他身上那些雷管和其他队员给他凑的手榴弹,足够这一仗用了。 赵半括帮他安装着一些隐蔽性非常巧妙的地雷,因为是危险工作,赵半括也不敢聊天,两人闷着头搞完两个方向的地雷,就看曹国舅和古斯卡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长毛笑骂道:妈的,这俩浑蛋还挺准时。 曹国舅叫道:来了,小心! 廖国仁摆手让他进入伏击位置。赵半括和长毛也走到一侧的树后,隐蔽了起来。而不远的树林里,那片沼泽已经被廖国仁用树枝和乱叶覆盖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刚埋伏好,鬼子追击的枪声就到了。 队员们都屏住了呼吸,眼看着树林深处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大堆黄色的军服,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赵半括眯着眼,看最先出现的几个鬼子都是紧身紧裤,由两个机枪手开路,后边的步枪翁立着,沖着不同的方向,显得很是训练有素,不停地朝着四周放枪,子弹嗖嗖乱飞,从树间穿过,一直飞到了他们的藏身地。 一切都很顺利,鬼子穿过了树林,立刻就发现了树干后边被廖国点着的几堆火苗,还有几个他们扔下的背包。鬼子很谨慎,看到这些西后,并没有马上朝这边来,而是掉转了整队人的枪口,朝玥着眼前的林开始漫无目标地扫荡射击。一时间子弹乱飞,树倒枝残,乱七八糟的掉落物几乎把沼泽地面又盖了一层。 鬼子扫射了一阵,看到树林里没反应,开始整理队形,准隹备继续。这时廖国仁一声鸟鸣,长毛立即拉动他手里的地雷引线,三当时在鬼于部队侧翼的两个方向就发出了几声爆炸。那队日本兵顿时骚动了起来,厅尾的鬼子开始朝前移动,侧翼的想朝两边开拔,一时间兵荒马马乱。但这鬼子显然不是乌合之众,乱了不到两分钟就被一阵叫骂给止住,看样子应该是队里的小分队长,就听这人咕噜了一阵,鬼子的队伍就朝磚两边稍微散开了一点,赵半括知道,他们这是要派出几个人去探路。 赵半括心说哪能让你们好过,爆炸再次响起,树林的两侧响起一阵号叫,鬼子踩雷了。 廖国仁又是一阵鸟鸣,赵半括和长毛还有古斯卡、大牛立即移动到了鬼子部队的后边,断他们的后路。而在正对着沼泽的前方,廖国仁带领着王思耄还有军医、曹国舅开始了第一轮的攻击。 这么近的距离,鬼子人数又多,立刻就倒下了一大片,后边的鬼子看到敌人在这边,马上号叫着朝前运动,而廖国仁他们当时不再用强捉火力,只是用两支冲锋枪来跟这帮几十人的鬼子队伍对抗,赵半括等人则爬在原地不动,等着鬼子接近沼泽地。 最前方的鬼子看到攻击他们的只有两支冲锋枪,居然哈哈大笑着朝前猛冲,但是刚冲到树林的中央就发现了这里的玄机,当时就有七八个人陷到了沼泽地里,廖国仁和曹正兑等人不客气地扫掉了他们的命。树林的茂密给了他们极好的歼敌机会,陷进沼泽被冲锋枪毙掉的鬼子没来得及给后边的人报信,后边冲锋的鬼子自然也着了道,又是十几个人陷入进去,廖国仁如法炮制,送他们上了西天。 幸运到这里就终结了,后边的鬼子看出了问题,纷纷止住了脚步,开始向另一侧迂回,长毛看得很清楚,低声说道:好了,该咱们上场了,兄弟们,发财的时候到了。 赵半括这时的情绪已经被战场的气氛提得很高,听到这话有些想笑,四个人端起枪,对准那帮纷乱的鬼子队伍后尾扣动了扳机,顷刻问,一百二十发的点四五子弹朝着那几十个血肉之躯扎了过去。 汤普森冲锋枪的穿透力不行,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这个缺点反倒成了优点,那种打在树上就撞得树皮粉碎的效果让战场的震撼力提升了几倍,一时间,鬼子乱作了一团。在前边的廖国仁四人开始把手榴弹和手雷朝这帮乱了阵脚的鬼子一通狂扔,爆炸加上后方攻击,这帮鬼子彻底乱了。 赵半括打得兴起,直接站起身,靠在一棵树后,把枪口对准了树林中的沼泽空地,狠命扣动着扳机,炽热的弹道冲开爆炸的烟雾扎到了那帮咆哮躲避的日本兵身上。 最先朝一边移动的鬼子,被长毛埋在那里的地雷给炸上了天,一些后来的日本兵哇哇大叫着朝后乱退,但没跑几步就被廖国仁他们扔过来的手雷给轰倒。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小分队的老兵痞们把自己的油滑发挥到了极致,居然出现了默契的递进射击。一个打得没子弹,另外一个及时补上,射击持续声从一开始就没停过,把那帮日本兵干得完全没了斗志。 前后夹击,四面开花,战况到了一个白热化的程度,小分队队员们这时已经没有了子弹不够的概念,妈的,打完就换,不行上手枪,再不行就上手雷。赵半括看到身边的大牛居然端着机关枪撵了过去,后来干脆直接把枪架在了一棵树权上,开始屠杀式的扫射。可怜几个侥幸撤后边的日本兵没被沼泽吞噬,却被这种大口径的机关枪撂倒,,这么近的距离,身子都快被打烂了。 赵半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那种憋了很长时间,又突然爆发出来的快感让他开始浑身颤抖,手里的枪口不停地跳动。这时他的大脑里完全没了害怕两个字,看着鬼子的身体在冒火的枪口下陆续倒下,大家都进入了亢奋状态。 战斗很顺利,十几分钟就结束了,虽然有几个日本兵拼死拼活突围了出去,但他们确实以少胜多,利用地形和勇气创造出了一个战争奇迹。 最后廖国仁喘着气道:赶紧打扫战场,补充下弹药,咱们不能留,这一仗虽然赢了,但保险起见,还是要赶快走。 大家都知道这话里包含的利害关系,这帮鬼子的数量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多,只有五十多个人,后边肯定还有大部队,况且他仉们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巧合,很可能跟那架德国飞机有关,他们这时稍稍肖占了点机,一定要利用好。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派三叔,怒江之战【www.4166.com】

上一篇:第四十二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第三十八章,南派三叔
    赵半括心里打着鼓,跟着一帮人跳下高墙,小心地朝前方的那片草地移了过去。即使廖国仁不说,大家也明白,小刀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就凭他
  •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清风入梦之怡殇,河汉正盈盈
    面圣 金碧辉煌中,亦步亦趋十三迎上去请安道:"十二哥一路风尘辛苦!弟弟这点子事还劳驾哥哥大老远跑回来,实在不过意呢。"未及十二阿哥回答,旁边
  •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激流三部曲,清风入梦之怡殇
    第2节:缘来读《怡殇》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其实,这也是一篇云淡风轻的文章。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面"平淡"这个词汇不断使用的原因。虽然,作者将女
  •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3001太空漫游,第二十六章www.4166.com:
    这么一位特殊乘客光临,打乱哥力亚号原本组织紧密小世界。不过船员们全都欣然适应。每天18时,所有船员会在船长室集合吃晚餐。若是在零重力状况下
  •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宋凝与沈岸的情愫,唐七公子
    两日后,大家坐在一起吃早饭。天气晴朗,蚊子稀少。我说起这件事,表示今日要入宋凝梦中,修正一些遗憾,看小蓝是不是可以和我一道。因来姜国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