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第十八节www.4166.com
分类:小说中心

www.4166.com,高级越野车组成的车队急驰而至。“敬礼——”在场的军人们举起右手向首长们敬礼。老爷子在刘参谋长等高级军官的陪同下走过来,边走边还礼。“礼毕!”军人们肃立在原地,军姿站得都很好。老爷子看着面前狼藉的战场,看着熄火的坦克,看着这群衣服撕烂伤痕累累还在流血的特种兵们久久无语。刘参谋长也很惊讶,看着傲气的张雷不说话。老爷子慢慢走过去,挨个打量这些伤痕累累的战士。林锐对老爷子行注目礼,面容严肃。老爷子突然露出笑容:“我记得你,你以前在农场养过猪。”林锐敬礼:“报告首长!中士林锐,现在是狼牙特种侦察大队特战一连一排‘特战尖刀班’班长!”老爷子点点头,替他戴正钢盔。张雷、刘晓飞对走到面前停下的老爷子敬礼。“你们两个红牌哼哈二将,现在可以把我的直升机还给我了吧?”老爷子笑着说。张雷和刘晓飞都不好意思地笑。“首长,我们向您道歉。”张雷说。“道歉?为什么道歉?”老爷子问,“你们是按照我的要求进行战争,为什么要给我道歉?我下次记得把演习导演部藏起来就可以了,不用道歉了。”蓝军司令跑步过来敬礼:“首长!”“走吧,我们进去谈这次战役你们的问题。”老爷子径直走向蓝军司令部。军官们都跟着,从特种兵们面前经过。刘勇军走到张雷跟前:“张雷!——我记住你了!”“首长,对不起!”张雷说。刘勇军脸上露出笑容,摸摸他的脸:“疼不疼?”“首长,我早忘了!”张雷笑着说,“当时光顾着着急了!如果我们再晚点,蓝军坦克部队就把我们的滩头阵地给打掉了!”刘勇军的声音很柔和:“还有几年毕业?”“两年。”张雷说。刘勇军不说话,往里面走。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毕业了,愿意不愿意作我的参谋?”张雷很为难。“说实话。”刘勇军看着他的眼睛。“报告首长!我不愿意。”张雷说。“理由?”刘勇军没有生气,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真正的特战军官!”张雷诚恳地说,“我要下部队带兵!”刘勇军点头:“好好干!我记着你的名字,你会是个出色的军官的!”“谢谢首长!”张雷立正,敬礼。刘勇军还礼:“对了,你挨了我一巴掌,也应该记得我的名字——我姓刘,刘勇军!原来是A军的军长,现在是军区司令部参谋长。我们会再见面的!”他转身进去,张雷傻在原地。张雷记得这个名字,因为刘芳芳告诉过他,她父亲的名字。

滩头指挥部的战斗没有什么悬念,失去电力供应的蓝军前沿阵地刚刚接通备用发电机,十几个背着动力伞的战士已经无声地从天而降。他们直接降落在蓝军滩头前沿指挥部头顶,从上往下对这个堡垒发动了攻击。“催泪弹!”林锐冲着里面打了一梭子闪身到堡垒边高喊。田小牛和董强一人拿四颗催泪弹直接就扔进去。“我操!”林锐睁大眼睛,“你要不要里面的人活了?”“反正不死人,我过过瘾。”田小牛嘿嘿笑。里面噗噗噗噗四声,白烟在黑暗当中居然很显眼冒出来。“防毒面具!”林锐都被呛着了,咳嗽着喊着急忙戴上防毒面具,“妈的!田小牛,你再用力过猛我踹死你!”里面跑出来几个蓝军士兵,围在上面的战士们一阵扫射。蓝军士兵们都咳嗽着在地上跑。“你们都死了!都死了!”田小牛着急地喊,“倒下啊!”一个上士摆摆手,咳嗽着:“你们,太过分了!”张雷和刘晓飞带着戴好防毒面具的战士们冲入堡垒,见人就打。林锐带另外一个战斗小组也进入堡垒,逐屋搜索。枪声和催泪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蓝军的抵抗也很顽强,但是显然没想到红军特战分队会从天而降,防御阵地主要对外,没有对头顶,所以攻击如同劈开竹子一样顺利。“准备坚守待援!”张雷高喊。机枪哗啦啦架好,高射机枪摇平。远处的海面,登陆舰队已经在接近。第一波次的水陆两栖坦克已经下水,和登陆艇一起直扑海面。蓝军还在抵抗,但是失去统一指挥显得凌乱。第一波次的海军陆战旅顺利登陆,战斗激烈但是蓝军显然大势已去。“完了?”田小牛眨巴眼睛,“不过瘾啊?”那边的消息从电台传来,陈勇也已经打掉了蓝军总司令部,但是损失惨重。三角翼在空中按照演习规则被打掉就有五架,十五个战士下地只有干看着,剩下的五架强行迫降成功。陈勇带人冲入总司令部,坚守到了援军到达。蓝军副司令等都被俘了,陈勇的分队基本上也差不多了,属于惨烈类型。“看来是结束了。”张雷从堡垒顶部站起来。已经是凌晨。他的脚下,可以看见各个登陆部队在按照预案登陆。场面壮观,水陆坦克、两栖吉普车、登陆艇、气垫船等机动运输战斗力量在靠近滩头,排成队列的海军陆战旅在登车往纵深挺进。陆军集团军的大部队也在上岸,空中是成群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在低空往纵深直穿。由于红军特种部队的打击首脑、全面开花战术,蓝军的防御阵地崩溃了。张雷看着这壮观的场面,点燃一根烟。“我们还得走!”林锐从下面上来,“快去准备!”“怎么了!”张雷丢掉烟跟着他跑。“大队长有命令!”林锐说。三个主要分队领导围在电台前。“根据航空侦察,蓝军机动装甲兵团在三线建立了防御阵地,而且已经在组织战斗部队准备反扑。蓝军司令不在总司令部,他建立了两个司令部,他的司令部在三线装甲兵团中心位置!”何志军的声音从电台传出来。三个人看着地图。“如果蓝军装甲机动力量投入战场,我们的滩头阵地将会受到致命威胁!陈勇的分队已经失去战斗力了,我手头的可以快速跟上的力量只有你们!我命令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打掉蓝军后备的司令部!”何志军高喊。电台安静了,三个人都在沉默。“操!怎么打?!”张雷摘下钢盔狠狠砸在地上,“那是坦克部队!我们就算是铁金刚,也要被碾成粉末!”刘晓飞看着地图:“我们必须马上出发,如果蓝军的装甲机动兵团在我们的主战坦克上来以前发动攻击,水陆坦克是挡不住的!”“通知战士们赶紧给动力伞加油!”林锐命令乌云,“清点弹药准备出发!快!”乌云答应一声去了。张雷冷静下来,拿起钢盔站起身:“现在天已经亮了,我们使用动力伞,等于是自杀攻击。”“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林锐突然说。都看他。“莫斯科保卫战,一批一批的无名英雄扑向纳粹的坦克部队,用他们的肉体来迟滞敌人的钢铁车轮!”林锐戴好钢盔系着带子,“他们也知道是自杀,但是他们更清楚——他们的肉体迟滞敌人的进攻一秒钟,就是为最后胜利的到来拉近了一秒种!”张雷戴好钢盔:“必胜!”“必胜!”外面乌云在指挥战士们加油,张雷看着远处山顶的直升机:“那是哪个部队的直升机?”“那是演习导演部。”刘晓飞说。“林锐,去找陆战旅要辆卡车!我们冲过去!”“你的意思是?”刘晓飞问。“抢了他们的直升机!演习导演部的直升机,蓝军不敢打!”张雷高喊。林锐跑到下面,拉住一个海军陆战队的上尉:“红军特种部队!给我一辆卡车!”上尉挥挥手,叫来一辆装着物资的军卡。林锐拍拍他的肩膀:“谢谢!”卡车开过来,没有减速。战士们直接就攀上车边翻身上车。张雷和刘晓飞跳上驾驶楼,林锐开着车直接冲向演习导演部。都血红眼睛,杀气震天。“连长,他们疯了吧?”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小兵张大嘴。上尉张着嘴:“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疯了。”演习导演部,老爷子正在观察着各个部队登陆,不时地点头:“何志军打的不错,完了后要他汇报。”一辆卡车高速冲来。刘参谋长一指:“那是干什么的?!怎么冲这里来了?!”卡车径直停在导演部门口,张雷头一个冲进来端着81自动步枪。林锐和刘晓飞带着战士们冲进来摆开扇面对着里面的首长们,警卫参谋和秘书刷拉拉拔出手枪上膛。双方弓拔弩张,一触即发。“你们干什么?!”刘参谋长挡在老爷子身前。“将军同志!”张雷眼睛血红,“战争期间,你们的直升机被我们征用了!”“没天理了?!”刘参谋长怒吼,“都给我放下武器!”“现在是战争!”张雷高喊,“按照战争规则办事,立即交给我直升机和驾驶员!”“我送你们上军事法庭!”刘参谋长上来就一个耳刮子。张雷嘴角出血,倔强地看他:“演习就是战争,这是你们教我们的!”“直升机给他。”老爷子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刘参谋长回头。“按照战争规则办事。”老爷子淡淡说。张雷立正敬礼:“谢谢副司令!”“你是哪个部队的,姓名?!”刘参谋长怒吼问,“演习完了我找你算帐!”“张雷,陆军学院侦察系侦察指挥专业17队学员!”张雷敬礼,手从钢盔沿放下来,转身带战士们出去了。两架涂着演习导演部标志的直升机起飞了。“这是战争的游戏规则。”老爷子看着瞠目结舌的将校们苦笑着说,“我们教给他们的,他们只不过是在按照我们的话去作。”

演习导演部的两架首长直升机出现在蓝军坦克部队上空,准备死战到底的战士们从战车上抬起头看。各自部队的红旗都在飘扬,政工干部们在进行激情洋溢的战前动员:“……不是因为我们是蓝军,我们就是演习的配角!这是真正的战争,我们要死战到底!你们看——首长们亲自莅临战区上空,来看我们的表现!我们一定打出我们钢铁八团的威风来!”装甲兵们看着头顶的首长直升机嗷嗷叫。直升机里面,红军的特种兵们握紧了步枪,围拢在舱门准备出击。蓝军后备司令部。司令员正在对着作战沙盘布置,一个参谋进来报告:“司令员同志,演习导演部的首长专机来了!”“这个时候来?”司令员有点意外。“可能是来给我们作战前鼓劲的,仗打到这个份上,我们也是拼死决战!”参谋长苦笑。“走,去迎接首长!”司令员挥手,高级军官们都跟着出去了。蓝军主官们站在临时机场边上,面色凝重。两架直升机缓缓降落了。蓝军司令带着主官们迎着螺旋桨的飓风走过去。舱门缓缓打开。蓝军司令高喊:“敬礼——”主官们敬礼。一支黑洞洞的81自动步枪枪口出现在他们面前。蓝军司令张大嘴。“啊——”张雷扭曲着脸高叫着打出一个扇面。蓝军部队还没反应过来,张雷和刘晓飞带着战士们就冲出直升机一阵狂扫。林锐带人从另外一架飞机飞身而出,怒吼着杀向蓝军司令部。“有一手!”蓝军司令的脸白了。张雷大步走上来,撕下他的胸条:“你们都阵亡了!”特种兵们围上去撕下胸条。林锐带战斗小组冲入司令部的地下掩体一阵扫射,电台兵扑向电台高喊:“立即回援司令部!立即回援司令部!”乌云冲上去一脚踢开他,按在地上枪口对着他:“告诉他们,司令部没事!”电台兵倔强地看着他。乌云举起枪托,林锐伸手抓住:“胡闹!这也是我们的战士!”他拉起电台兵,电台兵的眼中都是热泪:“班长,算我自杀吧!我不当俘虏!”林锐无语,慢慢撕下他的胸条。田小牛带着战士们疯狂捣毁蓝军司令部的通讯设施。“已经晚了。”林锐苦笑,“蓝军的坦克部队已经在逼近我们。”外面,蓝军主官们都撕下了胸条,站在山上看风景。张雷拿着望远镜,看着钢铁兵团在聚积,后队变前队往司令部来。“你们已经赢了。”蓝军司令走到他身边,“放弃抵抗吧,没有用。特种部队再彪悍,不是坦克的对手。”“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张雷淡淡一笑。刘晓飞站在他身边。“弟兄们!”张雷高喊,“我们端了蓝军两个指挥部,击毙了起码六个将军!我们打掉了他们的指挥中枢,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特种兵们慢慢围在他的身后。“四面八方都是蓝军的坦克部队!”张雷高声说,“你们都看见了!起码一个坦克团在包围我们!我们是投降还是死战到底?!”“死战到底!”特种兵们迷彩服稀烂,脸上的迷彩油都模糊了,只有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血丝。“就是让坦克把我们碾成肉末,我们也绝不投降!”林锐高喊。十几个年轻的战士拿着81自动步枪等各种轻武器,站在山头上看着四面八方的坦克部队完成了包围,开始组织战斗队形向山头开来。“唱个歌子!”林锐大笑高喊,“夜色当中——预备——起!”嘶哑的歌声响起:“夜色当中,我们是一把利剑;黑暗当中,我们是一道闪电。高山挡不住我们的脚步,深水淹不没我们的信念。我们是黑夜的精灵我们是平地的飓风我们是看不见的影子我们是中国特种兵擒拿格斗跳伞潜水我们样样精通射击爆破攀登侦察我们什么都行嘿嘿,我们是中国特种兵我们是敌人的恶梦我们是人民子弟兵我们是看不见的影子我们是中国特种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从不放松祖国荣誉至高无上我们牢记心中嘿嘿,我们是中国特种兵我们是战无不胜的中国特种兵……”战士们看着逐渐逼上来的坦克面无惧色,脖子青筋爆起在高唱着《特种兵之歌》。歌声逐渐被淹没在钢铁猛兽的车轮声中。只有他们毫不畏惧的眼睛,犹如黑夜当中的闪电,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张雷擦去眼中的泪花,笑着站直了,面对坦克团长敬礼:“上校同志,我们已经牺牲了!按照规定,我们退出演习!”刘晓飞、林锐撕下自己的胸条。特种兵们笑着撕下自己的胸条。看着这群虎狼一样的战士,坦克团长无声地举起右手贴在帽檐上。“敬礼——”副团长高喊。刷——装甲兵们在车上车下齐刷刷举起右手。特种兵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全体注意——”林锐高喊,“敬礼——”刷——十几个满身伤痕的特种兵举起自己的右手,贴在钢盔的边沿或者自己的光头太阳穴上。团长放下右手。“礼毕——”副团长高喊。“礼毕——”林锐高喊。现场一片肃静。蓝军司令和他的高级军官们走过来。蓝军司令看着这些满身伤痕却坚强的战士,点点头:“我很遗憾,你们不是我的兵!”“首长!”张雷敬礼,真诚地道歉,“对不起!”蓝军司令的嗓门提高一倍:“但是我很骄傲——你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节,第十八节www.4166.com

上一篇:第十五节,第十三节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十六节,第十八节www.4166.com
    第十六节,第十八节www.4166.com
    www.4166.com,高级越野车组成的车队急驰而至。“敬礼——”在场的军人们举起右手向首长们敬礼。老爷子在刘参谋长等高级军官的陪同下走过来,边走边还
  • 第十五章,第十三章www.4166.com
    第十五章,第十三章www.4166.com
    www.4166.com,“你知道这份材料的分量。”萧琴还是那么笑容可掬,“可以毁掉很多人的前程!”方子君拿着材料,仔细看着。标题是《A军区特种大队常委违
  • 第十七炮,第十六炮
    第十七炮,第十六炮
    第五卷导读:就在我把大炮保养完毕,正要给它罩上炮衣时,两个村子里的电工进入了我们家的院子。他们满面惊奇,眼睛放着光,脚步迟疑地挪到了大炮
  • 第二十九炮,四十一炮
    第二十九炮,四十一炮
    头上一声巨响,一堆破瓦烂草夹杂着泥土从天降落,砸碎了一个碗,使一根竹筷斜飞起来,仿佛一支竹箭,插在生满霉斑的墙壁上。那个用饱满的Rx房饲育
  •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罗斯托夫回到自己的兵团,向指挥官转告杰尼索夫的案情之后,便携带禀帖前往蒂尔西特觐见国王。六月十三日,法国皇帝和俄国皇帝在蒂尔西特聚会。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