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玉奇缘之桃核恋,一世长安
分类:小说中心

  祈瑶岑第一次见桑玉轩是在挑花林里,那是祈瑶岑第一次来承天国的皇宫就迷了路。


第一章   谁家少年足风流

    御国五百年,御宸殿。在正殿的按首上,皇上玉清绝正埋首批复着奏折,旁边站着一身穿大红凤袍的绝美女子为他磨墨。看着时辰越来越晚,女子轻启檀口道:“清绝,歇会吧,你也批了一天了。”玉清绝看看女子已面露疲色,就停笔唤道:“德林,传膳,再去瑶台殿和东宫把太子和公主一道唤来。”边说边把身旁的女子拉着一起坐下。女子柔顺的靠在男子肩上说:“瑶儿定在她兄长那儿,这丫头从小就爱粘着她兄长,曦儿也是疼她疼的紧。”玉清绝抚摸着女子的长发说道:“这才好啊,这样我才放心,不怕咱闺女以后被人欺负!”说着说着就听见殿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女子不由嗔怪道:“瞧,这不来了?”随后只见一个玉雪可爱的小男孩牵着一个满头是汗,脸蛋红扑扑的小女孩进来了。他们来到按首前恭敬地跪下请安道:“曦儿(瑶儿)拜见父皇母后,父皇母后平安喜乐!”随后玉宸瑶便扑进了女子怀中,女子一把抱起她,拿出了娟帕轻轻地为她擦拭,“别跑那么快,跌倒了可怎么办?”玉宸瑶开心地说“才不会呢,有哥哥在!”听着这话,玉清绝不由得抱住玉宸瑶,轻轻点着她的小脑袋轻斥道:“胡闹,自己的身子骨不好还瞎折腾,就仗着哥哥的疼爱是不是?”听到这,玉宸曦上前为妹妹开脱道:“父皇,母后,妹妹很乖呢,况,有儿臣在绝不会让妹妹伤到的。”玉宸瑶也从自己父皇怀里挣脱出来钻到了哥哥怀里,玉宸曦顺势抱起玉宸瑶坐在桌前,玉清绝笑道“好了,用膳吧。”饭后,玉清绝把两个累了睡着的小家伙抱到了寝殿,随后夫妇俩一起到了书房去。书房的点点微弱的灯光照着女子绝美的面容,越发衬得她的美似不真实。玉清绝抱起女子,轻轻地道“灵儿,这些年委屈你了,你本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外游览,本可以去做一切你想做的事,却收敛了一身光芒陪我在这深宫中。”玉清绝打断女子想说的话继续说“灵儿,什么都别说,听我说完好吗?”月灵氤氲着泪光点了点头,玉清绝轻轻转头看向窗外,“我知道一直有人用你不能再生育之事为难你,是我无能,没能保护好你和孩子。现如今边关战事不断,我军伤亡惨重,你哥哥也被我派到东音国尚未回来,朝中已没有可用的武将,我不得不亲征,所以……”月灵打断了他的话,轻轻把头靠在他怀里,柔声道“清绝,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从来没怪过你。自从我知道边疆叛乱,我知道你终有一天会御驾亲征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你身上伤势未愈,我担心,担心……你让我们母子怎么活呀!”说到这,向来坚韧的她也忍不住泪流满面。玉清绝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抱住她,哽咽着道“灵儿,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不能放任我的百姓被别人屠杀,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当夫妻二人相拥时,书房的门被一双小小的手推开了,随后,玉宸曦缓缓走到二人面前跪下道“父皇,你放心,儿臣定会保护好母后和妹妹的,儿臣希望父皇也能保护好自己,父皇还没教儿臣骑射呢!”玉清绝拉起玉宸曦,把他把他抱进怀里,应道“是,父皇记住了,父皇不会那么轻易死的,我舍不下你母亲,也舍不下你们兄妹俩!”说完了这些,他细细地把朝堂之事交给了他们。第二天清早,玉宸瑶被出征的鼓声震醒了,她慌慌张张的跑到宫门口,正见到自己的父皇骑着白马要踏出宫门,她急的大叫一声“父皇”,玉清绝不得不调转马头,来到小女儿身边,弯腰将她搂进怀里,看着小女儿的泪水,他把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给她,向她许诺道“瑶儿乖,父皇只是出去个把月就回来了,然后给瑶儿带许多好吃的,瑶儿乖,要听母后和哥哥的话好不好?”玉宸瑶哭的不能自己,小小的手把自己的小金锁塞到了玉清绝手里,小小的抽泣道“父皇,你,你也要答应瑶儿,不能忘了瑶儿……”而后,一个小将过来说到,“皇上,该出征了。”玉清绝点点头,在女儿的注视下转身离开,月灵紧紧的抱着玉宸瑶,看着那一抹身影绝尘而去。这一去,却是终身不再见。

  在寻找路的途中她无意中进入桃花林,当时的桃花看的特别美,她看呆了,草丛历传来的是声音将她惊醒,她闻声看去,也是那时她看到坐在桃花树下看书的他。

www.4166.com 1

含汐是楚国公主,在遇到燕国太子颜殇之前,她只是一个无忧无虑,喜欢弹琴跳舞的朝阳公主。


  他坐在桃花林里最大的那颗树下读着兵法,小小的身板有这让人屈服的气势,同意透漏出一股哀伤。

      天宫。

燕国与楚国素来交好,楚皇因此与燕皇给含汐和颜殇定下了娃娃亲。

                    第二章

  祈瑶岑走到他的面前,感觉到有人来了,他待头见对方和她差不多大,也没多在意,随意的笑了笑。

      “璇儿,可有心事?”

含汐仍然记得第一次她见到颜殇的时候,当时她还在练舞,楚皇没有通知她便和来楚国做客的燕皇还有颜殇进来了。

                战场生死

  但他不知道那一笑,夺走了她的心,后来她从母后的空中得知,原来他就是那个年仅十岁就参加军事的四皇子,桑玉轩。

      女子微微一愣,转身看向那拥有绝世美貌的女人, “母后,璇儿想去人间历练一番。”

她正在高潮,丝毫没有发现楚皇他们,直到一曲舞罢,燕皇大笑,拍手称赞,她才惊觉有人,向他们行礼。

  “娘娘,娘娘,边关急报,皇上被困于九阴山生死不明!”听到这些,月灵再也支撑不住,就这么倒了下去,顿时大殿乱成了一团,还是已有几分成熟稳重的太子稳住了一切。后宫内,玉宸瑶正服侍着母亲起来,两年了,就算当初天真不谙世事,他也知道父皇是去作战,况现在还生死不明。两年的等待,成长的并不只是兄长,还有她。只是她的成长是不被人察觉的,她不想再让母后和哥哥为自己担心。出神的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那抹明皇色的衣角,立马换上了一副天真的表情。“哥哥,你来了。”夹杂着几分稚嫩却又柔美的声音轻轻地响起,玉宸曦也立马丢开了朝堂上的事,不困是他还是母后,都希望妹妹能这样在他们的庇护下成长。随后,母子俩去了朝堂,“我也该做点事了”,在他们走后,玉宸瑶也离开了。

www.4166.com 2

    身旁的人显然有些诧异 “璇儿,为何突然想去人间?”

那时她还未及笄,而颜殇也不过大她三岁罢了。

  朝堂上,大臣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娘娘,不可啊,您乃千金之躯又怎么能去战场呢?” “是啊,娘娘,皇上把监国的重任交给你,娘娘切不可莽撞啊!”“……”“够了,都给本宫闭嘴,当年,先帝曾有言,本宫文可安邦,武可定国,难道先帝的话你们也敢质疑么?”众人面色一片青白,纷纷想到“是啊,怎么能忘了当年的皇后娘娘是多么的惊才绝艳,要不是当今皇上许下只此一后的诺言,她又怎会委身在后宫?”只听月灵厉声的说:“众大臣不必多言了,本宫去意已决,望众大臣能好好辅佐我儿。”大臣们面面相觑,却终究只能应下,齐齐跪下高呼道“谨遵皇后娘娘懿旨,望皇后娘娘凯旋而归!”随后随着“退朝”的声音响起,众人一哄而散。

  从那以后她便处处缠着她,甚至还求她的父皇赐婚于他定下娃娃亲,得知这件事的桑玉轩只是笑了笑,他并不讨厌她反而还有点喜欢她的可爱和坦率。

    “母后,璇儿不想做无用之人,虽然璇儿现在的实力已是无人能及,但是因为璇儿的身份,璇儿在这天宫好孤独。”女子缓缓抬头看着她的母后,希望她能理解。

礼成之后,她才抬头,却一下触到了颜殇带有探究的视线。

  她知道他经常去挑花林看书,因此经常去那找他,他很喜欢她像小猫一样缠着她,甜甜的叫他,轩哥哥。她常跟他说想要和他一起游玩天下,最一对逍遥夫妻,他笑了笑身为皇室怎能抛弃自己的职责,去逍遥自在,以为她只是开玩笑没当真。

    “璇儿,你生在天宫,你有你必须要背负起的责任,你又何必如此。”说完,绝世的美貌上不经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她匆匆打量了颜殇一眼,看到颜殇俊美的容颜,急忙低下了头,面色微红。

  却没看到她双眸中的那一丝失望,很快她将那一丝的失望压下去,上前挽住他的手。

  “母后,璇儿5岁那年觉醒血脉,10岁便以飞升,到现在,璇儿已15岁了,璇儿知道身上有多大的责任,但是请母后就应了璇儿这一次,可好?璇儿想去人间历练,想知道什么是七情六欲,什么是酸甜苦辣,璇儿的童年都在修炼中度过,璇儿不想未来留有遗憾!”女子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的母后。

而颜殇也是自进殿后一直都看着她,心里有惊,有喜,有怒。

  憋了憋嘴撒娇道:轩哥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不对?

  “走,找你父皇去”拉着女子的手,向着大殿走去。。

后来颜殇经常来楚国找她,逐渐的,两人两心相悦,互赠了定情信物。

  玉桑轩温柔的摸摸她的头,点了点头:嗯,遥妹妹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因为我们是最好兄妹。

    一路风光无限好,只是各怀心事。

www.4166.com 3

  刚刚还满心欢喜的她,听了他的话沉默的放下手,原来他在她的眼中她一直都是他的妹妹

    “儿臣,参见父皇。”

含汐赠与他的,是一把桃花扇,扇面是她亲自画上的,粉色的桃花瓣铺满了洁白的扇面。含汐一直坚信,桃花是爱情长久的象征。旁边还有她亲自题的字:汐颜。

  强忍住心中的痛,吸了吸鼻子:轩哥哥,我突然想起来,母后找我有事,我先回去了。

        大殿之上坐着一位绝世美男,精致的脸庞,让多少女的垂涎,不知道他是谁的,看见他,谁又知他已成婚,谁又知道他是这天宫的主人呢。

颜殇赠与她的,却是一枚玉佩。冷冰冰的玉佩,落在落在含汐手中,有些冷,明明是夏天,含汐还是禁不住颤了一下。不过她并不介意,因为颜殇告诉她,希望他们的爱情能比玉石还要坚不可摧。

  他没注意到她的语气里有一丝悲伤,只是点了点头:嗯,你去吧。便继续埋头看书

        他就是仙帝皇甫羽轩。而跪着的正是他的女儿皇甫梦璇。刚走上主母位置的便是他的妻子仙后浮梦瑶。

www.4166.com 4

  她见他没有继续再多说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住眼泪逃走了。

        “璇儿许久没有来看父皇了,今日怎会来?”责怪的声音想起。

互赠信物的那一夜,两人私定终身。

  从那以后她在也没来找他,听父皇说她回白玉国,求皇上解除他们的婚约。

          “璇儿忙于修炼,没有顾忌到父皇的感受,璇儿很抱歉,”女子微微低下头接着说道“父皇,璇儿有一事相求,希望父皇能用应允。”

第二章 东风一曲桃花舞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可是他也不知是为什么

          “哦?”疑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仙后,说道“璇儿何事相求?”

然而一个月后的中元宴却彻底改变了含汐的夙命。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解除婚约了,她不是喜欢他的吗?

          “璇儿想去人间历练,请父皇恩准……”

东风一曲桃花舞,楚国帝姬含氏起舞,此女名汐,着白衣,恍若凌波仙子,一舞落,众人叹,不想………

  他要去白玉国找她问个明白,可他到了白玉国他问她为什么要解出婚约,却被她拒之门外。

          大殿之上的人沉默了,不知道再想些什么,身旁的浮梦瑶,见情况,便起身走到女儿身旁,轻轻跪下说道“梦瑶恳请仙帝应允了璇儿。”

                     ——《楚国秘笈》

  无论桑玉轩怎么说,她都置之不理,最后他失望而归,但他不曾想到这一离别境是永远

          大殿上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璇儿胡闹,你也跟着她胡闹吗?她一个人去凡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www.4166.com 5

  三年后,因为白玉国的二公主祈若雪悔婚与文斌国联姻,导致两国交战许多百姓流离失所,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白玉国的皇帝竟旧病复发,生命垂危。

        浮梦瑶抬头两眼汪汪的看着仙帝“以璇儿现在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担心,而且她去了人间,我们也可以跟她保持联系,这是璇儿的心愿,为何不能成全她?”

含汐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晚,她刚刚在朝凰台上跳完了桃花舞,扫了一眼贵宾席,竟然没有看见颜殇的身影,含汐有些沮丧。却在这时,朱雀门处那里突然大火冲天,紧接着就是接连不断地喊杀声。

www.4166.com 6

        “璇儿从小到大从未出过这个天宫,你让我如何放心的下,你可知有多少魔族人盯着这个天宫,让他们知道公主殿下,去了人间,璇儿的处境有多危险?”

朝凰台下一片混乱,含汐有些不知所措,愣愣地,在台上孤零零地站着。

  白玉国皇室上下一片混乱,如今白玉国的皇室只有一位幼子,剩下的都公主,公主里除了祈瑶岑其她人听父皇病到随时可能离去,害怕的逃了

        皇甫梦璇拦住了刚要开口的浮梦瑶“父皇不必担心,璇儿从未出过天宫,没有什么人认识璇儿,璇儿会伪装成平民百姓在人间历练,而且璇儿还可以查探魔族的踪迹,以便保护好天宫,璇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公主,请随属下来。”这时,两名穿夜行衣,似是暗卫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拉着含汐下了朝凰台。

  留下祈瑶岑,一人照顾病危的皇帝和年幼的弟弟,祈瑶岑见她们都逃了,虽承天国皇帝向给他们派来缓兵,但缓兵到之前还有几天,

        皇甫羽轩紧皱着眉头,他怎可让自己的女儿这样冒险,可是看着璇儿坚定的眼神,一下子就软了,忽然想到她从小都在修炼中度过,没有朋友,他也只会让她多加修炼,却不知没有给她一个童年,这是他欠她的。

含汐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任由二人,直到他们穿过长长的临政殿的甬道后。

  在这几天里能不能撑过去还是个问题,为了保卫国土祈瑶岑只能战斗,于是她穿上盔甲前往战场与白玉国的士兵共同进退!

    “如若你心意已决,父皇便同意了你,但是必须让彩鸳跟在你身旁,让她好好照顾你。”

通过甬道的暗孔,可以清晰地看见临政殿中的情形。

  而另一边,桑玉轩正待着缓兵前去白玉国资源,路途中遭遇文斌国的埋伏,因此延迟了几天,原来这一切都是文斌国皇帝的阴谋。

      皇甫梦璇听到了想要的答案,高兴的起身跑过去抱住了他的父皇“谢谢父皇,璇儿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待璇儿归来时,璇儿会帮助父皇分担天宫之事。”皇甫羽轩看着自己女儿脸上的笑容,又听见她刚说的那番话,心里美滋滋的。他很喜欢这个女儿,他两个哥哥都不争气,他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就让她自己做主一次吧。

燕皇一脸严肃地坐在了原本应该是楚皇坐的龙椅上,而楚皇和楚后则跪在了下堂,一脸狼狈。

  文斌皇帝早就看中白玉国,想将它纳入自己的领地,于他收买了白玉国的二公主祈若雪。

      “父皇,女儿想现在就去,好早点回来陪父皇母后。”身旁仙帝微微点点了头,得到了他的同意,立马从仙帝怀里跳了出来,抱了下她的母后,就收拾东西去了,身后的两人看着自己的女儿从自己的视线消失,希望她能平安归来。

而颜殇则现在了燕皇的左下方,带有恨意地看着楚皇和楚后。

  与她谋划好,只要她悔婚,他就可以借悔婚的理由向白玉国发起战争,至于老皇帝旧病复发也是他让,祈若雪在老皇帝的食物里放毒药,他知道白玉国和承天国的关系。


含汐惊呆了,一时人呆在那儿一动不动。

  于是就派人埋伏在去白玉国的必经之路,为的就是拖延时间,等承天国的缓兵到达,白玉国找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彩鸳,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准备走咯”

“殇儿,朝阳公主呢?”燕皇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漫不经心地问。

  但他偏偏没算到,祈瑶岑居然会和那些士兵一起英勇奋战,他很佩服祈瑶岑这种胆量,但她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想必和快就撑不住,因此也没多在意。

        “公主,东西收拾好了,不过公主,你真的要去凡间历练吗?”彩鸳担心的说道。

“回父皇,儿臣发现汐儿时,她已经跳井自尽了。”颜殇一脸沉痛地说。

  但他万万没想到祈瑶岑不但撑住了,还等到缓兵的到来,这让他知道祈瑶岑会坏了他的计划,祈瑶岑她必须死!

          “父皇已经同意我了,这次不去,以后就不会有机会了,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彩鸳,说不定凡间很好玩呢。”说完,皇甫璇儿便不再理她,拿着行李,准备走。 “公主,等等我!” 彩鸳边追,边叫道。 “以后在外面我们以姐妹相称,我可不是凡间公主,你这样叫,会引来麻烦的,”彩鸳点了点头。

说罢,他挥了挥手,两个侍卫把一个全身湿漉漉,头发上还滴着水,整个人却了无生机的女子抬上殿来。

  当桑玉轩的缓兵赶到战场,混乱的战场,桑玉轩四处寻找的祈瑶岑身影,当他找到她的时候,正要喊她突然一只剑射中祈瑶岑的心脏!


那两个侍卫把她粗鲁地扔在了地上,把人翻过来,撩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异常惨白的脸。那张脸,震惊了三个人。

  那支剑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文斌国的皇帝!

      下凡。

第三章   却道故人心易变

  血慢慢的从她的胸口涌出,一滴滴的血花,掉落在地上,绽放出一股妖艳,桑玉轩像疯了一样冲到祈瑶岑,阻碍他的人无论是谁都被他无情的杀死!

含汐这时已是被连番打击给震惊的说不出话,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向殿中的女子。

  他冲到她的面前她抱住,颤抖的右手抚摸着她苍白无色的脸颊。

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感觉到桑玉轩的气息,她缓缓睁开那好似千百斤重的眼皮,疲倦的看着这个她日思夜想的人,没想到临死前他还能再见到他,真好

www.4166.com 7

  她张开虚弱的说:轩哥哥,你来了

“汐儿!”楚后一把扑了上去,抱住女子,潸然泪下。

  桑玉轩一怔吸了吸鼻子,朝她温柔的笑:遥妹妹别说话,军医很快就来,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节哀。”颜殇面无表情地说。

  道了他的声音渐渐的小了

楚皇心中像是在滴血,愤怒地指着燕皇:“颜晗!你……你……我们好歹曾经也兄弟一场,你怎能如此!汐儿是我大楚皇室的唯一血脉……”

  祈瑶岑感觉全身很疲倦,点了点头:嗯

“含风!这是她自己选的路,你不要血口喷人!如果我要杀她的话,你还能安然无恙的跪在这里吗?”燕皇有些于心不忍的说,“可惜含汐一身舞技,本来她未死,我还是考虑她做燕国太子妃的,因为……”说到这儿,他又看向了楚后,“瑶儿,楚国已亡,我燕国的皇后后位自从左婉儿死后就一直留给你的,你来做我的皇后如何?”燕皇的眼睛突然又充满了情意。

  祈瑶岑慢慢的伸出手,她手中似乎握着什么,桑玉轩连忙抓住她的手,接住手中的东西。

而颜殇在宽大的袖子中的手不由得握紧了。

  他颤抖的看着手中的小荷包,荷包中秀这一只小花猫,那是他送给她的礼物,当时他觉得那个荷包和她很配,便买下来送给她,没想到她一直待在身上

颜晗,你好狠心啊!既然一直恋着别的女人,当初又为何娶母后?

  里里面装的都是这几年我想对轩哥哥说的话

“休想!”楚后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果断拒绝了燕皇。失女的悲愤之下,她一下子往离她最近的一根柱子上撞去。

  嗯,轩哥哥一定会看的!

“拦住她!”燕皇大惊失色,连忙从龙椅上跳起,运轻功飞向楚后,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嗯

一滴滴血落下,楚后宛如一只折翼的蝴蝶,倒在了血泊之中。

  好累好想睡觉但她睡了,轩哥哥怎么办?可是真的好想睡,感觉全身没用力气,什么东西滴在她的脸上?

第四章   我许你一世长安

  感觉热热的是轩哥哥的眼泪吗?轩哥哥哭了,轩哥哥不哭,瑶儿真的太困了睡一下很快就醒了,很快

"瑶儿!"楚皇同时丧失爱妻和爱女,此时已是完全崩溃。楚皇的痴情举国皆知,后宫虚设,只有楚后一人。

  瑶,你不是最喜欢轩哥哥穿这身盔甲的吗,现在轩哥哥穿了,求你睁开眼睛看看好吗,别玩了

他颤抖着手去触楚后的鼻息,已经停止了。

  感觉到怀中的人,渐渐冰冷,桑玉轩将她抱的更紧,不断抚摸她的头就像以前那样。

“啊——”楚皇仰天长啸,平日里威严的君王的脸上已满是泪水。“瑶儿,我去陪你了,去陪汐儿了……等我!”他十分痛苦,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自刎了。

  你不是说我们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吗,你不是常说要和我一起

不出所料,楚皇也倒在了血泊之中,死后仍然紧紧拥着楚后。

燕皇这时也红了眼,想要落泪却迟迟忍着没有落下。抢占楚国,一半是为了江山,一半就是为了楚后。他本想等楚后做了他的皇后后,随便封楚皇一个无权无势的侯爷,也不枉多年前兄弟一场。可谁知……世事难料啊!

甬道中的含汐悲痛欲绝,已是泣不成声,一下子晕了过去。随机带她进甬道的两个侍卫抬着她离开了。

含汐一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一个木屋里,屋里陈设很简单,不似楚皇宫内的恢宏豪华。

“汐儿,醒了?”颜殇脸上还是带着含汐熟悉的温和的笑容,与殿内的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完全不一样。

“殇哥哥,这是哪儿啊?”含汐有些好奇,却猛地想起在甬道暗孔中看到的一切。

“殇哥哥,我看到了,什么都看到了……父皇……母后……”含汐满面绝望。

“汐儿……是我让暗卫带你看的……当时我也没有能力放楚皇和楚后……代替你死的是一名宫女,她只不过本来就和你长的比较像,我又把她易容了一下。”颜殇解释道,“我的父皇本来就不喜欢我,他比较喜欢我的二弟。我必须要争取皇位,如果你是我的太子妃的话,我害怕日后父皇会因你而牵制我。你先在这绝情谷中待一阵子,待我称帝后,我一定让你做我的皇后!”

“好!我等你!”含汐点了点头。

离开时,颜殇又回头看了一眼含汐,“汐儿,我许你一世长安!”

www.4166.com 8

www.4166.com,第五章   重见心却冷

后来的十年里,含汐无时无刻都在等待和相思。

初入绝情谷的三个月中,含汐发现自己走了身孕,已经有了差不多四个月了,算算时间,该是他们第一次时留下来的。

七个月后,含汐生下了一个女孩,叫颜昔。

思念他们曾经的往昔。

从期盼到心灰意冷,十年的时间也会让任何一个热情的人心灰意冷。

掐指一算,颜殇抛弃她整整十年……十年里,含汐对颜殇从爱到盼到疑到恨,她再也等不到颜殇回来了!

安置好十岁的女儿颜昔后,含汐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颜殇的殊途。

“陛下驾到,全街肃清!”含汐到燕国京城时恰好遇见了颜殇出宫,而一个有着倾城风姿的绝色美女和他一同坐在步撵上,相偎在一起,如胶如漆。

含汐的心蓦地沉了下来,痛的厉害。

晚上,等颜殇回宫后,含汐买通了皇后宫内的一名每天为颜殇送补品的宫女,和她换了装,偷偷潜入皇宫,来到当今皇帝颜殇的寝宫,她要找颜殇问个清楚。

寝室内烛光摇曳,想来颜殇还没有睡下。

“侍卫大哥,皇后娘娘又来送宵夜了。”含汐和守在殿前的侍卫说,心里却紧张极了。

“怎么换了一个人?”侍卫狐疑地看着她。

“哦……是这样的……平儿今天正好肚子痛,我来代送的。”含汐微笑着说,将心里早就想好的托词说了出来。

“哦…那就进去吧!”侍卫不疑有他,示意含汐进殿。

“谢谢!”含汐看着紧闭的殿门,紧张地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上前推开了殿门。

“陛下!陛下!”含汐唤着,却没有人回答。突然听见身后有轻轻的响声,她猛地一回头,看到的却是颜殇那早已呆住的神情和充满了泪水的眼睛。

第六章   爱与恨,各自休

“殇哥哥……”还没等含汐说完,颜殇一个箭步上前,揽住她的腰,低头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那一吻似是道尽两人所有的爱恋,直到含汐被颜殇吻的喘不过气来时,才被人颜殇轻轻放开。

“你们先下去吧!”颜殇对站在门口的侍卫说。他知道含汐定会很生气,会闹,害怕会被他们当做是刺客。

“殇哥哥……我看到了……我什么都看到了……也看到了你的真心。”含汐一想起颜殇的背叛,刚才的浓情蜜意就全部消散的一干二净,眼神冰冷,充满了嘲讽,“你的誓言?你我的约定?全部都不做数了!你为什么要娶皇后?为什么抛弃我十年不管不顾?”

“我……”颜殇欲要解释,却突然被含汐捂住了唇,“不要再对我解释什么巩固帝位的了,当初抛下我和昔儿,我们难道还没有帝位重要吗?”说罢,她顿了顿,“忘了告诉你了,我为你生了一个女儿,她叫颜昔。”

颜殇猛然瞪大了眼,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下“你知道我曾经多么期盼和你一起见证女儿的出生和成长吗?但是你从来没有来绝情谷看过我一次,从来没有。昔儿甚至在问我父亲时,我都不知道如何作答。”

颜殇想要说些什么,却依旧被含汐紧紧捂住了唇,不给他丝毫说话的机会,“我不想听到你虚伪的解释。你知道我今日来找你时看到了什么?看到你和你的那位皇后,正一脸幸福的坐在步撵上。我成什么?是可怜的被抛弃的女人?”含汐说着就不禁哽咽着,“我许你一世长安?多么讽刺的誓言!”含汐轻哼了一声,“殇哥哥,你不知道吧?因为思念和等待,我年仅二十五,鬓边就生了白发。”像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一缕夜风吹了进来,含汐长发飘飘,颜殇这才发现,一根白发随风飞扬。

“殇哥哥,人生又有几个十年?我曾经有多爱你,现在就多恨你,当然我现在还是爱你的,只不过,这次,我却是来取你命的!”

后来含汐做了一件让她这一生都悔恨的事。

www.4166.com 9

含汐抽出随身佩戴的短刀,一刀捅入颜殇的腹中,这才放开捂住颜殇的唇的手。

颜殇眼波流动,却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捂住留血的腹部,慢慢躺在地上因疼痛而抽搐着。

含汐发现他的眼中似乎有着悔恨,有着歉意,甚至……还有着释然。

“殇哥哥……我也来陪你了!”含汐自己也把刀捅向自己。这时大殿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是一个老嬷嬷。她一看见含汐举着刀,立马惊恐地说:“公主!使不得!”

含汐停下了手中的刀,“赵嬷嬷?你还活着!”她高兴地说。从小就带含汐长大的赵嬷嬷竟然没死。

“我刚才朱雀门看见你了,跟着你来到了陛下的寝宫,发现你们在争吵,就贸然进来了。”赵嬷嬷解释着,“公主,其实陛下没有背叛你,你的母亲就是皇后娘娘,曾经亲手杀了陛下的母亲,后来陛下查清了真相,却被皇后下了蛊

,记不起了往昔,而那个蛊名叫相思蛊,只有再见心爱只才记得起。”赵嬷嬷说道,“陛下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才在查楚后娘娘当年的事时,放心的让我去查。我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含汐此时震惊,泪突然夺眶而出,她看向颜殇,“你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

颜殇此时已是将死之人了,他努力地牵起了一丝笑容,“你不让我说啊……”还没说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去请太医……我去请!!”含汐慌了,“没用了…我不行了…”颜殇虚弱的说,“你抱抱我好吗?”

含汐含泪着点了点头,上前蹲下抱住了颜殇,“你不能死,你说好的,我们要一世长安的!”她哽咽着,“殇哥哥,我不怪你了,好不好?我不做你的皇后了,我做你的妃子,只求你不要死…好不好!”

颜殇轻抚着她的背,深深的看着含汐娇美的容颜,眼中满是眷恋“这一世,我辜负了你,来世长安!定不负卿…”

这时抚着含汐背的手猛然垂下,眼慢慢阖上了。“殇哥哥!”含汐这时已是痛不欲生,心像是被人生生挖出来似得。她猛然拔出插在颜殇腹部的短刀,向自己的腹部深深捅了下去。

“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尾记

仿佛又变幻到十年以前,颜殇看到宫殿内翩翩起舞的含汐,按耐不住心中的悸动,看着她巧笑倩西可爱的样子,有一种想与他相守一辈子的冲动。

“殇哥哥,这把桃花扇赠与你,你一定要替我好好保管!”

“好……”

颜殇这时一定是不爱含汐的,又似乎是爱含汐的。

“我许你一世长安。”

www.4166.com 10

番外1 当年真相

楚后路瑶来燕国做客时来看望燕后左婉儿。

左婉儿看着这个自己的丈夫一见倾心的女人,心中十分痛苦,自从嫁的颜晗起来,颜晗虽然表面上带她好,实际上她明白,他并不爱她。

那么是不是路瑶死了,颜晗就会爱上她了呢?

“瑶妹妹。”路瑶一进殿,左婉儿就亲切的喊到。

“婉儿姐姐。”不知为何,路瑶总感觉眼前的女人不怀好意。

“你们先下去吧!”左婉儿遣散了宫女。

待宫女全都走净时,左婉儿一把抽出匕首,刺向路瑶“那……你就去死吧!”

……………………

打斗了好久,路瑶一不小心失了手,竟然将左婉儿刺死了。重来没有杀过人的路瑶一下慌了,这时大殿的门突然打开了,是年仅5岁的颜殇。

“你……杀了我母后!!!!”颜殇震惊的说。

番外2 颜殇独白

从小,我虽然是父皇所有的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但是父皇却不太喜欢我,只有母后一直疼我,我经常在她殿中住下,日子久了,发现父皇很少来她这儿。

直到有一次,楚皇来燕国做客,楚后就在燕国住下了几天,一天晚上,我照常去母后殿中看望,却看见一个惊人的一幕,楚后杀了母后!

我立刻上去质问,却被匆匆赶来的父皇打断,“瑶儿,你没伤着吧?”听着父皇关怀的语气,我十分愤怒。

后来,父皇只是匆匆葬了母后,就再也没有提及母后。

经过这件事以后,我终于明白了,只有拥有至高的权利,才能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于是我开始争夺皇位。

后来,再一次偶然中,我在楚宫中看见了那个可爱的女孩,后来经过父皇介绍后才知道,她是楚后的女儿,含汐,也就是我杀母仇人的女儿。

我发现,我竟然对她一见钟情。

直到后来,父皇攻占楚国,为了防止父皇用她来牵制我,我把她送到了绝情谷中,并想把她从此忘掉,我怎么能爱上,杀母仇人的女儿呢?

后来,我有了太子妃,有了儿子,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到她。

不知为何我开始查起了十年前的事情,就是母后被杀的事情。

事情的真相让我震惊,心中悔恨交加,在登基第二天本想去绝情谷接她,却被想要谋朝篡位的皇后下了蛊。

直到再次在寝宫中见到了含汐,我本想对她解释,她却要杀了我。

意识涣散前,我没有挣扎,没有解释,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想要把她的容颜刻到骨子里。

我想,只要记住她的容颜,才能再下一世中,在茫茫人海中,寻到她。

我阖上了一眼,泪水悄然滑落……

来世与卿一世长安………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七玉奇缘之桃核恋,一世长安

上一篇:第十二章,第十七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他近向常护花一步跨前,笑接道:“闻名久矣,就是一直没有机会相见,今日一面,足慰平生,非尽一杯不可。”他随即举杯,仰首往口中倾尽杯中之酒。
  • 第十七回,重睹芳华娟蝉旧梦
    第十七回,重睹芳华娟蝉旧梦
    www.4166.com,且说在那赣江之滨,一座高楼凭江而立,门上题着江西第一楼五个字。这高楼便是唐朝腾王元婴所建的腾王阁。在阁上遥临俯瞩,滚滚滔滔的江
  • 昆仑奇技龙飞绝壑,重睹芳华娟蝉旧梦
    昆仑奇技龙飞绝壑,重睹芳华娟蝉旧梦
    且说那家丁左手高举金锣,右手持着锣锤,正待敲下,忽听一连串银铃也似笑声,从众人轻雷般的语声中升起来。人影闪处,棚上已多出一人,立时全场声
  • 无心之过,司马紫烟
    无心之过,司马紫烟
    杜英豪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再者,他来这儿的目的还没达到,因此他继续对黄真挑道:“笑面佛,我说过要登门拜访的,现在我来了,你是怎么个
  • 第二十一章,司马紫烟
    第二十一章,司马紫烟
    王月华怔怔地道:“杜爷,您真要跟他们作对呀!”杜英豪道:“是的,我已经公开地叫了阵,总不能虎头蛇尾,就此算了。”王月华迟疑了片刻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