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
分类:小说中心

艾密莉回到小屋,发现她的男朋友不在。克尔提斯太太告诉她,他正和几个年轻先生出去了,但有两封电报给她。艾密莉读完电报,就放进内衣口袋里,克尔提斯太太只好望眼欲穿地说:“我想不会是坏消息吧?”“哦!不是的。”艾密莉说。“一封电报就把我吓了一跳。”克尔提斯太太说。“我知道,”艾密莉说,“是很不安的。”此刻她无心做别的事,只想安静一下,她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把它分分类。她到房里,拿了铅笔和笔记本,开始疏理自己的思绪。二十分钟以后,安德比先生的归来打断了她的工作。“呀、呀、呀!终于找到你啦。伦敦新闻界找了你整整一个上午,可你无影无踪。不过他们还是从我这了解了你。你不必担心,关于你的问题,有我这个有影响的人物呢!”他坐在椅子上。艾密莉坐在床上似笑非笑。“你这笑里是不是有嫉妒和恶意?”他说,“我已经报情报给他们,我认识他们,我这样做是对的,这简直好得难以置信。我一直被困扰得不舒服,确实要清醒一下了。呃,你观赏了雾吗?”“这不会妨碍我下午去艾息特吧?”艾密莉说。“你要去艾息特?”“对,我必须去会晤达克里斯先生,我的律师——他担任吉姆的辩护人,他要见我。同时我也想拜访吉姆的姑母珍妮弗,反正艾息特只不过半小时路程。”“我想她可能坐火车冻伤了,打了她兄弟的头,并且没有人注意到她不在场。”“啊!这听起来很不可能。不过,我们必须对每件事加以像宫,我并不是说去捉摸珍妮弗姑姑——不是的。我看事情很可能是马丁·德令干的。我厌恶他老是想要当姐夫,他在公开场合的言行,足以给他一个耳光。”“他是这种人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最有可能的‘凶手’——他常常收到输掉赛马赌注的登记电报,令人气愤的是他有个好借口,达克里斯先生对我说过,出版商和文学家不断的聚餐是值得注意的。”“文学家聚会,”安德比说,“星期五晚上,马丁·德令…·让我想想……马丁·德令—…·呀,对了……我几乎可以断定了,真他妈的,我完全可以肯定下来,只需打个电报给克尔路德斯验证一下。”“你说些什么呀?”艾密莉说。“你听我说嘛,星期五晚上我到埃克参须去,喀,我正要从我的一位好友那获得一个好消息。那个好友叫克尔路德斯,是另一个记者。他说六点半钟左右来看我——在去参加作家聚餐会之前——他有点象个大忙人一要是他来不了,他会写几个字去埃克参领给我,结果他没有来,也不给我写信。”“这和谋杀有什么关系?”艾密莉不解地问。“不要这么不耐烦嘛,我还没谈到点于上。后来这老家伙写信告诉我说,他被安置在一个糟糕透顶的座位上,在他的座位一边本该是畅销书女作者路毕·麦克阿莫特,但她没来;另一边本是专描写性交的专家马丁·德令,但他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这个机会,他去找了另一位诗人,这位诗人就是著名的亨利·邱西顿,你明白这个问题吗?”“查尔斯!亲爱的!”艾密莉陡然兴奋地说,“妙极了,这个野兽根本没有参加聚餐。”“完全不错。”“你肯定没有记错名字吧?”“绝对不错。糟糕的是我把信撕掉了。但我可以打电报请克尔路德斯作证。不过我绝对没有弄错。”“另外,还有下午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出版商,”艾密莉说,“我总认为那个出版商回美国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值得怀疑了。这就是他故意选一个使你无法对证的人。”“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我们猜对了?”安德比说。“不错……看来就是这样了。我看现在最好马上去见那位能干的侦探拿尔拉柯特,把这些新情况告诉他。我看,我们解决不了那个美国出版商的问题,他现在住在毛里塔尼亚或别速加里亚或别的地方。那是属于警察的工作范围了。”“我对你保证,如果这事成功,那是特大新闻了。”安德比说,“如果真的成功,我想《每日电讯报》不能只绘我……”艾密莉突然无情地闯入了他美好的梦境。“注意,我们绝不能慌乱。”他说,“不能不顾后果地盲动。我去文息特,明天才能回来。你有件任务要完成。”“什么任务?”艾密莉讲述她访问威尔里特一家和离开时偷听到的那句奇怪的话。“也许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们一定要坚决地查明今晚将会发生的事。”“这事多么奇特呀!”“难道不是吗?但也许是偶合——也可申不是偶合——可是你看,仆人们正在清道。今晚那儿就会发生古怪的事,你必须到那去看个究竟。”“你的意思是要我顶着寒风通宵躲在花园为矮树丛里发抖?”“嗯,没问题吧?当记者的对这种好差事不应该有什么计较的。”“谁说的?”“甭管谁说,反正我知道。你一定要完成庆分,行吗?”“啊,当然啦。”查尔斯说,“要是今晚西诺福特寓所发生任何怪事,我一定不放过它!我一定在场!”艾密莉又把行李标签的事告诉他。“怪哉!”安德比先生说,“皮尔逊者三就住在澳大利亚,是不是?当然并不是说它意味深长。可是,这件事仍然可能有关系。”,“嗯,我看就谈到这里吧。你这方面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喂,”查尔斯说,“我有个想法。”“想法?”“只是不知道你的看法怎样?”“我什么看法一一这是指什么事而言。”“你不会突然生气吧?”“我想不会的,我相信我能够理智地,平和地倾听任何一件事。”“好,这问题是……”查尔斯·安德比怀疑地望着她说,“不要以为我有蓄意攻击的用意。我想知道,你认为你那个小伙子的供词可靠吗?”“你是不是说他真搞谋杀了?”艾密莉说,“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抱这种看法。一开始我就对你说了,持这种看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说过,我们要在他没有干这事的假设下进行工作。”“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安德比说,“对于他没有干这事的假设,我和你是一致的。我的意思是他讲的事情发生的经过偏离事实太大,他说他去过那里,跟老家伙谈了话,离开时老家伙还活着。”“对呀!”“那,我恰恰认为,他到那里时,就确实发现老人死了。难道你不认为这是有可能的?我星说他担惊受怕,所以不敢这么说。”查尔斯终于闪闪烁烁、吞吞吐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当他看到文密莉并没有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艾密莉两眉紧皱,陷于沉思,“我并不伪言,”她说,“则立有可能。我以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我知道吉姆并不谋害人,但他很可能惊慌不安而说了个愚蠢的假话,而且会坚持他原先的说法。唉,这完全可能。”“讨厌的是你不可能去问他,我看他们是不会让你单独见他的。”“我可以叫达克里斯先生去看他。”艾密莉说,“但糟糕的是吉姆非常固执,他一旦说了,就坚持不改。”“这就是我要说的话,而且坚持下去。”安德比先生说。“对!查尔斯,我很高兴你提出了这种可能性,我没有想到这点,我们一直在找吉姆离开后进去的那个人,……但如果是先进去……”她停下来,疑神静思。俩种很不相同的推论向着相反的方向伸展开去,另外,莱克罗夫特提出的一种说法,吉姆跟舅舅发生口角,这是决定性的一点;然而另一种分析报本没注意到吉姆。艾密莉觉得首要的是去见第一次验尸的那位医生,如果策列维里安可能在四点钟就被杀了,吉姆不在犯罪现场的说法就大不相同。其次,是让达克里斯先生力劝他的当事人,对这一点绝对要说实话。”她站了起来。“喂,”她说,“你最好是解决我怎样去得了埃克参顿的问题。我知道,在铁匠那里有一辆蹩脚的车,请你去跟他商量一下,怎么样?吃完午饭我就马上要走了,三点十分有一趟火车去艾息特,这样我就有时间先去找那个医生了,现在几点钟了?”“十二点半。”安德比看一下表说。“我俩去安排车子吧。”艾密莉说,“在我离开西塔福特前只剩一件事要办了。”“什么事?”“去访问杜克先生,他是我唯一未见过的西塔福特人,并且他还是转桌降神的当事人。”“哦,我们去铁丘家就经过他的小平房。”杜克先生的小平房是最末一间。艾密莉和安德比打开大门的门闩,走上通道,此时,奇遇发生了,房门一开,走出一个人,——侦探拿尔拉柯特。他惊愕了。艾密莉感到难堪,她立即放弃了原先的意图。“遇到你我真高兴,拿尔拉柯特侦探。”她说,“我想跟你谈一两件事。”“行呀!策列福西斯小姐。”他拿出手表说,“不过你得抓紧,有辆车在等着我,我马上要回埃克参顿。”“多么意外的幸运呀!”艾密莉说,、“侦探,你允许我搭你的车吗?”侦探毫无表情地说,他乐意让她搭车。“查尔斯,你去拿我的在箱来,已经拉好了。”查尔斯立刻去了。“策列福西斯小姐,在这里碰到你,令人大吃一惊。”拿尔拉柯特侦探说。“我对你说过‘再去’嘛!”“我当时没留心会在这再会。”“你绝对不会再看不到我的。”艾密莉坦率地说,“拿尔拉柯特侦探,你错了,吉姆不会你要追捕的人。”“什么!”“还有!”艾密莉说,“我相信你在心底是同意我的。”“小姐,为什么你要这么想?”“你在杜克先生屋里干什么?”艾密莉外锋相对地反问道。、拿尔拉柯特显得尴尬,而她却揪住不放,“侦探,。你产生怀疑了——这就金你现在的情况——怀疑。你本来认为你抓对了人,而现在觉得不那么有把握了,因此在做些调查。好呀,我有些情况告诉你,可能对你有好处,待回埃克参顿的路上再说。”路面传来跑步声。罗尼·加菲尔德气喘吁吁地跑来,自愧有罪地说:“哎,策列福西斯小姐,下午散散步怎么样?我姑姑午睡了。”“不行呀,”艾密莉说,“我要走啦,到艾息特去。”“什么,真的,永远走啦?”“啊,不,明天再回来。”“哦,这还差不多!”艾密莉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交给他说,“请把这个交给你姑姑,是咖啡饭的制作配方。告诉她,事情很凑巧,那个厨师今天要走了,其他的仆人也要走了,千万记得告诉她,她一定很高兴!”远远传来发怒的尖叫声:“罗尼、罗尼、罗尼。”“那是我姑姑!”罗尼惊慌失错地说,“我得走了。”“我看你最好走罢,”艾密莉说,“喂!你的右脸颊有青油漆!”她在后面大叫道。而罗尼·加菲尔德已走进姑姑的大门,消失了。“我的男朋友拿衣篇来了,”艾密莉说“来呀,侦探,在车里我详细告诉你。”

www.4166.com,艾密莉回到小屋,发现她的男朋友不在。克尔提斯太太告诉她,他正和几个年轻先生出去了,但有两封电报给她。艾密莉读完电报,就放进内衣口袋里,克尔提斯太太只好望眼欲穿地说:“我想不会是坏消息吧?”“哦!不是的。”艾密莉说。“一封电报就把我吓了一跳。”克尔提斯太太说。“我知道,”艾密莉说,“是很不安的。”此刻她无心做别的事,只想安静一下,她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把它分分类。她到房里,拿了铅笔和笔记本,开始疏理自己的思绪。二十分钟以后,安德比先生的归来打断了她的工作。“呀、呀、呀!终于找到你啦。伦敦新闻界找了你整整一个上午,可你无影无踪。不过他们还是从我这了解了你。你不必担心,关于你的问题,有我这个有影响的人物呢!”他坐在椅子上。艾密莉坐在床上似笑非笑。“你这笑里是不是有嫉妒和恶意?”他说,“我已经报情报给他们,我认识他们,我这样做是对的,这简直好得难以置信。我一直被困扰得不舒服,确实要清醒一下了。呃,你观赏了雾吗?”“这不会妨碍我下午去艾息特吧?”艾密莉说。“你要去艾息特?”“对,我必须去会晤达克里斯先生,我的律师——他担任吉姆的辩护人,他要见我。同时我也想拜访吉姆的姑母珍妮弗,反正艾息特只不过半小时路程。”“我想她可能坐火车冻伤了,打了她兄弟的头,并且没有人注意到她不在场。”“啊!这听起来很不可能。不过,我们必须对每件事加以像宫,我并不是说去捉摸珍妮弗姑姑——不是的。我看事情很可能是马丁-德令干的。我厌恶他老是想要当姐夫,他在公开场合的言行,足以给他一个耳光。”“他是这种人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最有可能的‘凶手’——他常常收到输掉赛马赌注的登记电报,令人气愤的是他有个好借口,达克里斯先生对我说过,出版商和文学家不断的聚餐是值得注意的。”“文学家聚会,”安德比说,“星期五晚上,马丁-德令…-让我想想……马丁-德令-…-呀,对了……我几乎可以断定了,真他妈的,我完全可以肯定下来,只需打个电报给克尔路德斯验证一下。”“你说些什么呀?”艾密莉说。“你听我说嘛,星期五晚上我到埃克参须去,喀,我正要从我的一位好友那获得一个好消息。那个好友叫克尔路德斯,是另一个记者。他说六点半钟左右来看我——在去参加作家聚餐会之前——他有点象个大忙人一要是他来不了,他会写几个字去埃克参领给我,结果他没有来,也不给我写信。”“这和谋杀有什么关系?”艾密莉不解地问。“不要这么不耐烦嘛,我还没谈到点于上。后来这老家伙写信告诉我说,他被安置在一个糟糕透顶的座位上,在他的座位一边本该是畅销书女作者路毕-麦克阿莫特,但她没来;另一边本是专描写性交的专家马丁-德令,但他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这个机会,他去找了另一位诗人,这位诗人就是著名的亨利-邱西顿,你明白这个问题吗?”“查尔斯!亲爱的!”艾密莉陡然兴奋地说,“妙极了,这个野兽根本没有参加聚餐。”“完全不错。”“你肯定没有记错名字吧?”“绝对不错。糟糕的是我把信撕掉了。但我可以打电报请克尔路德斯作证。不过我绝对没有弄错。”“另外,还有下午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出版商,”艾密莉说,“我总认为那个出版商回美国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值得怀疑了。这就是他故意选一个使你无法对证的人。”“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我们猜对了?”安德比说。“不错……看来就是这样了。我看现在最好马上去见那位能干的侦探拿尔拉柯特,把这些新情况告诉他。我看,我们解决不了那个美国出版商的问题,他现在住在毛里塔尼亚或别速加里亚或别的地方。那是属于警察的工作范围了。“我对你保证,如果这事成功,那是特大新闻了。”安德比说,“如果真的成功,我想《每日电讯报》不能只绘我……”艾密莉突然无情地闯入了他美好的梦境。“注意,我们绝不能慌乱。”他说,“不能不顾后果地盲动。我去文息特,明天才能回来。你有件任务要完成。”“什么任务?”艾密莉讲述她访问威尔里特一家和离开时偷听到的那句奇怪的话。“也许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们一定要坚决地查明今晚将会发生的事。”“这事多么奇特呀!”“难道不是吗?但也许是偶合——也可申不是偶合——可是你看,仆人们正在清道。今晚那儿就会发生古怪的事,你必须到那去看个究竟。”“你的意思是要我顶着寒风通宵躲在花园为矮树丛里发抖?”“嗯,没问题吧?当记者的对这种好差事不应该有什么计较的。”“谁说的?”“甭管谁说,反正我知道。你一定要完成庆分,行吗?”“啊,当然啦。”查尔斯说,“要是今晚西诺福特寓所发生任何怪事,我一定不放过它!我一定在场!”艾密莉又把行李标签的事告诉他。“怪哉!”安德比先生说,“皮尔逊者三就住在澳大利亚,是不是?当然并不是说它意味深长。可是,这件事仍然可能有关系。”,“嗯,我看就谈到这里吧。你这方面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喂,”查尔斯说,“我有个想法。”“想法?”“只是不知道你的看法怎样?”“我什么看法一一这是指什么事而言。”“你不会突然生气吧?”“我想不会的,我相信我能够理智地,平和地倾听任何一件事。”“好,这问题是……”查尔斯-安德比怀疑地望着她说,“不要以为我有蓄意攻击的用意。我想知道,你认为你那个小伙子的供词可靠吗?”“你是不是说他真搞谋杀了?”艾密莉说,“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抱这种看法。一开始我就对你说了,持这种看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说过,我们要在他没有干这事的假设下进行工作。”“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安德比说,“对于他没有干这事的假设,我和你是一致的。我的意思是他讲的事情发生的经过偏离事实太大,他说他去过那里,跟老家伙谈了话,离开时老家伙还活着。”“对呀!”“那,我恰恰认为,他到那里时,就确实发现老人死了。难道你不认为这是有可能的?我星说他担惊受怕,所以不敢这么说。”查尔斯终于闪闪烁烁、吞吞吐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当他看到文密莉并没有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艾密莉两眉紧皱,陷于沉思,“我并不伪言,”她说,则立有可能。我以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我知道吉姆并不谋害人,但他很可能惊慌不安而说了个愚蠢的假话,而且会坚持他原先的说法。唉,这完全可能。”“讨厌的是你不可能去问他,我看他们是不会让你单独见他的。”“我可以叫达克里斯先生去看他。”艾密莉说,“但糟糕的是吉姆非常固执,他一旦说了,就坚持不改。”“这就是我要说的话,而且坚持下去。”安德比先生说。“对!查尔斯,我很高兴你提出了这种可能性,我没有想到这点,我们一直在找吉姆离开后进去的那个人,……但如果是先进去……”她停下来,疑神静思。俩种很不相同的推论向着相反的方向伸展开去,另外,莱克罗夫特提出的一种说法,吉姆跟舅舅发生口角,这是决定性的一点;然而另一种分析报本没注意到吉姆。艾密莉觉得首要的是去见第一次验尸的那位医生,如果策列维里安可能在四点钟就被杀了,吉姆不在犯罪现场的说法就大不相同。其次,是让达克里斯先生力劝他的当事人,对这一点绝对要说实话。”她站了起来。“喂,”她说,“你最好是解决我怎样去得了埃克参顿的问题。我知道,在铁匠那里有一辆蹩脚的车,请你去跟他商量一下,怎么样?吃完午饭我就马上要走了,三点十分有一趟火车去艾息特,这样我就有时间先去找那个医生了,现在几点钟了?”“十二点半。”安德比看一下表说。“我俩去安排车子吧。”艾密莉说,“在我离开西塔福特前只剩一件事要办了。”“什么事?”“去访问杜克先生,他是我唯一未见过的西塔福特人,并且他还是转桌降神的当事人。”“哦,我们去铁丘家就经过他的小平房。”杜克先生的小平房是最末一间。艾密莉和安德比打开大门的门闩,走上通道,此时,奇遇发生了,房门一开,走出一个人,——侦探拿尔拉柯特。他惊愕了。艾密莉感到难堪,她立即放弃了原先的意图。“遇到你我真高兴,拿尔拉柯特侦探。”她说,“我想跟你谈一两件事。”“行呀!策列福西斯小姐。”他拿出手表说,“不过你得抓紧,有辆车在等着我,我马上要回埃克参顿。”“多么意外的幸运呀!”艾密莉说,、“侦探,你允许我搭你的车吗?”侦探毫无表情地说,他乐意让她搭车。“查尔斯,你去拿我的在箱来,已经拉好了。”查尔斯立刻去了。“策列福西斯小姐,在这里碰到你,令人大吃一惊。”拿尔拉柯特侦探说。“我对你说过‘再去’嘛!”“我当时没留心会在这再会。”“你绝对不会再看不到我的。”艾密莉坦率地说,“拿尔拉柯特侦探,你错了,吉姆不会你要追捕的人。”“什么!”“还有!”艾密莉说,峨相信你在心底是同意我的。”“小姐,为什么你要这么想?”“你在杜克先生屋里干什么?”艾密莉外锋相对地反问道。、拿尔拉柯特显得尴尬,而她却揪住不放,“侦探,。你产生怀疑了——这就金你现在的情况——怀疑。你本来认为你抓对了人,而现在觉得不那么有把握了,因此在做些调查。好呀,我有些情况告诉你,可能对你有好处,待回埃克参顿的路上再说。”路面传来跑步声。罗尼-加菲尔德气喘吁吁地跑来,自愧有罪地说:“哎,策列福西斯小姐,下午散散步怎么样?我姑姑午睡了。”“不行呀,”艾密莉说,“我要走啦,到艾息特去。”“什么,真的,永远走啦?”“啊,不,明天再回来。”“哦,这还差不多!”艾密莉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交给他说,“请把这个交给你姑姑,是咖啡饭的制作配方。告诉她,事情很凑巧,那个厨师今天要走了,其他的仆人也要走了,千万记得告诉她,她一定很高兴!”远远传来发怒的尖叫声:“罗尼、罗尼、罗尼。”“那是我姑姑!”罗尼惊慌失错地说,“我得走了。”“我看你最好走罢,”艾密莉说,“喂!你的右脸颊有青油漆!”她在后面大叫道。而罗尼-加菲尔德已走进姑姑的大门,消失了。“我的男朋友拿衣篇来了,”艾密莉说“来呀,侦探,在车里我详细告诉你。”——克里斯蒂小说专区扫校

两天以后,艾密莉一早从西塔福特来到了拿尔拉柯特侦探的办公室。拿尔拉尔柯特打量着她,他心里暗暗佩服艾密莉的勇气、决心和那种坚定的乐观精神,她是个战士,而拿尔拉柯特钦佩的就是战士。可是她对吉姆-皮尔逊好得太过分了,这个小伙子在这极谋杀案中完全充当了笨蛋的角色。“旅客登记簿上的记载是事实,”他说,“因此,警察就抓了他。这个人是否真的清白这倒不在乎,关键是有足够的证据就能判他的罪。策列福西斯小姐,我们所要的是有罪的人。”“你是不是确认吉姆有罪?拿尔拉柯特侦探?”“对不起,小姐,这个问题无可奉告。只能这么说——我们正在仔细审查的不仅是他一个人。”“你的意思是指他的弟弟白里安?”“一个不得人心的人。白里安-皮尔逊拒绝提供他个人的情况。不过据我看……”拿尔拉柯特脸上显出了那种冷漠的德文郡的笑容,“我看可以对他的情况做些猜测,若猜对了,半个小时后真象就大白了。还有一位女士的丈夫德分先生……”“你见过他?”艾密莉探问。拿尔拉柯特望着那张活泼、生动的脸庞,感到很轻松,他收起了官场上的警惕,背靠着椅子,重述起他和德令先生的会见。“那是我发的电报。”拿尔拉柯特从肘下的一个文件夹里抽出一本无线电报抄本,那是他刚发给罗森克劳恩的。“这是回电。”他又递过一张电报纸。艾密莉念着电报:“拿尔拉村特艾息特德莱达尔路二号德令先生所说属实,整个星期五下午我们都在一起。罗森克劳恩”“畸!讨厌。”艾密莉选择了一个较温和的词,她知道警察容易冲动。“啊,”拿尔拉柯特沉思地说,“令人讨厌,是不是?”他那冷漠的德文郡的笑容又浮现了。“我是个多疑的人,小姐。德令先生的理由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我认为只做完全对自己有利的事很令人遗憾。于是,我又发了一份电报。”他又把两张纸递给她。第一张上写着:需要关于策列维里安上尉被谋杀的情报,你支持马丁-德令先生星期五下午的托词吗?艾息特,警察分所拿尔拉柯特侦探。回电的口气焦虑不安,甚至毫不吝啬发报费——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个犯罪案件,星期五没有见到过马丁-德令先生。上次出于友情我才支持了他的陈述,我认为那天他妻子要他去等候离婚诉讼。“哎呀呀!”艾密莉说,“你真聪明,侦探。”拿尔拉柯特一向自认为很聪明,他满意而轻松地微微笑了。“男人们总是多么互相忠诚呀!”艾密莉看着电报继续说,“所以能找到一个可以依赖的男人,多么可贵。不过,在某些方面,我认为男人们又都是走兽。”她信服地对侦探微笑着。“喂,这些都很机密,策列福西斯小姐。”侦探提醒她,“我让你知道得太多了。”“你真使人敬爱,”艾密莉说,“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好了,记着,”侦探告诫说:“不要对任何人说。”“你的意思是说不要告诉查尔斯-安德比先生?”“记者终归是记者,”拿尔拉柯特说,“不论他驯服到什么程度,小姐——嗯,新闻终归是新闻呀,是不是?”“我绝不告诉他,”艾密莉说,“我认为我已封住了他的嘴,但正如你说的,新闻记者终归是新闻记者。”“永远不透露多余的情报,这是我的信条。”拿尔拉柯特说。一丝欣喜在艾密莉的眼中一闪而过,她暗暗好笑,在刚才后半个小时的谈话中,拿尔拉柯特已大大地违反了自己的信条。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与现在没什么联系但弄清它会有好处的。“拿尔拉柯特侦探,”她说,“杜克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杜克?”她觉得侦探被这突然一问惊了一下。“你记得吧?”艾密莉说,“那天在西诺福特,你从他屋里出来正遇上我们。”“啊,对,对。记起来了,老实对你说,策列福西斯小姐,那天我是想去听一听杜克先生对转桌降神一事的叙述,要知道,布尔纳比少校不是第一流的讲述者。”“然而,”艾密莉沉思地说,“假如我是你,我就去找莱克罗夫特那样的人,为什么要去找杜克先生?”两人沉默了一阵,拿尔拉柯特说;“只是对人的看法不同罢了。”“警察了解社党先生吗?我怀疑。”拿尔拉柯特没出声,他双眼只盯着吸墨纸。“过着无可指责的生活,”艾密莉说,“这似乎是杜克先生极好的写照。也许,他并不仅仅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吧?你们对此有所了解?”她看出拿尔拉柯特在收敛自己的微笑,他的脸皮在微微抖动着。“你喜欢猜测,是不是?策列相西斯小姐。”他亲切地说。“当别人不把事情告诉你时,你就得猜测呀!”艾密莉以牙还牙地说。“如果一个人象你所说的那样;正过着无可指责的生活,”拿尔拉柯特说,领且他认为重提往事是令人讨厌和不便的时候,警察应该尊重他们的意见,我不打算干涉他人的秘密。”“我明白了,”艾密莉说,“不过你仍然去找了他,是不是?你似乎曾认为他可能插手了这件事。我但愿……但愿我能了解社克先生的为人,了解他从前沉迷于犯罪学的分科是什么?”她恳求地望着拿尔拉柯特,但后者的脸上毫无表情,艾密莉知道不能再期望他说什么了,她叹了口气就告辞了。艾密莉离开后,拿尔拉柯特仍旧坐在那里,直盯着那个吸墨纸,他的唇边留着笑痕。他按响了铃,一个下底走了进来。“搞清楚了吗?”拿尔拉柯特问。“完全清楚了,先生。不是普林斯顿的达奇,而是双桥的旅店。”“噢!”拿尔拉柯特接过他递过来的文件。“好,这么处理好。星期五你跟踪了那个年轻的家伙吗?”“他坐最后一班火车到了埃克参顿,但还没发现他离开伦敦的时间,现在正在查询。”拿尔拉柯特点点头。“这里有一张斯迈尔特教堂的登记表,先生。”拿尔拉柯特打开一看,那是威廉-马丁-德令和玛瑟-伊丽莎白一八九四年的结婚登记记录——“嗯”,侦探问,“还有别的吗?”“有,先生,白里安-皮尔逊是从澳大利亚坐一艘有蓝色烟囱的船‘菲力迪亚号’来的。这条船曾在南非开普敦港靠岸,船上的旅客中没有名叫威尔里特的,也没有什么从南非来的母女俩,只有从墨尔本来的伊万斯太太和伊万斯小姐,还有约翰逊太太和约翰逊小姐,据描述,后者与威尔里斯一家相似。”“哼,”拿尔拉柯特说,“约翰逊——可能真名既不叫约翰逊,也不叫威尔里特,我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还有别的情报吗?”“没别的了”“好,”拿尔拉柯特说,“看来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克里斯蒂小说专区扫校

两天以后,艾密莉一早从西塔福特来到了拿尔拉柯特侦探的办公室。拿尔拉尔柯特打量着她,他心里暗暗佩服艾密莉的勇气、决心和那种坚定的乐观精神,她是个战士,而拿尔拉柯特钦佩的就是战士。可是她对吉姆·皮尔逊好得太过分了,这个小伙子在这极谋杀案中完全充当了笨蛋的角色。“旅客登记簿上的记载是事实,”他说,“因此,警察就抓了他。这个人是否真的清白这倒不在乎,关键是有足够的证据就能判他的罪。策列福西斯小姐,我们所要的是有罪的人。”“你是不是确认吉姆有罪?拿尔拉柯特侦探?”“对不起,小姐,这个问题无可奉告。只能这么说——我们正在仔细审查的不仅是他一个人。”“你的意思是指他的弟弟白里安?”“一个不得人心的人。白里安·皮尔逊拒绝提供他个人的情况。不过据我看……”拿尔拉柯特脸上显出了那种冷漠的德文郡的笑容,“我看可以对他的情况做些猜测,若猜对了,半个小时后真象就大白了。还有一位女士的丈夫德分先生……”“你见过他?”艾密莉探问。拿尔拉柯特望着那张活泼、生动的脸庞,感到很轻松,他收起了官场上的警惕,背靠着椅子,重述起他和德令先生的会见。“那是我发的电报。”拿尔拉柯特从肘下的一个文件夹里抽出一本无线电报抄本,那是他刚发给罗森克劳恩的。“这是回电。”他又递过一张电报纸。艾密莉念着电报:“拿尔拉村特艾息特德莱达尔路二号德令先生所说属实,整个星期五下午我们都在一起。罗森克劳恩”“畸!讨厌。”艾密莉选择了一个较温和的词,她知道警察容易冲动。“啊,”拿尔拉柯特沉思地说,“令人讨厌,是不是?”他那冷漠的德文郡的笑容又浮现了。“我是个多疑的人,小姐。德令先生的理由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我认为只做完全对自己有利的事很令人遗憾。于是,我又发了一份电报。”他又把两张纸递给她。第一张上写着:需要关于策列维里安上尉被谋杀的情报,你支持马丁·德令先生星期五下午的托词吗?艾息特,警察分所拿尔拉柯特侦探。回电的口气焦虑不安,甚至毫不吝啬发报费——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个犯罪案件,星期五没有见到过马丁·德令先生。上次出于友情我才支持了他的陈述,我认为那天他妻子要他去等候离婚诉讼。“哎呀呀!”艾密莉说,“你真聪明,侦探。”拿尔拉柯特一向自认为很聪明,他满意而轻松地微微笑了。“男人们总是多么互相忠诚呀!”艾密莉看着电报继续说,“所以能找到一个可以依赖的男人,多么可贵。不过,在某些方面,我认为男人们又都是走兽。”她信服地对侦探微笑着。“喂,这些都很机密,策列福西斯小姐。”侦探提醒她,“我让你知道得太多了。”“你真使人敬爱,”艾密莉说,“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好了,记着,”侦探告诫说:“不要对任何人说。”“你的意思是说不要告诉查尔斯·安德比先生?”“记者终归是记者,”拿尔拉柯特说,“不论他驯服到什么程度,小姐——嗯,新闻终归是新闻呀,是不是?”“我绝不告诉他,”艾密莉说,“我认为我已封住了他的嘴,但正如你说的,新闻记者终归是新闻记者。”“永远不透露多余的情报,这是我的信条。”拿尔拉柯特说。一丝欣喜在艾密莉的眼中一闪而过,她暗暗好笑,在刚才后半个小时的谈话中,拿尔拉柯特已大大地违反了自己的信条。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与现在没什么联系但弄清它会有好处的。“拿尔拉柯特侦探,”她说,“杜克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杜克?”她觉得侦探被这突然一问惊了一下。“你记得吧?”艾密莉说,“那天在西诺福特,你从他屋里出来正遇上我们。”“啊,对,对。记起来了,老实对你说,策列福西斯小姐,那天我是想去听一听杜克先生对转桌降神一事的叙述,要知道,布尔纳比少校不是第一流的讲述者。”“然而,”艾密莉沉思地说,“假如我是你,我就去找莱克罗夫特那样的人,为什么要去找杜克先生?”两人沉默了一阵,拿尔拉柯特说:“只是对人的看法不同罢了。”“警察了解社党先生吗?我怀疑。”拿尔拉柯特没出声,他双眼只盯着吸墨纸。“过着无可指责的生活,”艾密莉说,“这似乎是杜克先生极好的写照。也许,他并不仅仅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吧?你们对此有所了解?”99csw.com她看出拿尔拉柯特在收敛自己的微笑,他的脸皮在微微抖动着。“你喜欢猜测,是不是?策列相西斯小姐。”他亲切地说。“当别人不把事情告诉你时,你就得猜测呀!”艾密莉以牙还牙地说。“如果一个人象你所说的那样;正过着无可指责的生活,”拿尔拉柯特说,“况且他认为重提往事是令人讨厌和不便的时候,警察应该尊重他们的意见,我不打算干涉他人的秘密。”“我明白了,”艾密莉说,“不过你仍然去找了他,是不是?你似乎曾认为他可能插手了这件事。我但愿……但愿我能了解社克先生的为人,了解他从前沉迷于犯罪学的分科是什么?”她恳求地望着拿尔拉柯特,但后者的脸上毫无表情,艾密莉知道不能再期望他说什么了,她叹了口气就告辞了。艾密莉离开后,拿尔拉柯特仍旧坐在那里,直盯着那个吸墨纸,他的唇边留着笑痕。他按响了铃,一个下底走了进来。“搞清楚了吗?”拿尔拉柯特问。“完全清楚了,先生。不是普林斯顿的达奇,而是双桥的旅店。”“噢!”拿尔拉柯特接过他递过来的文件。“好,这么处理好。星期五你跟踪了那个年轻的家伙吗?”“他坐最后一班火车到了埃克参顿,但还没发现他离开伦敦的时间,现在正在查询。”拿尔拉柯特点点头。“这里有一张斯迈尔特教堂的登记表,先生。”拿尔拉柯特打开一看,那是威廉·马丁·德令和玛瑟·伊丽莎白一八九四年的结婚登记记录。——“嗯”,侦探问,“还有别的吗?”“有,先生,白里安·皮尔逊是从澳大利亚坐一艘有蓝色烟囱的船‘菲力迪亚号’来的。这条船曾在南非开普敦港靠岸,船上的旅客中没有名叫威尔里特的,也没有什么从南非来的母女俩,只有从墨尔本来的伊万斯太太和伊万斯小姐,还有约翰逊太太和约翰逊小姐,据描述,后者与威尔里斯一家相似。”“哼,”拿尔拉柯特说,“约翰逊——可能真名既不叫约翰逊,也不叫威尔里特,我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还有别的情报吗?”“没别的了”“好,”拿尔拉柯特说,“看来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

上一篇: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两点半,艾密莉访问了华伦医生,由于她相貌动人,头脑清晰,提的问题直率而要点明确,很快就赢得了华伦医生的好感。“不错,策列福西斯小姐,我完
  • 忏悔
    忏悔
    初冬,阳光从遥远的东方天宇上走来,携带的永远是温暖与祥和,沐浴在其中,顿感浑身暖融融的,这时的舒服无与伦比。你看,那些经历了寒夜的牛羊正
  •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他找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城管。 新的工作环境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激情,立志要把所在的城市焕然一新。他每天总是在天空刚刚泛红的时候起床,把自己打
  • 萤火蛙声
    萤火蛙声
    “爷爷,青蛙叫个不停吵死了,我睡不着”夏夜一张竹床朝向田野,成片水田匿藏着成群蛙声,让黑暗笼罩的田野如此热闹。“爷爷,这些屁股亮一闪一闪
  •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一九○○年十二月31日,从云南返抵横滨的孙中山同志住进了尤列在横滨的租屋处。尤列在香岛被喻为四大寇之一,是个精神的有名的人。当然,与同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