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夜间奇遇,克里斯蒂
分类:小说中心

查尔斯对夜间去监视西诺福特寓所,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私下一直认为这可能是徒劳一场。艾密莉想象力一定是太丰富了,她把自己的主观臆想硬塞进偷听来的那几句话,而那不过可能是威尔里特太太过于疲倦祈祷黑夜的到来,才随口说出来的话。查尔斯向窗外望去,刺骨的寒风、阴霾的大雾,他不禁打起冷额来——夜间将要在空旷的斜坡上消磨时光,等待神秘莫测的事情发生。他想起艾密莉说“有个可靠的人”那句话时清脆温柔的声调,就把想呆在温暖的室内的念头强压了下去。她在指望着他,查尔斯呢,而她是不能依靠一个徒有虚表的人的。为什么不帮助这么个美貌而又孤弱的女郎?绝对不能!查尔斯把多余的内衣、两件套衫和外衣都穿上了,他一边穿一边想,如果艾密莉回来发现他没执行诺言,很可能会把他臭骂一顿,他可不愿弄得这么难堪,但是今晚如果能搞出些名堂,那又会怎样……。可是事情会在什么时间和怎样情景下发生呢?他必须立刻就去,无论怎样,这未知的事情只能发生在西塔福特寓所。“她就是干这种事的人,”查尔斯自怨自艾地说,“自己轻快地溜到艾息特去了,却把我留下来干这苦差事。”这时他又一次想起艾密莉那信赖的口吻,刚涌上来的埋怨又消失了。他分身术似地把自己装扮好后,就悄然无声地溜出门去了。夜间的寒冷比他想象的要恶劣得多,艾密莉知道有人为了她决要冻僵了吗?但愿她能知道。他一只手轻轻地伸进口袋,摆弄着藏在里面的酒瓶低声说:“这是男子汉最好的‘朋友’,寒夜里当然少不了啦。”他悄悄地钻进西培福特寓所的庭院,威尔里特家没养狗,因此用不着担心。园丁的小屋里亮着一盏小灯,里面有人,惊动不得。除了二楼的一个窗口透出一丝灯光,整个寓所漆黑一团。“屋里只有两个妇女,”查尔斯心想,“我用不着害怕。其实还真有些毛骨悚然。”查尔斯揣摸着艾密莉偷听来的那句话——“今晚怎么过呢?”到底是什么意思。“天晓得,”他自言自语,“她们今晚是否真要行动。嗨,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小查尔斯都要坚守在这里。”他谨慎地围绕着离所走了一圈,灰波漾的夜雾隐蔽了他的身影,他不必担心会被人发现。寓所外的门都上了锁,他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几个小时消逝后,他拿出酒瓶小心地喝了一口,他说:“这么冷的味道我还从未尝过,爹爹,你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是怎么过来的?难道还会比现在更冷?”他看了看手表,不禁吃了一惊,才仅仅十一点四十分钟,他原以为快天亮了。突然,一个意外的声响传来,查尔斯兴奋地竖起耳朵。那是从屋子里传出的轻轻拔动门闩的声音,查尔斯逐个穿过树丛悄悄地跑了过去,啊!他猜测对了,那个小边门慢慢打开,一个黑影站在门口,紧张而急切地向外探察。“这人不是威尔里特太太,就是威尔里特小姐,”查尔斯想,“我看一定是那个美丽的怀阿里特。”一、两分钟后,黑影走了出来并把门掩上,随后朝对面的车道走去,这条通道通向寓所后背,经过一小块树苗圃。可以走到开阔的荒野。黑影从隐藏着查尔斯的树丛旁绕过,查尔新又猜对了,那个女人果然是怀阿里特·威尔里特小姐,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外衣,戴着一项贝雷帽。她往前走,查尔斯尽力跟在后面,一他并不怕被人看见,但他担心她会听见脚步声。由于不想惊动怀阿里特,他走得很轻,不到两分钟就被抛在后面了。他唯恐失去目标,就急忙越过树苗圃,这时,他又看见她站在那道矮围墙的门边,依门张望。一查尔斯壮着胆子慢慢地爬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怀阿里特打亮一支袖珍手电,照了照手表,然后又斜靠着大门耐心地等待着z突然,查尔斯听到低低的口哨声,连响了两次……只见她警觉起来,紧紧地靠着大门,也轻轻地吹了两声日帕、一个男子的身影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她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一扇门。http://www99cswcom那个男人走了进去,她急促地说着话,但声音很低。无法听得清楚。卡喳,查尔斯踩断了一根树枝。那个男子急促地转过身来。“什么?”他问道。他看见了查尔斯正在往后缩的身影。“哦,别走!你在干什么?”他冲了过去,查尔斯一转身也灵巧地向他扑来,两人浪打在一起。那个黑影的格斗能力远比查尔斯强悍得多。不一会,他站起来把“俘虏”猛力一推&“亮电筒,怀阿里特。让我们看看这家伙是谁。”怀阿里特在他们扭打时,一直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此时她乖乖地打着电筒走上来。“你一定是住在这个村里的人,啊l你是那个记者。”怀阿里特惊叫起来。“嗯?是记者?”那个男子大声地说,“我顶讨厌这种惹是生非的人,你来这干什么?可恶的家伙,这么晚了闯进私人的院子来干什么?”www99csw.com电筒在怀阿里特手中闪烁着,查尔斯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几分钟前他把那人当成逃犯的猜想消除了。这是一位不超过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个头高大,漂亮而果断,丝毫不象被搜捕的逃犯。“喂,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道。“查尔斯·安德比。”查尔斯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去你的!”一个灵感突然出现在查尔斯的脑子里。灵感曾不止一次地成全地,虽然有时不大成功,但他总是相信它。“可是,我想我能猜得出来。”查尔斯镇定地说。“呃?”那个人感到意外。“我认为,”查尔斯说,“我正在荣幸地和从澳大利亚来的白里安·皮尔逊先生谈话,对吗?”三个人都陷于难堪的、良久的沉默。突然,形势急转直下了。“你究竟怎么知道的。我真没想到。”那人最后说,“你讲对了,我是白里安·皮尔逊。”“既然这样,”查尔斯说,“我看我们还是进屋里谈谈吧!”

查尔斯对夜间去监视西诺福特寓所,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私下一直认为这可能是徒劳一场。艾密莉想象力一定是太丰富了,她把自己的主观臆想硬塞进偷听来的那几句话,而那不过可能是威尔里特太太过于疲倦祈祷黑夜的到来,才随口说出来的话。查尔斯向窗外望去,刺骨的寒风、阴霾的大雾,他不禁打起冷额来——夜间将要在空旷的斜坡上消磨时光,等待神秘莫测的事情发生。他想起艾密莉说“有个可靠的人”那句话时清脆温柔的声调,就把想呆在温暖的室内的念头强压了下去。她在指望着他,查尔斯呢,而她是不能依靠一个徒有虚表的人的。为什么不帮助这么个美貌而又孤弱的女郎?绝对不能!查尔斯把多余的内衣、两件套衫和外衣都穿上了,他一边穿一边想,如果艾密莉回来发现他没执行诺言,很可能会把他臭骂一顿,他可不愿弄得这么难堪,但是今晚如果能搞出些;名堂,那又会怎样……。可是事情会在什么时间和怎样情景下发生呢?他必须立刻就去,无论怎样,这未知的事情只能发生在西塔福特寓所。“她就是干这种事的人,”查尔斯自怨自艾地说,“自己轻快地溜到艾息特去了,却把我留下来干这苦差事。”这时他又一次想起艾密莉那信赖的口吻,刚涌上来的埋怨又消失了。他分身术似地把自己装扮好后,就悄然无声地溜出门去了。夜间的寒冷比他想象的要恶劣得多,艾密莉知道有人为了她决要冻僵了吗?但愿她能知道。他一只手轻轻地伸进口袋,摆弄着藏在里面的酒瓶低声说:“这是男子汉最好的‘朋友’,寒夜里当然少不了啦。”他悄悄地钻进西培福特寓所的庭院,威尔里特家没养狗,因此用不着担心。园丁的小屋里亮着一盏小灯,里面有人,惊动不得。除了二楼的一个窗口透出一丝灯光,整个寓所漆黑一团。“屋里只有两个妇女,”查尔斯心想,“我用不着害怕。其实还真有些毛骨悚然。”查尔斯揣摸着艾密莉偷听来的那句话——“今晚怎么过呢?”到底是什么意思。“天晓得,”他自言自语,“她们今晚是否真要行动。嗨,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小查尔斯都要坚守在这里。”他谨慎地围绕着离所走了一圈,灰波漾的夜雾隐蔽了他的身影,他不必担心会被人发现。寓所外的门都上了锁,他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几个小时消逝后,他拿出酒瓶小心地喝了一口,他说:“这么冷的味道我还从未尝过,爹爹,你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是怎么过来的?难道还会比现在更冷?”他看了看手表,不禁吃了一惊,才仅仅十一点四十分钟,他原以为快天亮了。突然,一个意外的声响传来,查尔斯兴奋地竖起耳朵。那是从屋子里传出的轻轻拔动门闩的声音,查尔斯逐个穿过树丛悄悄地跑了过去,啊!他猜测对了,那个小边门慢慢打开,一个黑影站在门口,紧张而急切地向外探察。“这人不是威尔里特太太,就是威尔里特小姐,”查尔斯想,“我看一定是那个美丽的怀阿里特。”一、两分钟后,黑影走了出来并把门掩上,随后朝对面的车道走去,这条通道通向寓所后背,经过一小块树苗圃。可以走到开阔的荒野。黑影从隐藏着查尔斯的树丛旁绕过,查尔新又猜对了,那个女人果然是怀阿里特-威尔里特小姐,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外衣,戴着一项贝雷帽。她往前走,查尔斯尽力跟在后面,一他并不怕被人看见,但他担心她会听见脚步声。由于不想惊动怀阿里特,他走得很轻,不到两分钟就被抛在后面了。他唯恐失去目标,就急忙越过树苗圃,这时,他又看见她站在那道矮围墙的门边,依门张望。一查尔斯壮着胆子慢慢地爬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怀阿里特打亮一支袖珍手电,照了照手表,然后又斜靠着大门耐心地等待着z突然,查尔斯听到低低的口哨声,连响了两次……只见她警觉起来,紧紧地靠着大门,也轻轻地吹了两声日帕、一个男子的身影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她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一扇门。那个男人走了进去,她急促地说着话,但声音很低。无法听得清楚。卡喳,查尔斯踩断了一根树枝。那个男子急促地转过身来。“什么?”他问道。他看见了查尔斯正在往后缩的身影。“哦,别走!你在干什么?”他冲了过去,查尔斯一转身也灵巧地向他扑来,两人浪打在一起。那个黑影的格斗能力远比查尔斯强悍得多。不一会,他站起来把“俘虏”猛力一推&“亮电筒,怀阿里特。让我们看看这家伙是谁。”怀阿里特在他们扭打时,一直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此时她乖乖地打着电筒走上来。“你一定是住在这个村里的人,啊l你是那个记者。”怀阿里特惊叫起来。“嗯?是记者?”那个男子大声地说,“我顶讨厌这种惹是生非的人,你来这干什么?可恶的家伙,这么晚了闯进私人的院子来干什么?”电筒在怀阿里特手中闪烁着,查尔斯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几分钟前他把那人当成逃犯的猜想消除了。这是一位不超过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个头高大,漂亮而果断,丝毫不象被搜捕的逃犯。“喂,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道。“查尔斯-安德比。”查尔斯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去你的!”一个灵感突然出现在查尔斯的脑子里。灵感曾不止一次地成全地,虽然有时不大成功,但他总是相信它。“可是,我想我能猜得出来。”查尔斯镇定地说。“呃?”那个人感到意外。“我认为,”查尔斯说,“我正在荣幸地和从澳大利亚来的白里安-皮尔逊先生谈话,对吗?”三个人都陷于难堪的、良久的沉默。突然,形势急转直下了。“你究竟怎么知道的。我真没想到。”那人最后说,“你讲对了,我是白里安-皮尔逊。”“既然这样,”查尔斯说,“我看我们还是进屋里谈谈吧!”——克里斯蒂小说专区扫校

在查尔斯和艾密莉去探望布尔纳比少校的同时,拿尔拉柯特侦探正在西塔福特寓所的客厅里坐着,他想得到对威尔里特太太的正确看法。由于冰雪封路,直到今天早晨,他才能够来会见她。他似乎不知道他想要获得什么,而他确实什么也没得到,因为左右谈话局面的是威尔里特太太,而不是他。思路清晰而又精明能干的拿尔拉柯特,一进屋就见到一个高大的妇女,面容清瘦,目光锐利,穿着一件相当考究的,显然在乡下是不适宜的丝织罩衫,还有昂贵的薄丝袜子,特种皮革的高跟鞋,戴着几只贵重的戒指和一串质地很好,价格高昂的人造宝石。“你是侦探拿尔拉柯特吗?”威尔里特太太连间带说,“当然,你应该到这寓所来,多么可怕的悲剧呀!我简直不敢相信呢!今早上我们才听说的,快把我吓死了。你怎么不坐?侦探,这是我的女儿怀阿里特。”他几乎没有注意跟在她后面进来的那个女孩,她确实漂亮,高个子,白皮肤,长着一对蓝色的大眼睛。威尔里特太太自己先坐了下来。“我能在哪方面帮你的忙呢?侦探,我对策列维里安了解不多,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侦探慢慢地说:“谢谢你,夫人。当然啰,谁都说不准什么有用,什么没有用。”“我完全理解,在这屋子里可能有什么东西是这个悲剧的线索。不过,我对此很怀疑,策列维里安上尉把他的东西都搬走了。我的天,他甚至怕我损害他的约竿。”她有所节制地大笑。“你以前不认识他吧?”“你指的是我租房之前吗?啊,不认识。我来后,曾几次请他到这里来,但他总不赏光,这个可怜虫,非常害羞,他的毛病就是害羞,象他那样的人,我知道的有十来个呢,人们称他们为‘忌恨妇女者’,要是我能打通他,”威尔里特太太坚决地说:“我很快就能消除这类胡言,让他们见鬼去。”拿尔拉柯特开始注意策列维里安上尉对他的房客所抱的强烈的防备态度。威尔里特太太继续说:“我们两人都邀请过他,是吗?怀阿里特!”“呵,是的,妈妈。”“一位真正的纯朴的水手,”威尔里特太太说,“拿尔拉柯特侦探,凡女人都是喜欢水手的。”拿尔拉柯特侦探觉得会晤至此,一直都是威尔里特太太左右着场面,他这才领教这位极其聪明的女人,她表面看来清白,但另一方面又可能并不如此。“我急于要知道的要害问题是……”他说到这里就突然停止了。“是什么,侦探?”“布尔纳比少校发现尸体,是由于在这屋子里发生的一件事而引起的,这点你是不可否认的。”“你是指……”“我指的是转桌降神!”他猛一转头,发现从姑娘那边传来轻微的吟声。“可怜的怀阿里特。”她母亲说,“她太烦乱了—一那时,大家都确实心烦呀工真没法理解,我并不迷信,但这实在是不能理解的事。”http://www.99cswcom“当时确实发生这事吗?”威尔里特太太睁大眼睛说:“先生?当然发生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是个玩笑——既庸俗无聊,又冷酷无情的玩笑。我怀疑是罗尼·加菲尔德那个子干的好事……”“哎,不是的,妈妈,我相信他没有干,他也赌咒说他没有干。”“怀阿里特,我只是说我当时的想法。当时谁不认为是玩笑?”“奇怪!”侦探缓慢地说:“威尔里特太太,你当时很不安吗?”“直到事情发生,我们个个都感到心烦意乱。嗨,当时不过是轻松愉快的胡闹,你知道这种事情在寒冬之夜是最好的娱乐。可是,突然弄出这个来,我很生气。”“生气?”“怎么样,生气是自然的啰,我认为有人蓄意开玩笑。”“那现在呢?”“现在?”“对,你现在怎么想的呢!”威尔里特太太摊开两手表白自己,“我不知道怎么样想,这……这是不可思议的。”“你呢?怀阿里特小姐。”“我?”姑娘吃了一惊。“我……俄不知道,我永远难忘它,作梦都想起它,太可怕了,我再不敢玩转桌降神了。”威尔里特太太说,“莱克罗夫特先生倒说那是真的,他相信这种事,其实,我自己有些相信,如果不是神带来的真实信息,那还有别的什么解释吗?”侦探摇摇头,“转桌降神”之事已冲淡了他要谈的话。干是,他随便找一些话题:“威尔里特太太,冬天在这里你们不觉得索然无聊吗?”www99cswcom“哦,我们喜欢这地方,换换环境嘛,你知道,我们是南非人。”她的语调轻松平淡。“真的?南非哪个地方?”“唔,开普。怀阿里特以前从未在英国住过,她被这地方陶醉,她觉得雪最有诗意。这间房屋也挺舒适。”“为什么你们要到这个地方来呢?”“我们看了许多关于德文郡,尤其关于达尔德摩尔的书。我们在回来的船上,都在看这种书,讲的是威德柯姆的集市。我早就梦想看看达尔德摩尔了。”“为什么你们选定埃克参顿呢?它并不是很有名的小城镇。”“嗯,我刚才说过我们那时所读约书,并且在船上有一男孩谈到埃克参顿……他对这市镇热心极了。”“他叫什么名字?”侦探问,“他是哪个地方的人呢?”“嗯,他的名字吗?我看……克伦,不是……他叫史密斯·…·我多蠢呀,确实记不起了。侦探,乘船吗,对人那能了解得这么清楚,萍水相逢,上岸一星期后,你肯定会忘了人家的名字。”她放声大笑,“但他却是这么好的男孩——不很漂亮,红头发,笑容可掬。”侦探微微笑着说:“由于他的推荐,你就在这些地方租了一间房屋,是不是?”“是呵!难道我们发疯了吗?”“狡猾!”拿尔拉柯特想,“非常狡猾。”他开始掌握了威尔里特的思维方式,她总是以攻为守。“这样,你就写信给房屋经纪人询问房子?”“对!他们写信特别推荐西诺福特寓所,恰好也正合我们的心意。”侦探大笑着说:“每年的这个时候,这地方就不合我的胃口。”威尔里特太太机灵地说:“假若我们住在英国,也肯定不合我们的胃口。”侦探站起来问:“你怎么会知道埃克参领房屋经纪人的名字,并给他写信呢?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难题。”*出现了冷场,这是谈话以来第一次沉默。他从威尔里特太太的眼睛,看到了隐约的为难,甚至是愤怒。他已揪住使她难堪的问题。她转脸对她的女儿说:“我们是怎么知道的?怀阿里特,我不记得了。”女儿流露出另一种眼神,她显得慌乱。“呀,当然的,”威尔里特太太说,“是那个迪尔佛里斯,他们的情报局,对了,我经常到那里问七间八,打听谁是这里最好的经纪人,他们就告诉了我。”“思路敏捷?”侦探暗自想,“确实敏捷,但还不够老练,这下我难到你了。”他粗略地审视了这屋子,没有文件,没有上锁的抽屉或橱相。威尔里特太太陪着他愉快地谈话,池彬彬有礼地向她道谢。当地离开时,他对姑娘投去一瞥,在她脸上他看到了一瞬间的恐惧。威尔里特太太还在讲话:“哎呀,我们碰到了一个极度麻烦的家庭问题。侦探,仆人们忍受不了乡村生活,所有的仆人都想离开。谋杀案的消息似乎不能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办?男仆可能适应这种情况。这就是艾息特职业登记处所提的建议。”侦探无意回答,他根本不听她滔滔不绝的言辞。他正在考虑使他感到惊讶的那位姑娘的脸部表情;威尔里特太太是狡黠的,但还不够十分老成,假若威尔里特一家与策列维里安的死毫无关系的话,为什么怀阿里特害怕呢?在他实际上已跨出前门的门槛时,他转身回来,突施最后一箭:“喂,你们认识皮尔逊那个小伙子,是吗?”这一冷箭,她们确实无言以对。死一般的沉默大约持续了五秒钟之久。威尔里特太大才说:“皮尔逊?我不……”她的话被屋里的一声奇怪的叹气打断了,接着传来人跌倒的声音,侦探一个箭步跨进房里。怀阿里特昏倒了。“可怜的孩子,”威尔里特太太大声叫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转桌降神,加上谋杀案。她太脆弱了。谢谢你,侦探,呀,放她上沙发去,请你按铃,不了,没你的事了,谢谢你。”侦探走下车道,嘴唇坚决地抿成一条线。他知道吉姆·皮尔逊已与在伦敦见到的漂亮姑娘订了婚。可为什么怀阿里特·威尔里特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昏倒呢?吉姆·皮尔逊与威尔里特一家有何关系呢?当他走到前门时,他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小本子,记下策列维里安家建造的六间小平房的住户名字,每个名字附上几行字,侦探拿尔拉柯特用粗短的食指指第六号平房,自言自语道:“对,下一个我最好是找他。”他急速地走下巷子,强有力地敲打杜克先生的第六号平房的门环。

艾密莉回来吃早餐时,查尔斯正等着她。由于逃犯的干扰,克尔提斯太太仍在提心吊胆地关注着这方面的消息。“两年前也跑掉一个,”她说,“抓了三天,才抓到。他都逃到英列吞汉普斯塔附近啦。”“你看他会不会逃到这儿来?”查尔斯问。“对这个问题,本地人的传统观念,即持否定态度。”“他们从不向这儿逃。因为走出禁猎区后,这一带全是光秃秃的高语地,只有孤零零的几座小城镇。他们一般都是向普莱茅斯逃跑,可是,往往还未逃到那里,就波逮住了。”“安尔小山有个岩洞,是极好的藏身之地。”艾密莉说。“不错,小姐。那里有个藏身之地,叫做彼克息斯洞,在两块巨石之间只有狭窄的小口,但进里面就宽阔了。传说查尔斯国王有个士兵曾在里面躲了两个星期,农场有个女侍送食物给他。”“我想去看看这个彼克息斯洞。”查尔斯说。“那非常难找呀,先生。夏天许多来郊游搞野炊的团体,找了整个下午都找不到,要是你真的找到了,你一定要留个别针在那儿,以示吉祥。”早餐过后,他和艾密莉到小花园溜达。查尔斯说。“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普林斯顿走一趟,一个人一旦走运,就有一大串惊奇的好事,看看我现在的情况,以一个普遍的足球赛为机运,说不定到了那里无意中碰见一个逃犯和一个凶手,该多美呀!”“布尔纳比少校的平房拍摄得怎样了?”查尔斯仰面朝天,说:“嗯!唉,天气不好呀,因为这个缘故,看来我不得不久久地赖在西塔福特了,现在又雾霭沉沉的。哦!请你不要见怪,我已发了一篇采访你的文章。”“呵,好啊。”艾密确淡淡地说,“在你的笔下我都讲了些什么话。”“只是一般人们爱听的事。”安德比先生说,、大意说,我们的特派代表采访了吉姆·皮尔逊的未婚妻,艾密莉·策到福西斯小姐。99cswcom吉姆由于犯了杀害策列维里安上尉的罪行,已被警方逮捕……。接着说,我对你的印象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漂亮姑娘。”“谢谢你。”艾密莉说。“你刚才干什么去了?起得够早的。”艾密莉讲述她遇见莱克罗夫特先生的经过,她突然停止讲话,安德比随着她的视线望去,发觉有个脸色红润的青年,倚在大门边,道歉似地发出声音来引起他们注意。“喂!”青年人说,“真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没办法,我姑母派我来的。”“啊?”艾密莉和查尔斯都河疑式地表示:不知道他说些什么。“哎呀!”青年说,“我姑母是个鞑靼人,脾气相当暴燥。她说到做到,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当然,在这个时候来找你们是很不恰当的。但只要你们了解我姑母,只要你们去见他,只需几分钟,就会知道她的为人……”“你姑母就是帕斯荷斯小姐吧?”“对!”年轻人感到极大的宽慰,“你认识她吧?想必克尔提斯老妈子已对你说了,一定是喋喋不休吧?但她人不坏,真的,我姑母想见见你,所以叫我来请你、问候你,可能打扰你了——她是个病残的女人,根本不能外出。如果你不去,可以借口头痛或有其他事,省得一趟麻烦。”“不,我想去看看她。”艾密莉说,“我马上跟你去,安德比先生,你得去布尔纳比先生那里一趟。”“一定要去吗?”安德比低声说。“要去。”艾密莉坚决地说,她微微颔首打发他走后,就跟那位新朋友上路了。“大概你就是加菲尔德先生吧?”“对,我早该告诉你的。”“哦,这并不难猜。”“是她请你来,就再好不过了。”加菲尔德先生说,“不少姑娘总是天缘无校就冒犯了她,不过,你也知道许多老处女都是这样。”“加菲尔德先生,你不住在这里吧?”“不住。”罗尼·加菲尔德激愤地说:“你可曾见过这倒霉的地方吗?”他不禁为自己的出言不逊而哑然结舌……“到了。”加菲尔德推开大门,让艾密莉进去,他们沿着通向小屋的路到了面对花面的客厅,只见躺椅上躺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子,皱纹爬满了脸,鼻子尖得难以置信,至少艾密莉从未见过。她用一只肘艰难地支撑起身子。“你终于把她带来了。”她说,“亲爱的,你来看我这个老妇女,太难得了,如果你是伤残者,你就不难理解了。人总是要干预一切事物的,你不过问它,它就要过问你,你不要以为都是好奇心在作孽,其实并非如此!罗尼,你去添花园那儿的东西吧,两张柳条椅和一张长凳以及油漆都放在那儿了。”“好的,卡罗琳姑姑。”她的侄儿乖乖地去了。“请坐。”帕斯荷斯小姐说。艾密莉坐在指定的椅子上,说来奇怪,她对这位说话刻薄尖酸的中年病残者,很快产生了本能的爱怜和同情,好象跟她有什么亲缘关系似的。艾密莉暗自想:“这个人直言不讳,有个性。尽可能指挥一切人,就象我这样,仅仅因为先天长得好看,就试图以自己的个性去征服一切。”帕斯荷斯小姐说:“我知道你就是那个跟策列维里安的外甥订了婚的女子,你的事,我都听说了,现在我见到你本人,就完全理解你为什么上这里来了,祝你走运。”“谢谢你。”艾密莉说。“我恨娇弱的女性,我爱自强不息,咬牙苦干的人。”她注视着她,“也许你会因为我躺着不动而不禁怜悯吧!”“不!”又密莉若有所思地说,“我认为一个人只要有铁的意志,不是这方面,就是那方面,总会从生活中有所得的。”“一点不假!”帕斯荷斯小姐说,“但你必须要从各个角度去冒险!就是这么回事。”“视角。”艾密莉喃喃自语。“你说什么!”又密莉只能把那天早上逐渐形成的理论和它在当前的事件中的应用作了简要的说明。“不错。”帕斯荷斯小姐点头赞许,“哎,亲爱的,言归正传。你并非傻瓜,你到这来是想查明村里的人有谁与谋杀案有关系!好吧,你想查这些人的什么情况,我可以提供给你。”艾密莉立刻清晰简明,开门见山地说:“布尔纳比少校怎样?”“典型的退役军官,忌护狭隘,眼光短浅,是在金钱问题上轻意向‘南海泡沫’投资的那类人,因为他看不到离鼻子一码远的事物。”“莱克罗夫特先生怎样?”艾密莉问。“奇怪的小个子,极端的利已主义者,胡思乱想,自以为是。我估计,他一定以那自以为了不起的犯罪学知识,提出要帮助你处理好这个案子。”艾密莉承认有这回事。“杜克先生呢?”一对这人一无所知。我应该对他有所了解才是。其实,他再平庸不过了!我应该了解他的,可是还未做到——就象有时一个名字在舌尖上,但无论如何就是记不起来那样。”“威尔里特一家呢?”艾密莉说。“呀!威尔里特一家吗?”帕斯荷斯有些激动,又用一只肘把身体撑起来,“亲爱的,我告诉你一些情况吧,可能对你有帮助,也可能没帮助。你到那张写字台去,打开上面那个小抽屉……靠左边那个……对,把里面那个空白信封拿给我。”艾密莉接她所指,把那个信封拿来了。“我不敢说这很重要……也可能不重要。”帕斯荷斯小姐说,“反正人人都撒谎,威尔里特太太也不例外。”她一边伸手进信封,一边说道:“我把整个经过告诉你吧。威尔里特一家来时,带来漂亮的农饰、众多的女仆,独特的新皮箱,她和怀阿里特乘一辆福特牌小车,而公共汽车载女仆和箱子。当然,这可以说是件大事啰!当她们走过来时,我向外面看去,正好看到一张有色标签从一只箱子上飘到我的花后边。我最讨厌四下乱丢纸张杂物,我就叫罗尼去捡起来,当我正爱把它扔掉肘,我突然发现它很明亮、精巧,就想留下来给儿童医院做剪贴薄。如果不是威尔里特太太故意三番五次在公开场合提到怀阿里特从未离开过南非,她本人也只到过南非、英伦、里维埃拉,那我根本不会再想起这张东西了。”“是吗?”艾密莉说。“完全是这样。呢,你看这个。”帕斯荷斯把一张行李签塞到艾密莉手上。上面印着:曼德尔旅馆·墨尔本“那是澳大利亚!”。帕斯荷斯小姐说,“决不是南非。这不是儿戏,我不敢说是什么重大的事,但它发人深思。还有一件事,我曾经听见威尔里特太太叫她的女儿‘Coo-ee’。这就是典型的澳大利亚发音而不是南非。我所要说的就是这些怪事。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来自澳大利亚而说来自南非呢?”“这是够奇怪的了。”艾密莉说,“更出奇的是她们偏偏在严冬来这居住。”“是值得注意,”帕斯荷斯小姐说,“你还没见过她们吧?”“没有,我本想今天上午去的,但没有理由。”“我给你找个借口,”帕斯荷斯小姐说,“你拿笔、几张便笺和一个信封来。好,让我想想。”她故意停了一下,然后突然提高嗓子,大肆叫嚷;“罗尼!罗尼!罗尼!你聋了吗?为什么叫了还不来?罗尼!罗尼!”罗尼赶紧跑来,手里还拿油漆刷子。“什么事?卡罗琳姑姑。”“叫你就是叫你,一定要有事才叫你吗?你昨天在威尔里特家喝茶时,吃过什么特别的饼子没有?”“饼子:三明治等等。磨磨路赠!小鬼,喝茶时吃了什么?”“咖啡饼。”罗尼莫名其妙地说,“还有几个馅饼三明治。”“咖啡饼。”帕斯荷斯小姐说,“行了!”她开始敏捷地书写,并说:“你回去油漆。罗尼,不要阐荡,不要开着嘴巴站在那里,你八岁时有过腺组织肥大,现在不能以此作借口。”她开始写下去:亲爱的威尔里特太太:我听说你昨天下午喝茶时,吃了极可口的咖啡饼,请你把制作这种饼的配方给我,行吗?我知道,你对我的请求不会介意的,一个病残者,除了特种饮食外,没有其他的食物了。罗尼今天上午没有空,难得这位策刊福西斯小姐答应替我带这条子给你。你的忠实的卡罗琳·帕斯荷斯她把写好的信封好,并写上地址。“姑娘,给你。你可能会见到门前的石阶有许多记者,我见过不少记者坐福德公司的大型游览车经过这巷子。但你带了我的条子,说要见威尔里特太太,就可以进去了。你必须高度集中,尽量利用这次机会,不需我多说了?只能这样做。”“你真好,你太好了!”艾密莉说。“我总是帮助那些自强不息的人。”帕斯荷斯小姐说,“顺便问一声,你还没问我对罗尼的看法呢!我猜,在你要查问的名单上是有他的。就他本身来说,有好的方面,但有可鄙的弱点,我难过地说,为了钱他几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看他对我这么忍气吞声就知道了。其实他根本不懂得想!如果他不时地反对我,骂我见鬼去,我反而会十倍地喜欢他。现在只剩下一个人,就是成亚特上尉了,我看他抽鸦片烟,毫无疑问,他是英国脾气最坏的人。还有别的事要问吗?”“没有啦。”艾密莉说,“你谈得很全面。”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查尔斯夜间奇遇,克里斯蒂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两点半,艾密莉访问了华伦医生,由于她相貌动人,头脑清晰,提的问题直率而要点明确,很快就赢得了华伦医生的好感。“不错,策列福西斯小姐,我完
  • 忏悔
    忏悔
    初冬,阳光从遥远的东方天宇上走来,携带的永远是温暖与祥和,沐浴在其中,顿感浑身暖融融的,这时的舒服无与伦比。你看,那些经历了寒夜的牛羊正
  •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他找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城管。 新的工作环境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激情,立志要把所在的城市焕然一新。他每天总是在天空刚刚泛红的时候起床,把自己打
  • 萤火蛙声
    萤火蛙声
    “爷爷,青蛙叫个不停吵死了,我睡不着”夏夜一张竹床朝向田野,成片水田匿藏着成群蛙声,让黑暗笼罩的田野如此热闹。“爷爷,这些屁股亮一闪一闪
  •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一九○○年十二月31日,从云南返抵横滨的孙中山同志住进了尤列在横滨的租屋处。尤列在香岛被喻为四大寇之一,是个精神的有名的人。当然,与同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