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克里斯蒂
分类:小说中心

布尔纳比少校正在算帐,或——用狄更斯式的语言来说——他正在研究形势。少校是个权会打算的人,在一个牛皮纸装订成的小本子里,登记着他买卖股票所盈亏的数字。他常常亏损,因为和许多退伍军人一样,吸引少校的总是那些高利率的股票而不是那些中等水平而。又牢靠的股票。“这些油井看来极有希望,”他喻嗝自语。“该发笔大财了。这几乎同那个金刚石矿一样,糟糕透了!加拿大土地,现在应核探测了吧?”他的思路被罗尼打断了。“喂,”罗尼在窗外愉快地说,“我想不会打扰你吧。”“如果你想进来,就走前门。”布尔纳比·少校促“当心青苔!我看你踩着了。”为罗尼抱歉地后退了几步,很快就来到前门。“把鞋上的泥土在踏脚席上抹一抹,不反对吧?”少校喊道。他觉得同年轻人最难相处,实话说,唯一能使他产生好感的就是那个年轻的记者查尔斯·安德比。少校曾私下评价过他是一位可爱的小伙子,他对少校讲的布尔人战争的故事很感兴趣。对待罗尼·加菲尔德,少校感到厌烦,他的所作所为只能惹少校反感。“喝一杯吧?”少校这样说完全是出于礼貌。“不喝了,谢谢。今天我想去埃克参顿,听说你已预订乘艾尔默的火车,我们同车去,行吗?”布尔纳比点点头。“我去清点一下策列维里安的东西!”他解释道,“警察已经开始处理那个地方了。”“喂,要知道,”罗尼有些不自然地说,“我今天特别想去埃克参顿,要是我们同车去,车费平摊,你觉得怎样?”。“那当然,”少校说,“我同意这么办。其实步行对你大有好处。”他又说,“如今的青年人没一个爱运动,六哩路,轻松愉快地走个往返,大有益处。若不是要用车子装运策纲维里安的东西,我就走着去了。吃不得苦,是最成问题的。”“哎呀!”罗尼说,“我可没有这么大循劲头。这事就这么定了,艾尔默说你七点半出发,是吗?”“对!”“好的,我一定准时来。”罗尼食言了,他足足迟到了十分钟。少校一肚子火,但罗尼毫无歉意。“这些老家伙,就爱小题大作。”罗尼暗想,“事事都以分钟来计算,还有什么运动呀,健康呀,听起来就让人反感。”好一阵子,他心里都在玩味着他姑母想同布尔纳比少校结婚的念头,这样会不会好些呢?他不知道。姑母拍着手尖声叫布尔纳比坐在她的身旁,这事想起来真好笑。他停止了回想,又跟少校愉快地谈起来。“西塔福特变得热闹了,是不是?有了策列福西斯小组和安德比这小子,还有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小伙子。你说,他什么时候来的?今天一大早就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搞得我姑母把满腹怒气对着我发泄。”“他住在威尔里特家。”布尔纳比少校尖酸刻薄地说。“啊,可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呢?威尔里特家又没有私人飞机场。贩,我看皮尔逊这小子身上有大问题,他的眼睛中有一道凶光;一道令人作呕的凶光,我估计就是这家饮于掉可怜的策列维里安老人。”少校没有作声。“我想,”罗尼继续说,“到殖民地去的家伙没什么好人,正因为他们是坏蛋,才被亲属们赶走。呃!你明白了吧,这个坏蛋穷了,圣诞节快到了回来看望有钱的舅父,有钱人拒绝接济外甥,于是外甥就打了他,这就是我的推论。”“你该对警察说去。”布尔纳比少校说。“我看还是你去合适,”罗尼说,“你不是拿尔拉柯特的好朋友吗?我问你。他没有再来西塔福特破案吧?”“据我所知他没有再来。”“他没有在家里会见你吗?”“啊,就是这回事了。”少校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就再也不作声了。少校的态度使罗尼感到惊奇。到埃克参顿,罗尼在三是冠下了轨他和。少校约定回去的时间和地点后就向商店走去。少校失去同克尔伍德先生作了一个简短的会面,之后他拿了钥匙,就前往哈息尔莫尔,事先他已经通知依万斯十二点钟在那里等候,这位忠诚的仆人准时守候在门口。布尔纳比少校面部严肃,他把钥匙插入锁孔,打开前门,走进无人的房子。依万斯紧跟在后面,自惨案发生后,他一直没来过,尽管他自认为有铁一般的意志,但当经过客厅时,他仍然有些发抖。少校和依万斯默默地,但充满同情心地干着活。彼此每一句简短的话,双方都能准确地理解。“这工作令人伤心,但又不得不做。”布尔纳比少校说。依万斯一面把袜子、睡衣叠成堆,一面回答道:“你说得极是,先生,这真是件不情愿的事,但不做不行呀地依万斯手脚麻利,东西清理得又快又好。”一点钟,他们到三皇冠吃简便的午餐后再次回到屋里,依万斯关好前门,突然,少校抓住依万斯的手臂……“别作声!”他说,“你听到楼上的脚步声吗?是在卧室里。”“我的天,先生,是的。是脚步声。”神秘的恐惧感象电流般刹那间穿过他们的。身体,两人吓住了。少校硬着头皮走到楼梯脚下,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他又气又惊,同时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罗尼,加菲尔德局保不安地出现在楼梯口。“喂”罗尼说,“我一直在找你呢!”“你说什么?找我?!”“是呀。我想告诉你我要去艾急待,四点半钟还走不了。你别等我了。到时我自己再找部车回去算了。”“你是怎么进这个屋子的?”少校问。“门开着嘛,”罗尼大声说,“我认为你会在屋里呢。”少校立即转脸对依万斯说;“出去时你没锁门吗?”“没有锁,先生。我没有钥匙呀。”“我真蠢!”少校喃喃自语。“你不见怪吧?”罗尼说,“我在楼下没看见一个人,所以也找到楼上来了。”“当然没什么关系。”少校气冲冲地说。“你吓了我们一跳,没关系!”“呃,”罗尼轻快地说。“我要走了。再见。”少校鼻子哼了哼,罗尼走下楼来。“喂,”他稚气地问,“你能告诉我,嗯——故事发生在什么地方吗?”少校对客厅的方向猛地一扭大拇指。“啊,让我看一看里面可以吗?”“随你的便。”少校大声说。罗尼打开空厅门,他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下就退出了来。少校已上楼了,依万斯还守候在厅堂里。他的神情十足象只担任警戒的狗,那双深陷的小眼睛带着恶意死盯着罗尼。“喂,”罗尼说,“我看这些血迹永远也洗不干净,很可能会越洗越清晰。啊,——这老家伙是被管子打死的,是不是?我真蠢,这个不是吗?”他拿起倚在另一扇门边的一根铁管,掂了掂它的重量,“不错的小玩具,是。吗?”他试验性地将它在空中挥动了一下。依万斯一言不发。“好。”罗尼明白了依万斯沉默的意思。“我最好是走了,我看我有些不得体,是吗?”他扭头望望楼上,“我忘了,他们是好朋友,同一美人,是不是?得啦,我真要走了,如果我讲错了的话,请多原谅。”罗尼穿过厅堂走出前门,依万斯毫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直到听见罗尼关门的声音后,他才走上楼梯,他俯身在鞋柜前,一声不吭地又做起刚才留下的工作。三点钟一切都清理完了。一箱衣服给依万斯;另一箱衣服捆扎好准备送给海员孤儿院;所有的文件,支票都放进一个公文包。由于布尔纳比少校的小平房太小,策列维里安储藏的各种运动奖品,则由依万斯找人运走;至于家具是租用的,也就用不着搬动了。当事情安置好后,依万斯紧张地清了二、三次喉咙,然后说:“对不起,先生。我…我想找个服侍人的工作,象服侍上尉那样的工作。”“好啊,好啊。我可以向任何一个需要你一的人推荐你,这完全可以理解。”。“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和里贝克波。过了,我们很想知道你是否能让我们试干一下,先生。”“啊!只是……哎……你知道,我自己照顾自己,那位老人,她叫什么来着?每天来一次替我洗东西和作饭,我能出得起的就这些,……呃。”“钱多少没关系,先生。”依万斯立即说,“先生,你知道,我非常喜欢上尉,——哎,如果象服侍他一样服侍你,那就都是一回事了,只要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了。”少校清了清喉咙,翻了翻眼睛。“你真不错。哎呀,让我考虑考虑吧。”他不禁愉快地回答,随后几乎是一个箭步就跨上了大路,他走了。依万斯望着他,脸上接着一丝谅解的微笑。“他和上尉真是一摸一样。”他自语道。接着他的脸上又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他们能往何处去呢?”他低声说,“真有点奇怪,我得问问里贝克,看她是怎么想的?”

布尔纳比少校正在算帐,或——用狄更斯式的语言来说——他正在研究形势。少校是个权会打算的人,在一个牛皮纸装订成的小本子里,登记着他买卖股票所盈亏的数字。他常常亏损,因为和许多退伍军人一样,吸引少校的总是那些高利率的股票而不是那些中等水平而。又牢靠的股票。“这些油井看来极有希望,”他喻嗝自语。“该发笔大财了。这几乎同那个金刚石矿一样,糟糕透了!加拿大土地,现在应核探测了吧?”他的思路被罗尼打断了。“喂,”罗尼在窗外愉快地说,“我想不会打扰你吧。”“如果你想进来,就走前门。”布尔纳比-少校促“当心青苔!我看你踩着了。”为罗尼抱歉地后退了几步,很快就来到前门。“把鞋上的泥土在踏脚席上抹一抹,不反对吧?”少校喊道。他觉得同年轻人最难相处,实话说,唯一能使他产生好感的就是那个年轻的记者查尔斯-安德比。少校曾私下评价过他是一位可爱的小伙子,他对少校讲的布尔人战争的故事很感兴趣。对待罗尼-加菲尔德,少校感到厌烦,他的所作所为只能惹少校反感。“喝一杯吧?”少校这样说完全是出于礼貌。“不喝了,谢谢。今天我想去埃克参顿,听说你已预订乘艾尔默的火车,我们同车去,行吗?”布尔纳比点点头。“我去清点一下策列维里安的东西!”他解释道,“警察已经开始处理那个地方了。”“喂,要知道,”罗尼有些不自然地说,“我今天特别想去埃克参顿,要是我们同车去,车费平摊,你觉得怎样?”。“那当然,”少校说,“我同意这么办。其实步行对你大有好处。”他又说,“如今的青年人没一个爱运动,六哩路,轻松愉快地走个往返,大有益处。若不是要用车子装运策纲维里安的东西,我就走着去了。吃不得苦,是最成问题的。”“哎呀!”罗尼说,“我可没有这么大循劲头。这事就这么定了,艾尔默说你七点半出发,是吗?”“对!”“好的,我一定准时来。”罗尼食言了,他足足迟到了十分钟。少校一肚子火,但罗尼毫无歉意。“这些老家伙,就爱小题大作。”罗尼暗想,“事事都以分钟来计算,还有什么运动呀,健康呀,听起来就让人反感。”好一阵子,他心里都在玩味着他姑母想同布尔纳比少校结婚的念头,这样会不会好些呢?他不知道。姑母拍着手尖声叫布尔纳比坐在她的身旁,这事想起来真好笑。他停止了回想,又跟少校愉快地谈起来。“西塔福特变得热闹了,是不是?有了策列福西斯小组和安德比这小子,还有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小伙子。你说,他什么时候来的?今天一大早就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搞得我姑母把满腹怒气对着我发泄。”“他住在威尔里特家。”布尔纳比少校尖酸刻薄地说。“啊,可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呢?威尔里特家又没有私人飞机场。贩,我看皮尔逊这小子身上有大问题,他的眼睛中有一道凶光;一道令人作呕的凶光,我估计就是这家饮于掉可怜的策列维里安老人。”少校没有作声。“我想,”罗尼继续说,“到殖民地去的家伙没什么好人,正因为他们是坏蛋,才被亲属们赶走。呃!你明白了吧,这个坏蛋穷了,圣诞节快到了回来看望有钱的舅父,有钱人拒绝接济外甥,于是外甥就打了他,这就是我的推论。”“你该对警察说去。”布尔纳比少校说。“我看还是你去合适,”罗尼说,“你不是拿尔拉柯特的好朋友吗?我问你。他没有再来西塔福特破案吧?”“据我所知他没有再来。”“他没有在家里会见你吗?”“啊,就是这回事了。”少校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就再也不作声了。少校的态度使罗尼感到惊奇。到埃克参顿,罗尼在三是冠下了轨他和。少校约定回去的时间和地点后就向商店走去。少校失去同克尔伍德先生作了一个简短的会面,之后他拿了钥匙,就前往哈息尔莫尔,事先他已经通知依万斯十二点钟在那里等候,这位忠诚的仆人准时守候在门口。布尔纳比少校面部严肃,他把钥匙插入锁孔,打开前门,走进无人的房子。依万斯紧跟在后面,自惨案发生后,他一直没来过,尽管他自认为有铁一般的意志,但当经过客厅时,他仍然有些发抖。少校和依万斯默默地,但充满同情心地干着活。彼此每一句简短的话,双方都能准确地理解。“这工作令人伤心,但又不得不做。”布尔纳比少校说。依万斯一面把袜子、睡衣叠成堆,一面回答道:“你说得极是,先生,这真是件不情愿的事,但不做不行呀地依万斯手脚麻利,东西清理得又快又好。一点钟,他们到三皇冠吃简便的午餐后再次回到屋里,依万斯关好前门,突然,少校抓住依万斯的手臂……“别作声!”他说,“你听到楼上的脚步声吗?是在卧室里。”“我的天,先生,是的。是脚步声。”神秘的恐惧感象电流般刹那间穿过他们的。身体,两人吓住了。少校硬着头皮走到楼梯脚下,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_,他又气又惊,同时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罗尼,加菲尔德局保不安地出现在楼梯口。“喂”罗尼说,“我一直在找你呢!”“你说什么?找我?!”“是呀。我想告诉你我要去艾急待,四点半钟还走不了。你别等我了。到时我自己再找部车回去算了。”“你是怎么进这个屋子的?”少校问。“门开着嘛,”罗尼大声说,“我认为你会在屋里呢。”少校立即转脸对依万斯说;“出去时你没锁门吗?”“没有锁,先生。我没有钥匙呀。”“我真蠢!”少校喃喃自语。“你不见怪吧?”罗尼说,“我在楼下没看见一个人,所以也找到楼上来了。”“当然没什么关系。”少校气冲冲地说。“你吓了我们一跳,没关系!”“呃,”罗尼轻快地说。“我要走了。再见。”少校鼻子哼了哼,罗尼走下楼来。“喂,”他稚气地问,“你能告诉我,嗯——故事发生在什么地方吗?”少校对客厅的方向猛地一扭大拇指。“啊,让我看一看里面可以吗?”“随你的便。”少校大声说。罗尼打开空厅门,他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下就退出了来。少校已上楼了,依万斯还守候在厅堂里。他的神情十足象只担任警戒的狗,那双深陷的小眼睛带着恶意死盯着罗尼。“喂,”罗尼说,“我看这些血迹永远也洗不干净,很可能会越洗越清晰。啊,——这老家伙是被管子打死的,是不是?我真蠢,这个不是吗?”他拿起倚在另一扇门边的一根铁管,掂了掂它的重量,“不错的小玩具,是。吗?”他试验性地将它在空中挥动了一下。依万斯一言不发。“好。”罗尼明白了依万斯沉默的意思。“我最好是走了,我看我有些不得体,是吗?”他扭头望望楼上,“我忘了,他们是好朋友,同一美人,是不是?得啦,我真要走了,如果我讲错了的话,请多原谅。”罗尼穿过厅堂走出前门,依万斯毫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直到听见罗尼关门的声音后,他才走上楼梯,他俯身在鞋柜前,一声不吭地又做起刚才留下的工作。三点钟一切都清理完了。一箱衣服给依万斯;另一箱衣服捆扎好准备送给海员孤儿院;所有的文件,支票都放进一个公文包。由于布尔纳比少校的小平房太小,策列维里安储藏的各种运动奖品,则由依万斯找人运走;至于家具是租用的,也就用不着搬动了。当事情安置好后,依万斯紧张地清了二、三次喉咙,然后说:“对不起,先生。我…我想找个服侍人的工作,象服侍上尉那样的工作。”“好啊,好啊。我可以向任何一个需要你一的人推荐你,这完全可以理解。”。“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和里贝克波。过了,我们很想知道你是否能让我们试干一下,先生。”“啊!只是……哎……你知道,我自己照顾自己,那位老人,她叫什么来着?每天来一次替我洗东西和作饭,我能出得起的就这些,……呃。”“钱多少没关系,先生。”依万斯立即说,“先生,你知道,我非常喜欢上尉,——哎,如果象服侍他一样服侍你,那就都是一回事了,只要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了。”少校清了清喉咙,翻了翻眼睛。“你真不错。哎呀,让我考虑考虑吧。”他不禁愉快地回答,随后几乎是一个箭步就跨上了大路,他走了。依万斯望着他,脸上接着一丝谅解的微笑。“他和上尉真是一摸一样。”他自语道。接着他的脸上又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他们能往何处去呢?”他低声说,“真有点奇怪,我得问问里贝克,看她是怎么想的?”——克里斯蒂小说专区扫校

布尔纳比少校穿上皮靴,扣好围颈的大衣领,在门旁的架子上拿下一盏避风灯_轻轻地打开小平房的正门,从缝隙向外探视。映入眼帘的是一派典型的英国乡村的景色,就象圣诞卡片和旧式情节剧的节目单上所描绘的一样——白雪茫茫,堆银砌玉。四天来整个英格兰一直大雪飞舞。在达尔特莫尔边缘的高地上,积雪深达数英所。全英格兰的户主都在为水管破裂而哀叹。只需个铝管工友也是人们求之不得的救星了。寒冬是严峻的。高地上长期与世隔绝的小小西诺福特村,如今完全成了世外桃源。倔强的布尔纳比少校用鼻腔哼了两声,坚决地白雪地走去。他的目的地并不远,沿着弯弯的小巷走几步,进入一个大门,经过一条扫除了部分雪的车道,就到了一座用花岗岩羟造的大房屋。一个衣着整洁的女仆打开门。少校脱去镶有两排钮扣的短车大衣,及皮靴和那条旧围巾。又打开一道门,他走进一间屋里,这里别有洞天:虽然仅三点半钟,但所有的窗帘已垂下。灯火通明,炉火熊熊。两位着夜礼服的妇女接待这位强健的老军人。年纪较长的一位说:什布尔纳比少校。这样的天气你能应邀而来,真是太好了!”“没什么,威尔里特夫人,没什么,承蒙相请,很荣幸!”他跟她们-一握手。威尔里特夫人接着说:彻菲尔德先生就要来了;还有杜克先生;莱克罗夫特先生也说过他会来的,但象他那把年纪,加上这种天气,简直不敢指望他会来。说实在的,天气太可怕。人总得设法自得其乐才成。怀阿里特,给火添根木柴吧。”少校殷勤地站起来说:“让我来吧,怀阿里特小姐。”他熟练地把木头放进恰当的位置,然后回到女主人原先给他指定的扶手椅上,竭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偷偷环顾这间屋。他感到惊讶,经这两个女人稍事整理,这房间已判若两样了。西塔福特寓所是十年前是家海军上尉约瑟夫.策列维里安退休时建造的。他有大量资产,早就渴望到达尔特莫尔来定居。他选中了西诺福特这样的小村庄。它不象大多数村庄和农场那样在山谷里,而是恰好位于高语地的山肩上。在西诺福特灯塔脚下,他购买了一大片地皮,建造了一间舒适的房屋,自备发电设施和省力的水泵。作为投机事业,他又沿小巷建造了六间小平房,每间占地四分之一英亩。第一间平房,即在大门的那间,早就指定给他的老密友约翰-布尔纳比,其余的则逐渐卖给那些或是出于爱好,或是不得已到这世外桃源来居住的人。这村庄还包括三间建造别致而又破败了的小别墅、一家打铁铺、一间与售糖果的商店合在一起的邮所。离村庄最近的城镇是六英哩以外的埃克参顿。村庄与市镇间有一条斜斜的坡道,还竖着一块牌子“汽车司机:要控最低档:“这种牌子在达尔特莫尔的路边是司空见惯的。上面已经说过,策列维里安上尉是有钱人,虽然有钱——或许正因为有钱——他才嗜钱如命。十月底,埃克参领的一位房产经纪人写信告诉他;有个租客想租西增福特寓所过各,不知他是否乐意出租。策列维里安上尉开始拒绝了,后来进一步摸底,确知那个祖客叫威尔里特太太,是带着一个女儿的寡妇,最近刚从南非回英国,打算在达尔特莫尔租间房子过冬。“该死的,这女人一定是发疯了!”策列维里安说,“呢,布尔纳比,你说是不是?”布尔纳比也有同感,他象策列维里安那样强调说“无论如何,你甭租给她,假如那个傻女人想冻死,就让她到别处去死吧。亏难她还是从南非来的。”这时,策列维里安上尉的嗜钱心理象在提醒他:在仲冬时节出租房屋是常年不遇的好机会。于是,他想知道格客愿出多少租金。每周十二个能尼”拍板成交。策列维里安去埃克参顿以每周两个吉尼的租金在郊外租了一间小屋。威尔里特太太预付了一半租金,就住进了西培福特寓所。他大喊道:“这个傻瓜要不了多久就会成穷光蛋!”但今天下午布尔纳比暗暗观察了威尔里特太太,他觉得她并非蠢货。她个儿高大,言谈有些昏清——但外貌狡黠而不愚钝,讲究穿着,说话带着浓重的殖民地口音,似乎对这次交易感到满意。显然她很富裕,然而——布尔纳比反复思量——她处理事情很奇特。但她并不是孤僻寡欢的女人。不过邻居而已,但她的热情有些过分。邀人作客的调柬似雪片纷飞。“要把这间屋当作我们没有租住那样看待!”她经常用这样的话去催促布尔纳比少校。可是,策列维里安并不爱和文人鬼混。据说他年青时曾被女人抛弃;所以他谢绝了所有的邀请。威尔里特一家安顿两个月后,她们使人产生的第一个惊疑也消失了。天性沉默寡言的布尔纳比仍在观察他的女东家,当然,观察的内容是那些无所不包的家常。他想证实她是个傻瓜,但她并不笨。总的印象仅此而已。于是他把视线转移到怀阿里特-威尔里特身上。她年轻貌美,体姿苗条,自然是时髦人物,如果她不算漂亮,就没有什么漂亮的女人可言了。他尽量振作自己的谈话欲。“我们原来担心你会来不了,”威尔里特太太说,“你是这样说过的,还记得吗?”“那是星期五!”布尔纳比非常明确地说。威尔里待太太显得困惑不解:“星期五?这是什么意思?”“每逢星期五我去策列维里安家,星期二他来我家,我们这样互访已多年了。”“啊!我明白了,当然-,住得这么近……”为友习惯了。”“你们仍然这么来住吗?我的意思是指他现在已住到埃克参顿去了。”“打破习惯是可惜的,”布尔纳比少校说,“我们俩都很留恋那些晚上。”怀阿里特问:“你们都爱好离合字谜和纵横字谜这类玩艺儿的竞赛,是吗?”他主动说:“我玩我的纵横字谜,策列维里安玩他的离合字谜,各持己好。上个月,在一次纵横字谜竞费中,我赢得三本书。”“哎呀,妙极了!都是有趣的书吗?”“不知道,我还未看,估计相当失望。”“重要的是‘赢’,对吗?”威尔里特含糊地应和。怀阿里特问:“你没有车子,怎样去埃克参顿?”“走路呗。”“走路?不可思议!六哩路呀。”“走路是好的锻炼,就是十二哩也没什么,生命在于运动,健康是大事嘛!”“真不可思议:十二哩地。不过你和策列维里安都是运动健将。对吗?”“我们常常一块去瑞士,冬天溜冰,夏天爬山。策列维里安是溜冰场上的使使者。可现在两人都老了,于不了这种事啦!”“你得过陆军网球冠军,是吗?”怀阿里特问。少校象少女那样脸红了,“谁讲给你听约?”他咕哝着。“策列维里安上尉讲的。”“他不该这么饶舌。”布尔纳比说,”他讲话太随便了。现在天气怎么样?”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布尔纳比少校走到窗前,打开窗帘向外看去。布尔纳比说:“大雪快下了!我敢说,又是一场大雪。”“啊,多么动人呀!”怀阿里特说,“我觉得雪很富于诗意,我平生未见过雪。”“你这傻孩子,水管都冻结了,还诗呢?”她母亲说。布尔纳比少校问:“怀阿里特小姐,你一出世就一直住在南非吗?”少女的天真活泼顿时消失了。她答话时极度失常:“是……的,这是我第一次出门,是一次最为激动的远行。”奇怪!来这与世隔绝的遥远乡村,说是激动人心。他摸不透这些人的底细。这时门开了,女仆通报说:“莱克罗夫特先生和加菲尔德先生来了。”一个干瘪的小老头和一位容光焕发,面带稚气的青年进来。青年抢先开腔:“威尔里待太太,我把他带来了。他对我说,不要让雪把他埋了。哈!哈!这火美好,圣诞节的木头在燃烧呢!”“说得不错,这位年轻朋友很热情地领我到这来。”莱克罗夫特先生一面毕恭毕敬地与主人握手,一面说:“你好,怀阿里特小姐。很合时令的天气——我看有点太冷了。”他挨近火盆去跟威尔里特夫人谈话。罗尼-加菲尔德则老缠着怀阿里特。“哎、找个地方溜溜冰吧,附近有池塘吗?”“我看挖路你就够呛了,还溜冰呢?”“我整个上午就干这个。”“啊,你可真有男子汉气概。”“别逗了,两手全是血泡。”“你姑姑身体怎么样?”“唉!老样子——有时说好些,有时又说差些、但依我看,是不好不坏,老样子。这种生活真可怕,年年如此,我真不知道怎样熬得过来啊!——但事实就是这样——就得在这老家伙身边过圣诞节——唉!看来她很可能把钱全花在疗养所上,她一共建了五所。没办法,我总得抚摸那些畜失,假装溺爱他们。”“我喜欢狗胜于喜欢猫。”“我也一样”“你姑姑一向都喜欢猫吗?”。“我想那不过是老处女的变态罢了。哎呀!那些畜牲讨厌死了。”“你姑姑还是不错的,只是有些让人害泊。”“我总以为她是可怕的,她有时专挥得不准我开口,以为我是没头脑的人。”“不会是这样吧?——“哎——你别说。许多人明明是笨伯,却以为自己不是笨蛋。”女仆又通报说:“杜克先生来了。”杜克先生是新近搬来的,他九月才买下六间平房中最末尾那间。他个儿大、举止安详,精子园艺。住在他隔壁,热衷于养鸟的莱克罗夫特先生并不认为他是正派人。他是正太君子吗?也许不是,或许是个歇业的商人?没有谁多打听这些——其实,最好是不要打听,如果真想了解他,势必难堪。说实在话,在这么一个弹丸之地,要了解一个人是最容易不过的了。“象这样的天气,你今天不走路去埃克参顿了吧?”吃下去了。我想。策列维里安今晚也估计我不会去的。”“天气太坏了,是不是?对威尔里特太太耸耸肩说,“年复一年地隐循在这里——太可怕了!”杜克先生迅疾地望了她一眼,布尔纳比也惊奇地注视着她。正在这一瞬间,茶捧来了——克里斯蒂小说专区扫校

喝过茶后,威尔里特太太建议打桥牌:“我们六个人,有两个可以插入。”加菲尔德眼露喜色,建议道:“你们四人先来,我和威尔里特小姐可以插入”。但杜克先生表示不打桥牌。加菲尔德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威尔里特太太说:“我们可以玩一圈嘛!”“要么来一次‘转桌降神’,怎么样?”罗尼提议说,岭晚是鬼怪出没的时候。前几天,我们谈到这件事,你记得吗?我跟莱克罗夫特先生来这里的路上还谈着呢。”“我是心理学研究会的会员,”莱克罗夫特明确地说,“如果他讲错了,我可以补正。”“胡闹!”布尔纳比说。“哦,那是顶好玩的,你不信?”怀阿里特小姐说,“我的意思是信不信由你,只是玩玩而已。杜克先生,你认为怎样?”“随便吧,怀阿里特小姐。”“要把灯通通关掉,找一张合适的桌子。不,不要那张,妈,太重了。”于是,从隔壁拿来一张面上光亮的小圆桌,放在火盆前面,熄了灯,各人围着小桌坐下。布尔纳比少校坐在女主人与怀阿里特小姐之间,罗尼·加菲尔德坐在小姐的另一侧。讥讽的微笑堆满少校的嘴角,他暗自说:“我年轻时力玩艺叫‘UpJenkins’。——他极力回忆着那蓬松头发的女孩的名字,他曾在桌子下面运迄地握着她的手。那是很久以前玩的游戏了,但“UPJPllkinS”却曾是一种有益的活动。大家时而朗朗欢笑,时而窃窃私语,时而讲些老生常谈的事。“鬼怪是远古的。”“要走很久才能到来。”“别吱声,要是不正经的话,就什么也没有。”“哎呀,大家要安静。”——UpJenxins是一种游戏“唉——毫无动静。”“当然无动静——开始总是没动静的。”“需要安静!”过了一阵,连前南私语也选然无存了。死般谧静。罗尼·加菲尔德小声嘟吹:“这桌子死般僵硬。”“嘘——!”一阵微微的颤动掠过光亮的桌面,桌子开始摇动了!“向它提问题吧。准问?你来,罗尼!”“哦,呃——我问?问什么呢?”“是精灵来了吗?”怀阿里特提示说。“哦!喂——是精灵到来吗?,桌子急促地震动一下。他意思是说来了!”怀阿里特说。“啊!呃——你叫什么名字?”没有回答。“要它把名字拼读出来。”“它怎么能拼读呢?”小我们计算震动的次数。”“啊,明白了。请你拼读你的名字吧。”桌子开始剧烈地摇动。“ABCDEFGHI…、哎呀,是I还是J”“你问它,是I吗?”桌子动了一下。是I“行,请说下一个字母。”……精灵的名字叫Ida。“你给我们中的谁带来信息呢?”“带来了。”“给谁?给怀阿里特小姐?”“不是。”“给威尔里特太太吗?”“不是。”“给莱克罗夫特先生?”“不是”“给我吗?”“是的。”“是给你的!罗尼,你再问,要它拼读出来。”桌子拼读出“Diana”。“Diana是谁?你知道谁叫Diana?”“我不知道,至少——”“她是你的情人?”“你问问看,她是不是寡妇?”他们不停地开玩笑。莱克罗夫特先生超然地微笑着,罗尼这年轻人一定在开玩笑。在火光一闪间,他瞥一眼女主人,她显得焦虑而又若有所思,似乎思绪已飘向遥远的境地。布尔纳比少校在想着雪。今晚又将下大雪了。这在他记忆中是最大的冬雪。让克先生沉得很认真,哎呀,那精灵总不把他放在眼里,所有的信息似乎都是怀阿里特和罗尼的。精灵告诉怀阿里特,说她将要去意大利,有个人陪她去,陪她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名字叫利奥纳克,这下引起哄堂大笑。桌子还拼出一个市镇的名字,是一大难杂乱的俄文字母,根本不是意大利文。http://www.99csw.com大家照例互相责难。“哎——怀阿里特,是你在摇桌子?”不称小姐而直呼其名。“你看,我没有摇呀,我把手挪开,桌子一样摇嘛!”“我愿意精灵拍桌子,我想要它大声拍几下。”罗尼回头对莱克罗夫特说:旬发该有拍桌子的吧?你说呢,先生?”莱克罗夫特淡淡地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不可能有拍桌子的啦。”一阵沉默后,桌子似乎疲惫不堪了,问什么都没有反应。“是不是Ida走了?”桌子无精打采地摇了一下。“另请一个神灵!”无动于衷。突然桌子震了震就急剧地摇起来。“好呵。你可是新来的神灵了”“对!”“你给什么人带来信息吗?”“带来了。”“给我的吗?”“不是。”“给怀阿里特的吗?”“不是。”“给布尔纳比少校的?”“对!”“少校,是给你的。请你拼读出来!”桌子开始缓慢地摇动。“TREV——肯定是V吗?不会是V的,TREV——没什么意义呀!”“Trevelyan,错不了!”威尔里特太太说,“是策列维里安上尉!”“你是指策列维里安上尉吗?”“是的。”“你有信息给策列维里安上尉?”“不给他。”“那是什么意思呢?”桌子又开始缓慢而有节奏地摇起来,摇得这样慢,以至极容易计算那些字母。“D——”停了一下“E——AD”“Dead——死了?!”“有人死了,是吗?”既不肯定,也不否认。桌子又摇个不停,直到字母T为止。“T是指Trevelyan吗?”“是的。”“难道你说策列维里安死了?”桌子很明显地一摇,表示:“是!”这时,有人开始喘息,桌子旁边开始有点骚动不安。当罗尼重新提问时,已显得恐惧不安:“你是说——策列维里安上尉死了?”“是的!”大家不禁哑然失措。不知道问什么好,也不知道怎样应付这出人意料的事态。在这沉默当中,桌子又开始摇动起来,摇得既有节奏又慢。罗尼大声地拼读这些字母:“MURDER——凶杀!”威尔里特太太惊叫一声,两手离开桌子:“我不搞这玩艺儿了,太可怕啦!我不喜欢这种事!”杜克先生开腔了,洪亮而清晰地问桌子道:“你是说——策列维里安上尉被人杀害了,是吗?”他问话的最后一个字刚出口,回答就出来了,桌子只摇了一下,摇得这么厉害而又这么肯定,几乎倒了下来——“是的!”罗尼甩开手,颤抖地说:“我说,这玩笑无聊透了!”“开灯。”莱克罗夫特先生说。布尔纳比少校站起来开灯,光线猝然映照出大伙苍白的面孔。人们你望我,我望你,茫茫然,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罗尼不自然地笑着说:“当然,全是胡诌?”威尔里特夫人说:“愚蠢的胡闹,谁都不应该搞这种恶作剧。”“这并不是大家渴望的。”怀阿里特说,“这是——啊?至少我是不想搞的。”罗尼感到一种无声的责难在包围自己,他说:“不是我摇桌子,我赌咒,我没有这样摇。”杜克先生说:“我也可以赌咒,你呢!莱克罗夫特先生?”“我当然没有这么摇。”莱克罗夫特气乎乎地说。“你们都认为我不会搞这类恶作剧的,是吗?”布尔纳比少校大声嚷嚷,“扫兴极了!”“我的乖乖,怀阿里特。是你搞的名堂?”。“我没有、妈妈。我确实没有,我不会搞这种事的。”女孩儿子掉泪了。人人局促不安。这个突然的打击笼罩着愉快的约会。布尔纳比谁开椅子,走到窗口,拉开窗帘,背对着房间向窗外眺望。莱克罗夫特望了一眼墙上的钟,说:“五点二十五分。”又对一下自己的手表。不知为什么,各人都感到这个举动有某种特定的意义。“我想,”他强装着芙脸说:“我看我们还是喝鸡尾酒吧!加菲尔德先生,你接铃吧?”罗尼按电铃。鸡尾酒的各种配料都端来了。罗尼被指定调拌。这时,气氛有些缓和了。罗尼举起酒杯说:“歌大家一杯,怎么样?”只有在窗边的少校默默无语,其余的人都举杯响应。“布尔纳比少校,来一杯鸡尾酒吧!”少校暮然醒悟,他慢慢回过头来,“谢谢你,威尔里特夫人,我不喝了。”他又一次眺望夜空,然后缓缓走向火旁的人群,“感谢你们提供了非常愉快的时刻。晚安!”“你不要走。”“看来是非走不可了。”“这样的晚上,不要走这么快。”“对不起,威尔里特太太——那是非走不可的。除非这儿有电话。”“打电话吗?”“对,打电话。说实话,我是——唉!只有得知策列维里安确实安然无恙,我才放心。明知这都是愚蠢的迷信,可是它又讲得那么认真,当然,我是不相信这种荒唐的玩艺儿的——可是——”“但是,在西塔福特这个地方,你无处可打电话。”“对的!正由于不能打电话,我才非走不可。”“走——但你找不到车子上路,象这样的黑夜,艾尔墨是不会出车的。”艾尔墨是本地唯一的车主,这辆旧福特牌车,以高价出租给那些要去埃克参顿的人。“不,不。车子根本用不着谈了,威尔里特太太,凭着两条腿我可以到达那里。”大家一致反对他。“噢!布尔纳比少校,那是办不到的,你自己说就要下雪了。”“一小时内不会下的,可能久些才下,那时我已到达那里,用不着担心。”“你不能走!我们不能让你这样做。”她极其不安和激动。但无论怎样辩论和劝说对布尔纳比都不起作用。他好象一块顽石一样的固执,对任何事情,他只要作出决定,就什么力量也不能使他改变了。他决心步行到埃克参顿去,亲眼看看他的朋友是否安然无恙。这话他反复说了十几次。最后,大家终于理会了他的意思。他轻松地说:“我只是回家去拿个水壶。我到了那里,策对维里安会留我过夜的。真是可笑的闹剧,我明白,一切定会平安无事,不要担心,威尔里待太太,下雪也好,不下雪也好,一两个时辰之内,我就到达那里了,再见!”他穿上大衣,点燃防风灯,出了门。一会儿就消失在黑暗中了。他走后,人们又回到火盆边。莱克罗夫特抬头望天空:“就要下雪了,”他对杜克先生嘟哝说:“在他到达那里以前,就开始了市。我,我但愿他平安到达。”杜克皱皱眉头;“我知道,我觉得我应该和他一块去,我们当中应该给一个人跟他去才对。”“最使人难过了,”威尔里特大太说……“真是使人难受。你可里特。我再也不允许玩这种愚昧的东西了。可怜的布尔纳比少校可能会陷进雪里,即使不被雪埋掉、也会因迷路而冻死。象他这个年纪,在这种夜里还要出门,也太蠢了。自然策列维里安是安然无恙的。”人人都回应道。“当然是无恙的。”然而,此时他们并不感到舒坦。万一策列维里安发生了不幸……万一…

本文由www.4166.com发布于小说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秘的西塔福特,克里斯蒂

上一篇:查尔斯夜间奇遇,克里斯蒂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神秘的西塔福特,斯塔福特疑案
    两点半,艾密莉访问了华伦医生,由于她相貌动人,头脑清晰,提的问题直率而要点明确,很快就赢得了华伦医生的好感。“不错,策列福西斯小姐,我完
  • 忏悔
    忏悔
    初冬,阳光从遥远的东方天宇上走来,携带的永远是温暖与祥和,沐浴在其中,顿感浑身暖融融的,这时的舒服无与伦比。你看,那些经历了寒夜的牛羊正
  •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我家邻居买早餐的大娘
    他找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城管。 新的工作环境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激情,立志要把所在的城市焕然一新。他每天总是在天空刚刚泛红的时候起床,把自己打
  • 萤火蛙声
    萤火蛙声
    “爷爷,青蛙叫个不停吵死了,我睡不着”夏夜一张竹床朝向田野,成片水田匿藏着成群蛙声,让黑暗笼罩的田野如此热闹。“爷爷,这些屁股亮一闪一闪
  •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青山一发,留学时代【www.4166.com】
    一九○○年十二月31日,从云南返抵横滨的孙中山同志住进了尤列在横滨的租屋处。尤列在香岛被喻为四大寇之一,是个精神的有名的人。当然,与同是四